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品蔥」與「燈塔品蔥」,你想要哪個?

已退出
已邀请:
守法刁民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說得非常好。眞的,說起這個鄙人眞是感觸良多。比起用感情用事的宣洩情緒,用立場和態度去區分敵我,我更喜歡用邏輯和事實、用道理和證據去陳述自己的觀點,毫不忌諱地說我就是統派的一份子,我的觀點就是希望中國能建立起類似美國那樣統一的憲政國家。但我的觀點不是絕對的,祗要是有理有據能夠自圓其說的觀點說服了我,不管是分裂派還是其他派系我都很樂於接受。

退一步,就算相互不能說服彼此,但祗要是用邏輯和事實說明觀點,用道理和證據闡述觀點,各自平和保留自己的觀點,求同存異,這樣的蔥友,不管他是甚麼派系,我都很樂於和他們交流,因為能在和他們交流的過程中彼此都能獲得更多的啟發和感悟,能夠提陞彼此的見識和閱歷,而且對於未來的發展大家都是推演,現在誰能說得清楚誰的觀點就一定是對的呢?就算未來眞的證明誰的觀點錯了,那錯就錯了,立足現實改過來就是了,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豈能苛責求全,而且那些錯誤的經驗不也正是指引著後人正確前進的方向嗎?

我剛來品蔥第二天,就遭到了有觀點和我相左的蔥友發動大字報針對我本人進行的批判,大概意思就是統派違反了姨學在品蔥政治正確的地位(我也是因此第一次知曉和接觸姨學),然後把我等同於小粉紅。針對這樣的荒謬行徑我是不想回應的,在批判無果後,又開始在我的人品上做文章,認為一個統派肯定不可能寫得出這麼高質量的文章,還把墻內的文章搬運到品蔥作為認定我抄襲的證據,先不說其實那幾個不同齣處的賬號都是我的,從邏輯來說一個人抄不抄襲和他的觀點有沒有錯誤兩者之間就沒有任何因果關係,然而卻有其他蔥友看不下去幫我辯護了幾句,馬上那名蔥友又成為了下一個被帶上小粉紅的名號進行大字報批判。從那時起,品蔥的納粹氣氛就不斷醞釀,而最終發展到今天的情況。

品蔥有個別名叫“海外知乎”,這是因為到品蔥來的朋友很多都是因為知乎的言論自由越來越窄才不得已從知乎過來的,而知乎現在雖然的言論氛圍大不如前,但當初那些喜歡知乎氛圍的朋友,不正是因為知乎是一個理性冷靜,用邏輯和事實闡述觀點、用證據和道理分析問題的平台嗎?祗有如此才利於我們發現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也正如此,所以知乎的回答才相對其他社交平台更具有說服力和公信力,知乎理性冷靜、就事論事、客觀中立、公平公正公開的言論精神,對於把品蔥建設為一個高品質的討論平臺而不是一個人人口吐芬芳的納粹糞坑是很有傳承價值的。我也希望這樣的氛圍能一直延續下去,並且成為品蔥的品牌特色。

最後,希望品蔥能去粕存精、承上啟下、繼往開來、越辦越好。
VR46 普通咸鱼,坐等退休
是的,我现在也觉得,品葱有点逐渐走偏,走向为了反共而反共的错误方向。要说明的是几点,首先能来到品葱的基本上不会有那种有枪有炮,或者能翻云覆雨的大人物大能量,在这个基础上一味呼吁用什么手段干翻敌人无异于以卵击石。我还是想再强调一遍不要一口吃成个胖子,现在这个阶段,我们应该做的,能做的,是预判中共的昏招,在它们造成更大麻烦之前先保住自己,就像这次肺炎,相信那些葱友应该没有被中共带到沟里,这就是成功,这就是品葱现阶段应该发挥的作用。不要把品葱定性为一个为了反共而建立的平台,这种目标过于庞大而且收效太不明显,我们应该做的是让它传播那些本应该被人知道,但是却被墙内封锁或者隐瞒的真相或者事实,并且进一步作出应对措施,让那些从这里得到信息的人最终收获正向收益。如果品葱一味的被情绪化的表态或者发言左右,那最后只能成为反向小粉红。情绪的宣泄可以有,但是当情绪宣泄就是一切的时候,那就毫无意义了。
AquaRabbit 啟蒙 正典 人文
I could not agree more.

