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下心来理性讨论 我们来反思一下加速主义怎么样?

品葱现在有一种潮流叫做“加速主义”,由于我进入这个站非常晚,并不知道这个名词何时、因何而起,只记得当初吸引我来这里的一篇文《利用饭圈女孩“揽炒”》,其中所传达的想法影响了我目前对于“加速主义”的理解,即故意刺激饭圈女孩和帝吧网友们敏感的政治神经,尽可能地在不相干的事物中挖掘出“恶毒的政治隐喻”,吸引他们转发、批判,再将这一过程产生的各种恶臭内容二次传播,不但令外界对他们普遍产生反感,也通过这种自我审查对日常生活的无孔不入来唤醒更多岁月静好的人,让他们认识到,不关心政治终有一天会被政治关心

在品葱水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加速主义的践行者不仅仅是零散的网民,政府和官方组织在很多场合下的言行都是极度魔幻和失礼的,这也催生了“自我加速”的成分;而翻车新闻和官方自打脸的新闻一定程度上也可以造成舆论反馈的混乱,所以目前站内“加速主义”的标签下主要有四类内容:政治干涉生活类(如某番剧的ED暗示反送中)、自我加速类(如驻西班牙使馆声明)、翻车新闻类(如建制派区选大败)、粉红出格言论类(如支持911)。我也很乐于收集这几类的加速主义素材并煽风点火吸引关注和威望(嘿嘿)

今天看到茂名正在发生的抗议事件时,我认为这是中国每年发生的无数起(不夸张)群体事件中难得被持续曝光和传播的一件,结合香港人在反送中运动中取得的阶段性胜利,相信大众对此次事件的传播和关注是有利于将反送中的火种传到内地的,哪怕最终又和其他群体事件一样被迅速平息。按照我对加速主义的理解,除了传播这件事本身以外,收集粉红言论甚至昙花一现的“翻车评论”都是我们可以下手的点。

然而有些葱油就认为这些上街抗议的人“不为民主只为利益”、“满脑子青天大老爷”、“强调不反党只维权”云云,因而不值得帮助,甚至应当帮助举报和封杀,使他们体验了赵家铁拳才会觉醒。

我无意对葱油们做出批评,毕竟“加速主义”没有明确的定义,产生分歧是必然的。我只希望借此机会发起一个讨论,在这件事上我们想要的加速主义到底是什么?

前面提到的葱油对于抗争的目的颇有微词,因为“他们只想解决眼前问题而不反共”、“只等着青天大老爷做主”、“还要特意和香港人划清界限”。如果在大陆长期生活的话,相信你应该能理解共产党所灌输的“党国一体”是为何物。中国的思想教育试图说服我们:党的领袖=党=政府=国家,配合墙内几十年如一日的传媒渲染,早已在每一个人心中留下了烙印,包括我这样的“反贼”,大脑中也常常不自觉认可前面的等式。

党政国不分彻底改变了人的逻辑回路,在面对基层政府对公权力的滥用时,他们会先在脑中把这个等式过一遍:我爱国,所以党和习大大站在我这边→省市政府要听北京的→上头的人和想法都是好的→只是我们县/镇政府出了几个坏人→需要让上面派人来治他们,于是就产生了“青天大老爷”的诉求。

基于这个等式,党国体系使人产生的思维定势就是党/国家/政府不会错,习主席更是完人,错的是地方暴政的直接指挥和打手;为了在道义上孤立这几个人,就需要主动表态“归队”,此时表达反党/反习/反华是万万不能的,就和日本战国时期各方都争相表示忠于天皇一样。而官媒炒作了几个月的“港独反华”势力亦是不可靠近,必须割席。这是他们不敢将诉求升级为反共的原因。

其次,任何一次社会事件最终都会细化为个体的诉求,除了明确的民族独立运动,相信从一开始就以推翻某个统治者和统治体系为基础诉求的运动是几乎不存在的,反送中是因为司法独立受到侵蚀,智利大规模示威是因为地铁涨价,美国独立战争起源于抗税运动,就连实质上促成了短暂普选的乌坎事件,从一开始都是为了夺回土地而爆发的。根据马斯洛需求理论,人类最基础的需求是吃饱穿暖不生病的生理需求,土地问题、邻避问题催生的都是这一层次的诉求,距离法律存废、人事任免甚至改变政体等高层需求相差甚远。这是他们没有动力将诉求升级为反共的原因。

