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崇尚“中国解体论”?

像刘仲敬等人,为什么能有这么多追随者?

--admin--
旧品葱问题重提
https://pincongbackup.github.io/p/81824/
已邀请:
我们为什么痛恨大一统?如果大一统真的只是方法上不对的话,那也犯不着这么反感它呀。


1.大一统是反民主的

想象一个问题:就是假定中国有一天真的民主化了,要不要统一台湾?

如果台湾不接受统一,要不要武力攻台?

如果中国的大多数人不接受武力攻台(毕竟要死人),那怎么办?如果放弃攻台,你有脸说你支持大一统?如果强行攻台,你有脸说你是民主的?

你看,大一统的问题在于它将一个本该民主决策的事务强行预定了,而解体不是强行预定,如果某地人反对独立,他们可以公投决定不独立,这和民主是不抵触的。立场一旦在表决之前被预设了,它就不可能尊重民意。因此如果你选择了大一统这一预设立场,那么你将来就会强奸民意,摧毁民主。

2.大一统的边界在哪?

我们就再退一步讲,就算大多数人支持武力攻台,看起来好像民主问题不存在了,对不对?

但是接下来衍生出另一个问题:既然支持武力攻台,那是不是也应当支持武力统一符拉迪沃斯托克、蒙古、阿鲁纳恰尔?毕竟自古以来嘛。

如果这三个地方真打下来了,接下来是不是又要进攻哈萨克斯坦、印度、越南?

有人会狡辩了:这些不是中国领土啊。

得了吧,我们的预设前提是“大多数人支持武力攻台”,既然中国人这么好战,会介意多块领土?

何况中国的边界线本来就是不固定的,你说台湾自清以来就是中国领土,那明朝的时候不是啊?既然古代中国边境线就变来变去的,以后再大一点有什么大不了的?

3.所谓“大一统铸造和平,分裂会造成战乱”,是贼喊捉贼。

上文中我把藏南称为阿鲁纳恰尔,某些人是不是得疯?

问题是那地方现今居住的已经差不多都是印度人了,你拿什么统一?我们可以姑且假定中国在一系列军事行动中击败了印度的正规军,但是接下来,不甘离开印度的当地人势必要在当地发动一连串的报复活动,并将阿鲁纳恰尔变成帝国永不愈合的伤口。你接下来是不是还得派个“藏南建设兵团”过去?如果兵团出现了人口危机,又怎么办?八千湘女上藏南?

真TM迫真民主啊。

甚至都不用等到阿鲁纳恰尔,我们可以肯定的讲,只要中国敢进攻台湾,这种事就一定会发生。

这些问题,大一统支持者们敢面对吗?

他们当然不敢,他们只能一味夸大分裂的危害,说分裂了就会战乱频仍,但问题是:在分裂状态之下掀起战争的人,不都是大一统爱好者吗?

战国时期,制造最大战乱的,是试图统一的嬴政;

三国时期,制造最大战乱的,是试图统一的魏蜀两国;

五胡十六国时期,制造最大战乱的,是试图统一的符坚等人;

五代十国时期,制造最大战乱的,是建立了北宋的赵氏兄弟;

民国时期,制造最大战乱的,是试图统一的蒋介石和共产党。

(关于日本,有两种看法:如果认为日本是在保护战前的合法利益,那么日本就不是战争的挑起者;如果认为日本是战争的挑起者,那么它一样也在制造大一统)

而那些反大一统的人,我举个栗子:晋绥军阀阎锡山,他主政的时候在控制区修建窄轨铁路,物资进入三晋都要换车。大一统爱好者们攻击他割据一方,却不敢面对一个事实:晋绥军要向外打,他们也要换车,从而为自己制造后勤困难。

说白了这就是在维护和平。但是大一统爱好者们敢承认吗?

当然我们也不要把民国军阀抬的太高,很多人像张作霖唐继尧也是有大一统野心的。但这恰恰证明了民国军阀不求独立只求割据的做法是错的,因为它给军阀们制造战乱提供了借口,至于蒋氏政权掘黄河御敌和共产党所谓土改和特货更不必提了。

而大一统又真的和平吗?

修长城修阿房宫搞到民不聊生,不是在你统一的大秦发生的?

绿林赤眉蜂起,不是在你统一的大汉发生的?

