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何谓「党国民三位一体」:再谈一次「中国社会与意识形态」

看到这一贴「中共和中国一定要完全区分开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3791

觉得有必要说一说。

究竟何谓「党国民三位一体」?

说之前,先列几个词的意思:
,当今中国唯一「实际存在的」政治组织;
,当今中国极权主义政权;
,中国社会;
,华裔;

--------------------------------------------
@李相赫
若要真的讨论「中共与中国(人民)分开」,首先得分清楚主语,即究竟进行这种「分开」的行动主体是谁,才有意义。

也就是说,所谓「分开」,其实和共产党本身从哪来的关系不大。

--------------------------------------------
对蓬佩奥为代表的美国精英而言,「分开」是一种政治策略,战争策略,意识形态策略,外交策略,赢得认同的策略。

对普通美国人而言,「分开」只是一种临场道德选择,视情况而定,但选择权在每一个美国人,没有「中国人」什么事。谁也不可能预定那些临场情况,谈也是脱离现实的谈。

所谓「党国民三位一体」,那不是一个摸得到的物体,而是一种「认同、选择与行动」的结构,通过每个人的选择而形成。

所谓国,本来就是通过认同而形成的群体,什么制度、文化、习惯,是有了这种认同,随着时间自然而然产生的东西,属于次一级的东西。

对生在中国(社会),长在中国的人来说,只要认同中国,认同自己是「中国人」,拥抱当今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也即共产党的权力合法性基础——「大中国主义」,认定「西方列强辱我伟大祖国」、「一定要找回来」、「一定要战胜敌人」……那么,选择这么做的这个「中国人」,就会主动向鼓吹「大中国主义」的共产党靠拢,并接受共产党的权力合法性。也就是说,通过「大中国主义」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同时,也就接受了高举「大中国主义」大义旗帜的共产党的「权力合法性」,是谓「党国民三位一体」。

若是不认同「共产党」,认同自己是「中国人」,那很可能就站到「反共的自由主义中国人」那一边去。但是,一旦「大中国主义」的大义旗号亮出来,这种人极可能会弃他们的恩主美国,选择站到「中国」的一边。若再加上共产党提供的个人利益的助推,罕有不这么干的。那些「带技术回国创业的海归」,数量之多,真的会让人错看成集体上岸产卵的海龟。

若是不愿为个人利益与共产党同流合污的「中国人」,共产党就会把利诱换成刀子。反正你认定自己是中国人,你在中国的亲戚朋友多的是,随便找两个出来做人质威胁你,不可能放弃他们的你还是一样就范。或者你自己有什么问题必须求助于共产党,那就为党效力,帮党在美国「拔几根钉子」,这种人有多少,民运们,去国不弃中的美华们,自己心里清楚。

现实中,上述各种类型全都是已经看得见的。

也就是说,认定自己是「中国人」,那么共产党一定可以用点儿「属于中国的什么」,让你为国(党)效力,为国(党)尽忠。因为你的忠诚,经过你自己的真正做不了伪的选择,是真正向着中国,也让党放心「交给你任务」的。

这种认同是不可能作假的。听到「伟大祖国」就胸中热血澎湃,身体发热那种感觉,绝不是假的。那证明了这种认同,哪怕是建立在虚伪和谎言之上,对你来说也是真的,真的不能再真,你自己的身体反应和自动开始雀跃的思考可以作证。在这种情绪的推动下,理性只不过是满足其需要的奴仆,为其寻找各种理由借口,以「证明」自己的「现状没错」、「选择没错」。外在的表征,即是常见的对某些事「视而不见」,「回避现实」,「选择性认知」。

这就是「党国民三位一体」如今的现实结构。以大中国主义凝为一体。

没有那份对当今中国之认同的人,那么它无意义。

如我这样人,「弃共,弃党国政权,弃中」。不弃华,因为与生俱来的东西不可能弃。这种印象类的东西也不存在于你自己的可支配范围内,而是在别人的认知、记忆和思考之中。我还不至于分不清「自己的」和「别人的」有什么不同。何况,强为不可为之事,除了撞墙还有什么结果?

