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一次机会,你会去参加民主运动吗?

在品葱里面,我们一边会讨论共产党会给国家带来多大多大的伤害,探讨权贵利益集团是如何如何吸取压榨人民的汗血;另一方面,我们也表达了对香港对台湾的支持。假如给你一次机会你会怎么支持他们呢?我以我的实际行动来抛砖引玉,希望各位来积极讨论探索。

7月6号那天,我所在的某小城市的一些香港人(约三四十人)走上街头,到我们所在的商业中心步行街,进行了又一次的集会运动,号召这里的其他人支持香港,他们打出的标语有'FREE HONG KONG DEMOCRACY NOW', 'STOP WHITE TERROR NOW',并且祭奠此次香港事件牺牲的四个年轻人,整个集会的过程很简单。

开始由几个牵头人为街上的其他人讲述背景,提出诉求,然后号召参与集会的人发表自己的观点,并号召周围的人也为他们发声;整个活动大概四五个小时,中间穿插了两次合唱(海阔天空 和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同步进行的环节有向路人发放宣传香港抗议示威运动的传单,召集周围的人手持#I STAND WITH HONGKONG的纸牌表达对香港的支持,录制视频。

我站在他们旁边我第一次觉得这种事情特别震撼,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对他们的羡慕,以及对他们勇气的佩服。但是我却又觉得特别孤单凄凉,因为我身边路过的同胞们或报以冷漠的态度路过,或不屑的说一句港独就匆匆离去。倒是不少非同胞或当地人驻足片刻聆听他们所说所讲。甚至发活动传单的香港人都会选择跳过我去发给我身边的其他人。

我能做的不多,我全程一直站在这些香港人旁边,我希望以我自己的方式表达支持,同时可也第一次认识到网络上侃侃而谈的我在现实中对政治活动有多害怕,表现的又多懦弱。在他们与路人的互动中,被忽视的我主动走过去与他们发传单聊了一会,问他们为什么要跳过我,他们直言many people from mainland dunt understand this and it is difficult to explain this to them,我明确的告诉了他 There are some people in the mainland, not too much, they do support you, but they cant speak up for you guyz cuz because its kind of dangerous, I am from mainland, I support you, and I think Hong Kong People did a really good job so far, the protest is relatively peaceful, please dont give up.最后我告诉他我其实很想配合他们录制一段视频但是我家人都在大陆,这有可能会给我在大陆的家人带来很大的风险。他们说他们理解我,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用他们宣传的纸牌挡着脸说出那句 I stand with Hong Kong。

我知道这个事有多少风险,但是我同意了,也配合他们录了视频。现在这些视频已经可以在Facebook和YouTube上面看到(不PO链接了避免过多风险),我遮了半张脸为香港人发声。我希望我能做更多,可我不知道我能做多少。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已邀请:
支持楼主的行动。

上个月我旅行途中路过某国外城市,预先查推知道当地有pro HK游行,了解了主要集结群体的观点在我可接受范围内,提前制作好标语牌子(这很重要,不然去了如果没有标语牌会很没有参与感,用其他人的标语牌会觉得被代表了),购置好墨镜面罩和帽子,当天穿着覆盖度高辨识度低的衣服,全程参加了活动,并用蹩脚的当地语言和香港籍的抗议者做了简单的交流。

