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是怎么从一个曾经的自干五 变成一个坚定的反共主义者的。

终于攒够币可以发帖了 这几天看了很多大家的帖子 感触颇深 也来分享下我的故事吧。

先简单自我介绍下。 本人男 1996年出生 土生土长的中国大陆人。
我从小在深圳长大,人生的前18年都在深圳这座城市度过。
我的父亲来自浙江  母亲来自湖南 父母在改革开放后在深圳相遇 之后组建家庭。
从小我的父母都很少在我面前讨论政治 所以我对于政治以及国家体系 一直没有太多思考。
高中的时候 我在一所竞争压力很大的高中就读,由于我认为自己的学习能力不足以通过高考考上理想的大学 同时感觉高考制度并不完全公平,所以选择出国,去了德国的一所大学学习。现在本科已经毕业 在德国一所大学读体育管理学的研究生。
刚出国的时候,因为发现国外并没有我想象中好,也有很多黑暗面。
也因为遇到一些极端的轮子,不分青红皂白,逢中必反,我认为他们黑的实在是太过于离谱,所以我成为了一名自干五。

真正让我迎来转变的是大一的暑假回国的一次支教。
因为我妈妈在银行工作 她的一位关系很好的同事去广东河源对口扶贫,正好需要人过去帮忙 同时支教一下乡村小学 于是就让我去帮忙。
 她的同事姓王 我一般叫他王叔。这个叔叔以前是我妈妈的下属 所以对我很照顾。他是中国银行的干部,调到河源的一个村子去协助当地村政府改善当地农户的经济条件 带领他们脱贫致富。属于精准扶贫计划的一部分。
首先介绍下河源 是广东的一个地级市 因为是广东省的水源地 所以不可以有大型工业污染水源,导致当地一直属于广东省的老大难贫困户。 其实王叔来河源扶贫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尽快升职。
只要完成扶贫任务 调回深圳 他就可以官升一级 比其他正常呆在深圳的同事上升的更快 所以也算是曲线救国。他们的任务其实也不难 就是让当地的贫困户 每年的年收入增长一定数额,持续两年增长 就可以完成任务调回原有地。
我的任务呢 主要是去当地的一所小学教学生英语 一周三次 空闲的时候 我也会帮助王叔一起走访当地的贫困户 帮他制作一些excel表格统计贫困户的收入。
但是我去了当地之后发现中国的扶贫计划,其实根本没有真正的帮到贫穷的人。
首先 贫困户是有指标的,也就是说 每个村只能有那么多贫困户 而不是按实际情况来界定。
其次,贫困户究竟怎么界定呢?很多时候不是靠具体收入数据 而是靠关系。
你跟村长关系好 你就可以成为贫困户领救济。关系不好,就没有。当时我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人去村政府闹。
然后,在河源的那个村子里,我发现很多贫穷的人其实根本不贫穷,他们只是懒惰罢了。 很多人拿了政府援助的钱去拿去赌博或者嫖娼,明明身强力壮,可是却从不外出打工。家里的农田也不种,任由荒废。
这也是为什么政府要开展精准扶贫的原因 精准扶贫就是不直接给大量钱 而是给他们一份工作 让他们去做事。但是说实话 收效甚微 很多人领完了每个月的低保 就不去上班了 上班的时候也是吊儿郎当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我心里很难受,因为我见到一些其实很贫穷的人 却得不到帮助。
过了一段时间,我也发现去扶贫的人,大部分也都只是抱着完成任务的心态。所谓的精准扶贫,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举个例子,我的这位叔叔当时使用的扶贫办法是这样的,国家给的指标,比如说是一年之内要让每一户的月收入提高2000,这个时候就需要先统计农户现在的实际收入。
那么我这个叔叔用的是什么办法呢, 他会故意把每个农户的真实收入写低一点,比如说 这个农户其实月收入是2000 他会故意写 他的月收入只有1000.这样 到了年底 他只用月收入达到3000就可以完成任务.
但是实际上 这个农户本来就已经月收入2000了 你只是帮他提高了1000元而已 根本没有达到国家的要求 提高2000.
所以一开始 他这样欺上瞒下的做法 在我看来,我并不能接受,所以那天晚上做excel表格时,我跟王叔发生了争吵。
王叔比较难堪,但是他并没有训斥我,他只是让我先回去休息吧。之后我也没有在多跟他提起这个,毕竟寄人篱下 他让我写多少数据 我就写多少。
后来等我结束支教要返回深圳的时候,晚上他给我送行,我们喝了几杯啤酒,他突然告诉我,其实他也没有办法,他也是迫于无奈,他当然也知道这样做不好,但是他知道如果按照政府的指标来说 根本就没有办法完成。所以他也只能用这种方法来,尽早让他可以脱离这个地方 早日回到深圳 他的孩子也还刚读小学 他也想早点回去陪他儿子。
我理解了他的难处 但是同时 我也第一次对于中国执政党以及中国的基层政策 产生了一些思考。

之后这几个暑假由于跟家里发生矛盾,我失去了生活费的来源,所以不得不在假期自己出去打工,以赚取生活费,也因此接触到了不少被人们所认为的中国的 “底层人士”。也就是屌丝。
我曾经在深圳的麦当劳,肯德基以及几个物流的仓库上过班。
通过与他们的接触,通过与他们的相处,我发现其实中国的底层人士里面有许多非常有能力也聪明的人,他们的智慧体现在做事的方方面面, 在物流仓库上班的时候,我的一个同事许多做事的方法连我都觉得惊叹,他总是能更高效的管理好仓库的货物,包括他操作的方法,他并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可是他却让我这个大学生自愧不如。
只是他们唯一没有办法出人头地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办法接受良好的教育,或者说,即使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也不如人家的关系或者背景来的管用。
我唯一比他们幸运的 就是我投胎投的好 有一个好爹好妈 所以我才能出的起国 看到外面的世界。
我越来越意识到,这样的国家不是违背了我们建立这个国家的初衷吗?如果底层的人才得不到赏识,永远只是上层阶级的人可以得到重用,这样的国家真的谈的上人人平等,或者说人人都有主宰自己命运的机会吗?
底层埋没了我们国家太多的人才 。

