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三观一致必将取代血缘关系,成为新的人际纽带

(转载者注:原文出自“孙娟的书房”公众号。里面提到很好的一点建议,就是多读书 - 这是拓宽眼界最经济实惠的方法。有时候我们自以为的独立思考,也许只是别人灌输给我们的潜意识。这不应该只用来敦促小粉红自干五,更重要的是与葱油们互勉。因为反对ccp,并不代表我们已经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考察一个人的判断力,主要考察他信息来源的多样性。

有无数的可怜人,长期生活在单一的信息里,而且是一种完全被扭曲的,颠倒的信息。

这是导致人们愚昧且自信的最大原因。


——-阿玛蒂亚森


这次疫情,把一个问题赤裸裸的摆上了台面。

那就是,很多人发现,平时认识的人,三观的差异这么大。

有的人说,他重新认识了自己身边的人,也拉黑了很多朋友。

以前总以为,虚幻的是网络,真实的是现实。

现在才知道,真实的是网络,虚伪的是现实。

在网络上,从一个人转发的,点赞的文章,就能看出这个人的认知能力,判断力。

在微信群里,大家都没有身份、性别,一张嘴,就拿出了自己的思想和灵魂。

和在澡堂子里洗澡一样,

脱掉了马甲,全部坦诚相待。


现在,亲戚群,老乡群,同学群,往往都是马马虎虎,打个招呼就好了。

反而在一些朋友群里,却能够敞开心扉,大家互相理解,聊的热火朝天。

每个人都很纠结,因为,连最在乎的亲戚都因为三观不一致,没话聊了。


01以前的人们,为什么那么重视亲戚关系?


以前的人们,都很注重亲戚关系。那是因为,以前的社会,流动没有这么大。所有人的生活经历都很类似。都是在老家,和亲戚们生活在一起。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人群里成长起来的人,对世界的看法和生活的经验,都是代代相传的。脑子里的生活经验,知识结构都一样,生活理念也必然一样。大家彼此之间的认同感就很强。人和人之间特别能聊的来。另外,也为生存考虑。在传统社会,一个村子的人,是需要互相帮助才能生存的。一个人任何农活都会干。但是,任何农活靠一个人都干不成,都需要多个人共同出力气,互相协作才能做成。一户人家的春耕秋收,婚丧嫁娶,哪怕杀猪,都需要亲戚们和村民们来帮忙。靠自己家里几口人根本搞不定。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样样都会的人,反而更加依赖集体。因为一刻也不能和集体分离,人在思想上就会认为集体非常重要,为了融入集体,就要合群。

独立的人格和个人意识,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需要的,甚至会威胁到你的生存。如果一个人思想观念,行为举止和集体不一样,有可能就会被集体排斥。被排斥,就意味着生存不下去。这样的情况下,人会天然的认为,合群就是真理。毕竟,人的观念都是由现实需求决定的。

02现在,为什么亲戚关系没意思了

这20年,世道变了。剧烈的社会变动,快速的城市化,大量的人,从四面八方到了城市中。这是一个由陌生人组成的社会。人们要生存下去,虽然也依赖别人,但逻辑变了。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拿到工资就能购买别人的帮助,不需要多沟通,更不用取得他人认同。婚丧嫁娶交给酒店;装修房子交给专业公司;抚养孩子交给幼儿园;想出门打车公交就行;粮食只需要到超市买……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化,想借助他人的力量,不再需要互相认同,只要用钱购买就行。所以,在陌生人组成的城市里,约束人们行为的是法律。再也不是隔壁大婶的唾沫,也不是村里老人的权威了。就这样,人心里的自由释放了出来,再也不担心别人的看法了。在这轻松的氛围下,人心里的自我成长了起来,独立精神也开始觉醒。毕竟,生存不再需要依赖于他人的认可。那么心智上,就不需要压抑自己去迎合他人了。

在一个老家人群里,能够有大量阅读经验,走过很多地方的人,永远是少数。作为少数的你,脑子里的东西早已和老家人不一样了。作为少数的你必然会面对以下现实:亲戚们在生存上不能提供帮助,在情感上不能提供支持你,甚至见不得你好;在思想上不再认同你。当对方从物质到精神,都不再给你提供价值,那他必然会在生活中消失。[b]所以,那种之前在熟人社会中,亲戚老乡们的功能全部消失,互相连接的纽带也就断了.[/b]


