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学校开了一门 毛泽东与文化大革命的博雅课 ?

没错,葱友们没有听错 下学期我们学校(墙内)新开了一门叫毛泽东与文化大革命的博雅课 讲课的是一名研究中国近代史的教授 在此不透露学校和教授姓名

我表示十分震惊 这个话题绝对还是个禁区 现在墙内对大学老师的审查越来越严格 在别的课上稍微讲一讲文革搞不好就要被学生举报 国内更没有研究文革史的学者 哪有老师敢专门开一门课的?怕不是讲着讲着就要被国安抓走了

这个新开的课属于博雅课 而非中国近代史一类的必修课  就是一种对全校学生开放的通识教育类课程 学生按个人兴趣喜好选择 对老师也没有按教学计划开课的硬性要求 开课的一个合理猜测是萨格尔王进一步洗白文革的试点 

文革的罪行几十年前就已被官方承认为错误 但近年对腊肉崇拜和对其犯下的文革罪行洗白一直在进行 包括修改教材 在党刊上发文章 以及一系列重走文革老路的错误政策 等等 这次在高校内直接开设专讲文革的课程 大有试点之意 趁大学生对历史还缺乏了解 灌输错误历史知识 洗白文革这一中共最大历史罪行 如果取得成功就加入到全国大学生必修的公共课里 
如果70后真正经历过文革 80、90后多多少少仍有口耳相传的记忆 现在00后的大学生已经对文革几乎没有了解 再配合焚书 禁言和错误的新闻报导 恐怕文革会真正有一天从历史上消失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这个事你当乐子看就完事了。
但要解释原因,你得先搞清楚文革是怎么回事。@Shanghai1967 虽然是个腊肉粉,但有一点他说的很对:那些文革中被迫害的人大多都不干净,你们纪念的什么林昭张志新,49年以前都是双手沾满民众鲜血的恐怖分子,其他的一些诸如老舍也是共产恐怖分子的吹鼓手。那么这号人有朝一日权在手,你想他们要怎么对待民众?那什么土改、反右、大跃进大炼钢铁如果离了这些具体的执行者,能执行的下去么?那么很自然的,就会有民众打着红卫兵的旗号,借机报复这些官僚,然后毛粉们再把这些本来很正当的报复行为归因于腊肉的领导,刻意忽略了这些刽子手的种种恶行本来都是腊肉所允许的。而且红卫兵恐怕大多数并不是报复官僚的群众,而且很多时候这些官僚的走狗也在披着红卫兵的外衣进行屠杀。
当然也不能说文革就一定没害死真无辜者,但是一方面文革以前本来就已经害死大量无辜者了,而剩下的那些人在无论有没有文革都会被共产党搞死的,甚至搞不好可能因为文革中梁山派和飞碟系忙着狗咬狗,反而让他们多活了一段时间。
这里梁山派指的是以腊肉为领袖的土鳖团体,而飞碟系指的是以刘少奇、周太监为首的,效忠于苏联的那一帮人。腊肉试图脱离苏联自立,虽然成功了,但是也和因此和飞碟系产生了巨大嫌隙。
具体过程那篇《简明文革史线索》讲的很好,我在这里就不展开了。但我想说的重点是:虽然飞碟系在文革中挨了整,但也通过拖死腊肉的方法获得了最后胜利,只不过胜利之后他们发现搞死四人帮之类的小角色容易,但是腊肉在神坛上呆的太久,已经取不下来了,所以只好搞出阴阳两套秽史,阳面的秽史抹杀文革的存在,用于维护腊肉的名誉,阴面则是让一些文人出版一些反思文革的书,但在这些书中,对于飞碟系的罪行只字不提,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你们对文革的通常认知,误以为文革是红卫兵在迫害无辜的老干部,其实他们哪无辜了?远了不说,89年把坦克开上天安门的也是他们。
现在回到这个问题上来:学校开设文革课程真的是太有乐子了:如果说这门课的内容是否定腊肉,那么它必然是当下舆论所不能容忍的,也有悖于飞碟系搞出的“阳面秽史”,不利于维护共产党的光辉形象;但如果这门课的内容是给文革洗地,那他们究竟置飞碟系官僚的后人于何地?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我能猜想到的一种可能:就是他们不知道得到了什么消息,认定飞碟系的后人已经在和习近平的斗争中全面落败,已经不需要在乎了。
或者也有些微可能是墙内某个想不开的老师在冲塔?袁腾飞也不敢这么公开搞事。他那些视频都是给学生补课的时候私下讲的,只是不知道谁给他挂网上了。考虑到现在舆论环境收紧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基本不存在。
那么至于我的那个猜想呢,要么这个消息是假的,那你的学校得大地震;要么这个消息是真的,那等于是习近平在自断双臂。这些人虽然跟他不是一路,但如果都搞掉了,他以后靠谁执行呢?
==================================================
针对@opfans 和@赫尔墨斯 的评论我补充一下:
我们不能说文革的过程中没有无辜者死亡,但是如果我们认真考证的话,我敢说所谓的“文革受害者”当中相当一部分是死在前二十年的,剩下的应该也是前二十年就被整了,到后十年才死。那么把这些人说成是“文革受害者”合适吗?所以我一直在讲这就是飞碟系推卸责任的手段,因为前二十年他们是全程参与的。事实上一直到文革初期还有相当数量的无辜者其实是死在他们手上的。
北条氏康 死不悔改的反动分子,具有革命精神。自由民主的基石在于武力。
其实这门课我在十年前的大学时代也选修过,知道楼主是什么学校了。
这门课其实就是没有什么意思的官史,完全跟着官方口径走,即老干部是好人惨遭无脑红卫兵造反派破坏,毛腊肉老糊涂被林彪+四人众欺骗,没什么意思。
本人实际上就是品葱广泛流传的《简明文革史》作者,可以看我那篇文章。至于那位毛左说文革史神秘恐怖?没觉得。
写一个文革史书单,以我读过的为主:

