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大學最震撼入學致詞:等待你們的是不公的社會

在今年的日本最高學府東京大學入學典禮上,上野千鶴子名譽教授的致詞就好像一顆深水炸彈,在日本引起了極大反響。

抛開關於女性主義的議論,很多字句,都切中要害,直抵人心。完整譯文如下,送給所有在漫漫求學路上努力著的學生們,特別是女生們。

女學生們面對的現實

對於這個選拔考試的公正性,你們想必是深信不疑的。若是出現了不公正,一定會氣憤不已吧。但是去年,東京醫科大學被查出考試不公,他們對女學生和複讀生的差別對待已經確認無疑。文科省對全國81所醫科大學醫學部展開了全面調查,結果是這樣的,女性學生的入學難度更高,換句話説男性學生的合格率相比女性學生合格率的比值,平均為1.2倍。被查出問題的東醫大的該數值為1.29,最高的順天堂大學為1.67,處於前列的還有昭和大學、日本大學、慶應義塾大學等私立大學。比1.0低的,也就是女生更容易考入的大學有鳥取大學、島根大學、德島大學、弘前大學等地方國立大學的醫學部。順帶一提,東京大學理科3類的該數值為1.03,雖然比平均值要低,但是也高於了1.0,這個數字應當如何解讀呢?統計很重要,因為基於統計的考察才能成立。

女學生比男學生更難合格,是不是就意味著男性考生的成績比較好呢?公佈全國醫學部調查結果的文科省負責人作出了這樣的評論:「男生處於優勢地位的學部,除了醫學部沒有其他的了,無論是理工科還是文科基本都是女生更有優勢。」也就是說,除了醫學部以外的其他學部,女生的合格難度都低於1,唯獨醫學部的數值在1以上,這似乎意味著需要做出點解釋吧。

事實上,有各種資料可以證明女性考生的偏差值比男性更高(即成績更好)。首先,女學生們為了避免落榜,會傾向於選擇更有把握的目標學校。其次,東京大學入學者中的女生比例長期無法跨越「2成之壁」,今年甚至比去年更低,僅為18.1%;統計上的偏差值正態分佈並沒有男女之差,因此會來參加東大考試的女生原本就比男生更加優秀。第三,原本4年制大學入學率上就出現了性別差。根據2016年的學校基本調查,4年制大學入學率男生為55.6%,女生卻為48.2%,有7個百分點的差距。這個差距並非成績的差距,而是信奉「兒子上大學,女兒上短期大學」的父母的性別歧視的結果。

最近獲得諾貝爾獎的馬拉拉·優素福扎伊在來訪日本時強調了「女性教育」的重要性。但那不過是巴基斯坦的事,跟日本沒什麼關係吧?「反正是女孩」、「因為不過是女孩」像這樣澆冷水的事情,我們管它叫意欲冷卻效果。馬拉拉的父親在被問到「您是如何培養您女兒的」的時候,他回答說「不折斷她的翅膀」。正如所言,很多的女孩子們,都早已被折斷了那雙所有小孩子都曾擁有的翅膀。

等待著拼命努力進到東大來的男生女生們的,又是怎樣的環境呢?在和其他大學舉辦的聯誼活動中,東大的男生會很受歡迎,但從東大女生口中,卻聽到了這樣的聲音——在被問到「你是哪個大學的?」的時候,會回答「東京……的……大學……」。究其原因,說是不知為何若是聽到「東大」對方就會退縮。為什麼男生在自稱東大生的時候就可以挺胸抬頭視為榮耀,女生卻要躊躇不決呢?說到底,男性的價值所在與成績的優秀一致,女性的價值所在卻與優秀的成績之間存在著扭曲。女生自小就被期待著“可愛”,然而可愛又有什麼價值呢?被愛、被選擇、被保護,這樣的價值中包含著絕對不要威脅到對方的保證,所以對於女生們而言不管是成績優秀也好上了東大也罷,居然都是需要隱瞞的事情。

(2016年)發生了東大工學部和大學院的5個男生對私立大學女生進行集團性猥褻的事件,加害者中3人被退學,2人受到停學處分。作家姫野KAORUKO以这个事件为原型寫了一本名爲《因爲她腦子笨》(彼女は頭が悪いから)的小說,去年還以此爲題在學校裏開了論壇。「因爲她腦子笨」是在調查過程中加害的男生實實在在說出來的話。若是讀過這本作品,便可知道社會是用怎樣的眼光來看待東大男生的了。

據說,東大至今都還有本校女生實質上不被允許參加、只有校外女生才能參加的男生社團。半世紀前我的學生時代有同樣的社團存在,沒想到半世紀後的如今還依然健在,我深感震驚。這個三月,東京大學男女共同參與計畫擔當理事和副校長已經對於這種違反《東大憲章》所宣導的平等理念、排除女學生的行為予以了警告。

如今你們所經歷過的學校,還算是表面平等的社會,在偏差值競爭上男女無別。但是,在你們進入大學的瞬間,隱性的性別歧視就已經開始了。等你們出了社會,還會有更多明目張當的性別歧視肆意橫行。東京大學,很遺憾,也不過是其中之一。

學部裡的女生比例約為20%,大學院裡修士課程的女生比例為25%,博士課程則為30.7%。再之後,進入研究職位以後,助教的女性比例為18.2,准教授11.6%,教授則只有7.8%。這甚至比國會議員的女性比例都還要低。學部長、研究科長15人中只有一位女性,歷代校長則從未有過女性的身影。

作爲女性學的先驅

研究這種問題的學問誕生於40年前,即女性學,之後被逐漸稱為性別研究(gender studies)。在我還是學生的時候,還不存在女性學這一門學科。正因為不存在,所以才被創造了出來。女性學誕生于大學之外,又進入到大學之內。25年前,我赴任東大之時,成為了文學部的第三名女性教員,之後擔任在講壇上傳授女性學知識的工作。開始研究女性學之後,世間變得充滿了未解之謎。為什麼要規定男性在職場工作,女性在家裡做家務?主婦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做什麼事的人?餐巾紙、衛生巾還未發明出來的年代,月經用品都用的是什麼?日本歷史中出現過同性戀嗎?•••這些內容因為誰也沒調查過,所以也就不存在所謂的先行研究,因此無論做什麼都會成為這個領域的先鋒、第一人。在現在的東京大學,做主婦研究、少女漫畫研究、性少數研究能夠獲得學位,正是因我們曾埋頭于全新的領域、戰鬥而來的成果。而曾刺激我奮起的,正是永無休止的好奇心和對不公正社會的憤怒。

學術之中也有冒險。有如日落西山般的學科,也有如初生朝陽般的學問。女性學就是這樣的冒險。不僅限於女性學、環境學、情報學(資訊科學)、殘障學等很多新興領域相繼誕生,因為時代的變化在渴求它們。

由變化與多樣性開拓出的大學

在我看來,東京大學正是由變化與多樣性開拓出的大學。聘用我,讓我站在這裡便是證明。在東大內,有國立大學首位在日韓裔教授姜尚中老師,有國立大學首位持有高中學歷的教授安藤忠雄老師,也有身患盲聾啞三重殘疾的教授福島智老師。

你們在經受選拔之後來到這裡。據說培養每一位元東大生所需要的政府費用一年為500萬日元(約合新臺幣138萬)。從今往後的4年間,等待你們的將是極其優越的教育環境。這份優越,在這裡有過執教經驗的我可以作擔保。

