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1:我们该如何避免共党倒台后汉承秦制的发生(从历史的角度)?

    首先先表明我自己的政治立场,对于共产党,时至今日,我依然属于改良主义(呃虽然我也知道共没什么可能也什么动力去改良),有点偏中间派,而且我对未来的看法一向十分悲观。我并不是为他申辩什么,也不是要维护他什么,只是出于一些小的思考,希望与大家分享,并希望各位能解答我的疑惑,与我一同思考中国的未来,前排预警,因为我比较随性,想到哪写到哪,也懒得思考如何去精简总结,所以文章内容会比较长
  呃我本来想几个部分在一个贴里发完,但是写着写着发现太长了,于是我打算分开两个或几个部分发。目前发的第一部分,关于中共政策的历史继承。关于我的政治立场和观点,葱油们先别急着开喷,在几个帖子写完,我会系统地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说明我为什么属于悲观的改良主义派,以及我个人对未来的思考,本帖先讲历史因素(但我改良主义原因的详细论述会在下个贴子中阐明),献丑了
1、关于中共为什么是现在的样子
    我对共党现在执行的所有政策基本都持否定态度,但和很多葱油们不同,我并不认为这完全是共产党自身的问题,而是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历史原因和文化原因。
    首先,我认为,中国的历史一直是一个[超限]的历史,而中国某个后续王朝对于前任王朝都有这一定程度的历史继承性,不管是政治制度的继承,还是文化传统的继承,还是民众底线的继承,从周到今,无疑是一个不断破限又继承但又有所创新的历史。
    举个例子,比如分封制。在西周时代,即中华文化的初步定型时期,我们采取的制度其实是类似于西欧中世纪时期的分封/封建制度。诸侯、大夫们可以掌握自己本国境内的民权、财权、军权,同时对自己的上级效忠,而这个忠诚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宗法制度所维系的;而西周的底层自由民国人阶层,在那个时代也或多或少的拥有政治权利,终西周一代,少有违抗者,即时到东周,早期仍然冠以尊王攘夷之名,周天子权威的衰弱和宗法礼乐体系的崩坏是一个漫长的,长达数百年的过程。最后秦统一了全国,建立了新型的皇权体制,而秦二世而亡之后,汉继承之,中央集权的皇权制度由此定型。
    其实这之后,中国的后续历史还经历过几次分封,比如汉初的同姓王分封,西晋晋武帝的分封,最近的朱元璋对诸子的分封。但无一例外,这些分封出去的诸侯王会在不长都时间内就掀起反叛,最后王朝重归于中央集权的制度。这其中,我认为就是继春秋之后宗法礼乐制度的崩坏,下限已破,后续者的反叛篡权已经没有心理负担而导致的。
    为什么举分封制的例子呢,一来是我相信大家对这段历史都比较熟悉,二来是现在中共政策的形成,其实也有类似的逻辑含在其中,不但是漫长中华历史的超限,同样也是建国以来中共执政七十年的超限。
    (就像是[避讳]这种事,发小熊维尼的表情包和喊他的外号都会被删封,调侃都调侃不得,这无疑是中国特色现象,不但统治者觉得理所当然,连大多数民众都觉得没什么问题,并且会主动去[执法]。文革期间用毛的报纸擦屁股会被批斗游街挨铜扣,但这除了毛本人的极端集权和个人崇拜之外,在权力看不到的地方,这些行为其实很多都是红卫兵们对历史文化的无意识传承,或者说天然的认为这种方式是对崇拜对象的表达,天然认为这种形式可以用来打压异己)
    话拉回来,对于中共目前行为的最大历史来源,我觉得是明清二朝。明清以前,虽然对于部分言论也有管制(比如要避皇帝的讳),但是总体上还是允许异质的言论存在,在宋的时候更是达到了言论自由的小高峰
    而朱元璋某种程度上和维尼也有相似之处,出身贫寒没啥文化,他开启了文字狱的坏头,开启了历朝以来对言论和异己势力最严酷的打压,达到了历代集权的巅峰。以他为首,有明一代诞生了历代未有过都特务机关(厂卫制度),作为言论审查。他破了文字狱这个[限],那之后再有文字狱、再有大清洗,其实民众与之前相比也是乐于接受的了。
    明亡之后,满清入关,满清其实自己就是一个大号的[朱元璋]。边缘渔猎民族在入住之前还处于半原始阶段,对于更高阶的农业文明,属于相对落后阶段的他们只能全盘接收,继承明制,并且在这之上达到更集权更BT的地步,引言获罪的事情比比皆是。而为政的官员们对着一套也熟得很,你让唐宋的官员穿越过来,肯定会觉得这种行为不可思议,但是经历过明,或者继承明文化的官员们,对于这种事情其实并没有什么异议,甚至主动去审查抓异议分子邀功。自那之后,言论的自我审查,可不敢妄议朝政,成为理所当然和很普遍的事情。
