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专制与民主: 一个无政府资本主义者的观点

我在品葱上看到许多讨论专制与民主的帖子,在这里也讨论一下我的观点。

高效的独裁者如果制定了严格保护私有财产,放松市场/外资管制,执行契约的法律体系和轻松的税制,那么毫无疑问会比国企/私企混合,市场管控繁多,税制繁重而福利大的社会经济发展更好。

就好比在市场里的私企,各位这么热爱民主,做过多少各个公司的调查问卷?做得还不是很少。为什么不做?因为有比做调查问卷更快捷高效的方法来获得满意的服务。你在中国超市买了个烤鸡觉得咸了,想要少放点盐。做个顾客反应花半个小时,等三天来个邮件,最后来了句“感谢您的建议,我们会考虑”,结果就不了了之。你个人的声音根本改变不了什么。但是另外一个方法是什么?你下次多开了五分钟车去了中国超市旁边的costco,结果发现那的烤鸡既不咸还便宜,结果以后就一直去costco买烤鸡了。

以上例子说明的是什么?说明在市场的竞争下不管各个公司的运营方式如何(像有可能下一次你在街边看到一个固执的老头卖的烤鸡比costco卖的还好还便宜,但是在他那里是绝对没有民主的),不管有没有售后服务,接受不接受顾客反馈,最终的产品是衡量其公司成败的唯一指标。顾客如果觉得你的产品不好,那下次就不会再去你那里,久而久之市场里最好的产品就会去服务最多的人。而在这个体制下也会产生诸多的社会组织来收集信息,揭发那些产品不好的公司,推广那些产品好的公司,这应该便是各个消费者维权组织的最初的意义(现在变成了政府lobbyist去搞各种市场管制了)。

为什么这个模式不能运用到国家的层面来?因为主权国家是在某片地域上的立法/执法的垄断。试想:如果在你的小区旁边20公里内法律规定只有一家烤鸡店可以卖烤鸡。那么你确实需要民主制度,因为没有别的方式来改进鸡的质量了。或许在每隔一段时间的卖鸡执照拍卖会上某个野心家保证群众: “烤鸡是一样技术活,把权力都给我吧。我有一个非常高效的烤鸡方法,绝对提供给大家满意的鸡。大家看看隔壁市的“美丽烤鸡店”,每星期都要考10来个各种各样味道的烤鸡给顾客品尝然后收集数据,实在是太浪费了。每年还要投票选烤鸡师傅,实在是给群众添负担”。但是你如果把权力给了这个野心家,他家的鸡要是每次都又咸又干还贼贵,你就遭殃了,你想要吃鸡还得开车到旁边的城市去,实在是麻烦得很。

所以说讨论民主和专制并不是在讨论问题的本质。最有效的制度并不是人为设计出来的,而是由市场里的竞争所产生的。民主制度是在运行地区垄断的主权国家的最好方式,但是它无疑有它所低效的地方。专制政权在主权国家的框架里虽然可怕至极,但是如果人民可以随意更换国籍,替换国家的话,那腐败的专制政权是留不住任何人的。

所以我所认为的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就是取消主权国家对于在某片地区上立法/执法的垄断权。国家所提供的服务像警察,国防,法庭等等,由私有企业来承担。这样的社会会由各个竞争的执法公司和协调者机构来运行,人们可以与这些公司签有限期的合同,挑选最合适的机构。当然想象这样的机构对于第一次听说这个概念的读者来说往往不是很容易的。一个近似于这个机构的体制就是让现有的主权国家全部开放边境,对移民不做任何限制。再进一步来说就是把所有国家的执法权扩张到全球。但是这个不是强制执法权,而是只能由人们和这些政府签合同来进行的。

当然如何才能实现这个制度呢。第一种路线是各个地区政府协商之后做出妥协,开放成我所说的制度。第二种是由一个地区政府兼并其他的地区政府,然后在允许其他的立法/执法机构和私人协调者在他自己的领土内出现。我个人还是觉得第一种路线比较好。

*我所说的这个制度还可以这样理解:就是一个主权国家对于省市县区下至个人全部给予独立权

*注意一点,我并没有阐述我认为什么样的法律是最“完美”的法律,我认为这种理想化的完美的法律是无法人为的有目的性的设计的。唯有在自由市场里不断地修改,淘汰,才能产生出最合适的法律。我认为这一点是我和传统的认为有一部神圣宪法的自由意识主义者的区别。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支持当代试图修改/重新解读美国宪法以给予美国政府更多权力的运动。


参考阅读:
Chaos Theory
THE MACHINERY OF FREEDOM
For a New Liberty

*事实上我解释的完全没有这些书写的好,有兴趣的建议读一下。
21
分享 2020-03-27

198 个评论

認可無政資,但是不認爲“開明獨裁”在長久看來好於“民主憲政”。因爲如果不組成政府還好,一旦組成就衹有兩種模式:暴力論和契約論。相比之下,還是契約論更好吧。而且,在和其他反賊不割席的情況下,組建自由意志黨應該是最優解吧。
你说的这个就是西欧封建社会,实际上它导致的不是你现在想的那种统一自由市场,而是诸侯林立的各个小的分利市场,所以你的设想历史上早就有了,另外完全自由市场和经济发展是两回事,完全自由市场的经济发展只取决于人的个人意愿,现有的政府主导型市场,才是真正的发展主导型,完全的产权保护不存在,产权保护取决于个人参与社会的方式和组织能力。独裁者的目的是个人收入最大化,低税实际上是不符合这个标准
你说的这个就是西欧封建社会,实际上它导致的不是你现在想的那种统一自由市场,而是诸侯林立的各个小的分利...

西欧封建社会确实是这种制度的一种不完全的形态。主要的区别在于各个领主还是在他自己的领地里有立法/执法的垄断,虽然各自的领土很小,我说的这个是取消了垄断的机制。另外现代史里为什么说西欧最先发展资本主义和科学启蒙,实际上就是由西欧各个领主间的竞争所带动的发展。所以总体上来说我对西欧封建社会是持褒义态度的,但是当时限制商业和人口流动的做法我是反对的,事实上后来放开之后才迎来最大的发展。另外我反对政府干预市场,但是这个还是到下次单起一篇文章说吧。
西欧封建社会确实是这种制度的一种不完全的形态。主要的区别在于各个领主还是在他自己的领地里有立法/执法...

