《永居条例》折射出共产党和民运的共同尴尬处境

《永居条例》在我这种习惯了剥离情感再观察现实的人看来,只是又一次的共产党自我求生的努力,明白无误。

但显然绝大多数自认中国人者,绝不认为如此,他们一致认定自己受了严重冒犯,情绪激动,言行更激动。于是又勾出不少蜗居海外的反共爱中之辈引颈期盼,大喜欢呼:中国人民起来了!

本来不想关注,但今天又在下面这个帖子的回复中看到了讲出无数中国人心理的,非常有代表性的话语。所以想简单两句话,说清其中的混乱。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0201

    四、对本国人民实施计划生育,然后推出外国人永居条例,怎么看怎么像一个雀占鸠巢的计划


先假定一种对大中国主义者的理想情况,一种在中国占尽政治优势的途径。

从这个方向着手,政治文宣强调西方来的共产党定了要灭绝中国人的百年大计,最适合从意识形态与政治号召的两方面反共,最适合想用大中国主义去翻共产党的车的人。因为大中国主义的核心实质与任何政治共同体的建构一样,是排斥敌人。中华民族主义,必须要有中华民族的死敌,有比手中捏着几亿中国人血债的共产党更合适的吗?

这应该是唯一能把中和共真正分开的政治道路。照理说,应该特别适合那些热爱中国又反共的人,比如辛灏年、陈破空等。但是完全没有这种迹象,为什么呢?

现实中的可能性不存在。

因为这些民运清一色左派,他们年轻时就是因为受到白左的教育(民运津津乐道的,所谓风气自由的八十年代,所谓胡赵黄金年代),才有了追求民主自由的念头。加上他们如今在白左支配价值观的自由世界谋生,不可能去反白左几乎要统一地球的多元文化旗号,连想到去做这种事都不行,不要说讲出口了。

民运面对的尴尬和共产党是一样的,既要依赖大中国主义作为立足点,又不能用大中国主义真的去做排斥多元文化的动员,因为排斥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也就是和亲近中国,喜爱社会主义的大批白左翻脸。

实际上就是不能用大中国主义去做任何有实际政治意义的事。所以人人看到共产党天天拿大中国主义演戏,或者任何问题都打民族主义牌,好争取愚众的支持声浪,但绝不会真去统一台湾。民运人则开口闭口人权、自由、民主,更多时候,这方面的黄左比白左还要激进。

反共爱中的几乎所有群体,和共产党一样心里明白,自己的生命线在于西方资源,民运还需要明确的政治支持,断了就会挂,所以他们必须坚持把中和共分开,日常话语和文宣中强调共害了中,强调共灭了中的文化,或是共洗脑支配了中,并用这些教育青年一代。而且说来说去,始终就只有这些。只有谨守学者本份,不去掺合的极少数,倒是能讲点儿谁都不爱听,也谁都不能真正帮得了的实话。

绝大部分民运,还有中国共产党,尽管敌对,其实乘坐的是同一条命运之舟。因为西方文明真正的底线需要,是安全、价值与战略上方便的棋子。一旦不再有战略需要,或者战略转向,不要说棋子,连可能挡路的自家智囊也没什么再留的必要。比如川普上台后的大批拥抱熊猫派智库,说客,咨询公司。既然布鲁金斯学会没用,可以立即来个当危会,来个project2049。

真心信仰大中国主义的粉韭与红韭,反倒是没有这些麻烦,它们绝对没有这种意识形态和现实需要的混乱冲突。他们相信,中国只靠自己,中国至高无上。就算从黄左那里没学到作为西方白左思维源头的较真精神,起码学到了蔑视一切的自傲。

先不说是否有行动力存在,《永居条例》在微博上爆炸,起码证明了心口如一不但是粉韭与红韭,还是占中国人绝大多数的老中青三代愚众的真正优点。他们都膜拜中国这面旗帜,绝不想任何非我族类来捣乱。

现在组成中国的中国人,就是这些渗透所有领域的愚众,还有与他们完全不对盘的共产党和反共者两派。剩下少数是逃避现实的所谓中产,所谓文化与经济精英,比共产党都不占人数优势。他们将来也不可能左右得了中国的变化,只能被左右。如果继续在中国岁静,下场又能和拥抱熊猫派或是恋中的美国企业类似,那真是要感谢祖坟冒烟了。
18
分享 2020-03-04

