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的真相是什么?有没有死三十万人?甚至到底存不存在?

因为共产党拼命的讲南京大屠杀,所以我就对南京大屠杀这件事情, 有点怀疑了。
已退葱的陈士杰 ?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中共的任何史料都没有参考价值,中华民国的参考资料也可能会故意丑化日军。

关于南京大屠杀,我比较相信的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International Military Tribunal for the Far East Judgment)的第八章《常规战争罪》(Conventional War Crimes)的描述,下面是英文原文和我不专业的翻译版



As the Central China Expeditionary Force under command of MATSUI approached the city of Nanking in early December 1937, over one-half of its one million inhabitants and all but a few neutrals who remained behind to organize an International Safety Zone, fled from the city. the Chinese Army retreated, leaving approximately 50,000 troops behind to defend the city.As the Japanese forces stormed the South Gate on the night of 12 December 1937, most of the remaining 50,000 troops escaped through the North and West Gates of the city.

Nearly all the Chinese soldiers had evacuated the city or had abandoned their arms and uniforms and sought refuge in the International Safety Zone, and all resistance had ceased as the Japanese Army entered the city on the morning of 13 December 1937.The Japanese soldiers swarmed over the city and committed various atrocities. According to one of the eyewitnesses, they were let loose like a barbarian horde to desecrate the city. It was said by eyewitnesses that the city appeared to have fallen into the hands of the Japanese as captured prey, that it had not merely been taken in organized warfare, and that the members of the victorious Japanese Army had set upon the prize to committee unlimited violence.

Individual soldiers and small groups of two of three roamed over the city murdering, raping, looting, and burning. there was no discipline whatever. Many soldiers were drunk. Solders went through the streets indiscriminately killing Chinese men, women and children without apparent provocation or excuse until in places the streets and alleys were littered with the bodies of their victims. According to another witness, Chinese were hunted like rabbits, everyone seen to move was shot. At least 12,000 non-combatant Chinese men, women and children met their deaths in these indiscriminate killings during the first two or three days of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of the city.

There were many cases of rape. Death was a frequently penalty for the slightest resistance on the part of a civtion [sic] or the members of her family who sought to protect her. Even girls of tender years and old women were raped in large numbers throughout the city, and many cases of abnormal and sadistic behaviour in connection with these rapings occurred. Many women were killed after the act and their bodies mutilated. Approximately 20,000 cases of rape occurred within the city during the first month of the occupation.Japanese soldiers took from the people everything they desired. Soldiers were observed to stop unarmed civilians on the road, search them, and finding nothing of value then to shoot them. Very many residential and commercial properties were entered and looted. Looted stocks were carried away in trucks. After looting shops and warehouses, the Japanese soldiers frequently set fire to them.

Taiping Road, the most important shopping street, and block after block of the commercial section of the city were destroyed by fire. Soldiers burned the homes of civilians for no apparent reason. Such burning appeared to follow a prescribed pattern after a few days and continued for six weeks. Approximately one-third of the city was thus destroyed.

Organized and wholesale murder of male civilians was conducted with the apparent sanction of the commanders on the pretense that Chinese soldiers had removed their uniforms and were mingling with the population. Groups of Chinese civilians were formed, bound with their hands behind their backs, and marched outside the walls of the city where they were killed in groups by machine gun fire and with bayonets. More than 20,000 Chinese men of military age are known to have died in this fashion.

The German Government was informed by its representative about "atrocities and criminal acts not of an individual but of an entire Army, namely, the Japanese," which Army, later in the Report, was qualified as a "bestial machinery."

Those outside the city fared little better than those within. Practically the same situation existed in all the communities within 200 li (about 66 miles) of Nanking. The population had fled into the country-side in an attempt to escape from the Japanese soldiers. In places they had grouped themselves into fugitive camps. The Japanese captured many of these camps and visited upon the fugitives treatment similar to that accorded the inhabitants of Nanking.Of the civilians who had fled Nanking, over 57,000 were overtaken and interned. These were starved and tortured in captivity until a large number died. Many of the survivors were killed by machine gun fire and by bayoneting.Large parties of Chinese soldiers laid down their arms and surrendered outside Nanking; within 72 hours after their surrender, they were killed in groups by machine gun fire along the bank of the Yangtze River.Over 30,000 such prisoners of war were so killed. There was not even a pretence of trial of these prisoners so massacred.

Estimates made at a later date indicate that the total number of civilians and prisoners of war murdered in Nanking and its vicinity during the first six weeks of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was over 200,000. That these estimates are not exaggerated is borne out by the fact that burial societies and other organizations counted more than 155,000 bodies which they buried. They also reported that most of those were bound with their hands tied behind their backs. These figures do not take into account those persons whose bodies were destroyed by burning, or by throwing them into the Yangtze River, or otherwise disposed of by Japanese.

Japanese Embassy officials entered the city of Nanking with the advance elements of the Army; and on 14 December, an official of the Embassy informed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the Nanking Safety ¸one that the "Army was determined to make it bad for Nanking, but that Embassy officials were going to try to moderate the action." The Embassy officials also informed the members of the Committee that at the time of the occupation of the city, no more than 17 military policemen were provided by the Army commanders to maintain order within the city. When it transpired that complaints to the Army officials did not have any result, those Japanese embassy officials suggested to the foreign missionaries that the latter should try and get publicity in Japan, so that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would be forced by public opinion to curb the Army.Dr. Bates testified that the terror was intense for two and one-half to three weeks, and was serious six to seven weeks following the fall of the city.

Smythe, the Secretary of the Int. Committee for the Safety Zone, filed two protests a day for the first six weeks.

MATSUI, who had remained in a rear area until 17 December, made a triumphal entry into the city on that day, and on 18 December held a religious service for the dead, after which he issued a statement in the course of which he said: "I extend much sympathy to millions of innocent people in the Kiangpei and Chekiang districts, who suffered the evils of war. Now the flag of the rising sun is floating high over Nanking, and the Imperial Way is shining in the southern parts of the Yangtze-Kiang. The dawn of the renaissance of the East is on the verge of offering itself. On this occasion, I hope for reconsideration of the situation by the 400 million people of China." MATSUI remained in the city for nearly a week.


MUTO, then a colonel, had joined MATSUI's staff on 10 November 1937, and was with MATSUI during the drive on Nanking and participated in the triumphal entry and occupation of the city. Both he and MATSUI admit that they heard of the atrocities being committed in the city during their stay at rear headquarters after the fall of the city. MATSUI admits that he heard that foreign governments were protesting against the commission of these atrocities. No effective action was taken to remedy the situation. Evidence was given before the Tribunal by an eye witness, that while MATSUI was in Nanking on the 19th of December, the business section of the city was in flames. On that day, the witness counted fourteen fires in the principal business street zone. After the entry of MATSUI and MUTO into the city, the situation did not improve for weeks.

Members of the Diplomatic Corps and Press and the Japanese Embassy in Nanking sent out reports detailing the atrocities being committed in and around Nanking. The Japanese Minister-at-Large to China, Ito, Nobofumi, was in Shanghai from September 1937 to February 1938. He received reports from the Japanese Embassy in Nanking and from members of the Diplomatic Corps and Press regarding the conduct of the Japanese troops and sent a resume of the reports to the Japanese Foreign Minister, HIROTA. These reports, as well as many others giving information of the atrocities committed at Nanking, which were forwarded by members of the Japanese diplomatic officials in China, were forwarded by HIROTA to the War Ministry of which UMEZU was Vice-Minister. They were discussed at Liaison Conferences, which were normally attended by the Prime Minister, War and Navy Ministers, Foreign Minister HIROTA, Finance Minister KAYA, and the Chiefs of the Army and Navy General Staffs.

News reports of the atrocities were widespread. MInAMI, who was serving as Governor-General of Korea at the time, admits that he read these reports in the Press. Following these unfavorable reports and the pressure of public opinion aroused in nations all over the world,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recalled MATSUI and approximately 80 of his officers, but took no action to punish any of them. MATSUI, after his return to Japan on 5 March 1938, was appointed a Cabinet Councillor and 0n 29 April 1940, was decorated by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for "meritorious services" in the China War. MATSUI, in explaining his recall, says that he was not replaced by HATA because of the atrocities committed by his troops at Nanking, but because he considered his work ended at Nanking and wished to retire from the Army. He was never punished.

The barbarous behaviour of the Japanese Army cannot be excused as the acts of a soldiery which had temporarily gotten out of hand when at last a stubbornly defended position had capitulated -- rape, arson and murder continued to be committed on a large scale for at least six weeks after the city had been taken and for at least four weeks after MATSUI and MUTO had entered the city.The new Japanese garrison Commander at Nanking, General Amaya, on 5 February 1938, at the Japanese Embassy in Nanking, made a statement to the Foreign diplomatic corps criticizing the attitude of the foreigners who had been sending abroad reports of Japanese atrocities at Nanking and upbraiding them for encouraging anti-Japanese feeling. This statement by Amaya reflected the attitude of the Japanese Military toward foreigners in China, who were hostile to the Japanese policy of waging an unrestrained punitive war against the people of China.




我不专业的翻译:


1937年12月初,当松井石根指挥的华中派遣军接近南京时,南京百万市民的一半以上都离开了南京,只有组织国际安全区的中立国人士留在城内。国军大部队撤退了,留下大约5万名国军士兵保卫南京。1937年12月12日晚,当日军袭击南门时,剩下的五万名士兵中的大多数人,都通过北门和西门逃离了南京。几乎所有的国军都撤离了南京,或者已经丢盔弃甲,然后进入国际安全区寻求庇护。1937年12月13日早上,日军进入南京,国军所有的抵抗活动都没有了。
日军蜂拥而至,犯下了种种暴行。根据一名目击者的证言,日军被允许像野蛮人一样的糟蹋南京市。据目击者称,这座城市似乎已经落入日本人手中,成为俘虏。南京不仅被日本在战争中夺走,胜利的日军官兵已经定好了奖品,以策划无限的暴力行为。

单独的士兵和三人一组的小团体在城市中漫无目的走,杀人、强奸、抢劫和纵火,日本兵没有任何纪律可言。许多士兵都喝醉了。日本士兵们走上街头,在没有明显挑衅或借口的情况下,不分青红皂白地杀害中国男人、女人和儿童,直到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受害者的尸体。根据另一位目击者的说法,中国人像兔子一样被追捕,所有看到移动的人都被枪杀了。在日本占领这座城市的头两三天里,至少有一万两千名没有武装的中国男人、女人和儿童在这些不分青红皂白的杀戮中丧生。
南京有很多强奸案。受害的女人或者他的家人如果要做任何反抗,都会被日本兵杀掉。即使是幼年女孩和老年妇女在全市也被大量强奸。强奸发生途中,也有很多虐待和变态的行为。许多妇女是先奸后杀,她们的尸体被肢解。在占领的第一个月里,该市境内发生了大约两万起强奸案。

日本兵从市民手中夺走了他们想要的一切东西。有人看见,日本兵在路上拦截手无寸铁的平民,搜查他们,然后发现没有值钱的东西后,就开枪射杀他们。很多住宅和商店被闯入和洗劫。掠夺的物品被卡车运走了。在洗劫商店和仓库后,日本兵经常放火烧掉。


最重要的太平路购物街和城市商业区的一个又一个街区被大火烧毁。日本兵无缘无故地烧毁了平民的房屋。几天后,这种纵火似乎是遵从命令,并持续了六周。大约三分之一的城市因此被摧毁。

对男性平民的有组织的大规模谋杀,显然是在指挥官的批准下进行的,借口是有国军官兵脱下了军服,混入了人群中。成群结队的南京市民被双手绑在背后,游行到城墙外,在那里他们被机关枪和刺刀成群结队地杀害。据了解,已有两万多名可以服役的男人以这种方式被杀掉。

德国政府驻华代表告知德国政府,“暴行和犯罪行为不是发生在个人身上,而是发生在整个军队,即日本人身上”,在报告的后面部分,军队被称为“兽性机器”。

城外的情况并不比城内的好多少。事实上,在南京周围200里内的所有社区都存在同样的情况。人们逃到乡下,试图躲避日军,他们自动集结成避难的营地。日本人找到了许多这样的营地,并且像对待市民一样对待这些人。逃离南京的人中,有大概五万七千人被抓捕并且扣押,他们大部分人由于无法忍受饥饿和酷刑而死亡。活下来的人,被机枪和刺刀杀掉。

大量国军缴械投降,在投降后的72小时,他们被机关枪在长江岸边集体被杀掉。大概有三万名战俘是这么被杀掉的,他们甚至没有任何审判就被屠杀掉了。根据后来的估计,在日军占领南京的六周后,在南京以及南京周边地区,被杀掉的市民和俘虏有二十万人。这些估计并不夸张,事实证明,丧葬行业和其他组织统计了他们埋葬的超过15.5万具尸体。他们还报告说,其中大多数人的手都被绑在背后。这些数字不包括那些毁尸灭迹、扔进长江或被日本兵以其他方式处理的尸体。

日本使馆官员带着陆军先遣部队进入南京,12月14日,使馆官员给南京国际安全区说,“军队决意要对南京进行惩治,使馆官员将设法缓和局面”。使馆官员还告诉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人,在占领该市时,军队指挥官提供的维持该市秩序的军警不超过17人。当日本使馆官员得知向陆军官员投诉没有结果时,便向外国传教士建议,外国传教士应设法让日本社会知道这件事情,以迫使日本政府在舆论的压力下遏制军队。贝德士博士作证说,恐怖活动持续了两周半到三周的时间,在城市陷落后的六到七周内表现得非常严重。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秘书长史迈士,在前六周每天提交两次抗议。

一直待在大后方的松井石根,直到12月17日才凯旋进城,还在12月18日为死者举行哀悼的宗教仪式,并发表声明说:“我对江浙地区数以百万计遭受战争祸害的无辜人民深表同情。如今,南京上空高高飘扬着日本国的国旗,天皇之道在江南大地上闪耀。东方复兴的黎明即将到来。值此之际,我希望四亿中国人民重新思考”。松井在这座城市呆了将近一个星期。

武藤章当时是一名上校,1937年11月10日成为松井的幕僚,和松井一起坐车去南京,并参与了胜利进入和占领这座城市。他和松井都承认,在城市沦陷后,他们在后方司令部逗留期间,听说了这座城市正在犯下的暴行。松井承认,他听说外国政府正在抗议犯下这些暴行,但是他没有采取有效的行动来补救这种情况。一位目击者在法庭上提供的证据表明,12月19日松井在南京时,这座城市的商业区着火了。那天,目击者数到了主要商业街地区发生了14起火灾。松井和武藤进城后,情况几个星期都没有改善。

驻南京的外交使团和新闻界成员以及日本驻南京大使馆发出报告,详细描述了在南京及其周边地区发生的暴行。1937年9月至1938年2月,日本驻华公使伊藤信文在上海。他收到了日本驻南京大使馆以及外交使团成员和新闻界关于日军行为的报告,并将报告的简历寄给了日本外交大臣广田弘毅。这些报告,以及其他许多关于南京暴行的资料,都是由日本驻华外交官员转发的,外交大臣广田弘毅将这些报告转发给了由梅津美治郎担任副大臣的战争部。这些问题在政府联络会议上进行了讨论,这种联络会议通常由首相、战争和海军大臣、外交大臣广田弘毅、财务大臣贺屋兴宣以及陆军和海军的总参谋长出席。

有关暴行的新闻报道甚嚣尘上。当时担任韩国总督的南次郎承认,他是在媒体上读到这些报道的。在这些不利的报道和世界各国舆论的压力下,日本政府召回了松井及其大约80名官员,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加以惩罚。1938年3月5日松井回国后被任命为内阁参议,1940年4月29日被日本政府授予在中国战争中“立功”的勋章。松井在解释自己为什么被召回国时说,他被畑俊六取代并不是因为他的部队在南京犯下了暴行,而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在南京的工作已经结束,希望从军队退役。他从未受到惩罚。

日本兵的野蛮行为,不能被解释为,日军在遭到顽强抵抗后,士兵暂时失控的行为。因为在南京被占领后,大量的强奸、放火和屠杀,位置了至少六周,其中的六周是松井石根和武藤章已经人在南京。

1938年2月5日,新任驻南京日军司令员天谷直次郎将军在日本驻南京大使馆向驻外使团发表谈话,批评向国外报告日本在南京暴行的外交官,斥责他们助长反日情绪。天谷的这一表态反映了日本军方对在华外国人的态度,这些外国人敌视日本兵对中国人民肆无忌惮地发动惩罚性战争的政策。


至于中华民国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南京军事法庭)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资料,我是不太相信的。因为我不认为蒋介石政府可以保证南京审判的独立和自主。



不过还是那句话,南京大屠杀共产党是没资格纪念的,共产党没有资格谴责日本法西斯制造的南京大屠杀。共产党的邪恶,远远超过当年的日本法西斯。如果日本法西斯是“性骚扰”,那么共产党就是“奸杀犯”,奸杀犯没有资格谴责性骚扰。

就像蒋委员长所说,日本人是皮肤病,共产党是心脏病

https://i.imgur.com/NFxXhlC.jpg


P.S.翻译这篇英文,日本人的名字很麻烦。每个日本人的名字,我都要Google搜索对应的汉字翻译。
带钢丝的韭菜 老庄不死,马列不止
首先对品葱也混入了大量中国妖怪而表示遗憾。
它们即便反共,最多也仅仅只是在利益上与中共存在对立,但实际上双方是一路货色。
所以现在明明不是在谈中共的话题,它们仍然还是一副 “爱国者” 的嘴脸。

南京城死没死到 “三十万” ,不好说。
但可以肯定的是:直接死在日本人手里的,绝对没这么多。
“日本人” 起到的作用,相当于中共的贪官在转移赃款时正好遇上的缺心眼劫匪。
这个劫匪会替贪官背掉所有黑锅。

向井敏明、野田毅,确实混蛋。
但它们还远远没达到魔鬼的级别,仅仅只是两个鸡贼小人。
日语里的 “百人斩” ,不是砍下一百颗脑袋的意思,而是在光明正大的战斗中以一人之力击杀了上百敌军。
这俩混蛋所谓的 “杀人竞赛” ,实际想比的是这个。

如果真是在鬼子已经进入南京城后、在 “百人斩” 的新闻报道前,这如此短的时间之内,用冷兵器砍下一百多手无寸铁的平民的脑袋,你自己想想难度。

南京城,凌晨才被鬼子拿下,而报道 “百人斩” 的那张报纸是当天的日报。
请问,谁有这么好的体能,在经历了漫长的攻城战后,竟然可以在报纸发表前的短短几个小时之内,抓到这么多平民、并砍下脑袋?
就算这俩王八蛋真是天神下凡,为什么在记者给它们拍照时,它们不在自己身背后摆个几十颗以作证据?
两个作战如此 “不要命” 的疯子,从中国一路打到了东南亚,经历了整场二战,居然屁事没有,并且还升了官。最后还是战争都打完了,刮民党整理资料时,翻到了当年的报纸,才把这俩抓回来,枪毙于雨花台。你不觉得蹊跷么?
这明显就是两个钻空子、谎报军功的鸡贼,想靠着虚假的 “贡献” ,从体制的大锅里多套取点利润。
它们跟中共培养出的小粉红是一路货色。

那支鬼子军,是在上海被打剩下的。
当时的东京总部其实也很害怕把事闹大,所以明确在苏州与嘉兴之间划了条“制令线”,严禁前线部队越过。
说明日本高层的智力是正常的、很明白日本不能跟中国打全面战争,否则会深陷泥潭。
中国再穷、再落后,但毕竟体量比日本大。如果硬拼消耗,日本不见得有胜算,最多只能把刮民党政府打到投降,而不可能吃下整个中国。
正如曹操与袁绍对峙,曹操的兵精虽然是优势,但袁绍的兵多粮多也是优势。如果不是许攸夜投,先被耗死的一定是曹军。

但是当时的日本内部,就跟今天的中华米田共和国一样,满地都是小粉红。只不过日本没有用 “战螂” 这个名字,而叫 “招核男儿” 而已。
这种人,在和平年代,一定都是最废物的loser。它们之所以狂热,纯粹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无能、来显得自己对群体 “有用” ,从而寄生体制而已。
这种人,不仅在任何群体里都是最没用的,甚至还有害。它们只能通过煽动狂热、用 “爱国” 等名义,强行对更多无辜者实施政治绑架、把大家往绞肉机里拖。靠牺牲别人的命,来让自己表演 “爱国” 。
在法西斯国家,之所以这种人的比例高得惊人,那是因为法西斯体制本来就是这种人得势的产物。
它们的动静闹得越大,将来大局就会崩盘得越惨。

日式小粉红,扛着“爱国”的牌坊,公然下克上,政府根本拿它们没辙。
一支严重缺乏补给的残军,哪来的勇气叫嚣 “没粮就抢、没子弹就拼刺刀” ?
因为前面是中华民国的首都吖, “大功” 一件,谁抢到谁升官。

当然,在日军内部,比日本鬼子更不是人的,是棒子、台湾人等等。
日籍小粉红,是整个 “日本社会” 最没用的底层废物;而棒子、台湾人则是整支 “日军” 里最没用的底层废物。
它们的狂热,同样遵循上面提到的逻辑,都是希望在行为上表现得更狂热,来证明自己对群体有用,避害的同时又趋利!

