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在国内,那么请做好经济和通胀急剧恶化的准备

什么关税,汇率,货币操纵国这些有点行货,实际点的,就是我朝没钱了,当然冥币可以印,大不了,你的银行卡或者支付宝账号后面无条件加两个零,或者减两个,但美元不可以,加上还落不下脸,要养一众国外鬼仔,老毛当年爹亲娘亲不如社会主义兄弟亲,自己心里没数么。

先参考阅读:匯豐中國銷售部職員有嘢講?

https://lihkg.com/thread/1420047/page/1


这个说的是中共已经在香港偷了大量美刀(澳门一早就被掏空了),至于有没有4千亿,本人有保留,但香港的财金界人士很早就说过上面用打白条的方式,“借”香港的美刀,当然大家都知道,是没得还的,而且就算还,都只是还人民币。。。换句话说,如果香港联系汇率被冲击,香港政府分分钟没钱顶,之后港元也会变废纸。

中共推出一項恐怖的新政,叫儲蓄換股權

https://lihkg.com/thread/1406455/page/1


这个主要是骗无知妇孺继续买垃圾理财产品,转移垃圾地方和公司的财政压力,大家有本事的,换美金,没本事的,买实物黄金(不要买饰金),再没本事的,手里只拿现金,不要把钱留银行,毕竟银行挤兑,拿不了钱,你就连基本生存下来等跑路的机会都没有了。

中国公司被发现帮助运送伊朗石油


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ese-tankers-help-carry-iran-oil-20190806/5029994.html


这个可以配合我之前说过的那个特朗普行政指令,这里就不墨迹了。

下面就是沙盘推演了,据传今年下半年,中国要还15000,还是16000亿的美元债,按照目前的形势,就是大半个身已经在悬崖边,只靠一只手扯住石头不掉下去,如果人民币继续放任贬,那么美帝各种制裁也会出来,中国就不可能借到还钱需要的美金,债主登门催款倒是十有八九,如果没了美元支撑,那么人民币的下场,不妨参考非洲某国,南美某国,当然还有中亚某国。

补充一下,人民币最新的M2数字是190万亿,外储算你折合20万亿了,绝对而肯定地无法支撑,至于贬值空间,有学者计算应该是28到30人民币换1美元,才叫可以接受,然而一步到底的话,中国翻天都似,而慢慢阴跌到以前最低价8.4,或者10元之类的话,也没用,因为在此过程钱还是会不断走出去,反而30人民币换1美元一步到底,是真走不出去,因为走出去也没意义了。

肯定有人会说,中国闭关锁国,学习老毛当年人民公社,问题解决,当然如果你是长期性的,像北韩那样,只要国家机器足够强力,不作死打美国之类,或许是没问题的。然而短期的阵痛期,也就是经济急剧恶化,做成的失业潮,通胀急剧恶化,造成的社会压力,特别是生存压力,如何解决?还有粮食,猪肉,石油等战略物资,中国是否有足够的库存可以供应14亿人安渡两年?考虑到那些粮仓一检查就火灾,个人感觉:悬。

或许继续有人会问,如果国家将关键物资统一限价了,通胀不就不会恶化了吗?当然,和以前一样,将这些东西集中国家管理,凭票供应,是有可能控制的,但供应毫无疑问就会非常有限,如果要控制价格,就不可能大量供应,也因为没正常人有权去获得经营许可,有钱的也未必敢做(毕竟先行反革命),更多的交易会转向地下,一件商品两个价格,一个是你买不到的政府价,一个是你买得到的黑市价,恶性通胀依然存在(参考委内瑞拉),而权力人士,会放弃这个赚国难财的机会吗,看看北韩,也看看80年代所谓的官倒就知道了,你愿意回到那个年代吗?愿意的话,无话可说,安心当猪等宰好了。
王73都说了,p民们等着吃草吧
想回到毛时代?

