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香港出现勇武使用无差别暴力袭击,伤及无辜甚至针对大陆民众的情况,各位会如何看待?

这里转一篇立场新闻的报道,报道当中采访的是是香港最激进的勇武派,这个派别的领导人已经号称会效法IRA(北爱尔兰共和军,一个著名的恐怖组织,曾经在伦敦和北爱尔兰制造多起爆炸事件),在区议会选举前对警察进行袭击。目前不知真假,但的确有可能发生类似事件。

我想问一下大家,如果香港真的出现使用无差别暴力袭击,伤及无辜的情况,甚至出现针对内地人的袭击,各位会如何看待?

【暴力邊緣.1】師法北愛共和軍 預告區選前伏擊警員 「前線 V 小隊」的武裝想像

https://cdn.thestandnews.com/media/photos/cache/Layer200_t4khb_1200x0.png

六月爆發的抗爭,近月面對警察暴力不斷升級,甚至向手無寸鐡者開真槍,和理非遊行完全被封殺,居民街坊動輒遭遇濫捕。雙方武力懸殊下,自稱涉及 8 月 30 日葵芳斬警案的前線小隊 10 月初投稿《立場新聞》,其後願意接受訪問,表示計劃在區選前伏擊落單警員、長遠建立具規模的武裝類游擊隊組織以持續鬥爭,亦不排除使用炸彈。由於事件有重大的社會影響,涉及公眾利益及抗爭運動走向,《立場新聞》決定刊登其訪問,並以專題報導,探討當中的倫理問題及政治影響。《立場新聞》將陸續刊出相關專題報道文章,期望呈現更完整及具反思性的角度以協助公共討論,敬希讀者留意和一併閱讀。


「叫我 Victor 就得啦。」話筒另一頭傳來的男聲,聽起來和一般年輕男性沒什麼不同。他早前欲在網上發表八千字長文,預告區議會選舉前要為抗爭「升級」。行動方向很明確:殺警。

文章署名「前線 V 小隊」,從理論、戰略、戰術幾部份,闡述小隊的理念及其革命藍圖:

以小隊模式伏擊及殺害警察,以戰功吸納成員及捐款;有共同目標的小隊之間建立聯盟,逐漸發展成互不從屬但有聯繫的各區支部。累積一定實力後,搶武器、發動城市游擊戰、以武裝「革命軍」推翻政權。

然而,曾有網民將 Victor 的文章轉載至連登討論區,均懷疑被刪帖而顯示「404」頁面,於是他接觸《立場新聞》提供全文轉載、並接受訪問。

Victor 表示,目前 V 小隊有數十人,確實人數不便透露,也不隨便接受新成員。一來擔心有臥底混入,二來他們不歡迎「口頭勇武」,要確保加入者都全力以赴。他表示,小隊過往的「戰績」,包括 8.30 葵芳警署外斬傷休班警員。據警方稱,當晚該警員被三名男子伏擊,手、腳及背最少中三刀,傷口深可見骨;懷疑其受襲與「反修例風波」有關。


8.30 晚有警員下班離開葵涌警署後遇襲,身中四刀,現場遺下血跡。( TVB 新聞截圖 )

事後,V 小隊寫過一篇近萬字的〈前線革命宣言〉於社交媒體流傳,為襲擊承認責任並闡述行動理念。然而,市民仍傾向相信事件屬警方「自編自導自演」、以圖嫁禍示威者;又質疑〈宣言〉欠缺證據、無故披露過多策略部署、迎合中共的「恐怖份子」及「外國勢力」指控等。

今次再預告發動攻擊並接受訪問,Victor 目的很明確:「因為上次無人信吖嘛!今次做好預告,做完,再出文去承認責任。」

無人信,部份當然源於政權誠信破產,但亦反映普遍支持運動的市民,對事件所顯示的抗爭激進化跡象,不易接受  — 無論是出於道德考量,或對運動成敗的功利計算。

Victor 並未向記者提供關於 V 小隊及其過往戰績的證據,亦未有披露更多具體行動細節,只稱行動時間定於 11 月 24 日區選之前。惟他在訪問中對於謀殺、伏擊警察的手段和理據、建立武裝力量的可行性等均顯得深思熟慮,記者判斷事件有一定可信性。

考慮到若一切屬實、襲擊行動於短時間內發生,將牽涉重大公眾利益,亦可能改變抗爭運動的走向,故《立場》編輯部決定刊登其聲明全文,並透過專題訪談,探討當中的倫理問題及政治影響。

當武力進一步升級,它與暴力甚或「恐怖主義」的界線該怎麼定?我們是否有心理準備應對?抗爭陣營內是否仍能維持不分化、不割蓆?社會又將走向怎樣的局面?