32 个评论

爱国是中国最大的政治正确

所以国粉和五毛互相指责对方放弃外蒙古,完全无视那是蒙古人的选择
爱国主义/大一统,共产主义,民族主义,这三个本来是不同的问题。不能因为中共将三者绑定,反中共就要也都反。
要解除中共对中国的隐性捆绑。

爱国就要监督政府,批评政府,问责政府,尽到公民义务。

不需要用各种阴谋论、造谣,那样只会污名化自身,被中共反向利用统战。
爱国是中国最大的政治正确所以国粉和五毛互相指责对方放弃外蒙古,完全无视那是蒙古人的选择

菲利波夫同志在幕后做了不少工作,外蒙古的独立与其说是蒙古人自己的选择,不如说是俄国人为了制造缓冲国而策划的阳谋。
菲利波夫同志在幕后做了不少工作,外蒙古的独立与其说是蒙古人自己的选择,不如说是俄国人为了制造缓冲国而...

你要给少数民族自决权,你看他是否独立
爱国主义/大一统,共产主义,民族主义,这三个本来是不同的问题。不能因为中共将三者绑定,反中共就要也都...


就算我在这篇文里,完全没有提到所谓的绑定,更没有提到该不该把中国与中共分开这种价值判断。也完全没有去说大一统这三个字。

心里有这种大中国主义观念的人,就是能看出这些没写的东西来,就是能得住“不该把中国和中共放一起”的结论,因为他们的思考前提就是:中国绝不能批判,中共才是罪恶之源。只要沾边的看法,就都应该自动在大中国主义这把伞下面对号入座。

滑稽。

所以我不觉得有什么中国的现实能改变的希望啊,思维照旧,下场当然照旧。
要解除中共对中国的隐性捆绑。爱国就要监督政府,批评政府,问责政府,尽到公民义务。不需要用各种阴谋论、...


这位就更有趣,似乎在其思想中,除了站中共一边,或者站中国一边之外,世上不存在别的位置。

只要提中共不好,就是自动划入爱中国的一边,必须尽中国匹夫之责,为中国殉葬。

只要不提中国好,就是在污名化中国一边,就是共产党的帮手。

什么叫一辈子带着井观天?这就是了。

再问一句好了,中国有何资格要我陪葬?要我爱中国?

我对中国,只有一种欣赏类希腊式古典悲剧的兴趣。
你要给少数民族自决权,你看他是否独立

那得全国百姓同时投票吧。外蒙古百姓自己投票不作数的,而且又是在苏联的“指导下”进行的。谁知道最终投票结果有没有被篡改过。
那得全国百姓同时投票吧。外蒙古百姓自己投票不作数的,而且又是在苏联的“指导下”进行的。谁知道最终投票...

什么叫蒙古人的自决权,和中国人的欺凌权搞混了?先查查各种语言的词典如何?

中国人的词典一般把自决解释为饲养。

但苏格兰人公投是否独立的自决权,英格兰人绝对没有插嘴资格。加泰罗尼亚人公投独立的自决权,绝对没有西班牙人什么份儿。西班牙人可以做的,是靠自己的自决权,决定强力去控制。
大中華主義與否, 外國人能不能永居, 都不重要
怎樣令中共倒台才是重點
如果這條條例對中共有利, 那一定要反對
如果這條條例令粉紅與中共破裂, 那就要撕大這條裂縫
就這樣
tyjjj 新注册用户
楼主分析的有很道理,让我明白了中共和民运说到底都需要西方的支持。外国人永居条例一旦通过。即使民运胜了也一定会继续默许。所以反对永居条例是必须的,绝不能开这个头。一天都不能实行。民族主义和小粉红们既然目标一致,一起加油,不行就上街。中国人已经太苦了。
666又是集体投票,你比蒙古人更有资格代表别人家园?我先是某家人,再是某地人,再是某省人,然后才是某国人。你用全国来压某地这不是和共产党人民被代表大会一样?
那得全国百姓同时投票吧。外蒙古百姓自己投票不作数的,而且又是在苏联的“指导下”进行的。谁知道最终投票...

