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教作為基督宗教的近親,到底那一點出問題了導致兩邊文明發展差距這麼大?

兩者大致上的世界觀,邏輯都是差不多的

是因為伊斯蘭世界沒有發生宗教改革嗎?
基督教不一定是伊斯兰教近亲,基督教是古罗马各方思想混合的产物。
从神学角度来讲,基督教比起伊斯兰教,更接近柏拉图主义和广义的古希腊秘教,而新柏拉图主义和古希腊秘教,跟文艺复兴与启蒙主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基督教并不是耶稣基督完全一手设计的宗教,它是在漫长的几百年内底层民间传播中“自然演化”而成的,而在当时基督教传播的同时,古罗马上层流行信奉新柏拉图主义,其主张世界一切背后是理性,而所有理性最后可以找到同一个源头,即宇宙可以被简化成一个本质。
那个本质被视为神——这就是哲学一神论。
在柏拉图主义中,神从最高的精神层面,一步步“分化”到理性逻辑的“永恒法”层面。再从永恒法(自然规则)背后诞生了我们的物质世界。
所以人与神并不是主人与奴隶的关系(基督教继承了这种认识,这也是黑格尔认为基督教比起伊斯兰的优越之处,人不仅仅是神顺从的奴仆。),虽然神高于整个世界,但祂作为世界的源头,世界作为祂的分化,也是祂的展现。神既高于世界,又是整个世界本身。
因此新柏拉图主义诞生了一种思想——三位一体(本质、理智、灵魂)。
人类个体的灵魂,世界背后的理性,以及一切背后的源头,是既有从属关系,又是一体的存在。
罗马上层出于自身的信仰,也出于对基督教的排斥反对,因此选择了扶持众多新柏拉图主义的宗教来对抗基督教,虽然这些宗教最后都被基督教打败,但是它们的理论,都在有意无意的影响着基督教的神学和诠释。
而同时期,其他的“东方秘教”,比如密特拉教和摩尼教,也在底层中与基督教竞争。
最终在基督教彻底崛起时,早就已经掺杂各种来自不同源头的思想流派,尼西亚公会议中确定三位一体——更是标志着新柏拉图主义跟基督教的某种融合。
更之后的奥古斯丁教父哲学,将新柏拉图主义直接用来解释上帝成为中世纪基督教神学的主干。
而伊斯兰教相比基督教,“纯洁”得多。穆罕穆德对于他的宗教干扰和影响要比基督教多得多。
这也导致了伊斯兰教包含的“信息复杂度”不如基督教,并且也远不如基督教整体上更接近新柏拉图主义和古希腊这近代科学和人文主义的重要源头。
从政治角度来说,就是阿拉伯人建立的帝国,在阿巴斯王朝时期,利用被他们征服的波斯人,作为官僚,也是借着这群波斯人,哈里发几乎复刻了波斯的政体——中央集权。
最终令伊斯兰文明和阿拉伯人衰落,社会矛盾不断激化,并且中央集权的抽取特征导致资源和精英集中在政治中心,从而被蒙古的入侵,近乎一次性摧毁。
阿拉伯人从此进入了黑暗时代直到今天。
大勇猴 杜奕謹、田勝傑共林明溱許集。奕謹禁一文勸田云:「奉使君一刪。」田曰:「可吸。」奕謹勃然起,作色曰:「汝故是草屯旭光惡徒耳,何敢譸張!」田徐撫掌而笑曰:「明溱,奕謹殊不肅省,乃侵陵上國耶?」
It is related to the ancient Catholic philosophies regarding monarchy, in which the monarch is God's vicegerent upon the earth and therefore subject to no inferior power. 

However, in Roman Catholic jurisprudence, the monarch is always subject to natural and divine law, which are regarded as superior to the monarch. 

The possibility of monarchy declining morally, overturning natural law, and degenerating into a tyranny oppressive of the general welfare was answered theologically with the Catholic concept of extra-legal tyrannicide, ideally ratified by the pope. 

Until the unification of Italy, the Holy See did, from the time Christianity became the Roman state religion, assert on that ground its primacy over secular princes; however this exercise of power never, even at its zenith, amounted to theocracy, even in jurisdictions where the Bishop of Rome was the temporal authority.


however this exercise of power never, even at its zenith, amounted to theocracy, even in jurisdictions where the Bishop of Rome was the temporal authority.

我覺得但凡查一下資料都不會覺得君權神授是中國人教科書上寫的那種歐洲帝皇皆為教宗傀儡的詭異玩意......