你們應該是抱著「努力就能獲得回報」的這份信念而來。但是,正如開頭所提到的違規入試一樣,即使努力也無法獲得公正回報的社會一樣在等著你們。並且請不要忘記,你們所想的「努力就能獲得回報」的這份信念,不是因為你們努力的成果,而是受環境的恩惠使然。你們能夠在今天想到「努力就能獲得回報」,正是一直以來你們周圍的環境在激勵、在背後一直扶持著你們,表揚你們成績的結果。在這世界上,有即使努力也無法獲得回報的人、想努力也無法努力的人、太過努力以至於身心受到摧殘的人,也有「就憑你」、「反正我這種人就是不行」等在開始努力之前積極性就遭到打擊的人。

請不要把你們的這份努力,僅用在自己獲得最終勝利的這件事情上。這份受惠的環境與能力,請不要用來貶低沒有受惠的人們,而應該用來幫助他們。不要逞強,承認自己弱小的一面,互相扶持著生活下去。雖然是女權主義這項女性運動孕育出的女性學,但女權主義絕不是讓女性的言行舉止像男性一樣,也不是讓弱者變身為強者這樣的思想。女權主義是追求讓弱者能夠以弱者的身份受到尊重的思想

在東京大學學習的價值

等待你們的,是以往的理論無法驗證,也無法預測的未知世界。一直以來,你們所追求的是有正確答案的智慧。而今後等待你們的,將是充滿沒有正確答案的疑問滿載的世界。若要問學校內為何需要多樣性,那是因為全新的價值誕生在系統與系統之間,誕生在異文化產生摩擦之處。不必將它限制在學校範圍內。東大有國外留學和國際交流、支援解決日本國內地區課題的相關組織。

請你們追求未知,探索周圍的世界吧,不必害怕異文化。人只要是還活著,無論在哪裡都能夠活下去。無論是在東大這塊招牌完全不通用的世界、或是任何環境、任何世界、哪怕是成為難民,也請你們努力學習生存下去的智慧。我堅信,在大學中獲得的價值,並不是掌握既有知識,而是掌握住令此前誰也未曾接觸過的知識誕生的知識。孕育知識的知識,我們稱之為元知識。而讓學生掌握元知識,正是大學的使命。

東京大学,歡迎你們的到来。

原文: https://www.u-tokyo.ac.jp/ja/about/president/b_message31_03.html
译文版权微博:www.weibo.com/morykudo
作者如果有要求,立马删除

短评: 这篇致辞里有许多让人感动的句子,但是最让我最能产生共鸣的是还是这句:”但女權主義絕不是讓女性的言行舉止像男性一樣,也不是讓弱者變身為強者這樣的思想。女權主義是追求讓弱者能夠以弱者的身份受到尊重的思想“ , 这句话基本阐述了所有平权思想,包括女权主义,包括性少数群体,甚至包括以前的黑人平权 etc。 平权思想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所有人生而平等。 然而我们做到了? 即使是宪法规定的人人平等,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这真的早就实现吗? 就男女平等来说, 为什么政治人物以男性居多?为什么管理层里男性居多? 为什么学术群体中也是以男性居多? 我们必须承认,现实对于性别而言不是一个公平的环境,我们离平等还很遥远。女权主义就是在这样不公平的环境下,为弱势群体争取更多尊重更多权益的运动。 如果真有一天这个世界早已是公平,那么女权主义自然就会消失。
另外村上春树发表过的一篇演讲稿:
我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
34
分享 2019-04-17

68 个评论

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吧,某些字句也许不中听,但我在此声明:所有批评针对观点本身而不针对在此提出观点的人(楼主),也就是对事不对人,我并不能从之言片语窥见他人的全貌,也讨厌给人或被人扣帽子。另外,欢迎辩论和批评。

很多倡导所谓“平权”的人,往往用政治人物、学术群体等等人群中男性比例远高于女性来批判所谓的性别歧视。在他们看来,只有这些领域男女比例达到了1:1,这个世界才算是男女平等了。

这种观点背后追求的,就是所谓的“结果公平”。问题是,“结果公平”真的能实现吗?

有人做过这样一个形象的比喻。体育运动,应该说是最注重公平的;然而比赛的选手或队伍实力有强有弱,每场比赛的结果必然有胜有负而不可能总是平局、每个选手或队伍的战绩也必然是胜败不均而很难胜负各半。

譬如说两支球队场上对阵,一强一弱,结果必然是强队胜利的场次更多,这样的结果显然是“不公平”的。要想让二者胜负均等,就要修改比赛规则或改造比赛场地、使其更有利于弱队。这样一来,比赛结果是公平了,但规则、场地对弱队有利的比赛,还能算是你我心目中所公认的“公平竞争”吗?

上述“行业性别比例”的问题,其实和体育比赛是不完全一致但类似的。当然,此处有两个更为根本的前提:承认男性和女性之间能力和社会分工的差别,以及承认家庭是社会的基石。当代西方所谓progressive left也就是所谓“白左”竭力否定这两个根本前提,什么“Gender is a social construct”、“We are not here to raise your kids”,在我看来这些“白左”的观点 恶 臭 不 堪!

为了避免被扣上“性别歧视”的帽子,我必须澄清:个人并不认为在政治、学术等领域,男性的能力比女性更强——历史和现实中反驳上述观点的例子可谓汗牛充栋,甚至日本历史上也有过不止一位女天皇。但是,把这些领域男性比例偏高完全归咎与性别歧视,是不负责任且虚伪的。男性与女性之间首先存在着从染色体到生理的生物学差异,进而存在着思维方式等方面的心理学差异;所有这些差异不可避免地导致男性和女性在家庭责任、社会分工方面的不同。

很多人揪住政治学术管理等“光鲜亮丽”的领域男性比例偏高的问题不放,却选择性地忽略了诸如下水道维修工、卡车司机、消防员——甚至,战死沙场的士兵,还有因事故而牺牲的试飞员和宇航员——等领域的男性比例。这些要么是工作辛苦、环境恶劣的职业,要么是承担极大风险甚至“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任务。这些领域里,男性承担了更大的责任与风险甚至置生死于不顾,恰恰是为了让女性能不必去如此牺牲自己、能安心工作与照顾家庭,从而维持整个社会的运转。反过来说,女性承担了照顾家庭、抚育孩子的任务,自然也就不会去如此冒险。

即使是上述“光鲜亮丽”的领域,如果要女性牺牲家庭幸福、不结婚不生孩子、不顾一切地与男性竞争,我认为,无论对个人还是对家庭对社会,都绝对是弊大于利的。而给女性灌输贬低家庭和母亲职责、将这一切说成是男性“父权”(“patriarchy”)胁迫的人,非蠢即坏!

在此必须插叙一个例子:“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可谓不输里根总统的强硬人物,但根据维基百科,“撒切尔夫人1951年与丈夫丹尼斯·撒切尔爵士结婚,两夫妇的婚姻长达52年,并在1953年8月15日诞下一对孪生儿女。丹尼斯一直是她的精神支柱。”可见她也不是一个抛弃家庭、抛弃母亲职责的人。

回到“性别比例”和“结果公平”的问题上来,我敢说:只要男性和女性承担的家庭责任不同,某些领域的男女比例就永远不可能达到1:1;“结果公平”也就永远不可能实现!任何企图实现“结果公平”的尝试,都将是通往地狱之路!

