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毒品可以合法化,而严厉禁毒有必要性吗?

窝其实很好奇品葱是否会有接触毒品的人。
窝出生的那个省份毒品非常泛滥,尤其是是城市的交流和乡镇地区,记得大约是十年前,初中的时候火车站附近大街上居然会有人摆地摊买毒品,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每次回乡镇里发现吸各种软毒品的人更多,但是这些毒品可能成瘾性和危害性不如海洛因冰毒,因为很多人都是从中年吸到老年。
在国外接触毒品反而没有那么多,虽然经常可以闻到大麻的味道,然后也尝试过笑气来打气球,也有段时间吃含有大麻碱糖,但是可能因为体质原因,这些都是尝试了几次没了新鲜感后就放弃了。当然,窝后来在美国各个大城市旅游的多了之后,就发现美国的吸毒问题真的是非常严重,巴尔的摩,费城,纽约,洛杉矶,西雅图大量躺在街边的吸毒者,身上全是针孔和伤口。而且听说这些人已经不只是海洛因和冰毒,而是芬太尼或者卡芬太尼这种强力毒品。


你觉得严厉禁毒是有必要的吗?
我来说一下吧,我作为gay试过冰毒。拔牙之后医生开过30片芬太尼。现在在美国经常消费大麻。
如果你是一个极度保守的老顽固就不用往后看了。盲从、道德审判什么的最可恶。

冰毒我认为最好不要碰,虽然在gay圈子很流行,如果真的非常想尝试那一定要很很很很小心,然后要有自控力。
海洛因就更更更更更更更不要碰,虽然我没试过,但是我见到过听到过看到过的基本就是一碰就戒不掉,下场都不太好。
芬太尼那30片吃完之后我再也没碰过,但是我可以理解为什么美国芬太尼会成灾:劲儿上来的时候你会感觉生活很有希望!想象一下你被心仪的大学录取,想象一个你喜欢的男/女孩子答应了你的告白,那种很有希望的感觉。所以滥用芬太尼的人很大程度上是生活比较苦闷的人,找不到出路的人,

“毒品”的背后是人,是一个有感情有大脑和你一样的人,麻烦各位在进行道德判断之前先对这个人和TA的处境有所体会,不要一上来就对用毒品的人大加批判。体会过别人的苦难才会心怀慈悲。这是你对毒品和用毒品的人进行评价和帮助的时候必须要有的大前提。

我认为大麻可以合法化,前提是抽大麻的人本身是一个有自控力的人,就好比喝酒一样。前面有说大麻味道太大的,我只想告诉你大麻有很多种使用方法,譬如用水烟就没有味道。大麻也分很多种,有的会让你睡觉,睡得很好很沉,基本就是安眠药。有的会让你兴奋,你可以看电视打电动很久很久也不困,而且还会很有食欲,吃什么东西都觉得香。总体而言,大麻大多数时候会让人忘掉现实的烦恼,进入一个隔离开的精神世界,少数时候则会让人更抓狂更难过——大麻有点像情绪放大器。

我自己是有抑郁症的,使用大麻之后我可以和自己的潜意识对话,说服并改变自己潜意识的悲观和不快乐,然后想明白很多事情。所以我就理解为什么毒品在英语里叫做”Drug"(药),正式叫法是“精神类药物”,因为它确实可以改变人的精神。太压抑太抑郁的情况下对于改善人的心理状态是有好处的。

不要对人性太乐观,但也不用太悲观。不要把成年人当成婴幼儿来管理!华人社会最大的问题是保守得太严重,严重到不可理喻,听到大麻就如同洪水猛兽,就如同听到同性恋就如同洪水猛兽一样,简直是荒谬。他们大概觉得开放大麻合法化下一步就是海洛因下一步就是社会崩溃。我来告诉你——不会的!

就像你喝了5%的啤酒不等于你下一步就要喝10%的红酒,然后一定会走向50%的茅台,然后就是醉驾然后就是车祸。就好像你今天买了个500块的包包,不等于你明天就会买个1000块的包包,然后就是5000块的LV, 然后就是100000块的爱马仕。。。。。
很多事情没有那么“必然”。如果你日常用用大麻就可以放松了,你何必再去追求更烈性的毒品?麻烦记得大多数人都是有理智的普通人。极度堕落的人确实有,但是你不能把全社会都当做没有任何自制力的婴儿。

而且加州和马萨诸塞州大麻已经合法好几年了,也没见出什么乱子。

记住大麻的背后是人,人不都是无休止的向下堕落的

大麻充其量就是个放松的工具。有时候我工作太忙的时候是不会想到吸大麻的,因为事情太多,大麻会让人判断力降低。可是一到周末,没事做了,吸吸大麻然后找部喜欢的电影看看倒是很不错的享受。我的医生也从没觉得大麻会对我的健康产生什么威胁。

最后:封建卫道士当年一定也对女生应不应该穿不过膝的裙子、性用品商店允不允许开、甚至应不应该全面禁酒等等有过煞有介事的讨论,所以,封建卫道士请去死~!
鸥鹭茫茫 要提高续命水平
如果人民有立法的选择权,我们的思维不应该只局限在个人,也应该考虑到整个国家群体。楼上的思维很多在个人角度,我说一点另一方面的。

每个国家,不管教育几何,就算在欧洲,有最优秀的公民教育体系,你都会发现有乌合之众这个现象,就是大部分人依然有盲目从众,容易随波逐浪,缺乏独立思考与自控的能力。在政治上,有三权分立、宪政、法治去拘束,而避免多数人的暴政,形成精英与人民权力的互相制衡。但比权力更有诱惑性的毒品呢?是靠什么制衡?有没考虑过?毒品如果在民间泛滥开,毒品就能挟持民意,威迫精英一步步的妥协,长期放任自流下去,那么毒品就可以左右整个国家的意志了。美国就是很好的例子,选举的议题是大麻合法化,大麻的成瘾性这里不探讨,但芬太尼、鸦片、吗啡、海洛因、可卡因、冰毒、摇头丸等,有没考虑过。你说其他可以严厉打击,但理想归理想,理想得面对现实妥协,其他毒品在美国也开始泛滥了,你个人自控能力强,不代表其他人的自控也一样强。奥巴马执政时期,将毒品视为可治疗的疾病,实行毒品宽松政策,美国毒品成灾,他绝对负有很大责任。我这里不反对(没成瘾性)大麻合法化,但其他成瘾的毒品,必须严厉打击,该死刑就死刑,绝其形成破窗效应,不能宽恕和让步

中共一直宣传毒品的可怕,但说的大部分都在理的,不能说中共宣传屎难吃,就去反向抵制....中共他宣传禁毒,的确不是把人民的健康放第一位,他主要是为了保政权。多看看世界上的「毒品政权」就懂,他们就是利用比金钱权力更有诱惑性的毒品来起家的一步步的颠覆一个国家的民主体系,到时就非常大概率陷入墨西哥、阿富汗这种动荡的怪圈里,看他们禁毒的努力,与联合全球禁毒的努力,但几十年来都难以翻身,你希望生活在这样的国家里吗

有人说一刀切不好,问题的关键是「比金钱权力更有诱惑性的成瘾毒品你用什么制衡?」法治都放松了,不是一步步吗,泛滥后治理的成本,参考美国,钱都是在人民上来的,你有没考虑过那些没吸毒的人交这么多税是什么感受为什么要为他们买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补充:我是现实主义者,一般是根据所处的环境去考虑问题。

