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真正支持香港,就是支持香港独立

禁书解读 | 余杰:真正支持香港,就是支持香港独立 《香港独立》自序 - RFA


香港沦为北京屠夫“路西法效应”的实验室


我已经十年不能去香港了。十年前,我还不相信有一天自己不能踏上香港的土地。

从二零零三年到二零一零年间,我差不多每年都有机会访问香港,我的新书也在香港一本本地出版,政治评论集《中国影帝温家宝》甚至有机会进入香港图书奖的决选名单。然而,自从铜锣湾书店系列绑架案发生之后,香港的出版业全面崩坏,我再也无法在香港出版任何一本新书,也极少有香港媒体愿意发表我的文章。

我没有亲身尝试过自己能否入境香港,香港政府从未公布过那张传说中的“黑名单”。但是,我看到持美国护照的前天安门学生领袖周锋锁被香港海关拒绝入境,甚至暴力驱赶,身上留下伤痕,便决定不作这种无谓的尝试。

短短二十年间,香港政府变得跟北京政府一样“黑”。文明改变野蛮,需要几代人的教育规训、耳濡目染,香港花了一百年时间来学习大英帝国与新教文明的观念秩序,才成为东方之珠;反之,野蛮改变文明,只需要短短几个小时就能完成,北京只需动一根小手指,就能释放无穷无尽的“平庸之恶”——你听说过那个名为“路西法效应”的心理实验吗?今天的香港,不就是一个北京屠夫放大的实验室吗?

美国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Philip Zimbardo)根据真实的实验经过写成《路西法效应:好人如何变成恶魔》一书,成为探讨人性之恶的经典之作。一九七一年,津巴多在史丹福大学进行了一个心理实验(即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他找来二十四名志愿者,在模拟监狱内分别扮演「狱卒」和「囚犯」。本来实验为期两周,但狱卒穿上制服和手持警棍,并在教授示意可随意运用权力去控制「囚犯」后,很快就失控。「狱卒」为求建立身份和地位,滥用手上的权力,不断虐待「囚犯」,甚至使用令人发指的暴力。津巴多被迫提前终止实验,他在书中承认:“人的个性气质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重要,善恶之间并非不可逾越,环境的压力会让好人做出可怕的事情。”后来,在根据本书改编的电影《史丹福监狱实验》的宣传海报上,写着一句口号:「穿上制服,却脱下人性!」这句口号,不正是今日香港的写照吗?

“黄蓝是政见,黑白是良知”,昔日深受市民爱戴的香港皇家警察,是亚洲最有效率也最有法治精神的警队;如今,这支高度专业化的队伍,已沦为黑警,跟中国穷凶极恶的国保警察并列,亦宛如希特勒盖世太保的升级版——虐待、强暴、杀人、毁尸灭迹,连十二岁的孩子、十月怀胎的孕妇和白发苍苍的老人都不放过。香港警匪片的编剧和导演们,一定会为自己太过缺乏想象力而感到羞愧。曾被誉为香港历史上最杰出电影的《无间道》系列,讲述了一个黑社会与警队互相派出卧底的故事,此类故事在香港警队整体将身份转化为黑社会的现实面前黯然失色。谁又能想到,香港民调会显示,超过半数的市民都给警队评分为零,七成以上的市民呼吁解散并重建警队?

此时此刻,需要重温一九八八年刘晓波在第一次访问香港时,接受香港媒体人金钟访问时的一段话。金钟问刘晓波,中国何时能够实现现代化,刘晓波回答说:“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今天这样,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就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孝子孙,且以此为荣。”可以说,这些年来,我的香港论述就是围绕这一中心思想展开:去中国化,是香港绝处逢生的希望所在。


香港人唱自己国歌:《愿荣光归香港》


我虽然不在抗争的现场,但我在精神上与香港抗争者同在。

我是看香港电影和电视剧、听香港流行歌曲长大的,对于香港,自然要“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是右派和独派,跟刘晓波和奈保尔一样拥抱以英语文明为主体的“普世价值”,当然将那些高举米字旗和星条旗的香港人视为“同路人”。多年来,我一直关心香港议题,写了诸多关于香港的评论文章。如今,这些文章终于可以结集成《香港独立》这本书了。

我是最早思考香港独立这个议题的、具有中国背景的知识人之一。记得二零零三年第一次访问香港时,见到香港泛民阵营的前辈们,直截了当地向他们询问港独议题。无论是支联会创始人、德高望重的司徒华,还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何俊仁;无论是崇拜恐怖分子切·格瓦拉并自称托派的“长毛”梁国雄,还是后来占中运动发起人、港大法学教授戴耀庭……他们个个大摇其头说,港独不可能,在香港有港独“妄想”的人屈指可数。他们都是广义的“大中华主义者”,对触手可及的“民主中国”以及香港在中国民主转型中扮演重要角色都抱有极其乐观的想象。

然而,在二零一九年夏天开始的反送中运动中,奇迹出现了。本土派、勇武派、港独派,雨后春笋,前赴后继,风起云涌。香港的年轻一代,不再是“左胶”或“大中华胶”(有趣的是,这两个名词都诞生自香港,「胶」源自香港网络术语「硬胶」,带有愚蠢、思维僵化之意,而「硬胶」是粤语脏话「戆鸠」的谐音)。他们发现了一个常识:古往今来,从来没有一个自由邦能长存于极权帝国的襁褓之中,一国两制是拌了蜂蜜的毒药。所以,他们的口号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他们不回避使用“光复”这个名词,香港既然需要“光复”,就说明她目前处于北京政权的“再殖民”或“劣质殖民”(相比于英国的“优质殖民”而言)状态;他们更不害怕使用“革命”这个名词,以“革命”自诩的中共,在香港人眼中却是压迫者及革命的对象,历史充满了吊诡与反讽。

这场香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逆权运动,也诞生了自己的“革命歌曲”。我刚刚撰文指出,在运动中广为传唱的、音乐剧《悲惨世界》中的知名歌曲《你有听见人民的声音吗?》(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可以成为未来香港的国歌,港人就创作了一首可以成为国歌的本土歌曲:《愿荣光归香港》。这首歌词曲创作均匿名,在抗议者常去的网络论坛上被反复修改,它与国歌的常见特征一样,伴奏以铜管乐器为主,昂扬抒情,包括「祈求民主与自由,万世都不朽」这样的歌词。有一位香港抗争者在《纽约时报》撰文指出:“我一生都在等待一首像《愿荣光归香港》这样的歌。……随着人们持续在大街上、商场里倔强地唱起这首歌,还有什么比它更能代表我们这场无人领导的运动?香港人有慧耳,也有善心。当一首真正代表我们身份的歌曲响起,我们会知道。愿荣光归香港。”