另外一個有趣的現象是,早期基督教的傳教是自耶穌基督與其門徒而始,隨後方才因信徒的增加擴散以致羅馬的高層逐漸接受其信仰:換言之,羅馬人對基督信仰本身是有選擇權的,至少在基督教遍及羅馬的這個階段,尚且是沒有什麼耶穌基督手持聖槍攻陷城池之類的武勇戰績的。

但穆罕默德有。穆罕默德將多神教時代的阿拉伯統一成伊斯蘭哈里發國是依靠著戰爭所建立的。

那這個情況下,是一個緩慢傳開的宗教能夠受到的更溫和的價值觀多,還是一個靠著戰爭和征服建立的王朝?

從宗教建立的伊始,基督教就與伊斯蘭教有了相當深刻的分歧,即它們是否能受到外在的相較之下更為開明的價值觀與信念之影響。

......怎麼聽起來有點像是戰錘40K裡的原體成*BANG*
永远健康 是要触及一些人
因为伊斯兰没有宗教改革

中世纪的基督教比现在的伊斯兰激进到不知哪里去了,十字军打下耶路撒冷杀光了里面的穆斯林,但萨拉丁打回去后不仅下令封刀禁屠,还立法保障城内异教徒的信仰自由

而且古兰经里面也从没有说过穆斯林要杀光卡菲勒(异教徒),这种杀戮是有许多前提条件的,比如在卡菲勒不许穆斯林礼拜,不许穆斯林朝圣的情况下,穆斯林才可以动用武力

但宗教改革后的欧洲把上帝请回了天国,回到以人为本,社会开始有了长足的发展,后来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将世界远远甩在了后面

而阿拉伯世界在经过上千年的发展后却越来越故步自封,越来越保守和极端,思想境界甚至不如622年的沙漠牧民

但伊斯兰和古基督教的不同在于,古基督教是教权高于王权,所以可以借王权打倒教权,但伊斯兰则是政教合一,国家领导人本身就有教主的身份

这也注定伊斯兰的宗教改革势必会更加艰难一些
伊斯兰世界曾经是有很辉煌的文明的,得益于他们的开明君主和宗教指导的生活风格,这些在当时是有可取之处的。欧洲反超靠的从来都不是基督教。不然也不会有欧洲被蒙古骑兵吊打,十字军东征失败了。 那时候的人信仰可比现在虔诚多了。一百倍大概没有,十倍是保守估计吧。

欧洲能反超恰恰靠的是科学打破神权的垄断和权威。文艺复兴带来的科学技术的全面进步,和后续的多次工业革命和生物化学技术的突破才是这波文明高速发展的核心动力。 文艺复兴之后那不叫什么宗教改革。 那就叫世俗化。宗教跌落神坛。

宗教在这段历史中间起到的唯一作用就是用黑暗中世纪来提供反面教材。
品葱对基督教神话了。其实上所谓中世纪的黑暗完全是基督教一手造成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催生了大量的战争和压迫。宗教从来不是发展的原动力。用于探索的人性。或者说人性的贪婪才是。而宗教不外乎就是高层人士放纵自己的贪婪。让教众节制自己的欲望。

新教的产生。并不是因为基督教比伊斯兰教高明一筹。而是去新大陆开荒的人本来就欲望强烈。如果去开荒当然不希望自己的所得被主教占有。宗教越不像宗教。人类才越像人类。

品葱所谓道德崩坏需要宗教拯救都是扯淡。
我不是黄正宇a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來台灣,中華民國在台灣,中華民國是台灣,中華民國台灣,台灣共和國
(可以写一万字来回答这个问题,不过还是从最背后最本源的角度来尝试)

假钞作为真钞的近亲,长得看起来差不多,到底是哪一点出问题了才导致一个趋之若鹜,一个过街老鼠?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沒錯
宗教改革之前的中世紀基督教歐洲被同時代伊斯蘭世界海放,當年的伊斯蘭世界不論是學術科技還是經濟都是世界一流,只有基督教世界抄襲伊斯蘭世界的份
基督教世界開始發展並最後趕超,是宗教改革或者文藝復興以後的事情了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因为你的对比是二者之间的纯对比,那怎么比都会有差距的。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红楼梦里宁国府从上到下都荒淫,除了门口石狮子就没有干净的;荣国府里至少贾政贾珠贾兰都能撑撑场面,贾元春上达天听,王熙凤管家也是可圈可点,贾琏和贾宝玉除了不务正业以外也没那么拿不出手,你看宁国府是不是比荣国府差远了。
其实在刘姥姥眼中,都是豪奢之家,没啥区别。

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传承关系只是最粗浅的一层,还有以下几个事实应该知道:
1.基督教从生来就含有政教分离的思想,伊斯兰教从穆罕默德开始就主张政教合一;
2.宗教改革和文艺复兴不是一回事,而且是方向相反的;

2是很多中国人读历史的常见误区,因为中国的历史书刻意的把二者混为一谈,所以很多中国人的刻板印象就是“宗教改革导致自由化”,实际上恰恰相反,宗教改革要求的是宗教纯洁化,要求宗教更加不世俗,更加遵守教义,你们还说什么伊斯兰教没有宗教改革,操,再改下去他们会更好战的。