领主自治和统一市场本来就是矛盾的,因为领主需要利润,利润实际上就来自于市场流通形成的租值,统一的市场实际上就是把共同体拆成原子化的个人,至于政府干预市场实际上是个伪命题因为政府是自发生成的社会体制的一部分,只要政府存在就必然干预市场,同样没有政府只要有其他暴力或权威机构存在也会干预市场
领主自治和统一市场本来就是矛盾的,因为领主需要利润,利润实际上就来自于市场流通形成的租值,统一的市场...

我所要说的机制跟当代政府的区别就是在一片土地上会并存多个暴力机构。现在的主权国家机制是在一片土地上只有一个暴力机构垄断一切暴力。我认为多个并存的暴力机构在竞争下会产生更公正的法律和更廉洁高效的执法机制。我认为人们总体来说是不喜欢政府对他们生活干预太多的,所以会自愿去选相对于更自由,管制更宽松的暴力机构来保护他们。但是现代社会移民麻烦得很,我所说的这个机制就是给与人们最方便的”移民“的方式。人们在这个体制下 “移民”并不代表要更换住址。
當權力根本無法被有效監督與制衡的時候,最後只會不斷的濫用暴力與貧富差距擴大。

甚至你所謂的高效獨裁者,如果某天改變心意,決定成為不保護私產的極權皇帝,你怎麼辦呢?移民到其他國家,其他國家也有一個極權皇帝在等著你。
當權力根本無法被有效監督與制衡的時候,最後只會不斷的濫用暴力與貧富差距擴大。甚至你所謂的高效獨裁者,...

请您读完我整个文章。我在后面描述了一个制衡的措施:市场的竞争机制。
我所要说的机制跟当代政府的区别就是在一片土地上会并存多个暴力机构。现在的主权国家机制是在一片土地上只...

你说的存在多个暴力机构也是需要盈利的,暴力机构之间的竞争会导致水涨船高的暴力支出,这就是为什么一片区域只有一个暴力机构,因为成本支撑不了,政府的作用不是管制而是保障,只不过没有管制保障的成本往往过高
请您读完我整个文章。我在后面描述了一个制衡的措施:市场的竞争机制。

市場自由競爭自然就可能發生壟斷,壟斷之後憑藉金錢與權勢消滅其他競爭對手,並對人民為所欲為怎麼辦?
你说的存在多个暴力机构也是需要盈利的,暴力机构之间的竞争会导致水涨船高的暴力支出,这就是为什么一片区...

这里一个重要的前提是暴力是很昂贵的。各个暴力机构之间在可以和平的处理事情的时候是不会动用武力的。就像你们经常批评各个西方国家多么绥靖,但是他们正是意识到了暴力有多么花钱。

另外请你解释一下 "暴力机构之间的竞争会导致水涨船高的暴力支出"是什么意思,这个我有几种不同的理解方法。
这里一个重要的前提是暴力是很昂贵的。各个暴力机构之间在可以和平的处理事情的时候是不会动用武力的。就像...

很简单暴力机构越多自然协调成本和意外就越多,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国家喜欢寻求美国保护的原因,你自己也知道西方国家绥靖是以国家为单位的,中世纪的时候可不是那么绥靖的因为暴力实体要多太多了 ,暴力机构本身既可以提供服务也可以抢劫,就如同黑社会一样,互相竞争的结果自然是更高的暴力投入
市場自由競爭自然就可能發生壟斷,壟斷之後憑藉金錢與權勢消滅其他競爭對手,並對人民為所欲為怎麼辦?


主权国家就已经是垄断了。所以您支持垄断?

我所要做的就是让人们否认主权国家垄断暴力的权力是正当的。只要人们对于暴力机构的意识是:只有我自愿与你签订合同你才可以对我执行你的法律,那么建立新的暴力机构的门槛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高。而且我这样的社会更多的人会持有武器,因为各地都会有大大小小的暴力机构。某些暴力机构想要统一全部社会的话绝对是更难的。
主权国家就已经是垄断了。所以您支持垄断?我所要做的就是让人们否认主权国家垄断暴力的权力是正当的。只要...

民主國家的權力來源是人民,你的理論中權力來源是獨裁者,民主國家暴力機構受到各種制衡。而事實上民主國家中大企業即使在有法律的規範下,依然有各種使用金錢收買或者遊走暴力邊緣的方式對付小企業,請問你的理論要怎麼避免暴力機構發生這樣的現象,尤其是在比民主國家更輕易達成的情況下?
很简单暴力机构越多自然协调成本和意外就越多,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国家喜欢寻求美国保护的原因,你自己...


所以用同样的理由,你是不是也认为百货商场这么多成本也更是多? Walmart,Target, Kroger, Publix, Costco, Lowes 这么多品牌造成这么多浪费应该全部变成一家?

你说现在这么多国家找美国保护,但是如果美国哪一年决定入侵他们的时候他们怎么办?如果美国把驻军都撤了他们怎么办?这种对他们的风险显然更大。

还有你说中世纪不那么绥靖。二战的时候暴力实体比中世纪少吧,请你也看看希特勒,斯大林二战杀死了多少人,是不是比中世纪更多。
主权国家就已经是垄断了。所以您支持垄断?我所要做的就是让人们否认主权国家垄断暴力的权力是正当的。只要...
而且如果要簽訂契約才能被執行法律,那都不簽訂的人是否就可以任意殺人搶奪強姦?
民主國家的權力來源是人民,你的理論中權力來源是獨裁者,民主國家暴力機構受到各種制衡。而事實上民主國家...


我的制度里国家的权力来源才是真正来与人民。民主国家的民众有多少是决定他们想一直呆在他们自己的国家?有多少是想移民却没有足够财产的?我的制度里国家的权力来源是国家机构与人民的契约,实实在在的合同说明某人愿意某年付给某公司多少钱来保护他免受他人暴力侵袭他的人身和财产。
您想象我的体制的时候先想象现在的世界,然后取消所有国家的边境移民管制,这就达到我的制度的一半了。
所以用同样的理由,你是不是也认为百货商场这么多成本也更是多? Walmart,Target, Kro...

