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告诉你,墙内删帖有多骇人【硬数据】

众所周知,知乎现在已经变成了粉红粪坑。在政治话题下,只要鼓掌不够热烈的回答评论都会被封被禁言,原因还是政治敏感(夸奖中共就从来不敏感)。

但这粉红化是近年来急速加剧的,哪怕三年前还是有很多反贼问题和回答,现在基本都消失了。但这个趋势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知乎提供了一些数据,可以供我们分析。

知乎的违规记录里,每个违规是有一个独利的违规编号的,从我的观察来看,基本上是序列编号,也就是多一个违规,编号就+1。这种信息其实相当敏感,但我估计写这个的程序员也是个潜在反贼。

编号的数值,基本上就是迄今为止违规的信息总量。

由此,我从各处收集的违规记录,得到了一下数据。

2018年5月,有4400万个违规。

2019年1月,有9000万个违规。

2019年5月初,有1.1亿个违规。

2019年6月初,有1.3亿个违规。

2019年7月初,有1.4亿个违规。

2019年7月底,有1.5亿个违规。


可以看到,2018年5月的时候,知乎的违规数量还是很正常的,开站了7年,4000万个违规,不算多。我估计此时大部分违规还算是正常的,比如辱骂之类的。

但到2019年的删帖量,就突然大爆发了,8个月内翻了一倍。我记得庆丰帝修宪时知乎好像关了一周,这时候言论才开始巨幅收紧的。我的很多回答,也是那时候开始爆发式地被封的,政治敏感变得草木皆兵,而且我的账号明显被盯上了,很多根本不可能自动查出来的言论,被管理员给手工删掉了。

现在,数值仍然巨幅增加,一个月增加1000万的速度,年底就会有2亿个违规了。


顺便一提,这和知乎的用户量增长没有联系,知乎的增长率是年20%-30%(今年可能只有10%),封贴率增加1000%都不止。


这些数据说明了什么?

首先,庆丰帝是修宪后开始露出真面目的,全国收紧,论坛全部阉割,也是那时候加速的。

其次,国内的粉红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从删帖数量来看,中共是真的把一切反对声音都给删掉了,才给人巨幅粉红化的假象。一个月一千万,一天就30万。知乎的月活量只有3000万,一个月顶多3000万个新评论/回答。

最后,国内网络是在变成回音室,知乎的政治水平快变成以前的铁血论坛了。这确实会导致本来的粉红变深红。但从经常蹦出,又马上被删掉的反贼问题回答来看,本来就对中共有反感的,只会深化和压抑这种反感。

我自己本来也是对中共持有幻想的人,乐意和墙内进行大量沟通,但庆丰帝连论坛和艺术界基本都要消灭了,已经让我抛弃了幻想,变得对中共仇恨了。


中国的老龄化是不可制止的,十年内就要大爆发了,经济也必然会减缓衰退,到时候积攒的高压,会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的。


最最后,像我那样公布具体数值,是可能暴露自己的。所以我对数值做了一些模糊处理。
148
分享 2019-08-07

89 个评论

明白為什麼支乎緊急裁員了,它們封號過於嚴重導致幾百萬人被永久封號,餘下的不敢去發言,只有五毛和自乾五自娛自樂
不看知乎很久了
小學博士名不虛傳,把祖宗70年的底子在十幾年敗光了
我之前说过,敏感词的字典,很快就会比《辞海》还厚,因为有很多组合根本不是词。

