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的家庭出身,不一样的人生道路|面对军事极权,服从还是反抗,一对亲兄弟各自做出了抉择

https://upload.cc/i1/2021/05/26/HyoDS2.jpg

勃固省一名资深的民主活动家在被军方拘留期间死亡,他是缅甸内政部副部长和警察总长Than Hlaing中将的亲弟弟。

现年53岁的Soe Moe Hlaing,又名Mae Gyi,5月22日与其他几位村民在勃固省的Zaung Tu村遭到逮捕,此前有当局的线人向军队报告了他们的行踪。

有目击者告诉他的一位朋友,Soe Moe Hlaing被抓走时遭到了暴力殴打,对方用枪托猛烈击打他的头部。两天后的晚上,他的妻子接到军方打来的电话获悉了他的死讯,而其余被拘留的村民的情况依旧不明。

他的朋友们认为,这位活动家是因为他强烈的反对军事政权的政治信仰而被折磨致死的。

而他臭名昭著的哥哥Than Hlaing中将,追随政变集团为虎作伥,成为残酷镇压平民的关键人物之一,近来还被提拔为内政部的副部长和警察总长。

https://upload.cc/i1/2021/05/26/c79OXj.jpg

自1988年以来,Soe Moe Hlaing一直致力于为缅甸争取民主,他还参加了全缅学生民主阵线ABSDF,这是在1988年成立的第一支反对当时政权的学生军队。

由于他在1988年期间和之后参与的许多政治活动,包括在前军事政权统治时期加入了要求释放昂山素季的学生运动,他遭到当局逮捕并为此坐了13年的牢。

刑满释放后,Soe Moe Hlaing积极参与慈善项目和勃固省的发展,他还在该地区建立了一个教育网络,为儿童提供免费教育。

在位于仰光市Mingaladon镇的军方医院,直到他的遗体被放进棺材后,Soe Moe Hlaing的家人才被允许和他见面,显然军方只希望他的脸能被家人看到。而在把遗体领回家后,家人于5月25日晚上为他举行了葬礼。

“尽管出生于军人家庭,但回溯他的一生,从参加抗议运动再到加入学生军,他已经为这个国家的民主事业做了他所能做到的一切。他是一位优秀的领袖,在政治活动方面富有经验,我为失去这样的好同志而深感悲痛”,一位曾与他一同在狱中服刑的前政治犯如是说。

☞ 原始新闻报道
7
分享 2021-05-27

5 个评论

Soe Moe Hlaing,又名Mae Gyi,53岁,五个孩子的父亲,勃固省卑谬县勃亚基镇人。

他是全缅学生民主阵线ABSDF的成员,参加了1988年的民主革命,曾做为政治犯坐过牢。后来成为Wingabaw Naing/Kyin教育网络的创始人,并一直致力于慈善事业,为当地的儿童提供免费教育。

5月22日,他被军警从家中抓走,随后在当地的审讯中心遭到了非人的折磨,期间数度晕厥,原本身体健康强壮的他最终不堪忍受酷刑的摧残,于5月24日离开了人世。

有传言指他还是在目前执政的军事管理委员会中担任内政部副部长的Than Hlaing中将的弟弟,属实的话兄弟俩不说是反目成仇起码也分道扬镳了吧。

https://twitter.com/MyatSoe23326398/status/1397056029381185536?s=20

https://twitter.com/LyaHaru/status/1396904557909725185?s=20

https://twitter.com/sfys_nn/status/1397078559362101252?s=20

https://twitter.com/PhoeChi82541121/status/1397175566671953920?s=20

https://pbs.twimg.com/media/E2NWwLvVgAQSJCr?format=png&name=orig
这个哥哥能得到敏昂莱的赏识,果然不简单,身为缅甸的警察头子,新官上任后第一把火就烧到了弟弟身上,这一点我是服的,凶残程度与隔壁文革时踢断亲生父亲三根肋骨的那位不遑多让。
果敢军人俱乐部这次谣造的有点大,必须狠狠地揭批一下。😱

https://twitter.com/shenzhilong001/status/1397166872060067843?s=20
来自《今日缅甸》的相关报道

https://upload.cc/i1/2021/05/27/YQkLlv.jpg

他们是一对有着完全不同意识形态的兄弟,在1988年的民主起义中两人成为了宿敌,甚至一度在战场上兵戎相见。

其中一位加入军队,不断晋升成为了军事机构的高级成员。另一人参与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后来还前往丛林覆盖的边境地区拿起武器对抗军政府。