再来讲讲我对政府彻底失望 导致我变成反共主义者的原因把。
其实最开始 我对这届政府还是抱有期望的。当时因为习近平反腐,所以我也曾经认为他是一个清廉的政治家。后来我逐渐发现 看起来是反腐 可是实际上  就是在清除自己的政治对手。
深圳有一个地方 叫园博园 离我家不远。我父亲有一次带我去园博园散步,走到一片树林 这片林子有很多领导种的树 大都是领导们南巡的时候种的,有李鹏 有邓爷爷等等。
每颗树的旁边都立了一个小碑文 写着是哪位领导种的。
唯独走到 突然有一处十分突兀的一个坑,我就问我爸为什么这里是一颗空着的 后来他告诉我 这颗树是当时薄熙来种的。后来薄倒台 公园的工作人员为了避嫌 不但把树铲了 把那块碑文也给铲除了。
所以我十分不理解 薄熙来就算有错 可是他种树的这个行为本身是好的啊 为什么要一竿子全打死呢 难道一个人犯了错 就该全盘否定他的一切成就吗 难道一棵树也要铲除吗?
我小时候去大连旅游的时候,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在大连基本上每一次打的,出租车司机都会说,薄熙来市长是一个好人 给大连市民带来了很多实惠。
所以我也开始反思,究竟我接收到的东西是正确的吗?

之后就是前段时间的反送中运动 一开始的我由于不了解 总是认为香港的抗议者在无理取闹。
但是之后我去进行了一些了解,曾经我以为香港的选举是像美国那样 每个州的选民一人一票这样投出来的 经过了解后我才发现 原来香港的选举并不像我想的那样 说白了 香港的民主 也只是掌握在选举委员会那一小群人手中 而不是真正的一票票普选投出来的。然后再到这一次的疫情 让我彻彻底底对这个政党这届政府失望。以前我总是认为 共产党的政府就算有这样那样的不好 但是起码还是把中国人民放在心中的。但是这一次疫情 从最开始的惩罚八个造谣者 隐瞒疫情人传人 到之后封锁消息 国外都有病例可是国内其他省却没有  再到疫情扩大 天天用爱发电丧事当喜事最后让人无法得到救治死的不明不白 再到李医生去世陈秋实失踪。让我意识到 政府其实根本不在乎基层人民的死活 对他们来说 那只是一串数字罢了。共产党心里 人命永远没有面子重要。

中国政府,或者说,中国的执政党是一个喜欢欺骗大众,也喜欢自欺欺人的政党,有的时候谎话说的多了以至于连他们自己都相信是真的。共产党总是在说,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在我看来 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因为中国的所作所为,其实早已经背离了社会主义的初衷。而为了不让大众意识到,或者说不让他自己难堪,于是只好自欺欺人的编造出一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概念,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已经不是社会主义,如果是,又何必加个中国特色的前置语呢? 
中国政府的官员天天说自己的国家多好 可是却把自己的孩子家人全部送去了国外,嘴上说不要 身体却很诚实。很讽刺的是 中国政府不让我们使用Facebook YouTube 可是他们自己的CCTV 人民日报等等媒体却都有外网账号,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只有赵家人配享受外面的世界 屁民连看看外面世界的权力都没有么? 


曾经有一次 高中的时候 在一次思想研讨会上 一位校领导跟我们分享自己的育儿经 说中国的教育模式非常好 说她的儿子在这个体系下成长的多么优秀
讲到最后的时候 她提到她的儿子完成了在深圳的高中学业将要去美国一所名校读书。
于是在提问环节 我问他 您这么喜欢中国的教育模式 为何却把儿子送出去了呢? 她一时语塞 之后说 要师夷长技以制夷 现在送出去是为了接受更好的教育回来报效祖国。
所以我就反问她 您说接受更好的教育 那就是您认为其实国外的教育是更好的咯? 她愣了一下 之后回答我 说要承认客观差距 但是不代表中国的教育模式不好。
我本来还想再提问 但是主持人把话筒从我手里拿走了。


我的父亲出生在 宁波市鄞县的一个小山村,兄弟姐妹五人 有三个姐姐 一个弟弟 他是长子。
从小家境贫寒,虽然我爷爷曾经担任过村长 但是当时家里有五个孩子 生活压力也十分大。(我奶奶没有工作 家庭主妇)
我的父亲是家里五个子女唯一一个上了大学的 就这样 依然凑不够他一个人的生活费。
所以他的弟弟 也就是我的叔叔 只好报考了海军的海员学校 因为海军的学校不用交学费。
我的父亲大学就读于 浙江大学无线电系 本科毕业之后去西军电进修了雷达 毕业之后分配到了中电第十四所。我的父亲曾经是一个坚定的共产党拥护者 也是一个一腔热血的报国青年 他很感激共产党给了他这种付不起学费的人念大学的机会。

对我父亲真正迎来转机的时刻,是1989年的六四。当时他正好在北京出差,要在北京学习一个月。为了支援学生,他也去了现场 并且驻守了好几天。但是好在清场前的几天 他结束了出差 回到了南京。要是他还在 也许就没有我了。
我爸说,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热血青年,也想过通过自己的努力报效国家。他大学时期就入党 工作之后也是他们单位的党支部书记。
但在这次事件之后,他的理想受到了极大的动摇。从此,他心灰意冷再也不想从政或者报效祖国的事。
从北京回来之后他非常担心因为这段经历被人举报逮捕,他也有几位同时因为声援六四被带走
正好当时他们所里有支教任务,去四川支教,许多南京的同事都嫌路远不愿意去,而我爸却求之不得,因为这个机会可以让他逃离南京,也可以暂时避避风头。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就申请去了在四川,在攀枝花支教两年之后,他通过曾经的老同事帮助得到了一个去美国帕萨迪纳半工半读的机会。
在美国刚开始 他白天在大学上课 周末去电脑城帮人修电脑赚钱。
两年之后,由于我奶奶不愿意长子长期出门在外,于是在强烈要求下,我爸回国工作。一开始在香港的一家外资企业伟易达上班,后来在深圳的电子公司上班,再后来,他与人合伙一起开了一家公司经营至今。
我的父亲在美国见到了很多东西,他也开始思考究竟曾经接受的教育是否正确,这种非左至右的划分方式是否过于武断。小的时候 我记得我父母从来不在我面前讨论政治 一直到十八岁以后 我爸才跟我讲以前他年轻时候的一些往事。前几天我跟我爸视频聊到李医生的事情,我说我对这个政府非常的失望,他说,看到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想不到,24年前的轮回,如今在他的儿子身上也要经历一遍。
 

