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的真正目标与被忽视的反共力量:维吾尔武装的发展、现状与未来

开启这篇文章前,我想申明本人背景(已模糊化处理)以便读者更轻松地理解这个话题。

我对维吾尔议题的思考起源于内地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切糕案”和高等教育期间接触的维吾尔同学。但由于中文的信息污染和西方主流社会对此议题的长期忽视,获取有效信息可谓难如登天。幸而国外同学中有精通日语和阿拉伯语的国际关系专业人士,帮助寻找并翻译了不少高置信度文本,本人算是对此话题有了(自认为)较为全面的理解。然而由于本人的惰怠与安全方面的考虑,文中对信息来源不会特别注明,信者可讨论之,不信者大可一笑而过。

本人非文科专业,对历史政治也只是业余爱好的程度。即兴之作,行文杂乱文笔粗陋请多包涵。

首先对几个关键组织作定义和解释。

1.东伊运。全称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解放运动。国内宣传中的“东突”组织,上合组织认定的恐怖组织之一。讽刺的是,东伊运这个组织实际上并不存在,乃是中共为了全面打击维吾尔武装力量将多个毫无关联的组织强行捏合生造而成。

2.东伊解。活跃于90年代的维吾尔组织,中共所谓“东伊运”的主要构成。产生于苏联解体后的中亚民族独立运动,2001年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组织,可以大致理解为中共与中亚国家基于经济援助构成的联盟,“一带一路”初始版本)成立后受到中亚国家和中共的联合打击,已式微,演变为数个土耳其境内支持维吾尔族和平抗争的教育和文化组织。

3.东伊党。现仍活跃于土耳其与叙利亚的维吾尔组织,“东伊运”现阶段主体。组织设置在土耳其,通过派遣人员参与军事训练的方式参与了叙利亚内战,派别上属于反政府武装。也有部分成员在训练结束后加入了其它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如自由叙利亚军(叙利亚民主派)和努沙伊阵线(伊斯兰保守派)。

因此通俗地说,维吾尔武装组织在中亚已经基本完蛋(个人认为这也是上合组织成立的首要目标,投资中亚从来都是亏钱,然而中共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维吾尔武装与新疆本土隔离开)。现存的组织以土耳其为根据地,在叙利亚有3000-5000人的军事存在(近年来由于新疆压制的增强,逃难者增加,其人数可能进一步增加)。

对本议题乃至叙利亚内战毫无了解的读者,以下两段是土耳其与叙利亚内战的一些简单介绍,熟悉者可以跳过。

为何土耳其会成为维吾尔人的大本营?
土耳其人为突厥后裔,与维吾尔人正是所谓的”同文同种“,无论民众还是政界精英都对维吾尔人的建国愿望十分支持,对维吾尔难民实行无条件接收,其海外大使馆也会对维吾尔人提供各种帮助。尽管中企威胁撤资,是伊斯兰国家中首个发声谴责新疆集中营的。

叙利亚内战有哪些派别,支持者都有谁?
大致可以分为三派:叙利亚政府军,支持者主要有中俄朝鲜委内瑞拉古巴等(新一代轴心们步调惊人一致!);叙利亚反政府军,参战的维吾尔人大多加入此派,支持者有土耳其美国英国等(土耳其你怎么混进自由灯塔们里了?);伊斯兰国(混乱邪恶,人人喊打,已经基本被驱逐出叙利亚境内)。

因此国内宣传的”维吾尔偷渡加入ISIS“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是无稽之谈,相反大部分维吾尔武装人员经历了与伊斯兰国的战斗,甚至客死他乡。

由此看来,中共对叙利亚政府军的支持,除了集权政权的沆瀣一气外,可能包含着另一层担忧——一旦政府军失势乃至内战结束,不难想象这些有着充分实战经验的维吾尔武装人员的下一个目标将是东突厥斯坦的建国。与海外民运乃至香港台湾不同的是,维吾尔人现在不但拥有训练有素士气高昂的军队,更有新疆当地非汉族民众的支持。一旦其进入境内,局势恐怕将不可收拾。

