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体制下的社会为何总是那么令人感到不安?

人人自危,出门在外除了父母亲和好朋友,没法相信任何人。

人跟人之间很难建立起信任关系。

虽然说在国内我仍然能认识到人跟朋友,建立起相对信任的关系,但是总是给我感觉社会整体是强烈地缺乏对于他人的信任的。

这个原因是否有来自于信息闭塞?

中国社会有哪些让人感到不安地元素?至少对于平民百姓来说?

还是说普通人觉得中国特安全,而仅仅只是反贼成天诚惶诚恐?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现代化就是脱离共同体的过程

中国今天依然不是一个现代化国家,有一个根本目特征,就是中国现行的政治和社会运行体制,都是让你必须依赖于共同体才能生存
姨学说费拉都是秩序消费者,就是这个意思。

这导致今天的中国人,无论是否移民,都必须依附于共同体才能生存。无论这个共同体,是大一统的皇权国家,还是民间的家族公社。

秦晖最近讲反贼为什么都是右派,就分析认为,反贼亲右本质上也是费拉的一种表现(有趣的是刘也有同样观点)。因为华人就算出海,他们也要找一个共同体。

若你不是反贼,那么你依附的共同体就很容易是中国和共产党。所以海外小粉红,一定主张“中国强则华人强”,因为华人社会地位取决于依附的共同体的强弱。那么目前最强的海外华人共同体就是白区党。表现为学联商会等间谍组织。

反过来,你若是反贼,你一定就非常厌恶中国和中共这个大共同体,但是你依然必须加入一个共同体,于是,你就只能去追求小共同体。这时候,你的政治倾向就是,讨厌任何大共同体,但是亲善小共同体。这点和西方右派的小政府,保守新教,家庭至上的观点很类似。秦晖自己距离就是东马的华人,他十多年前去东马观察,就发现那里的华人城市,道路等公共设施都是自己修的,而不是政府建的。因为华人不信任政府,不希望政府这个大共同体来干预生活。所以就自己组织各种同乡会,商会等小共同体组织,出资来修缮公共基础设施。

而由于在西方本身已经有教会等小共同体组织(其实基督教已经不能算是小共同体了),让华人更可以方便地生存。所以留学生有一个经验就是有困难找教会。

=================
回到问题,你位什么感觉不安全。

就是因为你是费拉,你是秩序消费者,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了中共,中国人绝大多数人(至少60%)就会在十年内迅速死去。这不是因为你不够聪明,而是因为你们没有自组织能力,也就是不是现代文化下的人类。

现代人是懂得人类是最终必须要摆脱共同体的,这个摆脱不是指你如同鲁滨逊那样必须在荒岛上一个人生存。而是指你参与共同体如果一夜之间消失了,你也能立刻自己定义一个秩序,说白了,你知道自己的价值观和生活取向是什么。然后找到志同道合人一起,立刻恢复秩序。

这也就是说,你若是一个现代人,你的生存,是由你自己选择和定义共同体
而不是你必须服从于,或者叫依附于某一个共同体。

所以,你的不安全感就是来源于此。在中国,你如同乘坐一个公交车,你的生命完全掌握在司机手里(大海航行靠舵手),司机发疯,一脚油门加速到底,你也只能车毁人亡。
在现代国家,你如同乘坐一个自己开的小轿车,你的生命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你自己发疯把车毁人亡那是你的问题,别人开车也会撞你,但是你也可以撞回去或者躲开。但是你的方向盘一直都会在你的手里,你发现路不对,你完全可以立刻变道躲开。
张二伯 上野地区某零食点心铺的幕后老板。用涮羊肉祸害日本群众中……
国民的安全感,不仅来自于“街面上很少发生恶性案件的治安程度”,也来自于一个国家法律制度的 不断完善、严格执行、无区别对待、公正公开、可监督性,以及相对于政治体制的司法独立性。 法律既能够制约个人行为,也能制约政府行为,也就是我在其他回答说过的“对于私权力,法无禁止则可为;对于公权力,法无允许不可为”。

反观墙国,党已经完全凌驾于国家、政府、人民、法律、军队等体系之上,形成了一个红色家族为主,走狗和买办为辅的特权社会。当私人权利收到侵犯时,无论侵犯者是公是私,特权阶层都能够通过“党”的超级影响力予以干涉。居民强拆是如此,城管暴力是如此,律师健康码无端变红是如此,敢言者消失不见也是如此。

自江时代以来,墙国标榜过“三个代表”;胡时代则标榜“和谐社会”;包时代玩的更大,做起了“中国梦”。以上种种,皆是对于墙国无法可依、有法不依、选择执法,甚至党就是法之类现象的粉饰。一方面,墙国人在精美的宏大叙事下,脑海中不断回响着“法治社会”的嘹亮歌声,另一方面却又真切的感受到现实中种种不公,也就难怪没有安全感了。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还是说普通人觉得中国特安全,而仅仅只是反贼成天诚惶诚恐?

