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只口罩说说中国的未来究竟会怎样

引子:我们这里的夏天是非常炎热的,但是街上依然还有很多戴口罩的人,甚至在私家车里还有人(独自驾车)“自觉”地戴着口罩。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有一天维尼大帝发一道圣旨免去屁民们嘴上的口罩,那若干年后的史书上或者在人们心里会不会对今天的维尼大帝感恩戴德,我想应该会吧。

正文:农业税与孙志刚事件
很多人都非常怀念胡温时期,把2003-2013年称为中国的黄金十年,那时候在墙内的局域网上很多网民把胡锦涛和温家宝亲切地称为“什锦八宝”,总体来说那时候言论环境还是相对宽泛和自由的,你们喜欢胡温把他们叫“什锦八宝”,我们不喜欢的就叫“面瘫和影帝”,当然在今天什么维尼、包子、细颈瓶这些都是敏感词。我认识很多农民朋友,他们是念胡温的好因为在当时中国取消了农业税,农业税在中国可谓是历史悠久,据史料记载春秋时期在鲁国就有“初税亩”,直到2006年废止农业税,这个税种整整持续了2600年,在农民心里交公粮是天经地义的。但广大农民可能记住了是胡温免去了他们的赋税但却很少有人知道促使取消农业税的恰恰是一位来自江西丰城的周姓农民。

1999年8月,江西丰城一位周姓农民,自费收集整理了当时中央和江西省委的关于减轻农民负担的文件并广为散发,鼓动农民抵制不合法不合理的上缴,被乡政府带走送到“学习班”,两天后非正常死亡。家属50多人到乡政府“闹事”,被乡政府以蛮横的态度驱散。乡政府恶劣的行径激怒了当地农民,总共四个乡镇数万农民开始自发的带着农具冲向该乡,包围并捣毁了乡政府。乡长和一名乡干部被从二楼扔下,愤怒的农民当场在乡政府刨了一个大坑将此二人活埋。乡派出所长和一名民警被当场打死,派出所长的尸体被吊在树上示众。随后,国务院召开紧急电视电话会议朱镕基和温家宝主持,乡镇一级的两个正职全部参加,这是非常罕见的。会上通报了多起因农民负担死人而引发的重大群体事件。2000年,江西、安徽省试点取消农业税。2006年1月1日,全国全面取消农业税。

孙志刚事件这里就不过多进行赘述了,这里摘录一段文字:《孙志刚墓志铭》“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九日:出生于湖北黄冈;二零零一年:武汉科技学院染美本科毕业;二零零三年二月:就职于广州,任美术平面设计师;同年三月十七日:因无暂住证被非法收容;同年三月二十日:死亡,终年二十七岁;同年四月十八日:经法医鉴定其系遭毒打致死;同年四月二十五日:《南方都市报》发表《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同年四至六月:孙志刚的悲剧引起全国各地乃至海外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同年六月五日:广州当地法院开庭审理孙志刚案;同年六月二十日:《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公布;同年八月一日:一九八二年《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废止。以生命为代价推动中国法治进程,值得纪念的人——孙志刚”。

为什么举例这两个内容?我想表达一个观点,推动历史的进程往往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废除不合理的存在不是统治者对我们的恩赐而是我们的同胞进行的抗争和牺牲。如果没有那位周姓农民和孙志刚的死亡,就不会有后面的农业税和收容制度的取消,或者说取消的时间可能还需要等待很久很久。

十年之前十年之后
2009年有一部电影叫《建国大业》,里面蒋介石痛斥国民党说了一句话:“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这句话在后面的一段时间被反复提及,在2012年11月份召开的十八大上,胡面瘫也是直面这个问题,不过之前他也明确表示自己要裸退那反腐这个棘手的问题自然而然就甩在了维尼大帝的身上,什么党不党国不国的,后面的事情你们爱怎么弄就怎么弄,我不过是个红色代理人,红色江山怎么延续还是交给你们红色后代吧。我想这肯定是当时胡的心声。