那个时代人人有房住,虽然都是棚户区
那个时代人人有病看,虽然都是赤脚医生
那个时代人人有工作,虽然是奴工
那个时代人人有学上,虽然都是识字班
那个时代洗脑效果好,现在早已人心不古,老百姓就自己的事情算得很精明
那个时代虽然有贪污,但是尚不严重并可控制,对社会破坏有限
那个时代官企还算好,虽未必能创多少产值,但不至于离了补贴和吸血就活不了

现在呢?
leolee 呆萌小企鹅
坐等楼市崩盘,银行破产。

十几亿大陆废青跪政府门口。
楼主out了,M2早就200万亿啦。

大放水+基建,购买力肯定越来越差。
环球时报胡锡进 遥想当年天安门前,一腔热血。哪知后来为了钱,胡编乱写?欢迎欣赏老胡的评论,简称“锡进评”
还好家人的工资都直接是美元,每次美元一涨我们全家欢天喜地
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的时候,有人预料到这次肺炎的事件了吗?

现在如果上面的网友再审视一下自己的回贴,有多少人想修改当初的回贴内容?
路过一下 guo.media/milesguo
海外的五毛外宣们这会肯定都得断粮滚回国了
真没你那么乐观,中共的问题是积重难返,但也绝不是一朝一夕就崩的,我记得谁说过是溃而不崩
敢同恶鬼争高下 10miles2shoulders200pounds
不需要加“人在国内”的限定,金融危机来了谁都跑不掉
 我感觉习近平的经济学学的真的8不太行,就这个996,35岁辞退,高房价都是超级抑制消费的行为也不管一管,还一天天叫嚣扩大内需真是笑死我了,还有就是反贪污虽然不是真的反但是也对贪官消费造成极大影响,还有公款吃喝其实可以认为故意提振消费的行为,虽然这些行为法理上不好但是它对经济有实打实的振新作用,我看到一个报道说,由于不能公款吃喝贪官不敢消费所以每年gdp会损失1%-2%。包子真的8行。
回复里显然有五毛,这两个人只要涉及到国内经济问题就是正面的,已经在几个帖子里说同样的话了,而且两个人总是同时出现回复,怀疑是一个人操作的。大家要警惕些!
我一般是看不起挖坟的,但是有时我们也要看一下这种帖子,提醒一下不要盲目乐观。

三年过去了,如果把中国现状叫做急剧恶化,把现在的物价叫做恶性通货膨胀,那就是打完枪之后自己画靶子。

反共的路还很长。
十四億減一 不信得我一個人企硬
我用了大約半年的時間,發動了家人,陸陸續續把手裡的現金50%換成了美元,實鈔。

我不是什麼理財專家+政治專家,沒資格發表我個人對中國前景的預判,我只是認準了這些錢也不算多,雖然放棄了浮動空間和利息等收益,在一些極端情況面前,這些放棄的收益遠遠小於你屆時要面對的風險。

我算是比較幸運,家附近的銀行換美元很方便,螞蟻搬家的小額度兌換也沒有遇到什麼管控(每個家人每次換幾千美元,提前電話預約就可以)而且換的比較早,匯率比較漂亮,粗略算算好像還微微賺了點。
zzzzed Anti-dictatorship
财政部提出政府赤字货币化,lz大概率是陈述事实
BEJtalking 聊聊天
崩溃文从零几年在天涯开始就停过,个人早就没任何感觉了。真的是崩溃的话,内战也好,外战也好,反正不会是朝鲜那样稳定,朝鲜那种稳定状态不是你打个响指就能学的,人家是以2K5万人口维持一百多万的军队,照这个比例,中国得需要6千万军队?这画面实在无法想象。朝鲜是在中俄韩的输血下维持的,中国要学朝鲜地球有谁会给中国输血维持?
这绝对不在墙内才会说出通胀的话。
中国现在没有任何通胀的可能,地产暴雷,疫情导致投资和消费收缩,失业率走高这都是通缩的表现。
严重点就要快进到物资短缺导致价格上涨,引发滞涨。更严重直接银行大量坏账导致次贷危机。
通胀什么的完全不可能出现。
看到評論說, 離崩潰還有十萬八千里, 我只能呵呵了,!
如果今年的蟲災解決不了, 沒有糧食, 亂哄哄的血腥場面要出現了!
現在主要的問題是, 有肺炎和外面的壓力在, 速度肯定比以前加快了,
但又多快我就不知道了!
当年天涯和这位楼主说的崩溃论为什么会有人觉得是破产了呢?他们就和股票高手一样看了不少收集来的数据然后得出了该市场的大趋势,只不过中国政府就像一个出老千的狗庄牢牢的托住了这根K线不让它下跌,并且中国市场散户很多都在帮着托K线所以惯性很大。
然而这个K线现在中国政府越来越托不住了中国散户也越来越托不住了,这个惯性也很大。一旦放手下跌就是一溃千里
水浅茶清 从品葱到新品葱
一个月前我也不信。
现在房地产接连暴雷看来政府是真不打算放水了。地方债被银行+财政部接管消化。出口和房地产两台发动机同时歇火,800万人口失业返乡创业。市区核心学区房都降了1000块。
……看来要攻克时艰了。
过于夸张了,不过换钱还是提上议事日程吧。。。。
天下无贼 常驻反对派 你想多了…………
读史使人明智