而共产党在基层数十年来的渗透和深耕,在这个熟人社会里更是模糊了党群之间的界限,民众面对的维稳力量或许就是平日里的邻家小伙。面对这种情形,民众当然会希望用更加朴素、基础的诉求唤起这些小卒的同情,帮助他们“和坏人划清界限”。这个情况我们在反送中事件中当然也见过,譬如黄丝会极力劝导家中就职于纪律部队的成员,“香港人不打香港人”。所以当局在从外地调配维稳力量进入后,矛盾可能迅速激化并产生进一步的、脱离实用主义的诉求。

前面我试图以自己的逻辑解释了抗议者不愿升级诉求、看不见房间里大象的原因。那么面对这样一个时空背景下的抗议活动,我们不能拿香港作为标杆予以评判(显然反送中的导火索并非经济和民生问题,香港人接受的也是普世价值教育),完全可以将其作为普遍发生的群体事件之一,尽可能地传播出去,即使能在中国一潭死水的社会舆论上激起一点水花也好。共产党对每一个社群进行了充分的原子化改造,他们最怕的就是消息的流通和社群的串联,从这个角度加速是可以打到他们痛处的。

相反,作为一个旁观者去质疑动机的纯洁性和正当性,站在空中楼阁审视整个事件,是与当局者心理发展过程脱节的。当前他们的诉求首先在于保障合适的居住环境,其次在于决策过程的充分参与和透明化,一步到位要求他们去反党争民主并不现实。不妨等基础需求满足以后,再进行民主启蒙的过程,影响更多人的思维模式。不说别的,如果当年毛泽东一开始就靠什么马列主义煽动饥饿的农民闹事,恐怕也是没人跟他走的吧。
已邀请: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1、举报不是加速,是帮助维稳助纣为虐。

2、几乎所有革命都是胜利之后才有机会教育大众,在革命过程中大众往往只代表一种无原则的狂暴力量。如果抱着思想洁癖搞革命几乎必死无疑,香港人也是吸取了这种教训才总结出“不割席”的原则。就算只有农民起义的思想水平,哪怕对香港理解成按闹分配,只要敢出头就是土共后院的一把火,那就不能放弃。

3、长远来看,茂名事件(以及其他数万起群体性事件)最理想的情况是得到一个蟹工船式的结局,只有铁拳的无情殴打才能让韭菜成批觉醒(注意:不是所有人都能觉醒,永远不要有这种不现实的奢望)。而我们需要做的是把这件事、或者说这种事的过程和结果尽量传播出去,扩大影响,激起尽可能多的旁观者对暴政的愤怒。

4、对于参与抗争并发声的人,可以设法让他们认识到这并不是孤立事件,以及阳逻、平度、腾鳌等其他事件的结果,帮助他们更早放弃幻想。香港不要急着提起,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警觉,有必要的时候可以自称内地其他某个维权事件的亲历者以唤起共鸣。如果能建立一对一的联系是坠吼的。
成功connect之后,最重要的是设法消除官媒洗脑的效果,让他们认识到官媒惯于颠倒黑白的真实嘴脸,在这个共识的基础上,在适当的时机在旁敲侧击提一下“你以为官媒说香港就是真话?”之类。注意我们的核心目标不是去为香港争取支持的,不要过于执著,不着相。
除此之外,可以介绍一些有效的抗争经验和方法论——香港、阳逻、平度都各自总结了相关经验,对他们很有用。送干货有助于建立信任,也可以多消耗一些中共的维稳成本。

至于思想启蒙,等聊熟了以后再慢慢说。一定要记住,欲速则不达。
myfuture 关注弱势群体
我个人认为,我们帮助传播就挺好的。即使他们现在觉得老大哥是好人,坏的是部分官员,等传播出去之后,如果长时间没得到老大哥的惩恶扬善,反而被进一步打压,他们就会开始想:“为什么习大大不帮他们呢?难道习大大还不知道这件事吗?”,慢慢得也会开始对老大哥开始产生怀疑。随着这样类似的事件越来越多,对老大哥的怀疑也会越来越多。觉醒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从来没有一夜之间完成大脑升级的。