习上台前确实赢得了很多人的好感,当时在墙内的局域网上,人们的茶余饭后,甚至在推特上(海外民运人士)都有很多习近平的拥簇。首先,习是改开派先驱习仲勋的儿子,中国人都有这样的一个观念“老子英雄儿好汉”,习仲勋是党内的开明派那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保守派呢?何况毛泽东多次整肃习仲勋,习近平不可能走毛的老路吧?其次,习在上台前跟在重庆“唱红打黑”的薄熙来简直是天壤之别,这就让我想起了二月河的小说《雍正王朝》里九子夺嫡的胤禛和胤禩,四阿哥登基前务实、低调,而八阿哥则是张扬、高调。最后,就是反腐“老虎苍蝇一起打”,人们似乎在习身上看到了一些希望。

历史就像一个车轮,十年之后的今天马上临近中共的二十大,新一轮的政治斗争又即将掀起高潮。这十年习的一系列施政让大多数中国人怨声载道,特别是这两年的疫情防控几乎到了变态的程度。十年前众人盼新君能带来新气象,能进行政治改革,能带领中国走向一个新的历史进程。十年后又是众人希望这个昏君赶紧下台,赶紧回到胡面瘫时代的不折腾,大家吃饱肚子莺歌燕舞就好。十年前的民众可能还希望共产党在政治能有一些作为,十年后的民众已经对政治闭口不谈,回到以前的欢乐时光就是最好的愿望了。(之前的一篇文章《一些普通人眼里的十年(2012-2021)》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0124)

多少年了在中国人的心里还是盼清官盼明君那一套,总是幻想新上位的皇帝能勤政爱民,所以中国的历史就是不断轮回几千年没变过。

谈谈加速主义
最近大家都一直在聊“习下李上”和“加速主义”,第一加速主义是掌握在习和他的幕僚手里的,加速与否我们普通人是没有办法决定的,就像习打击教育培训行业当时俞敏洪还在股东大会上哭鼻子,就这一个政策起码把几十万人的饭碗砸了,这就潜在地制造社会隐患和不安定因素,有些教培行业里的岁月静好和粉红认清现状躺平了也有一些成了反贼;第二盼这个盼那个不如盼习把这个烂摊子砸烂算了,我曾多次说过胡温时期是因为经济持续向上掩盖了很多问题,并不是当时那个社会氛围就是真正的安定和谐,站在今天这个上帝视角来看当时的十年是彻彻底底的虚假繁荣,泡沫迟早要破,没有根基的大楼迟早要倒;第三目前这样一个无解的题怎么破?我们普通人手无寸铁,共产党长枪短炮,而且人心不齐怎么进行抗争?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减少消费让共产党减少税收,我们不结婚不生育就像那个上海人说得“这是我们最后一代”,我们不可能祈祷美国人可以“王师北定中原日”,我就真的很想问一下,难道回到胡温时期“温水煮青蛙”的时代就是最好的期望吗?

结束语:抗争我分了软硬两种,硬的如前面讲到的周姓农民和孙志刚,对了还有杨佳,他们用死亡推动了历史的进程。软的就是躺平,减少消费,不结婚不生育,拒绝和共产党合作。假如再回到江的闷声发大财,回到胡的不折腾,不进行政治改革这个社会的根基永远都是空中楼阁,永远都是一条腿走路,永远都是红色家族在国外壕购跑车和豪宅,永远都是小粉红看到GDP世界第二冲第一,苦难的中国人永远都在苦难的历史中轮回。