1、通史类
官史向:
金春明、席宣《文化大革命简史》
王年一《大动乱的年代》
严家其《文化大革命十年史》(这本体例太混乱,不太有必要通读)
毛左向:
北大马学会《文革史》(叙事清晰,详略得当,线索完备,上乘作品)
水陆洲《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论》(这位老毛左很幽默,号称简论其实堆了上千万字的资料,可以收藏作资料库。通读的话太不容易,读前言部分对一般人就够了;我本人也没有精力通读)
我方向:
杨继绳《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史》(和水陆洲的相似,都有堆叠资料问题,但篇幅还可接受)
刘国凯《文化革命简析》(“两个文革”论的提出者,在自由民主框架下肯定造反派及否定毛腊肉的文革史;作者是“三年文革论”拥护者,认为文革结束于1968年)
鄙人《简明文革史线索》(入门必读;鄙人作为中国解体派对文革的分析)
中文研究向:
港中大《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第6、8卷(叙事严谨,详略适中的学术著作,第6卷比第8卷的研究深度更强)
海外汉学向:
麦克法夸尔《毛泽东最后的革命》(叙事清晰,详略得当,线索完备,上乘作品,点出文革的实际操盘是几个派系之下三个庞大的所谓“办公室”,似乎是各通史中仅见的成果,很值得一读;有兴趣还可以看麦老大部头的文革前史《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冯客《文化大革命:一部人民的历史》(对文革后期基层社会的变迁很有创见)

2、专门史类
官史秉承邓矮仔的“宜粗不宜细”,个人感觉缺乏值得读的专门史类文革专著。极左(包括毛左、西左)、我方、学术界研究在这方面,都有不少优秀作品。
极左向:
夏尔·贝特兰《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与工业组织》(作者是法左托派,但这本书成了中国毛左圣经,用于论证腊肉文革带来工人解放;本书来自作者70年代在中国工厂的不少田野调查,是了解文革在工厂中造成社会变动的必读书)
童小溪《极端年代的公民政治——群众的文化大革命史》(标题很大,实际上是对以北京红卫兵为主的几个个案研究;对官二代老红卫兵研究很透彻,其它太碎片有一叶障目感,一种学术著作常见问题)
韩东屏《不为人知的文化大革命——一个中国村庄的生活与变化》(对山东即墨农村的文革史研究,从极左视角论证文革农村的发展是因为腊肉击破了老干部旧体制)
我方向:
徐友渔《形形色色的造反——红卫兵精神素质的形成及演变》(对北京及各地区红卫兵及造反派的派系源流有总览性描述,并对各派系行为方式进行了社会学分析,对文革前及中后期红卫兵意识形态变迁的论述很精彩)
秦晖《血腥之夏——1968年广西与北京造反派的覆灭》(作者一手经验与史料结合的研究,虽然有一些不严谨处,但勾勒出了腊肉1968年决定镇压造反派的决策过程,很好的历史个案研究)
郑义《红色纪念碑》(作者通过田野调查,还原了文革时代广西的大屠杀,深刻揭露共匪暴行,非常值得一读)
刘国凯《红旗派的兴亡》(亲历者对广州文革造反派整个历史的描述,十分生动)
客观学术研究:
苏阳《文革时期中国农村的集体杀戮》(对文革两广农村大屠杀发生的原因、机制进行了探讨,很好的屠杀学研究)
李逊《革命造反年代:上海文革运动史稿》(非常细致的上海文革史,对社会生活的研究尤其细致,对文革研究及各派叙述中不怎么提起的保派组织也有深入研究,极其出色,学术性非常强)
王绍光《超凡领袖的失败:文化大革命在武汉》(武汉文革历史的通史性研究;王绍光虽然是毛左,但在本研究中基本没有表现出政治倾向;对腊肉和地方文革运动的关系,地方文革运动的自我发展与脱离控制等问题很有创见)