这些品牌的竞争是在质量和成本上啊,和暴力两回事,暴力产生的gdp并没有多少效用,为什么没人担心美国入侵,是因为对美国的政治机制信任,即使被入侵成为美国一部分也没啥不好,绥靖和暴力规模有啥关系?现代战争杀伤力大伤亡人数多很正常,但也不一定中国历史上蒙古入侵和太平天国导致的伤亡还要高于二战,中世纪的时候实际上按人口比例算伤亡率是很高的持续不断的战争
我的制度里国家的权力来源才是真正来与人民。民主国家的民众有多少是决定他们想一直呆在他们自己的国家?有...

你的理論中,權力來源是一個不受監督的獨裁者,而且暴力機構也不是國家機構,人民只有被宰割或者移民的份,但是移民也會被其他國家所宰割。
而且如果要簽訂契約才能被執行法律,那都不簽訂的人是否就可以任意殺人搶奪強姦?


是的。不签契约的话在当今世界里的没国籍。您在当今世界里也是交了税才能享受到政府的各项服务。关于福利措施,想必我的社会里也会有各种福利机制。我的机制里的执法公司也可以选择向其顾客额外征税或者募捐来给免费给穷人服务之类的,但是顾客会怎样反应,这些公司会征多少税,这都是在市场里决定的,不是我在这里可以预言的。
本來以為是沉悶的老題目,沒想到還挺有趣~

//国家所提供的服务像警察,国防,法庭等等,由私有企业来承担。这样的社会会由各个竞争的执法公司和协调者机构来运行,人们可以与这些公司签有限期的合同,挑选最合适的机构。//
這個,很有意思,很對我口味。
確實,壟斷了權力就很容易腐敗。像香港,黑警是法定唯一治安力量,又是法治的起點(不立案不查案,法院就沒刑事案了) ,所以一火田黑警敗壞,基本是無人可阻,權力大,有武裝力量,資源豐富,實在難以抗衡。
这些品牌的竞争是在质量和成本上啊,和暴力两回事,暴力产生的gdp并没有多少效用,为什么没人担心美国入...


我的执法机构的竞争也是在质量和成本上啊。质量是他们处理侵犯顾客权利的罪犯的手段,法庭判别的公正度,收费的标准。成本就是在暴力里损失的人力物力。

另外在我的制度里像 "美国”这样的执法机构也是可以出现的。而且这些国家的人民可以直接获得美国国籍享受美国法律。
我的执法机构的竞争也是在质量和成本上啊。质量是他们处理侵犯顾客权利的罪犯的手段,法庭判别的公正度,收...

壟斷之後成本可以壓的極低,品質也可以很差,扼殺其他的新興暴力機構也不在話下,而你無法避免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民主國家暴力機構雖然也是壟斷,但有各種有效的監督制衡,你的理論根本無法相比。
所以你的理論跟「叢林法則」有什麼不一樣之處?


我觉得最受欢迎的执法机构估计是那种执法公正,信息透明,管制轻松的机构。这种机构应该会得到最多的普通人的支持。这些机构,由他们众多的顾客所提供的资金,即使每个人交的钱很少,毋庸置疑也会成为这个社会里最强大的一股势力,遇到侵犯的人,他们一定会尽全力保护他们的顾客。实际上这个运行方式跟保险公司也差不多。

另外请您解释下您认为的森林法则社会是怎样的?
我觉得最受欢迎的执法机构估计是那种执法公正,信息透明,管制轻松的机构。这种机构应该会得到最多的普通人...

問題是如果這個企業的顧客遭遇「未與他們企業簽訂契約的人」的暴力侵犯,能怎麼辦呢?
叢林法則當然是指弱肉強食。
我对你举例的那个烤鸡例子有点儿兴趣:

华人超市为什么不改变烤鸡的口味呢?因为华人超市也许调查后发现自己的烤鸡每天都卖光了。那么为什么如此难吃的烤鸡每天还能卖光了呢?如果烤鸡发生了滞销,那么超市一定会注意到滞销的原因。那么难道其他的人不知道costco的烤鸡好吃又便宜呢?可能有几个原因:

1.有些人就喜欢吃这样味道的烤鸡,你说咸,别人不这样觉得,costco 的味道适合那个提意见的人,但是不适合其他买烤鸡的人。假如华人超市将味道调整到和costco超市一样,价钱又比costco贵,请问还有谁来买华人超市的烤鸡呢?其实如果一个餐厅要收意见,会发现收到很多相反的建议。比如你的菜太咸,不好吃,有的人写你的菜太淡。如果你经营过一个餐厅你就会发现你都不知道该做的咸还好淡,因此在这样的角度下,如果烤鸡还能卖的出去,那么维持不变时很好的选择,而不是根据某个顾客的意见来改变,否则许多毕竟还有那么多买了烤鸡没有提出意见的人,他们觉得味道是适合自己的。这恰恰是民主的一个问题,提建议的人提出的是自己的建议,但是没有意见的人不代表他们没有意见,只是他们觉得不需要改变。

2.品牌和习惯的因素。去华人超市买东西也许只是一种习惯,我在买东西的时候顺便买了烤鸡,也许这个烤鸡味道不怎么样,但是可以接受。例如我要买老干妈,只有华人超市有,所以我每次去买老干妈的时候顺便把烤鸡买了,不需要再去costco超市。于是costco超市利用了自己在老干妈的销售地位搭售了烤鸡。但是如果烤鸡的味道接受程度超过了老干妈带来的便利性,那顾客就不选择在这里买了。然后就是如果某些人已经习惯了这个烤鸡的味道,他根本不知其他烤鸡的味道,也不会有这个问题,这其实才是垄断的含义。

但是我感觉在现实社会中2其实很少,大部分人都是1。

当你的销售没有问题的时候,我为什么要改变呢?
本來以為是沉悶的老題目,沒想到還挺有趣~//国家所提供的服务像警察,国防,法庭等等,由私有企业来承担...

警察的上級機構可以監督,而上級機構又會被監督,最終如果有不符人民滿意,可以用選舉撤換。
問題是如果這個企業的顧客遭遇「未與他們企業簽訂契約的人」的暴力侵犯,能怎麼辦呢?叢林法則當然是指弱肉...


