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通過《月經產品免費提供法案》 全球首例保障女性權益

繼蘇格蘭議會2月25日以112比0的得票數、全數贊成通過《月經產品免費提供法案》(The Period Products (Free Provision) (Scotland) Bill)第一階段審議後,11月24日晚間,又再度以0票反對票數、毫無懸念的取得了最後審議階段的勝利,成為史上第一個免費提供女性月經產品的地區。   
根據該法案,蘇格蘭政府將會把諸如衛生棉、衛生棉條等相關生理用品,投放至各個行政區的公共場所中,免費提供給需要的民眾使用,以解決女性「月經貧窮」的現象。對此,2017年首度發起法案提議的蘇格蘭議員藍儂(Monica Lennon)表示:「這是蘇格蘭的驕傲之日。我們很高興女性月經議題成為了議會的一部分。」

從2017年藍儂向議會正式提出立法訴求至今,許多企業諸如餐廳、酒吧、甚至足球俱樂部,都開始自主提供女性免費生理用品,呼應藍儂與相關倡議團體的理念。在蘇格蘭的公共場所中,取得免費生理用品因而變得越來越普遍。   
經過為期四年的努力,蘇格蘭終於從根本上地改變了公眾對於女性月經議題的態度,並成為全球史上第一個免費提供女性月經產品的地區。
15
分享 2020-11-25

52 个评论

好的 我们马上学会了
月经产品限量供应。
摇不上号月经用品不够了怎么办?
怀孕就可以十个月不用了。
马上解决人口增长率低的问题。

手动滑稽
其实普及月经杯会更好 使用期长 环保 而且花费低 还舒服 
真好啊,就像公共廁所裡會提供衛生紙一樣,本來就應該是很自然的事情。
不過因為這種衛生用品人均使用成本比衛生紙貴多了,可不是每個國家的人民素質都配享有這種福利的呢。
中國反女拳人士:what?女人的問題要全社會來買單?這個憑什麽啊,那我們男人有一些問題也可以讓全社會來幫我們買單嗎?真是好笑,整天就是打著平等的旗號在吃社會資源。
蘇格蘭支持人士:大家都有女性的朋友,女性的家人,現在大家就樂於看到,她們再也不會有月經這方面的難題,幫助她們,其實就是幫助了蘇格蘭的每一個家庭,受惠的其實是每一個人,社會將因此變得更加包容和諧。
發衛生棉還不如發月經杯或是月經褲.......
猜想應該會有人跑出來講「那也應該要發免費的保險套」
台灣之前要推生理用品免稅的時候就有一群人出來靠北
現實就是所有非更年期的女人每個月都會來七天左右的月經,但是許多男人一年半載都不知道有沒有七晚的砲打(有也不一定願意戴套),這種靠北也算是某種無能狂怒了╮(╯▽╰)╭
中国一些大学的公益组织前一阵不是也有在搞免费卫生巾、消除月经羞耻,然后被男大学生用“免费卫生纸”来嘲讽和parody“消除撸管羞耻”。最近有另几所大学本来也要搞免费卫生巾试点,结果因为怕引起“性别对立”而取消了。
肺炎严重的时候有人在微博发起给前线医护人员捐助卫生巾的活动,遭到男大V转发嘲笑。
你国男人:同理心是什么东西,能吃吗?女的买不起卫生巾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买不起卫生巾也不要在我们眼前嚷嚷!什么,女人月经一个月要来七天而且还可能会痛经,跟几分钟就解决的、并不会腹痛、去买卫生纸并不需要遮遮掩掩的撸管完全不一样?不听不听不听!我就是要一边骂女人不可理喻、天生生理条件不如男人,一边捂住女人的嘴不让她们发声、绑住她的手不让她们互助。反正古代没有卫生巾女人也活下来了嘛,而且那时候女人社会地位低下、行动受限,这不是很好嘛?夫唱妇随的传统价值观!

