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大台组织的意义分析

  香港运动持续时间之长,参与人数之多,造成的影响之广,运动形式之新,都是前所未有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这对我们有怎样的启发,我们通过运动的一些特征来分析一下,其背后的因素是什么。这对我们认识现代社会的社会学研究,民主运动研究,新情况下的社会治理等或许很有意义。
无大台是这场运动的最明显、最重要的特征之一。我们在此讨论一下无大台组织的意义。
無大台是指的在一個組織中,各個成員之間沒有上下從屬關係,整個組織都沒有具體的領導人物。具有这种无大台现象的组织,就称为无大台组织。也有人称之为去中心化的组织。无大台这个词源于粤语,英文可译为no leader 或 no boss。 中文无领导、无头头、无负责人等等都没有无大台这三个字贴切,因此,无大台将成为这种组织形式的专业用语。
通常,一个组织要有很好的执行力,必须实现严格的层级管理,例如军队。这是到目前为止,人们对组织管理的基本认知。同时,人们还认为没有严格层级管理的组织,是难有很强的执行力。

 是否真的“无大台”:

  艺人何韵诗多年来一直参与各种在香港的抗争运动,包括占中运动、雨伞运动,这次她也是积极投身整个运动,先后出席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发言,美国众议院听证会发言。 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表示:“这次运动无大台真的很好,大家都积极参与,不像占中运动中,大家会为了一个很小的细节而起争执。”
众志秘书长黄之峰在运动爆发的第二天刚出狱,就走到了抗争前线,当天拿起话筒演讲时,他注意到,这场运动,大家并没有很在意他的角色,于是,他很快适应了这种无大台的模式。
在连登的论坛中,发起讨论的话题时,常见的利申是,无大台,自己不是想做大台,没有从属关系等。
但凭这些,就一定可以确认这场运动真的没有大台么?
认为一定有大台的人士通常有如下两个原因。一是认为如此大规模的行动一定有大台,二是从“斗争”需要出发,承认无大台等于置自己于人民为敌的位置。对第一种情况,主要是局限于已有经验的认知,这种情况很普遍。而第二种情况是无法讨论的。所以我们只讨论第一种情况。即用学术和理性的方式讨论无大台的问题。

历史上人们常见的组织都是有层级结构即上下级关系的,所以,当香港运动出现无大台这种新型的组织时,人们无法理解。但是,上帝是万能的,在这个偶然又特殊的时刻特别的地点和环境下,一个有近200万人参与的无大台的组织出现了。
也就是说,反送中运动的组织是一个真的无大台组织。

二 无大台组织的意义

1 组织与成员的关系发生改变

传统组织是个人对组织负责,组织维护成员利益,而无大台组织中的个人无须听从组织指挥,而是个人依据组织目标以及个人的最优选择来决策个人的行为。组织中省掉了所有的管理人员。
在法律层面,组织对个人的行为没有任何利益与保障承诺,个人放弃了对组织的一切回报要求。

这种组织中的成员完全是自发的参与,无条件的奉献,既不对组织是否有回报自己有任何要求,也不要求其他成员对自己有回报。
这是比宗教组织更有奉献精神的一种组织。
「你是運動一部份,運動所有成敗得失,你冇辦法切割、輕言邊個領袖搞柒咗。場運動是collectively own的,所有人都要一齊承擔。」(梁繼平)


2 每个成员不谋求自己在组织中的地位

由于组织是公认的无大台模式,因此,任何人不能要求其他人服从自己,真正实现了组织成员的人人平等。

“无我”是佛教中的一个概念,意思是思考问题、看待世界要能鉴别出哪些是自己的想法或欲望即“我念”,哪些是自己的认知即“我见”,然后排除这些,才能更好的认知世界和融入世界。“无我” 很难修练,许多人都会把我觉得、我认为作为首选表达,甚至去要求别人该怎么做。但这次参与运动的人可以在这个组织中很快适应无大台,因为在这个组织里,“我念”、“我见”都会被忽视,让人们能很快提高“无我” 界的水平。组织机制让“我念、我见”不起作用。
有一些人如一些老资格的民运人士,吴建民等,还有香港的“国师”陈云,做不到“无我”,因而与运动格格不入。