 我的外公也是西军电毕业 曾经在原子能研究所工作,我外婆是银行职员。我很倾佩中国的老一辈人为了国家所做出的贡献 无数的热血青年为了他们所相信的理想献身,同时我也很同情他们曾经遭受的一些遭遇。
我外婆家里以前是地主家庭 外婆的父亲是当时的一家大户 家里有良田。
 因为她的家庭是地主,所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她的父亲要被人批斗,幸好她有一位哥哥告诉她的爸爸去参加批斗大会之前剃一个光头,这样别人就没法抓着你的头发批斗,也许会增加活下来的几率,所以我外婆的父亲就替了一个光头,并且在身上写了几个大字,说我有罪我是罪人等等。最终批斗大会开完他侥幸捡回一条命。
我外婆跟我说,他记得小时候他的爸爸对周边的邻居 其实很好,如果有租户交不上租金,也经常会网开一面,但是到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这帮曾经的邻居却全部都说,他的爸爸在压榨他们。
外婆并不认为毛泽东的政策有那么大的问题,他认为更多的时候是执行这个政策的人,公报私仇。是人性的恶,加剧了政策的恶。


想想很讽刺的一件事  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 我们在当时深圳的明斯克航母上 入的少先队 当时有一句口号是 以后我们就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现在想想 我们这种屁民 连接班的资格都没有吧。


可以说 我现在对于中国 唯一无法割舍的羁绊 就是我的回忆了 因为我从小在这里长大
我的童年 少年 青年的一大半 都在这里度过,我的朋友 家人 伙伴 全都在这片土地。除此之外 再没有任何感情。
如果有一天我失忆了 那么我对这个国家也不会再有任何羁绊。
我仍爱国 但我不爱党。我爱的是这片土地 这片土地上与我血脉相同的人民 而不是奴役他们 愚民的政府。

 
157
分享 2020-02-10

82 个评论

注意保护隐私,祝你好运,德国是一个适合自我反思以及和别人辩论,让自己进步的地方。
孩子,我全部看完了,不是我吹大话,你现在才刚刚第一步。这是好事,我很庆幸你能在那么晚才意识到他们的本质,这证明你度过了一个快乐的童年和青少年。我十四岁就知道他们是什么了,但我宁可全世界不再有人会那么早就被打醒,其中的辛酸和痛苦只有当事人自己明白。
你说了好多,注意一下个人隐私,老大哥在看着你,,,
我币圈人没有做过小粉红,但是当过一两年的民族主义者,后来随着维尼开倒车,封掉的网站越来越多,墙越来越高,国内越来越没有言论自由,加上玩币后党国想尽方法打压币圈,从当初的“不信任党国”到“反共”,那时维尼还没有修宪,,,(修宪后变成“不革命不行”)
玩币的经历,也顺便纠正了我民族主义的倾向,比特币没有国界,币圈没有国界,追求自由的人也没有国界!!!

(以上信息经过了一定程度的混淆,请勿100%相信,,,)
建議你夾雜一些假訊息 不然會讓牆內的警察找上門,願樓主平安
倪匡参加香港游行,有个老伯质问他“你爱不爱国”,这问话把倪匡逗笑了,“我当然爱国,要不然我什么要反对共产党?” 共产党就是中国这艘大船的船长,这船长把中国带向星辰大海还是暗礁,只有天晓得了。

最近再看斯考森的裸体共产主义(The naked communist),推荐给楼主。斯考森是一个研究共产主义集权的专家,他提炼出的一些常识,案例和观点可以帮我们理解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本质。

楼主写了很多,看得出这个转变很不容易,也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坦率说即使你是一个坚定的反共主义者,在目前的大陆你其实什么都做不了。这么说并不是打击你,而是在高压下一个人能够不做什么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比如不主动摇旗呐喊,不不主动配合,不接受宣传等等。西方国家的纵容绥靖已经把中共变成了一个无比庞大的怪物,它依靠科技控制了社会每个细胞,这种情况下反共者保护好自己是第一位,然后耐心等待。
加油吧,覺醒其實會承受更大的痛苦,很多事情的真相會把一個人打垮,欸。
支持,又一个有才有志的青年觉醒了。
倪匡参加香港游行,有个老伯质问他“你爱不爱国”,这问话把倪匡逗笑了,“我当然爱国,要不然我什么要反对...

是的 某种程度上说 是一个信仰崩塌的过程 因为从小接受的教育 以及父母几乎没有给我任何政治上的引导 很多都是我自己思考琢磨出的转变 谢谢你的推荐 我会去学习下。
建議你夾雜一些假訊息 不然會讓牆內的警察找上門,願樓主平安

好的谢谢你 其实我现在人在国外且短期也不可能回去了。至于警察什么的 共产党自己不是有句话么 怕死不当共产党。憋屈的活着 还不如坐牢。其实现在在中国大陆生活 与坐牢又有什么区别 不能说自己是想说的话 不能看自己想看的片 不能听自己想听的歌 什么都要跟党走 还不如坐牢来得痛快。
注意保护隐私,祝你好运,德国是一个适合自我反思以及和别人辩论,让自己进步的地方。

谢谢您 好的 我会继续思考 共勉
孩子,我全部看完了,不是我吹大话,你现在才刚刚第一步。这是好事,我很庆幸你能在那么晚才意识到他们的本...