习近平 这三个字的同音组合, 做个粗略估计,就有 30x20x15 = 9000, 这还不算字形上的变体,如刁大犬。
豆瓣审查也很夸张,我感觉他们真的会每条广播都人工审查一遍,因为发好几遍就算只有图还是直接删。
冫斤干
没被删的发言里面还不知道有多少是官方的五毛。
墙内的网络已经彻底不能用了。
知乎的相关板块已经无法直视
非常有价值的分析,楼主也注意保护自己!我想很多人心里都清楚国内的类似SNS上的言论风向是怎么回事,不要说墙内了,墙外的中文网络都明显受中共信息污染。
除非十年前那些公知都死绝了
否则我不相信民智会倒退
非常有洞察力的分析帖
原来知乎成现在这个鬼样子是这个原因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五毛狗,日本也有很多五毛狗。
赞同楼主的说法 不只知乎 百度贴吧 虎扑 豆瓣 天涯都差不多
uc浏览器评论也是删除,而且现在直接显示评论人城市
楼主保重,注意安全
昨天新闻东北逮捕计算机流氓罪7人,查得越来越严了
但怕那一天,縱使土匪已經發不出暴力維穩的資金了,也完全組不起反對勢力,搞不了民間抗爭。因為言論管制都自動化了,GFW用白名單了,不需要額外花錢了(電費除外)。
那是不可能的,没有网络的年代照样能组织起抗争活动,何况今天,而且科技会发展,美国公司都开始搞卫星组网了,呵呵
自动化很困难。像有些反贼言论,不是人工看的话是无法区别的。
在政治话题下,提到“某某人”“小学生”,大家都知道是谁,但机器不可能把这些词给揪出来,因为这些词本来就是一词多义的。
GFW用白名单,也会导致翻墙的成山成海,大部分国外网站都上不了,很多工作都会受到很大影响。

而且中共没钱了,搞管制的人真的会那么忠心么?他们只是拿钱的狗腿子,不是什么大忠臣。
然而说个搞笑的事情。
我的高中同学,在墙内公检法系统工作,本科毕业于南开,北大的法学硕士,具体哪年毕业就不说了容易被查到。

1个月前有机会和他聊天闲谈,一副自干五的嘴脸。
虽说他人是体制的受益者,但聊到一些不容有模糊空间的客观问题,还是那一套必胜学说。
包括债务问题,中等收入陷阱,双轨制,土地政策和人口结构,他和我说中央有的是办法解决。
最后聊到结构性改革的问题,他和我说我们不学西方那一套,言下之意否定普世价值和宪政,让我觉得可笑的是,此人居然还是学法律的。
我觉得墙内学法律的应该更加有体会才对,他怎么还黑白颠倒
可能是理性思考的话,认知失调太难受,只好先自欺再欺人。
闲谈中我多次戳中他理论的痛点,放大了他逻辑自相矛盾的地方,然而没有卵用,要么顾左右而言他,要么中国特殊论,要么就是中央总有办法的。

我总结下来,其实这类人无论受教育程度,还是文化阅历都没有问题。
很难说是坏,但其实还是蠢,即使是北大毕业的。
对,我和他说规律就是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诸如债务问题和人口问题,最终均会以经济规律的形式体现出来。政府强制不让市场出清,历史上均是一地鸡毛收场,这就是规律。

他和我说我们特殊,可以创造历史,我呵呵。
经试验证明,信仰会妨碍逻辑思考。
我刚才重新下了知乎,查看了一下我的违规记录,发现题主说的完全符合。程序员可真的是一个潜在反贼。
有点意思,这个信息很关键
我在体制内的同学现在基本上都是中干了,大都是名校毕业(不然也不容易进体制),除了一个在央企私企都干过的,剩下的都是粉红。体制的受益者粉红不稀奇,但是其思维模式之僵化,对墙外世界认知之落后,实在是令人咋舌。有认为武统台湾指日可待的,有认为中国国力已经超越美国的,有认为解放军可以秒灭日韩关岛美军的,有为GFW大唱赞歌的,不一而足。匪共体制内的精英要都是这种货色,我都不知道该说是中国人民的幸运还是不幸了。另外比较有意思的一点是这些人都不翻墙,对墙内匪共的宣传无条件地信任;经常翻墙的反而都是体制外的,看问题多少要更清醒一些。
其实也可能是水平太差。
我希望有人能把2018年5月以前的数据捐献出来。这样可以了解更先前的封杀频率。
不用说太多,一个人一个月就行了,这样避免暴露身份。
庆丰帝虎躯一震,霸气侧漏:"不做我的奴才,就要做我的敌人!”,于是天真的改良派和温和的中间派只好乖乖的去做它的敌人了。
已删除
楼主提供的视角很赞,但是楼主提供的这段信息似乎有些偏差:
“编号的数值,基本上就是迄今为止,违规的信息总量。”