是的,愿荣光归于香港,这首歌咏唱的正是我在这本书中反复强调的主题:香港不是早已被中共驯化的北京、上海、广州或深圳,香港如同雅典、耶路撒冷、日内瓦和但泽,是一座充满荣光、拥抱大海的自由之邦。香港人比表面上已经独立的新加坡更独立:新加坡不过是李光耀家族经营的一所幼儿园,李显龙有什么资格对香港人以一城敌一国的自由之战指手画脚?没有人能夺走香港人的自由之心,即便威胁要将“分裂分子”全都“粉身碎骨”的习近平也不能。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御用文人在香港:以反港独和台独的梁文道为例


如何评价正在进行中的香港反抗运动,如何面对港独这一掷地有声的观念秩序,是一道分水岭。支持香港,必然意味着支持香港独立。口口声声说反对香港独立,却支持香港反对运动,必定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之举。

每一场伟大的社会运动,总会如同大浪淘沙般淘汰掉一群旧时代的菁英。有网络异议人士评论说,信奉进步主义的NBA球星跟沉迷于“天下”观念的中国“公知”,是全球化下互为镜像的产物,他们说的话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声音却比谁都大。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如此,游走两岸三地的“公知”梁文道等人也如此。平日里。梁文道可以“大胆”发表几句对中国政府的批评性意见,但每句话都严格确保在红线之内,从不越雷池一步。当论到香港的抗争和台湾对香港抗争的支持时,梁文道掩饰不住旁观者刻薄寡恩的语气和“大中华胶”居高临下的视角——

我想大家都应该好好从头思考「今日香港,明日台湾」这句口号在台湾,特别是偏绿的角度来讲,这句话则是一个警告,是希望用香港的案例来证明一国两制的失败……请注意,我无意怀疑任何台湾人对香港的真诚关心,但我有必要提醒,切莫把自己的政治主张随便套在香港头上,因为这里头可能隐含了一种自己都没有自觉到的,虽然说要支持香港,但却唯独香港越糟,才越能证明自己的主张没错的古怪逻辑。



实际上,梁文道自己的逻辑不仅古怪,而且阴险毒辣。人们当然可以不同意港独,但梁文道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是讨论问题,而是锦衣卫办案。若将他的精英话语翻译成《环球时报》的宣传术语就是:台独分子不要试图利用香港的反抗运动,香港没有港独的土壤。你们的做法,只会让香港的反对运动陷入更大的危险中。

这种假冒伪善的“好心”,在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中早已出现过:那些将污染毛泽东像的三名勇士和先知“扭送”公安局的学生领袖也如是说——我们不反党,只是反腐败;你们的做法太激进,只会让我们处于更大的危险之中。所以,我们要跟你们割席,不仅割席,还要将你们送去有司法办。在每个历史的转折关头,怯懦和伪善总是如此相似。

梁文道更是不点名地攻击台湾学者吴叡人说:

最近一位台湾学者在港流传甚广的演讲,就将香港运动的种种现象都归纳成香港民族的成形,而且在没有充份实质证据的基础上,便轻易宣布这场运动是一次港独运动,更说香港的大学生几乎全是独派。稍微清醒的朋友,难道不觉得这番话和内地部分网络媒体几乎如出一辙?难道一直以来都很热爱香港的这些台湾朋友,就不怕伯仁因我而死的结果?



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推君子之腹。香港人在几个月内走完台湾人在几十年里走过的独立之路,台湾人羡慕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想到将香港人送到反共前线当炮灰?住民自决是最大的人权,梁文道自称支持民主自由等抽象的“大词”,却反对台独港独等具体的政治要求。

这一次,中共前所未有地打压各种支持香港的言论,墙内的中国人只要转发支持香港的信息立即被逮捕法办,即便是墙外的美国人也必须“自我设限”——NBA事件是中华秩序颠覆美利坚秩序的第一次尝试。NBA退无可退,退一步不是海阔天空,而是万丈深渊。就连此前跟梁文道一样在两岸三地之间充当“无害的自由派”角色的龙应台,这一次也沿用村上春树的比喻,将北京比喻为高墙,将香港比喻为鸡蛋,不惜为此失去部分中国市场。梁文道偏偏急不可耐地站出来反对台独和港独,正表明台独和港独四北京扼杀不了的观念秩序和天赋人权,北京不仅需要《环球时报》这样的打手,还需要梁文道这样的打手。在此关键时刻,他终于展示出被“祖国”豢养的价值,“祖国”一定会在他身上追加投资。


波罗的海三国能独立,香港为什么不能?


一说起香港独立,很多人条件反射般地响应说:根本不可能,因为北京不可能放手让香港独立。

这种固化的思维方式应当被打破了。独立是香港人的事,台湾人的事,图博人的事,满洲人的事,蒙古人的事,东突厥斯坦人的事,蜀国人的事……为什么要站在北京的立场思考?为什么要低三下四地对北京察言观色?

固然,现阶段无比强大的中共政权,不会允许任何地方独立,五毛们的口号是“一寸都不能少”。但是,中共政权能永远存在吗?独立即便在此时此刻不可能,也应当成为一种可以去追求的愿景。如果每一天都在为独立做准备,当历史契机不期而至时,你就能牢牢抓住它。

就连波罗的海三国都能独立,香港为什么不能?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三个波罗的海沿岸的小国,总人口加起来只比香港的七百万人多一点,经济总量和世界影响力远远比不上香港。而三国面对的不准其独立的、莫斯科的“太上皇”,并不比中南海的独裁者弱小和仁慈。

在冷战巅峰时期,苏联强大的军事实力一度让美国心存畏惧:勃列日涅夫时代,苏联国力、军力达到顶峰,核武器和太空科技超过了美国,更可怕的是,苏联拥有超过五万辆新式坦克,超过北约国家的总和,其钢铁洪流势不可挡。