3  组织效能最大化

一个组织的效率能力发挥除了组织目标需要导向外,最主要的是能让组织成员有充分的积极性,而在没有任何来自于组织的物质激励机制的情况下,成员自愿参与组织行动,就证明其积极性达到最高。即成员都是不计较组织对自己的回报,而自愿为组织出力。

组织要发挥好最佳效能,还必须充分发挥成员的各种专业特长及成员的资源,而无大台组织的成员是自己决定自己的行动,自己对自己的特长、资源了解最充分,因而每个成员的效能得到最优发挥,总体就体现在整个组织的效能发挥到最优。因此,无大台组织比任何其他形式的组织都有能优的效能表现。

这种例子在这次香港运动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例如高壮结实的勇武,创意无限的文宣,催泪弹下的画家,激荡撼心的音乐家。还有银发族的静坐,叔伯的爱护孩子,这些例子数不胜数,最大的特点就是各自用自己最专业、最擅长的技能,来选择自己所从事的抗争行动形式。

4 更强大的防组织瓦解能力

传统组织有层级结构,只要瓦解了核心领导人员,或者胁迫或者逮捕,组织的效能就会大大降低,甚至整个组织就被瓦解消亡。这种关系是以数量级别差异表现的。

传统组织情况下,只要逮捕百人左右的领导层人物,组织就基本上瘫痪了。但这次香港已经逮捕了近7000人,已经是一种大规模人道危机的状态了,但整个组织的效能降低的很少,甚至还在加强。

这是因为,在无大台组织里,假如组织人数是一百万人,逮捕1000人,也只能降低组织效能的千分之一。而这千分之一的效能甚至还可以由其他成员来弥补。因此,靠逮捕对付这种组织不会有任何效果,逮捕的方法只能适应于传统组织。这次运动的初期,港府及中央政府没能对无大台这么模式能及时察觉,以至相关针对所谓“四人帮”、“幕后黑手”等打击行动都以失败而告终。

香港运动坚持持久,组织没被分化瓦解,就是无大台组织难以破坏的证明。这使得无大台组织无法用任何传统摧毁组织领导层的方法来摧毁。

机动灵活:

传统组织有层级关系,虽然在近代管理理论体系中有扁平化组织和矩阵型组织,但组织成员仅属于一个或多个职能部门。当组织中的成员由一个部门到另一个部门时,需要进行组织调整,会带来风险,甚至部分组织机能可能会破坏。无大台组织的成员的行动由个体自行决定。当组织整体的某个局部目标出现缺口时,组织中的其他功能部门的成员会自动充实到缺口的部门。因此,无大台组织就完全没有这种需要组织重组调整的风险。

这种特性在这场运动中有许多体现,例如既勇武、又和理非,同时还是文宣组成员。

“十一國殤,六區開花,街道上有不同小隊手足逕自行動,哨兵、運輸兵、通訊兵、勇武子、滅火隊、魔法師,以為分工有道,其實是各有各做、自行補位,無大台的行動以流水式運作,就是這個模樣。”(􏲾􏰬􏲇􏾆􏾇􏾈 􏲾􏰬􏲇􏾆􏾇􏾈苹果记者,王秋婷)

这种机动灵活性,比任何组织都强大。

6 组织决策优势

无大台的组织如何运作是人们无法想象出来的,首先,无大台组织无法决策,因此也没有人能创造或想象出一个无大台的组织。

香港这场运动无大台,对学术界来说也是一种很重要话题。哈佛大学一个在读政治博士研究生(博士候选),在一次电视讨论上提到目前学术界对组织的无领导人这种现象没有太多的研究。他介绍了一位教授做的一个相关研究的实验及成果。

这个实验是这样的,请了一位国际象棋大师,和一万个人对弈,这一万个人通过讨论(是否有讨论环节不详)投票,每24小时下一步棋。最后的结果是,通常人们只在几个回合就会输掉,这场对弈最后还是这一万人输了,但持续了三十多个回合。这个实验说明,集体决策比个体决策有更好的效果。这算是对无大台的这种组织决策的一个比较接近的研究了。