同时我购置了当地超市里的储值Master卡,用其中的一部分钱向香港募资登报的活动做了小额捐助,用另一部分订阅了某个香港的媒体。

我行动的出发点有几个:
-我不想余生做一个猥琐的人,我想尽可能做一个完整的人,一个完整的人不可能永远活在精神世界和虚拟世界里,必须在现实世界里有一定的行动来支撑自己的价值观;发表政治观点、参与集体活动是人的社会性的一部分,我希望这些在我的生命经历里能够存在。
-我不确定我死的那一天中国会比我出生那一天更加自由民主,也就是说我做或者不做某件事情,很可能不会在有限的时间尺度内获得积极的外部结果。因此,我不会用能否对他人和社会一定起到作用来指导所有行动。
-我没有100%确信自己的政治观点,因此很多时候是否参与某个民主活动的犹豫来自于我对其组织了解多少,我是否真的支持,以后会不会继续支持这个观点。但撑HK是一个在我的光谱以内的、我了解比较多的、诉求比较明确的、在外部世界里支持范围比较广的行动,我以后后悔今天参加它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我不赞成完全没有风险才去行动,我当然不希望生命安危受到威胁,但是我认为自己能接受一定程度的风险后果,同时近三十年的国内外经验让我能一定程度上判断风险大小。很多时候人是在一定规模的冒险中获得成长,比如求偶告白,比如报考学校,比如买房或投资。
-我不赞同只有完全想好或者是没有风险才去行动,我认为适度的行动也是帮助自己思考的一部分,参与游行确实让我对政治有了新的体验和认知,这是用键盘和书本不可能学习感受到的。
-也许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足够数量的个人冒一点点风险,可能为社会的变革进步提供机会。

以上是个人最近的观点,仅供参考。
Fumihk 宅女一名
我是很想参加游行,也可以参加游行,却没有去参加。其实我很愧疚,我有机会去为自己争取却因为胆小怕事而没有去。我现在可以做的就只是在网上联署,还有发表一下意见(主要是日语……)。 还有就是助长黄色经济圈,罢乘党铁,捐款等。
很对不起,无法同行。但我不去除了怕痛,怕死,还是因为我怕拖累他们。跑两步就快断气的我,又怎么去呢?去了,可能会连累那些善良的手足。如果我要去,也要先锻炼体能……做到绝对不需要他人的保护。因为见到太多因为不忍心回头救人而被捕的人了。
民主运动是文明的进程之一,我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亲身经历。 
即使机会渺茫,都愿意去挣扎,不认输,那才是人类文明和科技发展到今日对最大理由。
当年又有谁想过人类可以飞上天。只要不放弃,总有一天会成功的。
希望不用等到我的体能锻炼好,香港人就得到胜利了。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辛苦了,小心點。
我們在香港還有小小自由、外國傳媒在拍攝、未普及人面識別。
我在香港是看到一些內地人是潑婦罵街的"自干五",但也有在連濃牆了解事情的"好事之從",我解說這場運動不是港獨、運動目的、面對的警暴。
也試過為沒有準備的內地遊客,送上瓶裝水供他漱口,和一個口罩。

願香港可以"煲底(立法會)相見"時,你們也可一同參與。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六四都参加过了还怕什么

补充一句:致敬就免了,我没你们想象得那么老。89年我小学还没毕业,因为住得很近所以经常和爸妈一起去广场探望学生,也跟着一起喊过口号。一些当时半懂不懂的概念,几年之后也就搞明白了。
凯瑟琳 🦌🦌回家
被封杀多个微信号喝过几次茶的人,算不算已经参加了民主运动?
admin 公共账号 管理员公用账号
现在1984数字监控非常到位,密布摄像头+人脸识别+大数据库+社会信用系统。

我不鼓励大陆的朋友随便出去送人头,推进民主化进程有很多种方式,跟随编程随想的模式是无事之时最佳策略,多学习隐身匿名技术,升级大脑(互联网是低成本学习自组织的好地方),好好生活的同时,偷偷的传播观念,(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289),要把我们的朋友搞得多多的,敌人搞得少少的。能怎么猥琐就怎么猥琐,现实生活中不要当英雄。

不要老想着一锤子买卖,不要图一时激情,更不要相信你学到的革命史,以及从中潜移默化习得的「逻辑和经验」,国内的朋友,这些「逻辑」「经验」「习惯」都是被精心设计成这个样子的,看看流水线批量生产的小粉红你还不明白吗?你不升级大脑,用被灌输那些「逻辑」「经验」「习惯」去搞事情,等待你的只会是维稳系统的既定套路(几十年都用不升级有木有)。这些是百年共运积累的意识形态操纵精华,绝不要小看它。极权主义的核心是它的那套意识形态,那才是真正的敌人。