一九八一年九月四日,苏联举行了代号为「西方-八一」的军事演习,这场演习最大的观众群是北约各国代表。在这场当时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中,苏联陆海空军联合出击,参演总兵力达五十万,淋漓尽致的演示了苏联大纵深装甲集群突击的战力。此次演习是东西方冷战军事对抗的表征,是苏联军队鼎盛时期的真实写照,代表了机械化战争时代军队建设的最高水平。看着演习中苏联钢铁洪流所向披靡的画面,北约各国高级将领被吓得面如死灰。一向对苏联强硬的美国总统里根也承认:「如果苏联在一九八一年向我们发起进攻,美国将无力抵抗」。按照北约的估计,一旦苏联发动战争,一个礼拜之内就能占领整个西欧,然后封锁英吉利海峡,阻止美国远征军登陆。

那时候,有多少波罗的海国家的民众敢存有独立的“非分之想”?那时候,有多少西方世界的政客和知识分子敢挺身而出支持波罗的海国家独立?似乎那是永远无法实现的白日梦。然而,八年之后的一九八九年晚夏,不可一世的苏联变得精疲力尽、遥遥欲坠。勇敢的波罗的海沿岸三国民众用身体写下历史——正如今天香港人所做的那样。八月二十三日,不计其数的爱沙尼亚人、立陶宛人和拉脱维亚人组成人链,要求独立。波罗的海人嗅到了时代变革的讯息。但当时无人知道,苏联掌权者对示威会作出何种反应,如果苏联出兵镇压,他们自己无力反抗,西方也不会出兵帮助。不过,波罗的海人知道:团结就是力量。所有阶层,不分男女老少,都走上了街头,甚至地方上的共产党官员也加入其中。邻居们拿来食品,义工指挥交通。十九点整,多达两百万人手牵手组成世界上最长的人链,肃立一刻钟。画面传向全球。这是向往自由的一刻钟,也是写下“波罗的海道路”历史的一刻钟。组成人链的波罗的海人挥舞着半个多世纪以来遭苏联禁止的国旗,吟唱故乡老歌,直至夜深。苏联不敢发动大屠杀,也无法继续用苏联的帝国认同来对抗波罗的海人的自由愿望。人们意识到,这三个苏联加盟共和国的独立看来的确有了可能。两年以后的一九九一年,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终于重获独立。随即,“泥足巨人”苏联轰然解体。

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大教堂和独立钟楼之间,一块石头嵌入地面,石块上刻有彩色玻璃字母,组成一词“Stebuklas”(奇迹)。这一石块标志着当年从维尔纽斯直到塔林的那条波罗的海人链的终点之一。奇迹不会从天而降,奇迹属于每一个有准备的人。

没有不倒的帝国,苏联如此,中国也如此。因此,当年的拉脱维亚人、爱沙尼亚人和立陶宛人能够做到的事情,今天的香港人当然也能做到。这本为香港独立鼓与呼的书,讲述的就是这样的常识。
31
分享 2019-12-03

88 个评论

匪最恐懼的東西正是 "香港獨立"



波羅的海三國的獨立象徵著帝國的瓦解,香港的獨立將是王朝覆滅的開始
而俄羅斯的地板高於桂枝的天花板,是故桂枝將會不計一切代價阻止邊緣地區的獨立
也因此大外宣們才會如此不遺餘力的散播香港獨立不可行論

延伸閱讀:【抗爭籌碼學】香港愛國者的當務之急是籌組實質性的臨時政府
先学会走路再想着飞吧,一开始就想飞怕是摔得太惨

先学会走路再想着飞吧,一开始就想飞怕是摔得太惨


害怕跌倒的嬰兒將永遠無法學會走路
跌倒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永遠匍匐在地,向貴匪俯首稱臣
同意余杰。但现阶段不宜操之过急。

我是认为,香港独立,不能独存于粤独。

我非粤人,但希望粤人觉醒,也希望巴蜀人,吴越人觉醒。
我覺得香港主流民意,包括我自己,都不主張獨立,不是沒有想過獨立,而是理性分析後覺得目標太遙遠。匪匪長期在牆內宣傳這次運動是港獨活動,但如果真鬧獨立的話,是真的有藉口軍隊鎮壓而其他國家難以介入,唯一主動幫香港的美國也會變得無所適從。長遠來說,沒有軍權,沒有壓倒性民意支持,獨立是很難的。就算真的獨立了,也會長期活在匪國陰影下,國際地位被打壓得像蒙古國一樣,你永遠不知道匪匪的七傷拳能傷多深。當然,香港還是有金融地位上的優勢,但萬一獨立了國際環境有甚麼轉變,我就想像不了,起碼我看到獨立論的人都是樂觀主義,用很多滑坡論去掩飾掉那些危機。

你們怎麼看? 
現在只要能爭取到真正港人治港就已經對支共造成很大打擊了,未來等支共垮臺,香港自然能獨立,或者在一個民主的國家獲得真正的自治

同意余杰。但现阶段不宜操之过急。我是认为,香港独立,不能独存于粤独。我非粤人,但希望粤人觉醒,也希望...


獨立之路確實十分漫長,不過香港一但成功,接下來獨立的火苗將會像多米諾骨牌那樣朝著周圍的沿海地區燃燒出去

我覺得香港主流民意,包括我自己,都不主張獨立,不是沒有想過獨立,而是理性分析後覺得目標太遙遠。匪匪長...


各地都应该独立,当然,香港独立不能同粤地独立分割。这么说吧,从秦始皇开始,中华帝国,就是一个大监狱。

我覺得香港主流民意,包括我自己,都不主張獨立,不是沒有想過獨立,而是理性分析後覺得目標太遙遠。匪匪長期在牆內宣傳這次運動是港獨活動,但如果真鬧獨立的話,是真的有藉口軍隊鎮壓而其他國家難以介入,唯一主動幫香港的美國也會變得無所適從。長遠來說,沒有軍權,沒有壓倒性民意支持,獨立是很難的。就算真的獨立了,也會長期活在匪國陰影下,國際地位被打壓得像蒙古國一樣,你永遠不知道匪匪的七傷拳能傷多深。當然,香港還是有金融地位上的優勢,但萬一獨立了國際環境有甚麼轉變,我就想像不了,起碼我看到獨立論的人都是樂觀主義,用很多滑坡論去掩飾掉那些危機。


確實,獨立不成功就會像台灣一樣繼續活在陰影之下
但不獨立的話就永遠只能活在貴匪的腳底之下了

即便是文明如美國,國家的基石也是由愛國者的鮮血所打下的
要嘛這一代的香港人流血打下基石,讓下一代免於流血
要嘛這一代和下一代甚至是下下一代繼續流血,為貴匪堆砌成血肉的長城

複讀一下:

坚持五大诉求,中共还是有一丝可能(哪怕不到1%)因为畏惧贸易制裁而服软的,直接宣布独立等于把武力镇压的借口给中共送上门,非常不理智


這屬於類似民小一樣不切實際的幻想,貴匪的武力鎮壓從來不在於香港人是否支持獨立
土匪會因為某個人說了或不說什麼就決定不搶劫對方嗎?