至于未来具体会怎样?没人知道!
14
分享 2022-06-28

28 个评论

我注意你很久啦,我今天注册了品葱,还望多多指教
未来大概率是要恢复农业税的
经济下滑+农民返乡 贵匪为了鼓励农民外出打工是肯定要在农业方面上动手脚的
未必会以直接农业税的形式体现出来 但是比目前更低的价格来进行统购统销也是一种征税的手段
下班路上看见城管执法,我过去说,这又不是烧烤摊,卖个小饰品没招惹你们吧?几个城管立马问我:你是她什么人?我说路人。城管立马换了副面孔:占道了,懂吗?
大姐说你赶紧走吧,我不认识你。
路上我想明白了,我要说我是她家属,估计这个摊就被立马收走了。
这就是芝麻国的现实,你的挺身而出并不一定会换来感恩。
咱们当今圣上可是潜伏在中南海的民运人士,一定要对他有信心,好日子还在后头呐
本来就是 普通人能做的就是决定自己所能决定的一些事情。
比如现在鼓励消费,刺激消费,那就反其道行之少消费少花钱少购物少逛街,给中共添砖加瓦
另外能不育就不育,至少不在天朝育,当然这种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不好强迫,但我是目前不准备生育,至少不能在中共掌控之下生育
在墙内,普通人能自己做主的事情已经很少了,那就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中共进行软抵抗
>>我注意你很久啦,我今天注册了品葱,还望多多指教
指教真的不敢,我们大家互相学习多多分享就好了。
>>指教真的不敢,我们大家互相学习多多分享就好了。

嗯,为了国人的未来,携手并进
>>未来大概率是要恢复农业税的经济下滑+农民返乡 贵匪为了鼓励农民外出打工是肯定要在农业方面上动手脚的未...
农业税肯定会重新征收的,那时候取消农业税和取消收容都是有历史背景的,就是当时刚刚加入世贸组织。
>>下班路上看见城管执法,我过去说,这又不是烧烤摊,卖个小饰品没招惹你们吧?几个城管立马问我:你是她什么...
戊戌六君子被砍头时周围的老百姓也是在叫好,今天也是一样虽然时代变了但精神内核没怎么变。
>>本来就是 普通人能做的就是决定自己所能决定的一些事情。比如现在鼓励消费,刺激消费,那就反其道行之少消...
所以我的一个观点就是重回胡温的温水煮青蛙时代没有任何意义,权贵更加富有,苦难的底层依旧贫寒。
>>咱们当今圣上可是潜伏在中南海的民运人士,一定要对他有信心,好日子还在后头呐
谜底的揭晓会越来越近了。
>>指教真的不敢,我们大家互相学习多多分享就好了。


闻到了一丝疯狂粉丝的味道,就问你感动不感动,哈哈哈哈
>>闻到了一丝疯狂粉丝的味道,就问你感动不感动,哈哈哈哈
也许这就是历史和文字的魅力吧。
>>戊戌六君子被砍头时周围的老百姓也是在叫好,今天也是一样虽然时代变了但精神内核没怎么变。

正义感和同情心是人的天性,一个二者都有的国度,才是美好的。只可惜芝麻国不是。
>>也许这就是历史和文字的魅力吧。


文字的魅力+茅台的香气
我觉得加速主义的终点应该是实现民主,鉴于目前国内的情况,民主是没戏,还是多宣传宣传普世思想吧,若能把周围的人感染,也算是功德一件。

我觉得未来中国将不会也无力只为拉动经济。 后面大概率会是继续扶持国企做大做强,民企能活就活,死了拉倒。 社会底层是共产党的基本盘,在这种环境下,共产党肯定会向中产及以上开刀,然后大头自己吃,小头补贴底层,实现“共同富裕”。 总体状态应该就是经济方面任其衰退或者越救越差,由于中国市场大,就这么半死不活挣扎上10年没问题。
>>我觉得加速主义的终点应该是实现民主,鉴于目前国内的情况,民主是没戏,还是多宣传宣传普世思想吧,若能把...
我也时常在思考这些问题,我觉得最好的结局就是分裂,一个大一统的中国是不可能完全实现民主的。那么怎么分裂?1.人口越来越少;2.经济越来越差;3.共产党内部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5.军队不再受共产党的控制。如果是自下而上的进行的变革,大概率还是一场现代化的农民起义还是会出现一个新的毛泽东。
>>我也时常在思考这些问题,我觉得最好的结局就是分裂,一个大一统的中国是不可能完全实现民主的。那么怎么分...