認識到中共的弊端或者說罪惡,只是一個起點。

我來到品蔥的時間很短。但坦言之,我看到很多渴望中國改變的聲音感到欣喜之餘,也看到部分朋友被情緒驅使,只停留在為“反共”而“反共”的階段。很遺憾,部分朋友雖然深刻認識到了“反共”的必要性,但思想其實並未接受完全的啟蒙,甚至對一些基本的政治概念的理解都有偏差。

我們最終的目的不是為了推翻誰,而是為了人類文明的進步。我看到即使在品蔥,啟蒙依然存在很大的需要。我們在呼喚一個符合自己預期的政治體系,期望他人變得善良的同時,更需要與自己身上的人性惡不斷的戰鬥。

從長遠看,所有文明的進步都是從廣義上的啟蒙開始,啟蒙的普及是從偉大的思想者開始。我們應該有耐心,學習建立自己的理性和思辨能力。思想者和實踐者同樣重要。

我也希望與諸君相約與靈魂。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说得好

现在品葱一些人固执地强调“中国人永远不会反抗,共产党统治永远都能维持现状”。比起研究如何让共产党垮台,似乎他们更大的兴趣在于从无限反刍这些否定语句和负面情绪中获取某种刻奇的满足感。


我还是更喜欢那个在粉红眼中“那里的人冷静得可怕,在认真理性地研究如何打垮共产党”的品葱。
这个楼主说了大段看上去义正严辞的理客中言辞,但仔细看下去就会发现全是空话,屁话。首先,这只是一个论坛,无论是灯塔还是纳粹都跟它不沾边。
其次,来到这里咒骂共产党的人,无论言辞多激烈,我相信都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毕竟共产党是什么屌东西,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不清楚楼主是出于什么目的会声称觉得其中一些人的言辞“极端”到了纳粹的程度。然而在我看来,其至多是无奈愤怒下的情绪宣泄,远远没有达到反人类的程度。
楼主觉得纯粹的情绪宣泄不好,它就真的不好吗?而且谁给你的权力去禁止他人宣泄情绪?看上去理智客观的正义之言真的是被共产党压迫的窒息的人屁民真正需要的吗?说到底这是一个论坛,理论上应该包容共匪走狗以外的任何声音,包括纯粹的发泄。不应该成为一小撮自命清高的理客中的小俱乐部。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说到底,任何光辉目标,需要的都是人的投入。

只是照我个人对历史的理解,中国也好,中华文明也罢,都已经是解体阶段的最末期。

存在之物皆有极限,抢救临死之人的意义终会消失。

中国人也好,中国文化也好,没有任何东西,任何特质,能让我有长期坚持去做点儿的什么的动力。

就以哲学为例,汉语这种语言甚至根本不适合去在哲学意义上进行表达,进行发问,乃至进行论述。别的更多的,更实际的东西,汉语根本做不到的,就不说了。这不是简单的做翻译缺乏对等概念,而是简单两个字“不能”,不能就是不能。就像青蛙虽然能在陆地上活,但就是不能真的离开水。

我对这类话题有点儿兴趣,但绝无动力去做什么汉语的灯塔。

恐惧、迷茫、混乱、绝望,都是末日的正常现象,是本能受到驱动,但理智不足以应付现实的正常表现。

这是内心精神领域的战斗,不是外在的战场,谁都只能自己面对。任何人面对不了的,挑战失败的,注定被上述负面情绪吞噬,通过自己能够到的途径自我毁灭。能挑战成功的,胜利的果实也最多就是保证自己的理性和精神的健全,让人能在最佳精神状态下判断和选择。

绝大多数,只能被领导,只能去追随,只能去盲目,只能去混乱,恐慌是他们寻找和追随领袖的基本动力,也是生命活力所在。把那部分夺走了,他们就死定了。
PanzerVor 好好说话,装甲萌虎。Panzer vor!!!
全世界绝望,我也不会绝望。
如果我自己绝望,第二天早上我没有起来的勇气。
如果我绝望,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因为这是我对自己的道德准则。
sugar From Mainland China 暫退勿念。
本帖引起強烈舒適。說出了我一開始來品蔥感覺到的違和。
火炙维尼寿司 我愛品蔥, 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
纳粹有失败的一天,灯塔有熄灭的一天,我希望看到炮塔品葱,让这个论坛成为民主与自由的坚固堡垒,成为极权主义下守护独立思想的壁垒。
善守且能攻!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愿品葱顶天立地!
十里山路扛麦郎 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抗200斤,十里山路不换肩
我作为一个墙内人士,希望在pincong学习正常国家公民素质。所以我希望pincong是灯塔,而不是吐槽集中营。
真相自由人 当站在你面前的是一群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不惜刺穿所有你珍惜的一切的“人”,你究竟会有多坚强,还能坚持下去。
点赞,不能再认同了


若你为了逃离一个黑暗的谷底而躲到了另外一个同样阴暗的峡谷,
那么你将失去攀上高山的机会,永远都看不见光芒。
worldelite love you zindagi
这样的「灯塔品葱」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没有用。