真正的平等和“平权”,不是结果公平,而是“过程公平”!

“过程公平”才是体育运动中的公平;也正是入学致辞中所说的“努力就能獲得回報”,无论性别、种族、家庭背景。如今,“过程公平”实现起来困难重重,但无论是体育运动本身,还是“美国梦”的年代——特别是二战后期女性踊跃参加战斗机、轰炸机生产,以及冷战太空竞赛时期大量女性参与航天任务的年代,都证明着“过程公平”并非不可实现!

类似“女子无才便是德”以及入学致辞中“女性的價值所在卻與優秀的成績之間存在著扭曲”、“女生自小就被期待著‘可愛’”等等观点,是明显有违“过程公平”的;改变这些成见、让每位女生能自由地追求卓越、为自己的理想不懈奋斗、争取属于自己而不是别人强加的幸福,才是真正应该做的,而不是只盯着“男女比例”不放。

我不认为女性是“弱者”,男性有自己的弱点,女性也有自己的强大之处。男性与女性本应是互补而非敌对的。西方“白左”所鼓吹的“女权”永远不会自动消失,因为他们追求的“结果公平”永远无法实现!说得严重一点,本质上“白左”的“女权”,就是共产主义恶魔的分身!

我们必须看清楚,真正应该追求的“平等”究竟是什么。唯有如此,才不会因为被蛊惑而迷失方向。

P.S. 个人用“白左”这个词只是简称,不代表为具体的某个人扣帽子。
我难以赞同你的观点。为什么女性就要在家庭中承担更多的责任?”如果要女性牺牲家庭幸福、不结婚不生孩子、不顾一切地与男性竞争“,女性努力争取自己的事业就是牺牲家庭幸福但是男性争取事业就是正常? 承认男性和女性之间能力和社会分工的差别: 女性有子宫可以生孩,然后还要怎么样?你自己决定不是性别歧视,但是我觉得你的观点里充满歧视。 我当然支持过程公平,可是当所有人都要求女性去承担更多家庭责任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实现过程公平?
两点反对意见:
1.女性现在的“同工/同绩效不同待遇”是一个客观现实,和1:1没有关系。
2.要求女性投入更多在家庭的,不全是女性的生物性(有一定影响,比如女性后叶催产素更多),而是“显著落后于现代社会”的父权社会性别。
简而言之,既然不公平是客观存在,在其存在期间,主张补偿正义并没有任何不妥,俗话说矫枉过正,只有补偿正义才能将现实的不公扭转过来,到那时候再撤销补偿正义就好了。
很棒!真的
補充一下演講所提到,去年東京醫大性別歧視入學事件的新聞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2/3297103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2/3286216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3558799
1. 同意,男女不平等除了比例问题还有同工不同酬问题
2. 不完全同意,矫枉过正可以,但别掰断了
欢迎拍砖。

写反驳还是要花功夫的。不管我是否能同意你的观点,都非常感谢。

从你的回复来看,我所叙述的这些观点对你而言应该是不熟悉、之前很少听说的,所以你才会反应如此激烈。这不奇怪,无论是国内的公知和自由派,还是国外各大媒体的宣传,灌输的都是这样一套“平权”思想。一开始我的“默认设置”也是如此,直到在美国读书那个年代亲眼见证了“白左”女权的种种劣迹,我才开始反思自己对“平权”的理解。

我的确【不赞同】女性放弃家庭不结婚不生孩子、“不顾一切”地追求事业成功;然而,我也同样【不赞同】女性被家庭束缚、一天到晚围着孩子和锅台转。但更重要的是,我从未表达过“【所有人】认为女性应该如何如何”的意思;在【过程公平】的社会里,国家、政府和社会大众【不应该】往上述任何一个方向带节奏,而是应该充分尊重个人的自由选择。假如某位女性希望为事业奋斗终身、不想组建家庭,社会当然应该支持而不是去“逼婚”;同时,假如另一位女性选择做家庭主妇,社会也应该支持而不是去嘲讽。但所有这一切的前提是基于【独立思考】的【自由选择】,而【不是】社会所【强加】的导向!

当今世界上,真正在全社会层面上把女性视为男性和所谓“家庭”的附庸、让女性毫无选择权地沦为生育机器的,恐怕只剩下某些YSL国家了——在那里,妻子必须无条件服从于丈夫;女性不准开车、不准上学,甚至不准露出自己的脸庞。这才是真正的歧视女性、压迫女性,才是真正应该大声疾呼的问题。吊诡的是,“白左”女权对此却选择性无视,甚至打着“文化多元”(“cultural diversity”)的旗号,将本来象征男性对女性绝对压迫的YSL罩袍引进美国校园——干这个的,和天天揪住“某些行业女性比例太低”不放的正是同一群人,所以我才会用【 恶 臭 不 堪 】来形容这些人的所作所为。

实际上,家庭和事业,对女性而言是会有所冲突,但二者绝不是相互矛盾的。就举我身边的例子吧,我妈最早是普通技术人员,后来不甘平庸与人合作经商,现在是公司里的高管和元老级人物;与之相比,我爸直到去年退休,都不过是个不起眼的药厂工人。论事业上的光环,我妈盖过我爸数倍,但她和“女权主义”毫不沾边,也一直教育我要以家庭为重。

关于男性与女性的差别,女性有子宫能生孩子当然是基础,但认为“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就是too young too simple了。从这个基础出发,男女之间的差异是相当深远的。

抛开家庭的概念,单就繁衍后代的职责来说,男性不过是【射后即丢】的【精子包】而已,和一次性的便携式单兵反坦克导弹没啥区别;射完以后,冻死烧死饿死撑死摔死淹死被猛兽咬死死于长QT综合症都无所谓——这么说是不是很歧视?而女性才是需要【长久】commitment的角色——单是怀孕就要十个月,把孩子拉扯长大成为性成熟的个体,更是需要整整十几年,这个过程中女性是【绝对】不能死的,否则孩子很可能也会跟着性命不保。所以,作为一个生物种群,人类群体中的男性死掉【相当的数目】,对整个种群的繁衍都是无所谓的;但女性死掉【少数】几个,就会严重威胁种群的繁衍。

其次,男性打一炮就能射出上亿颗精子;而女性每个月才排出一颗卵子,一生也不过能排出几百颗卵子。再加上自然状态下男性出生率本来就略高于女性的事实,结果是:精子是【过剩资源】,而卵子是【稀缺资源】;进而,男性是【过剩资源】,女性是【稀缺资源】。从这个角度讲,女性是真正的【master】,男性不过是一群【slave】;男性要是不想让自己从基因库中消失,就要拼命讨好女性。没错,就是字面意思上的【拼命】。

必须声明,以上关于男女差异的讨论是纯生物学的,不牵扯社会学;一旦考虑到家庭与父亲在抚养孩子方面的责任,这些讨论就全都变味儿失效了。

然而所有这一切所造成的男女差异不仅是生物学层面上的,更是思维方式与认知层面上的,而且并没有随着家庭和现代社会的建立而消失:男性倾向于【激进】与【冒险】,而女性倾向于【温和】与【自保】;同时,男性倾向于【冷漠】,而女性倾向于【同情】。我知道针对上述观点的反例很多,但总的趋势是如此。我妈之所以选择激进与冒险,背后有很复杂的背景。