————英国弗兰西斯·培根《培根随笔》


哪怕是3年前的当代史,读起来也很有裨益。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嗯嗯,习急跳墙,这都是肯定的,先买点黄金,首饰,现在还没被禁止,弄点再说。

还有我还是那句话,出国旅游几个月,难道真的做不到吗?难道“出国”非要欧美?
不懂不要乱说,现在很明显是通缩。看看前几年的物价对比下现在?货币乘数只字不提,共匪把楼市拉起来就是为了崩盘套死所有流动性防挤兑外汇,接下来几年不出意外还会有各种坑人项目,如15年18年股灾p2p高息理财一样,谁敢印钱?通缩周期输出通胀估计其他国家能笑醒,汇率崩了就是瞬间拉美化,人间地狱那种级别,共产党还不至于蠢成这样
workingpaper 人权高于主权
在操作上有个小疑问,在国内使用手机银行或者自助服务机兑换成美元之后,会存入美元账户里头,是不是应该进一步提取美元现金自己留着?总觉得在危机到来时,美元账户里面的钱会被强行兑换回人民币,造成更大的损失。除此之外,据说一次性提取大额美元会遭到百般刁难: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6788

分开多家银行以小额形式提取美元现金,例如今天上午在招商银行A网点提取几百一千,下午在工商银行B网点又提取几百一千,第二天再次重复。这样做会不会消除银行工作人员的戒心?但会不会被某些机构以“反洗钱”的名义盯上?
tyrun 小熊很凶残的
想多了 没个10-20年都崩不了还要有制裁得情况下
漢室不可興復 漢室不可興復曹操不可卒除
看了几眼文章刚想开骂“又蹦出来一个‘中共马上完蛋论’的傻子”,结果一看发帖时间乐了。敢问楼主,三年过去了,中国经济崩溃了吗?外汇枯竭了吗?中共完了吗?
崩盤不一定,經濟倒退卻是真的,如意,方正等企業都出現違約情況,如果資金鏈開始斷裂,情況會急劇變差,國民最好開始做好防風準備,小心為上
AndrejKramaric 新注册用户 TSG 1899 Hoffenaim
梭哈btc,作为全球最大蓄水池之一,通胀的话btc可以上天
有没有这么快啊,有点夸张了,当然以我掌握的资料肯定是反驳不了,就是感觉夸张了
Curiosity 好奇寶寶
早晚要發生的,但我感覺不會有傳言中的快到來。
HMSGlowworm ? Libertarian Democracy, interventionist.
中国经济不可能崩溃,因为中国总有一批韭菜愿意接盘。瑞幸咖啡和原油宝还没教你这个道理吗...
更有意思的是韭菜还愿意接盘,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普通中国人大部分财富都在房产
现在这个样子卖都卖不掉

后续的就更别指望

觉得走投无路也可以思考去颜色革命
灰犀牛黑天鹅统统都出来
灰犀牛黑天鹅统统都出来
灰犀牛黑天鹅统统都出来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M2囤积最大头恐怕还是在房地产,甚至高达60%,所以真正大贬值不是那种全面物价贬值,而是房地产泡沫崩溃,会不会引起系统性金融风险不好说,但是房地产肯定是罪大最危险的泡沫,也是中国拿来转嫁其他危机的最后手段。
数字货币加杠杆,资本市场唱大戏。我看行。加速!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不在中國的也應該考慮做好全球經濟衰退的準備。中國應該向全世界謝罪。
肯定要放水了,汇率又不好再捣鬼,出口要遭殃了,外汇限制可以预见的要快速收严
Dr萨格尔王维尼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已隐藏
PCSD 观察
放心,没事的。大不了就印钱吗,我估摸着这次要印很多钱。但是怕国外人看出来。