因此中共的策略也很简单。
1.割断维吾尔武装与新疆的陆路联系,这也是为何要成立上合组织,发展一带一路在中亚大撒币。只要中亚国家不倒戈放开边境管理,维吾尔武装人员短时间内将无法进入中国。

2.切断境内维吾尔逃亡路线,新疆大建集中营,禁止维吾尔人出境。另外由于中亚的逃亡路线被断,维吾尔人不得不通过东南亚前往土耳其,近期中共也加强了引渡与搜捕。

在品葱发表此文在于为葱友们对诸如新疆镇压乃至一带一路的目的提供一个新的视角。当考虑到维吾尔独立武装这一对中共而言生死存亡的问题时,中共在外汇吃紧时仍要实施显然亏本的中亚亲善路线也能得到很好的解释了。

此外,维吾尔武装作为与中共有着真正不可调和矛盾的武装力量,在中共政权垮台的过程中必定会扮演一个重要程度难以想象(无论对内地民主化是好是坏)的角色,由中共对其重视程度即可看出(对海外异议人士不过是派点五毛搅乱视听,对香港台湾也不过是进行一下祖传的红色渗透)。其爆发时机将会是中共的外汇无力维持中亚亲善路线之时。

不过包括本人在内的诸位汉族人士也不必过于担心,与中共的污名化不同,在对此议题的逐步了解过程中,我发现大部分维吾尔组织首脑能够分清中共与汉人的区别,甚至呼吁建国后成立非宗教集权的世俗国家。而新疆独立建国后,进一步的领土要求是不合乎法理的,获得了期待已久的民族国家的维吾尔人也很难有动力再去流血牺牲。

希望本文对各位理解中共的战略决策有所帮助,另外各类经济政治问题都欢迎留言讨论。:)
50
分享 2019-09-22

42 个评论

我的信息直接来源于“世维”官网。如楼主在墙外的话,建议谷歌“世界维族人民代表大会”。则不需要他人来告诉你维族是怎么回事。
一般人只要看一遍这个网站就知道维族和中东的绿绿有区别,虽然同信伊斯兰教。
这个组织在国际上是合法的,而对中共而言是个恐怖组织,因为借西方势力反共。这个组织的目的就是反共,建立“东突蹶斯坦国”,甚至有国歌和国旗。(所以中国说那是“东突”在某方面来说也是事实)。至于这组织是否最后会演变到像中东的ISIS圣战组织那样,说实话没人知道。因为任何民族,如果被镇压到忍无可忍的地步,反正都是死,都会选择和压迫者“同归与尽”。有因必有果。
但中共显然根本不想理性解决汉维矛盾,只想假借ISIS套用到维族上,以迷惑汉族人对维族的认识,认为全世界的穆斯林=恐怖分子。其实中共才是世界上最恶臭的恐怖组织。
本人汉族,曾和某大学的维族教师们同窗过...
世维当然是信息来源之一,然而毕竟是直接利益相关者,作为直接证据的可信度不够。劳烦熟悉日语与阿拉伯语的同学主要是为了查看日本的相关研究与阿拉伯世界的相对中立报道。另外,世维正是东伊解分裂后产生的几个文化教育类组织之一,根据中共“恐怖组织的派生组织还是恐怖组织”的理论当然会被当做恐怖组织。
对不起,没有意思要得罪任何人,我说直白点,这篇读完觉得有点'假大空',如果不认同我,我虚心接受指教。我对这些维吾尔武装部队(当真有)有几个看法,1,一盘散沙,2,被背后老板卡,3,领导被蓝金黄,4,得不到地方人民的支持,5,说是武装分子,其实也没有多少实力,可能就几把Ak。这5个,随便都有4个。一带一路有多长啊,穿越多少的地域?这些国家什么料,大家心中有数,随便找个点攻击一带一路的设施,我就不信不成功。*我不是鼓励这样的做法,还是让国际给中共压力吧,我怕他们在边界等中亚国家打开方便之门,等着等着一生就GG了。
可能維族還是過於和平了,在使館門前遊行抗議僅適合於正常國家,中共唯一怕的失去錢、權力和紅色家族的腦袋,在海外它們的權力不怎樣好用只剩下錢和腦袋
维吾尔和西方世界的区别在于他们和中共有根本上的利益冲突。对于西方世界中共只要打开国门分享割韭菜的权利当个沙特这样的政权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毕竟西方没有动力与义务去推翻一个听话的奴隶主,更何况是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奴隶主。过去几十年西方政权对中共各种惨绝人寰行为的绥靖已经一再证明了这一点,对西方抱有幻想其实是很不切实际的。
虽然这个武装力量从国际观点上看非常弱小,但一个不共戴天的仇敌要远胜一百个心怀不满的旁观者。各类恐怖组织乃至反政府军队的规模一般都在万人以下,也没有重型装备,一样可以令西方社会头疼不已。何况维吾尔人的组织已经迫使中共投入了大量财政与外汇,成效远大于各类海外民运。对此报以更大的期待是很自然的事情。