3、回忆录及史料
文革时代政治人物中,出版文革回忆录或私人书信的,基本是文革时代的毛派或造反派(要注意,造反派是当时各种反体制者的大杂烩,基层造反派不一定是毛派)。因为非毛派、非造反派秉承邓矮仔“宜粗不宜细”方针,少讨论。
张春桥《狱中家书》(张春桥是腊肉革命思想层面的真正继承人,如同邓矮仔是毛腊肉马基雅维利主义方面的最佳继承人;本书通过张春桥与女儿的书信,勾勒出一个坚定毛主义者对文革后世界的分析与看法,提供了一种别样的看世界角度;比如,你能想象张春桥竟然评价过克林顿性丑闻吗?哈哈)
戚本禹《回忆录》、徐景贤《十年一梦》(这两本我还没有看过,也没有买到,但的确是非常重要的文献,分别提供了文革前期中央,及文革上海决策层人物的一手回忆记录)
韩爱晶《清华蒯大富》(虽然是一本传记,但作者韩爱晶和传主蒯大富都是北京“五大红卫兵领袖”成员,因此也算是文革前期红卫兵领袖的回忆文字,对不少历史细节都有详细记录,对1968年毛腊肉转向镇压红卫兵运动提供了一个高层、基层连接处的视角)
钱文军《武斗纪事》(柳州造反派领袖钱文军的回忆文字;钱是一位反毛、支持民运的造反派领袖,通过柳州文革个案,提供了“人民抗暴”的文革视角;对武斗细节的回忆很有权威性)

4、网文
沙梨熊《大时代的弄潮儿》(文革南方各省市进程的简明史;结合政治派系斗争、社会各群体利益诉求,勾勒出了各地文革派系起伏的线索,言简意赅实为神作!)

另外,宋永毅主持建造的《中国文化大革命数据库》收录了大量文革时期文献(以当时官方资料为主),是有志于研究文革史者必备的数据库。
@opfans:还“无辜受害者”呢?我真是对你们无话可说了。你国教育系统罪恶滔天,教育部加各校官僚早该就地枪决,结果被自己教的学生依据自己教的逻辑给收拾了,我不说活该就不错了,还“受难者”?我可去他的吧。王友琴还他妈想把卜仲耘死那天当成什么“受难者纪念日”?不愧吗?她对得起遇罗克、对得起贵国靠“不宜录取”坑害的千万中学生吗?
顺便讲个笑话:据某几期《记忆》考证,把卜仲耘打成反革命的是刘宪法派的工作组(邓小平的女儿也是工作组帮凶),而八五事件无非是工作组完蛋后的混乱之中一帮学生(最积极的还是王友琴自己班的人)乱搞,压根没有红卫兵什么事,因为那帮人根本没有什么组织。在这件事上,工作组的罪行恐怕比宋彬彬更大。可惜,我尚未听说王友琴要求自己校长打成反革命的工作组道歉。
顺便提一下文革反思。贵国的反思是怎么回事呢?广西死了八万人,韦国清居然屁事没有;带人强拆清华二校门的贺鹏飞,清三时毫无损失,到死还能混成将官。事实证明,贵国靠邓榕、季羡林与王友琴推动的文革反思,至终不过是笑话而已。
有史以来,大概自从新石器时代结束以来,世上就有三种人,即上等人、中等人、下等人。他们又再进一步分为好几种,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名字,他们的相对人数和他们的相互态度因时代而异;但是社会的基本结构不变。即使在发生了大动荡和似乎无法挽回的变化以后,总又恢复原来的格局,好象陀螺仪总会恢复平衡一样,不管你把它朝哪个方向推着转。