研究结果表明,无大台组织的集体决策,优于由集中管理下的少数人决策或领导人决策。

而这次香港运动的决策机制,就是论坛投票而已,很简单很优秀。

组织纠错优势

任何组织及组织行为,都有可能会出现负效应,即犯错误。传统组织中,如果组织犯错误,在同一个领导人没有发生变化的情况下,组织是不会承认犯错误了的,更谈不上纠正错误。这是领导人利益与组织利益冲突的体现,领导人为了个人维护个人权力,另可组织利益受到损失,也有可能为了自己的“威望”而拒绝承认和纠正错误。

无大台组织没有领导人的个人利益与组织利益的冲突的可能性存在。因为组织没有领导人,因此,当组织行为有负面影响时,组织的一些成员会采取纠正错误的行为,来挽回这种负面影响。

例如,“和你塞”、“和你飞”行动中,出现了一些负面影响,就有人发起道歉行动,很好的挽回这些负面影响。

社会进步与管理创新

无大台组织的出现,是人类进化的一个重要成果。 这种组织形态虽然很新还要观察其后续的各种演变,但已经为社会学研究、行为学研究、心理学研究、管理学研究提出了很好的问题。 特别是管理学研究方面,无论是宗教组织、政府组织、社团组织、企业组织,都应该研究并重视这种无大台组织的新特征、新效率。为组织管理、组织发展思考新模式、新方法。

人们研究组织时,没有任何一个组织是无大台的组织,如果把这种无大台组织的管理应用到企业组织管理、政党组织管理中去,那么对人类的文明进步将出现突进。

反送中运动整个策划、行动几乎都是完全公开透明的,在网络上可以找到很多的相关资讯,运动人士中有专门收集、发布、记录整个运动的大大小小的各种过程,这为做为组织研究提供了第一手的完整、真实、详细的资讯。是一个宝库。
34
分享 2019-12-21

32 个评论

其實真的沒大台?
大台其實不一定是個人,團體形成。
不一定是一個領袖指揮,帶領其他人。
有能力影響大部分的人,導引風氣,改變行動
已經是大台。只是跟傳統的大台不同

光復鮮港,魚業革命。成立港英魚業,進攻宮能組別
子彈可以殺人,但信念是殺不死的。
五大訴求就是我們的共同信念。

但即使是五大訴求也可以看情況改進。
例如早期的五大訴求之一是林鄭下台。
後來被替代成了真雙普選。
這個改進是逐步的,林鄭下台只是換了一個傀儡。
真雙普選才能真正解決所有問題。
當愈來愈多人支持,這個訴求就變了。

沒有大台只是沒有總指揮。
從運動到革命,是有很多小組織的。
例如勇武抗爭的前線小隊,6.12、星火等基金。
還有很多不具名的文宣,後勤。
或者傳統泛民政黨的參與。
橫的聯繫,小組和組織之間的合作一直都有。

就像無頭騎士一樣。
其實真的沒大台?大台其實不一定是個人,團體形成。不一定是一個領袖指揮,帶領其他人。有能力影響大部分的...

这次运动,找不到那个有能力影响大部分人的人。民阵可以发起游行。 而一个无名的“思颖妹妹”,也可以发起38万人的游行。无大台组织的定义。就是这个组织没有一个统一的最高指挥机构或团体,但其他特征完全符合组织定义的特征,因此,可以确定的是,香港运动组织确实是无大台的组织。
子彈可以殺人,但信念是殺不死的。五大訴求就是我們的共同信念。但即使是五大訴求也可以看情況改進。例如早...