我用自己的知乎小号试了一下,在用户的 “我的举报-站务中心” 页面中 (https://www.zhihu.com/community?zh_forcehybrid=1&zh_hide_tab_bar=true),的确每一条举报都有相应的序列编号,但是测试时我随意举报了一些内容,即使这些内容显示 “正在处理” 甚至 “处理完成·暂未违规”,该编号也始终存在。因此个人认为该编号只能反映用户的举报总数,而不是用户的违规总数。
首先指正一下,支忽的违规编号是无论处理都会增加的,也就是说,举报失败也是会增加编号的,无论是管理员或自动删除还是用户举报没有成功,都会增加编号,所以这个数据可能也说明举报人的越来越多

然后作为支忽老用户,曾经很喜欢支忽这个社区,所以举报过不少极端谩骂言论,所以我来补充一下数据吧:

2014年上半年:5-10万
2014年下半年:10-30万
2015年上半年:50-70万
2015年下半年:80-160万
2016年上半年:180-380万
2016年下半年:400-600万
2017年上半年:700-900万
2017年下半年:900-2000万
2018年上半年:3000-5000万
请问你的头像是有什么内涵?
像这个年纪的人,也不会是个大佬,如果不是二代的话,他必须自己把自己骗了,不然的话就混不下去了。二代三代因为地位的关系更有可能说些缓则的言论。没地位的必须表现得皇道派一点。
本来想把数据部分转到墙内,又觉得这些数据没有证据支撑,更像是想当然,缺乏说服力。

如何证明违规记录编号是按顺序排列的?
故意模糊处理的,直接说具体编号不就锁定用户了?至于如何证明是按顺序排列的,见下图,我有100多个举报记录,如果不是按时间排序的话不会plot出下面这么可观的数据

我拿我所有的数据做了一个plot,用Matlab的1D interpolation smooth了一下curve,可以发现有三个重要时间点:
1. 15年之前:这个阶段是支忽还没开始做广告,所以用数量不多,没有那么多处理
2. 15年中下旬至16年中下旬:这个阶段是支忽用户开始增加,违规处理数量也越来越多
3. 16年中上旬至18年中下旬:这个阶段是包茎准备连任和任期第二届开始后,因此审查进入新的阶段
4. 18年中上旬至今:修宪后文革2.0阶段,就不多说了

而且最奇妙深刻的是违规处理数的增长几乎是线性的,而不是我想象的指数型(有可能是数据不够多),但斜率明显有周期变化
我大学同学的微信群里也是一样,无法直视。很多都是社会阅历丰富的人,甚至还有在海外工作生活10年以上的,难以理解,说别的话题都很正常,只要一说到国内外政治就一个个都变成了粉红自干五。如果不是因为同窗之谊早就退群了。
现在的小粉红已经成长了,什么土壤长什么花,变异的还是个别的,能来这除了为钱的,基本都是变异的.
但在自然界变异是极为小数的.
想想文革就知道了,五四青年那伙人大部分还在,为什么会文革,而且大部分蠢民(我认为大部分人是愚蠢的)为什么自发的拥护CCP(看看现在的大妈喜欢唱红歌的比例有多少)?
这些问题你不思考,你就很难认识后面的10几年生活,很难熬过去了。
为了后面自己和家庭,能熬过后面的10几年,真正认识并思考这个世界吧!
蠢不蠢和是不是北大没关系,蠢的人还是很多,而且占大部分,这是人性决定的。
任何计算机系统都需要运维,没钱了GFW第一个罢工,指望系统用治国理政运行不可能
唉,北大的法硕都这样。。。
你的同学顾左右而言他,可能只是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吧
不知道GFW對人工維護的需求高不高,不干涉的情況下能連續運行多久。
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它的每一片羽翼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可能换成report增量 vs. 用户增量,能看到指数。
比起来,还是微博尺度大。色情信息好多。反香港游行的很多——知乎上连反对的声音也不能有。
用户增量怎么看?
我比较好奇这些数据是怎么得到的?
也可能是体制内的人更精更会装。现在的形势草木皆兵,特别是对公务员,私下发表“不正确”言论被人打小报告,轻则批评教育入档案,重则直接开除免职。“同学”并不是啥亲密关系,没必要冒险。你忘记那个厦大的“精日”党支部书记了吗?她写的马屁文章绝壁比大部分自干五好
已删除
可能性不大。一来这些都是聚得比较频繁、关系处得还不错的,二来他们跟我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也不用担心我这个墙外人士会举报他们,私下里说话都是比较放得开的,给我讲过不少体制内的秘闻。再说了,即使怕举报不敢讲反动言论,也没必要在私人聚会里大肆鼓吹匪共有多牛X吧?根据我对他们的了解,我倾向于认为这就是他们的真实想法。