* * *

昨日左膠 今日殺警

Victor 自言從前是個「左膠」,讀的是練乙錚、沈旭暉、呂大樂;2014 年傘運後期才慢慢變成勇武派。言談間,他對各地革命、政變歷史甚有認識;哲古華拉、塔利班、中國共產黨等例子信手拈來,當中對北愛爾蘭共和軍(IRA)歷史尤其熟悉。

他認為,勇武派過往理論較薄弱,卻一直有變化。

2014 年戴上地盤頭盔挨警棍,Victor 稱之為借用了和理非的「道德感召」,或用練乙錚《暴力邊緣論》的說法 — 逼使政權使用不當暴力,引發人民譴責當權者並支持運動。到了 2019 年,勇武前線以路障、火障阻擋警方推進,則是為了保護和理非。

而隨著「警黑合作」導致的民怨升溫,大部份示威者所接受的武力程度亦有所提升。例如「裝修」港鐵站及撐警、中資商戶、「私了」藍絲及喬裝警、落單警等。雖然偶有誤中副車,大部份行動都是針對性的報復行為,而非無差別的破壞或襲擊。

但 Victor 相信,現時的民怨、尤其對警隊的怨憤,已足夠驅動再進一步行動。


「依家主要都係攻擊死物、放火,我覺得個民怨絕對唔只依樣。但好多時候,就係無一支隊伍、無一個領路人去帶領武力升級。」

V 小隊主張,抗爭者動武不應再限於自衛,而是主動攻擊,亦不限於在警民衝突現場,而可以在警員落單的暗角窄巷 — Victor 稱之為「局地戰」。

主張伏擊獨行警員,源於近月多次前線經驗:「有和理非喺度好難打。你去後面叫人走,一講(啲人)就屌你『散水撚』;有啲中排唱緊歌,舉緊手機,又唔走;我哋喺前線頂住,成支槍口指住你。正面對戰,你打唔到;你退,後面又頂住;你想衝,又唔知衝去邊。」

「就係有一種:你覺得自己仲有力,但又唔知種力可以使去邊。依種無力感其實好辛苦。」

* * *

「一百個只肯付丁點代價嘅人,比唔上五個搏盡嘅火魔法師。」

V 小隊在他們的預告文中承認,「全民勇武」是不可能。他們心目中可以招募的同道人,是為數至少幾百個被控暴動、縱火等重罪,刑期十年起跳的被捕者;他們相信,流亡海外始終長貧難顧,不如拼死反抗。

「冇一個政權會放過一群斬狗、搶槍、火魔、攻擊銀行鐵路嘅人,我哋坐硬終身,唔洗打官司都知。」預告文中指出,「只要仲有一個兄弟要坐監,就算只係坐一兩年,我哋都唔會停止攻擊或解散武裝, 齊上齊落係我哋第一信條。打到今日,最前線係真正嘅無晒退路,對我哋嚟講,只有一路打上去推翻政權先係唯一生路。」

而 V 小隊認為,這些有覺悟的「真勇武」可以組成每支不多於十人的小隊,行精兵制,「一百個只肯付丁點代價嘅人,比唔上五個搏盡嘅火魔法師。」小隊由攻擊死物開始「練兵」,之後到休班警、執勤警、警車、警署等,從實戰中招收同伴。認識到其他可信小隊,再合作成為大隊、以至地區支部,直至各區都有支部。

小隊之間互不從屬,有聯繫但戰術自主,他們預期這種「細胞化」的組織,面對警方搜捕時不易被殲滅:「地區支部被擊潰,仲有小分部,小分部都被擊潰,仲有各地區小隊游走,到打擊小隊們,支部、分部又重建。」加上香港的城市環境有利伏擊與躲藏,警方即便有裝甲車及戰機,都無法精準地消滅反抗力量。


10.13 有警員於觀塘 APM 商場外被青年以鎅刀刺傷頸部 ( TVB 新聞截圖 )

至於資金和武器來源,他們均認為可透過實戰累積,「你哋唔會相信 10 月 1 之後有幾多人 PM(私訊) V 仔想課金殺狗。」當小隊制有一定實力後,也可從警方手上搶裝備。他們並樂於接受外國勢力資助,認為相對於資助「民運友」、或直接出兵到港,美國更傾向資助當地游撃隊。

「啲人成日叫啲狗要投降,但佢投降俾邊個先?我哋依度連個組織都無,比如話有外國援助,我哋連接頭人都無,唔通人哋投降俾黃之鋒咩?唔係㗎嘛!」Victor 說,「去到最後,一個政權的維繫,你一定要有基本武力,你唔可能坐等美軍,或者坐等『支爆』。」

小隊最終目標明確:建立武裝革命軍,奪取政權。而他們以攻擊及殺害警員作為方法,目標是削弱政權的武裝力量;當生命安危持續受威脅,各小隊又殲滅不盡,「用錢維繫,仲有退路嘅軍警一定會因無止境戰事而厭戰。」

Victor 亦相信,當警隊因攻擊而忙於自保,將依靠黑勢力控制地區秩序,令警隊損失民心,民意轉投革命軍,有助建立被認受的武裝反對力量。

* * *

若言只談數字

Victor 在訪問中,一直以「殺狗」形容殺警。談及 8.30 葵芳斬警事件,他稱自己有份動刀:「係,係一種理想的攻擊。唯一唔理想,就係無斬鳩死佢。」

儘管 V 小隊的最終目標是推翻獨裁政權,與目前抗爭運動的理想大概一致;但其手段涉及殺害人命、無差別襲擊警員,應如何看待當中涉及的道德問題?