同样的道理:在品葱上,那些对中共进行无脑喷的用户,往往也是 “反共” 阵营里最没用的废物。它们没本事提出真知灼见、没本事在 “内涵” 上证明自己,就只能在 “立场” 上拼命找补。
这种人,早晚会给整个阵营惹麻烦。

同样的道理: “南京大屠杀” 经过几十年的宣传,已经成了戈培尔效应式的 “事实” ,成了 “政治正确” 。那么只要你敢质疑它、甚至调查它,你马上就会被那些喜欢扛着 “政治正确” 之牌坊攻击人的 “小粉红” 与 “逆向小粉红” 围攻。

问题是南京城墙,可不是中共修的豆腐渣;而日本当时那开山小炮,不比今天的手榴弹强多少。
所以,日式小粉红很快就现眼了, “拼刺刀” 的豪言壮语早他妈忘干净了。
就这,你相信哪个鬼子有能力正面击杀一百多守城军人么?
向井敏明、野田毅不是小人是什么?

很遗憾,南京守将,是一条湖南人民。
而江西、湖南、湖北这种罪恶的穷山恶水,反人类的楚国故地,数千年来都盛产向井敏明、野田毅式的鸡贼。
日式小粉红玩这个才几年呐?楚人玩这个才是祖宗。

上海的战报传到刮民党高层那里,大家都没打算守南京,这座毫无军事价值的城市。
是唐生智,这条湖南人民,当场跳出来,又是 “国父陵寝” 、又是 “民国国都” 的,搞得老蒋下不来台,才只好牺牲十万军队,给这条号称要 “与南京共存亡” 的湖南人民表演 “爱国” 。
这条湖南人民,毁灭了一切撤退途径,要玩破釜沉舟,却悄悄给自己留了逃生之路。
在硬扛了日式小粉红几天后,唐生智这条湖南人民匆匆下达了 “撤退” 命令,就独自跑了。
接到命令的士兵直接溃散,但督战队却没接到命令。于是,双方爆发了激烈的火拼。在歼灭督战队后,逃兵纷纷开始抢夺过河资源。没抢到的,就只能游过去。
十二月,长江,游过去……
而过河无望的逃兵,则开始杀百姓、抢夺平民衣物,冒充非战斗人员。
显然,整个流程中,只要是尸体,统统都会被算到鬼子的账上。
如果你是日本人,且智力正常,你愿意认这种账么?

为什么日华战争打了这么多年,只在全面战争爆发的第一年发生了这种级别的 “屠杀” ?
按照日式小粉红那群疯子的尿性,越打到后面反而越收敛、行为越君子?
你觉得有可能么?

有个叫李秀英的老太太,十几年前刚死。
它就是所谓 “南京大屠杀” 的幸存者。
它当时十七、八岁,怀孕七、八个月。号称被三个 “鬼子” 强奸,在拼死反抗、挨了三十七刀后,才没让 “鬼子” 得逞,但孩子没保住。是它的父亲把奄奄一息的它背到美国医生处抢救的。
可是,根据医生的描述,李秀英所受的伤,只是十来处非致命伤。且医生推测,企图强奸它的,根本不是鬼子,而是同在安全区的中国难民。

不知道鬼子都是什么品味,明明满地都是俘虏,为什么偏偏钟情于孕妇;
就算鬼子都是心理变态的重口味,为什么三个男性军人在拿着刀子的前提下,却搞不定一个赤手空拳的平民孕妇;
既然已经动刀子了,为什么不干脆把人弄死、销毁证据的同时还能泄愤?

其实,但凡脑子正常,根本不需要听美国医生的推测。上面这一串逻辑,不难吧?
可在反人类的中华米田共和国的 “教育” 下,你不可以尊重事实、不可以讲道理,你应该尽全力无节操地抹黑 “敌人” 。
你若是不肯睁眼说瞎话,你就是 “不爱国” ;既然你 “不爱国” ,你当然就不配当中国人;既然你不配当中国人,你当然就该死。
至于击败 “敌人” 后, “同胞” 们会不会尊重你,这可没人打得了包票。

那个时代的鬼子,确实坏。
但中国人,更坏。
虽然彼此号称 “同胞” ,但从来没谁会把 “同胞” 当人看,因为它们自己都不是人。
否则也干不出难民强奸难民的事。
就像所谓的 “黑奴” ,根本没几个是白人直接抓的,而绝大多数都是黑人抓了再卖给白人的。
就像非洲草原,马鹿们争夺配偶时,多血腥的打斗都做得出来;可一旦碰见狮子豹子,立刻变怂货。哪怕黑压压的一片直接冲过去,明明可以把狮子豹子踩死。
就像反人类的中华米田共和国,鸡贼们干不过吃人的中共,却调头去对自己眼里的软柿子下死手。靠着先把软柿子变成 “反贼” ,然后再将其害死,以变相衬托自己很 “爱国” 。

越是落后的地方,越不会把人当人。
这个 “落后” 指的不是经济,而是文化、思想。
大宋在经济上确实很富裕,但在思想上照样满地穷鬼。

罪恶的中华米田共和国,想要走纳粹德国的路线,但稀里糊涂走上了招核日本的路线。
如今的中华米田共和国,已经具备了太多太多招核日本的特征。

最后,有义务提醒大家:对于品葱上那些狂热的 “逆向小粉红” ,我们不可不防。
因为我们无法区分它们究竟是真傻、还是中共故意派过来捣乱的特务。
就像八九民运。如果大家都是正常请愿,政府是没有理由朝你开枪的。但是你不知道你的队伍里,什么时候混进了一些妖怪、去故意砸军车,那么政府就有了朝你开枪的理由!这就是为什么当年那些合理请愿的学生,逮了不少这种人、主动交给政府。
就像去年的香港事件,我相信脑子正常的香港人,绝不会傻到暴力对抗警察,否则不就等于是白送了中共一个朝自己开枪的理由么?
那么,什么人最希望你的队伍里出现不理智的声音呢?
江西、湖南、湖北人民缔造的政权,什么下三滥的缺德事都做得出来。从秦汉开始的中国历史,每一次有划时代意义的开历史倒车,要么是楚文化间接祸害的,要么干脆就是江西、湖南、湖北人直接干的。

所以,站在维护品葱利益的角度,狂热疯子、与带着任务存心来搞破坏的五毛,它们的危害是等量的。我们没法区分它们究竟是脑子不好、还是带着任务,我们也没有这个义务和能力去区分,而应该无差别对待。
南京大屠殺是否有假之前PTT也吵過,
我貼一些有關懷疑的文章給你們參考:
https://www.ptt.cc/man/Gossiping/D315/D64C/D244/D8A7/D380/M.1171196620.A.B62.html
Re: 北一女歷史課本 南京大屠殺不見了
1.1979年以前中國大陸的中學歷史課本中,並沒有關於南京大屠殺的記述。


2.南京事件遇害的中國人,有許多是中國人自己殺死的。

3.南京事件死亡人數,國際法庭的判決書是10萬,而非中國人膨風的30萬

4.南京事件會死這麼多人,除了日本,其實國民黨要負很大的責任。

看完以下這篇文章
將發現國民黨以往編的洗腦歷史教科書很豪洨

http://www.weachina.com/html/00548.htm

                      南京保衛戰與南京大屠殺    林思雲   

1949年中×佔領南京後,在雨花臺修建了雨花臺烈士陵園,在烈士陵園的紀念碑上
寫著:國民黨政府在雨花臺曾經屠殺了30萬共產黨烈士。毛澤東親自?紀念碑提詞:
"死難烈士萬歲"。但在毛澤東時代並沒有在南京修建"南京大屠殺紀念碑"。 
1979年以前大陸的中學歷史課本中,也並沒有關於南京大屠殺的記述。

  比如1958年版的"中學歷史教師手冊"的"中外歷史大事年表"中,關於1937
只有:"日軍侵佔上海,國民政府遷都重慶"這樣簡單的記述,完全沒有提到南京大屠殺。
而該書在1927年的大事中,倒有蔣介石屠殺大量共產黨和革命群?的記載。
1975年版的《新編中國史》中的"歷史年表"中,關於1937年也只有:
"國民政府遷都重慶,南京防禦失敗"的記載,完全沒有南京大屠殺的蹤影。
1979年版的全日制中學歷史課本中,南京大屠殺才首次登場,
直到1985年中國政府才開始在南京修建"南京大屠殺紀念館"。

  日本人對此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毛澤東時代中國政府要刪除關於南京大屠殺的歷史
,難道是因為毛澤東特別地親日?的確毛澤東本人親口對日本人講過
"要感謝日本的侵略"之類的話。   

以筆者看,毛澤東時代刪除關於南京大屠殺的歷史,倒不是因?毛澤東特別的親日,
而是因?毛澤東要醜化蔣介石,要編造一個國民黨不抗日,只有共產黨抗日的謊言。
在毛澤東時代的歷史書中,把國民黨軍隊描述成一見日軍就逃跑的形像,
聲稱共產黨的八路軍、新四軍抗擊了80%以上的日偽軍,抗日戰爭的主戰場是在共產黨
戰場,抗日戰爭是在共產黨領導下取得勝利的。

  如果向學生們講述"南京大屠殺",必然要提到國民黨軍隊的抗戰和付出的巨大犧牲,
這顯然與"共產黨領導抗日戰爭,國民黨逃跑避戰"的神話是相矛盾的,
因此不得不刪除關於南京大屠殺的歷史。1979年後中×開始承認國民黨軍隊
在抗戰初期曾積極抗戰,這才使南京大屠殺的歷史重新出世。   

南京大屠殺曾一度被抹煞的事實說明,為了在歷史上圓滿一個神話或謊言,
就往往不得不另外再追加編造十個新的謊言。製造神話的結果使中國的歷史書中謊言遍地
。現在中國的歷史書雖然有較大的改進,但近代史的部份仍然摻假很多。

  南京大屠殺本來是一個歷史事件,這樣的歷史事件不應該被政治所利用,
更不應該?了政治的目的來隨意篡改和歪曲歷史事實。而中國過去幾十年的歷史教科書
卻是隨著政治局勢一變再變,南京大屠殺從被抹煞又一變?被過份強調,
從一個極端又走向另一個極端。對於南京大屠殺這樣的重大歷史事件,
我們應該以嚴肅和負責的求實歷史觀點來加以探討。   


一、南京戰役的背景

  1937年7月7日蘆溝橋事變後,蔣介石決定在上海開闢新的戰場,
使中日戰爭成?全面持久的戰爭來拖垮日本。1937年8月11日,
蔣介石將他最精銳的、由德國將軍親自訓練的全德式裝備的三個師:
三十六師、八十七師和八十八師投入上海,主動向在上海租界的日軍進攻,
使中日戰爭變成了真正的全面戰爭。隨後蔣介石向上海投入了70萬大軍,
迫使日本向上海派出了以松井石根大將?司令的20萬人的上海派遣軍來與中國軍隊抗衡。
上海戰役中日軍的傷亡多達5萬餘人,中國軍隊的傷亡也多達27萬餘人。
為了打開上海戰線的膠著局面,日軍又派出以柳川平助中將?司令的10萬人的第十軍
在杭州灣登陸夾擊中國軍隊。1937年11月5日第十軍在杭州灣登陸後,
使中國軍隊面臨背腹受敵的局面而被迫撤退。1937年11月9日,上海失陷。

  上海陷落後,距離上海300多公里的首都南京直接處於日軍的威脅之下。
上海失陷兩天後的1937年11月11日,蔣介石召集各路將領商討保衛南京的問題。
在該會議上,何應欽、李宗仁、白崇禧等大部份將領都主張放棄南京。
因?上海和南京之間一路都是平原,無險可守。而且中國軍隊的主力在上海戰役中
死傷消耗甚大,戰鬥力的恢復需要相當時間。更?重要的是中國的對日作戰戰略是持久戰,
並不在於爭奪個別城池的得失。蔣介石的德國軍事顧問也主張放棄南京,
不作"無謂的犧牲"。

  可是這時唐生智卻站出來激昂地說:"南京不僅是我國的首都,而且是國父之陵所在地
。如果我們不戰就放棄南京,怎?對得起國父的在天之靈?如果沒有人願意守衛南京,
我願意與南京共存亡。"唐生智本是湖南軍閥,在過去曾二次參加倒蔣運動。
到1937年,唐生智在國民政府中已僅僅是一個坐冷板凳的名譽官員。
這次唐生智出來主動請戰,也是出於一種企圖恢復軍權的功名心。
唐生智這樣激昂的愛國主義發言和決心,使其他將領都失去了反駁的勇氣。
蔣介石當即任命唐生智?南京城防司令,負責南京保衛戰。

  從內心來講,蔣介石也是主張放棄南京的,因?即使日軍佔領南京,
在戰略上也沒有任何實質意義。但由於9。18事變以來,蔣介石一直被貼上
不抵抗的"恐日病"標簽,蔣介石害怕下令不戰而放棄南京,又會被社會輿論和他的政敵
指責?投降和賣國。所以蔣介石希望在南京進行一下象徵性的短期抵抗,
以應付社會輿論。但唐生智的充滿愛國激情的死守南京建議,在道義上盡占上風,
使蔣介石不得不同意唐生智的死守南京作戰計劃。死守南京的作戰計劃造成了後來
南京軍民的重大傷亡,是南京大屠殺的契機。

  當時日本政府並沒有發動進攻南京的計劃,日本政府和軍部本來準備讓在經曆了
3個月艱苦作戰和巨大損失的日軍"凱旋歸國"。1937年11月7日,日本參謀本部
向上海派遣軍的松井司令和第十軍的柳川司令發出的命令是:"掃蕩上海附近之敵,
追擊的戰線?蘇州、嘉興以東"。可是當時日軍中的狂熱軍官並不肯就此停戰,
"下克上"的現象再次出現。11月15日,第十軍召開了柳川司令臨席的軍團擴大會議
,在會上血氣方剛的年輕軍官提出了第十軍單獨進攻和佔領南京的瘋狂計劃,
最後會議達成決議:"全軍獨斷敢行,全力向南京方向追擊。"有人提出糧草和彈藥的
補充如何解決,狂熱的軍官們說:"糧草不足就現地解決,彈藥不足就打白刃戰。"

  陸軍參謀本部的參謀次長多田駿中將,11月20日非常吃驚地接到第十軍已擅自
向南京進軍的情報,多田次長當即下令第十軍停止進軍,但沒有任何效果。
11月22日,多田又接到上海派遣軍松井司令打來的電報:"?了儘快解決事變,
要求軍部批准向南京進軍和佔領南京。"原來松井率領的上海派遣軍看到柳川率領的
第十軍向南京進軍,按捺不住爭功的心情也開始向南京進軍。上海派遣軍和第十軍就象在
運動會上爭奪第一名一樣,開始爭先恐後地向南京進軍。多田次長等不擴大派本想阻止
對南京的進攻,但參謀本部的少壯派軍官也是攻佔南京的積極支持者,在參謀本部的
會議上少壯派軍官們高喊:"南京!南京!"。最後參謀本部不得不在11月28日批准
佔領南京的計劃。   


二、南京保衛戰與南京大屠殺

  守衛南京的主力是剛從上海前線撤退下來的蔣介石的最精銳部隊三十六師、
八十七師和八十八師,以及由軍事學院學生組成的教導總隊(1萬2千餘人) 。
三十六師、八十七師和八十八師在上海戰役中人員損失都已過半,士兵的大多數都是
臨時補充的新兵。由於中國沒有預備役的徵兵制度,這些新兵都是從農村臨時召集或
強行抓來的壯丁。這些新兵完全沒有受過基礎的軍事訓練,使三個主力師的戰鬥力
大打折扣,只有教導總隊有較強的戰鬥力。

  1937年11月20日,國民政府宣佈遷都重慶。1937年12月1日以後,
南京的政府機關已全部撤離南京,蔣介石夫婦也于12月7日飛離南京。在國民政府
撤離前舉行的中外記者招待會上,唐生智司令悲壯地發誓要和南京共存亡。南京的行政
機構撤走後,將南京的行政責任委託給由德國人拉貝?首的十幾個西方人組成的
"國際委員會"。"國際委員會"在南京設立了一個保護一般平民難民的安全區。

