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接隐蔽性迫害引发连锁接龙效应?

间接隐蔽性迫害,通常来讲对大部分人(包括不是既得利益者的人)没什么效果,特别是对于官位越高的人,有特供食品、干部医院,高官俸禄极少能体恤疾苦。家属挚友基本全送到外国了,没什么后顾之忧,就算落马/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不要紧可以放心在墙国作威作福。

大多数没远见不会预见深思想到背后的联动连锁效应,如:不惜永久牺牲环境换经济导致生态被破坏,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联动人祸+天灾。

把空气污染了就等于把一切都污染殆尽了,衣食住行、身、心疾病齐聚一堂,还导致很多物种灭绝。雨是重金属酸雨,土壤、楼房建筑、水、食物等等都被腐蚀污染破坏。《穹顶之下》(全名為《柴静雾霾调查:穹顶之下同呼吸共命运》)

由于长期食用这些被破坏的毒食品,就会导致人体慢性中毒,那人经常生病就不在话下了,生病了,由于天朝的制度性腐败(分析“制度性腐败”——为啥天朝的贪官屡禁不止?@编程随想的博客)必然会导致人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阴险狡诈,小病说成大病骗他人进行住院甚至手术,(天朝的教育、医疗体制升迁涨工资的标准是出书、学生成绩越好额外奖励越好工资也越高。这也助长了天朝的抄袭成风、垃圾书成山、势利成性;医疗体制也跟教育界差不多一个路子捞钱,手术越多,职称工资越高,因此医院整体气氛特别暴躁/暴戾,尤其是大医院医疗事故也特别多,利益错综复杂医官相护是常事。)手术了就极有可能致残。致残了就必定会遭受歧视看不起嘲笑侮辱。

生病甚至致残之后又能源源不断往下发展出更多连锁问题(麻烦)故又来钱了(如,通用电气、西门子等外企如何卷入中国医疗行业腐败@nytimes我来讲一讲大陆医疗及科研系统的腐败 @新.品葱)所以这就能解释为啥有相当一部分人去医院后反而身体越来越糟糕。
明明是人祸都能说成是天灾,丧事都能办成喜事(见四川汶川大地震等等。):)真是滑稽又讽刺。顺带提醒一下,以后捐款千万别交给政府官员,真想帮助就派信得过的人亲手交给需要的人。


补充说明延伸:

➀大多数残疾人之所以会残疾,都与这个政府不作为脱不了关系,以永久牺牲生态环境为基础换取暂时不可持续性经济发展,可随之而来就是无穷无尽的人祸和天灾,因为雾霾把一切污染殆尽(土壤、水、楼房建筑、食物)造成人体慢性中毒,导致很多人早产、难产,生病酿成残疾,残疾后由于社会和学校的种种行为举措无形中都让残疾人感到歧视排斥看不起等负面心理,从而产生自卑、怨天尤人、怨世不公等负面情绪就在所难免了,有的因此产生报复社会的思想。

残疾在天朝狼性达尔文社会就注定被贴上残废的标签,残疾严重的还不会被普通学校接纳,只能在家自学或送去特殊学校上学。就算普通学校勉强能接纳但他/她们要想摆脱对他人的依赖/帮助实现自立独立更生,不论在学校/运动健身/出来社会谋生,都会受到大部分人的中伤(装(扮)可怜...)等各种风言风语,最让老衲看不惯的是,讲就讲还TM语气特别冲且大声,生怕别人听不到一样;不出门呢又被他/她们在背后捅刀子说三道四冷嘲热讽,要求多出来说不会歧视他/她们,可实际却是人前有说有笑,人后虚伪小人奸诈冷嘲热讽的一面展现的凌厉尽致。实打实作实了大部分人容不下异类;由于残疾程度太明显,一直以来国内由于系统性腐败,导致社会环境实施长期恶劣落后不堪,致使社会上很少看到残疾人的身影,突然有重度残疾人出现在他/她们视线,大部分人意识里就会接受面对不了残酷真实的现实,觉得是残疾人打扰了他/她们安逸的生活,做中国梦当岁月静婊的态度。