「呃 ... 其實應該點講呢,用返嗰個火車理論,即係一條路軌有一個人瞓咗喺度,一條路軌有十個人瞓咗喺度 — 你會轆過一個人,定係轆過十個人?」

這是經典的「電車難題」(trolley problem),意在闡釋功利主義與道德義務主義之爭,而對 Victor 及小隊而言,正確的選項無疑是拉下轉轍器,撞死一人。

雖然小隊主張武裝及對警方進行致命攻擊,但 Victor 稱,V 小隊的核心主張是「以戰止戰」。他以知專學生陳彥霖離奇死亡事件,及多宗被指有可疑的浮屍、「自殺」事件為例,深信如果以任何手段獲得勝利,這些事情日後不會再發生。

「我哋執起刀槍時,死嘅人一定會有,我哋最後一定會滿手鮮血。但重點係,我哋咁做,最後嘅死亡人數,會更加少。」


Victor 又以北愛爾蘭在 1969 年至 1998 年自治運動衝突期間,自殺死亡數字、與在暴力事件中遇害人數不相上下為例,指出香港現時最大的問題,是缺乏致勝之道,令年輕人陷入絕望,繼而自殺。

但值得一提的是,有社會學研究指出,北愛爾蘭在 1998 年和平後,至 2012 年的短短 14 年間,自殺人數竟佔 1965 至 2012 年自殺總人數的 45%;即和平時代自殺率,竟接近衝突時期的兩倍,而年幼時曾經歷過高峰衝突年代者,是和平後自殺人口比例最高的群體。

北愛阿爾斯特大學 2004 年至 2008 年間進行的精神健康調查亦顯示,當地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人口比例,屬全球最高。

* * *

「我哋希望建立革命軍,唔係恐怖分子」

Victor 在訪問中多次強調,他們攻擊的對象是警察,不會攻擊警察子女,並希望將誤傷平民的機會減至最低。他用軍事術語「Surgical strike(手術式攻擊)」形容,聲稱小隊會從發動攻擊的時、地、武器選取上著手,務求只造成警察傷亡。

「我哋係嚟奪取政權,係為咗重建社會契約,我哋點解要攻擊平民呢?依個都係我哋法則嚟嘅,我哋唔會攻擊無辜嘅人。」

對 Victor 而言,警察子女同屬無辜。「真係有人同我哋傾過,因為警察打好多小朋友,佢哋希望我哋出手,打返警察的小朋友,但我哋唔想咁做。因為,女警可以選擇職業,警嫂可以選擇伴侶,但係子女唔可以選擇父母。」

「依家好多人用出身成份,即係『你老豆係狗,你老母係狗,你啲狗仔女一定係衰人啦』 — 我唔想咁樣。」

「我哋係希望建立一支革命軍,唔係建立一支恐怖分子,或者暗殺團。」


被問及如何避免傷及平民,例如會否棄用如炸彈等武器,Victor 表明小隊不會為武器使用自設限制。他深信攻擊的精準度,在於持械的人如何運用。

「最強的武器係人。我將一部電視機,揼撚落去朗豪坊,起碼死 10 個,你一支左輪得 6 飛,最多俾你啪到 6 個啫,」他說得很冷靜,「武器的重點,係在於個人點樣去運用。但係如果你話要去避免(誤傷)的話,就係用之前,睇清楚周圍,會唔會影響到其他人,踩定條線先。」

謀殺固然不為一般法律所容忍,但即使在戰爭狀態,國際間對武裝衝突仍有規限。例如 1950 年簽訂的《日內瓦公約》規定,不得對不實際參與戰事的人員,包括已放下武器的武裝部隊人員,施以暴力,例如謀殺、殘害肢體、虐待及酷刑。

如果在衝突現場以外,隨機、無差別攻擊警員,甚至休班警,是否應該接受?無差別攻擊特定群體,與恐怖主義還相距多遠?

Victor 認為,由警方冒充示威者作拘捕開始,警方已帶頭違反國際戰爭法,帶頭模糊化休班和執勤中警員界線的,是政權。

「我哋絕對唔相信依個係恐怖主義。因為當佢著住嗰套制服 — 佢連 number 都無!連 number 都無,就梗係集體負責㗎啦。」


但 Victor 警告,行動最終會否激化成波及警察親屬及平民的暴力,主導權在於政府。「如果個政權打壓得更犀利,最後都會攻擊埋佢哋屋企人,同埋更加多恐怖襲擊。當你係用國家級的恐怖主義嚟攻擊(市民)的時候,最後大家就會覺得,『炸鳩咗狗宿(警察宿舍)都唔緊要啦!』、『殺到無辜都唔緊要啦!』 — 我唔希望香港去到嗰個位置。」

* * *

深信民眾接受極端暴力 「因為警察犯眾憎」

再退一步,假使手段本身無需道德證成,暴力升級是否有助運動推展?雖然「不割蓆」一直被奉為運動第一信條,但如果激化成血腥攻擊,民意逆轉真的不會出現?

Victor 認為民意不會逆轉,因為他深信市民對警隊的憎恨,已到達允許主動攻擊警察的地步,「因為警察犯眾憎呀嘛!無論你使用武力、甚至暴力,係唔會失民心,只要你攻擊個人係犯眾憎的話呢,其實係更加多支持。」

但除此之外,Victor 主張,行動者不能只看重一時的民心,「民意唔係用嚟遷就嘅,係用嚟爭取嘅。」

「就算當下有人反對 — 好似一開始『裝修』,荃灣扑舖嘛,嗰時大家都反㗎,到依家裝修,大家都好開心。」

「極端暴力唔緊要,都係講緊精準度的問題。如果民眾覺得燒唔撚到佢嘅,其實佢真係未必會理太多,」Victor 說,「俗語啲講,就係人心如水,民動如煙。」

Victor 認為,民心同時是一個小隊能否繼續延續其政治生命的關鍵:如果小隊的行動不為民眾接受,自然沒有人力及資源、會消亡;相反,如果一個小隊持續壯大,則代表它的行動獲得群眾支持。