所以在茹毛饮血的年代,男性主要负责危险的狩猎、战斗等职责,而女性主要负责不那么危险的采集等职责;到了农耕时代就是“你耕田来我织布”还有“行人弓箭各在腰”“爷娘妻子走相送”。虽然历史上不乏花木兰与杨门女将的形象,但总算下来,她们毕竟是少数。

这种差异,直到今天也依然存在。举个例子,虽然现在战斗机飞行员中女性的比例一直在增加,但“与危险掰手腕”的试飞员,据我所知,依旧只有男性。

还有,总体而言在当下美国,女性倾向于投票民主党,而男性倾向于投票共和党,这可不是我瞎掰的。

最后,回到政治、学术、管理等领域,我【并不】认为当下这些领域对女性而言已经实现了完全的【过程公平】。如前所述,我妈是当上了公司高管,但她忍辱负重的艰辛是难以想象的;而最臭名昭著的一个例子就是罗莎琳德·富兰克林——她因为用X射线衍射测定DNA晶体结构收了过量的辐射、得了卵巢癌英年早逝,但DNA双螺旋结构的诺贝尔奖颁奖词中只字未提她所做出的牺牲!

实现真正的男女平等,当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然而很遗憾,“白左”女权的动机与结果,以及他们所灌输的那套“平权”理论,【并不能】带来真正的男女平等!

以上我的所有观点,包括之前所述,我本人或者其他任何人都无法保证其正确;但这些观点的确是我个人【独立思考】之后,认为是【相对合理】而接受的。你当然可以继续反驳、继续认为这些观点“充满歧视”,但必须也是经过你的【独立思考】之后指出其中的谬误和歧视所在。如果你仅仅是由于这些观点与你一直以来接受的“平权”理论有所差异就认为其中“充满歧视”,那个人觉得,是时候走出“主流观点”造成的【回音壁效应】、到更广阔的、【言论自由】的世界里去看看了。
已隐藏
已隐藏
鹿儿能否提个问题:为何中国在校大学生中女生比例明显高于男生,但是社会中还是男性占主导
(我认识的人太少,提了也没人答,所以能否帮忙提问下)
已隐藏
“在【过程公平】的社会里,国家、政府和社会大众【不应该】往上述任何一个方向带节奏,而是应该充分尊重个人的自由选择。假如某位女性希望为事业奋斗终身、不想组建家庭,社会当然应该支持而不是去“逼婚”;同时,假如另一位女性选择做家庭主妇,社会也应该支持而不是去嘲讽” 你还是没有回答【为什么女性要承担更多的家庭责任】,我明确反对你的这个观点,但是你上面的“充分尊重个人的自由选择”正是平权最终目标。
“男性倾向于【激进】与【冒险】,而女性倾向于【温和】与【自保】;同时,男性倾向于【冷漠】,而女性倾向于【同情】” 这些差异是历史原因,然后这些原因就有【正当性】吗?在现代社会,这【允许改变】吗? 我没有查现在有没有女性试飞员,但是如果有女性要求参与试飞, 那她应该被【禁止】吗?既然女性战斗飞行员可以从零到有,那以后我们可以预见有试飞女飞行员吗,不对吗?甚至我说以后女性试飞员会多与男性,是不是就【一定】错了?“女性倾向于投票民主党,而男性倾向于投票共和党”,这难道不是和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观点有关吗? 民主党的观点倾向于支持女权而共和党的则相反,然后女性更多的支持的民主党,这个逻辑有问题吗? 另外,支持或反对某个政党是复杂,因为一个政党太各种观点,不止女权一个,所以我也不想多谈。 我非常高兴你能说“我【并不】认为当下这些领域对女性而言已经实现了完全的【过程公平】”,但是我不知道你的观点是【如何来改进不公平】。 然后我们来谈你痛恨的【白左女权】,穆斯林国家的女性权利普遍更受压制,这是正常人都同意的,“白左”女权对此却选择性无视? 我是在难以认同了。事情上,某个视频中一位伊朗女性脱掉头巾,在大街上跳舞的,大家都是赞同而且赞扬这位勇敢的伊朗女性。 对于穆斯林国家,女权最大障碍,是民主自由制度。在一个缺乏民主自由的国家,你去宣传女权,不次于在饥饿的人群中宣讲素食主义,饮食平衡。 你说的这是女性权利的【“贫富差距问题”】,不是【女权主义本身定义】的问题。 在这里,我探讨的女权是什么,女权主义如何帮助女性获得公平。如果在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比如日本,女性都是被不公平对待,那我们不应该问问如何来改变这样的情况吗? 我个人也不赞穆斯林女性应该带着把脸部全部遮起来的面罩,原因在于恐怖主义(特别是美国允许持枪)和现在穆斯林中普遍的恶劣人权, 然而如果某天世界都是自由和民主的,那带不带面罩就是女性的自由选择了。 我之前看新闻法国是禁止这类面罩但是美国目前没有,既然带与不带在美国是自由,即使我+某些人不喜欢,我也不会去反对,无论带面罩的人是不是保守穆斯林,你也可以认为这是自由的代价。
最后,“但必须也是经过你的【独立思考】之后指出其中的谬误和歧视所在”,我想说我说的话,多是经过我自己思考的,但也送你一句“你的回应也经过你的【独立思考】而不是受极端保守主义的蛊惑”
可以阿。不過可以給我數據或者新聞連結嗎?
逐一回答:

1.【为什么女性要承担更多的家庭责任】的问题。首先我承认“女性要承担家庭责任”是我个人的观点,思想是无罪的。但在现实中我不会向任何人强推我的看法。【陈述】不等于【强迫接受】。

我想,你的质问重点应该在【为什么】和【更多的】。就家庭责任而言,我认为男性与女性只是【分工】不同,不存在谁比谁【更多】的问题,自然也就没有【为什么】。我上高中那个年代,人教版高一上语文课本开头就有舒婷的《致橡树》一诗,可以说是很好地概括了我对男性女性家庭责任的观点——这可是远在我接触到所谓西方的【极端保守主义】数年之前。

如果你觉得“女性抚养孩子”是【更多的】责任,那我其实在上次回复的“男女差异”部分已经解释了——生物学上并不需要男性抚养孩子。注意,这个论断是纯【生物学】的。实际上我认为在现代家庭中父亲反而应该承担更多的抚养孩子的责任。

2. 紧接着前一句话,男女差异的问题。【历史性】不代表【正当性】是肯定的,我也没有说历史成见一定【不允许改变】。否则中国的女性到今天都要被“三从四德”之类的垃圾束缚着。

试飞员那个问题,我可是压根没有表达女性要求参与试飞应该“被【禁止】”的意思啊,这个解释是你强加的。刚刚查了一下,从合影照片看美国的国家试飞学院(National Test Pilot School)的确有女学员,但那个地方目前还是男性居多也是事实。以后女性试飞员会多于男性当然也是可能的,但“【一定】错了”就又是无中生有的东西了。其实我想表达的意思是,由生物学基础产生的思维方式会让大多数女性【倾向于】不去选择“玩命”的职业,而根本没有涉及【对错】的问题。