03三观一致必将取代血缘关系,成为新的人际纽带

人的大脑如同仓库,外界的所有输入都变成了这个仓库里的存货。不爱学习,没有好奇心的人,这个仓库里是空的。这个仓库里,有些货物是外界强行塞入的,有些是自己主动获取的。仓库里首先有了不同的货物,才能加工出个人思想观点。仓库里只有一种货物的人,也只能原样搬出货物,没法进行加工。所以就变成了被洗脑的傀儡。
因为城市化,人们慢慢的从老家流入城市。有的人留学了;有的人打工了;有的人读了上千本书;有的人和来自其他地方的朋友来往着。所看见的,所经历的,脑子的东西,都是老家的人想都想不到的事。这就是眼界。

在社会学中,有一个专业概念叫社会化。[b]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把所在环境的价值理念,内化到自己心里.让自己错以为,那都是自己的独立想法。让人社会化的主要由三个力量:家长、学校、媒体。所以你仔细想一下,你以为的自己的想法,是你自己经过考察,分析得出来的结论吗?还是在你不知不觉中,家长、学校,媒体渗入到你的脑子里的。你有去自己考证过吗?有的人的三观,是自己读了很多书,见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自己思考得出的。而有的人的三观则是被外界力量有意教育后形成的。实际上,任何人的见识都有局限。但见识越少,三观越错,见的越多,也就离真相越近,三观也越接近真理。 就像盲人摸象,如果一个人从能多摸大象几个部位,那他就比只摸到尾巴的人,对大象的认识更多一些。[/b]

所谓的三观不同,说到底是阅读量的多与少,眼界开阔的大与小,导致的。[b]正确的三观只能产生在一种情况下:即多角度,多渠道了解信息,经过自己思考,才能真正看到事情的全貌。在大量阅读,建立起全面的基础知识体系之前,千万不要对自己的三观太自信。三观是分层次的。和不同层次的人争辩,是一种无谓的消耗。他从未去过你到过的地方,不知道你读过的书,不认识你遇见的人。你耸立于山巅,告诉他前面是一片海洋。他蜷伏在半山腰,只能看到满目的荒凉。[/b]


01结语

在目前的社会里,亲属关系不再发挥作用,必将退出历史舞台。而人们会因为价值观的相通,感情上的相惜,灵魂上的共鸣,走在一起。并且结成比血缘关系更加牢固的纽带。所以,亲爱的朋友。[b]我希望,在你的生活中,密切联系的,来自各行各业,各个不同文化区域的好友数量,远多于老家人和亲戚。这说明你已经脱离了丛林社会,走进了文明世界。也说明你拥有更接近真相的三观。[/b]
77
分享 2020-04-02

78 个评论

w我同意这种观点,现在三观不一致的粉红全部拉黑,实在必须接触的点了不让他看我我也不看他朋友圈。我害怕他到时候举报我呢
价值观会越来越取代血缘、种族、国家、贫富、职业,成为新时代的人际纽带。
挺前衛的文章 的確
反送中期間有很多因為政見不同跟家人反面了 甚至被掃出家門
反而自同道合的陌生人願意幫忙收留
出資資助生活 甚至有車主恊助陌生孩子"逃亡"
歐美的社會發展程度領先中國三五十年。
在發表對社會發展的看法時,先了解一下歐美的社會發展歷程比較好。
譬如,領先的歐美為什麼越來越重視家庭?
我相信在这里混的人在现实中都很难找到三观相似的朋友,就我而言,我一个这样的朋友都没有,身边的人都是糊涂虫、静岁、粉红、战狼。
因为欧美家庭三观甚少出现巨大分歧?