这三种人的目标是完全不可调和的。上等人的目标是要保持他们的地位。中等人的目标是要同高等人交换地位。下等人的特点始终是,他们劳苦之余无暇旁顾,偶而才顾到日常生活以外的事,因此他们如果有目标的话,无非是取消一切差别,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这样,在历史上始终存在着一场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斗争,其大致轮廓相同。在很长时期里,上等人的权力似乎颇为巩固,但迟早总有这样一个时候,他们对自已丧失了信心,或者对他们进行有效统治的能力丧失了信心,或者对两者都丧失了信心。他们就被中等人所推翻,因为中等人标榜自己为自由和正义而奋斗,把下等人争取到自己一边来。中等人一旦达到目的就把下等人重又推回到原来的被奴役地位,自己变成了上等人。不久,其他两等人中有一等人,或者两等人都分裂出一批新的中等人来,这场斗争就周而复始。三等人中只有下等人从来没有实现过自己的目标,哪怕是暂时实现自己的目标。若说整个历史从来没有物质方面的进步,那不免言之过甚。即使在今天这个衰亡时期,一般人在物质上也要比几百年前好一些。但是不论财富的增长,或态度的缓和,或改革和革命,都没有使人类接近平等一步。从下等人的观点来看,历史若有变化,大不了是主子名字改变而已。

到十九世纪末期,许多观察家都看出了这种反复现象。于是就出现了各派思想家,认为历史是一种循环过程,他们自以为能够证明不平等乃是人类生活的不可改变的法则。当然,这种学说一直不乏信徒,只是如今提法有了重要变化而已。在过去,社会需要分成等级是上等人的学说。国王、贵族和教士、律师等这类寄生虫都宣传这种学说,并且用在死后冥界里得到补偿的诺言使这个学说容易为人所接受。而中等人只要还在争取权力的时候,总是利用自由、正义、博爱这种好听的字眼。但是现在,这些还没有居于统率地位、但预计不久就可以居于统率地位的人,却开始攻击这种人类大同的思想了。在过去,中等人在平等的旗帜下闹革命,一旦推翻了原来的暴政,自己又建立了新的暴政。现在这种新的一派中等人等于是事先就宣布要建立他们的暴政。社会主义这种理论是在十九世纪初期出现的,是一条可以回溯到古代奴隶造反的思想锁链中的最后一个环节,它仍受到历代乌托邦主义的深深影响。但从1900年开始出现了各色各样的社会主义,每一种都越来越公开放弃了要实现自由平等的目标。在20世纪中叶出现的新的社会主义运动,在俄罗斯称为斯大林主义,在中国称为毛主义,其明确目标都是要实现不自由和不平等。当然,这种新运动产生于老运动,往往保持了老运动原来的招牌,而对于它们的意识形态只是嘴上说得好听而已。但是它们的目标都是在一定时候阻挠进步,冻结历史。常见的钟摆来回现象,会再次发生,然后就停止不动了。象过去一样,上等人会被中等人赶跑,中等人就变成了上等人。



@Shanghai1967
@第三新索多玛
文革都可以給你說得好像是救國德政,被害者都是活該惹人厭,
甚至把他們都打成加害者我也是服了。照你的說法愛放債惹人厭的猶太人是不是都死有餘辜?
你意思是說文革雖然不好但的確是共黨負起責任處理爛攤子的表現;
但是鬥爭勝利活下來的又有多少是正直清廉的?
很明顯講好聽是處理惡人的策略,實際只是用來剷除異己的鬥爭工具。
況且你要鬥爭要掌權,有這麼多方法可以選擇,你偏偏要選一個最可怕牽連最多無辜人士、
對民族文化造成最多傷害,而且難以穩定控制的方式。

退幾步來說,你說那些文革初期的劊子手與惡霸被鬥死活該,但沒有文革的環境和宣導,
哪來這麼多嗜血不仁的劊子手與狂熱紅衛兵?
還有他們在文革初期迫害的人就不算文革的鍋了,這又什麼道理?
你一直強調文革受害的無辜者是少數,我倒想請問你,多少算是少數?
無辜者占比要小於多少就能算是利大於弊?能算是不得不的犧牲?