「政府強力打壓落去,我哋條路線就更加好行。最後大家會覺得,武裝革命先係唯一嘅道路。」

他滿有信心,因為自己也曾走過同樣的路。2014 年佔領運動初期,Victor 還是個「左膠」,甚至相信觸及中共底線只會惹來反撲;後來覺得和平佔領作用不大,由金鐘轉到旺角,認識了小隊中的其他成員,但各人傘運落幕後也重返日常。部份人參與過的 2016 年「魚蛋革命」,後來以大抓捕收場。直至今次運動爆發,雖然一直不乏勇武行動,但前線一直流於散兵游勇,他和一群傘運認識的朋友想組織起來,辦「團練」,組織民防隊、義工隊,卻沒多少人響應 ....

「最後就覺得,屌!大家講咁耐,無一個人做嘢嘅!」Victor 形容前線有個現象,是每當有一、兩個人身先士卒衝過對面,其他人發現,「掂喎!」,就會一窩蜂衝前。

Victor 想當這個領路人。

「我咁大個仔,從來無一份工係認真嘅,每日都係返工等放工。但我自從出嚟抗爭 — 我 2014 年出嚟打,打到今日,每一日我都希望變得更加強。」Victor 反問,「你有無返過一份工,返完、放工,無錢收,你都仲係每日諗戰術、健身、跑步 ....  我哋每一日變得更強,係為咩呢?」

「我哋唔係為咗自己,我哋係為咗保護人,所以先去殺傷另一批人。當一個人執起刀槍去對付無辜的人時,佢哋依班所謂『兵』、所謂『官』,只不過係匪、係賊。依個時候係咪應該有班人企起身,對抗佢哋呢?」

* * *

預告月內「血腥升級」阻區選進行

V 小隊的預告文指,將會最遲在 11 月 24 日區議會選舉前進行「血腥升級」,著讀者「敬請期待」。

Victor 稱,攻擊時間定於區議會選舉前,目的是要令選舉無法進行,或至少不能如常、和平地進行,並向國際發出嚴正宣言 — 香港沒有所謂回復秩序,現存制度本身已徹底崩壞,必須推翻。

「當你做一百萬人的人鏈,同我掟個炸彈落去,你話聽日邊個有頭條?」

「區選唔可以好和平咁進行。如果好和平咁進行,大家咪覺得,香港好似無野咁。要有一批人出嚟同佢講,依個區選,係一個傀儡選舉,有功能組別、有地區種票。」

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上月中在報章撰文,指出即使在 1968 至 98 年的衝突期間,北愛爾蘭還是經歷了最少 30 場大大小小的選舉,愛爾蘭共和軍一方面繼續策動暴力襲擊,一方面以 Anti-H Block 及新芬黨名義,參與不同層級議會選舉。

Victor 直言,他參考最多是北愛爾蘭的歷史,既因為他認為北愛當年的情況與香港相似,亦盛讚 IRA 組織在地武裝力量、打游擊戰的方式 — 儘管 IRA 及其分支,如 Continuity IRA、Real IRA、Provisional IRA,均被不少國家列為恐怖組織。

他預期,北愛歷史,或者就是香港未來的發展軌跡。

「北愛爾蘭都有親英派,有民兵、新芬黨,IRA,佢哋更加多係『民鬥民』,我哋相信我哋會更加貼近嗰種戰爭 …. 直情係打到,警方又無制服,我哋又無制服,最後係會打到 — 好血腥,我哋相信。」

現時小隊明言以謀殺為手段、奪權為目標,最終會否左右運動發展,不得而知。但可肯定的是,一旦身份被識破、被逮捕,要面對的刑罰,隨時是終身監禁。

Victor 說,他們已有心理準備,將會被政權重點監控打擊。

「屌,縱火,十年,或者終身;暴動,又十年,蒙面就一年,同一樣嘢咋嘛!出得嚟做依件事,預撚咗有人捉㗎啦。」 話裡明明是斷送終身,Victor 卻說得輕描淡寫,「我哋幾十個火魔法、幾百個真勇武嘅,全部十年起跳,其實我哋無其他方法㗎喎。」

「你咁樣壓落去,唔等如你能夠禁止到一個思想,同埋一支小隊嘅潛能 。每一個革命、每一場抗爭,都係喺敵人的軍警同政府面前發生,每一次都係咁。」

(編按:相關採訪紀錄在報道刊出後全部銷毁)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9A%B4%E5%8A%9B%E9%82%8A%E7%B7%A3-1-%E5%B8%AB%E6%B3%95%E5%8C%97%E6%84%9B%E5%85%B1%E5%92%8C%E8%BB%8D-%E9%A0%90%E5%91%8A%E5%8D%80%E9%81%B8%E5%89%8D%E4%BC%8F%E6%93%8A%E8%AD%A6%E5%93%A1-%E5%89%8D%E7%B7%9A-v-%E5%B0%8F%E9%9A%8A-%E7%9A%84%E6%AD%A6%E8%A3%9D%E6%83%B3%E5%83%8F/
9
分享 2019-11-19