有那份对「中」(中国社会)之认同的人,只有在极度清醒,极度理智,看得见中国社会与文化的问题(如柏杨,如何清涟),自然而然会和共产党举起的「大中国主义」不共戴天,才不会受共产党左右,或者走近共产党(想想李敖)。这种人如何稀少,想必不需要我说明。如章立凡那样清醒的圈内人,即是「弃党,弃党国政权,不弃中」。

(上述所谓「中」、「弃中」,指的是作为一个社会的中国,即不再寻求在其中的存在价值。在我看来,以汉语为最明显特征,这是一个待毙的腐朽社会。就像老死一样,没有任何人可以做任何事去改变这一点。但那是我自己事,我也不把这种事当成道德规范去批评人。)

--------------------------------------------
刘仲敬那类开口闭口「排华」、「核平」者,说得好听点,属于还没有降落伞就跳出机舱的冒险家类型,说得难听点,是把自我矛盾当作正确方向的偶像崇拜者,却偏偏找不到偶像,只好自己充任。

就像尼采所言,虚无的信条保证虚无的终点。

英国保守主义宗师Roger Scruton对西方左派(典型如「巴黎红五月」)的评语,非常适合这种人的情况:当你用负面的角度去看待一切,认为应该毁灭、或者改变你认定有问题的东西,时间一长,你不能再以别的方式(向)去面对现实,那么你行动的最后什么都不会剩下。因为人总是能对现实找出不满之处的。所以下一步就永远是去抹消,去毁灭,一点一点,直到一切成灰。

对这种纯种「革命人」而言,失败是最好的保护,成功是最速的毁灭。毛泽东这个实际上是求权者的表面革命人,对他自己的江山很不幸的是,他掌握中国之权时也不得不感染这种病,不同时段有不同程度的发作,但终身不可痊愈。

滑稽的是,这种满脑子只填充毁灭的人,偏偏最经常自以为是地指责别人「期望毁灭」,「喜欢毁灭」。比如那些要跟在我屁股后头说我「喜欢毁灭」、「核平中国」的,就是在「不自觉地讲出内心的隐秘愿望,偏偏受到自己无法左右的道德观念所阻,于是扣到别人头上,指责别人,以获得代偿式的满足」。

当然,分析这种人的心理回路是件极度恶心的事,我也早已经过了能从中找出快感的阶段了。所以就此打住。

历史已用现实为他们写好了下场,也为愿意看的人做了证明:

罗伯斯庇尔追求毁灭法国的旧制度,改变不合理的一切,他以「人民」的名义,砍了无数的脑袋,却从未说清,究竟谁是「人民」。最后轮到他自己上断头台之时,他能拿出的唯一答案:「我就是人民」。

不难想象,刘仲敬若运气好,在接下来的世界秩序变化中捡到某种程度的成功,那他将来某一天很可能有机会说这么一句:「我就是伟大巴蜀利亚。」因为他和他自己引用过的卡莱尔有一样的认知:历史就是大人物的传记。因为他认定的观念之逻辑注定这种目的地,只要现实的条件合适,一定让他走得到。

我是觉得这种单纯英雄史观,与斯宾格勒和汤因比的实在难以完全相容,但刘仲敬就是somehow把它们融在了一起。

结果就是无法避免自我矛盾。

「伟大的法国革命者」自己玩出来的「我就是人民」,及其要推翻的法国国王的「朕即国家」,两者实质上能有多大区别呢?