好的 谢谢您 是的 转变是个痛苦的过程 但是值得
这位留德葱油的经历可以帮助解释品葱上经常讨论的问题:为什么让墙内的年轻人醒悟这么困难?这位葱油在墙内墙外都接受过高等教育,又在贫困地区支过教,在物流仓库打过工,见识过社会底层(没有贬低的意思)的不公平,基层官僚的不作为,有了这么丰富的人生经历和知识储备,这才逐渐开始反思。

而墙内的一般通过年轻人,要么在学校里做题背马哲背傻了衣食无忧不识民间疾苦,要么在社会上吃苦但是受到教育水平的限制只会沉迷打王者荣耀刷抖音,甚至不会主动去想想为什么社会里这么多不公平,,,
不要透露个人信息

好的 谢谢关心
樓主注意保護好自己個人的資訊防止被某些中共黑狗肉搜,如果可以盡量留在國外不要再回去了,這個國家積重難返,無力回天了
楼主表露太多个人信息了,小心。

我也全部看完了,能感受到你的真情实感,我感觉幸运的是你爸理解你,但你妈那边的背景也许是有点难吧。

我自己来说是不知不觉就成了反贼了,我自己都想不起来是什么契机。
大概是因为我本性就是从小向往自由,讨厌别人干预我。我家从小就教育我做人要讲道理,所以如果非要逼我做我不愿意的事,而在道理上无法说服我的话,我是死都不会服从的,因此我也不怎么从众,自己比较独立,没兴趣控制别人,那些什么什么委员我是坚决不要做的。

中学时期的我同样还是对中国有点希望的,毕竟是网络最自由的年代,觉得虽然现在有很多不足,但是会越来越好。
唯一不满是年年搞扫黄,不给我看黄色废料。但后来我发现所谓扫黄的把戏基本上就是搞言论管制的幌子,每次扫黄实际上对于网络的管理都收紧了一点,而且慢慢的从个人论坛,到个人注册域名网站,到服务器都开始了管制,慢慢越来越多外网都不能上了,甚至一切墙内网站都实名了,这对于我这种自由人来说是不能容忍的。越不给我自由上网我偏要去!

另外小时候对新闻漠不关心,但后来人生阅历丰富起来后对时事关注起来,慢慢发现从动车到奶粉到天津大爆炸到网瘾学校到疫苗到各种多到我都数不清的事件,无一得到处理,每次都是趁大众转移关注偷偷的糊弄过去。所以我坚定了我的想法:

共产党,从不道歉,从不改过,不断重复。

其实我对中国的将来是挺悲观的,因为我身边认识的同辈,网络风气还算自由时成长下来的同一代人,就算会翻墙的,结果都成了中共的拥护者,而我是少数的有质疑的人,有点孤单。
比如这次肺炎,年前我已经提醒朋友注意外出,赶紧买好口罩,结果他们笑我相信外网谣言。到今天知道距离家500米有确诊开始紧张了,我又还能说什么呢?

最近开始更多地阅读历史,感觉中国的苦难只是在不断重复,人民不觉醒,什么时候是个头?
现在别说爱国,我是坚决不打算做中国人的,其实除了网上偶尔和志同道合的人哈啦外,在我现在生活的地方,我基本都不会主动讲一句中文了,因为我开始觉得不止是党的问题,还有人的问题,观念的问题。只有和中国文化割断,才能确保和世界普世价值接轨。

你还年轻,趁还有选择好好想想将来的去处,别被什么爱国情怀拌住了腿。因为我可以预见,大洪水快要来了。
总之祝福你。
樓主注意保護好自己個人的資訊防止被某些中共黑狗肉搜,如果可以盡量留在國外不要再回去了,這個國家積重難...

其实无所谓了 我的所有中国的社交帐号都已经被封禁过好几次 记得以前舆论环境还比较开放的时候还能跟朋友一起交流 现在朋友们一个个都被删号了。其实我遇到过几次身边的人被带走 但是没多久就放出来了。谢谢你的关心 我会注意自身安全 但是我想真正有需要挺身而出的时候 我觉得有一些东西 比自身的安危更加重要。
其实无所谓了 我的所有中国的社交帐号都已经被封禁过好几次 记得以前舆论环境还比较开放的时候还能跟朋友...
佩服您這樣的人,可以在這種隨時被威脅人身安全的情況下發聲,您的勇氣和膽識自愧不如啊!祝福你希望你平安.
楼主表露太多个人信息了,小心。我也全部看完了,能感受到你的真情实感,我感觉幸运的是你爸理解你,但你妈...

好的 我很理解你 我从小也特别讨厌班上的各种委员 年纪不大 却有一种官员的油腻感。 可能我比较幸运 我身边玩的好的同辈大部分都是跟我一样的想法 而且我明显感觉到 因为这次疫情 这样想法的人越来越多 至于网络上 比如这个帖子里(https://bbs.hupu.com/32272044.html?is_reflow=1) 也越来越多人表达了不想回国的理念。 最后我想跟您说 也许孤身奋战是孤独的 可能也改变不了什么 但是借用我曾经看过的一部韩国电影的一句话 我们一路奋战 不是为了改变世界 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与君共勉。
winkcat Thinker
中国本质是个封建门阀为主的贵族国家,这是很多人在享用现代化科技时绝对不敢相信和无法理解的一件事,在工业的表皮下,中国社会核心始终没有脱离权力决定一切的农业国家逻辑,一个社会越落后,权力的重要性越大,社会生产资料对权力的依附也越大,而权力所拥有的如此多资源,要么通过选举决定,要么通过暴力维持。

现在这个时代其实就是因为政治的维稳需求,无论国内民间还是教科书,都缺乏对当代中国的社会准确认识,一些观念没有被明确提出,仍然停留在九十年代末到两千年早期的中国社会现代化过程里,是保守派与改革派的拉锯,官方和民间以此自我演绎出一种虚构的历史叙事,描述为腐败官员不断被斗倒,社会不断在所谓“改革者”的领导下进步。

事实上从六四以后就没有改革派,有的只是封建式的家族机制垄断了中央到地方不同的公私领域,既没有准确的意识形态,也没有明确的执政路线,官僚体系也依赖裙带关系,从而形成了地方与中央门阀家族为了置换利益,彼此承认治权合作的情况,进而产生了大量的流官问题,你说的扶贫因素很大程度就是流官所致。

地方的资源决定在短期任职的流官与控制大量资源的地方贵族手中,另一方面行政又必须考虑中央控制地方的安全需求,所以仅剩下的资源,在养老、教育与扶贫政策下,能给出的是非常有限的名额,流官不能长期执政,又需要依赖地方贵族的帮助获取资源让自己在任时有政策功绩可推行,进而就选择短期投资,更长期关注地方的,也就飞到九霄云外了。