民主自由又不是万能的,有其缺陷,举例现在美国的疫情,为什么比亚洲控制得更差,有人觉得是因为川普,有人觉得是各大洲,但归根究底是体制的问题(小政府),人民自治权更大,结果你看现在美国人在干嘛,能控制住就怪了。欧洲、日本、韩国都是大政府,人民的自律性又强(姨学家说这是奴性,但性格我觉得是一体两面的),疫情就很容易控制了。

回到毒品合法化这个问题,我是把成瘾毒品当病毒一样去看待的,当破窗效应打开后,他的传染性就很容易蔓延开了,自律性强的容易抵挡住,像美国那样的国民性,你再自由点,现在美国毒品泛滥不是摆在面前了吗。你现在想阻止他们吸毒的自由,都非常困难了。

再说到成瘾性毒品这个范畴,得涉及生物学、心理学、病理学等等领域,要界定得清清楚楚,可能得写一本书去论证了。有人举例说禁酒令,说是禁不住的,他们又忽略了之前嗜酒泛滥的原因,如果之前没这么多酒鬼,禁止难度会这么大吗。更何况酒类和许多成瘾毒品的危害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在成瘾性毒品孰重孰轻的考虑上,执政党就应该把人民的健康放在第一位,严厉打击毒品,保证大部分人民健康的时间越长越好,命是不能用成本(钱)这些东西去衡量的。如果人民因为没有成瘾毒品吸,而把考虑人民健康的政府推翻,那是多数人的暴政。

除罪化?看你怎么界定了。当你发现吸成瘾毒品的人,他们很多都参与了制毒、贩毒、融毒资、洗钱、抢劫等(毒枭可以随意控制他们),我知道他们是身不由己的,但这些人你还觉得他们无辜吗。再有他们带了多少毒品,难道都不算罪?怎么界定?我的主张是,深入调查,如果吸毒的,参与了制毒、贩毒、融毒资、洗钱等,就不能除罪化,二罪并罚。如果没参与,才有除罪化的机会。
Pimpla I will catch you on the flip side
一刀切式管理是最傻逼的思维方式,这一点都看不透的就不要出来丢人了

比如,发达国家野生动物的生活状况比中国好很多,因为人家的保护计划是非常科学合理有弹性的,基本上是实施有限捕猎的管理,允许有执照的人定期定点去狩猎,只要捕杀速度低于繁育速度就行。中国呢?一刀切全面禁止,但是现实里又无法完全做到,结果保护动物售价越来越高最后走向灭绝。

毒品管制,地摊经济,全面扶贫等等,全都是一个道理。这么多年了,一碰到问题还是毛腊肉的多快好省那一套,就是不愿意去思考,就是要一刀切

民主社会遇到问题的普遍模式是,先把相关的数据都收集起来,然后请专业人士进行分析,制定出数个解决方案。这还没完,下一步是召集各个利益相关方的代表,根据大家的讨论,挑选出可以保护最多数人利益的方案(或是重新起草)最后再执行

中国解决问题的模式是,强人领导凭感觉大手一挥,就这么干!然后喽啰们一哄而上贯彻到底。正常人肯定会问,领导能在每个领域都是专家吗?领导能读懂每个人的心思吗?领导能够保证大家的利益都不受损吗?当然不能。那为什么领导可以这么做呢?因为有一群“我不管我不管毒品就是要完全禁绝”的傻逼在叫好呢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認為這種事情最好由民間的自發秩序管理,而不是由威權政府一把抓。

在20世紀以前,美國的毒品藥品本來就是由民間自發管制的。有一些清教徒、摩門教徒的社會非常嚴格,有嚴刑峻法禁止濫用成癮性藥物,而且毒販會被民兵槍決。而在人口聚集的城鎮,尤其是自由港,毒品是沒有什麼人管的。想買毒品去藥店就可以買,也不用處方,衹是好心的藥店會告訴購買者濫用成癮性藥物的危害。當然,藥店行業的自我監管機構是不讓賣毒品給成年人的。

那時候的美國,成年人曾經有對自己負責任的能力,明白濫用成癮性藥物是很愚蠢的事情。嗜毒成癮的事情非常少。

19世紀末、20世紀初美國接納了大批費拉移民。這些費拉並不能對自己負責任,或者說並不能管理自己。他們濫用毒品以後缺錢,就行犯罪,因此美國才開始全國禁毒。

由威權政府運用公權力打擊毒品濫用是一個國家德性衰敗的表現。如果不注重保護民間自發秩序、恢復德性,以後難道也要由威權政府來管制在博物館觸摸展品、小童沉迷電遊、成年人每天的麻將時間、大學生上課睡覺、公司僱員上班時玩手機這樣的事情嗎?
其實這種東西比想像中的複雜
你可以看看美國以前的禁酒令
然後一堆私釀酒,並讓產業地下化
酒還是存在,但政府完全沒辦法控制
反而讓黑幫得到鋌而走險的機會
並私賣私釀酒,甚至壯大了黑幫
而且也使得酒這個產品沒辦法擁有讓其他商品一樣
讓每個生產者都有公平競爭的機會
你看看這個情況是不是跟毒品很像?
這問題的重點一直都不是單純的禁止還是不禁止上
而是你禁止要如何禁止
你要開放又要如何開放
總之就是如何管理的問題
這也是為什麼一堆人喊毒品該合法化的原因
不過這種前往未知領域的政策
還是給別國先帶頭就好
他們的配套措施成效真的好的話,再來說
看是要個人限量販賣,還是教育大眾毒品不要混用
又或者要醫師開處方籤之類的
總之別國先
台灣如果要的話,我一定反對
burleigh 好好说话
opioids严格限制,海洛因,methamphetamine和可卡因(尤其是crack)基本没有合法化可能性。这三种对使用者来说可以说是百分百没有什么好下场,社会危害性也很大。
大麻的话,我会说我会非常,非常谨慎。可能可以把他当成像芬太尼在欧洲一样来管理。我最主要的担心就是大麻和schizophrenia的联系,但是我不认为目前的数据能说明这个联系具体有多强,产生的危害又有多严重。但是如果有证据表明大麻和schizophrenia的联系非常强的话,那我是不可能对大麻友好的……。
而且其实大麻的社会危害性也不小,虽然这里面可能有一部分危害,是因为其不合法地位导致的。
至于大麻的医用价值,我觉得,以目前的证据,大概仅适用于palliative场景。进一步研究可以推荐,但现在就说大麻医用价值高,甚至能超过其危害性,我认为是言过其实的……。

不过如果就中国而言,鉴于使用精神药品者不多,民间对使用这些东西的反对意见很大,因此,在中国社会的情景下,严格禁止大部分毒品其实可能是更加能减少伤害的。就像吸烟一样,如果一个地方有大量烟民,那彻底禁烟的成本和收益可能远远不如逐渐通过教育和税收减少吸烟要好。但是如果一个地方本来就没有烟民,那直接彻底禁烟的harm reduction自然是最大的。
(不过以上关于中国现状,我不敢保证,毕竟都是网上言论。而且像我这种好孩子第一次吸大麻居然是在中国……所以其实中国毒品prevalence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好看。)

