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红,NBA,言论自由,左派,政治正确的碎碎念

    言论自由有没有界限呢?我这右狗的意思,没有,除非就是在拥挤的剧院高喊起火了这种明显会造成损害的场面,这种极端情况的是不需要考虑,一个系统设计,应该尽量兼容异常少数情况,但不能说为了这少数情况,就把正常情况给牺牲了,因此不能因为所谓安全就把自由给禁止了。而且很简单一个道理我如果是独裁者,想收回别人的言论自由,不会蠢到颁布法令,禁止妄议中央--这是小学生的做法。我会非常崇高的口号来限制自由,比如国家安全,民族利益,或者是政治正确---对,我又想批判左派了,来慢慢的收回自由,当然很多人辩护说,那些维护政治正确的人并不是想限制别人的言论,而是不希望伤害攻击别人,讲真你也好我也好不是他肚子里蛔虫,谁到底怎么想,谁也不知道,而且无论怎么想,客观上来说,确实让大家不敢说话了。这是对的吗?而且一件事结果其实跟推动他的人愿望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小粉红也好,白左也好,其实有一点还是相同的,就是认为言论自由是有界限的,你不能过线。如果莫雷说非法移民都是群强盗这类政治不正确的话,那么可想而知,此刻他就要被白左媒体以及时评人给骂死了,NBA罚款这事也跑不了。如果莫雷说了政治不正确的话,反而P事没有,白左抓狂程度可能比小粉红有过之而无不及。
     饭圈婊子粉红也是如此,它们觉得中国统一是不容置喙的天条,你支持HK,就是违反它们的天条,犹如杀亲爹了。然而美国民意反弹造成NBA不敢认怂,它们的愤怒跟这几天碰瓷姨粉的力伯儒和大一统废物差不多
    当然,我们讲莫雷说的正确,但是如果政治不正确的观点说出来一般是不对的或者是冒犯人的。如果言论自由的前提是必须是对的,那还真是跟墙内都一样了,因为对与错谁来判断?媒体?大众?知识分子?
这些人谁敢拍着胸脯说自己绝对不会搞错,而且就算错了,也没法追究责任不是?左派知识分子舔完了苏联,现在不是照样在道德高地指点江山吗。
    当然回到现实中,不对的话,冒犯人的话确实讲出来不好,但是如果拿政治正确风潮让大家噤声,甚至几十年去前 旧事都拿出来碰瓷(可怜的拜登和特鲁多),然后还要发明新话等等,这种行为可就过了。
9
分享 2019-10-16

123 个评论

言论自由这种事情,有两种进路,一种是受限的,一种是不受限的。
受限的进路下,线内言论自由。
不受限的进路下,所有言论自由。骂人能不能行?能行。什么后果?人家揍你。种族歧视言论能不能行?能行。什么后果?人家暗杀你。
这两种进路现在都很奇怪,第一种,线内也不自由了,也得讲个薛定谔了;第二种,光看自由了,一受反驳高呼自由了。这世界可能不会好了。
1 骂人当然不对了,但是骂人就可以打人?打人警察抓不抓?哪怕赵国,你打人,跟警察说,他骂我,只要人家没动手,你这就没道理
2 第二这根线谁来划,还有一点?骂人还好说,其他的呢?所谓两种进路,大概又是白左研究成果?
美国宪法的言论自由基本能讨论的都讨论了:
https://www.freedomforuminstitute.org/first-amendment-center/primers/free-expression-on-social-media/