  12月8日,日軍佔領了南京的所有週邊陣地,形成了對南京的三面包圍,
南京守軍的唯一退路只剩下北渡長江一條路。可是唐生智卻擺出了"背水一戰"的布陣,
將長江上的渡船全部銷毀,自己斷絕了南京守軍的退路。唐生智還把三十六師佈置在
面臨長江渡口的挹江門,下令如果有人試圖向城外逃跑就開槍阻止。12月9日,
松井司令向南京城內空投了"投降勸告書",要求中國軍隊在12月10日以前投降,
但中國軍隊沒有理會日軍的"投降勸告書",於是日軍在12月10日對南京發動了
總攻。

  南京的城牆高達20米,寬13米,一般的山炮無法擊破。日軍首先向地形上
比較容易進攻的光華門發動攻擊,但守衛光華門的是最有戰鬥力的教導總隊。
戰鬥十分慘烈,日軍曾一度佔領光華門,又被教導總隊發動反攻奪回。
堅守中華門和雨花臺的八十八師抵抗也十分頑強,到12月12日?止的3天激戰中,
日軍傷亡人數多達7200餘人(死2600人,負傷4600人) ,
但仍沒有能夠突入南京城內。

  可是在12月12日傍晚7點,唐生智卻突然向各路守軍發出撤退的命令,
自己也背棄了與南京共存亡的誓言,於12月12日傍晚8點,乘坐為他保留的
最後一條小汽艇北渡長江逃走。唐生智的帶頭出逃引起了南京守軍的譁然,
本來大家都準備戰死到最後一個人,可是自己的司令卻在最關鍵時刻首先背信逃走,
還有誰願意繼續拼命抵抗?南京守軍一下就發生總崩潰,完全失去了組織,
官兵們開始各自設法逃命。

  由於南京三面被日軍包圍,唯一可以逃跑之路就是北渡長江。於是大量士兵
在無人指揮的情況下蜂擁向挹江門,試圖北渡長江而逃。
但唐生智並沒有解除他對守衛挹江門發出的三十六師的不准任何人出城逃跑的命令,
所以三十六師開槍阻止試圖出城逃跑的守軍,於是中國軍隊雙方發生了交火,
最後城內的守軍動用準備進行街巷戰的坦克,擊破挹江門出城,隨後的大量逃兵和
試圖逃跑的難民也乘勢沖出城外。但渡江的船隻已全部銷毀,很多人就抓一塊木板、
一條樹枝試圖游水渡過近2公里寬的長江。但12月份的江水十分寒冷,
絕大部份試圖渡江的人全凍死在江中。一些逃兵看見無法渡江,就再次返回城中。
他們扔掉武器,脫掉軍裝,搶奪老百姓的服裝穿在身上,逃入保護一般平民難民
的"安全區"。

  12月13日一早,日軍吃驚地發現曾頑強抵抗的中國軍隊忽然全部退走,
日軍輕易沖入南京城內。下午2點左右,日軍的先頭部隊到達挹江門,發現挹江門外
有成千上萬的逃兵和難民擠雜在一起試圖渡江,於是日軍向逃兵和難民們開火,
造成血染長江的大慘案。由於南京城內四處都是中國士兵脫扔的軍裝和武器,
日軍認定有大量的中國軍人化裝成平民潛入"安全區"。由於在上海戰役中
日軍多次遭到平民和學生組成的"便衣隊"的襲擊,所以日軍開始對"安全區"進行大搜捕,
抓捕"便衣隊"。一旦抓捕到隱藏在"安全區"內的逃兵就處死,一些無辜的平民也因此被殺
。此外,日軍還以缺乏糧食為由,殺害了很多投降的中國士兵。   

日軍12月13日進城後的2周內,日軍士兵在南京進行了大量的殺人、強奸和搶劫,
這就是"南京大屠殺"。據中國政府估計有30萬人被害,但多數日本人認為30萬人
是一個過份誇大的數位。有關南京大屠殺的數位問題在後面再談。關於南京大屠殺
具體過程的中文資料非常豐富,在此就不再贅言。   


三、幾點反思

  對於中國方面,南京保衛戰是一次遭到慘重損失的、非常失敗的戰役,
其教訓是深刻的。首先南京保衛戰在戰略上完全沒有必要,當時中國的大部份將領
也反對死守南京。死守南京的計劃是唐生智打出愛國主義旗號的"極左"路線的產物。
保衛南京的目的不是為了打贏戰爭,而僅僅是為了保衛和塑造"愛國者"的面子。
更?可怕的是一旦有人提出這樣"極左"的愛國口號,沒有人能夠或願意出來阻止,
因?大家都怕承擔賣國或漢殲的罪名。蔣介石之所以不肯不戰而放棄南京也是害怕承擔
"賣國"的罪名。但以幾十萬人的生命?代價來塑造"愛國"的形像,實在太殘酷了。

  然而令人震驚的還是中國官僚的腐敗程度。唐生智在公共場合上信誓旦旦的宣佈
要與南京共存亡,並銷毀一切船隻,斷絕了南京軍民的所有退路。但暗地裏卻為他自己
準備了逃跑用的船隻,並在關鍵的時候帶頭逃跑。對於唐生智的撤退命令,有兩種說法
:一種說法是唐生智自己下的撤退命令;另一種說法是蔣介石向唐生智發出"若不能堅持
可以撤退"的命令。但不管怎麼說,唐生智都付有無法逃避的責任。

  軍隊司令在下達撤退命令時,一定要說明向哪個方向撤退、以什?方式撤退、
誰先退誰後退、誰來斷後掩護,這是司令官的起碼責任。絕不能說一聲"撤退",
就扔下軍隊不管自己首先逃跑。如果唐生智能夠少貪生怕死一些,指揮南京的軍隊
有組織地撤退,絕不會死那麼多人。抗日戰爭中,象唐生智這樣口頭上最英勇無畏,
實際上最貪生怕死的腐敗官僚,絕對不是少數。後來唐生智又投靠共產黨,
作了一個"花瓶"的政協委員,1967年被紅衛兵迫害而死。

  當時南京城中大量的中國士兵扔掉武器、脫掉軍裝逃跑,被西方和日本人作為
中國士兵貪生怕死、沒有愛國心的笑談。但外國人無法理解這些中國士兵之所以這麼做
,在相當程度上是出於對出賣他們的腐敗官僚的憤恨。守衛南京的中國士兵在唐生智
逃跑以前並沒有人脫掉軍裝逃跑,大家下了與南京共存亡、與指揮他們的司令官一起犧牲
的決心。當他們得知要求他們戰死到最後一個人的司令官帶頭逃跑時,其被欺騙的憤恨
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他們扔掉武器、扔掉軍裝,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表示他們不再為
那些欺騙他們的腐敗官僚去賣命的決心。還有一些軍隊得知唐生智帶頭逃跑後
主動向日軍投降,後來成為汪精衛政府的"偽軍"。   

鴉片戰爭後的歷次對外戰爭中,中國軍隊往往是望風而逃。其原因並不是中國士兵的
貪生怕死,而是指揮他們的腐敗軍官們貪生怕死。在朝鮮戰爭中,由於指揮中國軍隊
的不是怕死的腐敗軍官,所以中國軍隊也贏得了不怕死的聲譽。中國近代在對外戰爭中
屢戰屢敗,其根源還在於腐敗的官僚。對於那些一切?了錢的貪官們,怎?可能指望他們
能夠在戰場上經得起生死的考驗。

  對於日本方面,南京戰役也是一次失敗的戰役。南京戰役是日軍中的軍國主義狂熱
分子煽動起來的。日軍雖然佔領了南京,但結果反而使其完全陷入無法自拔的戰爭泥潭
,在戰略上是完全失敗的。同時日軍在南京進行了大規模的燒殺奸搶,使日本人背上了
一個難以抹去的歷史污點。在1900年八國聯軍出兵中國時,日軍以軍紀最好、
沒有進行燒殺奸搶而得到國際社會的稱讚。為什麼南京戰役中日軍出現了大規模的
燒殺奸搶呢?據日本學者的研究,日軍在南京出現大規模的燒殺奸搶的原因主要有三個。

  第一個原因是嚴重的物質不足。 由於南京戰役是下級軍官煽動、急造出來的戰役,
完全沒有進行糧草等基本物資的準備。上海派遣軍和第十軍向南京進軍時都是靠
"現地解決" 來解決所需的糧草。所謂"現地解決"其實就是搶劫。由於上海到南京一帶
是中國有名的糧倉,所以從上海到南京的一路日軍還沒有遇到太大的糧草困難。
可是在南京戰役中,中國採用了"焦土政策",將南京周圍16公里以內的村莊全部燒光,
人員全部撤走,使日軍在攻打南京時無法從附近搞到足夠的糧草。據一個當時參加過
南京戰役的士兵回憶,在2天的南京攻城戰中,他只吃過一棵生白菜。這些饑腸轆轆的
士兵一旦進入南京城就進行大肆搶劫是可以想象的,而搶劫又往往伴隨著殺人。
因此物質不足成為日軍在南京城中大肆搶劫殺人的重要原因。

  第二個原因是大量的高齡預備役士兵。 1937年日本的現役陸軍部隊只有
25萬人,上海戰役時緊急動員預備役部隊才組成了一支30萬人的大軍。所以進攻
南京的士兵大部份是25歲以上的高齡預備役士兵。現役部隊的士兵是高中一畢業就
直接進入軍隊的年輕人,他們沒有接觸過社會,沒有社會上的各種不良習氣,比較單純
和遵守紀律。而高齡預備役士兵已進入社會多年,很多人染上了社會上的各種不良風氣
和習慣,要使一支由染有不良習氣的人所組成的部隊保持較好的軍紀相當困難。

  據日軍第十軍自己的內部記錄,第十軍的軍法部在南京期間處理了102件士兵
犯罪案件(殺人、強姦、搶劫等) 。其中現役士兵只有4人,其他都是高齡預備役
士兵。可見高齡預備役士兵是犯罪、特別是強姦犯的主力軍。1945年蘇聯進攻
"滿洲國"時,以高齡士兵為主的蘇軍士兵在"滿洲國"也發生了大量強姦事件,
可見保持高齡士兵的軍紀是一個比較困難的問題。

  南京戰役後,日軍也意識到大量強姦事件的嚴重性。從1938年開始日軍開始在
軍中設立進行性服務的"慰安婦"機構,"慰安婦"機構的設立使日軍在後來的戰爭中強姦
事件大為減少。美國後來也"學習"了日本的"慰安婦"經驗,1945年美軍在日本上陸
時,美軍的第一個要求就是日本政府在10天以內為美軍提供1萬名以上的"慰安婦"。

  第三個原因是日本人對戰俘的態度。 由於歷史上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使日本人
形成了寧死不當俘虜的世界觀。1932年第一次上海事變中,日軍的空閑升少佐
在身負重傷失去知覺的情況下,被中國軍隊俘虜。停戰後空閒升少佐被送還日本,
但他在回到日本後自殺,以死來洗去他曾經作過俘虜的恥辱。該事件在日本一時成為美談
。中國抗戰期間有一個"狼牙山五壯士"的英雄故事。據說狼牙山五壯士在彈盡後跳崖自盡
,追趕他們的日軍士兵在五壯士跳崖後,曾列隊脫帽表示敬意。日本人在歷史上就有一種
對俘虜的人格歧視,這是造成日軍虐待和殺害戰俘的一個重要原因。   

四、中日在"南京大屠殺"上的爭執   中日雙方一直在"南京大屠殺"問題上存在爭執,
這成為兩國關係上的一個重要問題。雖然日本有一些完全否認南京大屠殺的人,
但大部份人還是承認日軍在南京進行過屠殺,但人數絕沒有中國所說的30萬之多。
中日雙方在"南京大屠殺"上的爭點主要在人數上。

  一些日本人說中國人歷來就對數位問題很不認真,在中國歷次的古代戰爭中從來沒有
認真細緻的傷亡人數統計,只有死亡10萬、30萬這樣的估計數位。共產黨說國民黨在
南京雨花臺曾經屠殺了30萬共產黨人,30萬這個人數並不是經過嚴格調查而得出的
結論。為了凸現國民黨的殘酷性就隨意製造出30萬這個數位,反正國民黨在南京雨花臺
的確屠殺過很多共產黨人。當然臺灣的國民黨不會承認這個數位。1989年六。四時,
一位元中國人在電視上公開對外國記者說在北京有幾萬人被殺,後來該人被共產黨以造謠
罪判刑。其實該人並不一定是有意要詆毀共產黨,中國人在傳統上就對數位缺乏嚴肅認真
的態度,喜歡隨意誇大。   

為了說明國民黨的殘酷,共產黨誇大國民黨的殺人人數;為了說明共產黨的殘酷,
民×人士誇大共產黨的殺人人數,似乎不對對方的罪行進行誇大,就不能充份說明對方
的罪惡。這是中國人的一種特有心態。

  1947年審判日本戰犯時,國民政府向遠東國際法庭提交的南京大屠殺被害人數
為34萬,但國際法庭在最後判決書中,把南京大屠殺的被害人數壓縮為20萬。
在稍後對南京大屠殺的主要負責人松井石根大將的死刑判決書中,又把南京大屠殺的
被害人數壓縮到10萬。為什麼國際法庭要壓縮中國政府提出的被害人數的數位?
這值得中國人深思。不過中國人對數位問題並不太在意,沒有因為國際法庭壓縮南京
大屠殺的人數而向國際法庭提出抗議。反正對"南京大屠殺"進行了審判就行,
並不在意和計較判決書上的具體被害人數。

  西方學者評論中國的歷史學家是世界上"最苦惱"的歷史學家,在中國不能進行求實
的歷史學研究。上面說秦始皇的焚書坑儒是正確的,歷史學家們只能去研究尋找焚書坑儒
正確性的依據,絕不能研究出焚書坑儒並不正確的結論。上面說南京大屠殺的被害人數
是30萬,歷史學家們只能去尋找被害人數是30萬的依據,絕不能研究出被害人數不到
30萬的結論。中國的歷史是"唯上歷史"而不是"唯實歷史",這種"唯上歷史"在中國可以
通用,但在國際舞臺上絕對沒有任何效力。

  中國政府今後應該放開對南京大屠殺研究上的"人數限定",因為被害30萬人這個數
位在遠東國際法庭上也沒有被承認。應該讓中國的歷史學家們可以用"唯實負責"的態度,
搞清南京大屠殺的真正被害人數,為人類的歷史書寫真實的一頁。

發佈日期:二○○○年十月二十七日

https://www.ptt.cc/bbs/historia/M.1484902656.A.D15.html
Fw: [問卦] 南京大屠殺是否根本是假的 從拉貝日記來看
拉貝這個人 德國人 為當時南京安全區委員會的主席

  被後人稱為東方的辛德勒

  在南京被日本攻佔前後以日記詳細記錄了當時南京的狀況


  很多中國學者以拉貝日記再作證南京大屠殺的存在

  但如實際看了拉貝日記 反而可能排除了南京大屠殺的可能性

  1.再拉貝日記裡面一再提到攻佔南京後南京約有20萬人
    不管是發給蔣介石的電報 於日本相關對談 中國軍隊對談
    一再提到 因此如果南京只有20萬多人再加上中國軍人3~5萬
    哪來30萬人可以殺?(況且平民絕大數都已進入安全區)

  2.在拉貝日記裡面拉貝詳細記錄了日軍的暴行 連小至
    30名顯然沒有軍官帶隊的日本士兵搜查了大學醫院和女護士的寢?
    室,醫院的職員們遭到了有組織的搶劫。被偷走的物品有:6枝自來
    水筆、180元現鈔、4塊表、2卷醫院的繃帶、2隻手電簡、2雙手套和
    1件毛線衣。
    或是
    在金陵女子文理學院門口附近,一輛載有大米的卡車被日本
    士兵搶走。

    都有記錄

    從拉貝日記裡面來看 日本有做
    搶劫 強爆  殺軍俘(還殺不少) 破壞 打家劫舍
    但就是沒有記錄有什麼大規模屠殺平民的記錄

    如果真的有30萬人的屠殺 拉貝連2隻手電筒被搶都記錄了 有可能一個這麼大
    規模的屠殺確沒有任何記錄?

  3.在拉貝日記裡面記錄到在日本攻佔南京後幾月 南京人口增加到25萬人
    大家想想南京如果有30萬大屠殺 大家跑都來不及 人口還增加
    這合理嗎?


  其他還有很多日記內容都可以佐證大屠殺不存在的可能
  詳細可以看 拉貝日記 http://短网址/LmW0l5


  因此可以說日本在南京的確幹了 壞事搶劫 強爆 殺人 打家劫舍 殺軍俘
  但以上這些在戰爭中是非常容易見到的事情
  但所謂大屠殺這件事 30萬人(大多為平民)被屠殺的事情是否根本是中國人硬套
  的呢?