顺便一个小小的个人经历。在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接触过一个从14岁开始就非常大量吸食大麻,然后后来(具体忘了)又开始接触海洛因和meth之中其中一种(哪一种也忘了)的人。之前多次进出drug and alcohol service,精神病医院(他有一个drug-induced schizophrenia的诊断),社区精神健康服务,以及监狱(每次都是为了钱抢劫)。我为了了解毒品给他生活造成的负担,讨论了一下他每星期毒品的开销,以及钱的来源。当他告诉我他的钱都是政府的各种福利时,我的眼泪差点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因为他光在毒品一项都快要赶上我自己的税前收入了。
当时还是学生,那时一年各种副业加一起也就折合十万多人民币(但是也过了个税起征点),所以对这个人印象特别深刻……。
我贊成毒品除罪化。

為什麼?因為能有效降低吸毒率。

毒品除罪化的中心思想是: 吸毒者不是罪犯,而是病人。
對於罪犯我們要懲治;對於病人我們要治療。吸毒者不是敵人是需要幫助的人。

2000年宣布毒品除罪化的葡萄牙:
吸毒人數從2000年百萬人中1482,下降到2010年116
15-64歲百萬人口中吸毒致死率只有6人(歐盟最低,美國是186)
青少年毒品使用率下降3分之1
毒品犯罪從44%下降到2012年21%

另外毒品除罪化≠販毒無罪,販毒一樣有嚴重的刑罰,但是吸毒者不管持有哪種毒品,法律允許個人持有低於十公克,或可合法持有十天個人用量的毒品,同時它不是除罪就了事,必須配合一系列有效的配套措施,幫助治療吸毒者。比如轉介醫療照護、提供緩解毒癮的藥品美沙酮、消除社會對吸毒者的歧視,比如獎勵企業雇用吸毒者...

以結果而言,有法律政策規劃、完善配套措施的毒品除罪化對於降低吸毒率有卓越的效果,而採取嚴厲打擊手段的國家往往不是事與願違,例如打了50年「毒品戰爭」卻越打越糟的美國,就是雖然降低毒品犯罪但卻後患無窮,例如掃毒演變成政爭私刑的菲律賓。

以葡萄牙的成功例子來說,想掃毒,恐怕第一個要改變的是人們對吸毒的認識。



中文 商周報導
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ategory/154768/post/201807180022/%E4%B8%8A%E7%99%AE%E6%98%AF%E7%A8%AE%E7%97%85%EF%BC%81%E4%BB%96%E6%88%90%E5%8A%9F%E6%89%AD%E8%BD%89%E5%9C%8B%E5%AE%B6%E9%97%87%E9%BB%91%E5%BD%A2%E8%B1%A1
中文 關鍵評論網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75504
英文衛報 英國能從葡萄牙經驗中學到什麼
https://www.theguardian.com/news/2017/dec/05/portugals-radical-drugs-policy-is-working-why-hasnt-the-world-copied-it
英文關鍵字: drug decriminalization 可以找到很多研究報告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这个东西跟香烟和酒精不一样,是一个无论从道德层面还是社会层面都是应当被禁止的,道德层面上这个东西成瘾性远远超出人的控制能力,非自愿吸食都一辈子脱不开,社会层面上这个东西极大的威胁社会稳定

首先怎麼不一樣?
不要說毒品,要說drug,這樣我們就能頭腦清楚一點
大量的毒品品種都只是『極度危險的藥物』而已,他們都曾經(對個別品種如嗎啡,至今都是)是能夠治病或幫人減輕疼痛的藥,所以才叫drug
那這個東西如何和香煙和酒精不一樣,其實是取決於當地文化和法規的
在一個常年禁止大麻的環境,有人持有大麻就好像持有原子彈一樣可怕
但是在一個大麻合法的環境,你甚至能隨意在蛋糕店買到大麻蛋糕,可見大麻也沒比草莓可怕太多
請你想一想,在常年禁止酒精的國家(例如重度伊斯蘭國家、曾經的美國)酒精是不是也像大麻一樣可怕?
一個在那樣的國家長大的人,理所當然的就會覺得酗酒是可怕的、天理不容的。因為在他的國家可能只有罪犯才會酗酒,往往更大的罪犯會不介意犯一些小罪,而良民不論是出於信仰還是道德都是不會喝酒的。所以酒鬼就是極大的威脅社會穩定,他就會用你看毒蟲的眼神看酒鬼
所以酒精和大麻的區別僅僅在於是不是合法而已。法律是人定的,你想讓他們合法他們就可以合法,不然也可以不合法
但是物質本身的特性不是人定的,也不會因為人的法律就被改變
所以讓我們討論下一步,就是物質上菸酒是不是和毒品有差
事實:美國軍人在越南戰爭時大量吸毒
事實2:這群美國軍人回國以後,並沒聽說美國本土戒毒所都被塞滿了,也沒聽說特別多毒蟲鬧事
的確有老鼠實驗證明了,如果老鼠有了充分的娛樂(玩具、老鼠同伴……)就不容易對毒品成癮,但是當老鼠精神上得不到滿足時就很容易依賴毒品
而老鼠雖然不是人,但是很接近
一個人會不會吸毒成癮很可能和他的心理狀況有關,這部分科學還在研究中,但至少不是『非自願也會一輩子脫不開』那麼簡單就能斷定的
而且一直有『尼古丁依賴性超過大麻』的說法,這個說法有人說是假的,是毒品合法派打出的假新聞,也有人說是真的,是菸草公司作假讓你以為大麻比較可怕。不論如何,存在這個說法,我們沒做過類似研究的人也很難斷定是不是大麻真的比尼古丁可怕很多
最後是社會上會不會威脅穩定
還是這句話,因為毒品是被禁止的,所以販毒買毒的人都是非法操作,所以膽子小的良民是不會成為毒販的。反而是那些已經犯了很多罪的人更容易成為毒販,因為他們已經不怕這一條罪了。毒蟲也是同理,結果上就是他們威脅了社會穩定。但如果毒品是合法的,那合法良民也可以經營毒品生意或使用毒品,他們除了吸毒以外未必會做什麼違法亂紀的事,那就不會威脅社會穩定了

所以我的結論是『毒品和菸酒是一樣的』
我不是說應該禁止菸酒或應該合法化毒品,但我說兩者應該同等對待
然後我支持大學校區內禁酒
ms8674380 宪政优越性来自于二战后秩序。
我支持个人使用精神药品,但反对精神药品滥用合法化。

我个人没用过毒品,但咖啡成瘾,写论文的时候一般一天4-6杯。不喝咖啡的时候,我靠运动排解。不喝咖啡会焦虑和抑郁。

我主要从三个方面考虑的,个人工作效率、社会福利和公共选择方面。

个人角度,我在学习博弈论和新古典主义时,会遇到很多Functions。我在不喝咖啡时,经常看不懂;喝了咖啡有所改善。而且喝完咖啡之后,阅读速度是有提高的,同时表达效率和用词精炼程度明显提高。由此,从精神兴奋作用可以推广到精神药品。我估计当下的数学技术和哲学研究的抽象程度导致研究人员伏案工作需要借助精神药品。但是大量喝咖啡之后,会有心悸问题。我通常通过运动改善。

上面从个人角度的福利最大化,并不一定导致公共福利的最大化。精神药品的大量使用其实是增加了公共医疗支出的。而且,医疗人员在培训过程中也可能使用精神药品,因此精神药品在社会层面产生的公共医疗支出的效应是叠加的。也就是说个人福利的最大化其实导致了公共福利的削减。