但要说二者有亲缘关系,那也没说错,毕竟二者都是注重基层组织的宗教,所以伊斯兰教这么多年没有大洪水没有人相食。他们确实是比基督徒野蛮没错,可你是站在谁的角度上看问题呢?你不是林黛玉,你是刘姥姥啊。
伊斯兰教是画虎不成反类犬,类似于洪秀全的拜上帝会。伊斯兰教的所有东西就是默罕默德听了基督教传教士的传讲,再夹带自己的私货弄出来的怪胎。

比如耶稣没死,最后死在十字架上的是犹太。如果耶稣不从死里复活,那整个基督教就不存在。伊斯兰教随意魔改,那怎么能得基督教的精髓呢。

比如圣经里说以色列是神的选民,是亚伯拉罕的长子,必要继承产业蒙受祝福,兄弟相争以色列必然得胜(事实也是如此,阿拉伯人怎么都打不赢以色列人)。古兰经把他改成以实玛利是长子,以色列成了次子,这不是搞笑么。
伊斯兰教吸收习惯法的能力和教团治下的封建自由程度在欧洲人的标准下显得十分专制。这就是问题的核心。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差多少算多,你和猩猩基因就差百分之一,差距为什么那么大。伊斯兰教离基督教太远,离犹太教反而近点。
地球联合国 We will take control of the entire Galaxy!
伊斯兰世界一直政教合一,基督教世界一直在反对政教合一,就这样。
我建议你去查查伊斯兰教是如何诞生的,你就知道伊斯兰教从诞生之日就是一个邪教。
fakeuse1989 天生仲尼,而万古如长夜
看一点历史可以发现,十字教和绿教的发展有相当大的类似性,只是时间不同,
一个在文艺复兴工业革命左右就进行世俗化,现在已经少有折腾,
而另一个在现代仍然不缺乏以绿教为国教的国家,
为什么绿教给人的感官更差?因为时间不对,现代发展速度快,人的道德底线普遍大幅提高,而历史悠长的宗教基本都对改变非常抵触,特别是亚伯拉罕宗教,
十字教在社会变革中首当其冲,较早完成这个改变,
而绿教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它一头撞上现代信息社会这个高速列车,撞出一群螳臂挡车的牛鬼蛇神,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在中世纪,伊斯兰文明毫无疑问比基督教文明更优雅,更精美。
当欧洲人绞尽脑汁设计酷刑刑具的时候,穆斯林则在忙于保存古希腊文化,吸收来自印度和中国的知识,在天文、建筑、测绘、医药、化学、物理和数学上领先于世。
这个辉煌时代的标志之一是“阿拉伯数字”(源自印度)和大量的外来词,比如酒精、代数、炼金术、碱、方位、蒸馏器和运算法则。

正像西方在科学上远远落后于伊斯兰世界,它在人权方面也是后知后觉。
在宽容方面,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上,伊斯兰都不如【过去两三百年中发展起来的西方民主制度】,但它远远优越于【在此之前的基督教和前基督教的社会和政权】。
在伊斯兰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能够与西方相比的,对其他信仰和非信徒的解放、容忍和融和】,
但是,也从来没有过,能和【西班牙驱逐犹太人和穆斯林、宗教裁判所、对异教徒的公开判处和公开火刑、宗教战争,以及最近对儿童性侵犯的默不作声】相比的罪恶。

原因是,伊斯兰世界一直没有经历政教分离
穆罕默德不仅是一位精神领袖,还是一位政治和军事首领,直到最近,也没有多少伊斯兰国家明白区分世俗和神圣之间差别的概念。
当每一个潜在的新知识,都要经过宗教的滤镜,社会就丧失了,吸纳和融合新思想的机会。
回顾了伊斯兰的历史,当古希腊的哲学和数学典籍,被翻译成阿拉伯文的时候,
希腊的诗歌、戏剧和历史却没有被介绍给阿拉伯世界。

而当穆斯林自己发展了丰富多彩的文明史之后,
他们不再对亚洲、非洲和欧洲邻国,以及他们自己敬拜自然神的祖先有任何好奇心了。
古伊斯兰文明的继承人奥斯曼帝国拒绝接受机械钟表,拒绝统一度量衡,拒绝实验科学,拒绝现代哲学,拒绝翻译诗歌和小说,拒绝资本主义的金融工具,更重要的也许是,它拒绝印刷出版技术。
阿拉伯语是《古兰经》的语言,因此印刷阿拉伯语被视为亵渎。