  從拉貝日記來看 被殺的幾乎都是軍人 大多為軍俘
  這當然不對 但也不能說日本殺了30萬平民啊

從拉貝日己來看 南京城原來應該有60萬人 但在南京被攻陷前能跑的都跑了
拉貝日記也有跟蔣介石提到 留下來的很多都是困苦沒能力跑的

沒錯 但如果你細看日本軍人說的屠殺都是在談殺軍俘這件事
在拉貝日記也不只一次提到日軍有殺軍俘

看到的資料還有很多啦  這裡只是只討論拉貝日記而已
其他如崇善堂埋11萬人的詭異數據等當然還有很多

  拉貝日記有提到相關的是
  1.中國軍人很多混成平民在安全區 因此日軍多次進安全區抓人
    裡面抓的人有沒有抓錯抓成平民 我看那是一定的
  2.拉貝日記的確也有提到中國軍人也幹的一些鳥事

  德軍屠殺猶太人600萬是真的 因為考據的非常嚴謹
  絕大多數被殺的猶太人名子 背景都有詳實一個一個記錄
  但南京大屠殺至今30萬人每個人相關資料名子 沒 有
  只有一直變化的屠殺總數字

安全區裡面每個人都是一張口等者吃 要準備多少糧食才夠 這當然要數據
所以他知道有多少人應該不是很難理解才對

台不台獨我沒意見 討論事實到底是什麼而已
南京就算有屠殺或沒有跟台獨也沒甚麼關係

拉貝有跟蔣介石說 南京能跑的都跑了 剩下的20萬都是困苦沒能力跑的
所已登記有多少人不是重點 重點識破城時南京還剩多少人
UCCMaoist 观察 毛主席万岁!
南京違紀事件必須正名,原因不僅在於人數作偽,而在於違紀和屠殺的性質根本不同。違紀是個人或團體分散的行動,沒有得到上級的授權,他們的同儕如果高興,可以拒絕屠殺而不受懲罰,軍法官有權制裁違紀人員,而且敢於行使這種權利。我們所知的南京事件,符合以上所有條件。違紀事件即使死亡人數超過六十萬,仍然不過是大型違紀事件。

屠殺的定義是最高當局的授權,執行者得到各部門的配合,不必擔心法律制裁。相反,拒絕屠殺的同儕遭到法律制裁。即使死者只有幾個人甚至一個人,仍然屬於小型屠殺。

何況南京事件可以證實的一萬多平民死者當中,並非全都可以列為日軍違紀事件的受害者。國軍士兵拒絕停火,脫去軍裝,混入平民當中,將敵軍火力引向平民。軍統便衣狙擊手從平民當中向日軍開火,同樣將敵軍火力引向平民。這兩種行徑的肇事者,都屬於戰犯。東京國際法庭沒有追究這些戰犯,反而把他們造成的死亡算在日本人頭上,換了我是日本人,也是絕不會認帳的。美國人或以色列人如果接受這種黑白顛倒的邏輯,就得把反恐戰爭的所有將士定為戰犯了。

程兆奇之流用了大筆經費,試圖證明屠殺命令的存在,結果只能厚顏無恥地宣布,我們雖然沒有發現這樣的命令,但是這樣的意思肯定是存在的。根據這樣的研究方法,岳飛的罪行的沒有疑問的,要證明他肯定有那個意思,實在太容易了⋯⋯

附錄:

关于南京事件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当天,日本总领事就向东京告状,比任何媒体都快。石射司长立刻召集会议。1938年1月4日,司令官松井和华中军的惩戒令就送到支那。没有极高的道德责任感和办事效率,这些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
易地而处,窝老从未考虑过为任何被性侵小姐或访民告状。上级绝不会为窝老召开紧急会议,向平行单位告状。即使国务院总理亲自出马,也不可能在三个星期内惩戒任何军官,更不要说集团军总司令。#以支那自古以来标准,日本人唯一毛病就是太老实#
只要日本外交官和宣传家有窝老八分之一机智或党性,事情就会变成这样:鉴于国民党士兵脱下军装混入群众开枪,援引自古以来反恐战争如何如何、萨达姆人肉盾牌如何如何,奖励反恐英雄,为他们树碑立传,同时加强对西方的宣传力度,强调国民政府在恐怖组织的渗透驱使下破坏条约体系,日本为国际社会反恐。

慰安妇问题在全世界普通大众中的认知度仍然不及纳粹的大屠杀,我们必须努力让大众了解:慰安妇收入高于日军将领,而集中营并不是犹太人承包建设盈利的所在。-数卷残编
你的良心哪里去了?慰安妇收入高不高暂且不说,现代文明时代,违背女性意志的慰安妇行为就应该给予最严厉的谴责,这是对文明的最起码尊重。 — 前前
哧,私人纠纷怎能跟大屠杀相提并论?哪家公安局不开慰安所,装神马装…… — 数卷残编
你把卖淫和强奸搞混了…… — 太乙
公立卖淫所很难算强奸,否则国共两党全都算强奸。太君倒是比较规矩,至少付钱比较规矩。妇女可能是当地人依据习俗拐卖滴,但嫖娼滴皇军根本管不到这些破事。 — 数卷残编
公立?谁公立,付钱,付给谁,有多少是去卖,有多少被奸。人快死光了就开始洗地了。 — 太乙
当然是皇军公立,正如公安局公立、文工团公立。活着也没用,敝痱已经在1972年明确放弃索赔权。 — 数卷残编
现在支那文工团的种种明显比慰安更恶心 — 巫师国王卡特曼
這些來罵人的人 搞錯了 慰安婦的意思。 慰安婦二字本身是沒有任何感情色彩的。 慰安婦就是妓女,這毋庸置疑。 慰安婦本身也確實是有收入賣一次要收錢的,這也是毋庸置疑的。 裡面很多朝鮮人跟中國人拐賣來的婦女,以及日本也確實有不規範的事情,這也是毋庸置疑的。 — 努力勾引男人
樓裡面這些人是不看書的,我都不想說了。 你們看到慰安婦二字就罵。可有為道縣那些被強姦輪姦再破腹丟入江中的數目龐大的中學生學生mm們發過一句聲嗎? 為她們要過一句公道嗎? 我都不屑跟尼萌講話。 — 努力勾引男人
当时性交易合法性没有问题,慰安妇是因为自愿性出问题才成为污点。当然其实不少性工作者的自愿性都可疑,不过慰安妇和战争背景联系在一起就特别引人注目。人类战争史上罗马以降的战争惯例,胜方掳掠败方为奴为妓无需讳言,这种一贯做法直到星条旗插遍全球才有收敛。对慰安妇有此类怀疑自然无可厚非。 — 囿于实务
不能跟下限比啊。这么说韶关女工只是被强奸,工资比在家乡摘棉花高得多。维族人气性太大想不开啊。 — 吐荼
强奸也不能跟杀人比呀,杀犹太人是杀人呀。何况慰安妇只是嫖娼,相当于今天军警的歌舞厅、文工团。小姐比女工轻松多了,待遇更好。一定说拐骗,不是没有可能;但你不可能长期营业都是拐骗。日军是正规军,禁不住告状的。你想,冈村宁次三令五申过多少次?日军纪律很严的,进城前还要专门下达训诫,就是怕重演南京事件。南京事件都是日本外交官上告才泄露的,神州人无动于衷。 — 数卷残编
为什么要跟下限比。为什么要用没有达到绝对零度来论证这个东西不冰。 — 吐荼
南京事件都是日本外交官上告才泄露的,神州人无动于衷。 蛤!很驚訝! 但是我一直認為游擊戰根本就是游擊隊不把平民的性命當一回事! — 努力勾引男人
是南京總領事代理福井淳首先向外务省东亚局告状,然后内阁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大本营闻讯后,专门给华中军下达《关于军纪风纪的通告》:“近来,有辱军风军纪之事时有发生并日渐增多,实不愿信之,然毋庸置疑。考虑到一人失态,有损全队之真正价值;一队之过失,终损毁全军之圣业······务必严格整顿军纪,相互禁戒,严防越轨粗暴行为,各人自律,全队禁止放纵。”然而为时已晚。 — 数卷残编
真相大白后,军部为肃正华中方面军军纪,决定更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教育总监畑俊六大将在其1938年1月29日的日记中,记录了向杉山元陆相提出建议一事。“支那派遣军作战告一段落之际,军纪军风日渐颓废。如果抢劫、强奸这类犯大忌的劣迹还屡禁不止的话,必须让征召预后备人员回国,让现役兵替换他们,并让现役军官替换上嗨的松井大将。另外,用现役军官替换军司令官、师团长等征召人员。我向大臣提出了这个建议。” — 数卷残编
1938年7月,以教育总监本部长安藤利吉的名义,颁布了《事变的教训第四号 步兵训练部分》。其中写道:“在这次事变在,出现了各种犯大忌的事件,尤其是涉及国际问题的事件。虽艰难地取得了攻陷敌国首都这样的战果,但一件小事即可玷污皇威。虽然,教育未必能承担所有精神方面的责任,但由于国际常识这种极其简单的教育不够,导致了事件发生,这个责任是不可推卸的。”由此可以看出,为防止南京事件这种招致国际舆论谴责的丑闻再次发生,必须彻底进行国际法常识教育。1943年,华中派遣军宪兵队教习队长在他编写的《军事警嚓勤务教程》“第四章 华中军人家属违法犯罪趋势”中写道:“在支那事变爆发之初,即攻占南京不久,驻支那军队和家属中,存在大量违法乱纪的犯罪行为。尤其是犯上等恶性违纪事件,辱职、抢劫、强奸等犯大忌的犯罪活动也频频发生。此后,由于上司适当指导,官兵开始自律,从而逐渐减少。” — 数卷残编
华中派遣军《进入武汉之际军参谋长注意事项》(昭和13年10月24日)三、必须杜绝各种违法乱纪行为,尤其是掠夺、放火、强奸等。皇军进入武汉之际,世界注意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此时正是彰显我皇威、了解我皇军真实形象的绝佳时期。另外,个人过失和失态势必被宣传为全军行为。为此,进退务必慎之又慎。有胆敢触犯前述禁忌行为者,为了皇军名誉,严惩不贷,绝不姑息。另,鉴于以往经验,各种违法行为多发期,不是在军队刚刚紧张进城之时,而是在经过若干天后。为此,监督绝不能随时间推移而松懈。 — 数卷残编
松井石根日记:“进入南京城时心情是自豪的,第二天追悼会上,心情也还是自豪的,今天却是满腔悲愤。因为这五十天内发生了许多犯大忌的事件。这些事件大大损毁了阵亡将士的功勋,我们何以面对英灵们。” — 数卷残编
这些事件都发生在日军和日本政府内部,当时没有能胁迫他们。外电有报道。教会和国际委员会有纪录,但认为死亡人数不过三万多,三分之二为便衣军人。神州方面没有反应,泛称十万军民,然而此说毫无价值,因为军队没有停火,伤亡不能责备敌军。神州直到东京审判前夜仓促搜集材料,说法自十万、二十万、四十万不等,没有一样可靠。1980年代以前课本不提,后来加入的照片又是济南惨案中神州军队强奸杀害的日本侨民。 — 数卷残编
日本当时节节胜利,美苏没有参战而且不见得会参战。他们没有理由害怕任何人,维持纪律是为自己,至多只怕损害皇军颜面而已。两相比较,大多数神州军警、包括今天的军警纪律和政府官员道德感其实不如当时的日本人。 — 数卷残编
南京大屠杀之所以作为一个宣传口径,跟日本人特别坏没有关系。跟日本人老实有负罪感有一点关系 — 吐荼

用腳投票
抗戰期間,人口由遊擊區向日軍司令部駐地移動。關內農民工向滿洲移動,通常一去不回。所有匪區農民無不逃亡國統區,匪軍無不開小差回老家。移民進入匪區者:文藝青年、叛兵土匪。總之勞動者逃亡,丘八丘九替代。駕馭丘八丘九,自然只能依靠政治保衛總局。

不過匪軍優待俘虜,的確有據。因為俘虜如果願意入夥,即構成匪軍軍事素養最高部分。匪軍大抵由幫會、土匪、叛軍、强征農民組成。其中農民戰鬥力最差、逃跑欲望最强。叛軍構成軍事核心(但政治不可靠),優待監視皆不可少。國軍連長鮮有投匪不能官至團長者,當然滿軍及關東軍待遇最高,繼承滿洲國標准。所謂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是之謂也。

人類有軍隊以來,唯有北方局組織進攻縣城,目的在於劫持刑事犯從軍;因為對順民戰鬥力深感絕望。相比之下,皇偽軍招兵尚需品行證明;故而細民往往有行賄求職者。處處不留爺、爺去投八路,是之謂也。

偽軍不僅素質超過我匪,而且肯定超過未整編國軍。北平行轅軍官承認今不如昔,但格於政治正確不敢啟用。最後,偽軍大部分由我匪收編。後者不大歧視,而且自己出身更差。我匪收編偽軍,始能有正規建制、戰力陡增。

當然,滿洲國軍隊能秒殺關內一切軍隊。國軍同樣歧視,完全由我匪收編。四野出關數萬,入關數百萬;九成由滿洲國軍組成。日後,韓國軍隊核心同樣由滿洲國軍組成。

皇軍在日俄戰爭和一戰時以軍紀嚴明著稱。二戰時由於軍官叛變和全民征兵,素質明顯下降;但仍然不失為正規軍,有定期餉銀、有愛民教育、有慰安婦,紀律一般高於地方部隊、偽軍或遊擊隊(後者缺乏薪俸給養與教育訓練)。由於內閣、軍部權力解體,諸將人自為戰;號稱軍閥,不為無因。因此各部隊指揮官決定軍紀好壞,衰邁軟弱或長期不能視事者軍紀差;但即使如此仍然由於流寇,因為皇軍待遇由日本納税人支付,並不由中國占領區民眾支付。

地方團隊、偽軍待遇由地方民眾支付,承擔大部分治安、剿匪任務,指揮權由地方有產者(良民)掌握,類似湘軍。

遊擊隊給養依賴突襲鄉民、勒索大户,時多時少,因此不可能維持紀律。有土匪或刑事犯經驗者戰鬥力、耐受力最强。裹挾小農既乏戰鬥力,又擅長逃回家老婆孩子熱炕頭,完全不堪使用。

因此,順民流動方向從遊擊區向治安區(偽軍)、從治安區向中心城市(皇軍)。

皇軍基本不下縣城,通常一縣僅有一隊甚至一名皇軍即足以占領。大多數鄉民只能接觸偽軍。正常情況下,皇軍與國軍交戰。偽軍清剿遊擊隊。遊擊隊乘間襲擊偽軍,經常搶劫鄉民。

附:“我军上千人的游击队……8月22日深夜砸开了北平市第二监狱,放出政治犯和八九百个刑事犯,扩大了队伍.”《杨成武回忆录》P422。

南京大屠杀史料集
DECEMBER 14, 2014 ZIRCONYL LEAVE A COMMENT

by 數卷殘編

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贝茨博士:据掩埋的证据材料告诉我们,被掩埋的尸体有四万具,这个根据是令人怀疑的。因为当时几个掩埋队所处理的遗弃尸体还不到一万具。
(崇善堂)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至二十八日崇字掩埋队共掩埋了四百零四具尸体,平均一天掩埋一百三十具。然而,从一九三八年四月九日至十八日,在兵工厂、南花台等广大地区掩埋了二万六千六百十二具尸体,平均一天掩埋二千六百具。如果将前后掩埋尸体的情况比较一下,很明显,有其夸大和杜撰之处,难以令人置信。当时,在日本军清理过的地区 — — 雨花台一带,已是战斗后五个月了,自然不存在这种尸体。在其他地方,如水西门一土坷、中山门-群马、通济门-方山等等,也可以指出其类似的矛盾。对红十字会的掩埋数来说,也可以指出如前所述的矛盾。例如,有说一天处理六百七十二具尸体的,又有说一天处理九百九十六具尸体的,而且突然说有处理四千六百八十五具(二月九日那天)的,有处理五千八百零五具(二月二十一日那天)的。即使进行掩埋工作的工人人数有增减,也不会出现那么大的差别,可以认为,那只是追求数字而已。另外,在崇字掩埋队所列掩埋尸体的数字中,对所有被害男女和儿童的人数都有适当减少的;尽管如此,在红卍字会所列的数字中,都没有妇女和儿童。当时,非战斗人员几乎已经逃走,没有人留在战场上,要是说妇女和儿童介入了战场,那在常识上几乎也是不可信的。违反这种实际情况的证据,只能理解为他们为日后便于伪造作准备。
前面提出的证据,是在日本军占领南京后,实际上是在十年后的一九四六年调查所得的资料,不知道这种调查以什么样的资料为基础,尤其是,要在十年后确定尸体的数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里列举的数字,只能说是完全想象出来的
死于这种情况的中国兵,日本方面把他们看作为正当的战斗行动所引起的的,但中国方面却认为是大屠杀。由于两方面解释不同,故在战死者与被屠杀者的数字对比上有出入。这点姑且不谈,现对死亡者的类别作一研究。详细 情况如下:

一、因为是俘虏乃至散兵(所谓便衣兵)而遭集体屠杀者,以及被追
得走投无路而停止抵抗但仍遭扫射以致被全部歼灭者;
二、普通老百姓在南京陷落时成为日本军扫荡战的受害者,抓“便衣
兵”时受牵连而被强行拉走处置者,以及成为日本士兵疯狂屠杀的受害者;
三、在南京保卫战中战死者,以及一起撤出阵地或渡江撤退时受到扫
射而落得了被歼灭的悲惨命运者。
尽管可以分为上述三类情况,但其实际的死亡人数分别到底有多少?不消说情况不确切,就是三者之间的比例也很难计算出来。
关于普通老百姓的死亡情况,秦郁彦有一个数字估计,这里想介绍一下。秦的推算虽没有提出依据材料,但说是一万二千人至四万二千人,这个数字是有幅度的(《日中战争史》,第二八五页)。
关于屠杀普通老百姓六千人问题的记录
对此问题有一份记录,这就是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后身 — — 南京国际救济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南京地区战争受害情况》 (War damage in the Nankingarea, December,1937 to March, 1938.Urban and rual survey, by Dr.LewisStrong Casey, Smythe and assistants, on behalf of the NankingInternational Relief Committe, completed une, 1938. Shanghai, theMercury Press, 1938.table 4.)。根据该调查报告,日本军占领南京时,市民死亡、被强行拉走(据推测,大半被杀)和受伤者的人数估计如下(洞富雄编前引资料集2,第二五四页):
因士兵的暴行而致死者二千四百人,被强行拉走后杀害者四千二百人,合起来共为六千六百人。这个数字告诉我们,死亡中的市民人数之多是出乎意料的。
贝茨博士除提出上述数字外,还说:从掩埋尸体的情况来看,在南京城内外被屠杀的非武装人员不少于四万人,其中百分之三十左右系普通老百姓,其他为士兵(“便衣兵”)。
贝茨博士所说四万名中的百分之三十,与前面提出的一万二千名这个数字相一致。其余二万八千名,自然相当于国际救济委员会的报告中加注所说的数万名这个数字,但前者只是便衣兵,后者的人数是便衣兵和俘虏合在一起。总之,把一万二千名看作为普通老百姓的死亡者,这点,双方是一致的。但如前所述,贝茨博士并不认为这是被害市民的全部人数。贝茨博士还认为,得出这个数字是“斯迈思教授和我”经过种种调查、观察后所下的“结论”。而且贝茨博士和斯迈思教授都说,那是根据掩埋尸体的情况推算出来的,另一方面又说:全部数字“无法调查”。
松井石根:
南京事件,可耻之极。在南京入城后,举行慰灵祭时,我提出也要一
起祭祀死去的中国人,可是参谋长以下部属怎么也不理解,说是会影响日
本军的士气。【以师团长为首都是那么认为的。在日俄战争期间,我以大
尉身份参战,那时的师团长无疑要比现在的师团长好多了。】在日俄战争
期间,别说对中国人,就是对俄国人,日军在俘虏处置问题以及其他方面
都处理得很好,而这次却做不到这一点。自然,那可能是因为政府当局没
有这样考虑,【在武士道或人道这些方面,今日与当时全然不同了。】在
举行慰灵祭后不久,我把大家召集拢来,以军司令官的身份板着脸发起火
来。当时朝香宫也在场,柳川中将也是个方面军司令官,我说,【好不容
易树立起来的皇威,一下子由于那些士兵的暴行失去了光彩。可是,此后
大家却都笑了起来。尤为甚者,某师团长甚至说“那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仅我个人落到这样的结局,虽一个人,但能给当时军人们以更多、
更深刻的反省,就此意义而言,我感到非常高兴。我想,好歹已是这样了,
就让我这样死去吧!(《和平的发现》,第二二六页。
同盟通讯社上海分社社长松本重治也列席参加,他对当时情况叙述如下:
我想,到此总该可以结束了吧。就在这时,最高指挥官松井忽地站了
起来,面对以朝香宫为首的全体参加祭祀的人们,开始进行说教式的演说。
〔报道部长]深掘中佐和我都纳闷地听着他说,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但
听到的却是一番申斥:“你们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皇成,一下子由于那些
部分士兵的暴行失去了光彩。”而且老将军的申斥是严肃的,他流着泪,
十分痛心。“你们干了些什么?这不是与皇军不相称吗?从今以后,你们
要始终严格执行军规,绝对不许虐待无辜人民。否则,那又将用供品祭祀
战死者了”云云,他的训戒是很痛切的。我在心里想:“松井君,做得好
啊!”我回头看了看深崛中佐,拜托他说:“现在,世界上都已知道日本
军的残暴行为。我想,要想个办法,将松井大将的训戒用消息发到世界各
国。务必希望得到报道部长的同意。”深崛中佐说:“松本君,我非常赞
成。但现在要马上取得方面军参谋的同意,情稍等一会儿。”(《上海时
代》,中央公论新书版,下册,第二四八页)
松井大将对南京占领军的军纪败坏情况及其处置问题这样说:“我认为原因在于:一、到上海以来,艰苦的作战使我官兵的同仇敌忾心理更加强烈;二、由于追击战之激烈而迅速,我军的给养和其他补给不够充分”(《南京大屠杀事件与松井石根日记》,载《日本周刊》,第三九八号)。
一九三八年二月五日,日本大使馆在南京举行的茶话会上,新任南京地区西部警备司令官天谷少将就士兵们军纪败坏的原因,向各国外交代表提出了与松井大将类似的看法。第二天,美国驻华大使馆二等秘书艾利森致电(检证一九○六)本国国务院,传达了天谷少将说明的要点,内容如下;
少将认为,对日本军在南京所犯的暴行问题感到十分遗憾,各国收到
的报告特别强调这一点,需要说明的是,所以发生掠夺和暴行,是由于长
期以来的紧张战斗和遇到中国军队出乎意料的顽强抵抗。迅速进军造成了
粮食供应不足,军队的疲惫导致了训练不够(《远速》,五十九号,载前
引书1,第一六二页)。