能动员200万人统一行动,而又没有一个公认的总指挥,就是无大台。各个小队有队长,文宣、勇武都有一些小队长。但影响力仅在小队中。
港人认为这是无大台组织,因为翻墙原因我也曾经一度被西方文化引导认为这是“无政府主义”。其是我们都错了,我又去查了“平时为民,战时为兵”这句话的历史背景。后来发现了古代两套有意思的制度分别是:春秋战国变法后盛行的“耕战制”以及起源于汉朝兴盛于三国时期魏国的“屯田制”其实这两套制度与如今的香港“无大台”是拥有异曲同工之妙。(至于何谓:耕战制?何谓:屯田制?鄙人就不一一搬运对比分析,劳驾各位葱友自行去翻阅)
我覺得鄭立說得不錯
無大台但有「五大訴求」這條「憲法」
這是一條底線,抗爭者全都得遵守
可以算是一個無形的大台,雖然它就在那裡,但政府不能具體抓
而因為有這條守則,也不會因為無具體領導,而被政府憑空造一些大台出來
像那些甚麼亂港幾人幫,誰都知道他們無關緊要
不能妥協,如果有人出來亂談判立即撇清關係,一天沒達成,運動一天不會停止
抗爭者內部非常多派別,泛民、本土、熱血(極右)等水火不容,港共也出盡全力想從內部分化瓦解
但五大訴求任何一個派別都在用,如果有人反對那一定是港共派出來的人
無大台其實非常脆弱,幸好運動早期就有這樣一個概念能維持戰線
其实互联网在本次去中心化的运动中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恐怕这可以被视作信息时代技术对社会的又一重大影响。专制政府可以用技术来维护专制,但民众亦可以通过技术来争取民主。
港人认为这是无大台组织,因为翻墙原因我也曾经一度被西方文化引导认为这是“无政府主义”。其是我们都错了...
这里重点讨论的是组织的层级关系,以及组织的最高领导层级的问题,与屯田、耕战这是兵民角色分工,是不同的概念。
我覺得鄭立說得不錯無大台但有「五大訴求」這條「憲法」這是一條底線,抗爭者全都得遵守可以算是一個無形的...

郑立说的,应该是整个组织的行动纲领,而不是组织的形式。我们这里主要是讨论这种组织的结构定义。
如果硬要說大台,肯定是林鄭,每次運動要靜下來的時候她就會搞點事來激起民憤,火水救火,攬炒之母不是浪得虛名的。
我最近也在思考無大台制度,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原來我是信仰菁英代議制度的,認為決策權力過度普及將會流於民粹,但反送中運動至今已經完全打破我的觀點,無大台組織的可行性是確實存在的。

不過單靠無大台這一原則是不足以維繫整個結構的,就我觀察,在反送中運動中,另外兩條和無大台並列的最高原則:缺一不可和不割席是必不可少的。這三條原則分別為運動提供了不同方面的維持效果,缺少任何一項或未落實都會使整個結構出現巨大漏洞。

無大台在維持結構上最重要的一點是避免斷頭式的消亡(被敵方斬首或是因少數決策層的錯誤決定導致組織走上錯誤的方向),也就是上面提到的第四點。但若沒有不割席,仍可能出現派系爭鬥而分裂。
不割席避免了組織因一些甚至是微不足道的歧見而從內部分裂,也就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但若沒有一個共同目標,豈不變成兄弟努力各爬自山?
缺一不可提供所有人一個統一的目標,且避免敵人用折衷方案「招安」部分人導致組織被削弱。但若沒有無大台,換言之若有大台存在,這位大台本身就是此原則的弱點。

直到目前,無大台制度反送中運動運作得意外的好(相對而言),但若要把此制度套用至世俗組織(企業、政府、自治團體)上,其可行性還是有待探索的,舉一個我目前想到的最大的疑慮:假設把無大台制度套用在政府上,不同於反送中這種大是大非的問題,政府決策經常會碰上需要犧牲小部分人權益的情況,對多數人來說,此決策對整體有益,反正是一定要推行,然權益受損的那部分人,他們願不願意犧牲、犧牲多少、補償多少可能一點都不重要,因為他們是少數派,影響力不夠,這就造就了多數暴力(打到這邊發現怎麼有國家社會主義的樣子)。多數派為少數派著想,若有如此夢幻的公民素質,似乎根本無所謂採用何種制度,而如要剔除素質不達標的公民,那等同於變回菁英政治,與無大台的精神衝突了。