也许,宗教的传统势力,阻碍新思想进入伊斯兰文明的中心,将它束缚在相对缺少自由的发展阶段。
好像是为了证明这一揣测的正确性,伊朗政府在2010年限制大学中学习人文科学的学生人数,
理由是最高宗教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认为,学习人文科学“助长对宗教原则和信仰的怀疑和不解”。
就純粹的文藝復興帶來的宗教改革罷了
不然中世紀,天主教還不是一樣獵巫
異教徒綁一綁順便燒一燒,有創意一點就是關在鐵籠裡
浸沒於萊茵河中與魚共游,還可以賞賞水草
雖然我不確定是人文主義帶來了文藝復興還是文藝復興帶來了人文主義
但在此之後,天主教確實對世界有所貢獻
起碼傳教士願意傾盡所有,遠走他鄉
燃燒自己,點亮他人,不論你信不信教,也不論你喜不喜歡
但他們確實給世界帶來了正面的影響
只單純單看這些傳教士的話,其實每個都讓人肅然起敬
光就台灣來說好了,就有好幾個傳教士留在這個島嶼上奉獻自己的一生
我個人是挺尊敬的啦,但叫我真的背起十字架,打從心底相信神與自己的原罪
抱歉,下次下次
流浪的文字 人文爱好者。自由的汉字无处安放,只能流浪
被钉上十字架的基督跟那个拿着弯刀到处砍的,在文化上简直云泥霄壤……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少了馬丁路德宗教改革, 伊斯蘭教有這種苗頭但是從來沒有徹底的執行過。討論這個問題的學術研究汗牛充棟, 自己去看把
xiaotengzi02 黑名单 xiaotengzi二號,基督徒保守派,尋找同道一起離開所多瑪。品蔥不良言論環境,本號完全進入水區。溫馨提示:1.品蔥管理員潛伏大量的biden粉,批評偽總統biden要小心。
首先,基督教一詞具有模糊性,本人暫時理解為馬丁路德派和加爾文派的新教。

其次,你可以看看(古蘭經),該書只不過是對聖經的錯誤批註。

再次,從教義上來說,兩者最大的不同就是因信算義。因信算義說明:人從本質上都是罪人,達不到上帝的要求。而伊斯蘭沒有這個。對人性的認識大大地錯誤。

最後,伊斯蘭群體主義色彩嚴重。從根本上就不尊重上帝賦予個人權利。
vampire 隐入众人,知史鉴今。
同意楼主观点,就是一直没有成功的改革。思想过于统一。
有部电影里的基督徒说,“他们的先知告诉他们服从,而耶酥告诉我们选择”
BreakingWave Are we so helpless against the tide.
上面大家没有说到一点,resource curse。就是说伊斯兰国家尤其海湾阿拉伯国家,在可以宗教改革的时候刚好赶上了石油工业的大规模发展以及境内石油的发现。石油发现以后这些国家的统治集团就可以仰赖石油美元了,不一定需要靠内部改革也能活得很舒服,想象一下中华帝国如果也是在程朱理学的年代就发现了石油可以吃好几代人,肯定也没有改革或者现代化的压力。
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关系没有那么近,反而跟犹太教更接近。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伊斯兰教从教义上讲恐怕是诺斯底派与幻影派观点的延伸,伊斯兰不承认耶稣是神,他也没有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而只是一个先知,在被钉上十字架之前就被上帝所拯救。但是如果从外人的角度来看伊斯兰和基督教教义差别恐怕远不如他们和多神教与佛教的差别。
真正的问题不在教义本身,如果说伊斯兰教义残暴,基督教不也有索多玛和火刑架吗?穆罕默德创造了一个专制帝国,而耶稣却只是教团首领,教团意味着多元,多元总是会产生一些意料之外的衍生,这些新东西可能非常先进。再好的设计也无法穷极所有可能,这是专制失败的根本原因。
如果我们观察历史,就会发现中世纪的伊斯兰帝国是开明专制容纳希腊罗马思想的地方 ,许多古希腊作品也是在文艺复兴时期从伊斯兰世界重新输入的。19世纪的伊斯兰世界号称欧洲病夫,跟着英国体制后亦步亦趋。二十世纪的塔利班是源于反军阀运动,伊斯兰国则是原教旨运动,他们都是第三世界国家吸取苏联列宁党组织模式对本地西方势力反扑的结果,与伊斯兰传统向差甚远。
今天的恐怖组织活动的叙利亚与阿富汗都是当年奥斯曼帝国的边缘,今天土耳其却少有伊斯兰恐怖组织。伊斯兰恐怖组织是当地落后的自发秩序吸取列宁党组织模式后对西方先进输入的反扑,而不是知识分子影响中教义残暴的邪恶组织。伊斯兰和基督教的本质区别就是基督教社会资源多,更加多元。而伊斯兰社会资源则要单薄落后的多,所以在面临外来输入的冲击时,特别容易形成钻牛角尖的恐怖组织。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