人文(社会/道德)的言论自由?永远讨论个没完没了
因为美国宪法这点是非常完备,但是把持知识界舆论界的总相当哲人王的知识分子,可是总想矫正大众,希望所有人都一个声音,也不知道谁给了他们资格
没有界限是不可能的。康德讲:自律即自由。
当然不存在没有界限的东西,我这里说的界限当然是这些年来左派把持舆论界搞得各种言论禁区。非要设限,我就请问,1 这个线谁画的, 2 它凭什么划?
左派搞的言论禁区是指的什么?
设限是人自己设立的,就是说这个规则是自己承认的,这是哲学界的看法(网易哲学公开课:公正第七集“谎言的教训”)。神已经不为人立法,人只能自己立法,简化说就是—— 人为世界立法。因此一切活动包括人自身在内,实际上都无法违反这个自律原则(康德称为道德律)。
议会立法需要授权,没授权立法可就搞笑了,那不就是共产党吗?我说的自然就是愈演愈烈的以政治正确为名动不动就限制别人发言的,比如保守派去大学演讲遭到抵制这类实际上就是在禁锢言论
保守派是一个很笼统的称呼,不知道指的什么?保守派的学者到大学演讲应该还是没问题的,但是如果有政治目的,就不好说了,因为这时不单纯是一个学者了。
一般政治派系都是不允许到大学演讲的,这是教育界的常识,因为容易牵扯到使用公共系统(政治)干涉社会事务的大问题。
教育界始终都是远离政治的,也高于政治,要让政治为人所用(教育既然是培养人的,那么政治组织是人建立的机构,它就不能高于人,因此教育系统至少比政治高1级,2级有点难)。
教育界始终都是远离政治的,也高于政治---这就有点装了,上次伯克利U型锁这个事,更不用说之前还有高华非常自豪的哔哔大学有多少教授是力伯儒,今年你在这跑着跟我说教育界常识?
政治目的这个事更有趣,大量政治家都去大学演讲过,难道都是去讲今天天气哈哈哈?
说大学远离政治,力伯儒和左派第一个不同意
政治目的---这个东西跟寻衅滋事一个水平,默克尔跑去暗讽川普,这个算是学者吗?
你好像完全没有明白我讲的什么。教育界远离政治,并不妨碍教育界的教授学生参与政治活动。
我觉得你要理解别人讲的东西之后才能谈,不然就都是自己弄个稻草人打,没有意义。
除了教授和学生,还有个抽象的教育界?这东西是什么?校董吗?文字游戏吗?而且抵制演讲,伯克利U型锁算教育界吗?我现在跟你提的不是说教育内容这个东西,而是举例说明,你拿着康德的自律即自由跟我说的言论自由是一个范畴的吗?给别人划界限这叫自律还是它律,而且谁给你权力给别人划线的?
希望你不要偷换概念,不要转移话题
是你在立稻草人,我说了首先教育界介入不介入政治跟本话题无关,我举例只是说明我觉得左派占优势的地方有钳制舆论的嫌疑,不要划到别的地方
那你谈吧,教育界是如何与那里面的一个教授画上等号的?而且,教育界的成员教授学者,拥有参与政治活动的政治权利,这从来就没有问题的,至于参与得好坏,是另一个事,不是吗?
还有我讨论言论自由的界限跟康德讲的自律即自由的是又给范畴的吗?最终还是党国话术,没有绝对自由。那不用你说了我从小听到大
如果你觉得言论自由有明确的不能违反政治正确界限,那么请拿出理由来,第二我想知道这个线谁定的,它为什么可以定?第三这个是否越线如何判断?第四如何证明这个不会钳制舆论
别在这里跟我扯教育界,也不是一个教授,某高华给的数字都快100%了,还有参与政治权利是说封住别认的嘴外加U型锁吗?另外我主题讨论的不是校园左,教育界中立---这个话题的冷笑话程度已经是苏联笑话的级别了。如果你想讨论这个,自己开别的话题。
我想谈的不是这个,如果你想继续胡搅蛮缠,那就请闭嘴咯
政治正确是政治学上的共识,政治学也是人的产物,言论自由也是人的存在方式,一般情况下人使用这些东西并不会相互打架。所以,言论自由和政治正确,我并不认为他们有什么相违,这样讲明白?而如果出现相互打架的问题,就要考察无论是言论自由还是政治正确上的边界问题,考察清楚直至没有相违出现就结了。