欧美三观分歧很正常。因为他们懂得,尊重多样性。比如父母支持川普,孩子反对川普。他们仍然会尊重对方的意见,从来没有想过去说服人家。但是墙内是,必须高度一致。其次加上对儒家文化中,禁锢人自由思想的东西放大。所以才会因为政见不合,在墙内家庭中矛盾巨大。
还没那么快,夸张了
三观不一致大不了不做朋友。但是三观不一致把你当敌人就很可笑了
我信奉老死不相往来,我不需要人际关系,我只需要经济实体之间的交互
前提是血緣關係者的三觀不一致
但是事實上,血緣關係者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會三觀一致或至少相近
因為每個成年人都曾經是孩子,除了孤兒等級少數特例,大多數孩子的第一個老師就是父母
所以父母的三觀會極大的影響孩子的三觀,這不只是農村或城市的問題,我們的祖先還是猿人的時候開始就是如此了
當然啦,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會認識父母以外的人,也會受到他們的影響,但是任何外人的影響都是在父母產生影響之後才施加的,而人當下的思維方式是過往決定而非未來決定的
三观相合的朋友是朋友,血缘关系的亲戚是亲戚,难道这两者存在非此即彼的排斥关系吗?
亲戚就是在一起聊家长里短回忆小时候的糗事的
朋友就是可以一起互相帮助,一起争辩的。
把两者关系搞混是非常愚蠢的,不信你试一试在亲戚群里讨论政治话题?
父母辈爱国爱党,难道你还能和他们解除父子关系吗?
大体上我赞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不过我觉得比起见识还有很多其他的因素,比如我爷爷辈的是爱党,我爸爸辈的是怕党,但我爷爷就很好相处,和我爸就根本没法讲话。见识其实可以说是最不重要的一个原因
努力奋斗到更高的level就有了 反贼通常都很优秀
这篇文章观察社会的切入点非常好,很值得启发。不过三观不一致也并非绝对的,人的三观普遍来源于接触到的信息源,在信息平台越对等的人群当中,他们彼此的三观契合程度也就越大。所以面对三观不一致的人也不要直接一棍子打死,尝试让彼此交换更多信息,逐渐形成共同的事实认知,有利于促进彼此三观的认同。
ipsofacto 新注册用户
家庭是双刃剑,这个观点不但世俗主义这么认为,其实一些宗教也这么认为。
法国大革命之前,卢梭之类的人就猛讲类似的话,特别大革命期间的雅各宾派表演了三观一致的后果,以后没人再讲了。
近親還好說,畢竟是一起生活的,腦袋還是有相似度。

一年見幾次的遠房親戚就真的不是什麼回事了(特別是居住城市環境不一樣的親戚) 

思想不同,經歷的事不交集,基本上和兩個陌生人沒分別。

以前親戚間互相照應的行為,隨著現代化社會(學校,工作,社群)的出現,開始被「朋友」所取代(因為以前農業社會根本沒有「朋友」這東西)
这就是智人的特性,为了某个共同的理念聚在一起
法国大革命之前,卢梭之类的人就猛讲类似的话,特别大革命期间的雅各宾派表演了三观一致的后果,以后没人再...
只能说明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社会发展极快新老交替跟不上新分化的不同立场人们矛盾重重的时候
嗯…但持續的噤聲環境下,未來也可能是「距離感」取代了正常社會人際交流。

像日本那樣,年輕一代政治關注度不滿三成,一談到有矛盾立場的議題,大家都用"曖昧"的態度搪塞過去。
社會失去政治觀點,日常沉默。
人們談起政治,往往只有感嘆,沒有想法。
跟日本人深談三觀真的有夠難 ఠ_ఠ

明明twitter上日本網民也一堆鍵盤治國俠,為什麼真聊起來每個都那麼乖呢?(撫額
欧美三观分歧很正常。因为他们懂得,尊重多样性。比如父母支持川普,孩子反对川普。他们仍然会尊重对方的意...
我認為「尊重多樣性」的空間已經愈來愈小了,到了一個需要依靠武力去重塑社會秩序的時代。

新一代他們所追求的所謂平等,大愛,在他們學會拿起槍杆子來捍衛自己的信仰以前都是不值一提的,這種三觀一碰就倒。真正歷久不衰的觀念,就是最多人願意付出鮮血去捍衛的價值觀。
嗯…但持續的噤聲環境下,未來也可能是「距離感」取代了正常社會人際交流。像日本那樣,年輕一代政治關注度...
日本人在我看來是一種非常害怕衝突的物種,事實上我認為世界如果繼續和平下去,日本人在百年後不絕種就是奇蹟。