补充,关于你提到的几点问题,5已经在上文回答了,4和5其实是联系的,有群众支持的武装势力即便规模与装备较次也能对政权造成很大破坏,而新疆民众现阶段对共产党的仇恨恐怕是毛时代后最强的。1、2、3属于无据推断,如果有着这样强烈民族仇恨的组织都能被蓝金黄,收买中亚各国就根本没有必要了。而且事实上,中共对维族过去十几年的收买政策已然宣告破产。
最后你提到的破坏一带一路设施更是万万不可。在成立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前,这些中亚国家其实是支持维吾尔独立运动的,对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进行恐怖活动只会让维吾尔族未来的处境更加糟糕。

当然我并不是否认其它反共力量的作用,但假如中共外汇枯竭转为朝鲜或伊朗式政权,维吾尔人对中共造成的麻烦会比其余任何反共力量都大得多。
中共认为的这个“世维”“恐怖组织”,已经发展到西方主要国家和日本都有其合法的支线机构。我身边没日语和阿拉伯语的朋友,连讲中文的都没,只能自己去看世维官网(看的原因是前一阵子两位维族校长的事情,一搜被关押了至少170名维族知识分子... 新疆各大学的基本全进去了。这确实是想灭种族的感觉)
品葱很多用户对西方世界摧毁中共的幻想在我看来是很荒谬的。习所谓倒车不过是毛时代最高领袖一句话的事;朝鲜比中国侵犯人权的程度高得多,西方世界做了什么?