    满清之后,西学东渐,民国时期因为割据和西学的原因,与民主自由思想的普及,迎来了一轮思想解放,但这也仅限于割据时代。言论管制和制裁异己并不是共的专利,只要大一统的局面略微形成,言论管制又会死灰复燃。就算是蒋政权也是如此,在大陆的民国时期,越到中后期对言论的管制就愈发严格,后期殴打情愿学生,暗杀异己也变得司空见惯,个人崇拜也是搞的,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还有党义教育课(类似于今天中国大陆的政治课),避讳(比如空一格),这些可都是走在共产党之前的,退到台湾之后,台湾也进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白色恐怖时期,论坛那么多台湾老哥,这个你们一定比我懂。
    正如分封制在秦之后曾有数次短暂的、或主动或被动的反复,但最后都会重新回归中央集权的皇权制一样,对于言论和思想的管制,只要开了头,就会不断的超更低的下限走。即使中间可能经历过言论活跃思想自由的年代,但那大都伴随着分裂格局与中央权力的衰弱(比如晚明),在大一统时代重新到来,无疑又会回到言论管制,特务监言的时代。
    回到共产党自身,除了共产党的组织逻辑和政权运行逻辑之外,建国以后毛能达到集权巅峰,出现各种运动的乱象,除了他个人的因素,我个人觉得和历史文化包袱也有着密切的联系,共产党不但继承了中国古代的政治恶习,同样也从蒋政权上汲取了不少营养(当然蒋政权的营养也来自古代,毕竟蒋是个曾文正公的铁杆拥趸,毛也一样,通读24史资治通鉴)。共也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在李陈时代,那无疑是一群理想主义者组成的群体,他能走到集权政治的这一步,有历史、有现实、也有毛泽东个人的因素在内。
    关于共七十年的执政史,无疑也是个不断破限的历史。在建国之初,好歹明面上的民主是要讲的,政协是要尊重的,下面基层是要直选的,但是没几年,随着毛个人的因素和历史的因素,又打回了原型,而且破了新的各种限,比如对私有财产的剥夺,对农民土地的剥夺,个人崇拜程度的新下限,对政治异己和党派异己的残酷打压,不但让共产党本身对这些事情觉得理所当然,其实很大程度上也给了民众这样的新下限训练,所以包子称帝大家才不会觉得有什么好奇怪也没什么好反抗的。以及对于学生运动的镇压,89年的邓还是觉得有所犹豫的,高层还是有争议的,镇压发生的时候,经过共产党历史教育的民众们还是觉得不可思议的(共比较是帮工人要待遇起家,反专制反毒菜,要公平[起码他是这么说,民众也是这样相信的]),各地民众,尤其是北京的工人,也是对学生们予以声援的。但自那之后,共产党对镇压工人,镇压学生,就再也没有了心理负担,高层也觉得理所当然,民众也不再觉得有什么了,典型的例子比如佳士工人维权,比如对香港返送中运动的镇压。
    所以,我得问题是,随着科技的发展,电子集权制度的形成,和民众耐受度的形成(民国能百家争鸣,那也是有晚清以来几十年的西学东渐,大家本能的认为西方的思想就是好的,现在可不一样,对于底层民众的集权控制思想控制已经达到了千年来的绝对高峰),如果共产党政权凭空消失,或者退一步习包子突然暴毙,我们如何能保证,如何能相信,如何能做什么,来使得下一位上位者不会到继承并破新限的历史规律中呢?或者大家认为,有什么理想的方式可以制止这种事情的发生?我知道大家都有反共的心,但是在反之前,或者在共党真都倒台之前,作为一名身处于这片土地的人,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去思考一下我们的未来和我们的出路,只反而不系统的思考该怎么办,能怎么办,很可能就会走向孙中山先生与同盟会的老路子上。我觉得同盟会的前辈们就是反清远重于思考未来,对于未来有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同盟会的前辈,包括孙先生,都理所当然的认为反清之后能一步到位得到他们想要的,但事实并未如他们所愿。
    (我觉得有朋友可能会说台湾香港,但我个人觉得台湾香港是属于另一个层面的话题,和大陆的情况并非同质,而是更接近于日韩的情况的。这个我将会在我的下一个贴子中展开论述我的观点。)
姨斯坦布尔 姨派胡言
很难。甚至不是消灭大一统就能实现的。很多人粗浅地读了姨学(实际上只是诸夏学、洪水学)就会简单地认为只要没有大一统,秦政就会消亡。但历史已经证明秦朝灭亡后,三国两晋,五代十国,即使在分裂时期,各大军阀热爱的还是总体战、屠城、京观。