我个人的感觉是,分裂也好,一统也罢,中国目前都没有民主的土壤。 因为现在大多数中国人不追求平等,只向往自由,说白了还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在这种思想加持下,无论怎样都是有能力的追求特权,没能力的人当奴隶。 哪怕分裂了也就是同时多几个皇帝罢了。所以我觉得第一步还是得让普世思想成为人民心中的信仰。
农业税一年才多少钱?在2001年就已经已经不到总税收的2%,不收还能落个好名声,再说房地产税不香嘛。农业整个在中国经济中的占比已经相对很小了,就算农民工返乡,也没几个会(愿意)去种田,再加上机械化的推进,也不需要这么多人去种田了。弊端就是中国的粮食自给率一降再降。中共可能会学韩国,保护本国农牧业。只是可能苦了老百姓,以后牛肉可能都是奢侈品,见丈母娘提几斤牛肉。
>>未来大概率是要恢复农业税的经济下滑+农民返乡 贵匪为了鼓励农民外出打工是肯定要在农业方面上动手脚的未...
>>农业税一年才多少钱?在2001年就已经已经不到总税收的2%,不收还能落个好名声,再说房地产税不香嘛。...


我已经说了 可能不会以农业税的方式体现 而是以统购统销或者其他方式对农民进行盘剥 匪区目前的情况就是卖小麦不如卖青贮 人吃的比猪食还便宜 原因就是你匪不仅不对农业进行补贴 反而剥夺了农民在农作物的定价权 这也是一种变相征税
#加速主義 就是一個偽命題

按照某些人的論點 哪怕我是豐縣公安局長 包庇8孩男和其他人口販賣活動 參與毒品走私 圈養黑勢力

最後共產黨倒台的時候 我跟八個大大說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加速共產黨滅亡 我是正宗的加速主義執行者

假如你是八個大大你會相信嗎?而且按照這個邏輯 毛臘肉張獻忠黃巢這幫屠支大佐一路執行加速主義 支那窪地的本質有改變嗎?


網上的所謂一堆為加速主義搖旗吶喊的人 無非就是跑路出去恨不得支那人死光的人 實際上叫他一個月出100美金僱傭黑水傭兵去擔任屠支小分隊他都不會給1美元 只不過在網上鍵政 幸災樂禍罷了

習近平要加速 你們這幫螻蟻誰也阻止不了他
>>本来就是 普通人能做的就是决定自己所能决定的一些事情。比如现在鼓励消费,刺激消费,那就反其道行之少消...


在理,还在墙内的人要做的就是不合作,尽最大的力量不合作
从以前到现在,墙内不合作的人其实比我们想象的多
从计划生育,广东基本上就没几个地方遵守的,内陆也有的是人钻法律空子、躲到乡下生之类的
到现在还有一针没打过科兴疫苗的多了,嘴上只是说着身体不合适打其实就是不相信
老百姓不相信中共的还是挺多的,人家也是真为自己打算的
哪有几个像我爹妈这么傻这么老实的,当年体制内的,说让生一个就真的只生一个了
让打三针疫苗就真打了三针,我跟他们说好了疫苗这事是他们最后他们一次被中共坑才行。
加速主义的问题是你不能确定加速的代价是什么,也许就是你,也许就是我。工资一降再降,学校单位逼着你和孩子颂圣,娱乐一个接一个封杀,行业一个接一个被掐,太平洋加了盖,天天捅鼻子随时给你红码封在家里,再一打台湾,要是在外企工作你立刻失业,人民币变金圆券,存款家当清零,一句抱怨的话网警就顺着网线过来让你消失。敢问在墙内的话你们能忍耐吗?现在告诉你这段时间是10-300年之间的随机数,你能忍耐多久?
加速主义更不能保证习开倒车就会破而后立。先说破,以全国上下费拉不堪做奴隶都能做出花来的尿性,今天复辟这个,明天复辟那个,称帝都不会有人敢有意见。习到底倒退到哪里会引起变乱?以前我还觉得中国人见识了大千世界就不会答应退回去,可是看看现在,看看文革2.0,看看把居民家门焊死造成的惨剧,这些人都是新时代成长起来的,却不约而同做了和他们父辈在大跃进文革时一样的事。更极端一点的例子,朝鲜七十年代是亚洲仅次于日本的富国,远超中韩,你们可以看看那段历史,再看看现在,苦难行军,人民处于饿死的边缘,过山车式的倒退,可金家已经世袭了三代,造反了吗?倒了吗?你以为习近平是齐奥塞斯库,是加尔铁里,拿欧美的经验套东亚,往往事与愿违。
即使习把共产党玩倒了,就能立吗?中国所有民间自组织力量早已被共产党消灭了,整个社会一盘散沙,重新发育起码需要几十年。可历史不会留给我们这么长的窗口期。权力真空,治安动荡,国防危机,怎么办?共产党员一亿人,你确定倒了之后不是原来的党内部搞波大洗牌,换个马甲继续上,除了不信马列了其他什么也没变?
最好的情况,一群学院人士,海归人士攒在一起,照搬西方体制建立一个过渡政府,可这样的团队太脆弱了,他控制不住广大农村和县城,控制不了流氓无产者,控制不了军人,控制不了寡头,那帮人压根没有普世价值没有规矩可言。你没有根基,手腕太嫩,政策一失误,底层人没有获得感,这帮人随时生出下一个李自成毛泽东,你这边怎么办,你要么国民党化搞军事独裁要么等着被泥腿子夺权陷入历史轮回。
加速主义走下去只有四种结果,要么变成金正恩,要么变成袁世凯等一票军阀,要么变成蒋介石,要么变成普京。
当然习下李上也逃不出这个诅咒,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中国人不全民改变自己的思想和底层逻辑,就撼动不了这片土地上的游戏规则。但至少可以给这个身患绝症的国家延长一段时间的寿命和临终关怀,把这个命运延后二十年,中间的窗口期让有条件逃的人尽可能逃出去。这就是唯一的意义。
>>#加速主義 就是一個偽命題按照某些人的論點 哪怕我是豐縣公安局長 包庇8孩男和其他人口販賣活動 參與...