78 个评论

单看沈旭暉的背景我就会支持他
你觉得史景迁的学生牛津的历史博士会主动搞暴力?他选择做什么不做什么的历史觉悟我只能理解无从评价

沈旭暉中學時就讀於皇仁書院,在校時任職為學生會主席,期間他所制定的學生會選舉制度一直沿用至今。曾在會考取得9優成績[sup][5][/sup][sup][1][/sup]。1997年獲尤德爵士紀念基金頒發獎學金[sup][6][/sup],往美國耶魯大學攻讀政治系,師從Bradford Westerfield、歷史學家史景遷[sup][7][/sup],及政治學教授王紹光等[sup][8][/sup]。

2000年,沈取得政治學、歷史學文學士及政治學文學碩士學位,另外曾獲耶魯大學政治學系最佳青年學者獎、最佳東亞研究論文獎[sup][9][/sup]。畢業後,曾於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及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系任職訪問學人,任教國際關係及中國政治。2006年獲牛津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博士學位[sup][10][/sup]。
一声叹息

相关的昨天刚在新疆泄密文件中讨论过,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关于香港的这方面的考量。

香港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国际舆论,希望不要一时冲动丢掉。

我没有资格对香港手足的战术指手画脚,但是,如果:
 - 对警察、中共官员无差别袭击,国际或许可以理解,有些大陆人或许会叫好,因为大家都知道TG的腐败
 - 在对警察、中共官员无差别袭击中伤及平民 ---- 非常危险,大概率被栽赃,不好辩解,不好下台。如果我是TG喉舌,我会让你对平民死伤做解释负责任。到时候你是跪低还是不跪低?跪低,TG即要求你停止对police和ccp 官员的袭击;不跪低,TG即说你是暴恐
 - 针对陆客的袭击 --- 我坚决反对,首先不人道,其次百害无一利,国际舆论百分百谴责,TG百分百把勇武塑造成暴恐,等于把一把刀递给TG。届时大外宣机器开动,大概率香港新疆化。 

那时候可真的要为香港痛哭了 

不过我非常不相信会有人对大陆客发动无差别袭击,香港人没那么low
支持香港人,无条件支持一线战士所做的决定、行动。
沈看起来还是议会斗争为主的吧。现在香港的两难是搞议会斗争没什么立竿见影的效果,搞街头勇武就难免激进化,最后普通民众遭殃。
哪怕勇武把枪口对准大陆人?
我覺得你有點誤解了文章內容,不是沈旭暉搞革命,是他讀了沈旭暉講北愛的歷史後決定效法北愛搞革命。。。
已隐藏
就算指定把矛头对准官员,肯定也会伤到平民的,IRA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不过只要开了一次袭击警察的先例,TG肯定会加大镇压推出宵禁,甚至新疆化。

不过这么一来,就是双输的结果了。所以社会运动,如果采取强硬镇压的方式就一定会被激进主义劫持。
支持 黑警死有余辜
如果港警假扮勇武四处破坏,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
支持香港的大陆人港人是感激的,需要做好文宣,不是对所有的大陆人即可。共匪能这么猖狂,不就是有大陆十几亿的奴隶和打手吗?
已隐藏
香港人有沈先生这样的军师 我看旁人就别指指点点了 话太多就像五毛了
他的意思是认为沈太软弱,应该搞暴力革命。沈当然不是什么勇武派。文章里面沈关于IRA的描述是记者给的背景介绍。
天哪……
我非常担心,非常非常担心
唉,如果前线想全面升级,我没有资格指摘,只能建议升级前造势。

国际舆论,尤其是民间舆论这个东西其实挺有价值的。要没有民间舆论,NBA事件也不会爆发。考虑到这个,我觉得升级这事儿要慎而又慎。

反面教材就是穆斯林人。新疆的事比香港惨烈,怎么没听到国际民间大面积舆论挺维吾尔穆斯林的呢。我在一些平台上经常看到外国普通吃瓜群众给穆斯林集中营叫好的,这种反人类论调你敢信?这种论调尤其在欧洲吃瓜群众中盛行,因为穆斯林在欧洲那个声誉真是...太过高雅。不是说勇武派会变成那样,我是说,舆论这个玩意吧,有时候挺有用的。

我支持前线的决定,但保留担忧和谏言的权利~
目标对准白区党海外势力,不要对准不同民众,针对后者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只能招来更多谴责
标题里的“无差别”不大妥,很容易导致误解。我理解应该只是针对黑警或警察。

Victor 在訪問中多次強調,他們攻擊的對象是警察,不會攻擊警察子女,並希望將誤傷平民的機會減至最低。
真的打起来就不可能“无差别”了,炸弹是不长眼的。
支持,永远支持前线的決定。
不如搞暗杀,直接针对相关领导人和其身边工作人员。

巡航导弹具有高度隐形性,因为地球曲率的存在,只要飞得够低雷达是无法发现的,而且技术水平很低,用的涡喷,航模都能用,结构也很简单,制导在航模上也很成熟了,载荷的话单人几个月就能从无到有搞出来。