姨学不是解体学,解体只是第一步,消除贵匪对国际社会的直接威胁。如果贵匪不灭亡,整个人类社会都会遭殃。
但没有了贵匪,不是就大功告成了,只是从零开始。

第二步是引入西方势力,也就是请回殖民者输入秩序。这样可以在东亚内部培植一些缺少侵略性的小国,像台湾、韩国这样的。
在这一步骤之前先要完成历史发明和民族发明,就现状而言,你国的历史是一直把殖民视为屈辱和贬义词的。改变这个过程需要一代人的时间,或者悲观的说,也可以靠张献忠解决问题。

第三步是在东亚内部重新建构小共同体,也就是刘仲敬所说的周天子制度、宋襄公淆之类的东西。刘仲敬会这么说和他早年投身新儒家的经历是分不开的。建构小共同体的核心是社群主义,为此要把马列余毒,以及个人主义白左之类的东西都压制住。

当然,刘仲敬本人信不信这一套我是很怀疑的,他佬是一个马基雅维利主义者,他的真实目的只有鲁怡麟才知道。

但姨学不是解体学,更不是屠支学。尽管被视为屠支学可以吸引屠支小朋友给他打钱。
消灭秦政确实需要解体,但不止需要解体。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如果不把儒家思想(忠党爱国,大一统等)从支人脑子里铲除,即使某日共匪下台,新政权从屠龙者变成新恶龙的可能性几乎无法避免。

美利坚合众国从一片不毛之地成为人类文明的灯塔,才经历了两百多年。其思想根源,是美国人的文化,是美国人对上帝的信仰。

美国人在两百多年里,做了几件改变人类文明进程的大事:确立选举制度、废除奴隶制、男女平权、废除种族隔离制度以及对劳工及弱势群体的关怀制度。只有一个对上帝有着虔诚信仰的国家,才有可能完成这些伟大的壮举。这些壮举极大的提高了国家的凝聚力,也使得社会的生产力能得到空前的发展。

而支国从秦到清都一直实行的是家天下的帝制。如果没有西方的船坚炮利撞开支国的大门,即使满清被推翻,新政权不是袁皇帝就是孙皇帝或者毛皇帝,整个国家在政治上没有任何进步。(插播一句,感谢波兰裔南非籍联合国军飞行员lipawsky,否则今天的支国和朝鲜一个屌样)今天的支国已经修改宪法为维尼终身执政铺平道路,要说有进步,唯一的进步是从家天下演变成了党天才而已。