谈清楚问题,从起点开始谈,如果一定讲谁制定的,康德的道德自律原则,就是指的人自己制定的意思。如果还要反问谁制定,我就再重复一次,是人自己制定的。
为什么不是你闭嘴呢?
是左派知识分子以及全球化精英的共识,这些人能代表所有的公民?议会有全民授权,这些人呢?为啥不会出现?我说违反政治正确的话这个自由有没有吗?你依然在逃避,
,康德的道德自律原则---道德是道德,道德是自我规范,李伯儒拿着政治正确可是让来规范别人
问的好,所以我才问你们凭什么你们有权力来规制别人的言论
而且道德自律跟言论自由界限有什么关系?不要给我偷换概念,人自己制定?左派李伯儒直接就代表人类了?那么违反这套就要给开除出人类了?重复一边,道德是自律,你们这套是来规制别人
问的好,所以我才问你们凭什么你们有权力来规制别人的言论
=================
这就是我说的道德自律原则,是超越于个体差别的原则。权力就是这个超越于个体之上的东西制定的,他叫——理智。
正因为是人自己制定的,所以才能用来规范别人,同时也可以规范自己,明白?否则,一切法律就都不能执行了,难道有哪位犯罪分子认为自己应该被抓住?
道德是自律,你可以选择自己闭嘴,这叫自律,你让我闭嘴,这不叫道德。权力就是这个超越于个体之上的东西制定的,他叫——理智。这是你对权力定义,你是逗逼,讲真,不要看了两本书就来毒理撕靠好不哈
行了,你们李伯儒也就这水平了
怎么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的,
你是在让别人闭嘴。我没看错。
1 法律是立法部门确立,这个是是靠民主制度授权,李伯儒有啥授权
2 不要动不动人自己定义,你这个人是什么定义?整个人类?我怎么不知道我授权你们了?
对啊,我只是cos下你们力伯儒
他叫——理智。这是你对权力定义,你是逗逼,讲真,不要看了两本书就来毒理撕靠好不哈
==========
你问的是凭什么有权力啊,我当然这样回答权力就是这些内容……而且就是这样的。
如果你觉得我没权让你闭嘴,那么凭什么有人可以给别人的言论划线?因为不承认李伯儒这套就不是算人了?
发现论坛不能针对话题引用回答,还要手动引用,实在太不方便。
如果你分不清自律和他律,接着扯道德,拿道德 规制别人言论,是准备给我讲以德治国?
我前面讲的就是这套东西指的是作为人的内容,当然你可以不承认人的内容,那么你就是反人类的一个就是了,就这么简单,我不需要更复杂的归类方式,换成其他人难道不是这样的归类?至于是不是什么伯儒提的,我完全不认识他。
突然想到,你觉得如果不规制 言论,那么这个世界不会好,就是认可为了世界达到你认为的好,可以牺牲部分人的自由咯?
如果你分不清自律和他律,接着扯道德,拿道德 规制别人言论,是准备给我讲以德治国?
===============
这就是你对道德的无知,以德治国从来没有问题的,但是啊,他是不是以德治国,这是另一回事。说实在的,你们对共党组织的理论从未认真研究过,搞下去都不一定能赢的。
什么叫作为的人内容,一个人在社会上,司法上是否是一个人,难道还有这种评断?就算是反人类的人,难道就自动降级为人类公敌,人人得而诛之?你这个分类就是在偷换概念,我说的为什么有人可以规制其他人的言论,可以说比较具体的人,你给我整成抽像的人,这么低级的辩论招式,我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
以德治国都没问题了,那也没啥好说的了,至于突然冒出共党的组织理论,太无厘头,至于能不能赢,如何赢是另一回事,这种抖机灵隽语的评价从贵国典籍到马克思的书遍地都是,P用没有
1 法律是立法部门确立,这个是是靠民主制度授权,李伯儒有啥授权
2 不要动不动人自己定义,你这个人是什么定义?整个人类?我怎么不知道我授权你们了?
=================
第一点,我好像从来没有认同过哪个大学教授可以直接替代法律去行使什么做法,我在哪个地方说过?