日本的年輕人在我看來,醉生,夢死,沒有願望,沒有野心,甚至他們連改變基礎的能力都不具備。

當然,我很強調「在我看來」,只是單單我個人的看法而已。
确实有可能这样。即便是后ccp时代。
为什么?因为自从社交媒体允许人只关注自己想关注的人之后,人类之间的裂痕我感觉会不可避免地越演越烈。因为任何人都不在有可能有机会穿别人的鞋替别人思考了。
血缘关系的纽带永远都存在,绝大部分扯都扯不断的。甚至你几年几十年不去维护它,它还存在。
看到 01 讓我思考,過去人類生活都是差不多的
為何現在會有個人主義文化(individualism)與集體主義文化(collectivism)?
照理來說應該全都是集體主義吧?畢竟100年前全世界基本上都是農業國家
為何西方國家變成個人主義?

後來我google了一下,發現幾個有趣的點:

1.  在古希臘與羅馬時代,歐洲是集體主義,社會上是沒有個人的。你的家庭背景決定你是軍人或是奴隸,類似印度的種姓制度。

2. 轉成個人主義是世界通用的現象,並不是西方特有的現象。

3. 社會經濟的發展會促進個人主義,其他影響因子還有:更多災害,更少傳染病,白領工作數量等

4. 衡量方式包含:家庭大小,離婚率,獨居率,並詢問家人與朋友哪個比較重要,教導孩子獨立是否重要,表達自我是否重要

5. 根據研究,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集體主義程度是增加的,除了這些國家:Armenia, China, Croatia, Ukraine, and Uruguay

6. 大多數個人主義程度減低的國家大多是社會經濟發展較低的國家,只有中國是例外,縱使中國的經濟發展快速,但個人主義化程度是降低的。那是因為中國的社會經濟的發展歷史比其他國家複雜,還有待研究。
范松忠 黑名单
微信國常喜歡說“同胞”一詞,借用他們的概念,我的同胞當然是和我三觀一致的。

在一個陌生的國家,最能和我聊的,自然是歐美一起來的遊客,以及思想開放的當地人,當然要語言能交流的話是這樣。這和崇洋媚外沒關係。

和我同血脈的,“你有微信嗎”國的人,即便飲食習慣接近、膚色相同,但……呃,沒有,我們不是一類人,哈哈哈哈哈。
日本人在我看來是一種非常害怕衝突的物種,事實上我認為世界如果繼續和平下去,日本人在百年後不絕種就是奇...

日本作为二战战败国,输得很惨,甚至到现在连自己的军防都没有。社会不再触及政治,也许是他们避免触及历史伤口的潜意识行为。
大体上我赞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不过我觉得比起见识还有很多其他的因素,比如我爷爷辈的...

这是大实话,爷爷辈只要读过书的人文化其实完爆爸爸辈(第一代做题机器),民国时期的教育使得他们的世界观反而更世界。
我也同意這篇文章的觀點。歷史上的民族就是這樣產生的。比如說在英屬北美時期,支持英王的人與主張北美獨立的人打了一仗,之後前者就成為了今天的加拿大人;後者就成為了今天的美國人。

又比如在西羅馬帝國末期近東的宗教大爭論。皈依基督教的近東人成為了今天的亞述基督徒;而維持猶太教了成為了今天的猶太人。

類似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欧美过圣诞了回去姑姥姥家串门??

他說的應該是小家庭吧?

父母對孩子三觀有很大的影響,所以高機率屬於三觀相同。

不排除紅衛兵父母與反賊小子這種可能,但比例而言......微乎其微。
未必如此,看看“家庭关系”这个 tag,多少人因为政见不同跟家人闹翻。

你這就叫倖存者偏見了
在『家庭關係』這樣一個特殊tag,裡面勢必會出現很多因為政見不同和家人鬧翻的。但是那些和家人政見相同的人是不會一人去發一貼家庭關係文的
我沒說你一定會和家人一樣,畢竟你的人生經驗不等同於你父母的人生經驗。但是你會受到家人很大影響所以你會容易和他們一樣
只能说明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社会发展极快新老交替跟不上新分化的不同立场人们矛盾重重的时候

关键是,你要怎么“处理”那种跟不上?特别是在你推动和制造它们之后?
关键是,你要怎么“处理”那种跟不上?特别是在你推动和制造它们之后?