而且並不是只有死亡才算是受害,文革造成的影響會跟著所有經歷過的人一生,
而對整個社會文化的影響,顯然到現在都還持續著。
你看看現在的中國,文革真的已經結束了麼?
Onioner 品葱难民。原品葱Onioner。习以为常,近乎平壤。
说不定开课的教授是个反贼呢。
话说本校也开过类似的课,教授课上天天冲塔批判共产党党,还讲他的六四经历和六四后生活之道。有学生举报,结果石沉大海。我们下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位教授是红n代......
清茶i 维尼写史
洗白🐱,是想稳固现在的政权,现在政权很不稳定,有些分崩离析的感觉,因为某人大清洗以及修宪、管控措施太紧了一般人真缓不过这劲、冲击力度太强了,不散架都烧高香了,某人好像忘记袁世凯了
tttppg 在港留学生 资深反贼
保护一下个人隐私吧
我通过浏览器很快就能搜出你是南师大大二大三的学生…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小時候在大陸中小學學到文化大革命。根據老師講的,我想文化大革命多麼偉大、多麼理想主義啊!「跟著毛主席做革命闖將,紅彤彤的世界由我們開創。」

後來我自己讀書才知道,理想主義的同時是全國性的苦難和貧困。1976年中國大陸經濟行將崩潰,香港和寶安縣的農民收入達到100倍。中共自己都受不了了,才開始反左,結束文化大革命。
@Shanghai1967
文革是一场发动底层群众进行反官僚阶级的革命这毋庸置疑,既然是自下而上的革命,伤及无辜自然是避免不了的。毛在55、56就退居2线培养接班人了,是刘少气、邓小平在统领日常工作,59年毛就基本沦为吉祥物了,最后靠一手林彪有了翻盘的本钱。毛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这也没有疑问。文革发生一方面是毛看不惯官僚阶级的腐化作风,另一方面他也想重夺回权利以完成他的理想主义。但是毛的那套“理想主义”行得通吗?我相信你们(包括马克思)看到的问题的都是真实存在的,但你们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了吗?事实不是证明你们从来就没有有效且科学的解决办法吗?你们高呼着崇高的理想,最后带来的却总是灾难。我觉得问题出在你们不能正视 “人性本恶”,过分迷信 精神力量。毛死后仅一个月政权就被华、李、叶、陈、汪、陈2 等人联合颠覆,毛自己选的核心领导班子7个人中就有3个人背叛了他,背叛了自己的“理想”,2年多之后邓小p、陈云、胡耀b 等人又重演“陈桥兵变”建立邓家皇朝,命丧越南的中国士兵可能到死也还在喊着“保卫祖国,保卫人民”之类的口号。不管毛的初心是什么,事实证明人性根本不可靠,曾经高喊“解放全人类”的人,有几个能做到表里如一?不管你们的理论有多么伟大,事实就是无产阶级专政那套根本行不通,最后“无产阶级”全都变成了 “最有产 阶级”,这一切转变绝不是偶然,它是历史必然。资本主义确实不好,但经过历史检验后证明它是最可行的方案。
另外,说到改革开放,中国其实从来没有什么“改革派”,中国能够快速转型得益于一场意外,所谓的改革开放 诞生于一场策划已久的政变。野心家有意挑嗦并放任少数“进步势力”作为前锋攻击华,谁知华还算开明,能够包容不同意见,转型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发生了,但可笑的地方在于华倒台后,作为冲锋部队立下汉马功劳的“进步势力”也跟着也被灭了,更可笑的是“改革刽子手”最后成了“改革总设计师”。被吹上天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压根就跟邓没多大关系,什么确立邓为领导核心全是放屁,那时还是“英明领袖”华主席。华最后人走茶凉,历史被抹杀,功劳被移花接木,也是他自己为自己的愚蠢和天真买单。跟赵家人混就以为自己也姓赵了?
如果当年有耿爽哥的话...

记者:美国批评文化大革命,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耿爽:我们此前已多次作出回应:我们敦促美国立即停止此类挑衅行为,不要逆势而动,避免损害地区的和平与安宁。中方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还是我们经常说的那句话,请美国不要高估自己的造谣能力,也不要低估别人的判断能力。谎言重复一千遍,依然还是谎言。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反对美国批评文化大革命的行为,中方已就此向美国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我们要正告美国,任何外国政府和势力都无权干预中国内政。

美国的图谋注定失败。中国一向秉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处理国与国关系,历来坚定奉行不干涉内政原则,主张各国根据自身国情选择发展道路。任何妄图否定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挑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关系的政治图谋都注定不会得逞!