第二点,你有疑问,请提出来到学校教育界甚至写论文反驳都不是问题的,你能反驳了也行。
以德治国都没问题了,那也没啥好说的了,至于突然冒出共党的组织理论,我暂且给你标记个疑似五毛吧
================
那好吧,随你你标识,但是我只是提示你,不要以为只要是跟自己不同看法的,他就是五毛,当然对这一点怎么看也是随你的,不过我其实也在内心把你标识成极端恐怖分子,完全没有问题的。
别一弄教育界就高大上,知识界这么牛还被人用索卡尔招式整天碰瓷,胡搅蛮缠,偷换概念,这水平,非常左派了
不会比你们李伯儒的盟友温和中国人更极端,至少我反对不是支持新疆的集中营
什么叫作为的人内容,一个人在社会上,司法上是否是一个人,难道还有这种评断?就算是反人类的人,难道就自动降级为人类公敌,人人得而诛之?你这个分类就是在偷换概念,我说的为什么有人可以规制其他人的言论,可以说比较具体的人,你给我整成抽像的人,这么低级的辩论招式,我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
=============
人类对反人类都是消灭的,不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实际现实或者历史上,你以为消灭反人类是说着玩的呢……
其他内容已经讲过了,谁规制什么言论,我从来不在意的,我在意的是他是不是合乎人的常识,这也从来不是一个辩论,而是能够意识到每一个具体的人他都不能代表“人”的常识。
”非法移民都是群强盗“这个涉嫌损害他人的名誉了,疑似诽谤。
而且非法移民群体不是政府,不具有对等免责权。
别一弄教育界就高大上,知识界这么牛还被人用索卡尔招式整天碰瓷,胡搅蛮缠,偷换概念,这水平,非常左派了
不会比你们李伯儒的盟友温和中国人更极端,至少我反对不是支持新疆的集中营
==============
看到这个地方我已经意识到姨学为什么被人反感了,原来都是这种自相矛盾的状态,前面说不要高大上,后面接着就是来个“索卡尔招式”,我还不知道这是啥,然后查了之后又看一下,我要反驳他,就成了你可能跟喝凉水一样使用索卡尔招式这类词汇……
你这水平,话说贵站高等华人黄左就这样了
那非法移民是谁呢?诽谤是自诉罪,否则不就是赵国了。请非法移民去法庭告他吧
你这水平,话说贵站高等华人黄左就这样了
============
我算是明白了,原来整个都是黑话体系,哈哈哈,特别喜欢套上个标签,别的思考是不会有的。
政治正确是政治学上的共识??? 你是哪裡上的什麼學啊。。
姨学被人讨厌大概是因为在这个论坛只有姨学家非常激烈的反对新疆的集中营-
政治正确是政治学上的共识??? 你是哪裡上的什麼學啊。。
==============
那么政治学上的共识是什么呢?你取个其他名字吧,叫政治共识?
姨学被人讨厌大概是因为在这个论坛只有姨学家非常激烈的反对新疆的集中营-
===================
我对新疆集中营也是很反对的,你是不是认为我对此反对不够有力?
毒理撕靠大淆
其实政治正确这个东西,我也给你留下了足够的空间考察其边界,这几乎是想理性分析所有问题的开始,若什么都不承认,你想搞什么呢?当然你可以定义成另一个东西,但这完全不能逃脱对此事物的分析要有个边界的考察……
我个人认为,支持无限的言论自由太容易陷入圣徒困境,参见秦晖相关论述。
我个人支持的是不可自我否定的言论自由,即为不具有否定言论自由的言论自由。
话说除了玩弄做题家的文字游戏,你有没有一点新鲜的?
这个可以,不过严格按照这个来,大批左派媒体要闭嘴了
你所说的教育远离政治本质其实应该是政治不应该干涉教育,但是教育可以干涉政治。但这里面有个很大的弊病,也是桂枝大钻空子的地方,就是美国政府不能干涉教育,但是桂枝政府可以啊,然后美国政府为了驱逐桂枝的影响力,还是不得不干涉教育。有些大学其实是在拿政治不干涉教育当借口做两面人的。