只有基督新教才能给社会带来平等、自由的思想观念。只有基督教成为中国人主流的思想,人际关系从以忠孝为基础转变成建立在以爱的纽带的基础上,自由民主的新中国才有实现的可能。

改变中国,唯有基督。

一切荣耀归于上帝!阿门!
李庆安在行动 爱美女 爱自由
很难再有汉承秦制,很难再有第二个共产党。
共产党和现在的这个大一统中国是共产国际输出革命的结果,和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国的内部阶级构成没什么关系。举个例子,我拿着一把枪冲进电影院,让所有观众都服从我的命令,这和观众的文化没有任何关系,纯粹就是因为我的那把枪。没有十月革命,没有苏联和共产国际的出现,单靠中华民国境内的各派势力,大一统不会成功,它会逐渐演变成一种“次国家联盟”。现在共产国际和苏联早已灭亡,没有任何输入源能扶植起一个统一中国的势力。一旦中共解散,就没有任何势力能够再次建立统一了。统一的中国只能靠中共这种专制的政治集团来维持。
吳樂天 風雪夜歸人
用比較簡單的講法      只要還是大一統      就無可避免的走向極權專制

幾千年來的路徑依賴      不是換個國號     換個領導     就能解決的

只要是極權專制      來自底層的聲音     就對上層沒啥影響     因為兩邊實力差距過大

中國的民主     並無法一蹴而至      因為大部分的人     不懂這是什麼東西         檯面上也沒看到孫中山   宋教仁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你支有些人确实缺乏历史知识,汉初搞分封完全是因为缺乏控制力的无奈之举。而在分封之后没多少年,就因为皇帝要削藩搞中央集权闹出了七王之乱,最终七王失败就彻底中央集权了。
汉初所谓的分封,就和你支的一国两制一样,不过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最终是为了集权。
新月孤悬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小能维尼
问题的本质不是秦制不秦制,而是权力者给谁负责?

如果仅仅是对上级负责,最高的权力者不用负责,那国家必然是从专制走向暴政
如果对下负责,对选民负责,情况会好很多,国家可以慢慢从专制走向民主

我举个粗浅点的例子
武汉肺炎就是这么个例子:
领导要是为平民负责,能酿出封城导致的人道惨剧么?一开始就应急,封城的时候为孕妇与病重者开绿灯,及时供应食品饮用水,能够导致人道惨剧吗?不太可能
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因为恁国是一个只能向上级负责,视平民为蝼蚁的极权专制的官僚国家。领导它们要向上级的省级、最上级的维尼负责,政治先行。有所行动只会被上面问责,给孕妇开绿灯可能还会被批评破坏防疫部署,所以一切只能等批示才有所为,才导致了疫情蔓延、封城死人的惨祸。

所以,不管未来是否共产党,“海外民运”和“民主人士”接管政权也好,甚至国外托管也好。
只要地方政府机构行事的原则是为上级负责不为选民负责,那么它依然就是暴政机关,国家依然是专制国家。它依然需要被砸烂剁碎狗头,扔进历史的垃圾堆。

说的不太好,望海涵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所以说最好还是被国际托管教做人。

现在国人的可怕之处在于费拉的奴性和阶级斗争的暴戾共存,因此失去了枷锁就可能成为强盗。因此需要一个被西方控制的威权政府来进行“再教育”。
來閒逛的台灣人 這裡討論的人真的不多的說0.0
軍隊國家化