我们奉劝某些政客别再浪费美国纳税人的钱,无事生非。我们奉劝美国不要一意孤行,否则中方必将予以坚决反制,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必须由美国承担。对于美国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方利益的行径,中方必将采取有力措施坚决反制。任何人都不要低估中方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坚定决心。美国如果一意孤行,坚持批评文化大革命,最终必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美国的一些政客和官员隔三差五就要出来叫一叫、跳一跳,攻击抹黑中国,他们的拙劣表演充分暴露出其不可告人的险恶用心和政治企图。
你喒啊提厄 但纽各色,给扭曲后儿啊
下注了下注了,您认为本课开课之后会成为?
1,毛左洗脑课
2,引蛇出洞钓鱼课
3,反贼大脑升级课
红绿斜教暗通除roc ? 中华民国,永远的祖国。中华民国与台湾无关,中华民国属于汉满蒙藏回五族共有,中华民国就是唯一民主中国。
毛泽东是毁我中华民国和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中国自古以来无出其右。没有第二个人把已经建成的民主共和,颠覆成最极权最邪恶的红色法西斯。
毛泽东应该像秦桧一样,永远跪在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前面道歉。青山幸埋民国骨,白铁无辜铸毛贼。
a1161aa 往后,哀悼的日子和值得哀悼的事情只多不少。 愿这片土地上的人,早一点迎来曙光,希望他们能撑住,最黑暗的时刻正在来临。
首先,我很高兴我没有通过这种课,其次我对文化大革命的印象是从我爸,我奶奶那里得知的事情经过和当时的做法,烧杀掠夺不足为奇。掘墓、去祠堂把灵牌断成两半,烧那些年龄比较老的书,看谁不顺眼就怀疑谁(爹妈也可),我就搁这问一句,我初中学了历史就想问的:

文化大革命跟他妈的焚书坑儒有什么区别?还能洗?
看的有的人说被文革的人大多数人不干净???我真是醉了。大多数都是无辜的才对吧,要说有什么错,大概是投错了胎。文革绝对不是单单只整了飞碟派了的,是个读过书的人基本都被整了。其次,讨论文革不是以文革中谁被迫害了为立论点的。狗咬了人,人要去把狗也咬了,然后论证狗是罪有应得吗?问题是人不应该像狗一样咬了咬去的,无论咬的是狗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再说,干不干净的这种东西是这么好说清楚了?反贼里面还有好多以前是小粉红呢?人难道就不能有黑历史吗?这种算旧账的论调,真是不敢恭维。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在文革时期,真把文革当成民主反官僚运动,还去以此为指导思想参与其中的人,坟头树都20米高了。
爱突沼气池的平平 平平爱突沼气池,沼......气池,沼气......池......
建议贵校聘请毛新宇少将担任这门课的教授,他等这门课有十多年了
文革确实是个很有趣的东西,值得深入探讨,特别是其中的各种细节。现在对文革的讨论都是大而化之,定性描述(“右派”说的十年浩劫或者毛左说的伟光正,都是这样),这对建立真实的认识没有太大帮助。
楼主你的泄漏的信息量有点大我都知道你是什么学校了。。。赶快编辑了吧
KP31 WiCS 立场偏温和 理性和温柔才是我们和他们的最大区别。
这种课不好说,我倒比较建议去听听看。
我相信墙内有良心的学者还是存在的,真正的有识之士谁还不知道那十年发生了什么的?如果没有这些有骨气的知识分子存在,土共何苦给他们扣”公知“”反动知识分子“之类的大帽子?
报之前记得看看是什么学院开的,要是名字里有马列毛就别了,多半是拍马屁的,但要是历史政治对外关系之类的正经学院,那真的是有可能摸到奖的。
ioth ? 变量老帅
文革结束,毛挂掉,我才几岁,也要天寒地冻站在那几个小时哀悼,有点印像。
64之前,文革不是禁区,很多相关的文章和电影,当然,直接负面是不行的,参看《白桦》。
64之后,慢慢 越来越不让提了,反正中共的所有历史,只有官方美化,民间是不让说的。
官方美化到看起来像个死人的境界。
90年代还有像“西安事变”这些电影。
文革是什么意思?是从思想上 文化上革去旧人做新人,用扭曲人性的方法把传统的人伦道德统统打破。它的危害不仅仅是让一些人遭到迫害,更多的是让全国人民手上都沾上血,让一个本来就不文明的民族落入万丈深渊。
已隐藏
吳小勳 我愛臺灣
博雅課?  我看是洗腦課吧!  用這些已故的暴君思想來教導現在的青年,搞笑嗎?
KingSager 自由不死,暴政必亡
油管上有一个秦晖的讲座视频,梳理了文革的时间线和关于文革的四种不同方向的观点(他以是否赞同文革和是否支持49年以后的党国体制两个维度划分出四种观点,我觉得相当一阵见血)
我也是看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过去关于文革的看法(与其说是看法,不如说是想象)是完全错误的!是被党国教科书和海外自由派双重误导的
也正是看完这个视频,我才明白为什么电影芙蓉镇里面那个红二代女干部在文革刚开始的时候先是得势斗人威风八面,然后突然被一群外地来的学生打倒,结果之后没过多久又“复位”了,继续当了镇子的土皇帝(最后在改革开发之后又摇身一变成了自带司机坐美国车的资本家)
反思文革,跟反思法国大革命是完全不一样的,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反。而且要真正反思文革,仅仅止步于文革是不够的,不仅要扩展到49年建立起来的党国体制,甚至还要追溯到商鞅和秦始皇建立起来的秦制上去。
http://french.cri. cn/news/world/686/20200507/463367.html
Fifty-four people in Virginia were infected with an unknown respiratory disease in July alone.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用的教材阅读材料共享一下?有助于测试党国洗地水平
赫鲁小平 ? 封神大会我参加,天河战役我指挥,盘古开天我递斧,女娲造人我捏泥。 八卦炉项目我批示的,取经计划我设计的。 请问你对鸿钧老祖怎么看?他嘛,73开。 这筋斗云,就是感觉快,太快了,有点催人飞的感觉。 金角银角:大家不要嫉妒嘛,像我这样的洞府全西牛贺洲最少还有17家
毛和邓都不是好人,硬要说的话。