我记得何频非常多次的喷过西方大学在桂枝的金弹攻势下非常堕落,这点我相信很多人都看得出来。
话说除了玩弄做题家的文字游戏,你有没有一点新鲜的?
===============
你难道以为自己看到的就是全部?
这是一个简单的常识问题。
虧你跟他講這麼久 看他講話頭疼
你所说的教育远离政治本质其实应该是政治不应该干涉教育,但是教育可以干涉政治。但这里面有个很大的弊病,也是桂枝大钻空子的地方,就是美国政府不能干涉教育,但是桂枝政府可以啊,然后美国政府为了驱逐桂枝的影响力,还是不得不干涉教育。有些大学其实是在拿政治不干涉教育当借口做两面人的。
======================
你说的现象是存在的,但是我不认为美帝政府不应该干涉教育是错误的,相反,政治如果干涉教育,让教育界按照政治要求培养人,也就是类似于培养成社会主义又红又专的接班人,这才是整个社会的灾难大忌。
想想为什么?

美国政府驱逐被破坏的教育界,这里要做的是让教育界有这个合理共识,如果在理论上不能完成这个达成共识过程,以后假若连美帝也搞成政治可以干涉教育,那么就大家再无安全的生存之地了。
政治是争权夺利的中心,因此在道德上,完全比不上安静的几乎没有利益索求的学术氛围,这就是教育不但高于政治,而且还高于普通人生活的常识。
單純在言論方面幾乎可以實現完全的自由;別人教你閉嘴,你繼續說就是了笑
败坏了的西方大学,他就自然而然不具有大学的精神,他当然也就不再是真正的大学了,你就可以说他不是大学了。那么美帝政府清理掉这样的不是大学的“大学”,难道是对教育界的干涉或者破坏?
这是怎么都不能自圆其说的事情。
我们人这种生物会使用各种词汇表达意愿,但是很少人对词汇这种形而上的东西进行过考察,举个例子,我们把某个人标识成“坏人”,就是说这个人应该被消灭,人不能按照这种“坏人”的形式存在,这就是几乎所有的成年人给小孩子讲的大人在“抓坏人”的故事实质,也是所有社会律法系统的对干了坏事的坏人进行惩处的正义基础,不然你还能以什么作为理由惩处呢?而不是说,我们有一种人他可以叫做“坏人”,如果这样的话,你就没有理由把他们抓起来惩处了,难道你还能限制人的自由?
其实类似的还有病人不是人,白马不是马,这诸多类似的东西。
……
当然,这里不是哲学论坛,没必要谈更多,我就只是谈一点常识罢了。
这些年来西方大学的堕落是很严重的,连剑桥大学都能出现下架桂枝相关论文的事情,还不够灾难吗?这种堕落本质上不就是因为庞大的利益,你还是太理想化教育了,这种东西没有绝对的yes or no,适度的干预是有必要性的。
廖天琪的丈夫德国的汉学家,我记得她就做节目谈过欧洲汉学家的情况,因为桂枝控制着签证,你一批评桂枝就不给你发签证,你去不了桂枝就没法做学术研究就没成果,所以德国汉学家普遍都不敢批评桂枝,他丈夫因为批评桂枝被禁入了还被同行嘲笑,这种堕落是群体性的,又怎么依靠什么共识呢?
这些年来西方大学的堕落是很严重的,连剑桥大学都能出现下架桂枝相关论文的事情,还不够灾难吗?这种堕落本质上不就是因为庞大的利益,你还是太理想化教育了,这种东西没有绝对的yes or no,适度的干预是有必要性的。
廖天琪的丈夫德国的汉学家,我记得她就做节目谈过欧洲汉学家的情况,因为桂枝控制着签证,你一批评桂枝就不给你发签证,你去不了桂枝就没法做学术研究就没成果,所以德国汉学家普遍都不敢批评桂枝,他丈夫因为批评桂枝被禁入了还被同行嘲笑,这种堕落是群体性的,又怎么依靠什么共识呢?
=========
我并不否认这些事情的实质存在,我是说他们不能代表教育界。就像一个坏人不能代表人类一样。一群坏人就能代表人类了?这是个有疑问的思考。
其实你说的这个现象我认为是西方各国的道德也是在整体堕落的,这种堕落正像你举的例子,实际上是从道德更低的大陆反馈过来的,也就是利用经济或者政治反过来导致西方学术和教育精神的堕落(和NBA事件性质一样),这是一个整体上的反向制约,应该看到这一点。