很好,你这和港台命运要十四亿中国人民决定异曲同工
大中華主義與否, 外國人能不能永居, 都不重要怎樣令中共倒台才是重點如果這條條例對中共有利, 那一定...

那么在你看来是有利还是有害?
大中華主義與否, 外國人能不能永居, 都不重要怎樣令中共倒台才是重點如果這條條例對中共有利, 那一定...

跳楼对中共有害,你要不要支持跳楼?

吃饭对中共有利,你要不要反对吃饭?
跳楼对中共有害,你要不要支持跳楼?吃饭对中共有利,你要不要反对吃饭?

那事實跳樓對中共有沒有害? 吃飯對中共有沒有利? 你比喻都用正常D既比喻喇
我講既係目的係乜, 就點樣操作, 如果呢度有班反對政權既人, 響度討論呢個政策係好係壞, 係支持定反對, 咁即係佢地唔係反對政權, 而係利益分唔到落佢地度, 只要風向一改, 呢班人就會改立場
如果你既目的係希望呢個政權倒台, 覺得呢個政權無希望, 咁你要考慮既就唔係好壞, 而係點樣去利用佢黎加重政府管治成本
那事實跳樓對中共有沒有害? 吃飯對中共有沒有利? 你比喻都用正常D既比喻喇我講既係目的係乜, 就點樣...

根据大陆这边的过往经验,支持总加速师习近平做他想做的事,反共效果最好。常人越俎代庖,只会给共匪续命,就像那些改革开放派一样。
根据大陆这边的过往经验,支持总加速师习近平做他想做的事,反共效果最好。常人越俎代庖,只会给共匪续命,...

點解我會話要撕裂政府同粉紅, 如果真係有粉紅對佢地下半身的性福有所擔心的, 就去利用呢一點
重有, 網路世界, 每個人唔係得一個籌碼
中共可以利用民族主义,反贼当然也可以利用,永居条例是加速好题材,而且是键盘反贼最擅长的文宣,不可不用
一帮太监热烈讨论坚决反对皇帝引进新的妃子,这样比喻是否贴切?
什么叫蒙古人的自决权,和中国人的欺凌权搞混了?先查查各种语言的词典如何?中国人的词典一般把自决解释为...


苏格兰,加泰罗尼亚,魁北克都是全国内全民公投的,并不是这个地区的居民单独投票的。

外蒙古公投独立明显是违反国际公法的,仅仅是外蒙古一地的居民自行投票,和克里米亚的违法公投类似,因为并不是全国范围的的全民公投。
苏格兰,加泰罗尼亚,魁北克都是全国内全民公投的,并不是这个地区的居民单独投票的。外蒙古公投独立明显是...

Excuse me?
2014苏格兰和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就是由当地选民投票的,当时加泰的公投票站还被西班牙武警强力阻止

你的资讯哪来的?
Excuse me?2014苏格兰和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就是由当地选民投票的,当时加泰的公投票站还被西...

官方媒体的讯息。

“加泰的公投票站还被西班牙武警强力阻止”

所以这是违反国际法的,不然为什么会被阻止呢?

你的讯息也证实了本地居民自行公投行为的不合法性
民族主义就是中国目前的多数派。不讲民族主义不可能得到人民的支持。帝国主义的侵略让前清帝国的人民成为了一个种族,这是中国人讨论数十年,历经推翻清帝国、打败日本人、废除不平等条约得出的结果。

光讲民族主义这不好那不好有什么用?能带来朋友、带来支持者吗?不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怎么建立政权?

西方国家就不讲民族主义了吗?一样要讲。

关键在于把民族主义的大旗从中共手上夺过来,指出他违背民族利益,而不是只想着和他不一样。
官方媒体的讯息。“加泰的公投票站还被西班牙武警强力阻止”所以这是违反国际法的,不然为什么会被阻止呢?...


你这个论点就证明了自己相互矛盾
如果地区人民不能公投自决
为什么苏格兰可以呢?

而且《国际法原则宣言》有规定:根据联合国宪章所尊崇之各民族享有平等权利及自决权之原则,各民族一律有权自由决定其政治地位,不受外界之干涉,并追求其经济、社会及文化之发展。

所以说违反的条文是那个呢?
东帝汶了解一下

被阻止不代表公投是违反国际法的,不要把中央政府的干预当是权威或天条。
你这个论点就证明了自己相互矛盾如果地区人民不能公投自决为什么苏格兰可以呢?而且《国际法原则宣言》有规...