另外,更不难想象,那些以「对别人的莫须有」形式投射自己内心欲望,真正期望毁灭的人,继续跟在我屁股后面以各种借口,各种表演形式去说出「核平中国」,同时假惺惺地加以道德批判,却就是发现不了只有他们自己在说,也只有他们自己正好符合自己的所谓批判。

这种类似「羞耻play」的「当众自我处刑」,到底有多滑稽呢?肯定至少是滑稽到了让他们自己笑不出来的地步。

--------------------------------------------
有点扯远了,最后总结一下:

当今「党国民三位一体」的现实结构,是以大中国主义凝为一体。

「中国人」的真正自愿,表现为「大中国主义」真正维持了「党国民三位一体」。

这就是中国社会的现实,只要「大中国主义」仍在,无论共产党存不存在,统治中国就需要顺应「大中国主义」的方向。而那偏偏是一个谎言塑造的虚伪神话。而这个虚伪神话,在中国的现实里,成了一切价值的评判标准。所以,当今中国社会的精神错乱超出一个人的理性所及范围,因为作为理性基础的那些东西,如社会文化规范与伦理规则,如价值追求,如建立于真实的基本社会常识、共识之传统,早已是一团混乱的破烂了。

立足于虚伪和谎言,正常的人,正常的国,不可能维持。所谓「新中国」、「新文化」,在中国社会的这一点改变之前,不会存在,也不能存在。无论什么,只要它与「大中国主义」有任何抵触,就是「党国民三位一体」的敌人。那对象可以是任何东西,可以是车祸死者,可以是乱判案的法官,可以是强奸受害者,可以是网上公开维权者,可以是骂战狼的人,可以是说「美国帮助了中国」的人,可以是少数民族,可以是粤语,可以是蒙古语,可以是某个明星穿了某件衣服,发了某张照片,可以是某个人发明的幻想民族,可以是我从未说过「排华」、「反华」……you get the idea。因作为「大中国主义」组成零件的他们,除了自己不知道有别的,说的演的其实都是自己在想的东西,通过别人这面镜子照出了他们自己,并不是他们真的向别人,或者有意愿以人的自觉去向别人说什么,如此而已。

在这个意义上讲,习近平说「中国人民选择了共产党」,「把党和人民分开,中国人民不答应」,某种程度上是没错的。可以说,他凭着精准的权力嗅觉,把握了正确的方向,尽管这个方向,这个权力的基础,和总加速师本身的意愿也好,努力也罢,完全没有关系。而且这个权力基础的现实条件,随着总加速师的一切努力行动而日趋减弱。
5
分享 2020-09-06

10 个评论

习民 观察
100次观看,0个回复,而原来的帖已经打上五毛的标签了,那里基本上围绕着“能不能分开”,“会不会分开”,“我希望分开”三个观点鸡同鸭讲,还有乱入的屠支大佐,实属你发过的帖里面节目效果最多的
蒙古这次示威,就是大中国主义破裂的开始。甚至说,现在中国的一切问题都可以从这里找到根源。
>>100次观看,0个回复,而原来的帖已经打上五毛的标签了,那里基本上围绕着“能不能分开”,“会不会分开...


不管在哪个阵营,文宣工作者,基本上是体制的边缘化的人物,比原来的打字员高一点点,如果楼主这么牛逼能精确预测或影响美国的政策甚至核政策,他完全可以去市场上把这种预测套现,这是价值万亿美元的研究报告。
发在品葱这种平民论坛简直是浪费宝贵的时间,反正平民也看不懂。。。
至少模仿大刘军团长在油管开美元付费讲座也可以实现财务自由吧
>>文宣工作者,基本上是体制的边缘化的人物,比原来的打字员高一点点,如果楼主这么牛逼能预测或影响美国的政...


2月份的时候,墙内微博键政圈就有人跟我说6到7月美国缓过来就会开始对付中国了,这算不算能预测?微博算不算平民论坛?7月铁幕演说都出来了,这种预测还能价值万亿?
>>2月份的时候,墙内微博键政圈就有人跟我说6到7月美国缓过来就会开始对付中国了,这算不算能预测?微博算...