我并不反对对教育界的”适度的干预“,我是认为这种干预应该建立在帮助恢复真正的原本就应该具有的教育精神或理念上,而不是单纯的看成政治对教育的干涉。
哥大的孔子学院还在呢
1.可能是我没表述清楚,我强调的是,别人也有不接受、反驳、乃至做出比较激烈反应的自由,至于这种反驳要不要再受限呢?要的,这就是靠法律,靠法治,比如你骂我骂的很难听,我气得不行就给了你两耳光,这个至多就是个治安罚,但我反手给你一刀,那就犯罪了要被抓起来了呀,这个道理很简单,可能是我表述不清。
2.一种思路是根据一些基本的人权来画这条线,比如仇恨、歧视类的言论肯定是不允许的,一种思路是根据主体来画这条线,比如政府觉得要这么画就这么画,我这里强调的还不是线本身的问题,是线里面的言论都不自由了。白左研究成果……我姑且算你说的是屁股先行的成果,但就算如此,这里面就没有任何可取之处了?这不是讨论问题的方法。这个是谁提出来的……大致是自然状态理论推出来的吧
這是老話題了。言論自由的常見誤解。

譴責別人的言論大多數不必要上昇到損害言論自由層面。能直接損害言論自由的,大多是握有公共權力的政府機構,其次既傳媒。

很多人誤解言論自由是一種原則,其實不是,言論自由也是一種狀態。(如法治)

如果你認為一個人的說話有問題,大多是,場合不對,內容歧視(引起義憤),煽動偏見等等。

我們會說:他的身份角色vs大眾對他的合理期望如何如何,不會談到言論自由。

一個行為道德上不好,道德推理才是首要。
(只有才影響力巨大的機構上,才會以言論自由,因為它真的能影響一個社會的言論自由程度。)

至於白左與粉紅
白左的問題是不能把自己的想法解釋出來。

小粉紅是其表達的內容本質上有問題


自由大多是一種結果。自由有兩種
一種是道德正當的自由。
一種是中性的自由。(如我有打你的自由)

第一種自由才是大家平時談的自由。
骂人跟打人杀人一样吗?侮辱和诽谤性语言当然不是我要讨论的,这几年被碰瓷的也不是这种。
是线里面的言论都不自由了?如果这么来说,按照白左热爱的都一样大法,谁说中国没有言论自由,只要不触及政府,那就是自由的锕。问题这叫自由。
没有任何可取之处了?----我讨论的不是可去之处,而是这样对吗?这个价值判断。
也就是为了所谓的可取之处,就可以限制自由了?上次白左抗议驱逐非法移民怎么说的,为了安全牺牲自由是不对的。