作为参照,我也认识一些在体制内混得不如意的,粉红程度就差得多,对党国的前途普遍没有信心,很多都是抱着能混一天是一天的想法。还有脱离了体制但仍然依靠体制赚钱的,虽然发了财,私下里也是牢骚一大把。
只有官方公布或找过去别人爬的,非上市也没有年报啥的。17年底到18年底注册用户翻了一番,所以忽略僵尸号,貌似没有指数关系?
40年改革开放而已
和我观察一样,也有很多说法和你一样,例如网易评论区的评论编号,的确是此消彼涨的关系
确实,我大学有个朋友他爸就是做宣传的,上班写马屁文章,下班回家就骂共残党混蛋
2018年2月,800万
知乎的审查制度几乎是秒删在我眼里根本还算温和的评论,不知道怎么做到的,没有脏字没有关键词,只是一些温和的真相而已。
共产主义的话题也会被删哦
知乎删帖就丧心病狂
我说10句话9句被删
就是因为知乎我才找到的旧品葱
我发现讲到外国的问题就是历史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讲到你国的问题就是党可以创造历史
那貼吧豈不是更可怕,17年的帖子都隱藏了,雖然私覺得這“隱藏”已經跟刪了差不多了
不光是贴吧,其他论坛,如虎扑以前的帖子,甚至是所有小说网站的评论区全被关了。
谁控制了历史就能掌控未来。1984的名言,庆丰帝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消灭中国人的一切记忆历史,由他一人重新书写。

陈涉世家,讲陈胜吴广起义的文章,在中学课本中也被删了。因为那里面的核心思想就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造反有理。而现代共产党的核心历史观就是天命论,不论历史怎么发展,共产党最后都必然要统治中国,这就是所谓的“唯物历史史观”,任何其他的可能都是“历史虚无主义”,都是要被封的。