现在贸易战的矛盾其实只是中西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而已,中共不愿意放弃一部分利益给西方企业,才酿成了如今的场面。假如中共愿意与西方共享低人权收益当一个沙特式的政权,或者学习朝鲜让中西完全脱钩,我有很大把握哪怕它明天就屠杀一个省的人西方也不会有任何实际动作——谁会在没有利益驱动的情况下去惹一个拥核国家呢?民选政府只需要对选出它的人民负责。
你说的是那两位可能已经被处决的维吾尔学者的事吧。实际是否还活着都不清楚,令人非常无奈。
关于种族灭绝,其实是是中共经过几十年的政策探索发现,怀柔和严厉镇压都只在助长维吾尔独立势力,无可奈何之下只能修建集中营全员控制。也许维持不下去的时候会学纳粹进行种族灭绝吧,
贸易战的打的对象 是让中国丧失 低人权优势
换句话,就是给工人大幅度涨工资,人工非常高,然后中国制造就完蛋了
那反过来理解,假如中国放弃高端制造业的野心安心当发达国家的血汗工厂,对内强力维稳镇压,给外国企业超国民待遇,低人权问题根本不会成为一个问题。
按照你姨的说法,目前开支已经一年几千亿,PLA远征叙利亚显然比上百万军队防守中亚边境划算。当然长期来说远征叙利亚的效果如同昔日关东军(当然区别在于PLA比关东军弱得多),将成为各国穆斯林的公敌,把穆斯林世界的战争引入你国。而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最终都会以因财政崩溃而战败告终。到时候就可以看到在吐鲁番与嘉峪关之间发生的红色小满洲国版死亡行军叻~~~
低人权优势 目前看只是中共的筹码。如果非洲和印度可以替代中国,美国资本一样会去。然后美国就会抛弃中国
那你知道圣训吗?你知道维族遵守的教义是哪一本吗?你知道这本教义上明确说该怎么对付异教徒吗?我觉得最可笑的就是对绿教一无所知的卡菲勒们去揣测绿绿。当年同治回乱,为啥汉族被杀那么多?街上几十年邻居,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一点征兆都没有。
旧约也说杀人,难道真杀了?
所以说你们压根就没搞懂绿教是怎么回事。绿教和别的宗教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教法,穆斯林必须把自己信奉的教法当成自己的行为准则,教法大于国法,不能遵守教法的视为叛教。换言之,其它宗教的经典对教徒没有强制力,但是绿教的教法对穆斯林是有强制力的,教法就是穆斯林所遵循的最优先的法律系统。国法说不能随便杀人,但是教法鼓励杀异教徒,那么穆斯林就觉得杀异教徒是天经地义的,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当然会成为问题,想想川普的基本盘是什么,想想川普的诉求是什么。低人权优势本质是低人权竞争,在对于这件事的认知上川普和桑德斯应该是一致的。川普是反全球化的,就是不让桂枝用低人权成本去和他竞争,去多读两遍秦晖的昂纳克预言吧。
楼主写的很有新意,长见识了。
不过要提到一点,土耳其现在的官方态度是支持中共在新疆的举动,虽然私下对维吾尔还是友好,这显然是为了拿一带一路钱做的表态。
另外这一篇《全球化中的“中国因素”与世界未来》你也可以看下,可惜没找到文字版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IQoudjNUv0

秦晖早在2008年就预言过,面对桂枝这种现代奴隶制,美国其实只有三条路可选
第一,把美国人也变成奴隶,加入低人权下限竞争,但这显然不可能。
第二,筑起壁垒,拉下铁幕,这是正在发生的
第三,不止让经济全球化,让人权也全球化

秦晖是主张第三种的,但是很显然的是,从2008到2018,第三条路径走不通,所以现在就是第二条路径的时间了。
现在党国最头疼不光是钱的问题,还有兵源缺乏的问题。前两天看到广西还是哪个地方有进行那种二次入伍的宣传,什么一个士兵10w奖金的东西,显然是在尝试解决兵源缺乏的问题。
無法贊同這個觀點,過去十幾年,中國利用低人權優勢為美國生產大量廉價衣物玩具等,美國則向中國銷售各類科技產品,中美各司其職相安無事。

直到近幾年由於老齡化加劇,中國意圖染指美國的高科技產業,中美關係才顯著惡化。由此可見,中國只要不染指美國的優勢產業,美國對中國的低人權工廠完全可以容忍。

另外你提到的方案二,一旦正式脫鉤,中國在美國眼中將成為朝鮮或者伊朗式的政權。此時無論中國內部發生什麼事,對美國而言都沒有直接利益關係了。參考朝鮮,即便其屠殺一個省的人民,美國也不會對其出兵。

歸根結底,西方世界已經沒有能力推翻一個擁核的獨裁政權。任何獨裁大國的民主化都要靠本國人民。
不太贊同您的說法,這一派即便在伊斯蘭教中也屬於原教旨主義或極端主義分子,實際上是受到大部分伊斯蘭派系的攻擊的。

敘利亞內戰三派中也只有伊斯蘭國秉承著原教旨主義,受到反政府武裝與政府軍的攻擊已經式微。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伊斯蘭教信徒由於經濟和教育程度較低,抱持原教旨主義激進思想的人較其它宗教更多。恐綠則毫無必要。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所以说你们既然不懂,为啥不去学呢?你去了解一下伊斯兰教也好啊?凭着你的脑袋想当然?真不愧是党国教育出来的合格夹头。伊斯兰教最重要的基础就是教法,无教法者视为叛教,教法一共就那几本,去查查资料对你们来说是那么难的事?
任何宗教都有經典、教法,也有一小撮奉其為圭臬的原教旨主義者,這在各種宗教信徒中是普遍存在的。而這種人在任何宗教中都不是主流。奉行原教旨主義的人群在現代社會中只會四處碰壁乃至淘汰。