哦,不同的执法企业之间有第三方协调者。像现在的国籍法庭那样的机构。

这个关于杀人抢劫,大部分企业应该都是同意的。有趣的是当他们发生分歧的时候。如果企业A的顾客普遍支持死刑,企业B的顾客普遍反对。那如果有一天企业B的一股顾客谋杀了企业A的一个顾客之后,他们就要去第三方法庭争论了。这个大概的方法还是钱。企业A和B会用他们的顾客愿意在这个问题上所花的钱来对法庭出价,出价高的那个公司会得到他们想要的法律。注意,这里买的不是审判结果,而是法律。各个案子的审判结果还是由第三方协调者来做出 。这个买卖只是在第一次出现纠纷的时候定下法律。比方说 “谋杀者判死刑”

关于这点你可能会问那要是某个财团花大钱要来侵犯普通人呢?我之前也说过普通人所在的执法公司应该是这个社会里势力最大的。如果一个富豪公司想要用钱买法官决定富豪杀人不负责的话,那么所有有众多普通人的公司都会联合起来反对他。
哦,不同的执法企业之间有第三方协调者。像现在的国籍法庭那样的机构。这个关于杀人抢劫,大部分企业应该都...

第三方協調者是誰,為什麼由他來協調,又有誰可以監督制衡?
如果暴力者根本沒有向誰訂下「不可殺人」的契約,依照你的理論,他憑什麼要被處置?
警察的上級機構可以監督,而上級機構又會被監督,最終如果有不符人民滿意,可以用選舉撤換。


正常民主社會,你說得會發生。
可是香港就是黑警濫權獨大, 在2019年以前,黑警就用減少立案,降低案子數量,達到字面上的好治安。
上級機構也得看,上級機構權力,他是沒實權就是沒用,香港也示範了。
第三方協調者是誰,又有誰可以監督制衡?如果顧客根本沒有訂下「不可殺人」的契約,依照你的理論,他憑什麼...


顾客签下契约的时候,就表示同意执法机构对他的执法。执法机构自己的宪法和它与其他机构的“合约”都会给顾客看,顾客看完签。相信这个社会也有律师这个职业。

第三方协调者是两个公司都自愿同意协调他们纠纷的人。一般来说他们都会选公平公正,讲信用的人吧。
哦,不同的执法企业之间有第三方协调者。像现在的国籍法庭那样的机构。这个关于杀人抢劫,大部分企业应该都...

「普通人所在的執法公司應該是這個社會裡勢力最大的。」這段只是你的期望而已,並不是沒有規範的自由市場就一定會這樣實現。
正常民主社會,你說得會發生。可是香港就是黑警濫權獨大, 在2019年以前,黑警就用減少立案,降低案子...

是的,所以問題在於最上級機構權力,人民無法参與選擇發揮影響力,並不是權力設計上有什麼大問題。
我的执法机构的竞争也是在质量和成本上啊。质量是他们处理侵犯顾客权利的罪犯的手段,法庭判别的公正度,收...

你没理解意思暴力竞争的结果是各家的成本都上升却没有改善安全环境,你的暴力能力增长了,别人的也增长了,结果就是还是和原来一样,美国出现实际上就是说明公司化的暴力机构会慢慢变成国家和现在一样
顾客签下契约的时候,就表示同意执法机构对他的执法。执法机构自己的宪法和它与其他机构的“合约”都会给顾...

所以簽訂的合約裡如果沒有「不可殺人」,或者暴力者根本沒有簽訂任何合約怎麼辦?
是的,所以問題在於最上級機構權力,人民無法参與選擇發揮影響力,並不是權力設計上有什麼大問題。


這文章有趣的地方,就把上級機構省去,或者把人們訂做上級機構,直接向人們負責。
「普通人所在的執法公司應該是這個社會裡勢力最大的。」這段只是你的期望而已,並不是沒有規範的自由市場就...


我觉得这样被种种社会组织所连接起来的普通人比在垄断的政权下分割开来的普通人的势力更大。总之在这个市场里普通人会达到多好的地步我也说不准,不过可以说准的就是比主权国家下的普通民众过的好。你要知道在我的体制里也是可以出现民主的执法公司的,虽然可能没必要。
這文章有趣的地方,就把上級機構省去,或者把人們訂做上級機構,直接向人們負責。

但是民主制度中人民是平等的,選擇政府的權利是公平的,而這個理論裡並不是,那自然會有強者為所欲為,弱者被魚肉的事情。
你没理解意思暴力竞争的结果是各家的成本都上升却没有改善安全环境,你的暴力能力增长了,别人的也增长了,...


什么上涨?我只是把主权国家垄断政府的成本拆散开了分给各个公司。另外我倒是认为这种由市场决定的社会拥有的暴力能力的数量才是合适的数量。

另外如果你想说这些公司最终会再次建立垄断的话,那他必定违反他自己和顾客的约定强迫顾客和自己续约,他也会禁止顾客和其他公司签约。这样的情况下别的公司是有很大的动机来把这个垄断的公司消灭的。
所以簽訂的合約裡如果沒有「不可殺人」,或者暴力者根本沒有簽訂任何合約怎麼辦?


那么其他的公司有很大的动机来消灭这个公司和它里面的暴力者
那么其他的公司有很大的动机来消灭这个公司和它里面的暴力者

依照你的理論這樣是不可以的喔,因為他們沒有和所謂「其他公司」簽訂契約,誰都沒有資格去消滅他們,你這樣是違反他們的自由意願。
什么上涨?我只是把主权国家垄断政府的成本拆散开了分给各个公司。另外我倒是认为这种由市场决定的社会拥有...

多个分利的暴力之间的竞争就是上面说的情况啊,所以你自己还是在打转,什么叫市场决定呢 ,暴力机构的数量本身就是由暴力和组织能力决定的,大黑帮和小黑帮是打出来的,不是被收保护费的商家决定的
壟斷之後成本可以壓的極低,品質也可以很差,扼殺其他的新興暴力機構也不在話下,而你無法避免這種情況發生...