即使他/她们在对出来谋生的残疾人面前表达说:你很可怜。但残疾人前脚没走几步后脚立马就变态自说装可怜。

特殊学校里面也是挺黑暗的,同样是狼性文化,强者欺负弱者(弱肉强食、欺软怕硬)丛林法则。这些人原本应享有的福利也被层层克扣压榨(丧尽天良,腐败透顶)。

➁受千年封建皇权思想文化教育余毒根深蒂固,很多教师思维性格上就非常专制、死板、要强、爱面子、自私自利,从心里瞧不起残疾人(特别是农村地区的老师,缺乏素质教养不说还授课呆板极度缺乏幽默风趣),同龄人能上的课,残疾人就不被允许,因为老师担心出问题了(如摔倒等意外)要他/她负责,所以要求他/她们尽量少走动,可以的话最好整天坐着即可。

由于长时间久坐不动,身体和心理就很容易出现大问题(如:身体上,出现手脚僵硬、收缩、反应迟钝等;心理上,出现压抑抑郁、焦躁等)而且从小就遭到孤立歧视,长期孤孤单单一个人坐冷冰冰的课室,课室不见了东西等损失第一个怀疑指责也是这些人,故这些人时常背黑锅。
长期久坐不动导致萎缩变形走样,肢体变形了去医院,医院由于人多且浮躁医生就会不加思索懒得耐心跟患者解释直接夸大严重性建议手术,手术完,中国公立及公私合营医院的康复训练是一个极其低效率没效果且康复运动训练室里的患者普遍很压抑暴躁,因为看不到希望。而且手术完后康复训练不但是一个漫长煎熬苦闷的过程,很多人在这个过程中就会开始关注时事见闻、政治话题,可能受个人经历所影响和较为中二愤青,所以这些人聊起时事政治语气都较为让人感到激动、愤怒、偏激,自此时常引起一些尚未清醒/装睡的人(家人、朋友、医生)的不适甚至反感,弄得不欢而散、适得其反。发泄抱怨吐槽多了就会使不清醒/装睡/信息来源单一/不懂权衡轻重是非,不会批判性独立思考之人更加坚信他/她已经被境外势力洗脑洗疯了甚至被怀疑是不是心理出了严重问题。因此这些不清醒/装睡之人会更坚信党的意识形态。
况且手术后身体始终不如原来好,血液循环明显不说也知道会差很多。

很多弱势群体,从小由于在这种被欺凌、歧视、嘲笑等负面环境中生存,导致性格孤僻怪异、特立独行、封闭自卑,少有与人接触打交道的机会,致使这类人说话老实直来直去脱口而出,有时候甚至尖酸刻薄,不懂圆滑风趣,因此这些人也不太受周围大多数人待见。(老衲对此,也只能感叹,在魔幻天朝生存,老实直白也是一种罪!)时常情绪气氛给别人的感觉都是很低落压抑、闷闷不乐,致使很多人不喜欢这些人,就指责侮辱这些弱势群体:傻子、疯子、死XX装可怜...

自上述种种历史遗留下的不公、委屈、怨恨等余毒,老衲认为没N年的改朝换代,中国是不可能有机会步入自由、民主、法治的。

相关帖子: 政府是如何通过经济来到达为政权续命的
已邀请:
bot1989 品葱娘作者
言论不自由就会导致这种弱势群体的真正情况和态度“在根本上”就无法被其他群体知晓。这比粉红们口中所谓资本家媒体掌控舆论导致扭曲民意的性质恶劣得多。

另外这种现象也并不算是什么实用主义,而是一种懒惰的实用主义,或者称为反智主义。这类人无法思考绕了超过3个弯的论证过程,拒绝阅读论证比例超过10%的文本,拒绝阅读超过一百字的叙述,厌恶领域专家和领域术语,认为这是象牙塔内卷玩文字游戏的表现,抵触牵涉更长远目标的科学理论,但却反过来倾向于投靠那些“相似性原则”(福柯所描述的一种“知识型”)的理论,诸如天人合一或灵修,并认为这些牵强的比附解释了自己的生活。
他们把国内弄坏弄乱,却让他们的狗崽子在国外扬威作福。这就是中国的官员,一丁点好的资源都不会留给炎黄子孙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02
  • 浏览: 2347
  • 关注: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