按:屠杀是否蓄意,妇孺伤亡比即为试金石。无差别屠杀肯定导致妇孺死亡多于男性、平民多于武装人员,八路杀冻土总是妇孺过半,意义不言而喻。南京便衣兵占死亡人数三分之二/妇孺不及十分之一,已经证明日军有意避免杀害平民。若此而必欲坚持追杀便衣兵仅为借口,第三方只能断定借口与动机显系同义词。

《南京大屠杀的彻底检证》

  • 第2页 2014–01–07 16:43:58

1937年,日美英法意五国在华北驻军保护侨民。五国驻军依据1901年列强与李鸿章签订的《关于北清事变最后议定书》(《辛丑条约》)。

根据上述条约,为了维护北京到渤海沿岸的交通自由,义和团事件相关各国获得了沿途十二点的占领权。在此只要不进行实弹演习,演习时间地点就无需事先通告。

这样,日军就在北平以西十二英里的卢沟桥(按此地是平津铁路出城的第一个车站,通向大沽口的必经之路)和其他各地驻扎了军队。1937年7月7日,为准备两天后的中队演习检阅,日军在卢沟桥永定河左岸进行最后演练。当时日军在演练时使用的都是空炮弹。这时,日军突然遭到支那军队的实弹攻击。时间是22时40分。

日军的真炮弹都是用结实的硬纸板包装的,而且还用棉线紧紧捆绑,因此使用起来并不简单。而且,从当时情况看,日军甚至没有使用钢盔。

但是支那军队却连续不断地向日军进攻。7月8日凌晨两点半,支那军队发动了第四次进攻。这时已经拂晓了。在夏日的这时,视线已经完全清晰了。从第一枪到这时已经过去了七个小时。

······

卢沟桥守备队长金振中的回忆录已经翻译为日文公开了。

·····“7月7日是·····一个夜色漆黑的雨夜。”但根据日本方面的记载,当天天气为晴。相同的记载在支那方面也有。根据秦郁彦发掘的《北平新闻》,7日为晴,8日为阴。

······

日军并没有预想到跟支那军发生真正的战斗,根据拉查路斯律师在东京审判开头的陈述,华北军司令田所中将当时已经患上不久于人世的重病,卧床不能指挥。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日军并不想跟支那军队开战。

那么,究竟卢沟桥的第一枪是谁打的。秦认为是支那29军士兵“无意中发射”的。中村认为······第一枪是无意的射击,此后的扩大则是29军内部的共产党有意推动的结果。

日本两度决定出兵,但每一次都取消了。然而,国民党政府却违反停战协定,挑起了廊坊事件(7月25日)、广安门事件(7月26日)。

  • 第5页 2014–01–07 17:13:00

1937年8月2日,外务省情报科长的公开声明和谈话指出:通州事件发生于1937年7月29日凌晨4时,大约3000名通州保安队包围了100人左右的日军守备队营房,然后突然袭击日本人的商店、旅馆、民房。住在通州的380名日本人当中,约200名遭到惨杀。幸免于难的,只有逃入日本军营房的120名而已。

据外务省情报科长的谈话,事件的全貌如下:

支那人企图屠杀包括妇女、儿童的所有日本人。大多数妇女在被戏弄,遭到长达24小时的虐待之后,有些人在东门外被杀。在被屠杀的路途上,有的人手脚被绑,有些人鼻子、喉咙被穿上铁丝,在地上拖行。尸体被丢进附近的池塘。有的人被喷上剧毒,整个脸部歪曲变形。”

这种行径严重违背了战时国际法。外务省情报科长在事变发生后第四天,公开谴责支那士兵虐杀、强奸、掠夺日本人的罪责。在东京审判的过程中,辩方也提出这项公开说明,然而韦步审判长却没有提出任何理由即予驳回,因为通州大屠杀是联合国不愿触碰的问题。

尽管起诉遭到驳回,1947年4月25日,雷拜恩辩护律师接连传唤证人萱嵨高(前陆军中将)出庭作证。然而,事件已经过了十余年。根据《远东国际军事审判纪录》指出:萱嵨和驰往通州救援的天津步兵队长和支那驻屯步兵第二连队长于下午四时抵达当地。萱嵨连队长作证表示:

“城内惨不忍睹。所到之处,尽是日本人的尸体。几乎所有的尸体的脖子都被绑上绳子。尸体中有不知人间世故的儿童和妇女惨遭杀害。由于这一事件至今尚无纪录,我只能根据记忆陈述我所目击的事情。不过,这一事件实在太残酷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深印脑海中的惨状。

下面是我在一家叫‘旭轩’的餐厅发现的。我看到七八名被强奸的妇女。这些妇女的年龄从四十岁到十七八岁都有。有的全身赤裸、阴部外露,遭到射杀。其中四五名妇女的阴部还被插入刺刀•••••••屋内的家具、棉被、衣物等全被搜刮殆尽。其他日本人的房屋状态几乎都如此。

‘锦水楼’旅馆也惨不忍睹。此地是通州日本人的避难所,竟然也惨遭屠杀•••••••锦水楼的老板娘和女服务生像串珠一样串在一起,手脚被绑,奸淫后斩首。”

萱嵨连队长作证结束,桂镇雄(原陆军少校)步入证人席•••••作为救援通州的炮兵第二联队代理中队长,他们于7月31日凌晨2时30分抵达现场。

“一到锦水楼的门口,我看到面目全非的惨状,十分吃惊。同时,尸体散发的恶臭令人作呕••••••我走进账房、厨房,里面横躺着一男二女,有的俯卧有的仰卧。我不知道女尸是否遭到强奸,但打斗痕迹明显。一具男尸的眼睛被挖掉,伤痕累累犹如蜂巢。

我来到一年前去过的咖啡馆。开门一看,店内一片狼藉,以为没有什么大碍。向前已走,发现箱子里有一具全裸女尸,被绳子勒死。咖啡馆后面有日本人的住家,父子二人同时遇害,孩子的手指全被生生砍断••••••南城门附近有一家日本人开的商店。有个类似老板的人被拉出去处决。尸体丢在路边,肋骨暴露、内脏横流。”这是杀戮现场的目击证词。雷拜恩最后传唤的证人是樱井文雄(原陆军少校)。樱井是7月31日随主力进城的。他是支那住屯军步兵第二联队小队长,也曾详细描绘目睹的屠杀现场。“一出守备队镇守的东门,不远处可见一些男女侨民惨死的尸体。我们真是悲愤到极点。由于没有发现敌兵,我们搜寻幸存者直到半夜。我们一边呼唤:‘有日本人在吗’,一边挨家挨户寻找。鼻子像牛一样穿上铁丝的儿童、被砍断手臂的老妇人、腹部插上刺刀的孕妇陆续从满是灰尘的箱柜里、壕沟内、墙角边爬出来。在一家餐厅内,我目睹了全家砍断头颅和双手的惨状。十四五岁以上的妇女全部遭到强奸,惨不忍睹。我来到一家名叫‘旭轩’的餐厅,看到七八名全身赤裸、强奸后刺死的女性,有的阴部硬塞入扫帚,有的腹部被直划破开,触目惊心。还有目击者指出,东门外的朝鲜人商店附近有一个池塘,池内一家六口索套头、双手被绑、穿上八号铁丝。尸体弹痕累累,池水都被染红。”这种屠杀的方式多么残忍啊。然而,这是支那自古以来惯用的战法。司马迁记载••••••亚朋德《中国能生存下去吗》指出••••••佐佐木道一中将在《一个军人的自传》中记载••••••在毛泽东••••••在支那,这种残暴行径从古至今时时出现。7月29日通州屠杀以来,塘沽、天津日军连续遭到攻击。正如拉查拉斯律师在开始的辩护陈词中所说:“在此期间,日本方面的军事行动完全出于自卫。”日本方面努力缩小事态,而支那方面却把事态扩大到通州、塘沽和天津。

  • 第9页 2014–01–07 17:14:29

和平谈判预计于8月9日在上海召开。然而,就在这一天,上海发生了大山勇夫中尉和齐藤屿藏一等兵被支那保安队杀害的事件,会谈因此未能举行。事实上,支那方面有意识地通过事件促使会谈流产。

·····法耶鲁《支那纪行》向法国读者介绍:“连不应有的细节,支那军队都进行了精心设计。他们用机关枪杀害了大山中尉。日军保持了令人惊叹的冷静,他们是按照最优秀的罗马警察传授的方法去做的,绝对没有用手触摸尸体和汽车。他们召集了大上海的支那市长和英美法官员,这些人很快就来到现场。”

······

1938年8月1日,《国际通讯手册》转载巴黎《古兰·格阿鲁》报特派员埃德阿鲁·耶鲁森撰写的《支那事变观察》。

“8月9日发生了守备虹桥机场的支那士兵杀害日本海军士官的不幸事件。如果日本官兵能够当心,事变或许能够避免。但无论如何,事变都是支那一方有意策划的。南京政府决心最晚也要在15日以前在上海点燃战火,这是不容置疑的。

这样不仅是为了将日本一部分力量引向中国南方,更重要的是隐含了这样的动机也就是将日军拉向中立地带引发难以避免的国际争端。这是一个通过频频爆发的事件和各种误解来诱导西方舆论的奸计。

由于这得到了蒋介石本人的同意,甚至蒋介石本人也感到有些得意。我10月末在南京见蒋介石,向蒋介石询问······

他做了这样的回答。是这样的,这是一个很好的计划。当初日本政府和军部期望避免交战,认为进攻上海很危险。”

  • 第96页 2014–01–07 16:32:29

1938年1月14日,(国际委员会)41号文件中第一次记载,安全地带有25万人。另外,其中还有“关于大米事宜,由日军进行筹措,并通过自治委员会办理。”

1月17日,(国际委员会)43号文件追加注释写道,“日军当局赠与自治委员会千袋大米,于今天早晨开始交付。”

  • 第115页 2014–01–07 16:33:03

4月13日,日本军队在城内没有和支那军队交战,也看不到举手投降的支那士兵。不过,没有发生巷战并不意味着南京已经安全了。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如前所述,支那军队已经脱掉了军装,冒充市民潜入安全地带。

安全地带只是为市民非战斗人员提供的避难场所,但在那里潜入了便衣支那士兵。即使脱掉了军服,他们仍是十足的士兵身份。

虽然有些士兵脱掉军装时扔了武器,但并非全部如此。如下所述,他们隐匿了相当多的武器,无法估计他们会在何时用这些武器袭击日军。记者斯提尔也写过:“市内仍潜伏着进行狙击的支那士兵。”

根据南京战史,事实上确实发生过这样的事情。12月14日,坦克中队的士兵在中山路十字路口下车,进入附近会堂时,遭到了数十名支那士兵的袭击。日军急忙乘车逃离。在扫荡中也发生过日军遭到狙击的事情。

便衣兵是国民党军队,毋庸置疑。国民党出版了大批违反战争规则的抵抗材料,日本方面材料吻合。直至1938年1月22日,华中军第六野战炮联队第十二中队仍然遭到国民党狙击手伏击。这时,华中军早已明令惩罚违纪军官。外务省接到领事的控告,向内阁提出召开紧急会议已经一个月了。谷田勇和参谋官去114师团司令部,司机被狙击手打死。如此例证多不胜数。依据十九世纪以来的战争惯例,游击队不穿军服、混入平民,就是非法战斗人员,可以论间谍罪立决。华盛顿将军就这样处决了英国贵族军官安德森。



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E5%8D%97%E4%BA%AC%E9%81%95%E7%B4%80%E4%BA%8B%E4%BB%B6-265449d71911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共產黨說殺了三十萬,你說沒發生過,那就折衷一下:肯定發生過,但數量不到三十萬,顯得我理性客觀中立不極端"


當然是通過健全常識與考據學來看啦 (๑◔‿◔๑)

健全常識和考據學的差別,可以用以下的例子說明。如果韓國人或滿洲人或任何人殺了三十萬,費拉還會罵他們麼?顯然,這是不可能的。費拉會說,難道羅馬人沒有殺耶路撒冷人嗎?我們亞洲人之間的事情,用不著你們指手劃腳。你去看我們剛拍的《英雄》吧,這叫護國護民。這些都沒有发生,說明故事是假的。

整個過程只需要十分鐘,考據至少要查幾星期的資料。論精確度,前者只比後者差百分之十到十五。如果企業家能把成本降低百分之九十以上,售價只需要降低百分之十五,他會拒絕嗎?當然不會。健全常識的健全二字,就體現在性價比上,不計成本地提高精確度,對大多數人並不划算。

根據以上的理論,日本人其實有一個辦法可以擺脫費拉的糾纏。他們只要當真殺三十萬,根據鄧小平的代數學,就能耳根清靜三十年。然後英國人看到紀錄,會認為肯定是筆誤,把三百thousands的thousands刪掉,最後變成殺了三百人。事實上,大多數歷史就是這樣層累形成的。

我小時候不懂事,相信實證主義和追求真相,非常努力地給自己過不去,發現所謂南京大屠殺,跟Chinese百分之九十二點八的歷史一樣,不僅純屬扯淡,而且不是隨機錯誤,而是刑法所謂誣告陷害罪,主觀惡意極其露骨的黑白顛倒,漸漸產生了一種斯大林式的想法。

話說斯大林同志有一次親切接見氣象學家,問他一星期能準確預測幾天下雨。氣象學家回答說,兩天。斯大林同志慈祥地回答說,氣象學家同志,你為什麼不把所有的預測顛倒一下呢?這樣不就可以準確預測五天了麼?