这不是讨论问题的方法那方法是什么?
第一,我觉得这个世界不会好,是说两个方面的人都开始乱搞,乱搞的结果就是大家都没有自由,大家都玩完。如果你想知道我个人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我告诉你。当然,我个人的观点和如果我成为决策者我会做出的决策是两个概念,而且,我不太喜欢你这种上来就给别人扣帽子的做法。我个人一直支持柏拉图的哲学王,支持贤人政治、最次是精英政治,最差的民主政治,这是我个人的观点,我告诉你,我们可以讨论,乃至于争论这个问题。在这种逻辑下,我当然支持达到我认为的好规制言论。就是这样。
。能直接損害言論自由的,大多是握有公共權力的政府機構,其次既傳媒。---其实是舆论,舆论真能杀人,当然这个话题有点远。公权力有宪政限制,不会太出格,不能直接拿言论抓人,像赵国网警一样霸气的说抓了是不行。
那你就别用言论自由这种大概念啊……你这种就属于低年级本科生常见的错误,大概念,小讨论,老虎吃天,无从下口。
而且,讲骂人也不是因为要讲骂人,而是要举重以明轻,如果被骂了骂回去都是正当的,那么别人反对你的言论也自然是正当的,我要讲的是这个问题。
我后面那句话就是调侃你一下,不是要跟你讨论到底是不是有可取之处,我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来我从哪里看到这个说法,但他的逻辑是基于自然状态的。因此,姑且算是我提的,那我跟你说这不是白左的,行不行……
非常悲哀的一件事是,讲座的时候,老师刚刚说,现在老师们上课都小心翼翼的,唉,学术自由都没有了。
反过来,除了政府,其他的很多影响力巨大的机构,比如媒体,大企业,社会团体反而缺少规制,这些也是值得警惕的,还有另外一点,就是总是有游离于主流社会的边缘团体和边缘言论,哪怕他们的言论在很多知识分子看来刺眼,让他们发声总比让他们行动强,因为言论其实不是因,往往是果--当然凡事有权变克减,对于共产党限制言论我觉得没问题,恐怖言论的限制也是应该的
高年级研究生请告诉我,骂人和打人一样咯?再说我讨论的明显不是这种极端的情况。别人反对当然可以,怎么反对,赛一张胶带?
你这让我想起墙内的废物,前几年成都有个宝马女别车,然后被后面的车主一顿暴打,很多人都喊好,这个是不是你要点赞呢?
你呢非要往骂人上代也非常说明水平,废物
想問一下「政治正确」是不是只有極權國家才會出現呢。
甚麼是政治正確,政治服務的對象是人民還是黨?
小人物,小孩子,老百姓,路人,說一些言論,是錯的,或有更好更精確的表達方式,你可以靠訴他,這是表達與溝通的問題,或者說這是父母的教養責任,也不必要上昇到言論自由。

就像學開車一樣,道路(公共空間)總要開放一點讓人學習。只是在華人地區,歧視偏見是非常不重要的概念,大多數人不能在父母的教養上學懂理解這方面的意義,路上的學習者很多。但這是時間問題。

(普通人說話問題,就當成教養問題則可,所以白左大多年輕,解釋能力比較不好。此外,一個社會如果普遍對某類人有偏見,如中國被央視嘲笑的貧農,某種普通話口音的人,要打破偏見,有人會用激烈的方式讓這些議題暴光,這時,中年人會笑這些白痴,但小孩子不會。)


歧視是與認同,尊嚴,同理心一類的道德概念有關,所以與情感有關,是非常情景化的,很講語境脈絡,即你很難像正義公平一樣拉一條客觀外在判準審判你有否歧視。

因為這是情感,溝通,表達問題。

華人社會傳統的社會治理觀,只去到矩則,刑法。都是管行為的

所以不太接受認同,接納,理解這類概念也是政治概念。
在華人地區,歧視偏見是非常不重要的概念,但是华人社区也有自己的禁忌,本质是一样的
现实中,当然语言要得体,不冒犯人,这些都是可以理解,但是要把英语的词根man改了,缺省的第三人称改成无性别的,这个是不是过分了?
認同,尊嚴,同理心一類的道德概念有關,这是道德范畴,但是道德自律。
非要觉得,我并不是说我们一定要说冒犯他人的话,但是我觉的不存在不能说冒犯别人的话,上面的哪个皮尔卡丹的这个废物哔哔半天,按照这个废物的理论,杀查理周刊是合理的咯?伊朗满世界追杀冒犯先知的人也是合理的咯?这些人确实伤害了穆斯林的心里了。按照这个逻辑,莫雷的话也伤害中国粉红的尊严,国家认同
你自己看看在交流过程中是你没有遵守规则还是我没有遵守规则?这就是你讨论问题的方法?
我用的本来就是举重以明轻的方法啊……你不能理解这个逻辑吗?
这个事情啊,对,我这么认为。
我想讨论的明显不是骂人,至少仅仅不是骂人,还举重以明轻,你不是叫嚣打人,叫嚣杀人
你觉得用词不合适?那我改成詈语你就满意了吗……我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其实啊,这种不讲逻辑观念先行的做法,和政治正确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你把“言论自由”大写了而已。很大程度上,我不能够接受墙外观点主要原因,也是,不讲逻辑观念先行,当然,墙内也一样,不理解和不宽容正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两剂毒药。
从这里可以看出,左翼的“进步氛围”概念(姑且这么概括)抽掉了对唯一真神的共同信仰之后,就只剩下相对主义,就只是社会工程学的人造偶像。
对,我认为基督徒的爱与尊重是真的,非基督徒的相对主义是假的,仅仅因为背后有没有一个神就可以做出区分。
你的例子都對,說真的每個例子要看脈絡,看了脈絡,評價起來,大多不用言論自由四個字。 不能"實施"言論自由得到言論自由,就如不能"實施"法治得到法治,也如不能"實施"好人做一個好人。