在我的制度里也可以产生民主执法机构的。而我也认为这样的机构也会吸引很多的人。

关于暴政,我这个体制里人民持武器率肯定更高。有组织的武装力量肯定更多(各个执法机构),怎么说也是我这个体制里更难出现大一统暴政。你在当今的世界里也没办法阻止美国统一世界。(核武的话我的世界也有核武)
依照你的理論這樣是不可以的喔,因為他們沒有和所謂「其他公司」簽訂契約,誰都沒有資格去消滅他們,你這樣...


如果他们不跟任何公司签约的话,那么就不会有人保护他们。其他人可以随意蹂躏他们而不受报复。但是我这个社会里每个人都有强烈的incentive去找一个公司来保护他们的。
多个分利的暴力之间的竞争就是上面说的情况啊,所以你自己还是在打转,什么叫市场决定呢 ,暴力机构的数量...


你所说的黑帮和我这些执法公司的利益来源是不一样的。你所说的黑帮的利益来源多半是来自非法毒品之类的东西,他们要提供的服务就是保护这些毒品,收保护费是副业。为了和政府抗争保护毒品他们必须使用暴力,政府不会跟他们签什么合约之类的东西。我所说的这些执法公司的利益来源是顾客们的合同。他们要提供的服务是保护顾客的权益。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不需要动用武力,跟其他公司打交道的时候双方也都有强烈的动机不动用武力。
你所说的黑帮和我这些执法公司的利益来源是不一样的。你所说的黑帮的利益来源多半是来自非法毒品之类的东西...

本身暴力机构就是盈利机构啊,盈利机构或者公司自然可以什么都做,你所说的卖毒品也是衍生业务之一,这些业务的发展都是建立在暴力之上的,什么是主页是要看支撑公司盈利的基础是什么,腾讯靠游戏赚钱,但支撑公司的基础是社交
本身暴力机构就是盈利机构啊,盈利机构或者公司自然可以什么都做,你所说的卖毒品也是衍生业务之一,这些业...


我知道啊。主权国家也是暴力机构啊,美国政府说不定还在哪种鸦片呢是不是?我所倡导的体制里唯一的区别就是一片土地上共存多个暴力机构。
我知道啊。主权国家也是暴力机构啊,美国政府说不定还在哪种鸦片呢是不是?我所倡导的体制里唯一的区别就是...

前面已经说了因为成本原因暴力机构会越来越少,实际上也就是现在的世界格局
互相到底需不需要簽訂契約才有權力?可以有一個一致的理論嗎?


你对我的理论有一个误解。在这个体制里人不是天生就有权利的。人的权利是由他的执法公司所保障的。毕竟即使你说我有天赋人权但没人保护你的权利你也等于没有。所以不与任何执法公司签约意味着你没有任何权利。这不与我讲的其他任何东西有矛盾
前面已经说了因为成本原因暴力机构会越来越少,实际上也就是现在的世界格局


根本不是成本不成本的原因。根本原因是大多数人的观点都认为主权国家的垄断权是正当的。打破了这个myth的话各个执法公司才有市场。

你要知道在自由市场别的领域里有时候也会出现垄断,但是这种存粹产生于自由市场里的垄断不会长久地存在。每个公司都是一个中央指挥的机构,而中央指挥者不可能拥有市场里分散于各个人之间的信息。所以或许某些公司会因为一时的运气获得近垄断的地位,但是他们的地位总是会被别的新生的公司挑战,最后总是会被取代。执法机构也是同一个道理。只要人们不认为某个执法公司的垄断地位是天经地义的,即使垄断会出现(很难出现),它也总是会处于与其他挑战者竞争的环境,最会总是会被取代。

另外照你这个说法,是不是最后世界就剩一个政府?
你对我的理论有一个误解。在这个体制里人不是天生就有权利的。人的权利是由他的执法公司所保障的。毕竟即使...

是啊,沒有人擁有天生的權利,如果不在同一個契約下的人可以互相消滅,那代表執法機構也可以互相的暴力消滅,這樣跟叢林法則有什麼不一樣。
是啊,沒有人擁有天生的權利,如果不在同一個契約下的人可以互相消滅,那代表執法機構也可以互相的暴力消滅...

不在同一个执法机构的人他们的执法机构也会签署合约。

暴力是很贵的。执法机构为了利润也不会找机会就火拼,只会在必要的时候才使用暴力。

另外请你告诉我什么阻止着现在的主权国家来互相火拼?现在的世界不是丛林法则?
不在同一个执法机构的人他们的执法机构也会签署合约。暴力是很贵的。执法机构为了利润也不会找机会就火拼,...

為什麼多個不同的執法機構要選擇互相簽訂同一份合約,大企業為什麼要理會小企業,或者簽訂合約後違約怎麼辦?
為什麼多個不同的執法機構要選擇互相簽訂同一份合約,大企業為什麼要理會小企業,或者簽訂合約後違約怎麼辦...


不一定都签一个条约啊。但是如果有一群执法机构对某件事上同意,虽然他们不同意其他的东西,为了增加他们的力量他们也有incentive来一起签这个合约。

小企业也可以加盟跟他对某件事情持相同观点的其他企业啊。这样联合起来就会有一股可观的势力。事实上也可以有合并企业的。
同一個國家中民主制度下並不是叢林法則。


我的制度里也可以出现民主的执法机构。这个我好像也说了好多遍了吧。
我的制度里也可以出现民主的执法机构。这个我好像也说了好多遍了吧。

出現又沒有用,依照你的理論同一個國家中可以有其他執法機構,而且人民可以選擇不和這個「民主機構」簽約。
所以到底不簽訂契約的執法機構會怎麼樣?簽訂後違約又會怎麼樣呢?


如果顾客杀了人不去签“杀人偿命/坐牢”的契约的话,估计是会被其他企业歼灭。违约的话也会被其他企业歼灭。这些企业的顾客也得换企业了,因为没人愿意和这些企业交流。但是如果这个企业在某个荒岛让他的顾客过与世隔绝的生活也不会有其他企业去管他。
出現又沒有用,依照你的理論同一個國家中可以有其他執法機構,而且人民可以選擇不和這個「民主機構」簽約。...