我最後發現,這種方法性價比很高。如果Chinese說什麼,你不動大腦地從反面理解,準確率超過百分之九十,比知識份子的平均水平高出三倍不止。

我最後發現自己走了很大的彎路,因為所有文盲老太婆都知道這一招。知識份子稱之為因人廢言,其實是降低甄別成本的最廉價方式。每一個細節都要考證,相當於每天都去參加陪審團,煩不煩。

健全常識就是要先看人,是什麼人就會做什麼事。如果你確定信息來自費拉,剩下的事情就非常好辦。費拉的行為模式,有規律可循。首先,費拉是誰都惹不起的。其次,費拉從來不能指望公正的待遇。最後,費拉相信自己的話語價值為零。

如果費拉氣勢洶洶地罵誰,此人廉價九成是老好人。因為費拉只要懷疑對方可能還手,就肯定不敢聲張。大多數人和動物都是優先接受提現態度的信息,而不是體現內容的信息。氣勢洶洶地叫別人老爺,比溫柔婉約地叫別人壞蛋危險多了。大多數一般程度的好人遭遇氣勢洶洶地待遇,都會在理解內容以前本能地報復。費拉居然能夠事先把握對方不會放任本能反應,此人一定是近乎強迫症性格的禮貌狂人。除了日本人以外,大概只有玻里尼西亞的某些島國符合這種條件。

費拉公開表示熱愛的對象,通常是他相信有可能傷害自己的人。鑑於費拉是惹不起任何人的,也就是說所有人都有能力傷害他,那麼沒有可能傷害他的人,顯然就是通俗意義上的好人。

結論已經很明顯,費拉只愛壞人。費拉相信自己的話不值錢,因此用不值錢的話,購買很值錢的免受傷害權,是很佔便宜的事情。既然讚美的用途在於避免傷害,那麼傷害可能性越大的人就能得到越多的讚美。鑑於所有人都能傷害費拉,傷害可能性大就跟傷害能力關係不大,跟傷害慾望關係極大,也就是說越壞的人越容易得到費拉的讚美。以上的定理比任何學派都可靠,既省時又省力。


南京違紀事件


南京違紀事件必須正名,原因不僅在於人數作偽,而在於違紀和屠殺的性質根本不同。違紀是個人或團體分散的行動,沒有得到上級的授權,他們的同儕如果高興,可以拒絕屠殺而不受懲罰,軍法官有權制裁違紀人員,而且敢於行使這種權利。我們所知的南京事件,符合以上所有條件。違紀事件即使死亡人數超過六十萬,仍然不過是大型違紀事件。

屠殺的定義是最高當局的授權,執行者得到各部門的配合,不必擔心法律制裁。相反,拒絕屠殺的同儕遭到法律制裁。即使死者只有幾個人甚至一個人,仍然屬於小型屠殺。

何況南京事件可以證實的一萬多平民死者當中,並非全都可以列為日軍違紀事件的受害者。國軍士兵拒絕停火,脫去軍裝,混入平民當中,將敵軍火力引向平民。軍統便衣狙擊手從平民當中向日軍開火,同樣將敵軍火力引向平民。這兩種行徑的肇事者,都屬於戰犯。東京國際法庭沒有追究這些戰犯,反而把他們造成的死亡算在日本人頭上,換了我是日本人,也是絕不會認帳的。美國人或以色列人如果接受這種黑白顛倒的邏輯,就得把反恐戰爭的所有將士定為戰犯了。

程兆奇之流用了大筆經費,試圖證明屠殺命令的存在,結果只能厚顏無恥地宣布,我們雖然沒有發現這樣的命令,但是這樣的意思肯定是存在的。根據這樣的研究方法,岳飛的罪行的沒有疑問的,要證明他肯定有那個意思,實在太容易了⋯⋯

附錄:

关于南京事件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当天,日本总领事就向东京告状,比任何媒体都快。石射司长立刻召集会议。1938年1月4日,司令官松井和华中军的惩戒令就送到支那。没有极高的道德责任感和办事效率,这些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
易地而处,窝老从未考虑过为任何被性侵小姐或访民告状。上级绝不会为窝老召开紧急会议,向平行单位告状。即使国务院总理亲自出马,也不可能在三个星期内惩戒任何军官,更不要说集团军总司令。#以支那自古以来标准,日本人唯一毛病就是太老实#
只要日本外交官和宣传家有窝老八分之一机智或党性,事情就会变成这样:鉴于国民党士兵脱下军装混入群众开枪,援引自古以来反恐战争如何如何、萨达姆人肉盾牌如何如何,奖励反恐英雄,为他们树碑立传,同时加强对西方的宣传力度,强调国民政府在恐怖组织的渗透驱使下破坏条约体系,日本为国际社会反恐。

慰安妇问题在全世界普通大众中的认知度仍然不及纳粹的大屠杀,我们必须努力让大众了解:慰安妇收入高于日军将领,而集中营并不是犹太人承包建设盈利的所在。-数卷残编
你的良心哪里去了?慰安妇收入高不高暂且不说,现代文明时代,违背女性意志的慰安妇行为就应该给予最严厉的谴责,这是对文明的最起码尊重。 — 前前
哧,私人纠纷怎能跟大屠杀相提并论?哪家公安局不开慰安所,装神马装…… — 数卷残编
你把卖淫和强奸搞混了…… — 太乙
公立卖淫所很难算强奸,否则国共两党全都算强奸。太君倒是比较规矩,至少付钱比较规矩。妇女可能是当地人依据习俗拐卖滴,但嫖娼滴皇军根本管不到这些破事。 — 数卷残编
公立?谁公立,付钱,付给谁,有多少是去卖,有多少被奸。人快死光了就开始洗地了。 — 太乙
当然是皇军公立,正如公安局公立、文工团公立。活着也没用,敝痱已经在1972年明确放弃索赔权。 — 数卷残编
现在支那文工团的种种明显比慰安更恶心 — 巫师国王卡特曼
這些來罵人的人 搞錯了 慰安婦的意思。 慰安婦二字本身是沒有任何感情色彩的。 慰安婦就是妓女,這毋庸置疑。 慰安婦本身也確實是有收入賣一次要收錢的,這也是毋庸置疑的。 裡面很多朝鮮人跟中國人拐賣來的婦女,以及日本也確實有不規範的事情,這也是毋庸置疑的。 — 努力勾引男人
樓裡面這些人是不看書的,我都不想說了。 你們看到慰安婦二字就罵。可有為道縣那些被強姦輪姦再破腹丟入江中的數目龐大的中學生學生mm們發過一句聲嗎? 為她們要過一句公道嗎? 我都不屑跟尼萌講話。 — 努力勾引男人
当时性交易合法性没有问题,慰安妇是因为自愿性出问题才成为污点。当然其实不少性工作者的自愿性都可疑,不过慰安妇和战争背景联系在一起就特别引人注目。人类战争史上罗马以降的战争惯例,胜方掳掠败方为奴为妓无需讳言,这种一贯做法直到星条旗插遍全球才有收敛。对慰安妇有此类怀疑自然无可厚非。 — 囿于实务
不能跟下限比啊。这么说韶关女工只是被强奸,工资比在家乡摘棉花高得多。维族人气性太大想不开啊。 — 吐荼
强奸也不能跟杀人比呀,杀犹太人是杀人呀。何况慰安妇只是嫖娼,相当于今天军警的歌舞厅、文工团。小姐比女工轻松多了,待遇更好。一定说拐骗,不是没有可能;但你不可能长期营业都是拐骗。日军是正规军,禁不住告状的。你想,冈村宁次三令五申过多少次?日军纪律很严的,进城前还要专门下达训诫,就是怕重演南京事件。南京事件都是日本外交官上告才泄露的,神州人无动于衷。 — 数卷残编
为什么要跟下限比。为什么要用没有达到绝对零度来论证这个东西不冰。 — 吐荼
南京事件都是日本外交官上告才泄露的,神州人无动于衷。 蛤!很驚訝! 但是我一直認為游擊戰根本就是游擊隊不把平民的性命當一回事! — 努力勾引男人
是南京總領事代理福井淳首先向外务省东亚局告状,然后内阁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大本营闻讯后,专门给华中军下达《关于军纪风纪的通告》:“近来,有辱军风军纪之事时有发生并日渐增多,实不愿信之,然毋庸置疑。考虑到一人失态,有损全队之真正价值;一队之过失,终损毁全军之圣业······务必严格整顿军纪,相互禁戒,严防越轨粗暴行为,各人自律,全队禁止放纵。”然而为时已晚。 — 数卷残编
真相大白后,军部为肃正华中方面军军纪,决定更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教育总监畑俊六大将在其1938年1月29日的日记中,记录了向杉山元陆相提出建议一事。“支那派遣军作战告一段落之际,军纪军风日渐颓废。如果抢劫、强奸这类犯大忌的劣迹还屡禁不止的话,必须让征召预后备人员回国,让现役兵替换他们,并让现役军官替换上嗨的松井大将。另外,用现役军官替换军司令官、师团长等征召人员。我向大臣提出了这个建议。” — 数卷残编
1938年7月,以教育总监本部长安藤利吉的名义,颁布了《事变的教训第四号 步兵训练部分》。其中写道:“在这次事变在,出现了各种犯大忌的事件,尤其是涉及国际问题的事件。虽艰难地取得了攻陷敌国首都这样的战果,但一件小事即可玷污皇威。虽然,教育未必能承担所有精神方面的责任,但由于国际常识这种极其简单的教育不够,导致了事件发生,这个责任是不可推卸的。”由此可以看出,为防止南京事件这种招致国际舆论谴责的丑闻再次发生,必须彻底进行国际法常识教育。1943年,华中派遣军宪兵队教习队长在他编写的《军事警嚓勤务教程》“第四章 华中军人家属违法犯罪趋势”中写道:“在支那事变爆发之初,即攻占南京不久,驻支那军队和家属中,存在大量违法乱纪的犯罪行为。尤其是犯上等恶性违纪事件,辱职、抢劫、强奸等犯大忌的犯罪活动也频频发生。此后,由于上司适当指导,官兵开始自律,从而逐渐减少。” — 数卷残编
华中派遣军《进入武汉之际军参谋长注意事项》(昭和13年10月24日)三、必须杜绝各种违法乱纪行为,尤其是掠夺、放火、强奸等。皇军进入武汉之际,世界注意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此时正是彰显我皇威、了解我皇军真实形象的绝佳时期。另外,个人过失和失态势必被宣传为全军行为。为此,进退务必慎之又慎。有胆敢触犯前述禁忌行为者,为了皇军名誉,严惩不贷,绝不姑息。另,鉴于以往经验,各种违法行为多发期,不是在军队刚刚紧张进城之时,而是在经过若干天后。为此,监督绝不能随时间推移而松懈。 — 数卷残编
松井石根日记:“进入南京城时心情是自豪的,第二天追悼会上,心情也还是自豪的,今天却是满腔悲愤。因为这五十天内发生了许多犯大忌的事件。这些事件大大损毁了阵亡将士的功勋,我们何以面对英灵们。” — 数卷残编
这些事件都发生在日军和日本政府内部,当时没有能胁迫他们。外电有报道。教会和国际委员会有纪录,但认为死亡人数不过三万多,三分之二为便衣军人。神州方面没有反应,泛称十万军民,然而此说毫无价值,因为军队没有停火,伤亡不能责备敌军。神州直到东京审判前夜仓促搜集材料,说法自十万、二十万、四十万不等,没有一样可靠。1980年代以前课本不提,后来加入的照片又是济南惨案中神州军队强奸杀害的日本侨民。 — 数卷残编
日本当时节节胜利,美苏没有参战而且不见得会参战。他们没有理由害怕任何人,维持纪律是为自己,至多只怕损害皇军颜面而已。两相比较,大多数神州军警、包括今天的军警纪律和政府官员道德感其实不如当时的日本人。 — 数卷残编
南京大屠杀之所以作为一个宣传口径,跟日本人特别坏没有关系。跟日本人老实有负罪感有一点关系 — 吐荼

用腳投票
抗戰期間,人口由遊擊區向日軍司令部駐地移動。關內農民工向滿洲移動,通常一去不回。所有匪區農民無不逃亡國統區,匪軍無不開小差回老家。移民進入匪區者:文藝青年、叛兵土匪。總之勞動者逃亡,丘八丘九替代。駕馭丘八丘九,自然只能依靠政治保衛總局。

不過匪軍優待俘虜,的確有據。因為俘虜如果願意入夥,即構成匪軍軍事素養最高部分。匪軍大抵由幫會、土匪、叛軍、强征農民組成。其中農民戰鬥力最差、逃跑欲望最强。叛軍構成軍事核心(但政治不可靠),優待監視皆不可少。國軍連長鮮有投匪不能官至團長者,當然滿軍及關東軍待遇最高,繼承滿洲國標准。所謂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是之謂也。

人類有軍隊以來,唯有北方局組織進攻縣城,目的在於劫持刑事犯從軍;因為對順民戰鬥力深感絕望。相比之下,皇偽軍招兵尚需品行證明;故而細民往往有行賄求職者。處處不留爺、爺去投八路,是之謂也。

偽軍不僅素質超過我匪,而且肯定超過未整編國軍。北平行轅軍官承認今不如昔,但格於政治正確不敢啟用。最後,偽軍大部分由我匪收編。後者不大歧視,而且自己出身更差。我匪收編偽軍,始能有正規建制、戰力陡增。

當然,滿洲國軍隊能秒殺關內一切軍隊。國軍同樣歧視,完全由我匪收編。四野出關數萬,入關數百萬;九成由滿洲國軍組成。日後,韓國軍隊核心同樣由滿洲國軍組成。

皇軍在日俄戰爭和一戰時以軍紀嚴明著稱。二戰時由於軍官叛變和全民征兵,素質明顯下降;但仍然不失為正規軍,有定期餉銀、有愛民教育、有慰安婦,紀律一般高於地方部隊、偽軍或遊擊隊(後者缺乏薪俸給養與教育訓練)。由於內閣、軍部權力解體,諸將人自為戰;號稱軍閥,不為無因。因此各部隊指揮官決定軍紀好壞,衰邁軟弱或長期不能視事者軍紀差;但即使如此仍然由於流寇,因為皇軍待遇由日本納税人支付,並不由中國占領區民眾支付。

地方團隊、偽軍待遇由地方民眾支付,承擔大部分治安、剿匪任務,指揮權由地方有產者(良民)掌握,類似湘軍。

遊擊隊給養依賴突襲鄉民、勒索大户,時多時少,因此不可能維持紀律。有土匪或刑事犯經驗者戰鬥力、耐受力最强。裹挾小農既乏戰鬥力,又擅長逃回家老婆孩子熱炕頭,完全不堪使用。

因此,順民流動方向從遊擊區向治安區(偽軍)、從治安區向中心城市(皇軍)。

皇軍基本不下縣城,通常一縣僅有一隊甚至一名皇軍即足以占領。大多數鄉民只能接觸偽軍。正常情況下,皇軍與國軍交戰。偽軍清剿遊擊隊。遊擊隊乘間襲擊偽軍,經常搶劫鄉民。

附:“我军上千人的游击队……8月22日深夜砸开了北平市第二监狱,放出政治犯和八九百个刑事犯,扩大了队伍.”《杨成武回忆录》P422。


南京大屠杀史料集

DECEMBER 14, 2014 ZIRCONYL LEAVE A COMMENT

by 數卷殘編

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贝茨博士:据掩埋的证据材料告诉我们,被掩埋的尸体有四万具,这个根据是令人怀疑的。因为当时几个掩埋队所处理的遗弃尸体还不到一万具。
(崇善堂)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至二十八日崇字掩埋队共掩埋了四百零四具尸体,平均一天掩埋一百三十具。然而,从一九三八年四月九日至十八日,在兵工厂、南花台等广大地区掩埋了二万六千六百十二具尸体,平均一天掩埋二千六百具。如果将前后掩埋尸体的情况比较一下,很明显,有其夸大和杜撰之处,难以令人置信。当时,在日本军清理过的地区 — — 雨花台一带,已是战斗后五个月了,自然不存在这种尸体。在其他地方,如水西门一土坷、中山门-群马、通济门-方山等等,也可以指出其类似的矛盾。对红十字会的掩埋数来说,也可以指出如前所述的矛盾。例如,有说一天处理六百七十二具尸体的,又有说一天处理九百九十六具尸体的,而且突然说有处理四千六百八十五具(二月九日那天)的,有处理五千八百零五具(二月二十一日那天)的。即使进行掩埋工作的工人人数有增减,也不会出现那么大的差别,可以认为,那只是追求数字而已。另外,在崇字掩埋队所列掩埋尸体的数字中,对所有被害男女和儿童的人数都有适当减少的;尽管如此,在红卍字会所列的数字中,都没有妇女和儿童。当时,非战斗人员几乎已经逃走,没有人留在战场上,要是说妇女和儿童介入了战场,那在常识上几乎也是不可信的。违反这种实际情况的证据,只能理解为他们为日后便于伪造作准备。
前面提出的证据,是在日本军占领南京后,实际上是在十年后的一九四六年调查所得的资料,不知道这种调查以什么样的资料为基础,尤其是,要在十年后确定尸体的数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里列举的数字,只能说是完全想象出来的
死于这种情况的中国兵,日本方面把他们看作为正当的战斗行动所引起的的,但中国方面却认为是大屠杀。由于两方面解释不同,故在战死者与被屠杀者的数字对比上有出入。这点姑且不谈,现对死亡者的类别作一研究。详细 情况如下:

一、因为是俘虏乃至散兵(所谓便衣兵)而遭集体屠杀者,以及被追
得走投无路而停止抵抗但仍遭扫射以致被全部歼灭者;
二、普通老百姓在南京陷落时成为日本军扫荡战的受害者,抓“便衣
兵”时受牵连而被强行拉走处置者,以及成为日本士兵疯狂屠杀的受害者;
三、在南京保卫战中战死者,以及一起撤出阵地或渡江撤退时受到扫
射而落得了被歼灭的悲惨命运者。
尽管可以分为上述三类情况,但其实际的死亡人数分别到底有多少?不消说情况不确切,就是三者之间的比例也很难计算出来。
关于普通老百姓的死亡情况,秦郁彦有一个数字估计,这里想介绍一下。秦的推算虽没有提出依据材料,但说是一万二千人至四万二千人,这个数字是有幅度的(《日中战争史》,第二八五页)。
关于屠杀普通老百姓六千人问题的记录
对此问题有一份记录,这就是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后身 — — 南京国际救济委员会的调查报告: 《南京地区战争受害情况》 (War damage in the Nankingarea, December,1937 to March, 1938.Urban and rual survey, by Dr.LewisStrong Casey, Smythe and assistants, on behalf of the NankingInternational Relief Committe, completed une, 1938. Shanghai, theMercury Press, 1938.table 4.)。根据该调查报告,日本军占领南京时,市民死亡、被强行拉走(据推测,大半被杀)和受伤者的人数估计如下(洞富雄编前引资料集2,第二五四页):
因士兵的暴行而致死者二千四百人,被强行拉走后杀害者四千二百人,合起来共为六千六百人。这个数字告诉我们,死亡中的市民人数之多是出乎意料的。
贝茨博士除提出上述数字外,还说:从掩埋尸体的情况来看,在南京城内外被屠杀的非武装人员不少于四万人,其中百分之三十左右系普通老百姓,其他为士兵(“便衣兵”)。
贝茨博士所说四万名中的百分之三十,与前面提出的一万二千名这个数字相一致。其余二万八千名,自然相当于国际救济委员会的报告中加注所说的数万名这个数字,但前者只是便衣兵,后者的人数是便衣兵和俘虏合在一起。总之,把一万二千名看作为普通老百姓的死亡者,这点,双方是一致的。但如前所述,贝茨博士并不认为这是被害市民的全部人数。贝茨博士还认为,得出这个数字是“斯迈思教授和我”经过种种调查、观察后所下的“结论”。而且贝茨博士和斯迈思教授都说,那是根据掩埋尸体的情况推算出来的,另一方面又说:全部数字“无法调查”。
松井石根:
南京事件,可耻之极。在南京入城后,举行慰灵祭时,我提出也要一
起祭祀死去的中国人,可是参谋长以下部属怎么也不理解,说是会影响日
本军的士气。【以师团长为首都是那么认为的。在日俄战争期间,我以大
尉身份参战,那时的师团长无疑要比现在的师团长好多了。】在日俄战争
期间,别说对中国人,就是对俄国人,日军在俘虏处置问题以及其他方面
都处理得很好,而这次却做不到这一点。自然,那可能是因为政府当局没
有这样考虑,【在武士道或人道这些方面,今日与当时全然不同了。】在
举行慰灵祭后不久,我把大家召集拢来,以军司令官的身份板着脸发起火
来。当时朝香宫也在场,柳川中将也是个方面军司令官,我说,【好不容
易树立起来的皇威,一下子由于那些士兵的暴行失去了光彩。可是,此后
大家却都笑了起来。尤为甚者,某师团长甚至说“那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仅我个人落到这样的结局,虽一个人,但能给当时军人们以更多、
更深刻的反省,就此意义而言,我感到非常高兴。我想,好歹已是这样了,
就让我这样死去吧!(《和平的发现》,第二二六页。
同盟通讯社上海分社社长松本重治也列席参加,他对当时情况叙述如下:
我想,到此总该可以结束了吧。就在这时,最高指挥官松井忽地站了
起来,面对以朝香宫为首的全体参加祭祀的人们,开始进行说教式的演说。
〔报道部长]深掘中佐和我都纳闷地听着他说,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但
听到的却是一番申斥:“你们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皇成,一下子由于那些
部分士兵的暴行失去了光彩。”而且老将军的申斥是严肃的,他流着泪,
十分痛心。“你们干了些什么?这不是与皇军不相称吗?从今以后,你们
要始终严格执行军规,绝对不许虐待无辜人民。否则,那又将用供品祭祀
战死者了”云云,他的训戒是很痛切的。我在心里想:“松井君,做得好
啊!”我回头看了看深崛中佐,拜托他说:“现在,世界上都已知道日本
军的残暴行为。我想,要想个办法,将松井大将的训戒用消息发到世界各
国。务必希望得到报道部长的同意。”深崛中佐说:“松本君,我非常赞
成。但现在要马上取得方面军参谋的同意,情稍等一会儿。”(《上海时
代》,中央公论新书版,下册,第二四八页)
松井大将对南京占领军的军纪败坏情况及其处置问题这样说:“我认为原因在于:一、到上海以来,艰苦的作战使我官兵的同仇敌忾心理更加强烈;二、由于追击战之激烈而迅速,我军的给养和其他补给不够充分”(《南京大屠杀事件与松井石根日记》,载《日本周刊》,第三九八号)。
一九三八年二月五日,日本大使馆在南京举行的茶话会上,新任南京地区西部警备司令官天谷少将就士兵们军纪败坏的原因,向各国外交代表提出了与松井大将类似的看法。第二天,美国驻华大使馆二等秘书艾利森致电(检证一九○六)本国国务院,传达了天谷少将说明的要点,内容如下;
少将认为,对日本军在南京所犯的暴行问题感到十分遗憾,各国收到
的报告特别强调这一点,需要说明的是,所以发生掠夺和暴行,是由于长
期以来的紧张战斗和遇到中国军队出乎意料的顽强抵抗。迅速进军造成了
粮食供应不足,军队的疲惫导致了训练不够(《远速》,五十九号,载前
引书1,第一六二页)。