处理很简单啊,白左不天天想吗?问题在于得利的人想缓解矛盾,失利的人想加剧矛盾
日本作为二战战败国,输得很惨,甚至到现在连自己的军防都没有。社会不再触及政治,也许是他们避免触及历史...
他們在二戰後的學運都是以失敗告終的,國家陷入了完全無法再改革的地步,只不過日本人的自覺性很高,所以仍然能夠成為一個發達社會。
我感觉历史上也是这样,区别是古人安土重迁家族扎堆的情况下获得的消息相似所以三观也相似。古代富贵家族获得不同消息的几率大,家族成员因三观不合而疏远的例子也相对多。
已隐藏
你這就叫倖存者偏見了在『家庭關係』這樣一個特殊tag,裡面勢必會出現很多因為政見不同和家人鬧翻的。但...

俺【不】赞同。
在民主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这种情况不多。即使你和家人三观/政见不同,支持不同的政党,双方也能一般不会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但是在奇葩的天朝,有一条【政治的代沟】——父母生活在毛时代,往往被深度洗脑,变成铁杆毛粉,与年轻一代所处的相对开放的环境完全不同。这样的老毛粉,都是“深红”,思想根深蒂固,你很难说服他们。
俺【不】赞同。在民主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这种情况不多。即使你和家人三观/政见不同,支持不同的政党,...

我承認程度上有很大區別,中國人可能因此和父母變成「只比陌路人親近一點」的關係,民主國家的家庭可能最多只是「聊到政治就會吵架」程度的關係
其實在很多民主國家,政見不同不代表三觀不同,三觀相近的人也可能因爲細微的差異而政見不同。比方説愛好不同可能就決定了這個人是傾向於Motorist還是Environmentalist,所以一個Motorist可以和一個Environmentalist和平相處並討論任何除了交通部長和Peta的話題,日常生活中兩者可能都支持普世價值,都覺得應該對人友好,都覺得看什麽電視劇是個人自由……不會有太大隔閡
但是深紅和其他政治意見完全是不同體系的,一個人紅了以後連思維方式都會變得難以讓人理解,日常生活中和別的政見的人完全不兼容。我認識的深紅連我學什麽外語、去哪裏旅游、愛玩什麽游戲都要嘴,學日語、去日本旅游就是不愛國,「勿忘南京大屠殺!」。這種人相信品蔥的各位見得不少了。這種人在日常中讓人難以忍受
我承認程度上有很大區別,中國人可能因此和父母變成「只比陌路人親近一點」的關係,民主國家的家庭可能最多...

三观和政见没有什么关系,但对于五六十年代出生的毛粉来说有关系。
这些老毛粉都是深红,思想根深蒂固,冥顽不化。他们的政见已经扭曲了自己的三观。这是俺不赞同你前面那条回复的原因(仅仅归咎于“幸存者偏差”)。
是感觉这样 三观对不上基本也不好来往了
挺前衛的文章 的確 反送中期間有很多因為政見不同跟家人反面了 甚至被掃出家門反而自同道合的陌生人願意...

看到志同道合的陌生人可以收留这一点,真心羡慕。反而中国大陆到处是互相猜疑不信任。。。
这篇文章就是典型的没落文明的代表。三观一致的团体就是各种各样的知识分子团体学派,这样的集体是既不能生也不能打的。家庭虽然万恶,但至少还有生育能力。
当然从加速主义角度我极度赞同此文,最好家庭解体,杯水主义,这样未来中华文明就彻底不存在了。
三观一致的团体也可以是共产党人嘛(手动狗头)

共产党早期就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团体。如果不是共产国际源源不断的金钱和武器,早就泯然众人了。试看今日的佳士工运,他们和早期中共差不多,然而没了共产国际,结局迥然不同。。
家庭的意义是不管你富贵贫穷、性格如何、有无工作、丑陋还是美丽,都会给你支持,亲近你,这一点你去三观一致者那里找,去朋友那里找,是找不到的,甚至在妻子和丈夫那里都未必找的到。
因为欧美家庭三观甚少出现巨大分歧?