编辑:唉唉,没想到再来看的时候,下面有两位进行了现场表演。我只想问,女性流浪汉买得起卫生巾吗?
中国男人的反应根本差不多......东亚都这德行
我以为普通国家都会免费发放?中国很多地方都有免费的避孕套公共取用盒,当然里面还有没有就不知道了。
台灣是用非常低的價格販售,但是品質很糟糕
用了之後男女都沒感覺的那種
更好的方法是给女性每月直接发钱,减少行政成本和贪污风险。
女人高兴,促进生育
说好的平等、独立,self-empowerment呢?一月£5顶天的Tampax都自己解决不了?
怎么来个月经就让全体公民买单?这不是女性特权?

如果是民间互助,慈善捐赠我全力支持,但这是政府行为,用公权力去强制达成的。给点儿甜头就当舔狗票蛆,跟mob wives那种只要有钱不管来源是否合乎道义与法律有区别吗?敢情只要自己能占便宜,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 
免費提供給連便宜貨都買不起的人是好
但也希望有多一點途徑可以給買得起卻買不到的人……
為什麼聯合王國的衛生巾都粗糙得如砂紙?用起來超痛der
我反对。这不是骄傲之日,这是又一个政府侵犯个人权利的悲哀之日。竟然零票反对。
>>猜想應該會有人跑出來講「那也應該要發免費的保險套」台灣之前要推生理用品免稅的時候就有一群人出來靠北

保险套一般是用来保护女性身体健康的。
>>中国一些大学的公益组织前一阵不是也有在搞免费卫生巾、消除月经羞耻,然后被男大学生用“免费卫生纸”来嘲...


苏格兰无家可归人口据估计为5,700人,具体性别比例gov.scot未列出。但根据伦敦8,800(83.4%)男性与1,750(16.5%)女性,同时参照endhomelessness.org的数据70%男性与29%女性,苏格兰无家可归女性人口可能在1140跟1425之间。一盒18支Tampax Compak Super只需£2.45,正常月经5天完全够用。也就是说理论上只需*£41,895*就能解决1425位无家可归女性全年的基本生理卫生用品需求。
这个看似出于“好心”的举动的政府预算是多少?猜猜看… a whopping *£24,000,000*! 这其中又有多少是行政开支?又有多少能实际投入采购?又有多少会保障到无家可归女性?
考虑到苏格兰人口规模为5.454百万,明明民间互助、公益、慈善机构完全能低成本、高效率达成的事,在帮助对象没用受到生命和财产安全威胁时非得动用公权力、行政机构层层传达再到泛泛执行,这其间对公民个体权利的侵犯——拿全体纳税人的钱去满足特定族群的利益,以及产生的行政开支和浪费这些都是于金钱、于自由的净损失。

1. 想乐善好施可以,麻烦自掏腰包,别总惦记着强迫别人买单。
2. 我尊重和支持女性独立、平等、self-empowering 的诉求,那么也请不要用政府做打手动辄挥舞公权力的大棒,威逼他人来“支持”你们的cause和族群利益,这很专制,完全是独立、平等、self-empowering 的反面。

利益相关:
我是女性,我有给这些帮助女性相关的慈善组织捐款:
https://www.justgiving.com/28toomany
终结女性生殖器残割
https://www.girlsnotbrides.org/take-action/
终结童婚
https://solar-aid.org/donate/
太阳能充电灯,能涵盖帮助女童增加阅读时间
https://virunga.org/support-us/donate/
维伦加国家公园,能涵盖帮助牺牲的护林员的寡妇们维持生活和就业
现场表演草
没事,谁知道这些自称女性的人是不是装的,何况他们也管不到苏格兰lol

而且表现得特别急wwwwww
好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迫不及待的反串来表达自己高尚的见解ㄛwwwwwwwww
>>现场表演草没事,谁知道这些自称女性的人是不是装的,何况他们也管不到苏格兰lol


我哪里有讲错你大可指出,没必要阴阳怪气怀疑我的性别,不是长了子宫卵巢就必须跟你思想一致。
>>我哪里有讲错你大可指出,没必要阴阳怪气怀疑我的性别,不是长了子宫卵巢就必须跟你思想一致。