三征高丽,一败再败,不是在你统一的大隋发生的?

黄巢作乱,以人为食,美其名曰两脚羊,不是在你统一的大唐发生的?

实现中古社会主义,民不聊生,不是在你半统一的大宋发生的?

连年人相食,喋血土木堡,不是在你统一的大明发生的?

对内剃发易服,对外一败再败,不是在你统一的大清发生的?

三年饥荒,十年文革,不是在你统一的共和国发生的?

至于剥削农民、抑制工商、宦官当权、奸臣作伥、尊奉孝道、践踏契约、盐业专营、特供中央、盗匪蜂起、遍地饥荒、文字禁锢、扼止海航、敌视民主、盲目排外、大炼钢铁、夹边灾荒、计划生育、工人下岗、礼崩乐坏、道德不张……难道不是你国一直以来的常态???

还有,分裂本身,难道不是因为大一统王朝无法持续,才会发生的吗?

另外我在上文中还有一个假定:

“我们可以姑且假定中国在一系列军事行动中击败了印度的正规军”

然而这个假定本身都是未必成立的。

你国不敢进攻阿鲁纳恰尔,是因为有印度;不敢进攻符拉迪沃斯托克,是因为有俄罗斯;不敢进攻台湾,是因为有美国……说白了吧,你国之所以暂时和平了一段时间,也不过是因为你国没有统一你球而已。

你国要是对你球实现了大一统,它的胡作非为还有谁治的了???

4.大一统是帮助独裁者扩张权力的工具

不论其初衷为何,大一统爱好者们强行夸大分裂时期的战争,无视大一统时期的灾祸,从结果上看是不是也是在为专制统治者洗地?

很多人说啦,不对,中国这么烂都是共产主义的错。

不全是。

共产党统治的国家只有两种:一是大一统国家,二是大一统国家通过暴力强行建立的卫星国。

为什么会这样?

共产党并没有他自己宣称的那么招人喜欢。但凡民间有充足反抗能力,共产党都无法当权。

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句话其实是对的,只不过不适用于发明了这句话的中国。

因为中国的民间组织早就被过去的大一统王朝破坏殆尽了,它拿什么抵抗共产党?

另外,大一统王朝把草民的生活压低到了仅仅只能维持最低限度地生存,甚至不少时候连生存都无法维持的地步,那么中国人面对共产党的许诺,能不动心吗?

还有,军人无法杀死自己的家人,但独裁者不会让他们到外地去杀别人的家人?

以上一切铸就了一个权力无远弗届的中国,别说共产党了,就是把你我放到那个位置上去,你敢摸着良心说,你能抵御权力的诱惑?

我反正不能。

于是就有迫真民主人士说了:哎呀,暴力推翻共产党也不好呀,因为新上台的人也不一定比共产党好呀。

呸,伪问题。

如果你有暴力反抗公权力的能力,他敢欺负你?


你问我,为什么要主张中国解体?为什么那么反感大一统?

当然是因为不想用虚假希望欺骗自己啊。
因为民主自由和大一统在这片土地上是矛盾的,共匪的长期统治已经制造出了路径锁定,导致没有其他通向民主自由的路可走。有些人认为不会分裂的前提其实是在一个共匪今天就开始逐渐走向民主化的基础上的,并且是和平转型民主化的基础上的,但这是不可能的,共匪的持续统治必然不断制造矛盾仇恨造成路径锁定,最终只能依靠分裂解决问题。


首先,新疆西藏台湾香港四个一线分裂地区会乘着动荡期就直接跑路。我就逐个分析一下好了,首先是西藏,目前来看共匪和达赖的和解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事情,而共匪在达赖死前也必然不可能走入民主化,达赖死后中间道路必然破产,被达赖压制的激进势力肯定重新崛起,西藏频发暴力冲突,最终也进入新疆模式;至于新疆,共匪如今的严酷镇压和统治早就让匪民矛盾转换为种族矛盾了,哪怕你和他们说是共匪来迫害你的而不是汉人来迫害你的,在感性就不可能被接受;至于香港,什么十几巴仙的港独支持率来证明没人支持港独就是扯淡,台湾6成的人支持不独不统,但你真以为这六成的人是不想要独立的吗??而且香港中文大学校方都不允许校内悬挂港独标语横幅了,这所已经显现出明显立场的大学所做出的民调结果真的会完全靠谱吗??20年前没多少人想过港独,而20年后香港的年轻人却已经没多少认同自己是中国人了,我相信伴随共匪的不断倒车,香港的独立倾向必然会越来越强。而且另一个问题则是,如今的香港确实看不到什么独立的希望和可能,那么支持港独的人自然会低,没有多少人会愿意去为一场毫无获胜希望的革命奉献牺牲的,但当共匪自身产生动荡和崩溃,完全自顾不暇的时候呢??当港独确实出现希望的曙光的时候呢??到那时候,很可能民意就不一样了;至于台湾,民族构建已经形成,有机会的话还想和你国过日子的机会更是微乎其微,别人在看到机会窗口的时候,实在不可能拿自身的未来去赌你国能建成一个靠谱的现代的民主政权。