品蔥人所說的「加速主義」,其實就是在牆內的網路陰陽怪氣,搞低級紅或者高級黑,讓中共國民眾感到粉紅的嘴臉十分醜惡,從而更加支持今後的倒共大潮。

中共國如今的年輕人大多是很精明的,不像老一代還懷有什麼「革命情懷」。因此這樣在輿論界鬧一鬧,把牆內觀點弄得很極端、粉紅的嘴臉畫得很醜陋,其實是有利於將來盡快結束戰爭和重建秩序的。

假如中共國的年輕人(像改開時拿到小恩小惠的60後、70後那樣)覺得共產黨是一個很好的致富平臺,那才麻煩。那樣的話,將來中共國動亂,反共的人不夠多,會動搖軍民的倒共決心,實際上給中共續命。

至於搞什麼毒品走私或者「屠支」,這個主要是中共國武官的範疇。那些人,大多是黃俄出身,老大粗,往往不會搭梯子和上品蔥。而上品蔥大部分網友,不過是中共國的知識分子階層,並沒有那個力量去「屠支」的。
說實在話,早在疫情之前我就是那個在中國車內戴口罩的人
空污嚴重,我對空氣裡的不知道什麼過敏,不戴口罩就像得感冒一樣難受,除了減少出行、戴口罩、趕快回英以外真沒辦法
>>下班路上看见城管执法,我过去说,这又不是烧烤摊,卖个小饰品没招惹你们吧?几个城管立马问我:你是她什么...


你想明白了我没想明白,为什么跳出一个家属替她说话,摊就要被收走?
>>你想明白了我没想明白,为什么跳出一个家属替她说话,摊就要被收走?


就和见义勇为的那女孩前去探望铁链女一样,结果被逮捕入狱。

触犯了权威,统治者必须杀一儆百,从严处理。不然每次去一个摊位都有几个人围上来说半天,那这工作就没法做了😂。
>>就和见义勇为的那女孩前去探望铁链女一样,结果被逮捕入狱。触犯了权威,统治者必须杀一儆百,从严处理。不...


探望铁链女被捕的是探望者啊…………

这位葱友的意思是他帮摊主说话,摊主还不领情,因为他如果是摊主亲戚,摊主的摊就要被收走了,这个逻辑我没懂…………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没有政治权利的中产阶级就是肉猪,我太喜欢这句话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7-08
  • 浏览: 6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