你没错啊,你纯全而无瑕。
lol
identity politics的传统艺能
>>你没错啊,你纯全而无瑕。lol


Passive-aggressive behavior, 哼,您还真是个典型的女性。
>>Passive-aggressive behavior, 哼,您还真是个典型的女性。


您开心就好。
>>您开心就好。


"Other examples of passive-aggressive behavior might include avoiding direct or clear communication, evading problems, fear of intimacy or competition, making excuses, blaming others, obstructionism, playing the victim, feigning compliance with requests, sarcasm, backhanded compliments, and hiding anger." 我确实被您逗乐了。
>>"Other examples of passive-aggressive behavior mig...


急了?
>>

不要求完全免费 我觉得能免税就可以了
第一眼看标题捕捉到的关键字:苏,月,球

境外势力深入我心,,,
>>不要求完全免费 我觉得能免税就可以了


赞同,停止对女性卫生用品生产企业征企业税,停止对女性卫生用品征VAT, 那价格就从根本上降下来了,只是政府的税收损失可得比搞这项目的预算高出若干数量级,所以当然不会免税。这个法案根本就是PR campaign, 牢笼人心而已。
>>赞同,停止对女性卫生用品生产企业征企业税,停止对女性卫生用品征VAT, 那价格就从根本上降下来了,只...
税收损失 本来就不应该收这部分税 感觉这是女人税
>>赞同,停止对女性卫生用品生产企业征企业税,停止对女性卫生用品征VAT, 那价格就从根本上降下来了,只...

免稅也要做,但免費也要發。很多女性經濟困頓到都快吃不飽飯了,哪來的錢去買衛生棉?
>>税收损失 本来就不应该收这部分税 感觉这是女人税


所以就像A割了B十斤肉,A回头从这十斤肉里取10g反喂B,还权当恩赏、炫耀美德。要真安好心,干嘛一开始割肉不是?
>>免稅也要做,但免費也要發。很多女性經濟困頓到都快吃不飽飯了,哪來的錢去買衛生棉?


苏格兰不穷,困顿到吃不起饭且买不起£2.45的Tampax的人占不到总人口0.026%,完全可以通过免税后价格降低,民间自发互助、公益慈善捐赠解决。根本不需要公权力掺和。
>>


对对 就这个意思
>>發衛生棉還不如發月經杯或是月經褲.......


不是每个人的阴道都用的了月经杯...
>>苏格兰不穷,困顿到吃不起饭且买不起£2.45的Tampax的人占不到总人口0.026%,完全可以通过...

1.要做到民間自發互助,首先要民間團體接受衛生棉和米麥罐頭食品一樣,也是生活必需品,以這條政策發布後的反應來看,這個概念顯然未成行,那由政府來做領頭羊,無可厚非。
2.不知你是否聽過實物銀行?這在福利政策設計中是很常見的紓困措施。「蘇格蘭政府將會把諸如衛生棉、衛生棉條等相關生理用品,投放至各個行政區的公共場所中」。只是把衛生棉和衛生紙加進去的話那公權力早就參與了。(就台灣的實物銀行而言,肥皂洗髮精洗衣精衛生紙等用品早就在清單裡了)
3.除了無家可歸者以外,還有大量收入不穩定且在貧困線上下徘迴的人,而且如果一個家庭有兩個女兒,一個月支出就是7.35元了,他們可能這個月有盈餘買衛生棉,下個月就沒有,即使有,他們也許更想把這些錢拿去買肉和水果或是儲備糧食,越是貧窮的家庭他們對生活必須品的消費會越大,要是家庭內收入主力是男性,他們自己沒有衛生棉是生活必需品的認知,那他家裡的女性該怎麼辦?
>>不是每个人的阴道都用的了月经杯...


月經褲
>>月經褲

算了吧,一包幾十塊的衛生棉都有人反對成這樣子,幾百到一千的月亮杯月經褲真的納入社福政策裏那群人不是哀得更大聲了?
>>算了吧,一包幾十塊的衛生棉都有人反對成這樣子,幾百到一千的月亮杯月經褲真的納入社福政策裏那群人不是哀...