因此,精神药品的正当性是不明确的。我个人倾向于否定正当性。因为我认为当个人工作压力过大,需要精神药品排解时,其实是社会制度出了问题,导致分配差距过大,(不知道这是不是马老爷子的异化)因此对社会福利产生了负向效应。

总之,精神药品在个人层面上,使用是合理的;但在社会层面,可能是社会制度出了问题。

因此我的观点是,滥用精神药品有限处罚,且滥用精神药品应该强制心理治疗。对精神药品滥用患者以关怀为主。同时把精神药品滥用作为社会健康程度的反馈信号。禁止精神药品虽然可能导致患者被污名化,但强制禁止也会增加行政执法成本,倒不失为一种有效的信息反馈机制。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把毒品和香烟混为一谈肯定是不对的,因为香烟不会致幻。如果有人吸毒以后不好好呆在家里那还挺可怕的。
当然你们肯定会说酒精也有类似问题,但毒品并没有成为社会文化中的必需品。
这里就带来一个重大区别:因为社会已经高度依赖酒精,所以成熟的社会——共产党统治的地区当然不算成熟社会——也就衍生出了应对滥用酒精的一整套法律。当然如果你要说:我们要把大麻和摇头丸也变成社会必需品然后搞出一整套法律来,那也不是不行,我只能说我不喜欢这么多条条框框。
当然,你要是喜欢,那是你的自由。
所以最好的办法绝不是在这种问题上强硬站队,而是用不同的法律把不同的人区隔开来。支持毒品合法化的人往往会提到美国历史上的禁酒令,但他们往往忽略了禁酒令是联邦法律,如果美国当初愿意把这种权力下放到地方,那么某些地区的禁酒未必就不成。
所以对于这种双方都有理的问题,该反对的不是任何一方,而是大一统框架下的武断法律。无论大一统帝国支持禁毒还是毒品合法化都是错的,它自己天然就是错误。
Morty君 00後自由職業者
我認同性交易合法化、大麻合法化、賭博合法化的原因很簡單,在理想、沒有衍生問題的情況下,它們都是沒有任何危害、你情我願、適當人類天性的事物,不應該限制和嚴格打壓,政府甚至應該鼓勵和立法保護。西方發達國家有的國家已經有合法妓院且性交易合法化,人應該拋棄陳舊腐朽的觀念,正視自己的慾望,性從來就不是羞恥的東西,應該大膽主動談性。我實在想不明白你情我願、規範化的性交易有什麼危害,花錢買服務,只要做好管控,比如政府開辦合法妓院,不要讓性病傳播、仙人跳就好了。很多女性會反感婚後丈夫偷偷去嫖妓,但是我認為如果做好安全措施不傳播性病,不影響家庭,不影響正常生活,這種行為有什麼好苛責的呢,這和渴了在路上買瓶水有什麼區別?何必把他們看得像殺人犯一樣,好像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情一樣。性慾不是可恥的事情,男女都一樣。當然我這種思想過度開放,可能很多人無法接受。很多國家和地區(比如美國的部分州),是大麻合法化的,我認為大麻作為一種毒性很輕的毒品,不應該被這樣對待。同理我認為賭博沒問題。澳門、拉斯維加斯多好?有變成地獄之城嗎?黃賭毒不是洪水猛獸,更不是所謂的資本主義制度腐朽思想、享樂主義產物,合理對待,勇敢面對,比把它們當洪水猛獸更好,開放合法的妓院、賭場,開放毒量輕微幾乎不會對人體有什麼危害的毒品,我覺得沒有任何壞處。我認同和支持一切不危害他人和社會前提下的愛好和行為。
Pullthetrigger 愚蠢是原罪
大麻成瘾和危害性的报告模型远比烟草和酒精少,而且大麻所带来的社会危害也远超过烟草和酒精:接触烟草酒精的人群很低概率会接触毒贩,但是大麻圈子内部就有现成的毒贩在活动。

什么所谓大麻合法可以打压毒贩利润空间以致消灭一部分贩毒的屁话,简直就是自欺欺人。毒贩子赚钱少了,难道会改邪归正转行去教书育人?他们几乎全部会转做更加暴利的冰和粉或者涉足其它领域,打破脆弱的黑色地带的势力平衡,一句话:把毒贩逼进死路能他妈有什么好事?何况是由政府出面抢地下蛇鼠的饭碗,简直不能再蠢。

从加拿大宣布大麻合法的当天开始,毒驾肇事就没停过,甚至宣布的当天夜里就有抽大了撞死的。某个知名加拿大留学生论坛曾经还有个摇头版,买卖“叶子”简直就像买个外卖一样简单,但是他们就不碰其他的么?别逗了,上面没有溜过冰的比葱上的粉蛆还少。
Virosa 光复南粤 时代革命
恕我直言,所有堅持毒品不能合法化的言論都是小孩子式的斗氣而已。這些人除了『我覺得』、『我以為』、和訴諸道德外說不出任何理由,從根本上缺乏理據支撐。

很多人誤以為毒品合法化的理由是自由,這是巨大的誤區。毒品合法化的理由是防治。拒絕合法化的人往往沉醉與只要打擊夠狠就可以讓毒品消聲匿跡的幻覺中卻無法面對各國多年來這一嘗試的慘敗。你可以然毒品一直非法,但你永遠無法靠這個杜絕吸毒的人。想法毒品入罪只會讓其價格飛漲從而引誘人挺而走險,並讓吸毒者一旦開始就不再可能重返社會並面臨高額的吸毒支出,進而提高犯罪的可能。毒品合法化並不等於市場化。

下面說的是毒品如何合法化

1.大麻等低成癮性毒品規範化開放市場。原因有二。一是研究表面大麻成癮性和危害性皆不如香菸,社會危害性不如酒精。因此從法律的統一性上和經濟效益上都應該以菸酒為參照。二是因為禁止低濃度的成癮品會導致高濃度的使用量上升。很多人認為合法化大麻會導致人去接觸硬性毒品,這種觀念是缺乏數據支撐而僅僅來自於吸食硬毒品的人都吸食過大麻這種逸想。作為對比的則是歷史上多次多地的禁酒禁菸令。這些禁令均不同程度地降低了啤酒和香菸的消費且增加了雪茄和烈酒的使用。正視這一規律,則輕毒品需要合法化。

2.硬性毒品成點免費提供。毒品價格並非來源與成本,而是非法的定性。其帶來的治安問題也更多來自高成癮性和高價的合力,而不是其有限的致幻性。這種管制注射點模式(supervised injection site)已經在瑞士大規模推廣並且成功顯著減少毒品使用率以及相關犯罪和血液疾病傳播。原理也十分簡單:徹底消滅硬性毒品的利潤和消費成本,同時隔離毒品生效期間的不可控反應,斷開疾病傳染渠道。(認為免費會導致無限量使用的請學習基礎的經濟原理)毒癮得到解決的吸毒者與常人無意異,可以正常工作而不是寄生社會,毒品的危害也因此降低至單純的個人健康問題。