按照這種邏輯,前幾天蔡英文公開宣稱 "中華民國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豈不是給了貴匪一個非常好的理由,解放軍怎麼到現在還沒有渡海攻台呢?
貴匪在西藏、新疆的屠戮是因為這些地區宣佈獨立了嗎?

很明顯的,香港人的未來只有戰爭與奴役兩條道路
要嘛拾起武器與貴匪對抗,要嘛跪下俯首稱臣
希冀於尋求僥倖的道路,最終將會連本帶利地支付應有的代價
"The time is now near at hand which must probably determine whether Americans are to be freemen or slaves; whether they are to have any property they can call their own; whether their houses and farms are to be pillaged and destroyed, and themselves consigned to a state of wretchedness from which no human efforts will deliver them. The fate of unborn millions will now depend, under God, on the courage and conduct of this army. Our cruel and unrelenting enemy leaves us only the choice of brave resistance, or the most abject submission. We have, therefore, to resolve to conquer or die." - George Washington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已删除

我覺得香港主流民意,包括我自己,都不主張獨立,不是沒有想過獨立,而是理性分析後覺得目標太遙遠。匪匪長...

各省独立。

即便联邦,中国人也是无法走出秦制大帝国的大监狱的。

各省务必独立。

不要害怕独立,即便独立了,各地都还有共同共有的部分文化基础,还是左邻右舍。协调合作是必须的。

大家必须深刻认识到,在全球的文明格局中,中华文明,不是引领性文明,即便是联邦制,很多人都没有足够的理性来定位自己的文明,都会去幻想大国崛起,都会去试图争霸领导世界。

只有各省独立,心瘾给这群傻子断了,和平宁静才会充溢他们的心,才能被救赎。
反对。。。

美国通过的是香港人权法案
也就是,美国希望把问题控制在人权范围内

这个时候,提独立,就变成了主权问题!

根据国际法,主权问题,他国是无权干涉的!反而让美国等西方国家不能干涉香港事务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国际法,中共才一开始就扣了港独的帽子
也借此说美国是干涉中国内政,挑战中国主权。。。

这个时候独立,除了把香港问题从人权问题转成主权问题,不会有任何帮助,是在害香港

------------------------
应该以五大诉求为根本,先解决当下问题
至于独立,最起码得熬过现在


你们可以了解下联合国机制
人权高于主权!这个是国际共识

你们要求香港独立,反而是把香港问题从人权问题降级到主权问题
同时,坐实了共党党媒的污蔑
还让美国无法干涉香港事务
感謝大家的回應,我覺得都很有意思,沒想過品葱支持獨立的人還不少,我思想有點落後了,這確實是值得思考的問題,不過先要走出今天的困局。

感謝大家的回應,我覺得都很有意思,沒想過品葱支持獨立的人還不少,我思想有點落後了,這確實是值得思考的...

廣東廢青還未覺醒 現時獨立不現實 而且弄到主權問題匪就會有道德高地 覺得爭取聯省自治或者高度自治才是辦法

美国通过的是香港人权法案
也就是,美国希望把问题控制在人权范围内
这个时候,提独立,就变成了主权问题!
根据国际法,主权问题,他国是无权干涉的!反而让美国等西方国家不能干涉香港事务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国际法,中共才一开始就扣了港独的帽子
也借此说美国是干涉中国内政,挑战中国主权。。。
这个时候独立,除了把香港问题从人权问题转成主权问题,不会有任何帮助,是在害香港


美國:??? CIA 什麼時候停止對庫德人的資助了?

你们要求香港独立,反而是把香港问题从人权问题降级到主权问题
同时,坐实了共党党媒的污蔑
还让美国无法干涉香港事务


說得好像香港市民一旦宣佈獨立,歐美就會停止一切援助一樣
難不成《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裡面提到了不允許香港人獨立嗎?
尊重香港人的选择吧,香港独立绝对是被中共逼出来的,而现在港人还是很善直,并没有全面独立的决心…
香港之所以不是瑞士并不完全是因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而是因为中国是亚洲的一部分。瑞士、比利时、卢森堡、葡萄牙这些都是国(欧)际(洲)公法的产物,国际公法的效力与国际的范围是呈现二律背反的。

香港之所以不是瑞士并不完全是因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而是因为中国是亚洲的一部分。瑞士、比利时、卢森堡、葡萄牙这些都是国(欧)际(洲)公法的产物,国际公法的效力与国际的范围是呈现二律背反的。


瑞士之所以能成為永久中立國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全民皆兵、處處都是難攻不落堡壘
就連納粹德國也不敢動她一根寒毛
香港都是手無寸鐵的市民,當然無法成為像瑞士那樣的國家
靜靜地贏不好嗎
做着獨立的準備,講就不同意獨立,堅持到土共崩潰的一日就是香港人的勝利了

靜靜地贏不好嗎做着獨立的準備,講就不同意獨立,堅持到土共崩潰的一日就是香港人的勝利了


問題在於獨立的準備開始了嗎?現階段連口號都還不敢喊的話,待到時機來臨又怎麼能動員的到群眾呢?
政治沒有真空地帶,一旦貴匪崩潰了,各地的張獻忠就會開始爭奪天下,如果到時候還沒有準備好的話,那就準備像台灣的二二八一樣再被屠戮一代菁英吧
現在就應該擁有海外臨時政府,開始籌備各項物資與兵團了

最近一位台湾学者在港流传甚广的演讲,就将香港运动的种种现象都归纳成香港民族的成形,而且在没有充份实质证据的基础上,便轻易宣布这场运动是一次港独运动,更说香港的大学生几乎全是独派。稍微清醒的朋友,难道不觉得这番话和内地部分网络媒体几乎如出一辙?难道一直以来都很热爱香港的这些台湾朋友,就不怕伯仁因我而死的结果?