所以搞了一个存款取款超过5w元要写名钱的出处
Red_Viper 沱牌酒业从业人员(雾)
本来不会那么快崩溃,疫情加速了这个进程,赶紧换美元买黄金吧
modishit 观察
已隐藏
DTM2030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不知道这波鼠疫会发展成什么样(括号里的请忽略,只是为了凑够二十个字,手动滑稽)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失蹤人民共和國|了解真相,何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RSDL)」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201

暴行,以法律的名义 ——《失踪人民共和国》序(未删节版)

作者/腾彪

掌握权力的作恶者常常用一些轻描淡写的或者中立的命名来掩饰背后的残暴:“土地改革”、“文化大革命”,字面上完全看不出血腥屠杀的暴虐。“三年自然灾害”、“六四反革命暴乱”,则是无耻地篡改历史、颠倒黑白。“法制教育中心”,其实跟法制和教育没有一毛钱关系,那是遍布全国的任意关押和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也是这样一个不痛不痒的名字。一位良心犯的妻子在丈夫被强迫失踪后心急如焚,但不久后听说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为是好消息;其实那比“刑事拘留”要可怕得多。这本《失踪人民共和国——来自中国强迫失踪体系的故事》讲述的就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背后那鲜为人知的真相。

从立法沿革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1997刑诉法第57条就有规定,作为监视居住制度的一种特殊形式,适用于无固定居所的犯罪嫌疑人。但在中国警察权力过大、司法制度弊端重重的情况下,这种规定被警察部门、尤其是国保、国安等特务系统所滥用,也就在所难免。中国最知名的民主人士、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因《08宪章》被捕之后,就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而且六个月期满继续关押。刘晓波显然不属于“无固定居所的犯罪嫌疑人”,而且监视居住应该与家人在一起生活,律师可以随时会见。但是在被监视居住的7个月期间,刘晓波却处在完全失踪的状态。后来据律师透露,刘晓波被监视居住的房间“没有窗户,只有卫生间里有一个小天窗,又不能放风,这7个月过得很压抑。”

刘晓波在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监禁,在被关押八年半之后被告知罹患肝癌,并于2017年7月13日在监禁中逝世,如果不是秘密关押场所和监狱的糟糕环境,他很有可能不得上这种病或者可以得到及时治疗。他的妻子刘霞也不时的被失踪,被软禁在家,在毫无任何法律依据和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断绝她与外界的联系。

2011年的茉莉花镇压,当局大规模绑架、秘密关押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这种黑社会式的犯罪手段,同样是以“国家安全”为借口,并披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合法外衣。人权律师刘士辉(第二章)回忆说:“被特务指令打伤缝针、肋骨剧痛的我,连续五天五夜遭禁眠,所以想进看守所竟然成为我那个时候一厢情愿的奢望。”唐荆陵更是被禁止睡觉长达十天,最后直到他“浑身发抖、双手麻木、心脏感觉不好,生命出现严重危险时,警方才允许每天睡一至两小时。”异议作家野渡野渡曾被关押在广州民警培训中心九十六天,与本书中律师隋牧青(第十章)的关押地点一样,野渡 回忆道:“足足一个月没见过阳光。每天审讯二十二小时,一小时吃饭,一小时是睡觉,这样审到第七天,胃大出血,才停止了此方式。”

华泽编辑的《茉莉花在中國:鎮壓與迫害實錄》记录了47名活动人士的遭遇。我也是其中之一。我被绑架后,秘密关押70天,口头告知是“监视居住”,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他们是什么名字,什么单位,什么职务,也没有给我看过工作证、搜查证或其他任何法律文书。我被打耳光、剥夺睡眠、固定姿势、每天24小时被强迫带手铐持续36天、威胁辱骂、强迫写认罪书,种种虐待,一言难尽。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立法上明确属于非羁押性的强制措施,但事实上,它不但成了法定羁押场所之外的审前羁押,而且因为不受看守所规则的束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成了比刑事拘留和逮捕更为严厉、更可怕的羁押措施。它大大地方便了警察、特务机构对被监禁者使用酷刑和施加非法压力,事实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的酷刑极为普遍和严重,而且被施以酷刑也难以取证。