现在,随着国家再次掀起革命的浪潮,这对兄弟间的角逐也划上了句号。

资深民主活动人士Soe Moe Hlaing周一晚上在羁押期间被杀害,他是在勃固地区的村庄被士兵抓住的。根据一项统计,53岁的他是新政权杀害的第827人。

他死在了他的哥哥丹莱被任命为缅甸警察总长近四个月之后,而他的这位哥哥是最近针对缅甸反抗民众实施诸如抓捕、酷刑、处决、刺杀等恐怖活动的关键人物之一。

2月2日,陆军中将丹莱还被任命为内政部的副部长,而就在前一天,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推翻了由昂山素季领导的民选政府。

欧盟和美国都将丹莱列入了制裁的黑名单,因为他参与并主导了镇压行动,有超过5400人在他的指挥下被捕,他还曾担任东部中央司令部和西北司令部的最高长官。

Soe Moe Hlaing,又名Mae Gyi,周六和其他8人在Zaung Tu村遭到逮捕,目前还不清楚他们被拘押的原因。

他的妻子Myat Muyar Win告诉《今日缅甸》的记者,是当地第901炮兵指挥部的士兵带走了她的丈夫,对方在逮捕的过程中还用枪托殴打了他。

两天后,她接到一个政府官员的电话,告诉她Soe Moe Hlaing已经死了。“他们说他死于某种疾病,但我的丈夫很健康,身体没有任何疾病”,她说。

Soe Moe Hlaing的家人不被允许把他的遗体领回家,他们被告知他的遗体周二将由士兵负责在位于Mingaladon镇的一处军方公墓进行火化。Myat Muyar Win说,传言丹莱在火化前亲自来到墓地查看了尸体。

如果属实,这是丹莱多年来与他这个弟弟最亲密的一次接触。“兄弟俩彼此没有联系”,Myat Muyar Win说,而在接受BBC缅甸语频道的另一次采访中,她还谈到:“在我们15年的婚姻生活中,我从未见过他们交谈,二人丝毫没有联系。”

这对兄弟来自一个有着11个兄弟姐妹的大家庭,在参加了1988年的起义之后,Soe Moe Hlaing加入了全缅学生民主阵线,这是一个革命武装组织,他在其中担任营长。

“这一举动激怒了他的军官兄弟”,Tun Tun Kyaw Oo说到,他曾与Soe Moe Hlaing一同在永盛监狱服刑。

“丹莱给他的弟弟写信,要求和他打一架”,Tun Tun Kyaw Oo告诉《今日缅甸》,“他说他会杀了自己的兄弟,砍掉他的脑袋,因为他加入了武装组织。”

丹莱也如愿以偿,他被派往Soe Moe Hlaing建立的根据地与全缅学生民主阵线作战。“1989年,他和他的兄弟在克伦邦的战场上发生交火”,Tun Tun Kyaw Oo如是说。

第二年,Soe Moe Hlaing离开了全缅学生民主阵线去了仰光,具体原因不明。

1991年12月,他突然被捕并被判处了13年的监禁,罪名是支持全缅学生民主阵线的地下活动以及参加了要求释放昂山素季的运动,当时昂山素季正处于第一次软禁期间。

他于2001年获释,后来投身于社区志愿者的工作,帮助勃固河沿岸一些村庄的人们。Myat Muyar Win说:“他参与了当地所有的发展工作,比如教学、打井和帮助当地人获得电力。”

她说,与1988年不同的是,他没有站在当前这场推翻军事政权运动的前线,但他鼓舞和帮助了那些身处前线的人。

Soe Moe Hlaing留下了5个孩子,最小的才一岁半。

☞ 原始新闻报道
看了《今日缅甸》的报道就不难理解他的哥哥为什么要置他于死地了,即便缅甸实现民主的那几年这对兄弟也老死不相往来,足可见彼此间的恨意实难消解。

现实中我也看不惯自己的粉红亲戚,有时候也有想打人的冲动,但理智最终都战胜了它。因为我知道我们在意识形态上的分歧还没严重到需要手足相残的地步,但如果中国有回到文革的那一天,类似的悲剧必将重演。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