邓更坏,中国目前保险、稀土都控制在邓家手里

证券、银行、地产、军火。邓家也都有份
中国学生从小到大学习学不到西方的法律和现代政治体制理论和道德思想的公民教育,都在毛泽东一伙的阴暗中虚耗了大量时间精力,个个都成了形式主义的行尸走肉背诵机器
开这些课就为了是让你们这些学生走走过场的。没啥其他意思,不要多想。
扬库萨尔 灰名单 世界最小民族萨鲁娃克族开族始祖及唯一成员 Salwak chikien mokajee YANGUSAR 逆民反向小粉红,坚决反对国族捆绑,支持少数民族反攻汉地,让汉族去主体化直至彻底消失。
朋克
迫真高




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墙外找高华 沈志华 高文谦 等人箸作看一下,当成历史对现时的反射镜.
讯息与 新注册用户 想着太阳的光能照耀我
文革时期我们还没出生勒,谁知道那是个啥情况,只是听父辈们偶尔提起过,确实需要普及一下这是啥?发生了啥?结果是啥?
我十多年前读大学本科那会,这种课随便开,好像也没啥顾忌。今天就不知道了。
因为“官僚特权阶级”,就该活活被斗死,这是什么蛆类逻辑。看来全中国的人死剩您一个就能自动实现共产主义了。
z这个魂斗罗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好的教程!凑字数凑数
百花齐放-引蛇出洞-挨个点草 有种旧套路新玩法的感觉
文革的的时候中共已经开始官僚主义化,开始腐化了。为了防止堕入苏联的道路,所以要打倒官僚;但是中共犯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错误:他们依靠小资产阶级太多了,真正的无产阶级太少了。年轻的流氓无产阶级渴望成为资产阶级;他们在文革里面当红卫兵,威风凛凛,夺取权力;在改开初期打砸抢,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尔后成为投机商,四处坑拐骗;如今这些不稳定因素要么被转为无产阶级,要么就成为资产阶级,期间必然会有动荡。你们整天念资本主义的好,因为你们即将成为资产阶级,衣食无忧,又可以控制媒体,成为寄生虫;只有当你们真正成为你们所剥削的无产阶级,你们还会坚信资本主义吗?你们还会痛恨马克思主义吗?实现社会主义社会,消灭阶级本身这个概念,才是出路
Shanghai1967 上海公社一月革命
@Waliesi 邀请我。我就说两句吧。现代中国左派的一个共同基本特点就是反对资本主义复辟,就是反改开,就是反体制。作为起点,很多人都是从反思文革开始的。