很奇怪您對“伊斯蘭教徒都是極端原教旨主義者”的判斷從何而來,至少這與各類學術研究乃至阿拉伯文材料相悖。

關於您扣的帽子,不知道在外人看來像您這樣極端恐綠是否更像受到黨國洗腦呢?
桂枝是个透支未来的国家,不进则溃;而美国如果不是因为911,其实早就应该开始对桂枝的强力打压。
桂枝已经享受了太多全球化的好处占了太多便宜了,铁幕真的落下我看坚持不了太久的,伊朗有信仰做后盾,朝鲜从没开放过,而桂枝过上过有钱的日子之后你以为真退的回去么?桂枝现在唯一的意识形态支撑就是民族主义法西斯主义,但桂枝的这种狗屁玩意能支撑得起啃着树皮给支共卖命么?从外交到维稳,桂枝如今都是要靠钱的,到时候维稳费都发不出来了怎么让人给你卖命?
你说相安无事?请问韬光养晦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图穷匕见么?美国的反全球化主义者怎么出现的?不就是因为桂枝的低人权优势和国家资本主义么?从不存在相安无事,只存在矛盾的积累到爆发,美国在冷战后懈怠了,自以为历史已经终结,所以当了桂枝的东郭先生而已。
当然,如果川普当政,出兵桂枝也许确实不可能,但美国未来的总统不会一直是川普,而支美对立的格局必然长期存在,未来美国上台的总统如果是新保守主义者,那就不一样了。
我不同意您的看法,不是因为您的观点本身,而是对观点不合的人不该人身攻击
您的大部分觀點我都認同,主要分歧只在於全面脫鉤後中國人能否容忍生活水平的大幅度倒退。您認為不能,我認為可以。
這和我主張的“國家民主化需要靠這片土地上的人民”並不矛盾。畢竟全面脫鉤後西方世界能做的就非常少了。
我们哪怕不谈桂枝屁民能否忍受,单说维稳系统在经济大幅衰退后就很可能无法支撑崩溃掉了,桂枝的整个军警系统具有极大的雇佣兵性质,是很费钱的。而另一方面来说,桂枝的对外撒币也无法继续,那样的话,很快就会陷入无辜无缘众矢之的的地步,而你球开放世界也能避免被桂枝腐蚀。如今桂枝单单搞个反腐,就已经造成官僚系统的消极怠工,如果全面脱钩,我相信桂枝的整个官僚系统很可能都会在连锁反应下陷入崩溃,甚至于整个军情系统匪谍组织,都会面临大量的叛逃。桂枝的白区党是没有信仰支撑的,只有靠钱支撑。

至于民主化靠桂枝的人民这点我不抱有希望,香港台湾新疆西藏可能能指望上,但这只能维持一个地方独立的民族国家。而大部分人脑子已经被洗坏了,没有如麦克阿瑟之于日本的路径,单纯靠桂枝自发的所谓民众来搞民主,我不看好。
说了你不懂,查查资料对你来说那么难?你在这和我扯一万句,伊斯兰教也在那里,人家的宗教形式不会有任何改变,我只是和你普及一下伊斯兰教的常识,你就给我偷换概念?我什么时候说了原教旨主义了?你自己立个靶子打的那么开心?不懂就去学,这一再是我强调的,人家穆斯林又没把自己的经典教义组织形式藏着掖着,你们去学习一下就那么难?你和我辩论有什么用?能改变现实?真不愧党国教育出来的合格夹头,只会抒情,不管现实,逻辑思维能力约等于0。
既然你没说原教旨主义,那为什么非要把原始教义文本和现实中社会里的行为思想混为一谈呢?
选择性执行教义是现代宗教通行的潜规则。有几个基督徒与圣经一字不差地了行事了?有几个共产党员一丝不苟落实共产党宣言了?
真敢說哦,教法就幾本?光古蘭經跟六大聖訓就夠你學幾年了,除這兩種最高法源外,教法還有許多不同法源,包括公議、判例、法官裁決、當地習俗等等,還有圍繞不同法源發展出的一整套規則,不同學派又有很大的差異。這只是遜尼派而已,還有什葉派跟其他各種教派的教法都各自不同。你覺得簡單,難不成你是教法學家嗎?
嗯,教法再多,一个穆斯林也只能选一种教法。中国穆斯林遵守的都是逊尼派的教法,逊尼派的教法是规定怎么对付异教徒的,您要不要摘出来给大家欣赏欣赏?伟嘎耶教法经。
所以说你们不懂就别胡扯蛮缠,不懂就去学,学习对你们来说是那么难的事?这种入门级别的知识我已经说了,还要我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党国教育出来的合格夹头,对自己一无所知的东西就不要大放厥词,简直可笑。
中国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联合ISIS打击维吾尔武装。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算了吧。你根本就搞不清教法是什麼,教法不是寫紙上的法典。
關於財政破產後如何維持上層階級的忠心,朝鮮的階級制度其實已經給了中共一個榜樣。