目前的中国,既不是一个现代国家,也不是现代政权,而是利用工业化获得了大量资源,形成一定现代化基础的门阀贵族政权,类似于古罗马凭依剥削奴隶与掠夺周边地区,依靠大量的生产与资源获取一定时空间的高度繁荣一样,问题是古罗马所处时代有其必然性,中国当下的必然性则迟早要被社会规律纠正,而且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我热爱中国这片土地以及那些人与我们血浓于水的同胞。目前中国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民众组织能力的消失,不管是学校也好,社区也好,都被政府瓦解了基层自治和组织力量。过去农村还有宗族势力什么的,甚至可以对抗政府的强拆。但是,最近也被“扫黑除恶”为名摧毁了不少
中国本质是个封建门阀为主的贵族国家,这是很多人在享用现代化科技时绝对不敢相信和无法理解的一件事,在工...

说得好
中国本质是个封建门阀为主的贵族国家,这是很多人在享用现代化科技时绝对不敢相信和无法理解的一件事,在工...

听君一席话 胜读十年书。解答了我很多疑惑 豁然开朗。 不过想问下 古罗马的统治最终是由外来势力强行用武力推翻的 依您之见 是否中共也只能有外力强行推翻 毫无内在改变的可能了?
孩子,我全部看完了,不是我吹大话,你现在才刚刚第一步。这是好事,我很庆幸你能在那么晚才意识到他们的本...

我比你好一点,我17岁
楼主表露太多个人信息了,小心。我也全部看完了,能感受到你的真情实感,我感觉幸运的是你爸理解你,但你妈...

十分赞同。鲁迅说的民族劣根性,一点都不假!!!
 谢谢你很真实的分享。愿意思考的人总是不容易被骗。你外婆的爸爸那一段好辛酸。
感谢分享。你深入“底层”的经历很让人佩服。

我厌恶整个体制是从我妈跟我讲她堕胎经历开始的,甚至现在还会做噩梦。。。

中国人民真的背负了太多沉重的东西了。
倪匡参加香港游行,有个老伯质问他“你爱不爱国”,这问话把倪匡逗笑了,“我当然爱国,要不然我什么要反对...

不承认共匪的一切国家象征,包括不限于国旗,国徽,国歌。
不容易,看看周边还有那么多自干五,着实觉得能醒过来,不容易。
共產主義的接班人在故宮開價值幾百萬的奔馳大G呢
个人信息透露太多了,边看边为楼主捏汗。。
字里行间能感受到楼主单纯、正直、善良,pincomg能有越来越多这么优秀的成员发表观点,诚乃幸事啊
朋友,我比你大不多,看起来你应该是刚刚觉醒,加上这次疫情,使你出离愤怒并写下这篇文章,显示和中国制度硬碰硬的决心。但是还是希望你可以将信息模糊化处理。鉴于父母家人都在墙内,这样做可能也会坑了他们。明智的做法是先隐蔽下来保全自己,在合适的时候出击。
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我热爱中国这片土地以及那些人与我们血浓于水的同胞。目前中国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民众组...

党要管一切,他们不能容许任何民间的自助自治,公民治国对党来说就是天下大乱。
我是看郭文贵视频才彻底反共的,你也可以去油管看看
最后一句说的特别的好!!“我仍爱国 但我不爱党。我爱的是这片土地 这片土地上与我血脉相同的人民 而不是奴役他们 愚民的政府“
红色中国网转载: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41297#comment

告诉你一下
好的 我很理解你 我从小也特别讨厌班上的各种委员 年纪不大 却有一种官员的油腻感。 可能我比较幸运 ...


谢谢,共勉之吧。

我们一路奋战 不是为了改变世界 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好句子,说到我心里去了,想起来当初我不愿意当什么委员就是觉得做了那个我感受上就不自由了,说到底就是不想被外在改变自己的本质。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所谓的地主 是被gcd 害得人中最惨的。   你说 反右,文革,64,之类迫害的 至少是发出不同声音的人。

然而地主 什么都没做, 他们只是辛辛苦苦 赚钱买到一分地, 或者继承家里财富获得的。 却因为这个身份就


遭 gcd 批斗, 羞辱。  很多人被处死 或 折磨至死。  gcd就是讲着最好听的话, 做着最没人性的事!



改革之前, gcd可谓 巨恶, 邓改革之后 ,好了不少, 必须承认,邓式改革尽管不彻底, 但改革后的中国是正面大于负面了, 毕竟获得了相当程度的自由和发展。 后续 江这样的技术官僚 还是 相对进步的, 提出3个代表,主张与国际接轨。  在2008左右,社会宽容度达到一个高潮,走向共和 这种完全跟中共官方历史相反的电视剧都能上映,还有建国大业居然美化美国和共产党,这在当前不可想象, 那是我一度对未来充满信心,认为, 中国去除gcd那套意识形态, 回归现代治理制度只是时间问题。  

可惜, x上台,重回意识形态,吹捧不忘初心, 又拿起毛那套, 抛弃了邓的实用主义。 大肆折腾, 搞个人崇拜, 各种假大空 口号, 不顾客观规律,强行提要求, 正如你上面提到的扶贫。

法制倒退, 重回人制, 各种因言获罪, 以寻衅滋事罪 随意抓捕 不同声音的人, 训诫医生就是一个例子。

现在最好的结果 是d内改良派能获得权力,自上而下的改革, 但x大权在握,现在希望渺茫。
楼主,你一定要把你文中的信息全部都改下,模糊掉。
不愿意你这样的好青年被中共盯上。

我跟你经历有些类似。
所谓的地主 是被gcd 害得人中最惨的。   你说 反右,文革,64,之类迫害的 至少是发出不同声音...


现在党内改良派有谁?
谢谢你分享你的经历,家庭和心路历程。祝你在国外一切都好。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注意保护自己和家人,不要低估中共的邪恶。

愿我们的理想主义唤醒更多国人的初心。
愿万众觉醒,能够和平演变,看来火候还是不够。
谁原背井离乡?既然有能力移民,还请小粉红不呀叽叽喳喳自干为人走狗。
现在党内改良派有谁?