道长这一段逻辑确实很不好,其逻辑就像指责“女性穿着暴露招致性骚扰”一样,我们应该指责的是作为镇压者的中共还是维护自决权的民众,读者应当自己细细思量。

美國:??? CIA 什麼時候停止對庫德人的資助了?說得好像香港市民一旦宣佈獨立,歐美就會停止一切援...


这个法案叫人权法案,怎么可能涉及主权问题?法案里不会提到独立与否。。。
只有粉红才会觉得人权法案支持了香港独立,这个只是人权保护法案,不是用来分裂国家主权用的。

香港独立,必然是中国主权问题。这个就是美国一直反对香港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的原因!

你可以不认同我的观点
但是,网上很多加泰罗尼亚独立的分析文章都已经表达了我的主张。

前阵子加泰罗尼亚独立的时候,老是把自己和香港问题放一起。
我相信美国是什么态度大家都知道,美国的表态你也可以自己去查查

主权是主权,人权是人权
我反对独立观点,不代表我不支持香港
但是,现在提独立,真的帮不了香港

如果你愿意好好谈论问题,我们可以从Catalunya问题出发
我可以给你找很多分析的youtube视频,我也可以让你看看Catalunya为什么没有一个国家支持

理由就是,他们的诉求是主权问题
香港是人权问题

这个法案叫人权法案,怎么可能涉及主权问题?法案里不会提到独立与否。。。
只有粉红才会觉得人权法案支持了香港独立,这个只是人权保护法案,不是用来分裂国家主权用的。


同志的思維相當奇怪,彷彿粉紅的想法非常重要、中國的主權高於一切
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話,那麼美國就應該承認台灣與南海都是屬於中國的
事實上主權並不是絕對的,否則的話美國就不會承認科索沃的獨立了

而西方國家重視人權大於主權,一但美國人的清教徒思維發作了,他們就會出手援助,這與任何國家的主權毫無關係,假如香港人在受到血腥鎮壓的情況下香決意索求獨立,那麼美國自然就會順水推舟,像支持庫德人那樣為香港人提供支援

香港人只要一天沒有主權,就永遠無法得到人權,匪這個稱呼並不是浪得虛名的

前阵子加泰罗尼亚独立的时候,老是把自己和香港问题放一起。
我相信美国是什么态度大家都知道,美国的表态你也可以自己去查查


複讀一下:
根據 Emerson College Polling,有 59% 的美國人支持香港獨立,就是因為香港人的流血抗爭,才能爭取到美國人的認同,才能爭取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看看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獨立事件中歐美的態度即可知。


然而加泰隆尼亞並沒有發生人道危機
說難聽一點,還是在於流血的問題,要讓自由世界看到暴政的殘酷,反抗者的血流得越多,來自西方的援助也就越多
反之,一旦下跪求饒,各國看不出香港人有起身反抗的意願,那麼援助自然就會跟著減少
以色列人、庫爾德人敢於拿起武器為自己的家園而戰,西方有因此而停止對他們的援助了嗎?
沒有,上帝確確實實地實現了祂對選民的承諾
台湾可能在各方博弈下独立,香港是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别意淫了真的理智点吧。
类似“香港独立”这种,目前阶段没有可行性的口号,是否有喊出来的必要,可以讨论一下

香港人人只要一天沒有主權,就永遠無法得到人權,匪這個稱呼並不是浪得虛名的複讀一下:根據 ,有 59%...




以上言论,你不喜欢,你点踩就可以了
再不行,你可以折叠。。。

加泰罗尼亚,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是的确西方国家没有怎么报道,也没有什么支持。
库尔德,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我也不发表意见。

你有反对我观点的权力,但是你有不让我发表言论的权利么?
我相信美国民调显示是支持香港的,但是美国国会立法,得根据国际准则行事
干涉他国主权的法律,不可能在国会通过
国会可以通过所有保护价值观,人权的法律

以上言论,你不喜欢,你点踩就可以了再不行,你可以折叠。。。加泰罗尼亚,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是的确西...


為什麼我和其他你們認為是姨粉和分裂派的管理員,面對統派的言論就算再怎麼不合理,都只有反駁而沒有動用管理權限去折疊和封禁,希望你能自己思考。

為什麼我和其他你們認為是姨粉和分裂派的管理員,面對統派的言論就算再怎麼不合理,都只有反駁而沒有動用管...


溫和派中國人無法包容不一樣的觀點,一但發現,就會將其視為對自身一種的威脅
对于饱受大统一思想荼毒的大陆民众,任何一部分的“独立”都是个异常沉重而艰难的选择。

长远来看,非常赞同余杰文中的这段话:“这种固化的思维方式应当被打破了。独立是香港人的事,台湾人的事,图博人的事,满洲人的事,蒙古人的事,东突厥斯坦人的事,蜀国人的事……为什么要站在北京的立场思考?为什么要低三下四地对北京察言观色?”

為什麼我和其他你們認為是姨粉和分裂派的管理員,面對統派的言論就算再怎麼不合理,都只有反駁而沒有動用管...


1.我没有认为你们是分裂派
2.我也不是什么统一派
3.我这里不涉及是独立还是分裂,我谈的是人权和主权
我完全可以支持香港独立,但是现在独立不是时候!

我更多是希望你们在现在这个情境下思考独立这个口号,会不会让美国停止援助

如果你看我这帖子里所有发言,你们不要认为我是统一派
你们会发现,我更多是希望大家站在美国国会的立场去思考,而不是香港人立场

我相信,不管是川普,彭斯,佩罗西,卢比奥,还是黄之峰,应该都是反对现在提港独的
我们不是反对港独,我们是反对现在提港独。。。
你还是认为我是统一派,觉得我把你们当分裂派,我就无话可说了。。。
何苦呢,给人打标签,莫名其妙把我说成统一派。。。
共產黨一天不倒台,香港就一天無可能獨立。
共產黨一天不倒台,臺灣就一天無可能獨立建國。
我贊成可以往這個方向去嘗試,但要有奮鬥好幾十年的心理準備。臺灣人已經走了七十多年,香港人剛起步不久,加油
已删除

你们会发现,我更多是希望大家站在美国国会的立场去思考,而不是香港人立场


美國國會的立場取決於美國人民對香港的反應,而美國人民對香港的反應則取決於香港人自己的行動
今天就是因為勇武派站出來流血抗爭,美國人民受到感應,改變了國會對香港的立場,於是推出了香港人權法案
假如香港人無所作為,那麼根本不會出現這部法案
說穿了還是那一句話,天助自助者
香港人如果決心要爭取獨立,那麼全世界都會支持他們
我是香港人, 香港支持港獨是不足道的極小數,第一次從689 口中聽到港獨,我也是莫名其妙,什至如果現在你在香港鼓吹港獨,無論勇武,和理都會認為你是趙碟 在帶風向