这种思维方式当然可以改变,但问题是,大规模的、【人为】的社会改造,目的当然是好的,但结果也一定是好的吗?“通往地獄的路,都是由善意鋪成的。”这【不】意味着我反对女权运动,但如何去做是个很复杂的问题。

3.【如何来改进不公平】。接上一条,坦率地说,我没有一个很好的答案。但是【我不知道如何解决某个问题】不等于我不能评价【某个人对这个问题的解法/看法是错的】;我不能【立】不等于我也不能【破】,当然这个评价本身的对错是另一回事。就好像我不知道如何证明歌德巴赫猜想,但我可以评价某人把歌德巴赫猜想说成是小孩子都懂的“1+1=2”是错的。

当然【破】也许是廉价而无意义的,【立】才是关键,这也正是我们唇枪舌箭地讨论的意义所在。

4. 我为什么要【破】所谓【白左女权】。其实比起【白左女权】的其他劣迹来,穆斯林头巾的事根本不算事。

你提到了【女权主义本身定义】的问题,这确实是个关键。女权主义【定义】也很复杂,我并不想深入讨论——不是刻意回避,是真没那个水平。然而女权主义的【目的】却应该是简单的:提高女性的社会地位,让女性过上更好的生活。

【白左女权】的种种表现证明,这些人的目的根本不是女性的权利。仅举几个例子。

为什么我要用大段文字讨论男女差异,不是要证明这种差异的【正当性】,而只是想说明这种差异客观存在、不是某人一句话就能抹消的。承认差异并尝试改变其中的不合理是一回事,否认差异则是另一回事。【白左女权】的信条就是男性与女性之间没有任何区别,性别是“social construct”而不是生物学现象,这本身就是错的。既然【否认】了差异,又何谈【改变】其中不合理的部分呢?

关于女性的身体美,我承认“纤腰丰臀”“前凸后翘”之类的形容的确是“刻板形象”(stereotype);由此导致的诸如减肥减到厌食症、胖女生受欺负等后果是对女性的歧视和束缚;社会对女性的审美观应该更加包容。可是【白左女权】提倡的“body positivity”是要【强迫】大家承认【病态】的肥胖依旧是美。如果某位女性肥胖到影响自己健康的地步,但她自己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周围的人却不敢评论她的体重问题,否则就是【歧视】,这是在提高当事人的社会地位,还是根本在【谋害】当事人?

我最为痛恨的就是【白左女权】玩弄文字、煽动仇恨。【存在对女性的不公正待遇】绝对不等于【男性是女性的敌人】。某些【白左女权】极度仇视男性,以至于拼写英文“妇女”一词时写的是【WOMXN】而不是【WOMAN】——因为“woman”一词包含“man”。写着这种东西的海报贴出去,男性看了心里会怎么想?你不能怪男性看了生气是小肚鸡肠,因为这本身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如果一个社会里男性和女性之间互相仇视、天天互掐互殴,别说是改善女性权利了,整个社会都会因此解体吧。

【白左女权】的所作所为,不是在争取女性权益,而是在否认事实、制造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对立、撕裂社会。
5. 关于穆斯林国家的女性权利,伊朗女孩那段视频很有名,我所谓的“主流媒体”如CNN也都报道了。此处【选择性无视】的含义是,这本来是个很有代表性、很适合用来宣传女性权利以及反对压迫女性的事件,非常值得广泛地宣传,然而我却并没有看到任何关于那个伊朗女孩的宣传。注意,【报道】和【宣传】是两码事,就好像习包子获得名誉学位一事,《环球屎报》报道了却绝对没有宣传。

“对于穆斯林国家,女权最大障碍,是民主自由制度。在一个缺乏民主自由的国家,你去宣传女权,不次于在饥饿的人群中宣讲素食主义,饮食平衡。”对,但不完全同意;这二者不是能简单分出孰先孰后的问题。民主自由制度的基础是人,如果一个社会里所有的女性都是男性的附佣、素质低下文化水平不高,又如何能培养出有足够素质来实现民主自由的下一代?你可能会反驳说,一个男权社会里女性能造成多大影响?那不妨回想一下,自己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中母亲造成的影响有多大。用思想政治课本上常用的一个词形容,民主自由和女性权利,应该是【相辅相成】的。

至于说罩袍,假如有一天所有穆斯林国家都实现了民主自由、女性也争取到了平等的地位,而且罩袍本身已经从“男性压迫的象征”中剥离出来,成了没有政治意义的纯粹传统服装,那么无论是不是穆斯林女性、也无论在何时何地,穿不穿罩袍什么的也就完全无所谓了。然而这并非当下的事实。

“自由的代价”问题,所谓自由社会的包容,其【限度】在于:不能包容【破坏】自由社会本身的行为。还是罩袍问题,个人穿罩袍的确是自由,他人无论喜欢不喜欢都无权干涉;但如果不但向他人推销罩袍,而且借此机会宣传与自由社会有根本矛盾的沙利亚法,那就是【破坏】自由社会的行为了。

6. 关于【白左】和【极端保守主义】

很高兴你知道【极端保守主义】,因为至少其中包括了【保守主义】。我个人的确倾向于当下所言的保守主义,但此处【保守主义】究竟指什么,还是参见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一书吧——其实根据维基百科的叙述,我的政治倾向应该是【古典自由主义】而非【保守主义】,不过也不必计较了。

【白左】一词的确有扣帽子和诬蔑的倾向,但我可以很不客气地说,现今主流媒体口中的【极端保守主义】同样是扣帽子和诬蔑。

真正的【极端保守主义】或者说【白右】我当然见识过,并且和【白左】一样厌恶——在网上发一句“I'm Chinese”他们就会回你一句“F**k off chink!”(“滚回去,清国奴!”);管黑人叫“n***er”;否认气候变化(无论是否强调【人为】);抵制电动汽车;希望美国彻底禁止一切移民……这些人对女性的看法如何,自行想象。然而主流媒体天天口诛笔伐的【所谓极端保守主义】可不仅仅是包括这些人。

要找【所谓极端保守主义】的绝佳典范,恐怕没有哪个人比川普更合适了。对这个人有争议的群体,可以说是涵盖了从【白左】到【白右】的整个政治光谱。此处我无意【黑川】或【粉川】但至少可以说,媒体对川普的口诛笔伐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无中生有的诬蔑,比如臭名昭著的“通俄门”。为什么要如此?川普是个保守主义者但绝不是之前形容的【白右】;即使是这种程度的保守主义,在主流媒体看来就已经足够【极端】了!