李克强 是技术官僚派,比较接受西方先进的东西。 汪洋是温和派,曾提出人民幸福不是党恩赐的话。

曾庆红当副手时,非常开明, 之前中国的言论自由空间就是他允许的, 但他退休后, 党内保守派拿到权力后, 开始打压, 到习上台更是达到极致。 曾庆红 当年一个失误没把另一个开明派的李源潮推上当时胡锦涛的候选人机会,最后让习上位是最大的遗憾!
说国家最多坏话的,指出国家最多错误的,就是70年到90年代生人,他们也是这个国家20年经济腾飞的主要贡献者,批评中共绝不是不爱国,屁事不干还要靠着父母那点微薄积蓄买房子还天天网上叫嚣的小粉红才是,因为他们就出一张嘴,吃着闲饭喊爱国,跟社会的渣滓没有区别。
首先 贫困户是有指标的,也就是说 每个村只能有那么多贫困户 而不是按实际情况来界定。
其次,贫困户究竟怎么界定呢?很多时候不是靠具体收入数据 而是靠关系。
你跟村长关系好 你就可以成为贫困户领救济。关系不好,就没有。当时我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人去村政府闹。

這個情況應該普遍出現在全國各個地區,我大學時也有貧困生補助,有的貧困生穿耐克玩ipad依然有錢拿,家鄉是甘肅的,還有一個是湖南的
写得很棒啊!我不是粉红,但是2008年那阵子的确是对这个国家有认同感,但是慢慢接触社会,接触政府部门,接触媒体,接触底层真实的社会后,才发现这个国家,政府是如此的虚假,人民如此痛苦不堪。我也有过去农村扶贫的经历,是工作单位摊派的,必须认领一家,做帮扶人,说实话基本跟你说的一样,都是需要的人得不到,数据造价,更可恶的是直接在扶贫手册上面,被逼得冒充农户,填写数据,摁手印。扶贫就是一个形式,根本没用。最多也就下去的时候提一袋米,一桶油,几扎面,对人家有点用了。
嗯 我从小学就已经觉醒了  其实当我看到你上大学以后还能对中共抱有好的想法 我认为你非常天真和幼稚  可是我又想了想 您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像您一样生活那么富裕得家庭里的孩子从一出生就被细致的照顾 高中毕业后出国所以他们并没有接触过社会  其实当我看到这些人的时候 我心情还挺复杂的
范松忠 黑名单
是说得很全面,人人都是有契机才开始觉醒的。
薄熙来么,这个和开国大典一样,打倒一个,就要从开国大典那张图里把去掉一个人,1984,一模一样。
这就跟我在大学里亲眼所见社交能力好的跟老师关系好的还经常旷课的同学,领到一份1k的奖学金一样。
不说这个同学怎么样,老师拿的这份工资真的是辛辛苦苦的换的吗?

我们班上一个公认家庭条件特别差农村孩子,反而连助学金都没领上,给和老师关系好的、成绩好的(不是助学吗??为什么拿成绩评?)挤下去了,我们当时是8-11:20、14-17:20上课,除了早上,都能看到他一下课就骑辆自行车去送外卖。
MarianneLee 新注册用户
以前因为害怕不敢注册,为了回复你专门注册的账号。
我以前是个典型的中国科举家和达尔文主义,甚至觉得只要国家富了人民少点权利也是正常的。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考到核心机构当公务员,自己也变成边缘赵。
后来因为巧合,反送中运动的时候我在香港工作,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人们对于自由的呐喊。我从小就没有过自由,只想着从自己的阶层杀出一条血路。那一次才真正意识到,我本来不需要这样。我本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发挥我有的才能,热爱我现在的生活,但却因为这个阴鸷的体制,说着自私的话,做着神经病一样的事。
现在我对自己进行重新设置,人已经肉身翻墙,我知道没有完美的制度,但我也知道,现在的中国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应该有的制度。
孩子,我全部看完了,不是我吹大话,你现在才刚刚第一步。这是好事,我很庆幸你能在那么晚才意识到他们的本...


楼上说的真对,这孩子明显在温室中长大,这些列举的简直不算个事。
黑暗面的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顶多算不黑不白的灰色地带,不知道,楼主见识了真正的黑暗面会如何?
本人年长一些,从自身经历和身边的同事朋友,听到的,就明白了一个事情。
国内的,特别是政府的,真的是无底线。
最关键的是表面上还装的一派光鲜
这种典型的人格分裂不知道还会持续多久,不过我个人感觉,应该不会长了。
我跟你经历很相似,很相似
我是希望中國弱化分裂 對周邊國家威脅度減少
能用公平公正的手法去對待人
这次疫情让太多人对党寒心了.....我现在觉得最恶心的是克扣甚至取消医务人员的补助,很多医务人员从1月23日就到现在了一天假都没有.....  卸磨杀驴。
最可笑的是国内现在又开始粉饰太平了。
1.以偏概全,你叔叔的工作作风和河源村子的情况就能反映整个扶贫工作状况吗?现实是国家贫困县的数量从2012年的592个减到2020年初的54个。基层工作有落实不到位的情况,恰恰反映出由于国家太大、国情复杂,再简单的事也可能是复杂的事,需要每一个人的努力。有工作不负责任的地方,你可以向当地监察委举报。
2.底层的问题。中国的确存在阶级固化的危险,但远没有美国严重。美国的名校是可以花钱捐赠买进去的,由于公立学校教育质量太差,导致美国也有严重的学区房问题,一些低收入家庭只能入读教育质量差的公立学校,这些家庭的孩子也在重复着循环往复的贫穷噩梦。我也反对你觉得做物流仓库的人就是底层的人,行行出状元。在中国还是有很多可以靠读书改变命运的机会,成人高考、专升本等等。
3.关于香港的选举部分,看出来你根本不了解美国的选举制度,美国的选举制度是选举人制度,得一州则得一州所有选举人的票。2016年希拉里获得的累计票数其实更多,但是由于美国的选举人制度她没有获得大选。你以为的那种一人一票制度是不存在在美国的。
4.官方媒体需要在外网社交平台上宣传中国。但是这些user generated content网站2009年以前是可以在中国大陆登录的,但由于境外分裂势力利用这些平台实施全球大串联策划了2008年314拉萨打砸抢烧和2009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这些平台逐步退出中国。详情可见“东京自干五-长脸传媒”的视频。
5.中国一直到高中的基础教育还是不错的,但由于高考竞争很激烈,的确有很多人选择了本科出国读书。美国的高等教育非常优秀,有大量的科技人才和高水平的教授,出国读大学时很好的选择,如果家里条件允许的话。国内的大学也在逐步提高,尤其是近年来每年都引进数以千计的优秀科研人才。
6.公报私仇什么的,你可以查查国民党当年的还乡团的故事,刘胡兰是怎么死的。
7.中国还是以公有制经济为主的的国家,生产资料公有制而不是私有制,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无可辩驳。
8.新冠疫情早期有处理不当的问题,但是国家投入了这么多医疗物资和人员救助武汉,再看看美国现在的病例数、美国医生惨烈的防护水平,再说中国不管人民死活就过分了。
kcasuwei 新注册用户
注意保护隐私啊楼主,我们相似经历,肉身出来吧 不回去了
yahoos 新注册用户 回复 wingoffreedom ?
1.以偏概全,你叔叔的工作作风和河源村子的情况就能反映整个扶贫工作状况吗?现实是国家贫困县的数量从2...