当局大概从滥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实践中发现这是一种更方便、更有效的对付民主维权人士的手段,于是在2012年的刑诉法修改中将其扩大化,合法化。2013年施行的刑诉法第73条规定:“监视居住应当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处执行;无固定住处的,可以再制定的居所执行。对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因此,警方可以任意决定将任何人指定监视居住,警方决定谁将被失踪。这就是目前“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法律依据,它是立法讨论过程中争议最大的条文之一,民间有人直接称之为“茉莉花条款”。它把茉莉花镇压期间的强迫失踪合法化,把臭名昭著的党内“双规”扩大化,把私设公堂、黑监狱合法化。

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得在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执行”,但实际上都是在公安、安全、检察系统专门办案的“培训中心”、“预防基地”、“警示 教育基地”、“廉政教育基地”,或者是经过侦查机关进行安全改造过后的宾馆和招待所等。法律允许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不予通知家属以及不予律师会见,而在实践中,这些特殊情况已经成为常态,导致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事实上就意味着强迫失踪。“强迫失踪”,正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制度想要达到的效果。

我在2011年被关在三个不同的地方,因为每次转换关押地点都被戴上黑头套,无法知道自己所处位置,但释放后根据同时被关的其他维权者的综合信息,第二个地方应该是位于密云的某处武警培训中心;而第三个地方,根据我掌握的信息,可以完全确定是位于北京昌平十三陵镇的卧虎山庄。这些地方远离市中心,数十名看守轮班随时监控,外界完全无法知晓,对于亲人朋友来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完全失踪了,不知是死是活,这对家人来说是一种极大的精神折磨。

2011年的茉莉花镇压、2015年709大抓捕,维权人士经历的就是这种强迫失踪的恐怖。严重的例子如王全璋律师,在2015年8月被绑架后两年多直到我写下这段文字时,仍没有任何一丝消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野蛮可见一斑,中共当局的残暴可见一斑。2010年中国政府拒绝加入联合国《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已经是不负责任;实践中针对民主人士、人权活动家、宗教人士的强迫失踪大量存在,公然践踏本国法律(有名的例子包括达赖喇嘛确认的班禅喇嘛从1995年5月17日起失踪至今、2009年新疆75事件后大量的维族人被强迫失踪等等);此后竟在刑事诉讼法中把强迫失踪合法化,可谓无耻之尤。

从立法条文和立法本意出发,“指定居所”只能作为监视场所而不能成为讯问场所和羁押场所,但实际上,这些地方不但成为专门的讯问场所,成为比监狱和看守所更严密的“超羁押场所”,更成为恐怖的酷刑中心。长时间剥夺睡眠、拳打脚踢、用电棍电击、长时间戴手铐脚镣、老虎凳、长时间坐吊吊椅、用烟熏眼睛、长时间固定姿势、扇耳光、不给食物和水、不让上厕所、长时间连续审讯、侮辱谩骂、暴力威胁、单独监禁、“包夹”……等等,都是在2011年“茉莉花镇压”和2015年“709大抓捕”中反反复复发生的。

已经披露出来的唐吉田、江天勇、李海、唐荆陵、野渡、谢阳、屠夫吴淦、李和平、李春富等人在失踪期间所受到的种种酷刑,有时候让人不忍卒读。让人尤其愤怒的是强迫喂药,包括李和平、李春富、谢燕益、李姝云、勾洪国在内的等许多709案当事人表示,在被关押期间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服药后出现程度不同的四肢无力、视力模糊等症状,部分709律师家属在一篇公开信中控诉到:“李春富律师、谢燕益律师、谢阳律师、李和平律师都折磨得和被抓前判若两人,四十几岁的年纪都象六十多岁的老人!李春富律师甚至精神受到严重刺激,意识恍惚,与人接触充满了恐惧!一个心理素质极好、身体健康的律师被折磨成这个样子!709被抓的人几乎全都被强迫服药,服药后肌肉酸痛,头晕目眩,意识不清……给健康人乱吃药,居心何在?”

曾因组织中国民主党而入狱八年的何德普,曾在2002年11月4日至2003年1月27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八十五天:“国保警察把我扒光了衣服按在一张木床上(木板上只有一层塑料布和一块白布单)对我说,按照国家监视居住的相关规定,我们能把你按在床上躺半年,没人知道。国保警察把我交给了他们的二十七名看守看管,他们四人一组,每两小时一换岗,四个看守站立在木床的两侧,各看管我的手腕和脚腕。看守的领导对我说,按照“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相关规定,被监视居住人的手腕和脚腕应在看管人员的视线之内,被监视人只准躺在床上,不准下床。……每天我都要遭受看守的谩骂、殴打,每天夜里都被四个看守各拉住我的手腕和脚腕,一起用力将我的身体拉成一个大字十几次。由于长时间一个固定姿势躺在木板床上不准动,肩部、背部、胯部与木板接触时间过长,其皮肤处都被硌破了,身下的白布单上留下了许多血迹。”