但是这就涉及到到目前最重要的问题,示威者的财务来源还不够多。目前组织性和技术性还太低,纯粹是以肉体在与警察抗衡。
已隐藏
已隐藏
已隐藏
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哪些难民?
欧洲本来就是有难民聚集区啊
跟港府和中共搞武力竞赛是不现实的,中共在香港有军事存在,燃烧瓶烧得掉警车,能烧得掉驻港部队的轮式装甲和直升机吗?示威人群看似人多势众,面对军队一下就会被冲散,剩下的就是单方面屠杀。
投鼠忌器是中共不肯武力介入的唯一原因,示威者最好的武器是国际对他们的支持。中共现在正因为经济下滑和贸易战而需要其它国家的支持,希望港府自行解决问题,而不是派军队重演六四,把本来摇摆不定的其它国家推向对立面。
激进的暴力手段会降低自身正当性,疏远同情者且难以获得国际支持,这些是抗争能够继续下去的根本,不能就这么简单地抛弃一切,给中共提供正当化镇压行为的弹药
針對陸客動武會錯殺追求同一信念的內地人。

但堅決支持對那些明確鬧事的福建幫、國旗粉、國歌粉、one支那粉、東北黑幫,江門黑社會,等等中共走狗,以予毀滅性打擊
更大可能是匪杀平民然后栽赃。
我感觉可能会很糟,之前撤送中恶法时上百万人上街游行,而如今大学被围攻时支援的民众貌似只有几千人。愈发极端的示威会不会失去民心。假如不能代表广大民意,示威者状况应该会变得很糟。新来的,希望各位大佬赐教。
我怀疑这个v小队就是土共的卧底。本来就要镇压,如果要杀人,美国都无法再替香港发声。
立场媒体接这样的采访也是有毛病了,会给警方借口去搜和禁他们报社的好吧?!
底线是人的生命。
游击战的基本要素在于大面人群对经济生活的绝望。战术不是完全荒谬,但时机完全不到。
革命中的这些总是无法避免的,要是和平游行就能解决问题那还真是高估了中共
至少目前为止,民调数据显示支持的还是大多数。
大陆人,看过很多亲共媒体,阐述一下反对意见。

我解释一下这个舆论套路,这个思路最早出自毛选,后来在实践中被ZG运用多次。
斗争中,当对方有暴力倾向时,先选择观望甚至推波助澜,派卧底进去进行激进性煽动,同时准备好己方舆论宣传和迅速剿灭的后手。
这样可以把自己解释成绝对正义,还可以借以宣传保护了民众的生命和利益。现在墙内对于HK的宣传已经有这个苗头了。
前例可以参考西藏解放,六四,新疆事件。

强烈不建议港胞动用暴力,就算动用,请一定做好舆论工作,写好新闻稿找好正经发言人。如果事件发生先道歉,争取到国际支持,声明自己站在民众利益一边,否则真的,我真的没办法继续支持你们,毕竟我也是个反对暴力的普通人。
这一次墙内的宣传工作绝对是下了血本的,声称香港的教育和法治体系被外国人控制着,踩准了墙内民粹的G点。包括对外宣传中买油管广告等一系列行为,都证明这一次ZG对香港是有着比起镇压游行更大的诉求的,请求你们一定不要中这个圈套,不要被轻易煽动诉诸暴力,不要落人口实。
墙内对这次运动还有一个黑点,就是局面已经无法控制,没有人能制止暴力行为。

我一直没怎么关注这事,因为我对此一直持悲观态度,墙内舆论真的让我觉得他们手眼通天让人透不过气,所以现在也不知道发在哪里前线可以看到……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了,现在再去改变可能也来不及了。
https://b23.tv/av68078878 补一个视频链接,希望前线不要把ZG想得那么善良……和他们搞政治斗争的确是很难,但是他们的抹黑栽赃手段已经如此高明,更不要往圈套里跳了吧
阿篱 忘記密碼了 观察
如果不是无差别攻击大陆旅客,而是误伤,可以理解。
但是我认为误伤还是要尽量范围小,如果是以1换1的比率还是可以考虑的,但是我认为这样依然会让支共找到借口,给戴帽子定性为恐怖分子。如此,真不如去大陆江河,自来水管中投毒,反正都是被按恐怖份子的帽子,但这样作带来的效应更强。
激进者更有可能在运动低谷乃至退去后再出现
港警现在混入大量公安和解放军,港府不可能无限期地维持庞大的假警,在运动低潮下去后这些假警就会打道回府
现在这场运动也因为以和理非为主,很难在运动过程中转向暴力革命。尽管反抗复仇的口号喊得很响,但是不愿意牺牲的人太多,愿意牺牲的人觉醒不过来,可以游行的时候绝大多数人不会想冲塔的
现在觉醒的小部分激进者,应该会在警方松懈下来之后做复仇性质的刺杀活动。没有固定的目标,而是制造警方中的恐怖气氛
这当然是恐怖主义——如果政权有正当性的话,否则就是恐怖分子的另一个名字“自由战士”
有可能被扫荡被扑灭,也有可能让更多死士加入——如果没有大批和理非的影响,会有很多不怕死的人发现自己“不怕死”的
如果因此出现第二次革命,就会比现在的运动要暴力得多
真难以想象这么繁荣的地方会出现极端激进分子和恐怖主义
但如果这段采访是真实的,只能说警方滥暴的每一天都在催生恐怖主义,港府的漠视不作为肯定要负最主要的责任
手上连古兰经都没有,除了被迫复仇以外还能有什么解释呢
老師,你話怎麼説得好像你支共是內心還存絲毫人性的大不列巔國?