此外,我们可以在评论区加重渲染恐怖的氛围,同时表达对被压迫者的同情,比如:“天哪,太可怕了,你们该有多心寒啊”。这样的句子可以产生很强的共情作用,一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做错了的被压迫者也会增强自信,加入到声讨政府的队伍中来。

补充一点,反共不一定是名义上的,我们可以打着任何旗号,哪怕是声明自己爱国爱党都可以,只要实质上往反共方向推动就可以了。之前Github上996.icu事件,也是明确声明这是非政治性运动,但是最后人民日报的回应也让人们开始怀疑政府和那些资本家是站在一边的。
oHo 海绵宝宝
1. 如果双方对目的地都非常自信的话,那左派和右派都会不喜欢当前这个左右摇摆的烂摊子,不如加速撞墙,看看到底哪一方的道路更自信。

2. 如果前面有个比较大的障碍,那么比如开车就会陷入一个小坑里面反反复复 来回做前进倒车的钟摆运动, 每一次前进和倒车都是在消耗这些车上的人的时间精力和车本身的油量动力。这个时候有远见的人就会站出来说,不如我们加速吧,前进的时候就加速前进,倒车的时候就加速倒车,只要动能足够,那么必然会冲出这个困境洼地的。

3. 温水煮青蛙的鸡汤已经有很多人试过了,如果火加的很慢,那么里面的青蛙就会慢性等死,等会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快熟了都。 只有添油加醋加把火,让水的温度上升的足够快,才能够让锅里的青蛙觉醒,在被炖烂之前跳出锅中。 

4. 让我们加加加加加加加加加加加加加速!
我觉得你说的很好,虽然我在别的帖子里也嘲讽批判了茂名人,但我现在同意你的观点。

我觉得加速主义并不是单纯去铁拳打击,更重要的是打击的同时让顺民和粉红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打击,让他们明白自己的敌人是谁。
如果不努力多开启民智,加速再多,可能顺民还是醒悟不了,没准还会自己悟出什么人生就是受苦之类的屁话。
清茶i 维尼写史
赞成,需要帮助国内抗议发声,国内抗议现在连个高清照片和视频都找不到,(模模糊糊,不清晰影响观感,不利于传播,这个挫折是国内新闻没有自由导致的)需要外部媒介或者基金等等
举报是减速,不能举报。评论下限越低越好,让一个被洗脑的人看了都恨得牙痒最好。五毛痕迹越大越好,让人知道都是五毛干的,让人去了解什么是五毛。吹捧越肉麻越好,听的人想吐最好。
瘋魚 關於真相.目前我們較能相信的觀察工具只有邏輯.可是邏輯又受限於自己的所知.所以自己所認定的任何見解.都應該還是要持保留態度.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現實就摧毀我們根深蒂固的觀念.
大家加不加速我都沒意見。畢竟總加速師做的永遠比眾人出色。
他愈跟美國對著幹。就愈讓美國加快脫鉤。
大家只要肯安靜。不要進入體制內去助紂為虐就好。
這在牆內已經是很不錯的了。
能移民的快走。但是現在估計很難了。都關門割韭菜了。
中共的垮台勢必伴隨著血腥。沒有和平轉變的可能。
看看今年還沒過一半。國際局勢已經人仰馬翻。風向否變。並且還在快速變化中。

如果細心一點觀察。你會發現美國早已經打好算盤了。
他想用對付蘇聯那招。經濟把你拖死。這是美國想無痛割腫瘤的美好願望。
他們想搞垮中共。推台灣去接盤。
既然你一直鼓吹一中。那就順勢把台灣扶進中國。
不過美國低估了土共的邪惡。才會中土共的瘟疫七傷拳。
今年一定還會有幾場史詩級的事件。
我們等著看吧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我认为加速主义不仅要充分暴露赤纳粹的全球威胁,更要着重促成中共对国内粉红战狼的失控,要煽动他们多“帮倒忙”。
比如中共最近在拉拢法国,我觉得可以搜集一些法国辱华内容引导战狼粉红出征,爆破法国的民意,同时还可以弄些水军带节奏,岂不美哉。
昭明万邦 老法师
确实,有人愿意站出来抗争,反对暴政,就是好事,不管他是打着什么旗号、目的是不是推翻中共。