按:屠杀是否蓄意,妇孺伤亡比即为试金石。无差别屠杀肯定导致妇孺死亡多于男性、平民多于武装人员,八路杀冻土总是妇孺过半,意义不言而喻。南京便衣兵占死亡人数三分之二/妇孺不及十分之一,已经证明日军有意避免杀害平民。若此而必欲坚持追杀便衣兵仅为借口,第三方只能断定借口与动机显系同义词。


《南京大屠杀的彻底检证》

    第2页 2014–01–07 16:43:58

1937年,日美英法意五国在华北驻军保护侨民。五国驻军依据1901年列强与李鸿章签订的《关于北清事变最后议定书》(《辛丑条约》)。

根据上述条约,为了维护北京到渤海沿岸的交通自由,义和团事件相关各国获得了沿途十二点的占领权。在此只要不进行实弹演习,演习时间地点就无需事先通告。

这样,日军就在北平以西十二英里的卢沟桥(按此地是平津铁路出城的第一个车站,通向大沽口的必经之路)和其他各地驻扎了军队。1937年7月7日,为准备两天后的中队演习检阅,日军在卢沟桥永定河左岸进行最后演练。当时日军在演练时使用的都是空炮弹。这时,日军突然遭到支那军队的实弹攻击。时间是22时40分。

日军的真炮弹都是用结实的硬纸板包装的,而且还用棉线紧紧捆绑,因此使用起来并不简单。而且,从当时情况看,日军甚至没有使用钢盔。

但是支那军队却连续不断地向日军进攻。7月8日凌晨两点半,支那军队发动了第四次进攻。这时已经拂晓了。在夏日的这时,视线已经完全清晰了。从第一枪到这时已经过去了七个小时。

······

卢沟桥守备队长金振中的回忆录已经翻译为日文公开了。

·····“7月7日是·····一个夜色漆黑的雨夜。”但根据日本方面的记载,当天天气为晴。相同的记载在支那方面也有。根据秦郁彦发掘的《北平新闻》,7日为晴,8日为阴。

······

日军并没有预想到跟支那军发生真正的战斗,根据拉查路斯律师在东京审判开头的陈述,华北军司令田所中将当时已经患上不久于人世的重病,卧床不能指挥。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日军并不想跟支那军队开战。

那么,究竟卢沟桥的第一枪是谁打的。秦认为是支那29军士兵“无意中发射”的。中村认为······第一枪是无意的射击,此后的扩大则是29军内部的共产党有意推动的结果。

日本两度决定出兵,但每一次都取消了。然而,国民党政府却违反停战协定,挑起了廊坊事件(7月25日)、广安门事件(7月26日)。

    第5页 2014–01–07 17:13:00

1937年8月2日,外务省情报科长的公开声明和谈话指出:通州事件发生于1937年7月29日凌晨4时,大约3000名通州保安队包围了100人左右的日军守备队营房,然后突然袭击日本人的商店、旅馆、民房。住在通州的380名日本人当中,约200名遭到惨杀。幸免于难的,只有逃入日本军营房的120名而已。

据外务省情报科长的谈话,事件的全貌如下:

支那人企图屠杀包括妇女、儿童的所有日本人。大多数妇女在被戏弄,遭到长达24小时的虐待之后,有些人在东门外被杀。在被屠杀的路途上,有的人手脚被绑,有些人鼻子、喉咙被穿上铁丝,在地上拖行。尸体被丢进附近的池塘。有的人被喷上剧毒,整个脸部歪曲变形。”

这种行径严重违背了战时国际法。外务省情报科长在事变发生后第四天,公开谴责支那士兵虐杀、强奸、掠夺日本人的罪责。在东京审判的过程中,辩方也提出这项公开说明,然而韦步审判长却没有提出任何理由即予驳回,因为通州大屠杀是联合国不愿触碰的问题。

尽管起诉遭到驳回,1947年4月25日,雷拜恩辩护律师接连传唤证人萱嵨高(前陆军中将)出庭作证。然而,事件已经过了十余年。根据《远东国际军事审判纪录》指出:萱嵨和驰往通州救援的天津步兵队长和支那驻屯步兵第二连队长于下午四时抵达当地。萱嵨连队长作证表示:

“城内惨不忍睹。所到之处,尽是日本人的尸体。几乎所有的尸体的脖子都被绑上绳子。尸体中有不知人间世故的儿童和妇女惨遭杀害。由于这一事件至今尚无纪录,我只能根据记忆陈述我所目击的事情。不过,这一事件实在太残酷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深印脑海中的惨状。

下面是我在一家叫‘旭轩’的餐厅发现的。我看到七八名被强奸的妇女。这些妇女的年龄从四十岁到十七八岁都有。有的全身赤裸、阴部外露,遭到射杀。其中四五名妇女的阴部还被插入刺刀•••••••屋内的家具、棉被、衣物等全被搜刮殆尽。其他日本人的房屋状态几乎都如此。

‘锦水楼’旅馆也惨不忍睹。此地是通州日本人的避难所,竟然也惨遭屠杀•••••••锦水楼的老板娘和女服务生像串珠一样串在一起,手脚被绑,奸淫后斩首。”

萱嵨连队长作证结束,桂镇雄(原陆军少校)步入证人席•••••作为救援通州的炮兵第二联队代理中队长,他们于7月31日凌晨2时30分抵达现场。

“一到锦水楼的门口,我看到面目全非的惨状,十分吃惊。同时,尸体散发的恶臭令人作呕••••••我走进账房、厨房,里面横躺着一男二女,有的俯卧有的仰卧。我不知道女尸是否遭到强奸,但打斗痕迹明显。一具男尸的眼睛被挖掉,伤痕累累犹如蜂巢。

我来到一年前去过的咖啡馆。开门一看,店内一片狼藉,以为没有什么大碍。向前已走,发现箱子里有一具全裸女尸,被绳子勒死。咖啡馆后面有日本人的住家,父子二人同时遇害,孩子的手指全被生生砍断••••••南城门附近有一家日本人开的商店。有个类似老板的人被拉出去处决。尸体丢在路边,肋骨暴露、内脏横流。”这是杀戮现场的目击证词。雷拜恩最后传唤的证人是樱井文雄(原陆军少校)。樱井是7月31日随主力进城的。他是支那住屯军步兵第二联队小队长,也曾详细描绘目睹的屠杀现场。“一出守备队镇守的东门,不远处可见一些男女侨民惨死的尸体。我们真是悲愤到极点。由于没有发现敌兵,我们搜寻幸存者直到半夜。我们一边呼唤:‘有日本人在吗’,一边挨家挨户寻找。鼻子像牛一样穿上铁丝的儿童、被砍断手臂的老妇人、腹部插上刺刀的孕妇陆续从满是灰尘的箱柜里、壕沟内、墙角边爬出来。在一家餐厅内,我目睹了全家砍断头颅和双手的惨状。十四五岁以上的妇女全部遭到强奸,惨不忍睹。我来到一家名叫‘旭轩’的餐厅,看到七八名全身赤裸、强奸后刺死的女性,有的阴部硬塞入扫帚,有的腹部被直划破开,触目惊心。还有目击者指出,东门外的朝鲜人商店附近有一个池塘,池内一家六口索套头、双手被绑、穿上八号铁丝。尸体弹痕累累,池水都被染红。”这种屠杀的方式多么残忍啊。然而,这是支那自古以来惯用的战法。司马迁记载••••••亚朋德《中国能生存下去吗》指出••••••佐佐木道一中将在《一个军人的自传》中记载••••••在毛泽东••••••在支那,这种残暴行径从古至今时时出现。7月29日通州屠杀以来,塘沽、天津日军连续遭到攻击。正如拉查拉斯律师在开始的辩护陈词中所说:“在此期间,日本方面的军事行动完全出于自卫。”日本方面努力缩小事态,而支那方面却把事态扩大到通州、塘沽和天津。

    第9页 2014–01–07 17:14:29

和平谈判预计于8月9日在上海召开。然而,就在这一天,上海发生了大山勇夫中尉和齐藤屿藏一等兵被支那保安队杀害的事件,会谈因此未能举行。事实上,支那方面有意识地通过事件促使会谈流产。

·····法耶鲁《支那纪行》向法国读者介绍:“连不应有的细节,支那军队都进行了精心设计。他们用机关枪杀害了大山中尉。日军保持了令人惊叹的冷静,他们是按照最优秀的罗马警察传授的方法去做的,绝对没有用手触摸尸体和汽车。他们召集了大上海的支那市长和英美法官员,这些人很快就来到现场。”

······

1938年8月1日,《国际通讯手册》转载巴黎《古兰·格阿鲁》报特派员埃德阿鲁·耶鲁森撰写的《支那事变观察》。

“8月9日发生了守备虹桥机场的支那士兵杀害日本海军士官的不幸事件。如果日本官兵能够当心,事变或许能够避免。但无论如何,事变都是支那一方有意策划的。南京政府决心最晚也要在15日以前在上海点燃战火,这是不容置疑的。

这样不仅是为了将日本一部分力量引向中国南方,更重要的是隐含了这样的动机也就是将日军拉向中立地带引发难以避免的国际争端。这是一个通过频频爆发的事件和各种误解来诱导西方舆论的奸计。

由于这得到了蒋介石本人的同意,甚至蒋介石本人也感到有些得意。我10月末在南京见蒋介石,向蒋介石询问······

他做了这样的回答。是这样的,这是一个很好的计划。当初日本政府和军部期望避免交战,认为进攻上海很危险。”

    第96页 2014–01–07 16:32:29

1938年1月14日,(国际委员会)41号文件中第一次记载,安全地带有25万人。另外,其中还有“关于大米事宜,由日军进行筹措,并通过自治委员会办理。”

1月17日,(国际委员会)43号文件追加注释写道,“日军当局赠与自治委员会千袋大米,于今天早晨开始交付。”

    第115页 2014–01–07 16:33:03

4月13日,日本军队在城内没有和支那军队交战,也看不到举手投降的支那士兵。不过,没有发生巷战并不意味着南京已经安全了。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如前所述,支那军队已经脱掉了军装,冒充市民潜入安全地带。

安全地带只是为市民非战斗人员提供的避难场所,但在那里潜入了便衣支那士兵。即使脱掉了军服,他们仍是十足的士兵身份。

虽然有些士兵脱掉军装时扔了武器,但并非全部如此。如下所述,他们隐匿了相当多的武器,无法估计他们会在何时用这些武器袭击日军。记者斯提尔也写过:“市内仍潜伏着进行狙击的支那士兵。”

根据南京战史,事实上确实发生过这样的事情。12月14日,坦克中队的士兵在中山路十字路口下车,进入附近会堂时,遭到了数十名支那士兵的袭击。日军急忙乘车逃离。在扫荡中也发生过日军遭到狙击的事情。

便衣兵是国民党军队,毋庸置疑。国民党出版了大批违反战争规则的抵抗材料,日本方面材料吻合。直至1938年1月22日,华中军第六野战炮联队第十二中队仍然遭到国民党狙击手伏击。这时,华中军早已明令惩罚违纪军官。外务省接到领事的控告,向内阁提出召开紧急会议已经一个月了。谷田勇和参谋官去114师团司令部,司机被狙击手打死。如此例证多不胜数。依据十九世纪以来的战争惯例,游击队不穿军服、混入平民,就是非法战斗人员,可以论间谍罪立决。华盛顿将军就这样处决了英国贵族军官安德森。

2014–12–22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健全常識和考據學的差別,可以用以下的例子說明。如果韓國人或滿洲人或任何人殺了三十萬,費拉還會罵他們麼?顯然,這是不可能的。費拉會說,難道羅馬人沒有殺耶路撒冷人嗎?我們亞洲人之間的事情,用不著你們指手劃腳。你去看我們剛拍的《英雄》吧,這叫護國護民。這些都沒有发生,說明故事是假的。

整個過程只需要十分鐘,考據至少要查幾星期的資料。論精確度,前者只比後者差百分之十到十五。如果企業家能把成本降低百分之九十以上,售價只需要降低百分之十五,他會拒絕嗎?當然不會。健全常識的健全二字,就體現在性價比上,不計成本地提高精確度,對大多數人並不划算。

根據以上的理論,日本人其實有一個辦法可以擺脫費拉的糾纏。他們只要當真殺三十萬,根據鄧小平的代數學,就能耳根清靜三十年。然後英國人看到紀錄,會認為肯定是筆誤,把三百thousands的thousands刪掉,最後變成殺了三百人。事實上,大多數歷史就是這樣層累形成的。

我小時候不懂事,相信實證主義和追求真相,非常努力地給自己過不去,發現所謂南京大屠殺,跟Chinese百分之九十二點八的歷史一樣,不僅純屬扯淡,而且不是隨機錯誤,而是刑法所謂誣告陷害罪,主觀惡意極其露骨的黑白顛倒,漸漸產生了一種斯大林式的想法。

話說斯大林同志有一次親切接見氣象學家,問他一星期能準確預測幾天下雨。氣象學家回答說,兩天。斯大林同志慈祥地回答說,氣象學家同志,你為什麼不把所有的預測顛倒一下呢?這樣不就可以準確預測五天了麼?

我最後發現,這種方法性價比很高。如果Chinese說什麼,你不動大腦地從反面理解,準確率超過百分之九十,比知識份子的平均水平高出三倍不止。

我最後發現自己走了很大的彎路,因為所有文盲老太婆都知道這一招。知識份子稱之為因人廢言,其實是降低甄別成本的最廉價方式。每一個細節都要考證,相當於每天都去參加陪審團,煩不煩。

健全常識就是要先看人,是什麼人就會做什麼事。如果你確定信息來自費拉,剩下的事情就非常好辦。費拉的行為模式,有規律可循。首先,費拉是誰都惹不起的。其次,費拉從來不能指望公正的待遇。最後,費拉相信自己的話語價值為零。

如果費拉氣勢洶洶地罵誰,此人廉價九成是老好人。因為費拉只要懷疑對方可能還手,就肯定不敢聲張。大多數人和動物都是優先接受體現態度的信息,而不是體現內容的信息。氣勢洶洶地叫別人老爺,比溫柔婉約地叫別人壞蛋危險多了。大多數一般程度的好人遭遇氣勢洶洶地待遇,都會在理解內容以前本能地報復。費拉居然能夠事先把握對方不會放任本能反應,此人一定是近乎強迫症性格的禮貌狂人。除了日本人以外,大概只有玻里尼西亞的某些島國符合這種條件。

費拉公開表示熱愛的對象,通常是他相信有可能傷害自己的人。鑑於費拉是惹不起任何人的,也就是說所有人都有能力傷害他,那麼沒有可能傷害他的人,顯然就是通俗意義上的好人。

結論已經很明顯,費拉只愛壞人。費拉相信自己的話不值錢,因此用不值錢的話,購買很值錢的免受傷害權,是很佔便宜的事情。既然讚美的用途在於避免傷害,那麼傷害可能性越大的人就能得到越多的讚美。鑑於所有人都能傷害費拉,傷害可能性大就跟傷害能力關係不大,跟傷害慾望關係極大,也就是說越壞的人越容易得到費拉的讚美。以上的定理比任何學派都可靠,既省時又省力。


所謂的抗日戰爭其實是國共兩黨為了掩飾它們竊國行為所製造出的一場戰爭
顛黑倒白是桂枝的傳統藝能,"港人是亂港份子,港警是維持秩序" 並不是現代的產物
皇軍不僅不是教科書上所描述的邪惡侵略者,反而是防止東亞大陸赤化的最大守護者
只不過後來企圖挑戰羅馬秩序失敗,在成王敗寇的中國人眼裡就成了邪惡的一方
當然,中國人多次拒絕文明的結果導致它們最終得到了與它們德性相匹的中國共產黨


複讀一下:

中國近代史最大的謊言:抗日戰爭
如果說,共產黨的歷史完全不可相信,又為何要對所謂的南京大屠殺深信不疑?
蔣介石的野心驅使其發動對日戰爭,為了達成目的,於是編造出日本侵略的漫天大謊
而後中國共產黨奪下了中華民國的地盤,出於維護統治的需求,只有繼續將這個謊言發揚光大...