有些人需要明白一点,共匪是不可能产生自主的转型的,共匪垮台最大的可能就是由经济和政治问题产生的由内而外的崩溃,当出现独立的曙光之时,当共匪出现动荡崩溃的时候,我相信很多人必然会去抓住这个机会窗口创造自己的未来,有人能保证共匪完蛋了你国就能建成一个民主政权吗??有人能保证这是一个靠谱的现代化的拥有人权和自由的民主政权吗??你国的民意,指不定恨不得杀光伊斯兰的才是占了多数的;你国的民意,难道会支持民族自决吗???


而且有些人,实在是对民主抱有太大的不切实际的期待了,民主是无法解决一切问题的。自由进步派高举着民主的大旗发起革命,却在新的王国中发现自己毫无栖身之地,在选举中被极端保守的政党打得溃不成军,这在历史上并不鲜见。甚至土耳其的艾尔多安就是在民主的力量下上台推翻了凯末尔的世俗主义,开启了伊斯兰的倒车。你国已经被共匪注入了太多了的民族主义毒血了,耻辱教育,仇恨教育,种族主义,意识形态,大一统癌。这一切由共匪注入的毒血的发酵,最终很可能会把你国的民主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让民主成为彻底松开了法西斯闸门的临门一脚。单纯的民主,很可能会给你国带来一场不弱于共匪的灾难。而要击溃这份共匪为你国注入的民族主义毒血,在我看来最治本的方式就是分裂了。


在我看来,你国转型一个靠谱的民主社会的路径只有两条,一条是以一个凯末尔式的亲西方自由主义政权作为过渡改造你国人,另一条就是分裂了。但前者我认为根本不可能有这个机会,共匪没有朝这个方向转型的可能,那么自然只有后者了。我认为刘阿姨对你国的一个论断是非常准确的,就是你国属于流沙社会,没有信仰没有凝聚核,社会共识是非常脆弱的,在你国如今这种信仰崩溃转而信钱的社会形态下,就更是如此了。什么大一统共识就是个屁,真有这份共识的话,曾经搞过湖南独立运动,主张各省独立建国的毛腊肉,又如何能万民信仰,一度成为你国的红太阳??当共匪的管制崩溃的时候,当被共匪所压制下来的社会矛盾和思想对立全部爆发上浮的时候,当发生一些事件和争议的时候,当民众逐渐开始能够思考的时候,分裂的思潮就必然会产生。当一线分裂地区乘乱逃离之后,先独带动后独,分裂思潮就必然会壮大。


当共匪完蛋之后,你们又想要建立一个怎样的新国家呢?还是法家秦制中央集权?不给各地区民族自决的权利?西藏新疆台湾香港要民族自决独立了怎么办?学共匪进行血腥镇压吗?那你和共匪又有什么区别呢?而且这个国家,南方和北方的如此多地区经济发展,文化差异,社会形态和社会意识差异如此之大,你要如何调和?北方那些毛粉泛滥的地区要搞计划经济怎么办?东三省那些官本位社会想要继续一党专政怎么办?有些人想要复辟毛腊肉有些人想要全面否定毛腊肉又要怎么办?民主社会可不能不争论不是?你能指望在如此大差异下让少数服从多数吗?更遑论你国人毫无民主教育,13亿人的民主投票程序估计都是一个混乱不堪的场面了,何况乡村都早就形成了历史悠久的贿选传统了。