建立好良好的通信和观察平台,平时在合法领域内小打小闹升级大脑锻炼技能,关键时刻给出致命一击,要有战略定力和耐心。品葱很多葱友都提出了有意思的合作项目,参见(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219),参加这些项目,为其作贡献是锻炼你隐身、搜集情报、合作能力,以及认识清楚现实世界完成大脑升级的优良路径。巧妙的帮助被蒙蔽但向善的人开窍,帮其提高获取信息、正宗教育、网络隐匿的能力,就可以壮大自由派阵营提高整体行动力。这种觉悟是领导力的体现。这些项目都旨在帮助大家获取高质量信息,避免被人诱导操纵。

出现武汉抗议这类事件的时候,保密通信网络、娴熟的组织能力、畅通的外媒渠道能让抗议行动的效率提高无数倍。不要随随便便被激进分子带领着出去送人头,做好打一辈子持久战的准备。毛泽东从1956年开始反右到发动文革用了10年,文革又闹了10年,大家要做好20年抗争的准备,要学会并善于隐藏在人群中,用不为人知的方式推动历史。哪怕是将来民主了或者你移民到国外了,你仍然要用这样的技能行使公民对权力的监督。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华思想的宗教性质
总之,受基督教文明影响的人都会被感染某些相近的思想。同样地,华人受中华文明影响,则会有比方重视孝道尊长伦理、相信读书考试可以改变命运(科举理念)、使用汉字、祟敬祖先、汉字姓氏,及其他的各种生活、思想与文化上的细节。
中华思想并没有《圣经》或者《可兰经》,但是还是有《论语》、《大学》等四书五经作为典籍。我们说儒道佛三教,中华思想基本上就是由三教合流出来的,这跟中原王朝长期「称霸天下」的历史有关系。
世界上的主要宗教,都有吸收较小宗教或者地方宗教的过程;或者说,很多较小的宗教遇到强势宗教,往往透过改造成为强势宗教的一部分,以让自己存在下去。中华思想同样地,不断吸收了各种的信仰而成。
中华思想也有其上帝存在,那就是「天」,源自远古时代的天帝,流传至今。故此除了祖先崇拜外,就是祈求上天,对上天的信仰附在中华思想的语言和文化意境当中,最高统治者称之为「天子」,主宰真理的是「老天爷」,正义得到伸张会说「老天有眼」,还有会祭天这种行为。
和一切宗教一样,相当世俗化后,就有可能同时受不同文化、多个宗教影响,所以你可以同时清明祭祖以及庆祝圣诞节。不过有些人如果重新走向原教旨方向,就会开始有冲突。例如有华人基督徒会批评和抗拒祭祖这行为,也有人因为要祭祖而放弃了信奉基督教。
马拉糕 We Are Freefolk, Fuck The Kingdom! 保守自由主义者(Conservative liberalism),精英主义者(Elitism)
在自由世界,是合法集会,我就会去。
在沦陷区就免了,中共不择手段,无耻无下限。

小命只有一条,宁愿拿着步枪死在反共战场上,也不想在北京街头举着纸牌被人当街射杀或者压成肉饼。
     只有让我觉得有机会赢才会去,比如美国突然对大陆多点袭击,美国士兵登入大陆我立刻参战加入部队当汉奸。只要手上有枪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杀掉共产党和它的支持者。 
初中肄业上清华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不会,目前没有任何人值得我献上生命
傅明策 我是大连傅明策
我身为一个中国人,我会参加,可以改变中国,中国可以没有共产党。
magrabee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已在本市参与香港民主运动。光有态度是无法改变现实的,一定要有实际行动。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如果能起到作用,我会去
Hker 自由仍是會開花
香港人覺得國內同胞還是需要先保障自己的安全,才參加民主運動會比較好,每一個支持民主的國人才是民主運動最重要的一部分。
慶豐大弟習進貧 某人臨時小號是傻逼
估计还没走到街上,就已经被派出所抓起来了。
极端处境不是一夜之间形成的。纳粹的残暴也有一个试探,进逼,再试探,再进逼的过程,绞索是逐步抽紧的。在这一过程中,合作还是抵抗,抵抗到什么程度,无疑会产生不同的结果。受害者若是毫无抵抗,一味地忍让退缩,便是给加害者以鼓舞,从而加速恶行的推进,有效地协助了恶劣环境的形成。极权统治是通过彻底剥夺被统治者的权利而建立的。Every little effort in resistance matters. 