美国的主流媒体也在不断渲染【极端保守主义的蛊惑】,然而事实如何呢?到底是谁在24/7/365、无处不在地蛊惑人心?美国社会整体如何,我没有足够的发言权。但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我当时就读的美国大学里,学校免费提供的报纸100%是【白左】喉舌;各处墙上的海报至少95%宣扬【白左】思想;的确有至多5%的海报宣扬保守主义但都相当低调;假如有真正的【极端保守主义的蛊惑】,那东西会被立刻清除并全校通报(是不是很像国内大学的思想控制?)。这是一个【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的校园吗?【学校】本身有权搞【舆论导向】、有权清除【极端保守主义的蛊惑】、有权控制校园里的言论和思想吗?在这种环境下,能意识到“保守主义或曰古典自由主义,本身不是牛鬼蛇神;某些【极端保守主义者】才是”就已经需要【独立思考】了。

没有【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一切平权运动都毫无意义。只有一种声音的社会是可怕的,即使这种声音是对的。

7. 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问题。这又是个复杂的问题,女权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甚至可以说不是重点)。但我还是想说明一句,如今民主党与共和党之间的矛盾,最重要的【核心问题】之一是【大政府】和【小政府】的矛盾。作为一个【古典自由主义者】,我当然支持【小政府】。

P.S. 这样的争论看似费时费力,但我认为是有意义的。不是说非得要谁说服谁,不同观点的碰撞本身就是最大的意义。
我其实很讨厌被别人label角色的
当你说了这么【白左】后,我就越好奇【白左】的定义是什么。然后这是我在维基百科上找到的定义:白左是源自中国大陆的网络流行贬义词,用于称呼某类西方左派,尤其是具左翼傾向的西方社會運動份子及政治經濟精英。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被中国网民广泛使用,有人认为白左一词是“产生于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在中国的網路上,由支持特朗普的人衍生出的一个反映支持希拉里盘面人群生态的词汇。”[3]但其實在這之前「白左」一詞就被大量使用。周方舟称:“‘白左’(Baizuo)是中国伟大的网民为英语贡献的又一个伟大的词汇。这个词特指一些天真的西方人,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却只为了满足自己的道德优越感而提倡和平与平等……他们为了文化的多元性,甚至引进一些较为落后的伊斯兰价值观。中国人认为西方白左们无知且自大,同情全世界,觉得自己是救世主。”
https://zh.wikipedia.org/wiki/白左
伟大的中国网民的又一”杰出贡献“。这个词本身就带有歧视,把肤色和观点错误的挂钩,如果一个黑人持有所谓这些观点,不知道你们怎么称呼。 维基上说这个词和regressive left比较接近,估计我们可以用这个词来代替,否则讨论一个中国网民自娱自乐的【白左】我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
stargazer 品葱娘创作者 回复 electron8964
英語要字面意思更接近的詞則有 Leftard (Left 和 Retard 合在一起的造詞)--左派白痴。

另外,左右互相罵戰用的詞花樣可謂多不勝數,以右派用的詞作例:cuck (綠帽)、soyboy (豆漿男孩)、 NPC (原為,遊戲用語,這裡用於嘲諷對方跟機械一樣,不會獨立思考)等。
不知道你是否同意以上对【白左】的定义,以及你是觉得:
a.我开始转发的文章里面充满了【白左】的观点
b. 还是想展开谈平权的这个问题。
我也很愿意回应你说的几点(不是按照顺序):
7. 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问题。总体而言,这是民主体制下两党竞争,自由环境下的不同观点,我觉无论支持哪一党都没有太大问题,不过两党中都有些偏极端的人物和观点,但并非主流,可怕的一点是他们在媒体中的声音都不小,然后彼此互相攻击。 民主党中有非常社会主义,共和党中白人至上。不过我在这里也不想多谈论这些,因为我们主要讨论的是男女平权。
1. 男女的家庭责任。 如果你认为男女应该平等的承担家庭责任以及女性追求事业不影响家庭幸福,我觉得这个没问什么问题。当然具体到每个家庭,夫妻之间怎么分配是内部问题,没有那个人可以横加干涉。我们这里讨论时社会大众的固化思维,即社会不应该默认女性要承担跟多家庭责任以及女性如果追求事业则会对家庭幸福造成负面影响。
2. 我们看来都同意要破除这类会压迫女性的固化思维,“大规模的、【人为】的社会改造,目的当然是好的,但结果也一定是好的吗?”,我没太理解最后一句“结果也一定是好的吗”。 简单来说,现在社会是总体上是不利于女性自己追求自己的事业(正如东京大学故意压低女性考生分数,这个实在太恶劣了),但是平权思想鼓励(而非强迫)女性走出家庭追求事业,这样社会更有活力,而对于某些女性,她们也能更好的实现自己的价值。
3. 改变的第一点是改变社会的固定思维 。 平权运动的第一步是法律上平等,比如以前女性没有选举权,那在法律上男女就不平等,又比如以前法律就歧视黑人,又比如现在伊斯兰国家也在法律上就压迫女性。第二步是社会氛围的改善,现在的问题是,在自由民主国家,女性和男性在法律是完全平等(其实中国也倒是实现了法律上的男女平等),但是在现实社会中,往往男性掌握着绝大部分权力,这些问题都没法用立法来解决 (性少数平权不同,在大多数国家是法律层面的问题)。 美国学校发offer (最后来不来是学生自己的事),通常在男女比例上(一般不是1:1, 不同学科不一样,理科估计保证男女5:1之类吧,数字是我猜的,但是我知道大概有这么一个数字)有一定要求,这类做法就是鼓励女性追求事业。学业往往是事业的第一步
4. “Body positivity is a social movement rooted in the belief that all human beings should have a positive body image, in doing so it challenges the ways in which society presents and views the physical body. The movement advocates the acceptance of all bodies no matter the form, size, or appearance. The goal of the movement is to address the unrealistic beauty standards and to build the confidence of oneself and others.[1] The body positivity movement addresses the unfeasible about self-acceptance, beauty, and self-esteem.[2] The movement sets forth the notion that beauty is a construct of society, and poses that this construct should not infringe upon one's ability to feel confidence or self-worth.[3] The idea surrounding the body positivity movement is centered around the notion that people need to love themselves to the fullest, accepting their physical traits.” body positivity 是强调女性应该接受自己的外形,打破社会大众对其美丑的定义,增加自信。 这个movement是强调自己觉醒,怎么是强迫大众去接受病态的美。 当然过度政治正确到导致忽视肥胖的健康问题,但是如果肥胖到了科学鉴定的健康问题,你觉得女权主义会去对抗这类科学吗? 另外,女权主义绝对不是仇恨男性,还是反对性别歧视反对“父权”压迫,相反,某种层面上, 女权鼓励女性去向男性一样生活
5. 穆斯林国家的女权还是处于第一步: 法律层面。在伊朗追求女权必然冲击伊朗的政府本身。我当然不会去反对伊朗女性争取权利,因为能争取一点是一点,这个道理很简单。“还是罩袍问题,个人穿罩袍的确是自由,他人无论喜欢不喜欢都无权干涉;但如果不但向他人推销罩袍,而且借此机会宣传与自由社会有根本矛盾的沙利亚法,那就是【破坏】自由社会的行为了” 如果有女权主义者会同意沙利亚性质的法律,请你告诉我,我从没听说过。 女权是平权思想,不是反对自由民主。
6. 关于白左,我实在不想谈太多这个词。
http://www.sohu.com/a/227342403_391394
不过这里倒没有一本二本中男女比例。
stargazer 品葱娘创作者 回复 electron8964
很不幸,Body Positivity 正是被激進女權騎劫成「不得對肥胖持任何負面意見」,乃至連醫生對癡肥人士提出意見也會被視作「肥胖羞辱」(Fat Shaming)。
https://youtu.be/VZx5iBCCQ7k
我看了视频: 这个节目对医生的建议是:
1. ask patient for a permission to discuss weight; 2.explain health concerns; 3. set realistic goal; 4. help make a patient plan. 我觉了除了1不必要外(既然去看医生,那医生就可以直接谈论这个问题),其他都是应该的。 这个视频里谈到的是,医生如果直接把肥胖的原因归于贫穷懒惰,那是错误的,肥胖的原因有很多,医生不应该持有偏见和歧视,同样,如果医生不解释病因甚至做详细的检查就说病人应该减肥,那同样不利于病人,因为可能医生只是下意识觉得肥胖是不美的, 而这是应该避免的。 我觉得一个职业操守好的医生都应该会接受234点建议
stargazer 品葱娘创作者 回复 electron8964
把過去經驗直接應用在往後所有問題的確是不可取--就像醫生直接把病患的症狀劃一到單一成因,跟美國警察對待黑人疑犯的方式。
既然能看YT的話,鄙人亦建議閣下搜尋一下對body positivity/fat shaming的意見短片,或者直接看body positivity宣傳片的用戶留言,畢竟鄙人無法單靠一條短片便能舉證。
例:
https://youtu.be/akPb_Bvor0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4hKr0fyJRo
已隐藏
很有意义的辩论贴,可惜我实在贡献不出赞(要留一些以备用),不然我是很想给辩论的各位点赞的。
其实稍微有些失望,竟然是集中在男女不平等上的,这就把整个标题的层次降了一大级。
社会不公可不只是对女性不公,对男性也一样不公,对年轻人不公,对老年人也不公。
你说社会歧视女性,为什么歧视女性呢,没有分析,其他人歧视不歧视呢,也没有深入。
假如全面的展现这种社会各方各面上的不公平,表现出整个社会人们对公平的追求,本能成为一篇更好的演讲,然而却仅仅止步于女权,在政治正确之余,缺乏更深刻的探讨,实在令人惋惜。
Thanks. 不過今天提問是故障的,等站方修好吧。
不過提問我覺得可以改成,「你認為可能的原因是什麼?」。畢竟這類性別研究儘管不一定主體是中國,但也是汗牛充棟。個人建議盡量要避免武斷性
http://www.sohu.com/a/227342403_391394中国https://site.douban.com/209228/widget/notes/13176390/note/475789965/美国
近年来,男女比例失调已成为中国高校普遍面临的一个问题。据统计,1957年,全国普通高校的本专科学生中,女生占总数的23.2%;1980年,恢复高考3年之后,女生仍只占23.4%。而从1995年至2004年10年间,女生比例由35.4%升至45.7%。2007年是一个转折点,新入学的女生比重首次超过男生,达到52.9%,此后保持继续上升的趋势。