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同志,加速一切可以加速的敌人。
是的,虽然那些上街维权的人有些确实是心怀圣君梦,但我们还是应该支持他们上街维权,而不是嘲笑他们的圣君情结!
Franz_Schubert 不介意的话,可以加一下我的telegram,以防失联,我马上就删https://telegram/goulburnharrison
加速主义在这里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锤醒一两个受害群众,但对于加速死亡列车这件事恐怕收效甚微。这件事不适合用加速主义应对。最好还是旁敲侧击引导他们和吃瓜群众思考,把问题的矛头指向更高层次,指向政权的邪恶。
这个加速主义,我能不能理解为煽风点火?如果是的话,那对于它能如愿带来你们期望的结果我是表示怀疑的。因为人并不是被铁拳打一下就会自动“觉醒”,更多的是“思而不学则殆”。就我亲眼看到的案例,小粉红被反装忠们嘲讽后只会更坚定斗志,甚至开始否定改革开放美化毛时代。一旦形成比谁更左的表演氛围,未来就难测了。所以我觉得激发他们质疑当然没错,但是要注意分寸,还要有方向引导。
秦城大学招生办 主管秦城大学博士生招生事务,膜乎同号
“你们准备杀人吗?”

“你们准备从事破坏活动,可能造成千百个无辜百姓的死亡吗?”

“你们准备把祖国出卖给外国吗?”

“你们准备欺骗、伪造、讹诈、腐蚀儿童心灵、贩卖成瘾毒品、鼓励卖淫、传染花柳病——凡是能够引起腐化堕落和削弱党的力量的事情都准备做吗?”

“比如,如果把硝镪水洒在一个孩子的脸上能够促进我们的事业,你们准备这么做吗?”


--George Orwell, Nighteen Eighty-Four
bushiwumao 休息一会儿
我对大陆的普通人是同情的,他们反抗也好,顺从也好,我都可以理解。

我喜欢煽风点火就是“利用”国内的爱国主义情绪,注意,是利用,不是自己发起。而且我从来没有鼓动过迫害普通人,我不支持举报国内的艺人,他们太不安全了。

我只针对外国人和外国企业煽风点火,粉红会去抵制他们,但是物理伤害不了。外国企业也可以撤走。

至于搞死中国什么的,我兴趣不大,看我签名,我只劝人移民。
一般路过深红 說得好,我支持加速,是我覺得他可以把你國弄亂,讓維尼大帝焦頭爛額無暇對外輸出自己的垃圾,至於內部怎麼樣,你們自己努力。是說本來不管是台灣人還是香港人或多或少都對中國人曾經保有一些同情,結果現在你也看到了,越來越多人對維尼大帝忍無可忍,並且維尼手下的爪牙也讓他們開始遷怒與普通中國人。我本人也是搜尋著香港的新聞才發現這個論壇。這種時候中國人的傳統藝能當然是譴責我們不夠聖母,而不是讓自己身邊的人都盡量保持一種沈默消極的反抗姿態,所以我覺得,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以上。
平民反贼更应该进行加速事业 要形成国内说话阴阳怪气的氛围 混淆国内宣传口和暴力机关舆情判断 诱导其作出错误决定 对于被铁拳的红小将坚定以铁拳的常用方式进行打击 比如这次原油宝事件 应用祖国养活14亿人不容易 还不是自己不努力 你若光明则祖国不再黑暗等铁拳常用语进行打击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现代文明为什么诞生在欧洲而不是诞生在中国?
欧洲面积和中国面积一样大,那为什么现代社会起源于欧洲而不是起源于中国?
请葱油们帮我答疑解惑。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3673
早乙女门土 墙外世界与历史的见习生
加速行为本身我觉得无可厚非。对方自己露这么大破绽,我HP打出个C康连一套算是天经地义。但是第一,有其他人的介入会给别人留下口实,给大陆人留下周旋的余地。别说让人玩不上游戏,损失再大他们都可以当无事发生过,这样的话就应该着重于留下无可挑剔的史实,让以后的人来考据的时候能百分之百的认为这是大陆人自业自得;第二就是反贼的加速太弱了,举报STEAM,国行PS4哪有NGA的小红兰斯斩怒劈亲爷爷还要鞭尸来的震撼,他们自己的加速行为已经够离谱了,别人半吊子的模仿反而显得效果不好。
我也想弄明白什么是加速主义,不过我不觉得我给自己设的努力方向与加速主义背道而驰, 相反我突然觉得我给自己定的方向有可能是“超加速主义”。 