民众会喜欢民主吧。会有好多人选择民主的执法机构吧。怎么对民主制度没自信呢?
如果把时间限制在最开始的蓝图里,你的想法能自洽,但如果用发展的眼光去看,上面一些葱油说他们最后会演变成现在的国家也没错。理由是你的方案里,最终的权力来自于暴力机构,其它机构并没有足够对暴力机构形成挑战的能力,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暴力机构很可能开始涉足别的机构的领域比如金融交通工农服务业,然后开始参与社会开发基础建设……国家就开始形成了。而在这个过程中,只要在最开始民众授权给暴力机构进行这种事的权力,别的暴力机构又可能因为顾及到开战的成本太大又没明显好处,便不会来干涉甚至可能合作或效仿,最终的格局还是很可能走到今天世界这个样子。

人类的国家也不是一开始就出现的,是慢慢演变过来的,并且还在演变过程中,谁也不知道几百年后世界格局各个国家的边界还是不是和现在一样,甚至是不是还存在国家边界都说不准。但至少到目前为止的演变,的确是和你所提出的人类各个群落自相组成暴力集团互相竞争合作是十分相似的。
如果顾客杀了人不去签“杀人偿命/坐牢”的契约的话,估计是会被其他企业歼灭。违约的话也会被其他企业歼灭...

這是你想像中理想狀態,如果現實是不肯簽訂契約的大企業,用各種手段暴力殲滅其他企業呢?而這在你的理論中是一個合理的行為。
民众会喜欢民主吧。会有好多人选择民主的执法机构吧。怎么对民主制度没自信呢?

我覺得一直強調你想像中的「理想狀態」會存在,是無法面對理論中可能發生的所有缺失。
根本不是成本不成本的原因。根本原因是大多数人的观点都认为主权国家的垄断权是正当的。打破了这个myth...

你的说法是有问题的,任何秩序的扩张不是理论的结果而是历史的结果,美国之所以出现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有很多人美国秩序统一提供的安全保障比其他秩序更高成本更低,而不是大多数人都认为主权国家更好主权国家说穿了只是大一些的提供暴力服务的机构而已,美国现在能依靠提供更好的秩序存在并且扩张,是因为更多的人多个小共同体之间成本会因为争夺和火并导致更高的防务成本,所以美国作为最优良的秩序提供者会在竞争中不断壮大最后囊括全球绝大多数范围
這是你想像中理想狀態,如果現實是不肯簽訂契約的大企業,用各種手段暴力殲滅其他企業呢?而這在你的理論中...

你是说像纳粹那样的事件?

确实这种事情会发生,但是我觉得发生的几率比主权国家发动战争的几率要小。因为这个社会里各个暴力机构都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对暴力侵犯的反应应该也比由垄断主权国家隔离开的社会要好。
我覺得一直強調你想像中的「理想狀態」會存在,是無法面對理論中可能發生的所有缺失。


我对这个的看法是当代世界主权国家所有的问题我的执法机构都有。但是因为互相间更为直接的竞争,我的体制的结果会比当代主权国家的体制的结果要更好。我的体制当然也不是完美的。
你是说像纳粹那样的事件?确实这种事情会发生,但是我觉得发生的几率比主权国家发动战争的几率要小。因为这...

中國各種機構曾經也都錯綜複雜交織一起,也不影響中共滅了其他權力,一家獨大之後對人民各種暴力侵犯,但我不會說這在道德規範上是可以的,但是依照你的理論他是合理的。
中國各種機構曾經也都錯綜複雜交織一起,也不影響中共滅了其他權力,一家獨大之後對人民各種暴力侵犯,但我...


我不是说不会发生。我说的是会比现在主权国家的世界更难发生。

按照我的理论他也不是合理的。因为他肯定会强迫顾客和他续约,还会禁止顾客在和他的合同到期后和其他公司签约。或者他会强制性的侵犯顾客的权利。这些都是他这个执法机构对他和顾客签的合同的违约,他自然是不合理的。到了这个地步,我之前也说过我这个社会会有更多人持武器。人们会自己去成立其他新的执法机构,而他这个机构就必须要跟社会各个方面反对他垄断的势力的人来打一场战争。光是这个反应就比当代主权国家里民兵组织组织弱势的社会对试图独裁的的人造成的困难更大。

我说我的体制怎么怎么好都是跟现在的制度在做对比,并不是说我的制度是100%完美的。
我不是说不会发生。我说的是会比现在主权国家的世界更难发生。 按照我的理论他也不是合理的。因为他肯定会...

在你的理論中他當然是合理的,因為人民沒有天生的權利,你只能選擇與執法機構簽約獲取,如果你想選擇中共以外的機構,只要中共不和這些機構簽約,那中共就能「合理的」與其他機構無論是一對一或者一對多互相暴力消滅。那當其他機構被消滅了,人民簽約了那就是合理被宰割;不簽約就沒有權利,也是合理的被宰割。
在你的理論中他當然是合理的,因為人民沒有天生的權利,你只能選擇與執法機構簽約獲取,如果你想選擇中共以...


我上一个回答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啊。我的结论就是我的社会相对于当今民兵细弱的社会来讲会有对中共更强有效的反抗

人民的权利就是由人民自愿选的执法机构来代表。他既然与人民选的执法机构开战,他自然就是不正当的。所以在我的理论里他还是不合理。
我上一个回答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啊。我的结论就是我的社会相对于当今民兵细弱的社会来讲会有对中共更强有效的...

執法機構之間互相又沒有簽訂契約,依照你前面所說的,因為沒有簽約就沒有權利,可以合理的被殲滅。
你說的這個設想其實就是將「秩序」商品化的意思
至於可不可行,我認為是不可能。
對這類問題的討論從霍布斯的「利維坦」就開始了

又或者你換個方向思考社會契約論
其實主權國家和你提的這些「提供秩序商品的私人企業」差別不那麼大
你不喜歡你出生時的主權國家,大可以移民,相當於與另一個主權國家簽下契約

你說移民有這種那種的限制,但提供秩序商品的私企發展到最後也是這樣的。
在不同的秩序企業間轉移合約,一樣會變得困難重重。
執法機構之間互相又沒有簽訂契約,依照你前面所說的,因為沒有簽約就沒有權利,可以合理的被殲滅。


这种情况的本质就是看其他的投机公司对进攻方和防守方的看法如何:如果进攻方不合理的话他很有可能被歼灭掉。

在本世界里也养的事情啊。像如果苏联进攻西德的话,北约会联合起来对抗他。

还有你比较的对象也请分清楚。我说的是整个世界的局势。某个单一的执法机构完全可以搞个人权宣言,然后说自己的使命是保护人生来就有的权利如何如何。就像美国人的天赋人权一样,但是这个苏联和中国可能就不会承认
你說的這個設想其實就是將「秩序」商品化的意思至於可不可行,我認為是不可能。對這類問題的討論從霍布斯的...