明明就是畜牲
已經有黑社會到處假扮示威者 賊贓嫁禍這種事不少
支持
如果出现无差别的暴力,我相信那只能是纳粹卧底干的用来栽赃抗争者。
絕對不行,難道各位忘了新疆嗎?襲警是可以的,適當情況下放火也是可以的,但絕不能攻擊無辜的市民,這樣會失去國際支持和香港本地的支持,得不償失。我想大部分都沒做好暴力革命的準備。
連登如果都刪除的話那就代表這個人做的事情是抗爭者反對的。

他更像藍陣營派出的無間道,連目的都同藍絲一致:阻區選進行。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被中共派人进行的栽赃陷害。64和法轮功都曾经被栽赃陷害过,因为邪恶的共匪一直喜欢用抹黑对方的方式占据道德制高点进行打压。它们一直信奉的就是笔杆子和枪杆子,也就是先用舆论造势把对手污名化,然后理所应当地用暴力手段维稳。楼主的这种论调和墙内主流媒体有曲异同工之处,联想到之前楼主提出的吧务实行民主化的长篇大论,我不愿意随意猜测楼主的动机是什么🤔(不必回我了,我不喜欢纠缠于不存在的问题)我还是从好的方面想,你也许只是狼奶吐不尽而已。
退一步说,不伤人,只破坏设施如何?

还有就是既然大家觉得港府和地王是一伙的,港府这边怼不动,要么怼地王试试?
要团结能团结的力量,统战大陆群众
共匪的统一战线:
如果对方有70%的人反对我,那么就可能有30%的人赞同我,我就可以跟他们合作,把反对者和支持者的比例变成5:5甚至4:6。所以,不要放弃尝试,不要“拉黑”别人,不要拒绝和他们沟通讲理,不要把他们的批评一概视作敌意,也许这些批评是建设性的。
已隐藏
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那恐怕不是人类吧,更不可能是香港人了
香港人會集體譴責他、跟他切割,
然後指責他是黑社會、中共間諜扮的。

最後,第二天會繼續上街。



極端主義不是香港人的主流價值觀,
不過極端主義雖然不會獲得支持,
但不會令人民停止上街。
https://b23.tv/av68078878 补一个视频链接,希望前线不要把ZG想得那么善良…...

政治真的比誰狠毒,高明。可惜了大部分香港示威者都還是學生,一介平民,本來都好好地相信民主,以為民意夠大上街就能給政府政府施施壓力,畢竟以前也算有不少的先例。就多虧了現在背後有個土共維尼硬要踏上專制,讓這一整代香港人對民主的渴望受到重挫,以及又愚民了大部分天朝人和剝奪了他們應有的權利...
政治真的比誰狠毒,高明。可惜了大部分香港示威者都還是學生,一介平民,本來都好好地相信民主,以為民意夠...

君主论薄薄一本,全是恶毒的真相。
一声叹息相关的昨天刚在新疆泄密文件中讨论过,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关于香港的这方面的考量。香港现在最大的优...

連登上有討論過的,大家的共識為"打/殺黑警可以,對平民出手的就不是手足而是鬼(卧底)",可惜沒有五毛推文很快就消失了。
哪怕勇武把枪口对准大陆人?

你不说普通话谁知道你是大陆人?
香港人會集體譴責他、跟他切割,然後指責他是黑社會、中共間諜扮的。最後,第二天會繼續上街。極端主義不是...


香港人民有这样的觉悟,了不起!
从本人守序中立偏邪恶角度讲,是反对一切破坏法治的行为的(这也是我为何讨厌tg和🐻),所以说在黑警使用暴力攻击和平示威群众时,我站在群众一边,当勇武派出现后两边都不站。回到问题,勇武派极端化我肯定是反对的,并且群体暴力行为很容易失控走向不可预知的方向。
无差别袭击是犯罪。示威是示威,一码归一码。

要求严惩黑警的同时,严惩黑暴才是公平公正的诉求
大家不妨先来做一下这样的假设好了、我想这样做应该能有助于解决诸如此类的问题:


先假设我们的伟大国父——中山先生现在又死而复生了!

再假设他在武汉又再一次成功抢夺了共匪在华中地区最大的兵工厂,
并且他又再一次成功发动了中国史上的第二次辛亥革命!


但非常令人遗憾的是:
在革命进程的细节上出了些不该出现的纰漏:
当部分革命党人在兵工厂的门口抢夺共匪守军手中的枪时,
某些革命党人手中的冲锋枪竟然不慎、提前走火了,
这直接导致许多路过此地的民众不幸当场遇难和负伤!


但是由于事发时非常突然、而且当时场面非常的混乱、枪炮声无数,
再加上周围各处路面的监控摄像头都早已被革命党人在革命发动之前就给悄悄的破坏掉了,
况且众多曾经占领过共匪这个兵工厂、之后又转战在全国各地第一线的那些官兵们大多都已在之后的战役中不幸的牺牲或失踪了,
因此恐怕已经无从再去查证当时究竟是谁的枪最先走的火、亦或是谁在那一刻故意向百姓开的枪?!


而在这些死亡的百姓里面既有大家素不相识的男女老幼,
也有我自己的直系亲属,
那大家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大家难道要我这时去指责我们的国父不配去做这个革命者、也不配去做这个国家和民族的领袖吗?!
又或者是:
大家要我看在国家终于成功摆脱共匪奴役的份上,
要我顾全大局的、去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们的中山先生呢?!


而且真的到了那个时候,
恐怕还有相当多的中国人还在时刻提防着某些地方上的共匪残余反革命势力会随时的借机死灰复燃呢?!


若我届时选择错了,
是否也会成为那些亲共份子们某种潜在的、新的机会呢?!