为什么说反思呢?因为从小就被官方和自由派双重洗脑,说文革是十年浩劫,文革怎么黑暗,有多少罪行,死了多少人,经济崩溃。不仅学到的历史是这样(官方和非官方),人们茶余饭后也会流传毛泽东的种种劣迹丑闻(你们这里一些人津津乐道的那些东西)

后来偶然一个机会,看到一本在湖北出版的青年理论刊物(后来很快就停刊了),里面有只言片语,说文革其实是反官僚运动。当时我第一次见到这种说法,很好奇。后来就想,都说文革的罪行是“迫害老干部”,老干部不就是特权官僚吗?“迫害”他们,好像没什么错啊

那时候没多想。然后八九来了。运动中,很多年岁大一些的人就会说,感觉和文革一样。我当时还奇怪,怎么会像文革呢?但是八九高潮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不就是革命和阶级斗争吗?

那时候有一件事。我是学经济学的。当时已经在学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就是认为公有制都是效率低下的,大锅饭是养懒汉的,国企工人都是吃福利的。应该私有化,那些效率低下的工人都让他们下岗失业。后来上街游行,工人在大街两旁欢呼鼓掌、捐款。那时我就动了个念头:这些工人不晓得知道不知道,如果我们上台了,就先让你们下岗失业?

(当然这里有些葱友会说,我们会搞有人情味的资本主义,我们不让很多人失业,还会搞福利制度。问题是,钱呢?你搞私有制,财政收入就得靠资本家,他们就是你的衣食父母。资本家不给你搞福利的钱怎么办?到时你是听资本家的还是听工人的?)

八九失败了。八九为什么失败,有战术的原因。但根本原因是没有工人阶级支持(少数工自联不算)。从那时起,我就有一个基本认识,在中国搞民主,不发动工人阶级不行。要了解工人阶级,也许学一些马克思主义还是有用的。从哪里开始呢?官方的不能看。原著看起来太累,时代又久远。然后就发现,西方六七十年代的社会运动中有很多新一代马克思主义者,他们那个时候的论述对于八十年代来说还是很新鲜很贴合实际的。于是看了很多翻译过来的作品(有一些就是文革期间出版的),后来又看英文原著。再往后,在特殊条件下,有了大量时间,才看马列毛原著。

在这个过程中,看到一本美国历史学家迈斯纳的《毛泽东的中国和后毛泽东的中国》。这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为什么说是绝无仅有呢?因为市面上关于文革的书,不是官方的就是自由派的或者西方的,后者关于文革的立场其实与前两者一样,差别只是文革“罪行”的程度。

迈斯纳的这本书颠覆了我以往的历史认识,或者不如说应证了我希望看到的那种历史认识。那就是文革根本不是什么权力斗争,而是毛主席认识到原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已经堕落为“官僚主义者阶级”专政,想要靠发动群众的办法来推翻官僚专政。当然后来整个力量对比不利,失败了。

当然文革是个复杂的历史事件。不是说读了一本书就得到了历史真相。但从此就有了新的思考方向。

这里的很多葱友,自称反贼。但据我这几天的观察,此地的反贼未必是真反,或者多属于秀才造反十年不成那种。要当反贼,仅有仇恨是不行的,还必须要善于思考。但很多葱友只知道仇恨,因为仇恨,分不清现在的共产党和历史上的共产党。因为仇恨,和当局一起骂文革。因为仇恨,不承认中国革命的历史合法性。因为仇恨,不去学真马克思主义。

想革命,又没有革命理论。自由主义有革命理论吗?没有。马克思主义有革命理论,但你们不学。没有理论,又未必敢牺牲,于是只好坐等变天。天总不变,于是就灰心失望,唠叨自己是不是已经输了,共党太强大,还不如跑路。

要与强大的敌人做斗争,首先要了解他。而不了解历史,也就不能了解现在。不了解马克思主义,你就不能了解共产党的过去,也就没有武器来分析它现在的本质,自然也就看不到它的根本弱点。

是继续让仇恨迷住双眼,还是从此睁开一只眼,了解一下你们原来不认识的世界,走一走你们原来不敢走的道路,探索一下原来认为神秘而恐怖的禁区?葱友们,考虑一下吧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7
  • 浏览: 25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