還有經我多年觀察,我高度懷疑港獨是反習拿來做加速的
我是十分認同的,感覺許多人沒明白余杰的觀點。

香港獨立現在當然做不到,畢竟共匪現在依然強大,現在要求港獨只是癡人說夢。但港獨並不是必須立刻實現的主張,而是作為一個最終目的。當下所需的是在共匪所劃的紅線內爭取最大限度的自治,如此一來,當這紅色政權搖搖欲墜時,香港才有最大的能力、把握與機會越過雷池,脫離共匪的統治。

簡而言之,就是「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不是有希望才去做,而是做了才有希望」,有些事情,機遇與希望是靠自己建立的,現在港獨派應該做的是默默耕耘,等待時機。我尊重不同意見,但不認同因為現在沒有希望就不支持港獨的說法。

還有經我多年觀察,我高度懷疑港獨是反習拿來做加速的


其實支持港獨比較符合習近平的利益,習近平如果要獲得成功,那麼就不可避免地要發動香港戰爭
儘管照目前看來,即便香港人不喊出獨立的口號,香港戰爭也是在所難免了

其實支持港獨比較符合習近平的利益,習近平如果要獲得成功,那麼香港戰爭就不可避免儘管照目前看來,即便香...


敢問閣下高見 怎樣符合維尼利益呢? 國際戰線都焦頭爛額,千夫所指了,來香港屠城符合利益早出了解放軍在香港表演摺被吧
口口声声说民主,民主当然要人民的意志领导国家的发展。我个人认为中国不存在蜀独、沪独等的民意基础,至少汉地十八省和东三省与宁夏内蒙等,90%以上的人口都是使用中文为母语的地区,不存在独立的民意。即中共崩溃,基于历史、地理、语言、经济的原因,上述地区还是会成为一个新国家。这样一个新国家基于地缘和人口,还会是东北亚的一个强权。香港与这样的强权做敌人,不是明智之选。

美国人的外交策略现在来看已经很清楚了,是彻彻底底的现实主义外交,isis被消灭后,库尔德人立马被抛弃。我不相信美国人会为香港人流血,800万香港人口面对10亿以上的敌对人群,恐怕会有灭顶之灾。

我认为香港人的最佳策略就是输出革命,把革命之火输出到大陆来,未来我们将建立一个中华联邦,联邦境内的人民将具有完全的迁移权和相同的居民权。届时,我们将欢迎所有有共同文化和历史记忆的兄弟民族加入联邦,同时也欢迎香港人加入新的联邦。

敌视、殴打、乃至于大陆人宣战不是一个好主意。香港人和大陆人有共同的敌人,而大陆人不是香港人的敌人。
獨不是現在香港人該考慮的,太遠了⋯⋯雖然真的很希望香港能夠遠離這糞坑,但是現在說他太不切實際了

敢問閣下高見 怎樣符合維尼利益呢? 國際戰線都焦頭爛額,千夫所指了,來香港屠城符合利益早出了解放軍在香港表演摺被吧


這代表維尼的動員能力嚴重不足,以至於遲遲無法發動香港戰爭
再這樣繼續拖延下去的話,竟無一人是男兒的命運很快就要落到中南海的頭上了

這代表維尼的動員能力嚴重不足,以至於遲遲無法發動香港戰爭再這樣繼續拖延下去的話,竟無一人是男兒的命運...

其實你知道幾個月前老解都動員放在深圳 和香港本身都有摺被軍註守嗎?

我认为香港人的最佳策略就是输出革命,把革命之火输出到大陆来.


同志說的非常好,其實購買滇軍和粵軍入粵作戰才是香港愛國者的上上之選

問題在於獨立的準備開始了嗎?現階段連口號都還不敢喊的話,待到時機來臨又怎麼能動員的到群眾呢?政治沒有...


現在的土共雖然頹勢已現,但是仍然有20年累積的資源和14億韭菜,不是說崩潰就崩潰,首先要腳踏實地一步步來,先爭取到公識的五大訴求,再做下一步,步伐跨太大會跌倒的。
独立目前这个阶段对于香港来说是不可取的,太过遥远,而且港独,分裂分子是中共抹黑抗争运动的惯用词,如果宣扬独立那中共就等于获得了镇压的正当化理由,即使不想出兵镇压,下面的粉红战狼也会逼着他出兵,所以目前港独是真的不可取。
保守估計現階段的確有30-40%的黃並不支持港獨
他們的最高要求也就真普選及真自治,而已
香港是否独立,应该让香港人自己决定。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决定权。
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让香港人达成可以决定自己命运的状态,也就是双普选。
独立与否是下一步的事情,硬要打乱顺序,不但会削弱自己的力量,还会遭受不必要的阻力。
我認真說,當港華戰爭真的發生時,「被中國侵略的民主鄰國」會比「自稱光復中華民國和中共交戰的群體」或是「只想自治不想脫離中國的中國領土」更有讓我支持台灣出兵的意願。因為只有第一個對台灣建國有利,值得我參戰,讓我有意願說服同胞參戰,至少我還是後備軍人(役畢男性)。
我想打的是中國,不是只打中共。
我作為香港人本來認為香港獨立真的不可行 先不說政治問題 資源問題也難以解決 可是如果可以聯同廣州一起就不同了 因為經過5個月我終於認清和共黨談什麼訴求根本是不務實的 問題是如何可以領廣州的人民重新站起來 同時配合外力內外夾擊 只要有邊境就會有真正的談判籌碼 國內同胞認同嗎?
香港独立目前不现实。只能给中共口实大兵压境,国际上的援助都因为有悖国际法因为上升到主权问题难以实施,除非大陆目前已经乱了而广东人都上街了那么可以联合广东人甚至福建人一起要求独立。
所以现阶段别说没有压倒性的独立的民意,即便有独立都很不现实。只要真的是独立诉求中共刚好找到理由大开杀戒。
我不支持香港獨立
香港沒有足夠條件以獨立國家的身分對抗中國大陸
文化上也沒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

『祈求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
民主與自由才是我們最想要的
獨立既然不是能夠保証香港民主與自由的手段
也就沒必要追求獨立的必要

要永保香港的民主自由
必然要反攻大陸,瓦解共匪
而且這用不了多久
中美貿易戰就是最好的推動背景

就算真的香港獨立了
如果中國大陸不變成民主國家
即使共匪滅亡後,一班軍閥在北方互相攻打
任何一個都可以入侵香港

至於中國大陸民主化後
香港是否有權選擇獨立,那就是之後的事了

問題在於獨立的準備開始了嗎?現階段連口號都還不敢喊的話,待到時機來臨又怎麼能動員的到群眾呢?政治沒有...