令人震惊的不仅仅是“暴行的残忍”,而且更是“暴行被实施时的轻率”。我从失去自由的那一瞬间,就立即能感受到。不由分说蒙头绑架、饭还没吃完就被夺走、随手的殴打、随口的威胁谩骂、随随便便地立下一个规矩,都让我痛苦万分。我整日被强迫面壁而坐,有一次一个看守竟然盯着我,不让我闭眼睛。暴政不仅仅体现在屠杀、恶法、腐败和大抓捕上,更体现在琐碎的细节中。本书大量的细节描写,生动地反映了中共政权的反人类面目。

直到现在,我们所知道的大部分关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信息都来自于家属的公开信,以及分散性的报道,本书是第一个以更完整的画面呈现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下所遭受的痛苦。

本书的作者之一江孝宇,一位NGO工作者,在第八章中写到:

胖子狞笑着说:“你要不配合就不给你吃的。现在开始就不给你饭吃。你要是继续不配合,连水也不给。”“我们可以让你消失好几年,你老婆孩子也根本找不到你。”“我们可以合法地一直把你关下去!”


另一位受害者陈志修律师(第四章)的遭遇:

“房间很冷,尽管他给了我一条毯子。我仍然不能抵制那种寒冷。我光着身子,一个守卫会进入我的房间,掀起毯子,检查我是否睡觉。他把我推开,打我的脸,……窗帘总是拉着遮住了阳光。 在关我的期间,他们只拉开一次透透气。”

“头三天我的审讯是连续的。……我没有任何休息或食物。 直到第三天他们才给我两个小馒头和一些蔬菜。 两个馒头的大小加在一起也没有我手掌大。我觉得我会失去意识。 由于缺乏食物和睡眠,我总是感到头晕,但我仍然必须接受审讯。如果我坐不稳,在椅子上晃,他们会发出可怕的声音来震醒我。”


另一个作者写到:

“有时我要求喝一瓶水。我会紧紧抓住瓶子在手里,盯着标签看。至少这样可以读到东西。”


我在被关押期间对此也很有体会。因为被剥夺通信、阅读、写作、看电视、听音乐、说话等一切接触人类信息的机会,我有意识地用回忆、自言自语、构思文学作品等方法不让自己疯掉。有一次偶然看到包裹食物的一角报纸,我都很兴奋,终于可以看到一些文字!后来他们给我播放洗脑的纪录片,我听到片中好听的配乐,喜悦之极。

无论是肉体的酷刑还是精神的虐待,都难以用语言来描述和传达。然而最令人痛苦的往往不是酷刑本身。对与被关在黑监狱的良心犯来说,有两件事是更大的折磨:

一个是被迫认罪。本书一个作者描述的认罪过程:

“整个认罪过程是有明确步骤的。首先,他们给了我一个他们已写好的草稿,并要求我手抄一遍。这让我觉得自己有点像小学生,抄整本书,好像那是你应该学习的东西一样。他们不仅让我浪费时间抄供词,当我们开始录音时,还有人站在相机背后,举着大白纸,上面有我要读出的内容。如果我说错了,他们会让我重复一遍。我的每一句话,我说话的速度,我的声音,措辞,一切都必须完全按照他们的需要。如果我说错了,我们会重新再来一次。总而言之,大概用了七个小时。”


民主人士、维权人士是为了捍卫人权、追求自由而走上这条光荣的荆棘路的。但是在巨大的压力——生不如死的酷刑、重刑的威胁、对家人的威胁——之下,一些人被迫认罪,而当局会拿着这些认罪视频到官方电视台上公开播放,以此来混淆视听、打击反抗者的士气、贬低形象、分化支持者,这大概是一个政治犯最难受的时刻。当局的这种企图并不是总能达到目的,但多多少少有其效果。不少人因此承受着被误解、被疏远的痛苦,不少人自觉羞愧而退出维权活动。