軍隊沒有國家化服從民主政府遵循法治
而把握在政黨或軍頭手裡的話

共慘黨倒了也不過換一批獨裁者
換湯不換藥
吴越旧人 不再沉默
其实从来就只有一条路,思想启蒙。现在的中国人只是外表看起来是现代人,思想并没有现代化。
楼主分析的很有道理
感觉需要开发言论自由,经过普遍的思想启蒙才行
温存 破坏欲就是创造欲。
把保皇党和法西斯杀干净就没事了,克伦威尔带着议会军打败王军,即便克伦威尔当了独裁者也留下了宪政的精神,才有了1688年的光荣革命。如果有什么要担心的,那就是克伦威尔儿子的位置太稳。
但實際問題是現在很明顯,大陸人連學習同盟會的少數革命者滲透入共匪軍隊的行動能力和覺悟都沒有,你怎麼還能說走孫中山的民主變形的老路,我還是傾向,如果可以的話,現在這些精英分子還是繼續當新的買辦,讓老外統治為好,而且到時候大陸的軍政府獨裁的可能更大一些。
中国社会民主党 理性+博爱=科学+民主
一定要实行地方自治,这个是最需要改变之处。只要地方自治了,个别地方没有实现民主法治都没有关系。赞同楼上的观点,不实现地方自治,一定还会出现一个极权政党,还会走上老路
真挺佩服你们这些人的,蛋都没一颗就开始想开养鸡场了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无法避免各种种子的播撒,适宜土壤的植物就会长的茂盛些,其它种子就没有发芽生成的机会了
灭掉习派和极端毛左,削弱元老派势力,复制改革派并加以引导,当然中国需要麦克阿瑟二世来督政直到整个国家的法制等秩序按西方架构的完善建立
汉承秦制主要是因为汉朝的上层基本上都是秦朝的乡绅和公务员阶层,换句话说,不是他们觉得秦制最好用才承秦制,纯粹是他们不知道其他战国国家上层制度,无法承其他制度而已

换句话说,怎么避免中国继续汉承秦制?至少先让中国人接受民主思想的启蒙才行
rokmc33 新注册用户
想放弃秦制要首先放弃大一统, 然后通过几代人的改革教育才有可能做到. 当然了ccp完蛋, 最有可能的就是军阀割据了, 拥核自保后当上土皇帝. 
teeth2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撞墙的哈维 品葱终将毁于反智姨粉。2020.4.19
鼓吹分裂是朴素现实主义者并不高明的论调。他们幻想分裂出去就能实现自由,实际上二者毫无关系,只要CPC一天不灭,谁都没有好日子过,越南怎么样?柬埔寨怎么样?人家跟你从来都不是一家不照样被CPC渗透的和筛子一样,甚至出了红色高棉这种极致?就连台湾这种事实独立也时时面临赤化危险,你跟我说独立就能摆脱CCP?做梦去吧,本来对抗极权的赢面就在法理优势上,不在这方面进攻却在分裂独立这种法理劣势的地方乱搞,脑袋里是不是有坑?最正确,也是最难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推翻CPC的统治,其他什么分裂独立都是旁门左道。
楼主缺乏基本的历史知识,汉朝并没有承秦制,而是废弃了秦制,恢复了周代的封建制,将自己的儿子分封到全国各地好的地盘当诸侯王,像中山靖王刘胜、长沙王刘发……其实称得上秦制的只有清朝。
周代封建制比汉代封建制更不稳定,周代天天有灭国战,秦始皇大家都知道了,名气更小的楚庄王一个人就灭了26个国家……
秦始皇就是蠢,没有采用封建制,家族全集中在咸阳,先是被胡亥杀了一波,后又被项羽杀一波,秦始皇的后代现在不知道在哪里,甚至不知道还有没有。
刘邦、朱元璋那些采用封建制就不同,后代分散在全国各地,能一直传承下去,刘邦家族现在是现代中国第一家族,男女子孙人口数量超过5000万,朱元璋虽然被杀很多,但是也有二三十万后代。
中国实行秦制的三个朝代,秦朝、清朝、共匪朝,失去诸侯王的压迫,人口反而史无前例地爆发,清朝由几千万增长到4.3亿,毛泽东由4.3亿增长到12亿,要不要邓小平江泽民屠杀汉族婴儿,估计现在16亿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0-22
  • 浏览: 5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