联邦制各地区高度自治各过各的?是个好方法,联邦制的核心就是地区自治,就是小共同体,但是共匪的治国之道就是散沙化原子化,重构小共同体建立起自治秩序又要多久呢?联邦制的核心思想就是地区自治,各地区至少肯定要财政独立吧?就你国只有6省一市赚钱25省负债的现状,你觉得那不再得到财政转移输血的25省能乐意嘛?继续财政转移输血?那么6省一市能乐意吗?这就是分裂的火种。想想加泰罗尼亚吧,加泰之所以要独立不就是认为自己在给西班牙财政输血么?这难道不也是你国发达地区在民主体制下的未来?哪怕如今,难道不就有非常多的魔都人感觉自己在给外地输血并为此不满吗?这些对于大一统政策下产生的不满,这些对自身地区文化的坚持,这些鄙视外地硬盘的地区优越感,就是未来独立的火种,也许今天微不足道,但是当共匪的管制崩溃的时候,当社会陷入动荡和冲突争议之中的时候,当每个人都需要去思考未来的方向的时候,这些火种就都会有成长为燎原大火的机会。今日的绝大多数你国人,其实是不思考的,而到了不得不思考的时候,我相信今日的那些所谓共识都会脆弱不堪。就像秦晖那些学者总想着给你国找个共同的价值底线而不可得一样,连共同的价值底线都没有,还能有什么大一统意识共识才是奇怪了。


在你国,既想要统一又想要民主就属于非要水火融于一体,脚踩两条船的人必然第一个落水。统一和民主当然是不矛盾的,但是统一和民主在你国是矛盾的,这是由共匪的统治所制造的路径锁定,仅此而已,再多其他的国家做例子都毫无意义,北韩更是因为有你匪做后盾才能维持独裁,不然早崩溃了。 当然,要谋求统一在我看来也不是完全不可,但必须先分裂并且各自逐渐形成民主自由的政权,然后可以谋求无论华盟还是邦联国抑或联邦国,有了一定时间的分裂自治,才能重构小共同体和自治秩序,才能对于财政独立之类的事情抱有自觉。这才是属于一种合理的路径。 而且分裂的另外几个好处就是,能够更容易受到外部压力,能够更有利于自由秩序的输入,如果当年国民党不是败退台湾的一亩三分地,我相信中华民国根本不可能完成民主化的转型。而小国受到自由秩序的改造,扶持,压力和秩序输入显然要有用得多。而另一个好处就是,鸡蛋不会烂在一个篮子里,沿海发达地区转型为一个靠谱的民主政权的概率比整个你国实在是大太多太多了。当然,在我看来最大的好处还是彻底击碎民族主义这块毒血。


另外再说一点,也许有人会认为我所说的民族主义毒血和流沙社会没有共识矛盾,但其实不然。因为选举投票是具有距离感的,打日本捐一个人工资会喊的人很多,但真会捐的人没几个,你真让他跑一趟钓鱼岛大概都找不到个把愿意的了。而你国人缺乏民主教育,选举就是这个距离感,以选票抒发民族主义狂热轻而易举,大概要等到真见识了战争的残酷性才能意识到大事不妙。而让流沙社会的脆弱共识崩溃的,很可能就是经济引起。再者另一种可能就是,新政府为了弥合剧烈的地区矛盾思想矛盾阶级矛盾,开始疯狂打民族主义牌法西斯化,以外部战争转移矛盾避免分裂。具体可能还要看共匪崩溃后社会动荡的激烈程度,如果共匪管制崩溃后产生的社会动荡较高,那么很可能会产生一波思想爆发,就像清末那样,而分裂主义也必然会成为其中最为有力的力量之一;而如果烈度较低,那么就有可能在惯性作用下毒血发酵,走入彻底的法西斯主义。此二者具有一定的竞争关系。从这个角度来说,可能仓促突然的所谓和平转型才是最糟糕的道路。
噬血狂魔陈全国 - 有朝一日刀在手,屠尽支那四百州。杀!
很多人在担忧
统一=中央集权=皇权独裁
所以要先把统一去掉
虽然我持悲观态度,春秋战国时期也不是统一的。春秋战国时期的君主们为了霸权和土地,从井田到初税亩,从贵族军队到全民皆兵。不断的兼并战争带来了在军国主义上的恶性竞争,因为只有压迫剥削奴役人民的国家才能吃掉其他国家。所以中国养出了秦制和法家这些毒害了上千年的邪恶思想与制度。
所以我认为再次分裂不过是又一次养蛊,不改变政治制度,民众的思想。就是中国分成300块,中国还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
       因为共产党已经成功的把这个国家改造成了一个除了共产党类型的政权以外的政权都无法正常管理的国家了。造成一个国家国民行事风格的并不是政权本身,而是这个国家的国民文化,或者是行事的逻辑方式,政权可以通过教育对此进行改造和影响。共产党为了自身统治需要对国家进行了改造,如今的中国的主流文化会导致除了中央集权以外,没有能保证国家统一的方法。那么当共产党消失的时候,要么是另一个共产党上台,要么是国家分裂。
中国分裂论不是一时的稀奇产物。毛腊肉就是最有名的支持者