看到你的回复挺感兴趣,尝试回复一下。
1.知道为什么中共的扶贫工程总是受到外界各种质疑么?且不说中共与生俱来的政治黑箱运作体制,在第四权监督完全失效的社会下。你们口中所谓的当地监察举报体制,本身就是一套左手管右手的杂技。你如何保证楼主的举报得到妥善处理,不会成为下一个被“解决”掉的提出问题的人?
反观楼主透露出来的基层特色的上行下效。稍微有点社会经验和体制内经验的人恐怕都不会陌生。
而普通百姓能在合法途径了解到的扶贫故事,恐怕是只有人民日报上的那种《总书记来我家,我们的日子比蜜甜》系列姊妹报道了!你让全世界的人怎么相信你?!
2.在全世界少数几个依旧严格执行户籍制度的国家之一的中国,一个教育资源严重分配不均的中国。是什么让你觉得一个中国穷人会比美国穷人获得更公平的教育条件??美国不是天堂,但是美国还没丧心病狂的剥夺一个人的迁徙自由和受教育自由。为了一个城市入学名额让多少农名工家庭,流血又流泪,这不是好不好的问题,而是有没有的问题!?至于那套行行出状元的说辞,用来骗骗在校大学生还行,没反驳的意义。专升本,成人高考,函授之类的社会认同度,含金量,冷暖自知。一但你进入中国社会底层你立马就会堕入为了活着而活着的死循环,那套毒鸡汤的美丽说辞还有多少可行性。
3.且不论选举人制度和选举委员会制度的优劣,中共多次承诺20XX年推行普选,而又多次推迟,难不成也和中英联合申明一样成为历史文件,不具备实际意义了????
4.这套说辞官味十足啊。75和广州工厂维汉冲突有没有关系,乌鲁木齐是不是像天安门一样一个人没死。我们都暂且闷在鼓里。我就寻思着既然叫长城防火墙。那一定用来保护人民抵御外敌的。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境外反华势力可以随意进出长城,奉为上宾。却把自己人民关了起来,让他们不许听,不许看,不许说。这和老外可以随意免签直飞港澳,自己同胞却要办个通行证一样令人玩味。顺便一提2020年中国还能上几个外网啊?都被境外反华分子占领了?
5.上限和下限那是云泥之差啊,边缘省份的乡镇高中和北京的重点高中考北大。我觉得从头到脚就根本没起跑线这东西吧。引进的人才你是在指那些被FBI按名单挨个点名的千人计划,还是在斯坦福大学"被”抑郁症的张首晟?还是基因编辑婴儿被中共自己判刑3年的贺建奎?
6.比烂没意思,但是成制度成体制把人性邪恶一面完全引导出来的运动确实少见。
7.自从90年代末的国企改制,中国的社会主义就彻底咽气了。去看看当时的厂长,书记现在都是啥身份。现在国企的总经理都是谁的儿子。就连上面红色中国里面的马列原教旨主义者都觉得你共就是个挂着羊头卖狗肉的权贵资本主义可以说是很好笑了。
8.你拿老共的假数据和死心眼的老美的真数据比那就没意思了.....我就记得那句中国和who合唱了1个月的可防可治,未发现人传人.
r9d8jg5 新注册用户 回复 wingoffreedom ?
1.以偏概全,你叔叔的工作作风和河源村子的情况就能反映整个扶贫工作状况吗?现实是国家贫困县的数量从2...

别胡扯了。我就谈谈第二点:
“中国的确存在阶级固化的危险,但远没有美国严重。”你拿出什么证据了吗?有什么量化的比较吗?
“美国的名校是可以花钱捐赠买进去的”可不是捐个一二十万就能进去的,除了非常富有的,绝大多数人都是走正常通道申请进去的
“公立学校教育质量太差”这完全是道听途说,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没有绝对的高低之分,在很多收入水平较高的地方公立学校的质量完全不比私立的差。且不说很多地方不存在私立学校这种东西。在国内也有公立私立的问题,也有学校水平不均衡的问题。你在国内东部、大城市的学校教育水平也比其他地方的高,这都是事实。
“导致美国也有严重的学区房问题”在美国租房和自有住房地位是相同的,而且怎么又说回学区房了?不是说公立水平太差吗,为什么大家都跑去读?你这前后自相矛盾
“一些低收入家庭只能入读教育质量差的公立学校”在国内不也是一样吗?我知道国内很多有钱人都把孩子送去外国语学校甚至去美国读高中。有什么区别吗?
“我也反对你觉得做物流仓库的人就是底层的人,行行出状元。”你省省吧,别装高尚了,这个帖子的话题是什么、仓库工人是不是底层你心里清楚了很。让你现在放弃你手上的工作去仓库干活你去不去?
“在中国还是有很多可以靠读书改变命运的机会,成人高考、专升本等等。”美国就没有了?在美国工作几年又回去申请大学、研究生的多了去了,我自己就认识好几个。扯什么东西呢?
r9d8jg5 新注册用户
楼主,趁警察还没找上门赶紧把文章改一下吧,“广东**对口”“王叔”,要是想查你简直是秒秒钟的事情
Jormina57984 新注册用户
我的经历和你不同,但是我建议你保护好隐私,喝茶真不是开玩笑,以你文中提出的经济条件,肉身翻墙比较合适。
已隐藏
然后,在河源的那个村子里,我发现很多贫穷的人其实根本不贫穷,他们只是懒惰罢了。 很多人拿了政府援助的钱去拿去赌博或者嫖娼,明明身强力壮,可是却从不外出打工。家里的农田也不种,任由荒废。