众所周知,我国人口男女比例严重失调,2011年人口普查显示大陆人口中男性占比51.27%,女性占比48.73%,而在高校中,这样的比例恰好反了过来,出现“倒挂”现象。
按传统礼数来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并且中国男性比例是大于女性的根据中国人口普查年鉴数据显示,2000年出生的人口中,男女比例大概为118.23(女=100,以下同),其中男生783万,女生662万,男生比女生多121万。
在文化和数量都占优的情况下,反而高校女性比例比男性高,感觉就很诡异,学习是属于女性优势嘛?为何步入社会又是男性占优大呢。
我稍微看了一下那則搜狐新聞,是統計高校裡面的性別比例。如果要「社會裡男性占優」,需要更切確的數據。個人認為不妨將問題限縮,集中提問為何本科與碩士的性別比例,並未反映到博士這個階段。
另外,我看到大專的畢業生部分,反而是男大於女。這可以是另外一個問題,在同階段向上升學時,為何男女比例不同。
好,那么有劳鹿儿兄了XD
我是女的啦~~
還有提問現在是故障的,要等站方修好。
你說的很好,真的
日本大学医学部作弊事出有因
日本医生数量31万人,平均1000人里有2.3个人是医生,相比德意法3-4人的数量,日本医生人数严重不足
大学医学部作为一个培养医生的教育机关,他们的目的是保证学生毕业成为医生,而女学生相比男学生而言,她们毕业往往不会去当医生,日本女医生的比例不到25%,而德法英这些国家女医生比例却将近50%
问题就来了,大学医学部人数配额是有限的,女学生进医学部毕业不当医生就等于站着茅坑不拉屎,这现象会使医生不足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而你要是明着限制女学生入学反而会落人口实说你性别歧视,所以日本大学的做法就是暗着来
限制女学生入学不是因为性别歧视等不公平的原因,纯粹是国情如此
已经写得够多了,简单总结一下吧。

纵观之前的一长串讨论,你只是围绕【女权主义本身定义】发表意见,而我的意思是:女权运动,以及推而广之,所有的平权运动,都要放到一个【更广阔】的背景下去考虑。

两句话概括我的个人观点:平权运动的【底线】在于:【不能增强】政府、公立学校、垄断性质的大公司(比如Google、Facebook)等【握有权力】的机构对整个社会的干涉;平权运动的【终极目的】在于:提升【个人】的权利和自由。

《通往奴役之路》读来令人头疼,还是多读一读《道德经》吧,二者对【古典自由主义】的论述,是不完全一致但相通的。

之前唇枪舌箭的讨论启发了我对【古典自由主义】更深入的思考,在此表示非常感谢。正如李白所云:“作诗调我惊逸兴,白云绕笔窗前飞。待取明朝酒醒罢,与君烂漫寻春晖。”

就这样吧。Luka“Skywalker”Megurine OUT.
那要解決的,不是應該是這群女學生為何沒有就業的原因嗎?
堵住教育流動,給外界的觀感是很便宜行事吧。那何不在招生說明就點清楚這件事情,明訂女性考生先扣三成分數。
女性毕业不当医生的原因
1.
日本医生的工作环境比较恶劣,厚生劳动省今年开了一个会(医師の働き方改革に関する検討会),准备把医生的加班时间限制在1860小时以内,在会上指出大学附属医院有88%,医院整体有27%的医生加班时间超过1860小时
简单来说医生一年都不休息每一天都要加班5个小时以上,比996的强度要高多了,这就是女性毕业不成为医生的主要原因,纯粹是体力跟不上
2.
一部分女性学生进入医学部的原因纯粹是想钓个金龟婿(近水楼台先得月),日本医生也有世袭的,不少医学生的家族都是开医院的,这部分人结婚后就会去做家庭主妇
3.
像是外科医生等血腥职业天生就不适合女性
4.
日本传统里女性结婚后辞职当家庭主妇的概率很大,虽然这现象现在减少了,但按照政府的调查,男女全职的有1114万对,男性全职女性当家庭主妇的有687万对

如果要解决1里提到的问题,就得先解决医生的工作环境,要解决医生的工作环境就得先减少病患数量,要解决病患数量就得先解决老龄化问题(老人病患比例高)
这几个问题的源头都是根深蒂固,不是大学方面能够解决的

最后医学部歧视女考生的问题,所有大学都在这么干,这事情也干了几十年了,就算揭发了也会一直这么干下去

ps
文章的作者上野千鹤子,5ch有一长串的怼她贴子,原因并不是因为本文,而是她历来的发言
個人好奇,您有跟任何一位就讀醫學院的女性,談論您的觀點(特別是想釣金龜婿這一點)。以及對於日本存在這樣的考試制度,她們的感受如何?
上面的观点都不是本人的观点,本人只是总结一下政府的数据,以及各个评论家和医生在文章里对作弊问题发表的观点
想知道女考生感受的话就直接去5ch考生板块查查看吧
挺好的入學致詞,赞同
东大的解决办法应该是:
在评审过程中消除性别因素,比如隐藏性别和姓名。
而不是说突出这个因素,再去人工调控达到结果公平。