我是反对‘大中华民国’的,我是主张‘湖南共和国’的。有甚么理由呢?……
大概从前有一种谬论,就是‘在今后世界能够争存的国家,必定是大国家’。
这种议论的流毒,扩充帝国主义,压抑自国的小弱民族,在争海外殖民地,使半开化未开化之民族变成完全奴隶,窒其生存向上,而惟使恭顺驯屈于己。
最著的例是英、美、德、法、俄、奥,他们幸都收了其实没有成功的成功。
还有一个就是中国,连‘其实没有成功的成功’都没收得,收得的是满洲人消灭,蒙人回人藏人奄奄欲死,十八省乱七八糟,造成三个政府,三个国会,二十个以上督军王巡按使王总司令王,老百姓天天被人杀死奸死,财产荡空,外债如麻。
号称共和民国,没有几个个懂得‘甚么是共和’的国民,四万万人至少有三万九千万不晓得写信看报。
全国没有一条自主的铁路。不能办邮政,不能驾‘洋船’,不能经理食盐。十八省中像湖南四川广东福建浙江湖北一类的省,通变成被征服省,屡践他人的马蹄,受害无极。这些果都是谁之罪呢?
我敢说,是帝国之罪,是大国之罪,是‘在世界能够争存的国家必定是大国家’一种谬论的罪。根本的说,是人民的罪。

现在我们知道,世界的大国多半瓦解了……
波兰独立,截克独立,匈牙利独立。尤太、阿刺伯、亚美尼亚,都重新建国。
爱尔兰狂欲脱离英吉利,朝鲜狂欲脱离日本。
在我们东北的西伯利亚远东片上,亦建了三个政府。
全世界风起云涌,‘民族自决’高唱入云。打破大国迷梦,知道是野心家欺人的鬼话。推翻帝国主义,不许他再来作祟,全世界盖有好些人民业已醒觉了……
中国呢?也醒觉了(除开政客官僚军阀)。二九年假共和大战乱的经验,迫人不得不醒觉,知道全国的总建设在一个期内完全无望。
最好办法,是索性不谋总建设、索性分裂,去谋各省的分建设,实行‘各省人民自决主义’。二十二行省三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国。

湖南呢?至于我们湖南,尤其三千万人个个应该醒觉了!
湖南人没有别的法子,唯一的法子是湖南人自决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设一个‘湖南共和国’。
我曾着实想过,救湖南,救中国,图与全世界解放的民族携手,均非这样不行。
湖南人没有把湖南自建为国的决心和勇气,湖南终究是没办法……谈湖南建设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根本问题。



——毛泽东,《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



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得好的,到现在算是大明白了……
现在唯一救济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国,反对统一……
我只为要建设一个将来的真中国,其手段便要打破现在的假中国。
起码一点,就是南北不应复合,进一层则为各省自决自治。各省自决自治,为改建真中国唯一的法子,好多人业已明白了。
这是这次南北战役的一个意外的收果。现在虽然只有湖南,广东,江苏,湖北几个省发动,事势必然成为一道洪流。
全国各省,都将要纳到这个流里,是一个极可喜的现象。