推荐一篇好文章: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9/12/筱敏:即使在最黑暗的时代/
你在哪里?那些出了国的还不知道油管,推特,冷漠说港独的那些货色出了国脑子还没被治好?让这些货色出国做什么,只要有机会一定会参加,还有共匪本身就是非法伪政权,还有民主自由不是最好的制度,但一定是最不坏的制度,而共匪却是最坏的制度。在民主自由国家你有结社成立政党的权利,有游行示威的权利,你有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不会因为一句话在网上发个贴就被叫去喝茶被迫害被精神病,在独裁专制暴政极权你不敢说话只能闭嘴。
Matthew 已潜水 聯署請@我
在谎言遍地的时代,说真话就是一种革命行为。
说真话,传播真相,注意安全,保存有用之身做持续的抗争,这本身就是民主运动的一部分,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尤其是对当今的中国大陆。
支持香港和台湾的街头运动,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鼓励参与。看到很多网友因为香港的抗争而燃起武装斗争的激情,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我认为这种行动方式忽视了目前中国民众的现状,在公民意识启蒙未完成的情况下开展的武装斗争,即使胜利了,也很大概率会带来另一个新的专制政权,更不要说双方的武力等级上根本不具备可比性。即便是香港这样公民意识已经普及的社会,也只是采用了以暴力抗暴,而不是主动以暴力出击的斗争方式。让一个王朝倒下的是经济的崩溃,暴力抗争只是加速这一进程的催化剂。
Natasha 已停用 拒绝情绪化发言
在大陆的人,城市里吃饱了没事干的爱国小粉红只是很小的一群。还有很多老百姓对政府不满,他们希望解决一些被政府忽视或否定的,但对他们自身来说却非常重要的民生问题。在反对政府决定的过程中,他们体现了相当勇武的精神。
北京郊区有很多民工学校。但政府正在一所接一所地关闭。这对家长的影响非常大。这些家长都是在北京打小工,做服务业或快递员。孩子不能上学他们就必须要请假旷工,这对他们手停口停的职业生涯来说是致命的。家长们跟进驻学校的政府纠察队谈判(其实都是些村里的混混),一言不合就被混混们殴打。有的家长豁出去了,结果是被公安拘留好几天。他们能怎么办?信息通道是完全封锁的,他们也没有任何资本可以请其他人帮忙,他们完全没有能力跟全力对抗,他们的声音只能被淹没。
会,但是也得看情况,除非中共的这个维稳力量弱化了,出来上街呼吁政治变革不会说被揪出来搞连坐迫害家人我可能就会直接参与抗争。



现在中共是数字化极权,出来拉个横幅或者不注意安全就上网口嗨煽动革命,共产党要收拾这些人都不用废多大力气。


中共打压民众的手段是一直在进步,但是民众反抗中共的手段则是止步不前,明明到了互联网时代却不好好珍惜现有可学的技术进行更新换代还沉迷于那种传统的抗争手段是不够的。
在极权制度下搞抗争,技术人员的支持以及有什么基于安全的创意想法很重要,即便自己不懂技术上网学一学网络安全的知识自保防一下社工也可以。