短期预测意义不大,不精确不可操作的也意义不大,长期长线的套现价值才是:美国的东亚政策目标究竟是什么?以及多大程度达成,战争什么时候打响,中共国经济、人民币崩盘时间,出逃的资本会去哪里?如何接收出逃的资本,如何吸纳忽悠中产散户资产,比如郭币人家就先行一步。 比特币、日元,港币、 台币谁将替代人民币?
楼主预测或坚信美国将灭中国人,那么他也可以去走私贩卖防核辐射物资、药品,走私轻武器为以后2030的大东亚新秩序---石器时代做准备,说不定他还能当个山大王呢,而我们都要后悔当初没有听他佬人家的话
>>短期预测意义不大,不精确不可操作的也意义不大,长期长线的套现价值才是:美国的东亚政策目标究竟是什么?...


你说的这一段话,和他在上一篇文章指出彭培奥把中共和中国人分开的政策最后无法实行有什么关系呢?和这篇说明中国人这个“群体”直到抛弃认同前都无法和共产党分开有什么关系呢?
罗伯斯庇尔追求毁灭法国的旧制度,改变不合理的一切,他以「人民」的名义,砍了无数的脑袋,却从未说清,究竟谁是「人民」。最后轮到他自己上断头台之时,他能拿出的唯一答案:「我就是人民」。
不难想象,刘仲敬若运气好,在接下来的世界秩序变化中捡到某种程度的成功,那他将来某一天很可能有机会说这么一句:「我就是伟大巴蜀利亚。」因为他和他自己引用过的卡莱尔有一样的认知:历史就是大人物的传记。因为他认定的观念之逻辑注定这种目的地,只要现实的条件合适,一定让他走得到。
我是觉得这种单纯英雄史观,与斯宾格勒和汤因比的实在难以完全相容,但刘仲敬就是somehow把它们融在了一起。结果就是无法避免自我矛盾。
「伟大的法国革命者」自己玩出来的「我就是人民」,及其要推翻的法国国王的「朕即国家」,两者实质上能有多大区别呢?

覺得中華吃人文化可以拿來和法國文明相提並論,不愧是可以拿觀音土入菜的民族 (๑◔‿◔๑)
yufryr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楼主说的大中国主义应该是大一统主义,在中共看来,边疆少数民族是“搞民族分裂”,香港台湾也是分裂国家,内地的人提自由民主是“民主导致中国解体”,只有中国共产党能够维护这个统一,只有中共这种体制能够保证这种统一,统一是正确的,分裂是罪恶的。在护统一和反分裂的问题上,没有人能够与中共一战,谁被扣上“分裂国家”的帽子,谁就完蛋了,中共就胜利了。著名的少康一号案里,解放军少将刘连昆听说李登辉搞台独,也不愿意提供情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是中共的白手套,一旦中共灭亡,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就不复存在,在没有类似中共这样的政治集团的强行捏合下,各地区也独立建国,自然也不再存在中国人民了。因此,中共、中国、中国人民,是不能分开的。
这套大中国主义是很脆弱的,它天然与国际社会冲突,和美国的对抗不可避免,因此必须持续维持庞大军备和高度的集权,通过金元外交的国际统战,争夺邦交国,让每个来访总统都表态“一个中国”政策,同时对新疆、西藏进行不间断的维稳和收买。所有这些都需要巨额资金,只有在经济持续增长的前提下才能做到。而一旦没法获得技术引进和对外出口,经济就会停滞不前,财政吃紧,大中国就不能维持下去。当财政持续吃紧之时,这个大中国就像一间摇摇晃晃的房子,轻轻踹一脚,就塌了。
>>覺得中華吃人文化可以拿來和法國文明相提並論,不愧是可以拿觀音土入菜的民族 (๑◔‿◔๑)


无论是形式逻辑,还是现实逻辑,共同点就是不管你什么肤色,什么语言,什么文化,传统持续的年份大小,乃至得哪位先知的教诲,跟了哪位神。

都一样。

自己拿着任何理由坚信自己「例外」的,只能说活在另一个世界的梦还没醒。

多看看历史,这种类型多的是。

--------------------------------------
只是,专心致志帮着别人做别人的梦,自己的存在连自己也不知在哪的,我的确觉得理解起来困难。

而且不容易在各种历史记载中找到,大概是根本没有记下来的意义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I follow Truth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07
  • 浏览: 3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