以上
雷公太极 ? 太极雷雷反党反社会,辱骂毛主席,辱骂习主席。但是就是打不过徐晓冬。。。
个人感觉毒品该禁还是得禁止,那些说毒品如果不禁止的话,对社会的危害就会小得多的人,我就问一句,你毒品刚产生的时候,也没禁止,为啥当时对社会也造成那么大的影响。别的地方不说,中国毒品开始于雍正朝,兴起于嘉庆朝,对道光时期的国力衰微有直接的责任,那会也没禁止,对社会似乎伤害也很大呀。所以毒品如果不严禁,或许对国家对个人的伤害会小这是伪命题。

但是禁毒也不能就延续现在这个模式,正如我上面说的,中国的毒品开始于雍正朝,但是雍正朝和乾隆朝却没被毒品拖垮,嘉庆朝后期毒品问题就开始严重了,直到道光时期,毒品成了中国社会的最大毒瘤。那为啥毒品在雍正和乾隆朝没有造成那么大伤害?个人觉得是那个时候社会给人希望,人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奋斗,获得美好生活。在这种奋斗管用的时候,为啥要吸毒自毁前程呢?而道光朝基本阶级固化了,辛勤工作不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这时候就会用毒品麻醉自己,反正都这样了,不如爽一会是一会,而且这种情绪会感染,这就是他们说的不是吸毒以后男盗女娼,是吸毒之前就男盗女娼。本质还是看不到未来的希望,所以爽一会,是一会。中国和美国之所以会毒品泛滥其实本质都是这个原因。中国因为红二代把持国家,而且连社会的监督都不完全,红二代可以为所欲为,所以阶级固化只会更加严重,于是毒品泛滥确实会越来越严重,人们苦闷,去发泄会被小粉红骂,吸毒没人管,还比发泄的更爽,它必然得吸。所以可以预见,因为小粉红的搅混水,中国在未来经济会越来越差,毒品会越来越猖獗。美国的毒品泛滥是以社区为单位的,这些社区教学质量差,穷人基本也就固化到那里了,他们在某种意义上和中国人是一样的悲惨,这些人也只能靠毒品来爽了。所以美国的毒品泛滥程度是分区的,富人区一般不会有这个问题。
brfee Freedom Number 1
谈谈加拿大。

加拿大仅仅是大麻合法化了,其他致瘾性毒品仍然是法律禁止的。

大麻本身没有什么很大的至瘾性。

这个要结合实际国情去处理,像葡萄牙早年并非奉行毒品合法化,而是说将吸毒当作是健康问题处置,而贩毒仍然违法。

这样大大降低了吸毒率和贩毒率,这是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而操作的一项政策。

毒品的问题在于让常人无法正常生活工作,任何社会对于这个都应该需要明令禁止的。目前比较前卫的有通过设置毒品为个人健康问题来达到温和化这样一个恶性事件,但实际上吸食毒品危害还是很大的。

我个人反对毒品,但是对于温和性的不致瘾娱乐性narcotics持乐观态度。没事可以抽抽大麻 weed之类的,如果对你有舒缓压力的帮助话。但是其他的像是海洛因、冰毒之类的是需要严令禁止的。
这个东西跟香烟和酒精不一样,是一个无论从道德层面还是社会层面都是应当被禁止的,道德层面上这个东西成瘾性远远超出人的控制能力,非自愿吸食都一辈子脱不开,社会层面上这个东西极大的威胁社会稳定
ul6ejp3gbp6 路過的大叔
抽過大麻而已,覺得可以開放醫療用大麻或者有限度的開放。
沒什麼生理成癮性,我抽了一小段時間後懶得再繼續買,身體、心裡都感覺不出任何戒斷症狀。
且我個人背部有舊傷,有時發作會讓肩、頸、背的肌肉都僵硬疼痛,甚至很難入睡的程度。
當下有趁機試試大麻的效用,發現效果的確是不錯,還蠻能夠鎮靜放鬆跟幫助入睡。
Mandoza1336 一個便當不夠,可以吃兩個啊。
從來沒有。

話說合法化和除罪化是兩件事情喔,建議要先理解一下。

如果說毒品合法化,那目前大多數的國家都是將大麻合法化,並且有特定的販賣方式。然而,僅限於大麻,其他的例如甲基安非他命,古柯鹼....等毒品並沒有合法化。

除罪化是指不會對毒品吸食者進行刑事上的控訴,而是只會進行強制勒戒等處理。毒品吸食者除罪化我是支持的,但運輸、製造跟販賣都要好好處理。
网络 新注册用户
我觉得题主说的对,的确对于大麻而言还是合法化的好,现在听大麻就像听到一个“杀人犯”一样可怕,有时候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真的很不好,自制力是必须有的,如果没有自制力干什么都会上瘾,比如睡觉也会上瘾啊,但是在晚上睡觉就不会有人说什么,要在对的时间干正确的事啊,吸食大麻啥时候才会天时地利人和呢?就像睡觉一样。我现在还在喝抗焦虑的药,说实话有点想尝试大麻,但是在国内,实在不敢,被家人发现就遭了,唉,感觉国内说话好危险,说不定我会因为说这话而被警方传唤。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真的不是好东西,但禁太厉害又很损害自由,我倒觉得宽泛的说,只要不危害别人的,都应该允许,也就是说,允许自杀,你要死虽然你家人难受,但你去死好了,如果自杀失败,政府机构救你。

抽烟,只要你不在公共场合,酗酒,只要你不家暴,然后发酒疯。

吸毒我觉得也差不多,你要自己得病早死,那是你自己的事,但因为为了买毒品而伤害他人就不行了。反之如果不禁毒,毒品也不会这么贵,就是一种普通的植物。

这就类似美墨边境墙,没有墙,也不会有那么多偷渡客死于非命,有了墙就间接害死了他们。
geoexe 那些早已经压迫到只能住实际贫民窟,把垃圾公寓小套间当成所谓“房子”,甚至在此之上对红农压榨70年租期套间价格几何膨胀还满心欢喜若狂地夸赞、炫耀,将自己全生命收入总和更甚之把自己余下生命总和投入大红农公社标准监牢套间还觉得光荣的走狗们可以烧了。
不能合法,合法就是对全人类的污蔑,原因就是因为大红农政权就是最大的毒品。
钦定军队经商 ? 反共就是爱国
當然不可以,色情業和賭博業可以有效合法管理,社會問題可以限制在一個區域內,也有益國家稅收,但毒品卻直接傷害人類精神健康,當年為什麼共匪專賣鴉片給國統區,就是為了毒害國統區人民,使社會繼續腐敗墮落卻自己獲利。
担麦人吃包子 当西方各国认为意识形态比国家利益还重要时,才真正值得我尊重
品葱能不能有点底线?反共可以,但不要把毒品这种全人类的公敌都默认合法化
带钢丝的韭菜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这里有相似问题,且我认为我的回答同样可以用来解答现在这个问题:

中国政府在禁毒方面是不是为数不多的好事? - 回复 by @带钢丝的韭菜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194057

对毒品是否应该被严厉禁止、以及接触毒品的后果,大致在原文后半部分。
虽然我从没直接接触过毒品、以后也不会。
待定。
只能说待定。
看到上述体验过的人说法各不一致,只能说本人都没有试过,只能让以后有了理性探讨的环境再表达了。
ROCCANTON 新注册用户 Cantonese
我個人是堅決反對的,吸毒對人,不管是生理還是精神上都是不可逆的傷害,毒品和香烟不一樣。
抽过好多次大麻,反正也不成瘾,有的品种会很兴奋,有的品种抽完就呼呼大睡。说实话我个人感觉抽大麻比喝酒相对更健康一些,而且大麻本身也不会成瘾。