……我有二个意见:
(一)像湖南广东两省用兵力驱去旧势力的,算是一种革命,应由各该革命政府,召集两省的“人民宪法会议”,制定“湖南宪法”及“广东宪法”,再依照宪法,建设一个新湖南及新广东。
这两省的人民最要努力。其宪法要采一种彻底革新的精神,务以尽量发挥两省的特性为标准。
(二)像湖北江苏两省,不能有革命的行动,只好从鄂人治鄂苏人治苏(省长)一点入手,等到事权归了本省人,便进而为地方自治的组织。
以上二种方法,各依各的情势去改造。于前一种可以树各省自治的模范,实有“国”的性质,可实行一种“全自治”,所以最有希望。
于后一种,虽然暂时只能实现“半自治”,然根据这种自治,便可进而做废督运动。只要督军废了,则全自治便即刻到了手了。
方法虽然和平一点,不十分痛快,然为适应环境,采这种方法,也是好的。……
关于如何除去各省自治的障碍物,我以为这障碍不在督军,而在许多人要求的“统一”。我以为至少要南北对立。这是促成各省自治的一大关系点……
胡适之先生有二十年不谈政治的主张,我现在主张二十年不谈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们罗主义,各省关上各省的大门,大门以外,一概不理。
国庆是庆中华民国,我实在老不高兴他。特为趁这国庆,表示我一点反对统一的意见,而希望有一种“省庆”发生。


——毛泽东,《反对统一》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9%96%E5%8D%97%E7%9C%81%E7%8B%AC%E7%AB%8B%E8%BF%90%E5%8A%A8


虽然可能很不好听,但年轻的毛腊肉跟现在的阿姨很像的。
都是有点看破中国人。

这个灭绝人性的血色帝国,这个地球灾难的源头,这个无限扩张的垃圾场,必须分裂。

为了孩子不再死于无辜,这个帝国必须分裂;

为了母亲不再无辜地失去孩子,这个帝国必须分裂。

为了中国各地的人们不再流离失所,沦为世界各地的累赘,这个帝国必须分裂。

为了叶落归根,为了将来有人守护祖宗的墓园,这个帝国必须分裂。

为了全人类的和平和安宁,这个帝国必须分裂。 

                                            ————廖亦武《这个帝国必须分裂》



中国如果走向民主化,就难免走向解体。民主化必然带来解体,一个拥有巨大差异的地区,在尊重人权的前提下,是不可能形成一个单一制的共和国的。

大一统的共和国,必将使“帝国边缘地区”受到来自北京中央政府的压迫和剥削。大一统的中国是秦暴政的产物,大一统是专制集权的衍生品。秦灭六国就是极权主义彻底的吞噬一切自由地思想和主张,并且将中华文明带入2000年的专制死循环中,导致中国彻底的落后于西方文明。

住民自决是天赋人权,中国的统一是皇权强加在人民身上的。汉民族以及其他的民族并不是自愿的接受统一,而是不得不屈服于皇权的暴力安排。民主化以后,公投代替子弹,住民有权利决定自己的未来。

分裂不是惨剧,统一更不是喜剧。春秋战国、南北朝、辽宋夏金以及民国初期是中华文明最辉煌的时期,但是在秦汉元明清等大一统的王朝统治下,自由的思想和多远的文化却被统治者禁锢,甚至奄奄一息,形成一潭死水。其实纵观中国历史,分裂的时期是长于统一的时期,分裂才能推动进步和革新。

如果中国是大一统的民主政府,因为各地区差异巨大,北京的国会就不同地区的差异问题就会争吵到没完没了。世界上发达的国家,基本都是分裂的小国,而不是大一统的中央帝国。小国寡民,才能创造大同。
pc6650 -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平心而论,这些人的思维很可能还停留在古代农业社会。

先申明,我没有“大一统癌”,我不认为“大一统”任何美学上的价值,同时我认为所有把“大一统”作为本身具有内在价值的目的而追求的人都是心理变态或铁憨憨。

但经济常识告诉我,即便中共倒了中国也很难解体,这个绝不能从历史上来看,因为历史和现在的经济状况大不相同了,现在不是小农社会了,是工商业社会。小农社会80%以上的价值可以本地生产,在古代乃至中国的近代,一个地区被割据或独立后,经济状态和大一统的情况下基本没什么区别,而在现代工商业社会80%以上的价值的生产都需要复杂的跨区域的分工与资源,你如果隔绝自己那经济发展就会严重受损。

设想一下,假设中共刚倒台时,真的有地方军阀想独揽本地的大权,他想独立建国,结果就是本地原先的工商产业交通链被切断,经济崩溃,你说他图个啥呢?当然,也有可能,存在一种既独立建国,又和外界有相当高度自由的贸易,但在这种情况下,名义上的建国和不建国有多大区别?有意义吗?本身语言和文化几乎就没什么障碍、在地理上也没什么障碍,强行有钱不赚我认为是很难的。