当然问题是非常大的,建议你好好研究一下国际公法中关于民族自决权,全民公决,国家独立和主权国家实体的内容。

如下是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的分析:

https://www.ejiltalk.org/populist-international-law-the-suspended-independence-and-the-normative-value-of-the-referendum-on-catalonia/

如下是关于苏格兰独立的国际法分析。为什么英国要全民公决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而不承认苏格兰独立的本地居民投票的结果,就在此文中得到了详尽的分析。

https://assets.publishing.service.gov.uk/government/uploads/system/uploads/attachment_data/file/79408/Annex_A.pdf


关于各国依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及合作之国际法原则之宣言

通过日期 联合国大会第一八八三次全体会议1970年10月24日第2625(XXV)号决议通过

原始文本 查看联合国大会第一八八三次全体会议第2625(XXV)号决议

https://www.un.org/zh/documents/treaty/files/A-RES-2625(XXV).shtml

各民族享有平等权利与自决权之原则

  根据联合国宪章所尊崇之各民族享有平等权利及自决权之原则,各民族一律有权自由决定其政治地位,不受外界之干涉,并追求其经济、社会及文化之发展,且每一国均有义务遵照宪章规定尊重此种权利。

  每一国均有义务依照宪章规定,以共同及个别行动,促进各民族享有平等权利及自决权原则之实现,并协助联合国旅行宪章所赋关于实施此项原则之责任,俾:

  (a)促进各国间友好关系及合作;

  (b)妥为顾及有关民族自由表达之意旨,迅速铲除殖民主义;并毋忘各民族之受异族奴役、统治与剥削,即系违背此项原则且系否定基本人权,并与宪章不合。

  每一国均有义务依照宪章以共同及个别行动,促进对于人权与基本自由之普遍尊重与遵行。

  一个民族自由决定建立自主独立国家,与某一独立国家自由结合或合并,或采取任何其他政治地位,均属该民族实施自决权之方式。

  每一国均有义务避免对上文阐释本原则时所指之民族采取剥夺其自决、自由及独立权利之任何强制行动。 此等民族在采取行动反对并抵抗此种强制行动以求行使其自决权时,有权依照宪章宗旨及原则请求并接受援助。

  殖民地领土或其他非自治领土,依宪章规定,享有与其管理国之领土分别及不同之地位;在该殖民地或非自治领土人民依照宪章尤其是宪章宗旨与原则行使自治权之前,此种宪章规定之分别及不同地位应继续存在。

  以上各项不得解释为授权或鼓励采取任何行动,局部或全部破坏或损害在行为上符合上述各民族享有平等权及自决权原则并因之具有代表领土内不分种族、信仰或肤色之全体人民之政府之自主独立国家之领土完整或政治统一。

  每一国均不得采取目的在局部或全部破坏另一国国内统一及领土完整之任何行动。

DECLARATION ON PRINCIPLES OF INTERNATIONAL LAW FRIENDLY RELATIONS AND CO-OPERATION AMONG STATE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英文文本:
https://www.un.org/ruleoflaw/files/3dda1f104.pdf

The principle of equal rights and self-determination of peoples

By virtue of the principle of equal rights and self determination of peoples enshrined in the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all peoples have the right freely to determine, without external interference, their political status and to pursue their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development, and every State has the duty to respect this righ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of the Charter.

Every State has the duty to promote, through joint and separate action, realization of the principle of equal rights and self-determination of people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of the Charter, and to render assistance to the United Nations in carrying out the responsibilities entrusted to it by the Charter regarding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principle, in order:

(a) To promote friendly relations and co-operation among States; and
(b) To bring a speedy end to colonialism, having due regard to the freely expressed will of the peoples concerned; and bearing in mind that subjection of peoples to alien subjugation, domination and exploitation constitutes a violation of the principle, as well as a denial of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and is contrary to the Charter.

Every State has the duty to promote through joint and separate action universal respect for and observance of human rights and fundamental freedom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harter.

The establishment of a sovereign and independent State, the free association or integration with an independent State or
the emergence into any other political status freely determined by a people constitute modes of implementing the
right of self-determination by that people.