我认同平权,但是我非常不认同追求结果公平。在我看平权的意义在于选择权平等,机会平等。
請不要把你們的這份努力,僅用在自己獲得最終勝利的這件事情上。這份受惠的環境與能力,請不要用來貶低沒有受惠的人們,而應該用來幫助他們。


這段話太棒了。
[quote][/quote]
事实上,根据经济学的逻辑,女性员工和男性员工本身就是不等值的。女性员工可能会因为产假,以及家庭而导致工作时间缩短,这些假期是政府所保护的。如果同工同酬,女性的工作效果和男性没有区别,那么作为一个管理者,当然是优先录取男性员工。从经济学来看,同工同酬甚至降低了女性的竞争力,甚至更多管理者不愿意雇佣女员工。
有着良好愿望是好的,但是预期不一定就向着愿望实现的方向进行,相反,甚至起到反作用。
我们应该用能力说话而不是性别,不应该男女分开分数录取,如果一位女士她天生力大无穷就不能因为她是女人不给她去当搬运工就是这样,如果一个男人就喜欢照顾家庭我们不应该贬低他,退休年龄也应该平等不应该男人比女人多干几年,我觉得是这样才是平等 ,升职也不该看男女要看他们谁有能力!希望以后就是谁行谁上不要看性别,本人女就是这样希望的
“在【过程公平】的社会里,国家、政府和社会大众【不应该】往上述任何一个方向带节奏,而是应该充分尊重个...
在健康的程度不该歧视, 但是不健康要善意提醒才对 ,但是不该骂人家死肥猪这种类型的词语
很不幸,Body Positivity 正是被激進女權騎劫成「不得對肥胖持任何負面意見」,乃至連醫生...
推薦看一看她(上野千鶴子)寫的 厭女
有詳細說明日本社會的厭女文化
其实,根据排名,日本的男女平权程度甚至略低于印度和中国。所以能出现这样的文章我也就不奇怪了。
说白了这就是日本没有完全解体其封建社会架构的产物。女医生的困境和日本中产阶级夫人的优雅是相辅相成的。因为日本的封建根底还在,默认女人仍然是低于男人的存在,所以日本的中产阶级夫人才不会被要求像如今欧美港台韩国新加坡的中产阶级女性一样几乎是义务要去当职业妇女。所以女医生失去的,就是夫人们得到的。全世界也只有日本的女学生会大比例地满足于在蛋糕店里做做糕点地生活--因为封建体系的好处就是即使你是蛋糕店打工的女人,你也会受到“大男子主义”威力下男人一定比你多负责的照顾(极端表现就是当年泡沫经济解体之后日本男人大批自杀,而很多人是被妻子要求去死的。二战时期也有很多日本男性被妈妈和老婆送上战场。感情上无法解释,但这实际上就是封建体系下男人必须付出的代价,日本的男人和女人都心知肚明。)而如果你要当女医生aka挑战男人的体系地位,你自然就不能很顺利地做到这一点。因为欧美的女医生能够要求平等,代价是working mum义务化和婚姻结构的松散化。你不可能要求一个社会既要维持大量的体面全职太太,又要培养出数量庞大的女官僚女企业家女医院院长。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要得到挑战者的地位,就要付出挑战者的代价。武士民族对于妇女的尊重(比如满人独特的姑奶奶文化),源自一代代武士的母亲妻子女儿在失去男人的情况下坚韧卓绝的奋斗。
这里的男女地位,前提是男女都有体系地位。像伊斯兰和儒家宗法社会这种传统上女性没有体系地位根本上门外人的地区就更差。
問題:為何大陸大學生中女性比例高於男性,社會上卻還是男性占主流掌權?沒數據,憑直覺寫一點。1.在大陸...

大陆女人就没有体系地位,读再多的书也没用。日本是女性地位低于男性,但是有地位。大陆是根本没有。就像你肯定没听说过日本女人不能上桌吃饭这种事情,因为在日本社会里女主人就是主人,只是位置低于男主人的主人。宗法社会形态下女人是人身依附状态,根本不算主人。
Konijiwa 新注册用户
1. 同意,男女不平等除了比例问题还有同工不同酬问题

2. 不完全同意,矫枉过正可以,但别掰断了
译文版权微博:www.weibo.com/morykudo

這個人的微博已經消失
大陆女人就没有体系地位,读再多的书也没用。日本是女性地位低于男性,但是有地位。大陆是根本没有。就像你...

说极端点,比费拉社会还不可救药的沦陷区基本都是器官培养基,在此前提下讨论性别没意义。
文章很棒,但有一句话很刺耳——“不是把弱者变成强者”,女性压根就不是弱者。随便看看每个班,女生均分比男生高,学霸数量比男生多,如果不是因为性别歧视导致的天花板。男生早就只剩下玩玩体育了。
法國的一所精英學校,Paris ENS,因為疫情取消了口試,只采取了匿名的書面考試,結果80%成功的候選學生是女性,往年的比率是40%。(@mslapointe)
>>日本大学医学部作弊事出有因日本医生数量31万人,平均1000人里有2.3个人是医生,相比德意法3-4...


医学部是可以扩招的,你以医生数量不够论证不合理
>>推薦看一看她(上野千鶴子)寫的 厭女有詳細說明日本社會的厭女文化


上野千鶴子的 厭女 不光點出來自家庭, 社會對女無形有形的壓力, 令其不能自由選擇; 還揭開男性氣質相關言行背後的原因, 讀起來才感覺到奇怪.

推薦閱讀 +1 https://www.goodreads.com/book/show/25989656
>>個人好奇,您有跟任何一位就讀醫學院的女性,談論您的觀點(特別是想釣金龜婿這一點)。以及對於日本存在這...
这就是政治正确与现实,现实里女性权益越高社会生育率就相应下降,女性权益越低生育率越高,如果没有突发性世界大战,那么文明社会未来又会被野蛮殖民
>>3我不赞同其他是长期以来文化影响,杀鸡杀鱼的家庭主妇不适合血腥
日本主妇真没什么机会杀鸡杀鱼
確實 但日本女性有多少人的夢想
是當家庭主婦 養育小孩
我覺得他們的意見也要納入參考
甚至我認為這些人還佔了多數
>>日本主妇真没什么机会杀鸡杀鱼

那也是后面有了机械化 之前的人都要从食物原始状态开始处理
其实你仔细推导一下上野千鹤子的论述你就知道,她最终和各种无政府主义一样,指向的是一种极为激进的文化颠覆。在这些无政府主义激进思想家看来,不仅是某些制度需要改变,连服从这些制度的人也都是被文化洗脑了才让他们自愿服从,因此对文化的根本颠覆是制度变革的基础。而且此处的“根本变革”是指像毛时代的口号那样,“灵魂深处闹革命”。只不过过去无政府主义表现的形式是马克思主义,是“家庭革命”,而现在变成了女权,变成了种族政治。按照林毓生先生评价五四的话来说,这种思维就是一种“借思想文化解决问题的方式”,总是希望靠根本地颠覆旧有文化来创造一个崭新的未来,这种路径最终只会指向越来越激进的政治革命,把一个国家带向深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 今安在?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9-26
  • 浏览: 17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