拿联合王国及其前新大陆殖民地(美加澳新)来作为例子吧,当年在农业时代,新大陆殖民地纷纷独立,但进入工业时代后,这几个国家就又越走越紧。更别说信息时代后,这五眼联盟在国际事务、经济文化上,基本可以被当作一个国家来看待了,国境线对这几个国家之间来讲可以说是没多大意义了。

综上所述,在古代的小农社会,我们基本可以说,“大一统”的唯一驱动力是少数暴君无止境的贪婪和权欲,“大一统”的唯一实现方式只能是极度的强制和暴力;但,在现代工商业社会,“大一统”也可以是大多数人因追求经济自由发展所带来的结果,是可以在民主和自由的条件下实现的。

所以我认为假设中共倒台后,即便一开始解体,但很快各地的实权阶层也会出于趋利避害的经济人理性,在民主自由的条件下促使中国很快以联邦制统一。

话说回来,从军事层面考虑,很难有什么“地方军阀”能够独揽本地的大权,在现代,军事和经济一样,不是能靠本地小农经济维持的了的,不是拨点粮食组织一群人习武练剑就行的,按照当前中共的军事部署,不同地区的武装力量是完全不同的、侧重点也不一样、军事工业的部署也是不同的,甚至是相互依存的,各地区仅依靠自己根本无法形成完整的作战体系。所以,中共倒台后军阀割据本身就是小概率事件。
朴素的说,自由是什么?自由就是自己能够决定决定自己的事务。
那么你为什么还希望有一个中央政府来对地方事务指手画脚呢?
要培养地方自治的方法,也是让各地方独立,否则就算民主后以你国人的尿性,肯定是万事都依赖政府。
所以就算目标是联邦或者邦联,也是要先让地方独立,培养出自治传统以后再联合。
推荐看看硕帝早期雄文《帝国之内满盘皆输》
因为只有解体才能彻底瓦解中国对自由世界的威胁
诸夏论、解体论更多是一些即不敢正面硬抗中共,又不愿意扎扎实实做实事改善中国的人的故意制造的麻醉剂,这样他们就能在现在不做任何实际事情的同时、同时又能保持中共垮台后发明民族下山摘桃的幻想。实际上当然没啥鸟用。
解體後一省一國,要民主化較為容易,即使個別省國淪陷了,也不至於全失。

而且,台港彊藏的獨立符合歷史文化進程
解体后各个省会有“小中共”军阀。
因为崇尚共匪大一统的人是其千万倍
choudiaosi - 4chan fag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我支持美国解体,现在美国民众意识形态分裂很大,左右派势不两立,联邦政府中也有很可能存在严重腐败。中国如果民主化,至少人口之间的文化冲突比较少,除了藏,疆之外的省份没有独立的必要。
提供一种心理逃避的路径吧,他们不敢正面刚中共
爱国者一万号 - 就是一个爱国者而已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我不崇尚解体,我支持统一,我还觉得统一的还不够彻底。
我喜欢吃南方的水果,如果解体变成了多个国家,那么我就很难更方便地吃到南方的水果了,我很难想象广西的荔枝、芒果卖到山东还要关税是什么情况,万一军阀之间闹别扭再出现山东禁运广西荔枝的情况,那就更不要指望吃水果了。
再就是上大学,跨省上大学本来就不方便,再一分裂,到外省上大学还得办护照、办签证,绝对不接受这种事情。
谁会愿意跨省做生意还得办护照和签证?本来就麻烦
还有感情问题,北方男人和南方女人恋爱,异地恋,在国家统一的情况下异地恋就已经够麻烦的了,再成为不同的国家,恋爱、结婚、生子更麻烦。
再说大事,统一的话军队守边疆就好了,内部好好发展经济,如果分裂,大量兵力就会放在各省交界处,将会有无穷无尽的内耗,坐收渔利的只会是对中国虎视眈眈的外国人。
回到题主的问题,有人崇尚解体,从利益出发,看看解体之后对哪些人有好处对哪些人有坏处就知道了。
反正我反对解体,支持统一,部分理由也写出来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