控制历史,改写历史,不让中国人看到哪怕一丝的其他可能性。
我還以為只是六四那幾天,現在也是?
可能很快连沉默的权利都没有了。
正因為粉紅才能進體制,之前清裸官早把真正有能力的精英請出國了,現在是要紅不要專的時代了。
想问LZ有没有分析统计过豆瓣的删帖以及微博的炸号情况?(或者有什么方法统计挖掘这方面的数据?
觉得豆瓣还算是国内互联网中理智的人比较多的平台,然而现在含粉量也越来越高...着实心痛
我个人不用豆瓣,抱歉。如果要寻找的话,看看豆瓣有没有追查举报或者违规的号码。
你:你这是否定普世价值和宪政
他怎么说?
北大毕业不大可能蠢的,如果北大蠢,考试中输给他们的绝大部分中国人,岂不是都蠢?
他们认为中国武力超美国是盲信,你认为中国一定打不过何尝不是一厢情愿
北大不就是一群中学时期的奋斗逼而已。只能说智商可能还够用
人家维护自己的饭碗何错之有呢,这是个适者生存的世界
你已经离开了墙外,可以无所顾忌地发声,万一哪天共产党倒了,对你也没有影响,而所有的未知风险都由墙内的人来承担
話說回來
最近幾年批站的大清洗一直沒停過⋯
我朋友比你那朋友有格调,也是公检法的。女儿小学一毕业就被送美帝了,说是中国的教育体系不适合女儿人格和智力的全面发展(这句话我其实给好评)。我朋友就是上班是挣钱,女儿在美帝读私立,需要老爹为中共打工),下班是美分。虽然人是公检法系统的,但思路是很清澈的那类。
我猜你那高中同学也就表面说说,人前的话都不是真心话。不过我那朋友表面上的戏都不演,也算是共党机关奇葩一枚,连我都看不下去,劝他发发“红帖”,他回我一句“我是色盲”... 🥴
自從習皇稱帝之後,別說知乎,就連貼吧,還有QQ群,微信群。都成了關鍵詞的重災區,你會發現你不管在哪,衹要觸及的關鍵詞都是顯示不出來或者發表不出來。習皇帝的文字獄可是很厲害的哦。
特别提醒,网络上不只是知乎,包括新浪博客都有很多重要的文章被封禁,能不能及时保存自己需要的东西……这几乎是一个类似救亡图存的做法了。
尽量保存自己需要的东西。
尽量保存自己需要的东西。
尽量保存自己需要的东西。
你说的这种人有个典型的描述词,“屁股决定脑袋”,因为他是既得利益者,他的脑袋必须为他的利益(屁股)服务,再荒谬的话都可以从他口中说出来。
他们不仅既得利益 而且有几十年如一日的正反馈加成 从小到大都是因为跟党走听党话才能获得现今的成就 自然觉得党的理论都是对的 “我因为信党所以成功”推出“所以党的理论都是正确的”,完全不顾自己的成功是通过剥削迫害底层所得来的,之后还美其名曰“你们不够努力所以被剥削”,他们的一切信仰都是建立在累累白骨的“成功”之上,自然而然得会站在党这边,自然而然得成为社会达尔文主义者,自然而然得会变成反人类的帮凶,自然而然得“必然从一个成功走向另一个成功”
其实新浪是被渗透最厉害的
人的感情也是重要,人往往不会去相信自己不喜欢或不愿相信的东西。换位思考一下,假如换成你,突然天上降下一副天书在你面前,告诉你TG就是宇宙真理,你也还是感情上很难接受吧?比如一个怎么也戒酒解不掉的老酒鬼,给十篇权威的学术文章证明酗酒危害巨大,他可能还是不为所动。这时只要给他一篇告诉他经研究喝酒对于健康利大于弊,酗酒的危害被夸大了,他可能立刻就觉得自己发现真理了。
我觉得不是蠢还是坏。因为他们是体制的受益者,所以对体制给绝大多数人带来的苦难视而不见。比如我的一个国内朋友,在房产民企做高管,名下有市值2000万的几套房子,觉得自己高收入生活吃香喝辣出国旅游比上一代人的生活好太多了,怎么和他辩论摆事实讲道理都没用的,他就觉得国家好共党好。这和国外的留学生小粉红一样的,我就发现出国读研究生粉红比出国读本科的少多了。因为出国留学读本科的(读研的很多是自己供自己)多半都是家里供的,人很容易从自身体验去推断结论,家庭经济好的,你怎么说共党坏,他自己日子过得好是没法被说服的。
14年杜汶泽被罵港獨的時候知乎回答幾乎都是挺他的。那時候知乎整體氛圍偏右的。現在中國哪個論壇風氣還敢偏自由派?
这套受益者逻辑不是他发明的,但是是这个庞大人群都愿意躲进去的思想温柔乡!
不愿意钻出这套逻辑而已。钻出来有啥好处?不小心漏一句,他的职位家庭可能都没了。
图片都有AI审查的
个人最近5年以前的,5年以前!的回答被删除了,整个回答都被删除了。内容不过是评论了一下一个政治倾向测试。
与其说心寒不如说是恐惧,5年前的言论都可以被搜出来干掉,你就不怕周围人举报你什么时候的政治言论么?
之前回答里面的凤凰台纪录片的链接也失效了,你国的局域网连一个安全有保障的数据储存都没有还谈什么?
上周末见了一个学弟准备回国,提及了一些政治他就跟没听到一样自动过滤,蠢人就活该被社会主义铁拳打一顿。
这辈子发现,唯一让不同意的别人听你话的办法就是展示自己的预测能力,如果那个人聪明之后就会甩着尾巴再跟你咨询。
真实
知乎风向转变与国内网络舆情监控有密切关系;从15年爆出“网评员”后,国内网络舆论环境就已经越来越差了;辨别各个平台有无网络统战的重要标准就是看有没有所谓的“共青团中央”官方号入驻;国内网络舆论太差,也是加入这个论坛的原因之一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为中国人的自由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