预先补血,等等就要被说阴阳怪气了q_q
>>月經褲


我只见过那种像纸尿裤的厚裤子。如果是那种,白天不方便用吧?
>>我只见过那种像纸尿裤的厚裤子。如果是那种,白天不方便用吧?



現在有薄的,很好用,白天也可以用(總覺得在品蔥討論這個話題好像哪裡怪怪的,有男性會覺得尷尬嗎?)XD
>>算了吧,一包幾十塊的衛生棉都有人反對成這樣子,幾百到一千的月亮杯月經褲真的納入社福政策裏那群人不是哀...


又不是每個月都要換,一個可以用三年,三年發一次,總比每個月那麼多垃圾來得好....環保愛地球~
>>1.要做到民間自發互助,首先要民間團體接受衛生棉和米麥罐頭食品一樣,也是生活必需品,以這條政策發布後...


大前提:欧洲一二流的发达国家基本都是福利社会,除了严重的酒精、毒品依赖者以及严重的精神病患外,基本不存在你认为的那种买了食物就买不起£2.45的Tampax的情况。一个人必须得往死里折腾不断地做出糟糕的人生选择才会沦落到极端贫困甚至无家可归的地步。而这类人的问题不是砸钱就能解决的,他们需要的是outreach, 有针对性、系统性的帮助,这不是政府机构坐等求助能达成的。

1. 达成同一件事,政府部门相比the private sector注定会有高出很多的行政消耗。我在之前的发言里已经算了这笔账,针对苏格兰无家可归女性,£41,895就能解决这些人全年的基本卫生用品需求,而政府大手笔预算£24,000,000很大一部分会流失在行政开支和浪费上,而泛泛投放未必能帮到真正需要的人。所以“由政府來做領頭羊,無可厚非”从投入和产出的能效角度来看是不成立的。
2. 我不了解UK实物银行的情况,但目前在UK超过2000家food banks里, 有651家属于独立运营的基督教慈善组织The Trussell Trust, 其余也都是大大小小的私人机构在运营。而人们使用food banks的原因正是社会福利发放过程中的官僚、拖沓。也许台湾政府在这个事情上做得很好,但在UK本土,私人慈善才是提供及时、高效帮助的主体。
3. 你假定的这种情况即使在UK也可以算是非常非常极端的了,你不能把台湾或者大陆的贫困人口的状况直接移植到欧洲福利社会的大背景里,这种extrapolation不成立。再说UK物价本身就不高,一盒tampax的价格也就相当于一大瓶苏打水,真的已经是绝对意义上的廉价了。在我的国家,就算到社区分类垃圾站收集几十个塑料瓶拿去超市回收也能轻易换得McDonald's的一餐,更是有瘾君子用此法换毒资。在福利社会和私人慈善已经存在的情况下,你描述的那种极端情形即便存在,也不能正当化更进一步的政府干预。如果个体完全不对自身负责,那无论外界提供多少帮助都没够。各何况使用公权力的代价是个体权利的被侵蚀,出发点再好也不能没有底线。
>>現在有薄的,很好用,白天也可以用(總覺得在品蔥討論這個話題好像哪裡怪怪的,有男性會覺得尷尬嗎?)XD...


我朋友用过薄的,但是她量太大,两个小时就会满出来,感觉也不是很方便。
我觉得聊这些没问题啊。我在品葱见过男性发嫖娼指南,女性当然也可以聊生理用品。
>>大前提:欧洲一二流的发达国家基本都是福利社会,除了严重的酒精、毒品依赖者以及严重的精神病患外,基本不...


看了你的留言有點被說服了(libertarian?),有幾點想問一下
1可不可以把蘇格蘭這一個行為看成開創先河,起到帶領更多國家注意月經貧困的作用呢?因為作為已發展國家,更有財力去推行這種福利。
2如果政府能夠解決預算都花在行政開支這個問題,那這是可以接受的嗎?
3在沒有足夠的私人慈善和缺乏福利的社会,(突然良心發現的)公權力可以用這種"对公民个体权利的侵犯"來為某種弱勢群體爭取福利嗎?
>>看了你的留言有點被說服了(libertarian?),有幾點想問一下1可不可以把蘇格蘭這一個行為看成...