我这个系统跟主权国家的区别是主权国家是在某一片地区上的垄断。
做类比的话,在我这个系统里移民需要花的钱为零。而且我没有任何理由认为更换契约会变的困难重重。现代契约那么多累赘的条款我认为正是主权国家对立法/执法的垄断所造成的低效。
这种情况的本质就是看其他的投机公司对进攻方和防守方的看法如何:如果进攻方不合理的话他很有可能被歼灭掉...

依照你的理論既然沒有簽約就沒有權利,執法機構既然沒有權利的話,被宰殺又有什麼不合理?而且為什麼被認為不合理就會被殲滅掉,現實的武力大小和被認為合理與否有什麼關係?
立法权,司法权都不在政府,政府有执法权。
提问中似乎在主权国家和政府之间混用了三者

另外一个隐含在提问中的命题是,诸如立法权,司法权,执法权这样的公权力是否可以转变为一种可以交易的资源。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不过从系统论的角度看,现有的主权国家模式,是优于提问中的无政府主义的(虽然题主提出的是一个特殊的替代主权国家的机制,但是还是允许我用无政府主义这样一个简单的词汇暂称)。原因在于提问中的无政府主义没有具体的实现方法。要搭建一个系统,唯一可行的方法是,需要从最小必要的模块开始设计,然后逐步扩展。它不可能凭空突变为一个无政府主义的社会,并且这个社会还像题主设想的一样可以保全个人的权利。

尽管如此,如果公权力可以转变为可以交易的资源,并且有自由市场负责分配,按照自由市场的特性这些资源会得到最有效的利用。另外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公权力资源的总量不像主权国家那样取决于税收和财政分配,而是直接取决于和承包公权力资源的公司签下商业契约的消费者愿意支付的金额。

也就是这个机制可以利用市场,像人力资源一样重新的发掘、定价公权力资源
这种情况的本质就是看其他的投机公司对进攻方和防守方的看法如何:如果进攻方不合理的话他很有可能被歼灭掉...

現實世界依然也會有國家暴力侵犯另一個國家,但是因為基於認為人有基本權利,這樣的行為並不會在民主理論中的道德規範被認為是合理的,而你的理論正是將契約之外的事情完全合理化,包含殺人強盜強姦等等。
立法权,司法权都不在政府,政府有执法权。提问中似乎在主权国家和政府之间混用了三者另外一个隐含在提问中...

执法权这个东西其实很多也外包了,美国的监狱就是外包的,实际上这就是个规模成本效应的问题,现在的定价也是用了几百年时间从中世纪发展过来的
我说了没有签约就没有权利?我说的是没有签约就没有执法机构来保护你的权利。至于人的权利的来源,各个的执法机构都会有他们自己的理解,当今的世界各个国家对于人权的来源也不是一致的。

至于歼灭,你想一想各国为什么要歼灭纳粹吧。
我说了没有签约就没有权利?我说的是没有签约就没有执法机构来保护你的权利。至于人的权利的来源,各个的执...

原話引用:

「这个体制里人不是天生就有权利的。人的权利是由他的执法公司所保障的。毕竟即使你说我有天赋人权但没人保护你的权利你也等于没有。所以不与任何执法公司签约意味着你没有任何权利。」

「如果他们不跟任何公司签约的话,那么就不会有人保护他们。其他人可以随意蹂躏他们而不受报复。但是我这个社会里每个人都有强烈的incentive去找一个公司来保护他们的。」

「如果顾客杀了人不去签“杀人偿命/坐牢”的契约的话,估计是会被其他企业歼灭。违约的话也会被其他企业歼灭。这些企业的顾客也得换企业了,因为没人愿意和这些企业交流。但是如果这个企业在某个荒岛让他的顾客过与世隔绝的生活也不会有其他企业去管他。」
現實世界依然也會有國家暴力侵犯另一個國家,但是因為基於認為人有基本權利,這樣的行為並不會在民主理論中...


纳粹种族主义者不认为他们烧杀抢掠斯拉夫人是天经地义的?不认为焚烧犹太人是上帝给他们的神圣使命?人有基本权利这个概念相对来说是很新的,相比于主权国家几百年来的历史来说,君权神授才是时间更长的。另外我的系统里各个执法机构也可以达成共识说“人有基本权利”。你说民主理论的道德规范,在我的社会里也会有人持有民主理论的道德规范。
执法权这个东西其实很多也外包了,美国的监狱就是外包的,实际上这就是个规模成本效应的问题,现在的定价也...

写的时候没能考虑到监狱的存在,感谢指正。不过刚查了维基上的美国监狱制度,虽然不影响你想表达的内容,不过还是补充一下,联邦监狱似乎是司法权哦,另外还有州和地方监狱
纳粹种族主义者不认为他们烧杀抢掠斯拉夫人是天经地义的?不认为焚烧犹太人是上帝给他们的神圣使命?人有基...

基於民主理論中人權的價值判斷,納粹的作為是錯的。但是依照你的理論,無論納粹在現實中被消滅或者延續,他們沒有契約的束縛,自然做什麼都是合理的。
写的时候没能考虑到监狱的存在,感谢指正。不过刚查了维基上的美国监狱制度,虽然不影响你想表达的内容,不...

防止犯人逃跑算是执法吧,审批犯人是司法吧,从行为看是这样,也不光是这个美国的军队也有很多外包防务公司
原話引用:「这个体制里人不是天生就有权利的。人的权利是由他的执法公司所保障的。毕竟即使你说我有天赋人...