因此我相信:
到了那一刻,
我们绝大多数明智的同胞和战友们一定都会鼓励和支持我去选择后者的!


大家说我的这种判断对不对呢?!
若换作是在座的各位葱友、又不知会作何艰难的抉择?!
我感觉可能会很糟,之前撤送中恶法时上百万人上街游行,而如今大学被围攻时支援的民众貌似只有几千人。愈发...

无差别的攻击不得人心,把自己降格成匪,赢了你会收手吗?
這種行爲和言論不會得到認同,零星個人洩憤行爲或者會有,群體性發生的機率不高。 用原始工具對抗先進武器,警力方面有公安解放軍的無限供給輸入,無疑以卵擊石何況會失去西方國家支持,這是百害無一利的行爲。香港人的IQ沒那麽低,這次選舉順利舉行就可以看出他們的素質。 (連登好像在眾籌賠償被無辜燒毀車子的民衆,這群“暴徒“太可愛了)
最擔心的反而是中共的[url=https://zh.m.wiktionary.org/zh-hant/%E8%82%AE%E8%84%8F][/url]骯髒手段,他們纔是會作出無差別攻擊的那一群,為了到達目可以滅絕人性,任何人都可以犧牲。 香港警察為了安全也應該強烈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小組還他們一個清白。 其實現在示威者真的沒必要在語言上和警察或藍絲對峙,一場選舉海嘯過後這群人從自以爲的大多數已經淪爲可憐的少數,市民每個鄙視的眼神都可以穿透他們的心窩。現在對内各區議員要搞好基層, 擴大黃色經濟圈。 不合作行動要以快閃為主, 施壓政府。對外繼續尋求西方國家幫助參與,爭取國際仲裁重組警隊,警暴材料書不勝數。當然最好就是連大陸民衆也connect一起。 做好長期抗爭的心理準備, 香港會贏的。

[url=https://www.ntdtv.com/b5/2019/11/26/a102716235.html][/url]

[url=https://zh.m.wiktionary.org/zh-hant/%E8%82%AE%E8%84%8F][/url]
无论怎样 最后勇武派的武力一定会升级的 迟早有一天会跟港府把脸皮撕破的 至于说枪口对不对着大陆人 请你去看看国内关于香港帖子下面的留言 我觉得没任何关系 反正我们是支持香港的 也打不到你身上 那些扮警察的解放军 武警 一定要弄死他们
错了,你们这些勇武派一开始就把目标订的如此低,最后只能凄惨收场,首先香港在地理环境上面对大陆就是先天劣势,你们不论是占中还是反送中都只能迎来凄惨结局,倒不如在巴西阿根廷之类的地方买个大地皮把人和资源全部转过去,只要保持民主开放发展经济,去哪都能成为一颗明珠,何必龟缩在小渔村里打太极,这个是上策。还有一种狠的,去找朝鲜或者伊朗买个蛋,丢海里或者屎坑里,至少也能保个十几年太平,这个是中策,还有一种下策,就是你们勇武派现在的策略,通过闹大引发世界警察的关注和维稳,不是不可行,就是很容易被人关门暴打一顿,毕竟特朗普也不是香港人选出来的总统,别人帮你是道德,不帮你是正常。
打就打呗,何必道德上审判呢
要团结能团结的力量,统战大陆群众共匪的统一战线:如果对方有70%的人反对我,那么就可能有30%的人赞...

有30%的人赞同我,怎么保证这30%不会坑你呢?
这种事六七暴动中多了去了,当时大陆无论是群众还是政府,都是非常支持的
无差别暴力就是恶   好的开始都不一定得到好的结局  恶的开始就跟不用说了你还能指望有什么好结局
如果这么做的话,马上被宣布为恐怖组织,立马出兵镇压,血流成河
讓無差別暴力,逼迫沉默的大多數站隊,讓他們明白自由是打出來的不是商量出來的,也明確告訴中共寧可攬炒也要反對你們的統制,最後最後的手段是搞一架飛行器去摧毀中共在香港的象徵。
大陸民眾? 誰有空理他們?
已隐藏
共匪最擅长做舆论了,香港人不管怎么做都会被打上暴力恐怖的标志的。
一定要在舆论方面赢,不然没有机会,老外没有墙不代表他们不会被洗脑。
甚至在大撒币攻势下,一些有知名度的人会为中共发声,充当中共舆论的扩声器。
大陆人一听香港就高潮,被害也是罪有应得,不要误伤港人就好,干点几个共匪简直功德无量。不过还是不建议港人这么激进,毕竟会付出一定代价的。
其实我去年721后就说过,如果中共一味强压,被逼到地下的勇武很可能走投无路转型恐怖主义。

我能说什么呢,官逼民反。如果真发生了这种事,我不能支持恐怖主义,但我能理解他们的心境。
如果以反政府的名义,不支持。
如果以反中战争的名义,支持。
加速加速 全面新疆化赤化 支持威武有希望了
无差别攻击=恐怖主义,徒增tg舆论把柄
天哪……我非常担心,非常非常担心唉,如果前线想全面升级,我没有资格指摘,只能建议升级前造势。国际舆论...

新疆维吾尔人是躺着中枪,固然ISIS有新疆维吾尔人,可是欧洲的历次恐怖袭击,哪来的维吾尔人。
哪有这么多如果, 你咋不说哪天习近平自杀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