另一个是威胁和迫害家人。一般来说,在专制体制下选择成为一名民主人士或人权捍卫者,应该清楚从事这一事业的风险,并且对此有所准备。当喝茶、软禁、劳教、关押和酷刑都无法让我们屈服、无法让我们停止抗争的时候,为了达到最大的威慑目的,将种种痛苦施加到我们的亲人身上,就成为专制当局常常采用、熟练运用的一种手段了。在我的经验里,争取自由的公民们最难以平衡的,就是社会责任和家庭责任的冲突。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情况下,种种酷刑在持续,一切虐待都有可能,一切信息被剥夺,一丝希望都看不到,软硬兼施之下,威胁家人的做法往往能给被关押者施加最大的压力。很多妥协、屈服、沉默,甚至放弃,是在父母、配偶、孩子等家人遭到迫害威胁或者已经遭到迫害之后而不得已做出的选择。中共也自然清楚这一点。我在香港苹果日报上发表的《中共的政治株连》一文中有专门的列举和论述。

和臭名昭著的中共“双规”制度一样,“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制度”也是一种“超羁押手段”,因为实践中的异化、并且严重侵犯人权,明显与现代法治文明背道而驰,法学界一直有人呼吁彻底废除之。饱受酷刑的民主人士何德普认为,“中国的监视居住制度是最残忍的酷刑制度之一。”但在一党专制体制之下,缺少司法独立、缺少反映民意的渠道,当局在“维稳”的名义之下明显加强对维权运动的镇压和对社会的严密控制,这种呼吁得不到任何回声。但本书的出版自然有其重要意义:揭露真相,记录苦难,见证罪恶,将是通往正义的道路上不可缺少的路标。


---

滕彪,人权律师,前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目前为纽约大学亚美法研究所做访问学者。他在北京联合创立了两个NGO——分别是2003年的公盟和2010年的北京兴善研究所。由于他活跃的人权工作,分别在2008年和2011年遭到中国秘密警察绑架和拘留。
比特币这个方式怎么样?                   
自由是第一生产力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中国面临的明显是通货紧缩危机而不是通货膨胀,现在中共拼命放水都无法维持房价增长了
世界三大新轴心国形成,中国伊朗朝鲜,美国和毛子打败三国轴心继续争霸世界哈哈哈
把贪官存在瑞士银行的钱都拿出来就行了,据说前一百位有7.8万亿RMB
dsge e do not anxiously seek the test of facts
其实不是这样理想化的。

土共的美元债肯定是还不上的,但是,美联储遇到的问题也不小。70年代去掉金本位后,基本上就赋予了政府印钱操作的能力。之后看到的美债飙升到30万亿,还有几轮QE+紧缩循环,华尔街割韭菜。包括08年的大到不能倒...美联储华尔街这帮人也不是白莲花的。

现在人民币贬值,大部分是因为美联储加息后,资金从市场扯出来同时又没地方可去,所以美元需求增大。相对于各种货币包括黄金的升值而已。所以你看到日元,澳元等等都在一样的贬值。贬值幅度和人民币类似。

现在西方世界也在经历一个大变革大动荡时代,金融一样会出大问题。具体就不展开了。当然,润出来还是更好,因为至少西方世界再乱,底层社会秩序因为人的基本素质信仰,还是要好太多。但接下来土共的出口换外汇肯定是基本黄了。

与此同时,土共和俄罗斯在狂囤黄金,准备搞去美元系统。如果搞成,土共和俄罗斯以及几个金砖国会形成一个独立的经济循环体,不再依赖美元。当然,这是他们的理想而已。这也要拜白痴灯的对俄制裁,倒逼了这个系统的推进。
那我是不是现在就应该学50年代挖防空洞等着躲核爆了
意大利芝士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lsfdc peace&love
太悲观和夸张了点,没那么严重,现在经济还很稳的,离恶化还差十万八千里,现在出口企业还是很能创汇的。不过人民币肯定会贬值到7点多,保不了。
真的有点搞笑,虽然我也不看好中国的未来,但现在不管你怎么说,中国的疫情情况相比全世界来说是比较好的。再加上家庭债务情况相比美国这种大部分民众没什么存款的国家来说,也好多了,也就意味着抗风险能力更好。再怎么崩溃,也不至于这么快崩溃。
又是无聊的崩溃文..早多少年就看到这样的文章
beiwan 卡卡罗特
瓷器好歹還可以生產基礎產品,產能過剩,其他國家是沒有生產產能,都不好過啊,美元再值錢買不到口罩也頭疼。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