我覺得會不會是有更多的包容? 社會上能包容不同族裔膚色, 同樣,即使觀點不一樣,一家人還能相處。
沒錯,世界觀 人生觀 價值觀決定一個人的思維方式與行為模式,世界觀 人生觀 價值觀接近的人比較不容易產生衝突,實際上不止人與人之間是根據世界觀 人生觀 價值觀來劃分,群體之間也是,比如建立在國族主義認同的基礎上的國家認同與分離主義。
很多中國人已經是半獨立人格的狀態了,不會因為別人惡意的眼光就改變自己迎合別人,可是面對共匪的宣傳的時候卻又選擇接受,親共人士很多都處在半獨立人格的狀態之下。
不是,由于家庭教育的存在,血缘接近的人三观本来就容易接近。
你匪统治下这种丈夫举报妻子,儿子举报父母的关系是特例,不具备普遍性。
你這就叫倖存者偏見了在『家庭關係』這樣一個特殊tag,裡面勢必會出現很多因為政見不同和家人鬧翻的。但...
我個人覺得學校教育才是影響關鍵,我爸媽都極愛國,可我從小就對中國極抗拒到大都是這樣
这种费拉到极点的文章竟然一片叫好?简直快要堕落到和姨粉一个水平了。你破产了「反贼」会给你钱么?你生病了其他「国父」会来照顾么?家庭是一切共同体的基础,血缘是所有政治的根本,连最基础的组织都不要了的人,有什么行动力可言?这种只存在于网络上的费拉,政治观点有一丝一毫的分量么?
我個人覺得學校教育才是影響關鍵,我爸媽都極愛國,可我從小就對中國極抗拒到大都是這樣

父母選擇孩子的學校,並是第一個影響孩子世界觀的人
父母不愛國就不會選擇很紅的公立學校,而會選擇相對不紅的私立
雖然老師對小學生有權威,小學生對老師往往迷信
但一來這個魔法到中學就會消失而父母的家庭教育不會,二來如果老師教的有別於父母早就教的根深蒂固的觀念那老師也不會被接受
比方說父母喜歡說政府壞話,老師很愛黨國,小學生是會聽老師
但父母從小教育小孩身體最重要,老師說要忍著高燒來上課,小學生就會長大一點,不聽而且可能再也不聽這老師了
三观一致的民间组织不是政党和教会吗?
这种论点人家都拍出电影来了, 《分歧者》看过没,哈哈哈。
歐美的社會發展程度領先中國三五十年。在發表對社會發展的看法時,先了解一下歐美的社會發展歷程比較好。譬...

其实社会发展水平和对家庭的态度不是简单线性关系的
而是先减后增的关系
很穷的社会里,个人必须依赖家庭,中国,印度
发达的地区里,个人可以脱离家庭,北上广,纽约,因为社会福利好了,因为家人有不好地方,价值观有问题,你可以自由的离开
最发达的社会里,个人又回归家庭,北欧,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教育高,理性,善待他人,绝大多数家人的价值观都健康,你可以放心回到家庭,善良的家人互相帮助陪伴,是最幸福的事情
twilight_axis 新注册用户
说实话我现在都有点迷茫,人在墙内,周围的绝大部分人&群友和我的观点都完全相反,比如他们支持香港国安法、支持武统台湾、甚至说向往自由的人就是香蕉人。我局的我看到的应该也差不多是事实,但是我真搞不懂真会有这么多人是错的?
我是这么理解的:
“党”这个字,最早的意思是一群人的集合。当然,那时候是“黨”。(现在有些地方也是)
【釋名】五百家爲黨。黨,長也。一聚之所尊長也。又朋也,輩也。
在中国古代,大臣结党是重罪。到了后来,这个字和西方的party联系起来了,这时候意思是政党。政党顾名思义就是一群人在一起搞政治。英语party这个词的词源是拉丁语partīta/partītus,乃是partīrī的过去形式,意思是分割,和part同源。一群人聚在一起,分成规模小一些的多群人,那就是party。
现在世界上有无数的party,也有无数的黨,光台湾就有300多个。但是,只有一个党,你必须做它的子集。
威权者以威掌权,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统治薄弱至极。他在宝座上打着寒颤,生怕别人聚在一起,发出不一样的声音。于是,他不让别人聚在一起,他希望所有元素都是且只是党的子集。
党比黨更加party,党把分割做到了极致。
我相信在这里混的人在现实中都很难找到三观相似的朋友,就我而言,我一个这样的朋友都没有,身边的人都是糊...