不是啊
舉例說,我奶奶(已故),新中國成立時剛好是青少年,三觀形成的重要階段。進了工廠據説還做很大,和我爺爺戀愛結婚,賺的據説比爺爺還多,爲了這件事還有些看不起我爺爺,有時傷到他自尊了就吵架(但兩人似乎其實很恩愛)從人生成長歷程看來應該是吃飽了紅色福利的大深紅,畢竟要是繼續民國下去大概就一鄉下大媽
事實上她也曾經在我想學日語的時候表示反對,因爲「日本人壞」。她家裏有人以前據説是在日本洋行工作的,二戰期間日本人都沒拿這戶人家怎麽樣,反而是「解放」了以後親哥還是表哥給中共逼瘋了,具體我也不清楚。吃日本人的飯砸日本人的鍋的感覺的確很紅
我以前很小很小的時候,據説她作爲一種互動還對我念報紙新聞,我聼我媽説的,她説聽到奶奶抱著還不識字的孫女念叨「然後江澤民就說……朱鎔基他就……」的時候直接笑場(我暴露年齡?)
她真的對我是很好,不管有什麽事都順著我,以我為第一優先的那種。我奶奶内心中有一個很明顯的優先順位,比較優先的就無腦幫,其中我是最優先的,我媽第二,然後是我爸,再是爺爺,最後才是自己。但家人對上外人都是非常護家的,不像有的紅衛兵會「大義滅親」的那種
就這樣一個人,後來我長大了、有記憶了以後,印象中離開奶奶之前她都會叮囑「在外面不要亂説話」
當年我還完全不能理解「亂説話」是什麽意思
就這樣一個人,絕對稱不上反,但你看這叫有安心感嗎?

要説「爲什麽不安」我覺得這問題很無謂
想象你在一個精神病院裏,但病人全部放在外面自由走動,而你和這些精神病人之間連個護欄都沒有,你不會不安嗎?
中国现在并不是共产主义体制,而是官僚资本主义体制,是马克思口中那个最罪恶的原始资本主义。但从本质上讲没什么区别,都是奴隶制社会。

这样的社会体制下,底层人缺乏资源,大部分资源都被权贵拿走了。底层人为了争夺资源,只能互相拼命,互相伤害。这样的社会怎么可能建立人与人的信任?

在中国底层买东西,经常出现假冒伪劣、缺斤少两的情况。随着经济不断恶化,假冒伪劣的铁拳正砸向中产和富人。

见到一个人都会本能觉得那个人可能会害你,要先预防一下。

还有一个原因是中国的传统信仰逐渐消失(包括毛泽东思想),新的信仰又缺乏(没人信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之类的东西),加上基层自治瓦解,道德约束不管用了,所以中国人做坏事越来越没有心理负担。只要不犯法,什么都可以做,挣到钱就是本事。但正如罗翔所说,如果一个人的底线就是不犯法,这个人很可能是人渣。中国的人渣越来越多。
ismynewmail [漢奸想當大漢奸] 极权压迫所有人, 反抗的间隙我还要尽情嘲弄它的一切. 苏联笑话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4
共產中國從獨夫到底層任何一個人, 都不可能有啥安全感
若有妄人自覺良好, 遭遇變故時更震撼

毛粉五分子的表現, 或多或少有屬於害怕的部分

根本原因是沒有隨憲政而來的法治
所謂法律是在行保護時廢紙一張, 遭打擊時鐵面無情的僞法
(參見: 法律不是擋箭牌, <法律應當是所有人的擋箭牌>, "不要借法治削弱党的领导")

世上任何地方行這樣的僞法, 料想當地民衆是不可能有啥安全感的
不羈放縱愛自由 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我願榮光歸香港
外邊經常聽到一句話「在中國只有騙子是真的」,當然這不代表所有中國人都是騙子,無論哪個地方都會有騙子,但在外人眼裡,中國人最難被人信任
當你接收更多外界消息,有正確的價值觀後,還在牆內生活會感到更加的不安,這需要自己去調節
因为共产主义打破了所有社会团体 家庭 工作同事 乃至军人之间的战友关系都给打破了
然后他给你建立了一套新的阶级体系来建造新的社会团体 这个新的体系完全就是乌托邦一样只存在于理论上的体系 在现实中根本无法执行
自我认同这个东西是无法改变的 即便你一个红头文件把北京人跟河南人都画成无产阶级 但是北京人对河南人的态度永远都是臭外地的
IvenCrazy 国内私募基金从业者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共产主义解构社区,家庭等等的小共同体。