推动政权变化是现代社会最大的暴力行动之一,需要极其强烈的仇恨才能驱动。培养一批提供思想指引、树立对外形象的精英自然是好事,但是如果一个群体里人人都如此,那恐怕什么政治行动也无法完成。纵观近现代的历史,每一位理性抗争者的背后都离不开数千位敢于动手打砸抢、不知理念为何物的冲动暴徒的支持。如果没有民族之矛的不断袭击,曼德拉恐怕死在牢里也不会得到谈判的机会;如果没有Bhagat Singh往议会里丢炸弹,甘地恐怕也只会被当作Raj「大外宣」的一部分。只有当说普通话的人随时会在香港命丧街头的时候,中共才会真的把你当作谈判对象:这就是所谓的「统战价值」。

因此个人觉得理性讨论固然值得提倡,但是情绪宣泄也不是什么非得避免的事情。这个小站里的人要是个个都当运动领袖恐怕是挤不开的,而聚集的的愤怒与仇恨才是未来真正的资源。
加油,祝福你們都能生活在民主自由且安定的土地上,黎明前的黑暗總是最痛苦絕望的,也許每次的失敗與犧牲不是都沒意義,而是讓人民看見更多的事實,成為人民力量成長的糧食。
UCCMaoist 观察 毛主席万岁!
匪不是持不同政见者,谢绝碰瓷。另外最近已经减少上品葱的频率了,因为作为墙内人,很明显保命更重要,建议不要在这里过度浪费时间。
品新葱 大葱鸭进化————蔥遊兵!
不要做这种事。

在还没有吸引到足够用户的时候,就开始分派别是非常naive的做法。

容易被中共这种大Boss分化打压。

共识越简单越好

不要害怕百家争鸣,我们需要有足够的基本盘,才能够发展壮大。
韭玖久咎 I ain't punk bxxch I don' t give a fxxk
希望大家都能不忘自己的初心,不要被仇恨绝望蒙昧自己的心灵——谨记,我们是希望同胞们过上更好的日子的
miule236236 台灣人不是中國人,沒有義務救中國。大一統不除,中國只能生出中共。
身為台灣人,我受夠了當所謂華人燈塔的感覺。
我只是台灣人。別把自己的期望強壓(寄託)到別人身上。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納粹品蔥」與「燈塔品蔥」,你想要哪個? X

「多元品蔥」與「審查品蔥」,你想要哪個? O
阿斯妙特灵 بیشتر پیازها ترکی هستند
楼主相当于在说审判纳粹战犯的纽伦堡法庭,审判日本军国主义者的东京法庭,审判南斯拉夫战争罪犯的海牙法庭都是纳粹开的?
恕我无法苟同。
不死人什么事也做不好,真当老百姓会箪食壶浆吗
zookk 观察
品葱现在已经是一个极端论坛了,非反共黑屁都不许出现在非水区,我讨论个留学也被转水区,理由还是个人心情抒发,有些人抒发痛恨小粉红的心情怎么不转水区??
rebecca 武器:pincong.rocks/article/14517 说明书:pincong.rocks/article/14649
楼主:我期盼少一些绝望的情绪。

网友A:被你说中了,我对中国已经绝望了,但我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网友B:你还是应该乐观一点

网友A:怎么乐观?吃抗抑郁药吗?我已经吃了三个月了

网友B:增加剂量?

网友A:再增加剂量我就醒不来了

网友B:我介绍你去个论坛,叫品葱,你到那里可能会开心一点

网友A:我就是从品葱上下来的,我发现我越看品葱,越觉得绝望

网友B:照你这么说,香港人更绝望,香港平均每个月大概有80人自杀呢。(https://csrp.hku.hk/statistics/

网友A:不要再说了 我想一个人安静地待一会儿

网友B:或者我建议你去论坛找一个叫rebecca的人,给他发私信,他会解答你对于中国未来的疑问,收费是每千字300元。

网友A:卧槽他这是抢钱啊,滚
习性不改 天朝屁民。品葱理客中。
支持楼主。在品葱大搞政治正确,玩反向共产主义,逢中必反。只会让品葱与党媒无异,毫无理性可言。最终变成一个极端论坛,被全人类集火。
根本原因是在现实中的失意不满需要找个地方宣泄,不管是品葱知乎微博亦或是弹幕,屏幕也是一个面具。
ps:这哪是纳粹品葱啊,有些言论跟恐怖分子没差,真心不觉得是在讨论,只是想宣泄情绪,宣泄情绪不需要理性,爽就够了。
大家都想要灯塔品葱,但自己都是干的纳粹之事。