我知道说这个有点奇怪, 但我想在这里抱抱你.
I know that feel bro. 有时我开始问自己,是不是我三观错了事实上?

追逐真理真痛苦.
考察一个人的判断力,主要考察他信息来源的多样性。

有无数的可怜人,长期生活在单一的信息里,而且是一种完全被扭曲的,颠倒的信息。

这是导致人们愚昧且自信的最大原因。

不太同意這一段,根據我的經驗,更多的是真理被埋沒在海量的無謂的資訊之中
不太同意這一段,根據我的經驗,更多的是真理被埋沒在海量的無謂的資訊之中


的确也是有这个可能性,所以懂得甄别和选择信息来源就非常重要了
恭喜你们,共产党员们也是这么想的
>>欧美三观分歧很正常。因为他们懂得,尊重多样性。比如父母支持川普,孩子反对川普。他们仍然会尊重对方的意...

因为米国两党价值观差异没那么大,两党的粉丝也不会兵戎相见
这就叫政治共识
哈哈哈哈哈哈,这不就是“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的换种说法吗?你葱整天反共,反毛,反思文革。到最后还是把文革“和反革命划清界限”这一套东西拿出来了。
John_Laughing 新注册用户
三观一致的人在一起做朋友确实很舒服……
不太可能吧。
太进步的观点一般会扯到蛋。
范松忠 黑名单
是啊,根据三观建立一个国家才是对的,我就应该是和我三观一致的国家的国民才对。血缘算个屁!

除了一些极端言论以外,像品葱这种匿名网站,才是最真实的。脸书推特Instagram还有炫耀生活的成分在。
陈彦霖、71捅被亲戚举报手足…就是最好的例子
没错,马克思当年也是这么想的。
一個人,是不是與其他人類相兼容,重點不是在三觀,而是在人性(Humanity)尤其是同理心(Empathy)上。

人性可以理解為對他人的善意和理解。

善意來說,可以理解為一種不期待回報的,對其他人類的關心、體貼與慷慨。這可以說是一種人格特質,如果有人缺乏,與其相處就很容易受傷。

而就理解來說,同理心就非常重要。作為一種能力,擁有同理心的人能夠理解在某種處境下,對方的感受和體驗。

如果是從人性的角度去與另一個同類溝通,就會發現很多情況下,理解對方和不贊同對方,是根本不衝突的,在很多時候應該是是共存的。

這就是所謂的包容性與多樣性,也是任何一個文明的社會應該具有的人性特質。三觀不一致到什麼程度,要準確定義不太容易。但是難以和一個缺乏人性的同類相處,這就不是價值觀人生觀的問題了。

人性是否出生就善惡,這有待辯論。但是透過後天的教育,毫無疑問是會大幅改善的。但是快速否定,並且恨不得把和自己價值觀不同的人鬥臭搞死,這不是價值觀、體制或者立場問題,而是人性問題。
KillAuntFun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说实话,我的微信好友里90%的都是被洗脑的行尸走肉,都该删掉。平时相处觉得还行,但一聊到政治话题,真的没法做朋友的,所以浅聊就好。
happyTime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从法律层面讲,亲缘血缘关系任然是第一关系,特别是涉及到财产等,三观是个比较虚的概念,志同道合?同异性伴侣?这些只能饭后谈资一段佳话,不具有法律意义上更严格的亲密关系,比如罗斯福与丘吉尔,马克思与恩格斯,都十分亲密但是严格法律看,它们依然无法超越血缘,特别是财产的继承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