所以我只支持大麻有限度的合法化。主要是大麻是引导性毒品,人要是没有自制力的话,喜欢不断挑战刺激感,就会沿着大麻-LSD-冰毒-海洛因的路径一步步走向毒品深渊。
姬野星奏 自由意志主義者 支持無政府資本主義 奧派觀點
从看待毒品的角度,我就发现有些人真是支性不浅,受够了共产党的荼毒来品葱发表观点恶心人,毒品和香烟本质上没有区别,甚至大麻的危害程度低于香烟,一口直接把所有毒品打死,这不是中共宣传后留下的后遗症?要禁毒我没意见,那把香烟也禁了,二手烟的危害和对空气的污染远比毒品对个人的危害大,只是因为香烟已经被大家所接受了,而毒品类似药用大麻这种一直因为名称和宣传没被大家所接受而已,自己不去考证一下来这里指点江山?
Hermione When injustice becomes law, resistance becomes duty 當不義成為法律,反抗就是義務
在外國試過在音樂會後臺跟樂隊吸大麻,自己沒有特別的感覺,就是比平時relax及愉悅,然後回家時同行的朋友(不知道後臺發生什麽事)說我不斷地傻笑。
当你有个每天抽3包烟,肺部有问题且不戒烟的爹时,你就知道大麻的好了
毒品是个有意思的概念。中文语境下的毒品根本就是伪概念。论毒性,长期吸烟喝酒比大麻更有害。

我个人是一年大概使用两三次高纯度的MDMA,大麻一个月两三次,亲测对腰疼和失眠很有效,蘑菇会偶尔开车去阿姆斯特丹吃,吃完之后感觉可以获得灵魂层面的放松,DMT也很推荐,仿佛可以穿越。

我个人比较喜欢的都是所谓的psychedelics,我觉得这一类型的药不应该被禁止。MDMA还是一种实验性的抗抑郁药。大麻镇痛也很有效,特别是偏头痛欲裂的时候。

对于所谓的hard drugs,例如冰毒海洛因可卡因,我认为应该去罪化,但是不完全合法,毕竟这类药物的成瘾性比上述psychedelics,MDMA和大麻严重得多。
看来品葱上还是有很多支性不改的人,不讲逻辑,在毒品这个问题上表现得淋漓尽致,竟然从道德方面评价一件事物的好坏而不从实际的利弊出发。
knowledge 强汉弱支
中国的确时受过太多鸦片的苦,所以对毒品有很强的敏感性,其实严格划分的香烟也是一种危害性很大的毒品,戒烟和戒毒的过程也差不多。中国利润最高的公司就是中国烟草不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么。中国对于自己能掌握的东西就认定他时合法化的,例如,现在对电子烟的打压,电子烟的危害明明小于传统烟,但在中国却受到很多打压,不觉得可笑么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我覺得植物源或植物性的還可以,如迷幻蘑菇magic mushroom,草weed,從地上長出來的,純天然,非合成


化學實驗室合成就不好了,如冰,Ketamine,安非他命,Heroin,芬太尼,卡芬太尼
問心 路過的閒人
堅決反對毒品,不只一般認定的毒品,就連煙草也必須禁止,尼古丁對人類是慢性毒藥,每年因此罹癌和死亡的人不計其數,那點經濟效益相對於付出的社會成本根本不夠彌補。
只接触过合法精神活性物质的滥用者,比如槟榔,酒精,烟草,而且他们已经产生严重的生理依赖。某熟人因为烟瘾,长途出行只能选择绿皮火车,飞机和高铁是万万坐不得的。我认识的一个行业精英,因为常年饮酒导致外周神经炎,四十多岁被迫转行。我身边那几个嚼槟榔的年轻人,只有一个因为经济压力后来成功戒掉了的,那也已经严重损伤了他的颜值和口腔健康。

像这种东西,其实社会危害性一点都不小,大陆政府却几乎不管制,背后还是巨大的经济利益。
水浅茶清 从品葱到新品葱
合法才能监管,打击必然泛滥。
看看1930s美国的禁酒令,倒霉的是酒厂和警察,肥的是黑社会。
推广吸毒合法化,指定地点,限量,限类别,实名制,重税以补贴禁毒、戒毒。
烟草它就是毒品,你吸吗啡,麻醉神经中枢,然后成瘾。换成吸食尼古丁,麻醉神经中枢,然后成瘾,是相同的情况。

以下摘自wiki“尼古丁”条目:

对中枢神经系统
尼古丁可与烟碱型乙酰胆碱受体结合,强度比乙酰胆碱更好,因此等效于增加了神经递质的量,脑中奖励中心的神经元分泌的多巴胺增加,产生幸福感和放松感,最后可能会因吸食而有成瘾的现象。而且,尼古丁和乙酰胆碱受体还结合得特别紧,不像乙酰胆碱那样很快被清除掉,它的半减期长达2小时,而乙酰胆碱的半减期仅为1分钟左右。在吸烟者的神经细胞上,乙酰胆碱受体的数量要比一般人多得多,大部分被尼古丁相结合,剩下的与乙酰胆碱结合的受体数量才和一般人的差不多。

烟草燃烧产生的烟中包含了单胺氧化酶抑制剂(Monoamine oxidase inhibitor),单胺氧化酶会分解单胺类神经传递物、多巴胺、正肾上腺素和血清素。

透过吸烟长期暴露于尼古丁中的人,尼古丁会正向调节小脑和脑干中α4β2尼古丁乙酰胆碱受体[10][11]。
矫枉必须过正 毛病不改,积恶成习!
标题实在太有误导性了,毒品分很多种,只能每一种每一种的谈,不能笼统的谈论合法化。
论危害性和成瘾性,其实大麻还不如香烟。为什么香烟不列入毒品,无非是吸的人太多了。
没有尝试过,现在和将来更不会去尝试。
毒品就不能合法化。包括很多在美国、加拿大的人推崇的软毒品也就是大麻,也不能合法化。
女性想穿短裙就穿,性用品店也是一直都开着,酒吧也没见被禁止。仅仅因为我反对将大麻合法化,就把我说成是封建卫道士,可能是心瘾太重了吧。
liying910 沒有自由的生活就像沒有精神的身體。
沒有,不应该合法化,因为沾染毒品,对自己和他人都是一种危害。
KingSager 自由不死,暴政必亡
朋友去大麻合法的州买过大麻饼干,他吃完然后跟我们一起去吃火锅,期间食欲大增,而且笑点很低,就是随便什么笑话他都觉得特别好笑
TheJamesD 灰名单
只有弱智才会这么想。柯震东吸了一口,全体粉红就问他真不知道辑毒的JC多可怜(你们都没见过缉毒的JC在车上霸座的时候怎么疯狂)。
本身就应该正常管理,而不是天天道德绑架。在中国,票贩子很多,比如一场周杰伦演唱会都有歌迷为了抢票打起来的。所以以后不能听歌了???
shijiaqing 某中学物理老师(非本人)
我觉得中国目前的毒品制度还行,也就是贩毒有罪,吸毒只是一般违法
软毒品比如大麻可以合法化,这些是人可以用意志选择的。
其它的如海洛因等必须禁止,因为人接触了就没有意志能选择不再接触。
更好的中国 新注册用户 相信CN一定会更好
应该严格禁毒。自由应该是理性的人做出的选择。如果一个人吸毒上瘾,对于毒品的欲望超过了其他情感或者理性,他的自由就丧失了。
易亚孔 新注册用户 痘痘
毒品不仅能让人上瘾,还能让人产生幻觉,已至于伤害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同时还需要大量的金钱来支撑。所以怎么能让他合法化?害人害己的玩意。
forger 灰名单 forger
胡建侨领,都是贩卖这个的,回头忽悠老外去接货的,给大陆送人质。。。。。。。。
中共是邪教 刁大犬扛麦宽衣,修宪必入地狱
必须禁止,大麻可以商榷,但是冰毒海洛因之类的,必须重判,严格执行
记得大约是十年前,初中的时候火车站附近大街上居然会有人摆地摊买毒品