人与人变为陌生人,恐惧和猜忌填补其中,而由于陌生人社会的缘故,侵害他人变得低成本,反过来又加剧了猜忌和互害。

美国的新保守主义就是在强调美国的社区传统,比如罗伯特 帕特南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因为极权社会不是威权社会,它的迫害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任何人都处在随时可能被害的危险状况中,这种迫害是社会性的,绝不是能靠远离政治所避免。在这种情况下,不像卷入被害漩涡中只有两个方法,一是逃离,二是在被害前就主动迫害来表明自己是个牛逼人物别人让不敢害你,这也是为何沦陷区仗势欺人的人这么多的主要原因。因为极权社会没有统一的价值观,今天说敌人是美国,明天美国有成了友人,今天迫害资本家,明天又表示新资本家镇压工人是为国奉行,把人的道德变得如抹布一般。
如果所有人都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者,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有道德的人是会一直吃亏的,社会马基雅维利色彩上升本就是文明崩溃的征兆。
花木兰 新注册用户 欢迎访问 www.bannedbook.org
宣扬无神论,进化论,灌输斗争思想導致的

党文化中的斗争思想,经过中共几十年灌输,早已不仅局限于政治领域,而且贯穿于中国整个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种斗争思想,说白了就是把达尔文的进化论应用于人类社会,主张“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它推崇的是禽兽的丛林规则。在这种规则之下,是与非、善与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择手段在竞争中取胜──无论是官场、商场或情场。

在一个鼓吹生存竞争、弱肉强食、崇拜狼性的社会里,人与人之间必然是紧张的争斗、撕咬、充满戒心。这也就不难理解充斥整个社会的假药、假酒、假酱油,毒大米、毒面粉、毒瓜籽,更有注水肉、地沟油、大头婴儿奶粉……不但文凭可以轻易造假,桥梁、大坝都可以造假,甚至结了婚的不敢相信婚姻,女人怕丈夫背叛,男人则怀疑孩子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而见死不救、落井下石都已经司空见惯。很难想像,付出这样代价的“发展”会使这个民族最终走向强大。
即使不討論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問題,我認為存在於社會中的”特權”與“有關係就沒關係”文化,都會使一般老百姓感到不安!

若是生活中一不小心惹到特權階級的人,沒有背景的小老百姓或許會在一夕之間失去所有,或是被折騰的難以安生,這都是不安感的來源!而當你清楚地意識到,遇上危難時不會有人、有管道能幫助自己時,不安就會成為恐懼!
iseecbeam Blade Runner
中國人沒有擁有槍的自由,沒有新聞自由,沒有人信有地獄, 所以壞人不用怕任何報復。
1)缺乏宗教等自下而上的民间团体
2)小聪明文化,鼓吹三六计,三国谋。透支信用赚钱只会内耗越来越穷。
3)经济水平。虽着西方国家经济下滑骗子也多了。
fkgfw2099 nothing
缺乏保障的体制,以及贫富差距,社会资源分配严重不公,这些加剧内卷
土匪不死,百姓没希望。00后的脑子如果也像60 70 这样,那真的白活了。
班昭 新注册用户 ⚖ 还原真相
共产邪党是幽灵。这在其创始人马克思在共产党的第一份纲领文件《共产党宣言》中这样宣布:1848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相当明确的告诉人类共产邪党是毁灭人类的。这就是为什么在共产邪党统治的国家和地区,人类为什么这么多的不安和苦难。这一百多年的历史非常清晰的展现着这个魔鬼的嘴脸!特别是在中共统治的范围内,10年左右就会发生一次吃人的运动。现在大陆疫情不断,2020年在湖北武汉上演对百姓的残酷封锁;2022年在上海赤裸裸的展示魔鬼的残酷镇压。

    在对待共产邪党的立场上,谁相信这个魔鬼谁就走向绝望和死亡!
sjw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SANDOLA666 雨情(因為批評美國跟民運,被品蔥列入黑名單中,社會主義好喔!!)
仇恨教育導致的
共慘主義的核心,就是仇恨
不管第二國際還是第三國際

不管是要殺光男人的女權
天天喊著我恨你的環保少女
到處打砸搶的黑命貴
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中共

所有的共慘主義核心都是仇恨
仇恨加上不擇手段的自我合理化

暴力、權力跟謊言充斥了整個社會的一切
這樣的社會怎麼可能令人安心??

全世界的傳統文化,追求的都是信任跟和平
基督教文明的愛、儒家的仁義、日本的恥文化

這些差異,正是為何共慘主義成為現代最大禍源的原因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