这也是为什么政府要开展精准扶贫的原因 精准扶贫就是不直接给大量钱 而是给他们一份工作 让他们去做事。但是说实话 收效甚微 很多人领完了每个月的低保 就不去上班了 上班的时候也是吊儿郎当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你这说的明明意思是国家尽力帮助扶贫,人民自己不行啊,那真要到了美国,你发现底层也是拿了救济金就买毒品买酒,你是不是要反对美国这个制度?
許久沒上 看到下面的評論都沒有提到一點就登上來說一下。

文中所提到的“鄧爺爺”、“大連好市長薄熙來”,建議你用品蔥檢索一下這兩個人的名字。
作為bonus你可以再試試關鍵詞周恩來。
希望搜索結果能幫助打碎你心中對中共殘存的最後一點美好。祝自由
g恭喜你能够觉醒,但是看到你对薄熙来似乎有点好感,我想说如果上台的话,薄其实要比习还要可怕,看看他在重庆搞的那些事,和习几乎是一模一样,黑打民营企业,破坏法制,唱红打黑。虽然大体都是一个吊样,但是薄更贼,习更二。另外,我也觉得那棵树是无辜的。
你是写小说还是自我出道?
ilovekaris6458 新注册用户
字太多,没看完。恭喜觉醒,并且还能发帖分享自己的经历,值得称赞。
恭喜觉醒,欢迎退出少先队。
https://tuidang.epochtimes.com/
楼主不要写太多个人的家庭私事,我们不喜欢的那帮人它们手上可有科技和数量庞大的奴才去提主子解决它们不愿意看到的“问题”的。要小心,不要成为下一个秋实,大家都在担心他的安全。

中共统治的中国已经不是一个真正中国人应该热爱的国家了,如果有办法,有能力就尽早离开吧,到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落地生根,培育下一代,爱国但等待中共的末期,学习西方先进的科学,还有政治学,连结台湾香港一些有志之士,等待时机创立一个真正的现代化中国联邦。这过程漫长,所以就算下一代生长在西方国家,也要培育他们学习中文,当然最好学习繁体字,了解中国真正的文化,文明和历史。

以前说教育是让学子明事理,现在中共的教育是要学子当好奴才,这真是悲剧的开始,香港也正面临这样的老路。

天佑中华吧!
你暴露了很多个人信息,连我都可以把你人肉出来。
你的全部经历只支持你反中国共产党,而不支持你反共产主义,因为你压根就不懂,错误地把当今中国当成了共产主义。共产主义作为理想仍然崇高,尽管各路妖魔鬼怪都把它当点金石。不谈共产主义,只谈社会主义,从空想社会主义到民主社会主义,人类进行了广泛的尝试,千万不要和当今中国混淆,因为今天的中国根本上是国家资本主义,跟社会主义不沾边。而欧美更接近民主社会主义,这个定义非常复杂,很多国家偷换概念,以为自己起个名字就神圣得不得了,如果名字能代表一切,那国民党不是更加社会主义,以民为本呀。按我的标准,称得上社会主义的必须符合两条,第一贫富分化极小,第二个人可支配财富有下限,换句话说人均年收入低于1w美元的都不是社会主义,更别说共产主义了。
李克强 是技术官僚派,比较接受西方先进的东西。 汪洋是温和派,曾提出人民幸福不是党恩赐的话。曾庆红当...

主要中共已经失去改良的机会了,以前有的官员行得端坐得正,不惧怕改良带来的清算可能,比较典型的就朱镕基 陈良宇,现在已经没有这种人了,党内哪怕还有改良想法的人估计也承受不起万一改良失败,变成人民清算中共这种后果,现在中央应该是没有一个清白的人了,孙政才这种上班打王者荣耀都要拿出来作为纪委入罪依据的应该算得上共产党之光了
好的谢谢你 其实我现在人在国外且短期也不可能回去了。至于警察什么的 共产党自己不是有句话么 怕死不当...

你父母在国内,所以建议你把地址和家庭信息隐藏了,说了大概就行。你不知道匪帮的手段吗,你是没在媒体上公开,他们这种土匪,你不在国内,他们就骚扰你家人,甚至无故逮捕,不要低估他们的恶,这个国家没有法律的。
参禅的三重境界:第一重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重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第三重很少有人能达到: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为您的智商鼓掌
>>然后,在河源的那个村子里,我发现很多贫穷的人其实根本不贫穷,他们只是懒惰罢了。 很多人拿了政府援助的...

我也这么想,美国其实也应该推行中国的扶贫方法。但我不反对美国的制度,因为楼主有提到中国的扶贫乱象多,如果搭配监管机制,这种方法在美国的制度内会很效率。
剛好看到一個美國共產黨國會議員參選人的介紹
https://www.christopherhelali.com/issues

感慨啊~ 有人走出黑暗 有人卻把黑暗當做希望
我这里引用罗素的几句话
“不管你是在研究什么事物,还是在思考任何观点。只问你自己,事实是什么,以及这些事实所证实的真理是什么。永远不要让自己被自己所更愿意相信的,或者认为认为人们相信了,会对社会有更加有益的东西所影响。”
出于个人 国家与政府有许多问题可以来批判,但是请积极探寻事实!不要止步与憎恨,反对中。一切美好的事物和精神始于“善”
引用lz原文:

我小时候去大连旅游的时候,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在大连基本上每一次打的,出租车司机都会说,薄熙来市长是一个好人 给大连市民带来了很多实惠。

===

感到一阵恶寒。。
好險你已經認清共產黨本質,不然到最後也只是被欺騙到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11
  • 浏览: 15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