有部德國小說台灣譯作「群」——都十幾年前的作品了,而且厚達九百多頁...我就直接暴雷下去了——,一切事件的元兇是海中的謎之物種,這種生物個體幾乎沒有任何能力,但無數的個體集中起來可以共享訊息、發展出思維。他們判斷人類危害到自身,於是開始發展出各種手段攻擊人類(如把海鮮變成生化炸彈、操控鯨魚攻擊船隻、無數個體在海裡築成水管形成海流造成異常氣候等等)。所有個體為了共同目標萬眾一心、各盡所能,儼然就是完美的無大台組織(而且也是在抵抗的某個對象)。
小說的結局是男女主角在白宮啪啪啪,既然有興致打炮,當然是人類贏了,但其實直到最後也沒能消滅那個物種。人類止暴制亂的方法是,找到那物種的信息共享中樞,植入假訊息(人類不是敵人)以終止那生物對人類的攻擊。一個看似完美的無大台組織,最終是敗給了假訊息,或許沒有獨立思考能力,人云亦云就是這個物種/無大台組織在制度上唯一的弱點了。和香港對比起來,信息交換中樞不就相當於連登高登?而植入假訊息相當於五毛帶風向。所幸我觀察下來,香港手足還是相當重視fc的,這種求真精神千萬要堅持到底,並且保持自主思辨能力,那我相信香港革命就是無懈可擊的。
这里重点讨论的是组织的层级关系,以及组织的最高领导层级的问题,与屯田、耕战这是兵民角色分工,是不同的...

“兵”不正是香港这场无大台的领导层组织层?这种“兵”在国内叫民主斗士,公共知识份子。在香港不知道叫什么就是:萧若元,陶杰,啤利频道,疯狗频道等各种流派
我最近也在思考無大台制度,越想越覺得不可思議,原來我是信仰菁英代議制度的,認為決策權力過度普及將會流...
写得真是好,对无大台如何运作做了很棒的补充。非常感谢你。
“兵”不正是香港这场无大台的领导层组织层?这种“兵”在国内叫民主斗士,公共知识份子。在香港不知道叫什...
萧若元、淘杰等和其他运动参与者没有直接关系,他们更不是组织者。他们应该算“冷气军师”这个职业。
bot1989 品葱娘作者
个人感觉,这种组织是当社会遇到一个共同困难,缺乏对已有组织(如现政府)的路径依赖,而社会成员间沟通保持便利时,比较易于形成的一种组织形式。

遇到共同困难、缺乏依赖,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诸如农民起义或各类革命,但沟通便利从而致使几百万人这种规模的大型组织的形成,倒是可能是这个互联网时代独有的事。

在社会运动里,精英主义的独裁起源于资讯传递的不便、资源调配的不便带来的管理困难,而一旦这些问题得到解决,一个统一稳定的精英统治层(大台)就可以不必存在,而由各个小的局部组织互相高效协商来完成。一些直播/社交媒体页面实际上就起到了信息收集、统一整合和互相沟通的作用。
萧若元、淘杰等和其他运动参与者没有直接关系,他们更不是组织者。他们应该算“冷气军师”这个职业。
我个人观察总结:冷气军师形容这些人是不太正确的,这场运动未开始时他们经常“深耕”开播,传播自己的那套理论知识了。在香港社会已经有一定的民意基础,这些人代表的是香港的自媒体。香港人在这场运动中也是经常使用这些自媒体的论述的“战术“进行抗争的譬如我所知的:流水式抗争,勇武抗争,黄色经济圈。。。都是出自这些自媒体的理念方案。如果这件事真要算起来:共产党组织的反抗,领导港人抗争的是言论自由,网络自由,维持港人抗争秩序的是他们的公民意识
想在国内有组织的表达反对意见,传统的层级组织根本活不过5秒,无组织的组织才是真正的力量。