大陸?我沒見過,我指廣深,包括廣州的小站
mhbkq466 北地有兽名曰支共,体若瓷,乳甚滑,触之滚地撒泼不已,弃之嚎即止,啖民血肉,为祸八方,害畜矣。
毒品合法化 → 滥用者,无自制力者被淘汰/有自制力者幸存
横竖都不亏啊
        迪迦奥特曼有过一集,有个怪物会释放迷药,会让所有人都陷入幻境,欲仙欲死,而奥特曼是不能干预人类选择的,有人告诉迪迦,你不是奥特曼,你是人类啊,作为人类是可以的。迪迦把怪兽打死了,迪迦奥特曼做的对不对啊?
支持毒品合法与否以此看你认为人是群体动物还是个体动物
这里合法化的定义是政府完全支持,毒品不抽税就像一般商品来对待

如果人类作为一群族群动物吸毒显然是百害无一利,最大的原因就是加剧严重流失,大清积弱不振很大的原因就是鸦片导致。旅游怎么比得上毒品,长期下来减少体积下降,消费欲望下降的恶性循环,社会迟早土崩瓦解。

如果人类作为个体动物,你每天996赚钱的最终目的还不为了为了享乐,人生就是无聊跟痛苦之间不断循环,只有偶尔能得到短暂的快乐。而毒品就像外挂一样直接把纯粹的快乐给你而且作为个体本来就没有为民族,国家做贡献的义务,自己怎么爽怎么活。

很多科幻作品出现过的造梦装置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梦境理当神,如果哪一天这种机器真的发明出来是该禁止还是合法?黑客帝国里蓝色药丸跟红色药丸的辩论就是毒品合法化的辩论
中国登记的吸毒人员的降低,主要是因为死掉和逃出国外而不是因为三年不复吸。
所以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有人会鼓吹毒品合法化。
血薇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不支持,毒品合法化带来的社会消极代价太大。毒贩趋之若鹜,未成年人没有判断能力吸毒等等
芬太尼在中国可不是毒品,前几天中国外交部还以这个为由包庇在美国被定罪的大毒枭张建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强烈反对大规模的毒品合法化,同时也反对对毒品上瘾者采取强硬措施,禁毒应该本着人道主义,对难以戒断的毒瘾者,由国家提供管控药品和医疗保障,逐步使其摆脱毒品控制,而不是依靠同监狱类似的戒毒所强行戒断。
自由的权利应当止于他人的鼻尖,自由的前提是不能伤害他人 ,毒品不同与烟酒有着极大的危害和成瘾性,这非常容易让毒品上瘾者陷与暴力犯罪和贫穷的漩涡中。市场的自由调节不是万能的,对这类危害性极大的行业,如不进行管控会极大威胁社会的安定。
对毒品管控的宣传必须坚持零容忍的原则,对毒品买卖的从业者可以本着人道主义不判重刑,但因此而生的暴力犯罪必须严管,宣传上也必须到位,否则极易让对毒品不了解者因吸毒身入陷阱。
毒品泛滥威胁着一个国家的根本,毒品形成的利益集团让法治与宪政遭受极大威胁,对毒品贸易的宽容会让民众丧失对自己生活的把握,一个毒品上瘾者会因失去毒品对脑内的刺激而痛不欲生,毒品刺激让人失去对多姿多彩生活的感受,对自己行为的掌握,这动摇了民主的根本。
这本质上是一个哲学问题,个人──公民。

个人吸毒当然是个人自由,但是吸毒的个人是否还能算作社会的公民,甚至意识不清精神失常的人类是否还可以算作自然人。

这都是哲学问题。

至于其他的经济因素社会因素,我看大家都站在统治者角度去思考问题。。。

国家经济流失之类的。。。。。。

算了
应当禁止。如果可以随意买到毒品。就可以很轻易的给他人下毒,做精神控制。

餐馆可以下到饭菜里,食品厂可以偷偷添加进食品里,不知情的人买后上瘾,就不断的去消费。

甚至工厂可以偷偷添加进食堂,控制你不断想来上班996。

所以我反对毒品合法化。
当然应该合法化 ,吸不吸是个人的自由,谁也不能干涉
蒂娜认为,得禁毒,但是毒品必须得是那种成瘾性很强,致幻性很高的毒品。第一是破坏社会稳定,如果没有持续的毒品供应,那就会出现问题。第二就是破坏社会安全。先不谈功利主义,就先谈谈民主。我不认为不给吸毒者投票权利是可以被正当化的。因为蒂娜认为所有投票的人应该有一个“理性”的原则,这样才能让民主发挥作用。蒂娜指的“理性”就是每个人为自己的利益考虑。比如为什么有些地方搞不成民主,就是因为所有人都不为自己考虑,而是考虑这些虚无缥缈的神。一个贫穷的人如果沾上毒瘾,那他的利益多半是被毒品绑架了。他思考的并不是哪个领袖能让我的生活更好,带领国家走到未来,而是哪个领袖能给我带来更多毒品。虽然毒品带来的快乐也算是利益的一种,但是毒品对他们来说更像是一种负担了。再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如果学生投票,选出的校长一定是让他们疯玩的,因为学生并不是“理性”考虑。他们思考的并不是如何让自己未来更好,而是让自己更开心,是一个道理。

当然我这个想法是想法,现实中不应该执行,因为设计是理性的,人是感性的,理性的设计不考虑人的感性,但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系统
嫌现实生活烂才去涉毒的现实生活只能越来越烂,放任毒品合法只能是越来越多的人去碰毒品(涉毒人员影响社会财富生产,毒品工厂和毒贩戒毒所疗养院这些确实能提供就业岗但没生产和促进实际财富增长,但需要更多货币交易,经济会越来越差,经济越差越多人生活无望去碰毒然后陷入恶性循环)。
对个体人来说毒品正当化也不好,软毒品也不行。所以禁毒不能只靠恐吓和严刑峻法,要让人了解毒品的作用危害
Bricker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https://i.imgur.com/cV6vOHi.png
okamiyu 魔法使いです!大賢者を目指しています!
有。
为什么,因为这东西不仅仅是对你个人的健康有害,那ddv农药比毒品还有毒你见过有人禁止农药吗。你想死就去死,那是你的生命如何堕落那是你的自由。
而毒品的危害就在于,他发作以后人的理性就很难维持,会危害到其他人。一个瘾君子当他得不到毒资,他就很有可能去抢劫。有些卖毒品的为了盈利而诱骗无知的青少年吸毒,这才是最可恶的。虽然其他上瘾的比如烟草和酒精一样有这种属性,但是那些东西和毒品带来的禁断症状简直是无法比的,会让更多的人铤而走险。
这个社会判断自由的标准就是不要给别人填麻烦,只要做到这一点,即使你吸毒,真的你就吸呗,只要那是你的钱,你吸毒不给别人填麻烦,即使你因此英年早逝那也是你的选择。
在中国这个公共场合禁止吸烟都做不到的国家就不要谈什么大麻合法甚至更强的毒品合法了