所以你要说什么。实际的效果是每个人都有强烈的动机去跟一个执法公司签约。不想签约的往往是想侵犯他人的罪犯。人们的权利被保护的程度不会比他们在主权国家之下被保护的低。

至于你说伦理上的问题。我还说“利润”是最可恶的东西,资本主义的社会里的人都是自私自利,没有同情心,简直是社会达尔文主义。但实际的结果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世界现在能有这么多的人口全是靠着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支撑着。反之,我还要说共产主义是人人合作平等公正的乌托邦呢,但实际的效果是什么?
所以你要说什么。实际的效果是每个人都有强烈的动机去跟一个执法公司签约。不想签约的往往是想侵犯他人的罪...

所謂「實際的效果」是你想像中的理想狀態,然而你理論又無法侷限其他狀態發生的可能。
基於民主理論中人權的價值判斷,納粹的作為是錯的。但是依照你的理論,無論納粹在現實中被消滅或者延續,他...



我说了多少次了。我讲的是各个执法机构会如何与其他的执法机构相处,是来描述他们之间最基本的利益关系的。各个执法机构都会有他们的价值观,各个人也会有他们自己的价值观。你所说的“民主理论的价值观”实际上会是我的社会里的一个(或多个但不是全部)执法机构或者一群人的观点。这两个不能横向对比。
如果你问我个人的价值观,或者如果我开一个执法公司我的公司的道德理念是什么?那么我也是同意你的民主主义人权观念的。
我说了多少次了。我讲的是各个执法机构会如何与其他的执法机构相处,是来描述他们之间最基本的利益关系的。...

你只陳述了執法機構在沒有互相簽訂契約的時候,現實上可能會因為對於「殺人」對錯的價值觀互相殲滅,那如果納粹一般或中共一般的執法機構勝利了,請問你理論中的制度會認為這是合理的嗎?尤其在於兩個前提:一,他們互相沒有契約束縛。二,沒有人有自然的權利。

而我並不在乎你個人的價值觀,因為這與理論無關。
你只陳述了執法機構在沒有互相簽訂契約的時候,現實上可能會因為對於「殺人」對錯的價值觀互相殲滅,那如果...


你要知道我这种宏观的分析对这个世界一点影响都没有。我分析的是各个执法机构之间的利益关系以及他们会如何各自制衡。我理论里的制度没有任何观点。有观点的是这个制度里的执法机构和人。他们都有各自的观点,各自的判断也会不同,有某些人肯定也是支持民主主义人权理论的。你要做好这个区分。

另外照你这么说如果中共统一了全世界。然后焚书坑儒,把所有民主主义人权理论的资料全部消除。然后杀死所有意见者和反抗者,对民众全部进行洗脑威权主义教育。那么不管你自的看法如何,这个世界里已经没有任何民主主义人权人士了。

我的论点就是我的体制会让中共更难统一世界,或者至少一样难。
你要知道我这种宏观的分析对这个世界一点影响都没有。我分析的是各个执法机构之间的利益关系以及他们会如何...

事實上你的理論制度並不是沒有任何價值判斷,「簽下契約就必須遵守」、「沒有簽約者,其他人可以隨意蹂躪」這些都是價值判斷。而基於民主理論,不論現實是否中共納粹統一了世界,在道德規範層面就是錯的。而在你的理論中,暴力在沒有契約關係時,規範層面上並不是錯的。
事實上你的理論制度並不是沒有任何價值判斷,「簽下契約就必須遵守」、「沒有簽約者,其他人可以隨意蹂躪」...


民主道德理论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理论。上帝在创造世界的时候没有连着创造了民主道德理论,民主道德理论是后人创造的,只是一群人的理论罢了。同理我的世界里也会有一群人有这种民主道德理论。

另外我的理论并没有说“签下契约必须遵守”,我说的是违约的执法公司会被其他执法公司歼灭(很有可能)。我也没有说 “ 沒有簽約者,其他人可以隨意蹂躪”,我说的是没有签约者,别人如果蹂躏他的话不会有别的暴力机构来报复,所以导致的结果就是人们会来蹂躏他。这里面是没有任何价值判断的。
民主道德理论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理论。上帝在创造世界的时候没有连着创造了民主道德理论,民主道德理论是后人...

民主確實是一群人的理論和價值觀,而事實上你很難說你的理論是不包含價值判斷,因為你主張你理論下的世界,沒有天然的權利一切僅憑可能不可靠的契約、各種自然發生的暴力與傷害存在,是一種「更好」的世界。
民主確實是一群人的理論和價值觀,而事實上你很難說你的理論是不包含價值判斷,因為你主張你理論下的世界,...


我对这个系统的描述和我对这个系统的看法也是两回事。我说的是我对这个系统的运行机制和其内部利益关系的描述是没有价值判断的。我对这个系统的看法,认为它「更好」,是基于这个系统与当今系统的区别: "多个暴力系统存在于同一片土地上" 的肯定。
草还真有无政府资本主义啊,稀客稀客
我知道的无政府主义者都极其厌恶资本主义,并且认为资本主义自有威权属性(也有相关的论证)
我对这个系统的描述和我对这个系统的看法也是两回事。我说的是我对这个系统的运行机制和其内部利益关系的描...

所以當民主理論系統有效避免了各種暴力與傷害,你這個「所有的一切包含殺人強盜姦淫,都沒有所謂合理與不合理的狀態」的理論是怎麼樣比它更好的?當一個人的生命處在這樣的「狀態」,是怎麼樣比被保障的狀態更好?

這個理論施行的目的和目標是什麼,沒有價值判斷純粹提供一種現實的可能性?
哈哈, 对。我们跟一般的无政府主义者是另外一个学派。

这个无政府资本主义是不是纯粹的字面上的无政府,而不是像安那其那样以自下而上的组织取代政府?
这个无政府资本主义是不是纯粹的字面上的无政府,而不是像安那其那样以自下而上的组织取代政府?


这个本质上是多个立法/执法机构并存在同一片土地上。去看一下维基也能有一个初步的理解。
哈哈, 对。我们跟一般的无政府主义者是另外一个学派。

并且无政府资本主义要怎么解决兼并和垄断问题?比如一家鸡店用压价、并购等手段取得了竞争的最终胜利,然后利用垄断大量获利?或者鸡店老板联合起来抬高鸡价?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