先阶段维稳力量还很强,低技术抗争(拉横幅  演讲  上街  自拍反共 号召上街  实名联署)完全不是数字化极权的对手,没有半点优势。
当然技术强大了也是不足以推翻共产党的,但是至少来讲,要做个难缠的对手
蛋蛋8964 观察 已停用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我认为所有墙内人应做力所能及的事情,是我们当前唯一的办法,比如告诉你身边的人,世界的真相,历史的真相,比如在墙内网络上,最大程度的打擦边球,讽刺CCP,总之,尽力而为就够了,尽人事安天命。
游行视频中,我看见有好几个说内地话的上镜,声援…。
fpx 别看你今天闹的欢,小心日后拉清单。
现在不要搞事情,前不久有27个去香港支持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回去在学校食堂全部食物中毒死亡,这是我看到一篇文章上写的内容。

但是前提是得人足够多,因为我挺怕死的
像antifa一样伪装,武装好了再去
如果我在国外的话,我会。如果我在国外我看到HK人在搞反送中活动我也会去参加。反正我这种人脱支了就不会回来的,问题是我还没脱,所以这是个伪命题
织田信长 南无妙法莲华经
不会,因为利益没有深度捆绑。周薄令郭徐各个束手就擒,二马彦宏乖乖退休,他们的利益和利维坦紧密联系,但都没有挑战老大哥的勇气。
孝謙天皇阿倍 又作稱德天皇,諱阿倍內親王,46/48代天皇
声援香港的活动已经参加了。已入英籍,支共抓不到
zszszszszszszszszs
不能留个人信息 住口!你也配民主?你怎么会配民主??
我会去啊 我这正出发呢 被人说阴阳怪气?还要搞我QQ号。

感觉就像是想参加革命结果被拉去杀头的阿Q 心里别扭走到一半又回了。“革命就是要把朋友搞的多多的 敌人搞的少少的” 去搞支持者的QQ号应该是完全起不到帮助的您说对吧。@HelicopterZ
Sulaiman_Gu Student activist. 国語騎射(こくごきしゃ, Manjura-niyamniya). Kita berjuang untuk Free Hong Kong dan East Turkestan. 推特:@slmngy001
已删除
因为受欧美文化影响,开始信奉非暴力。
现在信奉武装革命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一次机会是不够的,若一次游行之后被抓,谁也会掂量掂量这一次的代价是不是可以承受……
民主是一种人类的生存方式,并不是游行了才有的,或者搞个什么运动才出来的。民主就是人在生活中方方面面的具体的作为人的选择过程也就是使用方式:比如你买东西遇到糟糕的产品了,那么你去退货别人支持你,就是民主的具体内容,比如你小区物业不行要换物业,你作为业主就可以提出支持或者反对意见,这也是民主,还有很多很多……小到油盐酱醋,大到国家总统选举,都是民主的具体内容。
这其实就是国内大多数人对香港“冷漠”的原因,因为大陆人不能像香港人那样有这样的生存方式。
火炙维尼寿司 驱逐共匪,光复大陆!
层主真battleman!给你大大的赞!但是这个风险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来着的人都明白背后的种种原因,在下也只能口舌支持香港,最多给身边关系不错的做作反洗脑,成功率还很低,我认为身体力行目前时机不成熟,保持关注似乎是唯一的方法,只要数量足够多,注视本身就是力量!
墙内有没有组织?我想加入,报团取暖总比孤军奋战的好!Q群39
就改成普通的群,什么学习群,兴趣交流群,单身男女群,心照不宣
不会,人只值得拯救自己、自己所珍视的事物。这个国家的人选择了这个政府,那就理应承担一切后果
安年 历史的车轮
可以为大陆人举行游行,比如李心草事件之类,可以让他们知道,香港真正反的是这个制度。能唤醒一点是一点,同理心 ,甚至可以吸引大陆年轻人来游行。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我冒着被踩的风险(我的大葱啊……)说句大实话吧:

我要是香港户口我就去,我拿大陆护照我还是认怂吧。
迪迪 香港加油
说真的,肉身在墙外,也不太想回去了,有这样的机会,我超级想参加的!可惜我在的国家,大家都是政治冷感,但是又总能在关键时刻当小粉红。 憋屈
Jewel 5 demands not 1 less stand w/ HK
如果不會 來品蔥幹嘛 2020202020
愿未来自由在大陆 愿未来自由在大陆 人血馒头
w为自己的想法 很后代 为自己发声 不是错误的的想法
谎言领主1127 我就和大家说说大实话
希望屎坑同志早日认清,要想获得金三胖一样的权柄,就一定要把中国维持成朝鲜的经济状态,否则任何试图在科技上有所突破的行为都有极大风险将国内变成焦土,此次武汉病毒所泄漏事件充分证明了在极权专制国家搞高科技又不敢把所长拖出去枪毙,最后的结果就是人造瘟疫大蔓延,全国cos废土末日。经此一病,希望屎坑先生能深刻汲取经验教训,集权不是学学党章搞搞思想控制就完事了,集权是要向朝鲜一样,勇于对任何有感染风险的官员二代进行物理销毁的,比如这次武汉肺炎,不管是不是实验室泄漏,既然发现它具备如此强大的传染力和反治疗能力,为什么不直接在武汉病毒所拉枚小当量核弹,到时候只要宣传我们的最高领袖英明神武果决有力,充分展示社会主义制度的极端优越性,哪用得着像现在一样全国糜烂,复工到时候又是各种大爆发,年内实际GDP直接变成全面衰退,各种嘲讽屎坑先生,政令也被各种阳奉阴违。
反云 反云
赤匪在1989年搞64鎮壓,2019年在香港不敢了,搞的是“地下六四”,於是,我們在1989年搞得是正面民運,2019年我們也可以搞地下民運。以最大規模的不合作,消極抵抗也是有用的。

好比目前肺炎疫情,這麼多工廠無法開工,是赤匪要求在家隔離,但無意間也成了在家“消極怠工抵抗”,只要我們持續下去。就有希望!
范松忠 《愿肺炎袭近平》!美国高级自干五,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我在香港抗争中也拍摄了不少珍贵镜头,等共匪完了之后再展示出来,有点懦弱。
https://i.imgur.com/mS3hIzn.jpg
oshitxi viva thesino
捐錢並在社群媒體上表達支持,甚至相關議題多留言增加曝光。。。假如沒找到一起上街的我大概不敢去。
The_Xuan 支人配共惨党 绝配
会啊 前段时间东京帝国大学有人支持HK 我也去了 
言论自由 不在乎葱币,只表达个人观点
不会
民运的人多了,我参不参加都不会影响到结局;民运的人少了,很可能会被杀鸡儆猴
去年六月想过去香港,因为觉得这种情况会在历史留下痕迹,二三十年后看历史书上说”2020年hk地区因某某情由而爆发大规模民情“啥的我能很自豪地觉得自己参与了这种事情,就像参加1989年的抗议一样是给人生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经历。

但因为当时手臂受伤和机票太贵+怕留学到处乱跑会影响回国认证而作罢。

我会参与民主运动,前提是它大规模(我要见证历史),或者有显而易见的正义性质(我要支持公理正义,反对大坏蛋是有成就感的)。如果有人采访我我会侃侃而谈,我对熊有太多意见了,我会从共产主义的不可实现讨论到巴拿马,和64、世纪初的下岗潮和武汉肺炎初期的瞒报之类的,但我要戴口罩+挡脸,不然怕铁拳。如果真的铁拳来了我也痛并快乐着吧,孔子不是说过么天下无道的时候日子过得好的人都不是君子,被共产党拘留也算是对我人格的肯定了。
王老六 观察 东京反华部队
游行都是花架子。我会组织小部队搞暗杀,革命是流血的。
华夏正道 立场深红
人类做任何事情考虑的都是利益和风险
利益有物质上的也有精神上的

当你认为做一件事给你带来精神上或者物质上的满足 大于风险那就去做
反之就别做。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