我不想我在餐厅吃个饭边上还有几个人在吸毒
kill_ccp 黑名单
已隐藏
同事在客廳抽大麻,經過旁邊的時候不小心吸了二手煙。因為覺得味道很臭跑掉,結果晚上睡覺一直盜汗頭暈,超級不舒服。
今日來看蛤 陸軍尼格時刻
抽過大麻,有一定的暈頭性,下半身會比較放鬆。不推薦抽後開車
随机预言家 我摆下一摊民主,一摊自由。你,为什么用坦克压我?
没试过,倒是想尝试大麻,但国内不知道有什么途径可以搞到。
大麻算毒品么?
大麻合法化没问题。便宜,不上瘾。high
怀念在美国一起吸大麻的日子
ioth ? 变量老帅
虽然 我都没有试过,但是据说大麻有一定的不错作用。
管控是必须的,但是社会成本太高反而又造成了更多的问题。

就像赌博、酗酒、嫖妓,道德至上从来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方式。
无闹智地 新注册用户 Libcyber
因為毒品是被禁止的,所以販毒買毒的人都是非法操作,所以膽子小的良民是不會成為毒販的。反而是那些已經犯了很多罪的人更容易成為毒販,因為他們已經不怕這一條罪了。
在部分危害较低的药品上可做其他规定,总体上觉得药品需要管控,但是不能做虚假宣传。
比如国内媒体总是宣传毒品一碰就放不下了第二天第三天想要更多,但是毒品种类那么多,效果也不一样,有些嗑一两周才能上瘾的也存在,还有嗑了某种drug身体不适的人也有,他就不敢再使用了,宣传也要按真实情况来啊。万一有人本来不想嗑,发现自己咳了并没有像宣传里说的马上就上瘾了,觉得自己身体不错就继续买

还有总是宣传毒贩强行给人灌药让一个nobody陌生人上瘾的,说有人走来在你身上贴邮票....哪里有这种钱多了的毒贩,天下怎么可能会掉馅饼。连个肺炎都捂着不敢报的地方,报道这种真的会引起人恐慌的虚假宣传。

楼主的问题容易暴露人隐私大家模糊回答
按照自由市场的原理
毒品合法化可以解决很多社会问题
只不过这个方法太反直觉,几乎没有国家敢用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嗑药是自由 应该合法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
restanding 新注册用户 都会好起来的
 公司是产芬太尼的,其实国内就这么几家,这玩意就是合法毒品国家巴不得分一杯羹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香烟、酒精都是毒品,但凡是有戒断性依赖的药物(包括止咳水甚至汽油)都是毒品。
关键要看其依赖性大小和化学物品本身的毒性,也要有深刻的社会学思维,当年(1920s)美国禁酒的结果除了培养一大帮黑手党和腐败官员意外还有什么?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覺得中國的毒品應該合法化,因為中國社會的社會環境太壓抑了。
黑杰克 共产主义起初是一种伪科学,之后演变成伪宗教,最终具体化为一套僵化的政治体制。
The only way to get rid of drugs is not to use it.
唯一保证戒毒的方法是不要去吸。
我百分之一百二十万分反对毒品合法化。
octupus ? 匿名环境的赞美和荣誉对我而言一文不值。除非你们不说话,就别指望我不能免费从各位那里获得可能有的那么点讨论价值。我不需要赞美和讨好任何人。面对面时,沉默代表最大的蔑视。匿名下,沉默只能表示不反对
以后最好是有可以取代这种东西的出现,可以满足一些生活苦闷的人的需求,且没有成瘾性。
這種一抓把的問題根本無法討論,你說大麻他舉白粉
Maayhew 维尼熊和跳跳虎
非常必要。很必要。下一题。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oHo 海绵宝宝
烟,酒,糖,茶, 咖啡, 和大麻(部分国家) 就是合法的毒品啊。致幻,上瘾,危害健康这些哪个不沾几个?更不不要说氪金成瘾都不输海洛因得各种网游手游了, 无非是合法得给国家纳税, 不合法的国家收不到税而已。 
Socialist1917 灰名单
支持毒品除罪化,解决毒品的问题并不是合法或是不合法的问题,是要解决这个社会体制,这个社会体制不解决,只要财团和大企业可以继续的利用人的心灵空虚赚钱,或是我们的医疗资源仍不法满足所有人的需要,或是我们的贫穷问题无法彻底解决,毒品的问题就会一直存在,包含酒精和尼古丁。
lapazbinich 新注册用户 poohwhiney
个人持有和使用任何东西都是个人自由

政府无权干涉,政府只能限制东西的流通和使用方法

菜刀被用来砍人时才会犯罪,关键在于东西的使用方法而不是物品本身,用原子弹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炸个稻草人并不犯罪
库兰德 新注册用户 呼吸新鲜空气
没有一个国家会允许毒品合法化,他可以不严厉打击禁止,但绝不会允许泛滥到无法控制
包将无包不负韭菜 占占占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占点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点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灬___
烟能给土共上万亿的烟草税,毒品呢?毒品税?
 
共产党为什么不允许农村土地买卖?就是因为农民手里有大量的土地剩余资产,只要形成市场,资金就会流入农村,而这些钱本来是应该进入共产党控制的房市和股市的。

  所以毒不毒的不重要,共产党不在乎。他的执政方针是:影响赵家人挣钱的东西,一律禁止。

想贩毒,想贩卖儿童?呵呵,你交税了吗?
我不认为毒品可以合法化。因为毒品一旦沾上就难以戒掉,只会越吸越多,最后倾家荡产,走上偷盗、抢劫的道路,甚至产生幻觉并杀人。即使戒掉了也会对神经系统产生不可逆转的破坏。并且吸毒更容易感染艾滋病、乙肝等。
davy 由于安全原因,本账号作废 法轮大法是真 善 忍同修。法轮大法好。
如果不禁止毒品,人类会真正迎来灭亡吧。吸毒爽了就什么都不管了,还想合法化。
人类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放纵欲望结局就是人类毁灭。
当然没有谁会关心的。
你葱药丸 ? 共要反,舔美犬更要反。
不可以

反对所有楼上主张合法化的观点,所有主张毒品合法化的统统都是谬论,这一点不接受任何杠精诡辩。
就问一个问题,合法化之后价格怎么定?定高了,贩毒的趋之若鹜,定低了,吸毒的大行其道。更遑论如何监管的问题,怎么防止监管机构的腐败又是一个大问题,怎么防范未成年人吸毒又是一个大问题,管理成本会远比当下打击毒品犯罪的成本高的多。

虽然我们推崇自由世界的民主自由人权,但是决不能把这种糟粕也奉为圭臬。对待毒品这种害人害己的东西,中共的态度才是正确的,就该一棍子打死,直接用“毒”这个词把医药用外的,以娱乐为目的的麻醉品和精神药品统统污名化。不分什么软硬毒品统统归为非法。有涉毒的艺人和公职人员永远封杀不得重启用。这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MTF,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5-31
  • 浏览: 23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