朝鮮人一出生就會被劃分為“核心階級”、“動搖階級”和“敵對階級”。分別對應貴族、平民和奴隸。其下還有更精密的劃分。這套系統通過高地位者對底層人群的無限支配權力,有效保證了在生活水平絕對值低下的情況下,前兩大階級對政權的忠心耿耿。

以中國而言,假如軍警政府人員可以隨意支配底層百姓的財產,初夜乃至生存時。哪怕維穩系統的實際待遇大幅度降低,因為比較而產生的優越感和因滿手鮮血而產生的被清算的恐懼也會讓維穩系統無限忠誠於黨。
如果桂枝不存在了,你以为朝鲜能维持下去么??有桂枝给朝鲜输血,那么请问谁来给桂枝输血??
当然咯,毕竟还有塔基亚原则嘛!·
就怕你说的这些武装,在新疆整出第二个沙特和isis,要是这种情况那必定就是恐怖分子。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看到知乎上有人在吹嘘朝鲜战争是美国头一次吃瘪,大家有什么好的干货可以去打脸?
中国人真的意淫无底限。
发生在别国的民族内斗,和中国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结果自己卷进去,死了20万中国青壮年,伤残超100万,还好中国人和蟑螂一样能生,换了别的小国家死伤100多万青年,基本上民族就灭亡了。
中国人因为别人民族内斗死伤100多万是值得吹牛的。
中国人还因为朝鲜民族内斗,北朝鲜被南朝鲜占了几千平方公里土地,毛腊肉为了补偿北朝鲜,将毛白山近一半土地无偿划给朝鲜,长白山天池已经不是中国独有了,是两国共有的,鸭绿江原来是分界线的,现在连江上的岛屿全部是朝鲜的了。
中国后来饿死几千万人,和毛腊肉花大钱买苏联武器去朝鲜参战,以及被国际围堵也有关系。
总之虽然是别人民族内斗和中国本无关系,但是中国参与进去,中国死人,中国丢领土,中国伤财导致饿死人,结果是中国赢了。
最后美国对中国是真爱,朝鲜战争炸死了毛腊肉的儿子,避免了朝鲜式世袭,现在又搞习近平,希望能把习近平打下来。
但中國的體量能夠威脅到西方國家?
維族,和許多伊斯蘭軍事力量存在的最大問題一樣,雖然擁有一定的人口,兵源,資金,但是缺乏重武器,技術、和持續的軍事工業基礎。 以後時機合適了,建议品蔥能增加技術和軍事類專題。科普一些現代實戰經驗。尤其是針對 俄式 裝甲陸軍。在新的互聯網、智慧工業革命和軍事革命下,會逐漸改變這些問題,讓弱勢的一方獲取不對稱優勢。例如:只要西方能提供技術圖紙產權和關鍵晶片(輕量化,運輸容易),反抗者就可快速分散式的增材製造廉價智慧型武器。臺灣的製造技術不錯、可以考慮合作。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