Every State has the duty to refrain from any forcible action which deprives peoples referred to above in the elaboration
of the present principle of their right to self determination and freedom and independence. In their actions against, and resistance to, such forcible action in pursuit of the exercise of their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such peoples are entitled to seek and to receive suppor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urposes and principles of the Charter.

The territory of a colony or other Non-Self-Governing Territory has, under the Charter, a status separate and distinct from the territory of the State administering it; and such separate and distinct status under the Charter shall exist until the people of the colony or Non-Self Governing Territory have exercised their right of self determination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harter, and particularly its purposes and principles.

Nothing in the foregoing paragraphs shall be construed as authorizing or encouraging any action which would dismember or impair, totally or in part, the territorial integrity or political unity of sovereign and independent States conducting themselves in compliance with the principle of equal rights and self-determination of peoples as described above and thus possessed of a government representing the whole people belonging to the territory without distinction as to race, creed or colour.

Every State shall refrain from any action aimed at the partial or total disruption of the national unity and territorial integrity of any other State or country.

原文中使用的是 State 这个词语,可以被认为是联邦中的“州”一级行政区划,也可以被认为是单一制国家的独立政治实体。很显然,外蒙古并不是一个邦国,而是中国的一个行省。

这个State的定义是具有特定意义的,并不是中文文本中翻译的“民族”。

这份中文文本是1970年代中华民国的翻译人员翻译的,可能未必能表达出真实的含义。

俺老胡估计,当时的译员在翻译的时候,未必考虑了 state 在此处 “特指” 国家/邦国的含义。
民族主义就是中国目前的多数派。不讲民族主义不可能得到人民的支持。帝国主义的侵略让前清帝国的人民成为了...


这就是尴尬所在了,要排除共产党,就得排斥西方。民运绝对不能排斥西方,因为民运的旗号来自西方。就像当年的日本,改制的动力就是西方的压力仍然强大的时候,彼时苏联尚未出现,日本已经完成了变革。等到体积庞大,笨重无比的清帝国,另一条道路已经出现,恰好这条路是反西方的,正适合大中国主义的精神需要,所以即便有人能看出那是自杀,按照大中国主义的逻辑也一定要选它,不能选别的,否则就是大旗倒了。

因为大中国主义的敌人除了“西方列强”之外,不能够是别的。这一点要改变,只能是重复德国,或者日本那一败。然而历史的窗口已经过去,命运已注定。

所以大中国主义,在我看来只能是找死,不能是别的,而且绝对不能变。其中的滑稽可笑兼黑暗绝望,困扰我多年,不过幸好,经我自己对自己动了精神上的大手术,终于在三年前让其消失了。

你说的民族主义旗号有用,应该去抢。在我看来,那是抢着去死,抢来何益?然而现实政治需要,不得不抢,否则眼前就活不下去,这就是共产党和民运的共同尴尬。

但实际上,这不是政治机会,这是短期与长期的求死锁定,就像进入死锁的计算机程序。唯一的解决是终结死循环,但做得到这种事的终结之力,只会来自外部。

明白得了上面的话,你就明白我站的位置了。

顺便讲一下刘仲敬的兴趣,是按照西方的非主流历史哲学让中国进入大一统破灭之后的英雄时代,并借助外部的强力建立一系列的小型附属国。那种情况出现的唯一可能性,是中国的文化不存在。所以你可以明白,为什么刘仲敬的所有话语,歧视链、德性、民族发明、语言、方言、文明起源、费拉、上等人、垃圾桶,我一时间数不完的名词,全部都能归结到中国文化的低劣上了吧?

现实中呢?中国文化存不存在?已经灭亡两千年的埃及文化存不存在?后者是不是又在好莱坞的大众娱乐中回魂了?从这一点来说,雷海宗的论断比刘仲敬更清楚,即语言才是文明最后的堡垒。

我个人虽然认定了中文比当今世界多种语言有大不如,且无法弥补的缺陷,但语言的生命韧性,在于使用语言者的数量。所以,说刘仲敬的那一套理论,即使将来可能有正确的一天,但现在也太早了点。大概是意识到这一点,刘仲敬的话语也加了不少人口锐减、灭绝之类的内容,因为那是其追求的客观条件需要啊。

但对这些我同样没有兴趣,不要觉得我又是在赞同他。
当然问题是非常大的,建议你好好研究一下国际公法中关于民族自决权,全民公决,国家独立和主权国家实体的内...