简单地说我早就向前看了。 我在考虑“去CCP后”应该做的事,比如要彻底肃清留在人们脑子里的共产余毒需要多少年? 比如下一个政权(不管叫什么)一定是超混乱的, 因为下一个政权里一定有共产余孽或者叫残余,包括血液里的和精神上的都会有; 比如国“人”会有一次被打回原型, 再一次被召唤而再一次成为小蚂蚁而听之任之。 

可惜不管这些叫“加速”或“超加速”, 我管它叫“去后XX“, 因为现在考虑这些还为时不晚。 
静谧的雾气 初中毕业
美国警察打死黑人,中国城管打死农民工,这可以类比。美国暴民犯法和中共傀儡香港香港政府施行暴政有什么可比的
利用饭圈女孩“揽炒”是好的加速主义,
利用一切可以利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让大家认识到中共的问题,民主的好处

但是很多反贼缺的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反共和加速
即使也是反对中共的,稍微意见不一样,就打击异己
包括抗议的中国人

像我这种反共撑香港的
跟在香港的反贼朋友聊天
说要团结更多的中国人的力量,不要把幻想放在特朗普和海外制裁上
就被疯狂打击,因为我说了特朗普坏话,意见跟他不一致。。。
字由平等万岁 观察 反共左人,xjp给爷爬
加速的问题是什么呢?你不能保证加完速后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玩意,有可能是资产阶级自由民主的国家,有可能是康米安那其(ps:康米并非没有自由民主),也有可能是纳粹、民粹、法西斯
一般路过深红 政治归政治,生活归生活,反过来也是如此。
加速主义有许多问题等待着被解决,尤其当加速的对象和自己息息相关时,没有人可以保证加速之后,会有更好的未来。

加速主义本身是政治极化的产物,它自己同时也在加速政治极化。

一个人坐在一辆车上,车门锁死了,车子开往的方向是他不喜欢的,他觉得尝试转动生锈的方向盘或者脚踢锁死的车门都毫无意义,他自暴自弃,认定自己已经不可能用自己的力量扭转这车子的方向。他决定踩死油门,让车一开到底,直到撞墙,然后车子报废,他就可以脱离出来,重新划定新的车子的方向。

从这里不难看出,加速主义的核心哲学指导是“否极泰来”“大乱大治”,认定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情况就会好转,或者产生好转的趋势,进而达到改良或者革命的目的。

但实际上,一般人都知道,如果车子高速撞到墙,车子是完蛋了不假,人多半也是不能活的,加速在很大程度上只能加速衰亡的过程,却不能保证接下来会有更好的未来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全心全意信仰加速主义的人是最不负责任的革命者和解构者,他们迫切希望改变现状,却没有想过(或者不愿意去想)改变现状后要选择什么样的道路。需知,解构是为了构建,拆积木是要用积木搭建新房子,如果心里没有想过接下来要搭建什么样的新房子,就不免要纳入到“虚无主义”的范畴之中。

但对于任何本身不属于虚无主义者的人来说,纯粹的加速主义者都是非常危险的,对于任何关心乘客福祉和安全的司机来说,他们的飙车速度总是难以和他们心智癫狂,油门踩死的同僚相比。可能的改良,可能的良性革命,藏在汽车抽屉里的小小钥匙,都被狂飙的仪表盘抛之脑后。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非常担心加速主义,加速主义本身是向往非常剧烈的社会变革的,但是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力量(政党)去引导,很可能只是简单地恢复到最混乱的局面,变成最糟糕的情况。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我支持香港 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29
  • 浏览: 11266
  • 关注: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