简而言之:宽以律己,严以待人。

讲实话,在品葱讲道理讲礼貌的性价比太低,性价比高的是来得早的老人,以及不停水文的。
自由freedom 对人不对事
多一些理性,少一些极端。如果你认为理性不能革命成功那么极端同样不能成功。
实际楼主要的是岁静婊pincong,但是pincong的机制使得部分势力获得充分话语权。所以问题不是要哪个,而是机制最终会形成哪个。其次,这个问题不是二元对立,可能二者皆不是。
Catwindin 人不選擇,就是被選擇。
公民品蔥呢。

另一串納粹對比中共的討論文,前提到底為什麼要只設定糟糕選項,以下討論回應還硬要二選一,思考空間方向,令人感到詭異。

無法理解出現對納粹的崇拜和呼求的角度,不管是模糊的假借或是民族尊嚴的依靠。

這應該是少部分蔥油的暫時歪掉的情緒吧?
若真的這樣搞,中國會被世界再厭惡一次。

這世界還有很多選項欸,天啊。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本将军窃以为
矫枉必须过正
所以先纳粹才能后灯塔
在目前阶段
反共不彻底就是彻底不反共
第一點,樓主在這裡泛泛而論宣傳大愛主義。
但是被共和國傷害過的人,能接受你的發言嗎?

第二點,中共入資台灣的時候,如果台灣天真相信了中共的說詞。
韓國魚就上台媚共,今天你看到的台灣就不復存在。
中共太擅長分化和孤立,所以請不可以相信中共的宣傳,
真相品蔥。

無論真相有多麼殘酷,讓一些人的小心臟可能受不了。

共產黨說的全部都是謊言,因而真相及真話,本身就是反共的。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假兩難(推理、論證)(英語:false dilemma),又稱非黑即白(black-or-white)、偽(假)二分法、偽二擇(選)一法、偽兩面法、雙刀法等,是提出少數選項(一般是兩個,但有可能是三個或更多)要人從中擇一,但這些選擇並未涵蓋所有的可能性。非黑即白是一種非形式謬誤。現實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有中間地帶,很多時候中間解是更好的解,因此要人在少數選項中選一個的做法往往涉及假兩難。

非黑即白是基於對排中律的誤用。排中律只適合衡量非此即彼的二元觀念(例如「對與錯」、「真與假」等等),用於其他範疇未必恰當。要破解此類謬誤,可證明除了論證中提出的選項外,還有其他可能。像「你要不就是跟我們一伙的,要不就是與我等為敵的」(You're either with us, or against us)這類的講法在某些情況下,會被視為假兩難或非黑即白的二分法之一例。

有時假兩難是被刻意提出以迫使他人做出選擇的,但其他時候它是因不小心忽略其他可能性而成,而非蓄意造成的。

以上轉自:https://zh.wikipedia.org/zh-tw/%E5%81%87%E5%85%A9%E9%9B%A3%E6%8E%A8%E7%90%86

答樓主:其實,品蔥是一個論壇。
Hakurei_Reimu 社会民主主义
灯 塔 品 葱
品葱显然是自由主义维度的右人在活跃度和数量上更胜一筹
如果不随时加以矫正,从自由到威权甚至纳粹就是一瞬间的事
社群只剩下一种声音的话就离消失不远了
既不自由,也不民主的品葱,和其对立面的东西有什么区别?
革命児 喜欢吃Cos小熊维尼的八板神奈子做的庆丰包子
哪个都不要,品葱就是品葱,是不加任何限定词的品葱。
wugetage 呵呵
標題應該修改吧,什麼納粹品蔥,納粹中共還差不多。另外你無法接受偏激思想很正常,但大多人只是嘴砲發洩而已,品蔥的網站核心就是反共,自然從偏激到保守有不同論點。
Bladedance 憨憨敬礼
看完有微博内味了
我是字我是字我是字我是字我是字
早乙女门土 墙外世界与历史的见习生
这里不过是一个没有恶心的身份认证,讨论环境相对自然一点不用怕赵弹,然后主体人群还是大陆人的社群而已,哪来的这么多历史任务。
laniyakaiya 韭菜生瓷國 越割越發生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的逻辑就是:要么我给你跪着,要么你给我跪着,从来没有平等的观念
https://i.imgur.com/ci6Mj8J.jpg
asig 观察
反正不要白左品葱,哦不黄左品葱,甚至圣母品葱就可以了。
想要纳粹品葱

以这里用户的普遍素养,灯塔至少还有50年,前提还是管理得当。但目前状况基本来说就是另一维度的鹅组。

纳粹品葱意味着整个品葱能形成共同政治诉求,大家有相对统一完整的行动纲领。理论上讲,实现可能性为0。如果机缘巧合转型成功,会推翻诸多对公共空间和社会结构的理论。也可为人类历史一大壮举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