谢谢关注!
1.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一部2018上映的名为Pad Man的印度电影?贫困跟观念落后导致了当地女性无力负担外国品牌的卫生产品,所以一直使用破旧织物之类的来解决生理期的需求。导致疾病等后果可想而知。而电影主人公通过自主实验、开发出了价格低廉、容易使用的卫生棉,能很好地覆盖贫穷、乡村女性的需求。更重要的是他发明的卫生棉制造机,易于操作,价格低廉,最终获得印度国家创新基金的奖励,他以此投资将该机器推广给乡村妇女帮助她们创业。
你看,如果靠政府牵头解决问题——1. 很难能比处于具体环境中的个人更准确地定位问题;2. 因为花的是纳税人的钱不是自己的钱,拿出的解决方案很难是低成本、高效率;3. centralized decision making 以及 top-down approach 更可能导致采用表面化而非从根源上解决问题的方案。
在现实里,电影主人公原型Arunachalam Muruganantham正是通过日常生活中的经历发现问题,找到市场空缺并成功填补。之后通过拓展市场,让更多的乡村女性在健康和财务上受益——乡村女性在生理期能正常生活和工作,从而增加了潜在收入;经期卫生得到保障,也降低了因病返贫的可能性;乡村妇女通过制贩廉价卫生棉创业,既满足同村女性需求,又获得一份稳定收入... 这才是通过市场的力量,用可持续的方式从根本上解决了第三世界月经贫困的问题。
那么你再来看,苏格兰的做法是 self-sustaining 的吗?是可以在不发达国家和地区推广的吗?

2. 可接受的定义是什么?像我这样仅仅在网路论坛上表达对月经贫困解决方式存疑的“异见者”已经被label“男人反串”,对女性怀有恶意… 可想而知在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敢在这个问题上计较,那么所谓接受也很难是心甘情愿的。因为公开抗议、不接受的后果就是遭到女权团体的舆论围剿。
作为纳税人实际操作上没法直接干涉政府怎么搞预算和开支,就算我不愿意,也只能被动接受。

3. 如果一个社会没有足够的私人慈善和必要的社会保障,那么这样的社会只会因为“公權力‘对公民个体权利的侵犯’來為某種弱勢群體爭取福利”而变得更糟而不是更好。不惜侵犯个体权利来达成的任何族群利益都是暂时的。以牺牲个体的自由跟权利为代价,个体的自由与权利得不到保障,那么这个社会的互信、创新与生产积极性会不可避免地下降,族群矛盾会加剧,社会财富增长放缓、停滞和倒退会导致资源争夺更加激烈,届时就更难有私人慈善和社会保障来mitigate the situation, 然后恶性循环。只要“首选公权力来解决问题”的思路不变,这种恶性循环就会持续,直到崩溃。
中共政府早期就是以“解放受压迫的农民”为由发动了血腥的土地改革——通过破坏契约、侵犯土地拥有者的人权和其作为公民个体的财产权来为无地和少地者争取了福利。也正是因为这个过程中对个体权利、文明社会底线的践踏,为之后的人伦浩劫打开了闸门。
这当然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例子,但它生动地展示了用谋求群体利益来合理化公权力的使用对个体权利的侵犯的危险性和后果。
其实要真是良心发现那就降低、甚至放弃针对女性卫生用品生产和销售的税收(公权力的收缩),让产品直接变得更廉价易得,而不是用纳税人的钱搞政府项目,从中揩一笔行政开支后,再“惠及”公民。
>>谢谢关注!1.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一部2018上映的名为Pad Man的印度电影?贫困跟观念落后导致...