如果阁下清楚问题是非常大的话,应该也知道上述你所提出有关“违反国际法”的论点是有争议的。

事实上,自决原则是国际法其中一个最多争议的命题,特别是领土完整及自决权的优先次序。

在《联合国宪章》、《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公约和框架中,均指明拥有自决权的是“人民”(people),而在其相对应的中文翻译中,也绝大多数翻译为人民。如果你看一下你的英文文本, 会发现字眼是The principle of equal rights and self-determination of peoples。这裏我相信中文翻译来讲应该是把state和people都翻成民族了。所以看英文文本会比较好。

另外呢,阁下提到有关英国不承认苏格兰独立的本地居民投票的结果,链结我看了一下executive summary,似乎比较像是为苏格兰独立后和英国(在欧盟裏)的关係和跟欧盟的关係。这裏烦请阁下指点一下那裏是有关英国不承认苏格兰独立的本地居民投票的结果。这样会比较方便讨论。
当然问题是非常大的,建议你好好研究一下国际公法中关于民族自决权,全民公决,国家独立和主权国家实体的内...

你的“证明”不就证明了,西方文明的价值尺度才是这些所谓权利的生命线吗?无论地球上何方,都以这一标准来衡量。

结果不管你的论证是帮哪一边,想说明什么,挺西方也好,反西方也罢,都是站在西方文明的外部影响力上,才可以立足。

这就是我所说最滑稽的地方。这世界上远不止是共产党和民运才有如此处境。
如果阁下清楚问题是非常大的话,应该也知道上述你所提出有关“违反国际法”的论点是有争议的。事实上,自决...


均指明拥有自决权的是“人民”(people)。

这里的人民(peoples),是指原有国际公法框架下的独立国家的全体合法有表决权的公民,而不是预备独立的一个地区的居民。

这里的区别你自己仔细体会。

States 是指一个国家(单一制)或者邦国(联邦制)行政当局,和peoples是两个概念,所以国际法中通常会加以明确区分。

仔细看链接中的原文,说的很清楚,欧盟对于scotland本地居民独立公投的态度,就是 “... which breaks the basic principles of international lows on the sovereignty of an independent country, which should be, and must be decided by all the citizens in the whole country but not barely the residents in the territory that seek independence. ”

意思已经是相当明确了:

苏格兰能否合法独立,得要全体英国公民(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海外领土居民,皇家领地居民,以及居住在其他国家的英国侨民)都投票表决通过才行。单单一个全苏格兰本地居民的自说自话的独立公投行为是非法的,结果自然也不会被国际社会承认。

科索沃独立也是类似的。联合国在科索沃独立公投的行为上,已经明确违反了国际法。科索沃的独立应当是全部塞尔维亚公民(包括伏伊伏丁那省,中塞尔维亚省和科索沃省)公投通过才可以生效的。

当然了,俺老胡也得义正言辞的指出,联合国违反国际法,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魁北克独立公投也是违反国际法基本程序的,因为只有魁北克本地人投票表决,而并不是全部加拿大公民投票表决的结果。

比如在朝鲜战争中,联合国派出联合国军,也是违反了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的违法行为(不论其结果的正义与否,只论是否符合法定程序)。
你的“证明”不就证明了,西方文明的价值尺度才是这些所谓权利的生命线吗?无论地球上何方,都以这一标准来...


因为西方海洋文明更尊重一个人作为一个完整生命个体的基本权利。

而东方文明在很大程度上抹杀了个人个性,这对于群体和独裁者也许是很有好处的,但是并不符合人类未来发展和文明进程的基本趋势。

西方文明的价值尺度是这个星球山,截至目前为止,最适合人类生存和发展的价值尺度,没有之一。

西方的思想启蒙运动,可比中国在1920年代的思想启蒙运动,更加深刻,更加宽广,并延续至今。

而某些独裁国家,至今还在和西方文明的价值尺度作对,在开倒车,再和自己的公民作对,俺老胡只能做一个简单的评价:

厚颜无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