絕大多抽象概念都有邊緣事例,我們總能舉出兩難情況,日常生活很少遇到的。談兩難問題是不錯的哲思教育學習過程,但經常在中國被宣傳為,被暗示為天下鳥鴉一樣黑,理論是天真的,權力才是真實的。(我最怕是看到討論出沒有真正的甚麼甚麼這種風向)

這類書其實很多,你總能以平常心,常識去判斷一個說法是否有理(大多是道德上),
買幾本看可解答很多問題。
有時答案很簡單,但我們要選擇最好的詮釋方法。(觀看角度的選擇)

在自由社會,整套論述用甚麼方式說出來是極重要的。這就是其中一個,來到現代哲學還能存在的原因。

因為社會的觀察本身也是社會中的活動。(觀察本身能改變被觀察的對象。可以想象為,那套語言有否人情味。而新中國那一套是故意除去的。)
自始至终,你一直纠结于骂人,这叫做逻辑?什么叫都一样,一看见墙外,笑死了,迫真毒理思考小能手,看来是支护理客中的一类的人物,看来贵站理客中本质也就是支护豚的水平
贵国就没有逻辑这个玩意
所以按照左翼都一样淆,凭什么左派的进步理论可以划线,小粉红的阿中哥哥不能划线?左翼就一定对?
这就是我感觉很奇怪的地方,我跟你并没有逻辑上的不协调,我赞成可以说冒犯人的话,我只是强调,你说了,那别人也可以说,甚至可以做,不要对此感到吃惊而已,我真不知道你是不理解这一点,还是不愿意理解,不是按照我的理论,是按照你曲解之后的,我强调的是法律允许范围内,别人也可以以各种方法反驳你,你上来给我把法律的限度去掉了,可太秀了。
也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按照你们的理论既不想直接直接干掉言论自由,又想给实际钳制言论的行为洗地,让我想起力轮本轮系统,最后解释天体运动已经复杂到无法理解,如果这样,这个理论一定有问题
由于在所谓多元文化社会中,共同信仰并不存在,因此也不存在一个公认的伦理标准来界定适当与不适当的言论与行为。相对主义的“政治正确”在这里就成了政治斗争的角力场,人们争夺政治正确概念的定义权利,这成为了一个政治问题。把政治问题道德化,而由于公认的道德在这里并不存在,因此政治问题无解。最终只有政治正确概念本身的破裂,和极权强行统一思想两个结果。
你问我这两个结果哪个好,当然是前者了,这是价值判断。
(最近论坛的政治斗争我觉得也不过是这个道理的应用而已)
所以回头,因为撒旦诗篇全球追杀作家是正确的?因为感到冒犯杀死查理周刊的编辑是正确的?这就是你的逻辑,OK
不受限的进路下,所有言论自由。骂人能不能行?能行。什么后果?人家揍你。种族歧视言论能不能行?能行。什么后果?人家暗杀你。----你原话,首先这是法律允许的?是谁把法律限度取消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0-18
  • 浏览: 6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