同意,相信很多香港人都以TG不会让香港独立为由拒绝思考。但是有没有想到如果某天TG突然倒台而香港人没有准备会怎样呢?香港人想成为成为军阀掠夺的金矿还是有英美保护的城邦(city state)呢?

害怕跌倒的嬰兒將永遠無法學會走路跌倒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永遠匍匐在地,向貴匪俯首稱臣


没人说不行,但你们现在就想 太难得等。其实你们独不独立 理解得人都支持得,但目前不行
余杰说出了支持香港独立的人的心声,香港不要被大陆的体量所吓倒,美国人有六成多支持香港独立,而美国国会的议员们是听美国人的。
如果没有美国汹涌的民意,美国国会 会这么快通过香港法案吗?某些被中共蓝金黄的国会议员 会不敢阻挠香港法案吗?会不敢投香港法案的反对票吗?
波罗的海三国的对手是俄罗斯,所以能够独立;而现在香港人的对手是中国人,那就只能放弃幻想原地等死
要独立怎么也得灭共之后啊,起码土共势力大大削弱后吧,你现在人还在街上被黑警打,更是连起码的兵权都没有。。。。太天真了,现在要谈独立真的就跟要实现共产主义一样,全是理想主义的空谈。。。况且以后时局变化,说不定也没有独立的必要。反正只要土共还控制着整个大陆,独立是基本不可能的。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香港人的主流民意並沒要求獨立,只不過要求真正的一國兩制和良好的管治,事實上香港的經濟和大陸是緊密相連,唇齒相依的,獨立會讓香港經濟變得很差,所以我完全不認同這位余傑先生的港獨觀點。這次的反送中運動是有奸人和澳洲的某些種族主義者在背後推波助瀾,挑撥離間,想要利用香港來達到某些人的政治目的或是個人利益,甚至要禍害中華民族,大家切勿中計。
余杰的这个逻辑我完全不能同意,尽管我 不反对香港独立,甚至是香港独立的同情者,但我不认为支持香港就要支持香港独立,香港独立这个议题不是现阶段的重点,怎么反对共匪在香港的统治才是重点。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目标。 

我理想中的香港是 类似于神圣罗马帝国下属的自治市镇,也就是一个独立或者形式上隶属于中华联邦的一个城邦,但我同样不认为我的议程别人一定要支持。

香港人的主流民意並沒要求獨立,只不過要求真正的一國兩制和良好的管治,事實上香港的經濟和大陸是緊密相連...


奸人:指共党高层 指林郑月娥

香港人的主流民意並沒要求獨立,只不過要求真正的一國兩制和良好的管治,事實上香港的經濟和大陸是緊密相連...


最先禍害人的可是共產黨,是誰最先違反一國兩制不給予港人雙普選權利的?出了問題就直接怪所謂的海外敵對勢力,怎麼不先從自己的問題上找?
其实不是支持不支持香港独立,而是香港人想要保持现有的自由,只能独立。反送中运动到如今,香港与中共政府已经完全分手并结下仇恨,香港再呆在中共治下,自由与人权会被加速剥夺,最后新疆化。至于说等到整个中国都民主化,我不认为近期可能。freedom is not free. 以中国的体量与现状不死个亿把人,趟过尸山血海,耗个几十年,难以成功。等到了那时候香港人恐怕都被杀光了换血了。
相反以香港特殊的政治经济地位,趁着国际形势变换,中国经济下跌,中共统治衰弱的时机在各方势力中间平衡的话,寻求独立也不是没有可能。我认为香港独立应该早于中国的民主化。

我覺得香港主流民意,包括我自己,都不主張獨立,不是沒有想過獨立,而是理性分析後覺得目標太遙遠。匪匪長...


香港歸中共管就會慢性死亡,但是獨立確實勢單力薄,沒有廣東一齊,香港獨立後好難保證自己安全,所以現階段睇來,確實遙不可及

香港人的主流民意並沒要求獨立,只不過要求真正的一國兩制和良好的管治,事實上香港的經濟和大陸是緊密相連...


這裡也有大中華膠
現在還不支持獨立的,大都是因為主觀認為獨立後必然會被中共入侵或經濟封鎖,簡單來說就是因為有個流氓鄰居,而不是因為覺得香港自身條件不可以獨立。
新加坡可以的我們都可以,只是我們的惡鄰換成中共而不是馬來西亞。
香港人要想的是如何說服中國保證他在香港獨立後的利益,該不會認為中共真的在意領士完整把?

只有獨立才會有真正港人治港 才會有真的自由民主。
獨立後還要改用英文,用兩代時間改做成英語為主漢語為副的國家

香港歸中共管就會慢性死亡,但是獨立確實勢單力薄,沒有廣東一齊,香港獨立後好難保證自己安全,所以現階段...



做好准备,才能捉住机会
客觀條件來看:
假設有辦法獨立,香港還是需要武力當後盾。
最安全方法是當英國附屬國或殖民地(雖然很懷疑現在的英國會不會同意),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自治區太危險,現在的自治區基本上名存實亡。

話說回來,要不要獨立應該是港人採多數決投票自己決定,別人吃麵外人沒資格喊燙
中国的领土是不能够允许独立的,但是需要让他们自治,不是一国两制,而你是一国两治。

我覺得香港主流民意,包括我自己,都不主張獨立,不是沒有想過獨立,而是理性分析後覺得目標太遙遠。匪匪長...


說實話,要是我們有足夠的武力去和解放軍戰鬥的話,我是不介意獨立的,可惜沒有。要真正脫離中國,我認為更大可能是在冷戰中割讓給美國吧。

說實話,要是我們有足夠的武力去和解放軍戰鬥的話,我是不介意獨立的,可惜沒有。要真正脫離中國,我認為更...