建立无组织的组织需要的是大家的共识,共识越大威力越大。

香港的无大台抗议给未来中国提供了非常好的经验。

随着共匪变本加厉的以流氓手段控制整个社会,全体社会一定会逐渐达成反对共匪的共识。

建立无组织的组织需要凝聚共识,凝聚共识需要包容需要理解。
有人说无大台减缓了运动的进程,如果有领导者,运动会更有机会取得胜利,不知道大家怎么看
有人说无大台减缓了运动的进程,如果有领导者,运动会更有机会取得胜利,不知道大家怎么看

点击雨伞革命,运动进程是快了,但是死得更快,两个月运动就终结了这都是有前人带来的血の教训
感谢题主给了我很多小说的思考,我有了一些在架空世界中让中共倒台的重要启发
萧若元、淘杰等和其他运动参与者没有直接关系,他们更不是组织者。他们应该算“冷气军师”这个职业。

蕭若元其實一直主張純和理非抗爭,反對勇武手足的行動,甚至連看烏克蘭的winter on fire也稱他們為和理非反政府,我也是無話可說了。
蕭若元其實一直主張純和理非抗爭,反對勇武手足的行動,甚至連看烏克蘭的winter on fire也稱...

这次香港运动的一个大特点是,和勇不分家,不割席。 许多人主张和理非,但不指责不诋毁勇武,还给予支持。
萧、淘,他们都在各自的言论中也是表明这种观点。
已隐藏
但是無大台組織有一個潛在的危險,就是當對家的人打算採取類似於六四式的、罔顧人性利用軍隊殺人手段時,他們無法阻止有效反擊。無大台組織在一個相對和平與有限法治的國家是很有效的,對於這種相對講究理性的國家或地區,無大台能發揮強而有力的韌性抗爭,純粹的警察暴力或是黑社會暴力拿他們沒有辦法。但是考慮到中共對於自己政權存活而不惜一切代價,無大台運動可能真得無法抵抗軍隊鎮壓。到那種時候,主導權只能交給西方各國是否願意為香港的自由與民主與中國決裂,下定決心制裁而不像是後來綏靖。不過以現在的局勢來判斷,真發生香港鎮壓,西方很大概率上不會再像1994年那樣為了中國市場經濟利益而放過中共。
好文!
但是無大台組織有一個潛在的危險,就是當對家的人打算採取類似於六四式的、罔顧人性利用軍隊殺人手段時,他...

如果对抗的组织之间力量对比悬殊太大,那任何组织形式都不会起决定性作用了。
如果从香港来看,香港运动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我的另一篇文章有分析香港运动的影响。
谢谢你参与讨论。
港人认为这是无大台组织,因为翻墙原因我也曾经一度被西方文化引导认为这是“无政府主义”。其是我们都错了...

錯誤的對比。軍隊是有軍紀和將領的,香港的情況是群龍無首,不滿現有組織就可以自立門戶。舉個例子,早期的籌款平台有受到泛民政客追捧的612基金,然而由於它的審批太慢,星火基金成了另一個選項。這樣的最大好處是共匪不能有效滲透。

這是香港公民社會發達的一個體現。香港沒有大台卻有無數小台,人人各司其職為「共同體」而戰。這就是「自發秩序」的一個體現了。(有興趣知更多就查查這兩個詞的意思)
大陆学不了,有墙加洗脑。
这个道理类似比特币网络。有人问封网不行吗?答案是封网只能阻止比特币交易,不能没收比特币本身。
社会运动缺乏领导、组织、方向,和战略是全球各地的群众抗争都有的共同现象,香港的无大台并非是新的东西,也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在于过去香港的抗争是被错误的团体控制,泛民主派及本土派在过去的运动里面所扮演的脚色就是煞停运动,收割运动做为他们的选票,或是将群众运动视为他们在议会里面谈判的筹码。运动的自发性当然可以在运动的初期带来巨大的能量,但他也会很快地消耗掉运动自身,运动不是不要组织不要领导,今天世界各地的群众抗争缺的就是正确的领导,民主的组织架构,以及一个可以胜利的运动纲领。
>>共匪急了直接封网,封论坛怎么办


那牠的外匯也完了,俄爹的石油用美元结算的,只能割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