謝謝指教!
有的,我上月才看的Pad Man~
原來就算是好政策,背後也隱藏了很多爭議性的問題。(一次犯罪不过污染了水流,而一次不公正的司法却污染了水源。)
例如同婚,我也是支持的,但在看了Harvard的justice course(12課)明白了政府對如何體現出善、法律的中立性要很謹慎。最近一直在自省,我是不是犯了leftist自以為是的錯誤(看Thomas Sowell Twitter有感)
p.s.提出異見是一件很有勇氣的事,感謝你能提供更深一層的(你在第五層ww)
p.s.2 剛剛看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GGcCd4iXSU,感覺也提供了不少資料來討論這個議題,有空可以看看~
>>谢谢关注!1.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一部2018上映的名为Pad Man的印度电影?贫困跟观念落后导致...


企业的应变能力不足的话,政府来做会遇到什么问题换成企业来做还是会一个不漏地撞上,损失普遍还是反映到同一个国家的人群,苏格兰企业的应变能力是被南部拖了后腿的
>>謝謝指教!有的,我上月才看的Pad Man~原來就算是好政策,背後也隱藏了很多爭議性的問題。(一次犯...


很开心遇上你这样能心平气和讨论争议话题的葱友。
谢谢分享的视频,多方视角都有照顾到,不过最后的问题“你希望政府怎么做呢?” 我脑子里自动浮现的回答是“just leave us alone.” 😂

我高中时期的好朋友里就有一位男同性恋者,和一位希望成为女性的男性,但这并不是我一直支持性少数群体平权的根本原因,我支持仅在于我认识到这是基本的民权问题。所以即使我没有性少数群体的朋友,我依然会支持平权。
但是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直接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时候,我的想法跟Chief Justice Roberts的意见类似,“Understand well what this dissent is about: It is not about whether, in my judgment, the institution of marriage should be changed to include same-sex couples. It is instead about whether, in our democratic republic, that decision should rest with the people acting through their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or with five lawyers who happen to hold commissions authorizing them to resolve legal disputes according to law. ” 原则上本该是bottom-up decision-making, 却因为政府认定的“好意”,而违背原则,将其变成了top-down.
你看,幸而这次的目的是平权、维护个体权利,所以没有严重的社会后果,然而这种做法的 flip side 便是1944年12月18日,联邦最高法院认定9066号行政令即对日裔美国人的囚禁符合宪法。相信Franklin D. Roosevelt政府在颁布这个行政令的时候也一定是出于“好意”。这个top-down decision-making 导致了12万平民被囚禁、财产被没收。
在我看来,如果我们仅仅基于 perceived good intentions 跟预期后果来做决定,而非遵循理性、道义和法律原则,往往会造成更多意想不到的糟糕结果以及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这也是我甘愿被攻击也要表达真实想法的动机。

说到这儿歪个题,左翼的问题在于他们很多人相信只要出于好意,代价和达成的途径都无所谓。比如对待财富悬殊的议题,左翼倾向于认定这是一个根本性的社会问题,只要通过强制力来进行收入再分配就能解决,然而例如瑞典,实际上高税之下贫富悬殊反而越来越大,这时候,左翼不去反思为什么没有达成预期,而是认定没有达成预期是因为实施收入再分配的力度还不够大,也许进一步加税就能实现... 同样的,还有基于性别的收入和行业选择的差异问题,左翼认定这是父权制社会下对女性的歧视造成的,根本不去调查真相和原因,就试图用公权力制造结果平等(Thomas Sowell教授对两性收入差异的解释值得了解)… 这类思维模式背后反映出左翼由于缺乏epistemic humility而导致的自大,以及习惯用道德高地代替同理心和好奇心,表现在决策施政上往往就是top-down approach, heavy-handed regulations; 表现在舆论上则是言论审查、难容异见。
实际上我非常关心环境保护、动物福利、两性平等、弱势群体、司法改革,我支持大麻合法化、支持晚期堕胎、支持性工作者权益等等,我可能比很多左翼人士更倾向于自由主义和进步主义,但由于在达成路径上的分歧,对话往往以指责我是纳粹很快结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