你永遠不可能有足夠武力去對抗中國,大魚吃小魚是不變的定律,關鍵是他吃掉你會否 安然無恙還是滿身傷痕,就是要玉石俱焚,這個成語就是中共用來解釋香港「攬炒」的意思。
小國有小國的國防,香港的國防思維應該是要敵人犯境時付出最大代價。
新加坡也是毫無縱深,他們的國防思維值得參考。

說實話,要是我們有足夠的武力去和解放軍戰鬥的話,我是不介意獨立的,可惜沒有。要真正脫離中國,我認為更...

武器没有,但可以靠极强的组织能力突破,如何布局下棋可以思考下
真正的知识分子是离土不忘乡的。无产阶级所冒充的文痞则是去了大都市就会忘记生养自己的土地。
引领性文明是什么

這裡也有大中華膠


有些人因為執政者有問題就說要分裂自己的國家,邏輯感人。還有,尊重别人的觀點和言論自由是基本素質,動不動就亂扣帽子與文革時期的中共無異。

有些人因為執政者有問題就說要分裂自己的國家,邏輯感人。還有,尊重别人的觀點和言論自由是基本素質,動不...


有沒有問過別人想不想當中華民族一員呢?或者別人是要分裂你的國家去建立自己的國家呢?
而且跟現在執政者也無關,因爲中華民族這個政治產物就是爲了繼承清國國土而搞出來的。
不然各族都會在清國崩潰之際各自獨立了.

引领性文明是什么


就是在前面领路的文明,看看你的数理化教科书,看看这个星球的科学,哲学,艺术成就,是谁在领路。

確實,獨立不成功就會像台灣一樣繼續活在陰影之下但不獨立的話就永遠只能活在貴匪的腳底之下了即便是文明如...


因为台湾终究没有归北京统治,且有自己的军队,跨越海峡难度较大。

毕竟再怎么说,也算是一块有一定争议的领土,香港只是给了较多自由的地区,再一个,毕竟还是跟大陆接壤,行军也方便,香港也没有自己的部队,好歹台湾有自己的些许军队,而且现在深圳集兵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就等你真正宣布一独立,消灭“反动势力”,武力镇压,到时候再把给你的东西全撤回来,变成个集中营,哦对不起,再教育营,不好意思。

闹独立就是共党想看见的,仔细想想新疆吧,别到时候香港上品葱也要翻墙了,如果香港人真的开始闹独立,那我只能说,正中了共党的阴谋。现在是万万不可的啊。
波罗的海三国能独立,香港为什么不能?

1.余杰把目前香港的地位搞混了,這三國加入蘇聯,本身就是以國家名義加入的,其全稱就是XXXX蘇維埃共和國

香港則是以特區的名義被英國轉交給了兲朝。

2. 對於香港的領土主權,世界各國都是予以承認的。以獨立為目標,則會為國際援助帶來極大困難。是在破壞目前港人爭取民主的努力

3. 目前時機不成熟。 共匪連落實一國兩制都不願意接受,讓香港獨立則是令其徹底失去在香港的控制力和利益的事情。當前形勢下共匪任何領導人都不能做出這樣表示。

4. 一個獨立的香港國,一旦被中國封鎖,其生存都是問題。這是不容忽視的現實。


現階段任務就是落實普選,讓香港人民可以直選市長和議員,其他違背這個當前目標的行為,是在起著破壞作用。

奸人:指共党高层 指林郑月娥


那是你的想法,這樣強加到別人身上真是素質感人。奸人是指漢奸。
已删除

那是你的想法,這樣強加到別人身上真是素質感人。奸人是指漢奸。


你说是那就是。什么时候开贴讲讲你澳洲的奇特经历啊?我还记着呢= =

你说是那就是。什么时候开贴讲讲你澳洲的奇特经历啊?我还记着呢= =


那個帖子又不是在我的名下,還有,別人的經歷關你什麼事?感覺不懷好意啊。

那個帖子又不是在我的名下,還有,別人的經歷關你什麼事?感覺不懷好意啊。


诶 我说的不是那个天涯贴子 是你的经历 你不想说就算了嘛= =我只是好奇 因为太奇特了

就是在前面领路的文明,看看你的数理化教科书,看看这个星球的科学,哲学,艺术成就,是谁在领路。


但是誰領跑不是必然的阿 各種文明在古代也有過璀璨的時期呀
中共解体以后就不好说了,不是一个香港独立,台湾、图伯特、东突厥都独立了,香港到那时候就看是否能抓得住历史机遇。
民族自决是国际法保证的,所以哪怕图伯特、东突厥独立美国都有理由干涉,现在香港确实不好插手。

有些人因為執政者有問題就說要分裂自己的國家,邏輯感人。還有,尊重别人的觀點和言論自由是基本素質,動不...



支那人不如先尊重尊重别人分裂支那的观点和言论自由吧,而且香港本岛香港岛和九龙的一部分当年本来就是永久割让给英国的,支那既然说中英联合声明是历史文件,那么这部分当然不应该属于支那啦。
余杰这种人是最可怕的。你要走极端,就自己走在前面,只煽动别人,自己稳稳地坐在书桌后面,算什么呢?而且对只要态度稍微温和一点的,就一通乱骂,梁文道“阴险毒辣”?你他妈的放哪门子的黑屁啊?

梁文道无非就是讨论一下子港独面临的技术性难题,他真的在感情上不希望香港独立吗?不见得吧。而余杰这个就是属于那种完全不管现实,一位宣泄感情的文傻,而且这位文傻还特别坏,见到敢讨论技术问题的就发怵,干脆先发制人,一通谩骂,看你还敢跟我聊可行性?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梁文道我也不怎么欣赏,但比你个无脑的喷子强多了,你什么东西,一个老中二而已,而且是最恶毒的那个。这种老中二幸亏只能在书里或者网上放放黑屁,要是有了权力,不是共产就是纳粹

余杰这种人是最可怕的。你要走极端,就自己走在前面,只煽动别人,自己稳稳地坐在书桌后面,算什么呢?而且...


南国山河南帝居。香港独立,应该没有道德上的问题。我的观点是,香港独立,必须同广东独立合在一起。我不是香港人,也不是广东人,但我希望秦制解体。“独立是香港人的事,台湾人的事,图博人的事,满洲人的事,蒙古人的事,东突厥斯坦人的事,蜀国人的事……为什么要站在北京的立场思考?为什么要低三下四地对北京察言观色?” 对没错。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