遠東近代史三講(一)
把這個線索理清了,你才能夠真正理清中國革命史。因為中國革命史實際上是一個俄羅斯套娃一樣的結構,它由很多層不同的謊言所籠罩。第一層謊言就是,聯共(布)黨史搞的那套共產主義革命的謊言,你把這一層謊言揭掉以後,並不是謊言的結束,在這個謊言背後,還有一層國民黨編的謊言。有很多人在揭穿了共產主義的謊言,發現共產黨其實是共產國際派的一個顛覆勢力以後,然後他們就會變成中華民國的信徒,相信中華民國原先是存在的,只是被共產國際和共產黨顛覆了,本身是存在的。但是這也不對。因為中華民國只是這個俄羅斯套娃的第二層。


二十世紀遠東的博弈 — 日本與蘇聯(三)

泛亞主義者主要是民間的理想主義者和軍部的人,他們是一批冒險家和探險家,也包括大批的軍人,像頭山滿、犬養毅這些人,可以說國民黨就是泛亞主義者扶持起來的。如果按照外務省的意見,那麼國民黨能不能推翻大清是很成問題的。孫中山窮途末路到處找革命募捐的時候,是黑龍會給他錢,是日本浪人給他保鏢;康有為要暗殺他的時候是日本浪人救了他;大清要捉拿他的時候,日本浪人保護了他。日本的泛亞主義者養活孫中山的同盟會和革命黨,就像母親對待孩子一樣一口奶一口奶的把他養大,沒有黑龍會和日本右派,國民黨早已經餓死過N多次了,孫中山的白骨都不知道被三合會的黑手黨扔到哪一個美洲城市的地下水道裡面去了。

從他們角度來看,國民黨卑鄙的背叛了他們,投靠了蘇聯那一邊。黑龍會的宗旨本來就是解放亞洲的兄弟,日本是個老大哥,已經在亞洲第一個解放了自己,現在他本著理想主義的情懷解放他在亞洲大陸的窮兄弟,國民黨是他們的小兄弟,應該團結起來把俄國人趕到黑龍江以北,把解放亞洲的事業進一步推向前。但是你居然要投靠蘇聯,反過來對付我們,這個背叛是再卑鄙不過了。但是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日本的官方仍然極其冷血極其不負責任的推行他的國際協調政策,念著他那一套「國際條約神聖不可侵犯,中華民國領土神聖不可侵犯,我們要遵守國際條約,尊重中國的領土完整」。與此同時國民革命軍一路推進,一路殘殺日本的僑民,收回租界,破壞日本的條約權利。最糟糕的是,現在他們掌握了一種蘇聯發明的新方法,就是說,可以利用群眾運動來辦事。如果大清或者北洋的軍官或者政府去侵犯、撕毀了條約,那麼列強可以興師問罪,你們簽署了條約怎麼能不算話呢?

但是如果是革命群眾呢,像是沙基慘案那樣,幾個俄國軍官領導一些槍藏在衣服底下的革命群眾圍攻英國警察,你說英國警察他就像現在在伊拉克的美國士兵和以色列士兵一樣,你是打呢還是不打?你要是不打他,那些人肯定行使革命的暴力把你給做掉了,然後順便就像收回九江漢口英租界一樣,把你得到的租界也收回了。但你要是打了怎麼辦?那就像是五卅慘案和現在中共的情況一樣,你只要打了,保證會有很多左派媒體破口大罵:帝國主義又在鎮壓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了。但是你絕對可以相信,真主黨所武裝起來的那些遊行示威群眾絕對不是什麼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以色列士兵只要敢讓他們進入自己十米以內,保證自己就會沒命了,不先殺他們,他自己保證就沒命。阿富汗的美國軍隊如果不趕緊放倒進入自己勢力範圍的穆斯林的話,那些「手無寸鐵的」、「熱愛和平的」穆斯林絕對不會像是衛報的記者說的那麼可愛的。蘇聯軍官和國民黨和共產黨黨代表武裝起來的革命群眾只要進了租界或者是進了日本企業,絕對不會把它們重新交出來。不僅如此,即使日本僑民的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證。

像濟南慘案那一次,國軍士兵和暴民大量的殘殺日本的僑民和強姦日本婦女,他們留下了許多照片。之所以能夠留下來是出於陰差陽錯的緣故,是因為我們國家的教科書編纂者為了證明南京大屠殺是日本人的罪行,把這些照片搜出來,放進了中學歷史教科書,宣佈這些被中國人殺害的日本人是被日本人殺害的中國人,以此作為控訴他們的罪行,來頌揚自己。但是問題在於這些照片是登在日本報紙上的,而那些報紙,很不幸的,沒有被美國轟炸機全部燒光,所以這就變成了二十一世紀遠東歷史學家的一次重大笑話。

儘管幣原和若槻首相暫時還能維持他的權力,但他們的權力基礎顯然是在不斷的削弱,尤其是在張學良決定歸附蔣介石以後。儘管我們教科書說張學良歸附蔣介石是中國反動勢力的一次大團結,但在日本角度上看,這意味著亞洲大陸的徹底赤化。從他的角度來看,國民黨和蔣介石的糾紛實際上跟真主黨和哈馬斯的糾紛是差不多的。如果你問以色列,真主黨打倒了哈馬斯,是不是反動勢力的一次重大勝利,以後以色列就可以安心睡覺了?以色列肯定會說:見鬼,這兩個都是我們的敵人,而且都是伊斯蘭極端分子、第五縱隊。從日本的角度來看,國民黨打倒了共產黨對日本人沒有任何好處,也就是相當於是哈馬斯打倒了法塔赫,阿拉法特滾蛋了,對日本人沒有任何好處,國民黨和共產黨一樣,也是充滿了蘇聯間諜的一個窩點,國民黨的國母宋慶齡本人就是當時中國境內的第一號匪諜,其他的就不用說了。駐守華北的整個西北軍一向都是依靠蘇聯人來養活的。像張克俠,他加入共產國際的時間比周恩來還要早一點,而且資格更老一些,更受信任一些。像瞿秋白這些人,他是首先加入俄國共產黨,然後才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像虞洽卿這些人,他們是俄國共產黨員,但是從來都不是中國共產黨員。張學良是企圖加入蘇聯共產黨,被斯大林趕出來以後,退而求其次,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才加入中國共產黨的。這就是當時的基本政治格局。

你可以想象,日本在這種情況下,他是不可能信蔣介石的。他跟蔣介石進行的歷次談判中都包括有聯合防共的要求,而蔣介石一向不接受。照我們的歷史教科書來說,這證明瞭蔣介石是多麼的反動,是法西斯的一個幫凶。其實恰好相反,日本之所以提這些條件,就是因為他不放心蔣介石,他知道蔣介石身邊有無數的共產黨員,也看到蔣介石沒有胃口要清洗他們,他們懷疑蔣介石本人的立場問題。他的意思是,你跟我合作是可以,但是你首先要把你身邊的和黨內的共產黨人給我清洗出去,這樣我才能放心跟你合作。但蔣介石每一次都不乾。而且這一點不能解釋為被蒙蔽。從蔣介石和宋子文他們組織軍統的過程中你就可以看出,徐恩曾他們基本上是不可能不知道錢壯飛跟共產國際的關係的。但他還是要用這些人,因為照國民黨當時的想法,他仍然認為自己是個反帝反軍閥的政黨,他的主要敵人是張作霖和英帝國主義。共產黨儘管也是他的敵人,但照他看來,在目前這個鬥爭階段仍然是可以合作的對象。這一點也並不離奇,像土耳其的國父凱末爾立國當時,也曾經跟蘇聯聯合來對付英法帝國主義,只不過他在時機成熟以後也搞了一次土耳其式清黨,把蘇聯人給趕出去,反過來跟英法簽訂附屬條約,那是1939年的事情了。

如果蔣介石也肯那麼做的話他不一定會滅亡。但是他對第一階段的估計太長了。他認為在現在這個階段,帝國主義仍然是主要敵人,個別的運用幾個能幹的共產黨員,只要沒有超出他能夠控制的範圍,危險不大,至少我們要把帝國主義趕出中國,完成中國統一以後我在整體上來跟共產黨算總賬。他肯定也是打的是凱末爾這個主意,因為二、三十年代的國民黨是公開的把土耳其當作自己的師父,公開主張按照土耳其那種路線改造中國的。這個改造策略就很明顯是,像蘇聯算計他一樣算計蘇聯,蘇聯是想利用國民黨把共產黨放進來,然後中國完全赤化以後把國民黨踢出去。國民黨其實也想是,利用蘇聯和共產黨的力量把帝國主義趕出中國,等他統一了中國以後,再學凱末爾的榜樣,反過來把蘇聯和共產黨做掉的。這就看是誰最心狠手辣,誰的策略最高明瞭。

在抗戰以前,蔣介石還有理由認為他這種左右逢源的辦法是正確的。他二、三十年代的時候,軍統剛剛組成的時候,它的主要目的並不是對付共產黨員。這方面,共產黨的材料是不可信的。你從徐恩曾當時開始安排的這些任務就可以看出,軍統剛開始成立的時候,第一批主要敵人是租界的帝國主義者和國民黨無法控制的東北。當時東北還是張作霖那一輩人控制的地方,張學良還沒有開始改變立場。北伐的主要目的就是奉軍和上海的帝國主義者,這兩塊地方都是國軍沒有力量直接進去的。沒有力量直接進去就只有採取他們從蘇聯師傅那兒學的辦法:派秘密警察、派顛覆分子暗中潛入進去。但是國民黨在這方面的人才不夠多。誰最擅於搞地下活動呢?除了共產黨員還能有誰呢?儘管任何公開承認自己身份的共產黨員很可能是要殺掉的,但是,像錢壯飛這樣擅於搞滲透活動的人才實在是不可多得。如果沒有錢壯飛的話,被吹得神乎其神的軍統很可能根本進不了東北;如果軍統當時沒有進到東北,進入不了張學良的身邊的話,張學良會不會易幟還很成問題呢。

國共兩黨雖然在南方掐得一塌糊塗,但在東北對付奉軍老人這方面立場卻是完全一致的。如果沒有他們在奉軍內部搞的一系列活動的話,張學良和他周圍的新派人士很可能像是以前的郭松齡一樣被老派的將領和楊宇霆給做掉了。張學良之所以能夠勝利,勝利以後之所以能夠異乎尋常的改變他在國內國外的整個路線鬥爭中的政策,用他自己的新派去取代老派,結果一直搞到喪失東北基地,這裡面都跟錢壯飛和徐恩曾負責的東北工程關係極大。這一點到目前為止仍然是歷史上的重大盲點,原因很簡單,就是國共兩黨都不想揭露出來。共產黨分裂國民黨的部分,國民黨是肯定要揭破的。但是這一方面的問題恰好是國民黨共產黨共同算計張學良的做法。所以他們誰也不願意揭破。但是這方面的痕跡實在是太明顯了。張作霖最初的時候並不是很想跟蘇聯翻臉的,他很想根據奉俄協定跟蘇聯維持像俄羅斯過去那種關係。但最後不得不翻臉,就是因為蘇聯不斷的按照他的一貫做法在奉軍內部搞策反工作,通過中東路、白俄僑民之類的傳播媒介,在東北軍的將領中安插自己的人。兵權是張作霖的命根子,如果容許他這樣長期搞下去,過二十年以後東北軍也要變成紅軍的一個分支了,所以他非得要跟蘇聯翻臉,非要殺人不可。

殺人以後,幹掉李大釗和其他人以後,他跟蘇聯再次交涉的時候,交涉的內容也是很有意思的:他最主要的要求不是領土要求,不是中東路的糾紛,不是財政方面的要求,也不是白俄,他很願意犧牲白俄的,主要的要求是,他堅決要求蘇聯無論如何要停止對奉軍內部的滲透工作。如果這一點做不到的話,談判什麼都沒有用,沒有奉軍,他張作霖就什麼也不是了。儘管張作霖本人清理共產黨員做得很成功,但這件事情完全壞在他兒子張學良手裡面了。事情糟就糟在是,奉軍內部的新舊兩派一向是有裂痕的:舊派以楊宇霆為領袖,是忠於老帥的;而新派以張學良和郭松齡這對兄弟為代表,覺得老一輩的東北軍將領思想太陳腐了,他們在北平見過大世面,年輕人比老人更會辦事,希望擁戴少帥,做一番大事業。郭松齡兵變其實就是後來九一八事變一次預演。郭松齡差不多就是張學良的化身,他之所以能夠調動許多奉軍部隊,也就是因為這是張學良交給他的。但是張作霖父子情深,他殺得了郭松齡,卻沒辦法對付張學良,最後還得把天下交給張學良。而張學良一旦勝利,乾掉楊宇霆那些人,實際上在東北內部就等於是郭松齡贏得了死後的勝利。張學良一旦贏得勝利,就會做出郭松嶺當年打算做的事情,他要把奉軍改組為東北國民軍,跟馮玉祥稱兄道弟,站到蘇聯和國民黨一邊來,摧毀舊勢力。張學良一旦幹掉了東北的舊勢力以後,他馬上就跟蔣介石聯盟,帶兵進關,加入了國民革命軍,實行東北的全面易幟。這就意味著日本在遠東的條約權利的全線崩潰。

就日本國內的角度來看,這就是證明瞭幣原外交的徹底破產。無論你怎麼樣對中國人好,他們都不會遵守諾言的,他們無論如何都會把你趕出滿洲。如果說是趕出內地,日本人還可以不在乎的話,把你趕出滿洲這一點,日本人是絕對不能容忍的。從日本人角度來看:第一,滿洲根本不是中國本土,滿蒙一向是中國的敵人。當年汪精衛和孫中山、章太炎他們在東京鬧革命的時候,每天都向日本政府跪求,請求日本人解放他們,因為我們華夏民族是宋人和明人的後代,跟朝鮮人一樣,跟你們是親兄弟,被滿洲人和蒙古人欺負了這麼多年,走投無路,只有指望你們日本人派出王師來拯救我們了。這些宣傳對日本人來說是記憶猶新的。現在你國民黨再來說是東北和蒙古是你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們不可能想不到辛亥革命當時孫中山是怎麼樣苦苦哀求,只要日本人肯給他區區幾百萬元援助,解他的燃眉之急,他願意把整個東北全部奉送給日本的。

第二點更重要,就是,張學良那種政策名義上是引進了國民黨,實際是引進了蘇聯。不僅是在東北,在整個華北,國民黨的組織建立的時間比共產黨更晚。可以說是,如果說在華南,共產黨還要通過寄生國民黨的方式擴張勢力,那麼華北就恰好相反了。如果大家去查黨史就可以發現,華北的國民黨組織是共產黨幫助國民黨建立的。在共產黨幫助國民黨建立組織以前,國民黨除了在北京、天津的幾個大城市以外,在整個廣大的北中國內地一個黨員都沒有。北方之所以有國民黨黨組織是共產黨的功勞,東北也是這樣。東北是以地下黨組織滲透的方式建立國民黨黨部的。而國民黨,說老實話,願意做地下工作的國民黨人,十個有七個都是共產黨的地下黨。真正的三民主義者,沒有幾個願意離開南京和上海的,願意到艱苦地帶到前線去拋頭顱灑熱血、到軍閥的第一線去、打入黑幫內部去、傳播黨義這種人,就憑他那種傳道的熱忱你就要高度懷疑他是不是共產黨的地下黨了。東北的共產黨組織,如前所述,是我們親愛的錢壯飛同志 (周恩來同志的老戰友)建立的,所以張學良後來東北搞的國民外交是由什麼人負責指導的,指向什麼樣的方向,就不用說了。

這一點有沒有糊弄到蔣介石不好說,但他肯定糊弄不了日本人。日本人對中國的情況是最瞭解的,比誰都瞭解。南京事件當中,外媒報刊的宣傳還是說是什麼什麼,國民革命軍搞義和團什麼的,殺害外僑,群眾排外。但是日本外交部的報告,已經把共產國際駐南京的每一個代表的姓名、住址、資金來源都給列出了。蘇聯駐華使館的哪一個武官,在哪一年,某年某月某日下達訓令,命令南京地區的共產黨代表在什麼什麼時候槍殺外僑,然後,通過輿論導向,把責任引向國民革命軍身上,引起蔣介石和國民黨跟列強不可避免的衝突。這些方面的材料,西方列強還不知道,國民黨還不知道的情況下,在20年代當時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日本人已經全都知道了。從日本的角度來看,幣原外相已經知道這些明擺著的顛覆材料居然還要採取姑息縱容政策,實在是不可原諒,對帝國利益是極度的不忠。現在這一套把戲又在東北上演,儘管國民黨可能被瞞住,西方人可能不明就里,外圍群眾並不知道,但是日本在東北的情報組織是經營多年、老謀深算的。他們連南京的事情都能夠查的出來,錢壯飛他們在東北搞的那些事情他們不可能查不出來,他們不可能不知道張學良自鳴得意搞出來一個東北國民外交協會的偉大主持人,現在這一點已經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秘密了,這個偉大主持人的名字叫閻寶航。你只要說出這個名字,我想多餘的解釋都是不必要的了。國民黨和張學良在30年代初期在東北即將推行的政策,將會是怎麼樣的,將會有什麼樣的結果,蔣介石不知道的事情,我們都應該已經很清楚了。

在這種情況下,你很容易理解為什麼九一八事變會發生。九一八事變同時達到兩個目的。他把幣原外相、若槻首相和那些靠不住的不敢冒險的外務省相關官員全都趕出來。從日本角度上,這是個亡羊補牢的事情,本來在共產革命滲入中國以前你們就應該當機立斷了,現在已經到了扁鵲所說的話,是寇入深矣、病入膏肓的時代,你們再不當機立斷,整個東亞就要完蛋了。當時滿洲國建立的時候有個口頭禪就是,只有日本才能夠阻止共產勢力的南下,沒有日本,整個東亞大陸就要完全赤化。這句話連美國人都不相信,後來美國人資助蔣介石的時候也絕對不相信。但是從蔣介石倒台以後,歷史發展來看,其實日本至少在這一方面是對的。當然他們也是出於自私的目的,自私的帝國主義擴張的目的。但是,你得注意,眼光最敏銳的人就是自私的人,因為外圍群眾不可能有這樣的興趣去瞭解具體的情況,因為跟他沒關係,他也不會損失一毛錢,他憑什麼要把這事情搞清楚?只有利益相關者的眼睛最銳利,嗅覺最敏銳。日本人之所以能夠在這方面比美國人更加先知先覺,原因很簡單,美國人在東北沒有利益,他只要抽象的講一講,同時打倒帝國主義和共產主義,要自由要民主,既不要共產主義又不要殖民主義之類的響亮的口號。當然沒有具體的利益,他也不想瞭解什麼。而日本人有具體的利益,他非要瞭解具體情況不可。所以他們瞭解的情況是最清楚的。

九一八事變是一個轉折點。在九一八事變以前,東亞國際體系是在明顯的崩壞之中,但是主要破壞者就是蘇聯和國民黨:第一個是蘇聯,蘇聯野心最大,他要整個吃下來,他的滲透範圍包括整個東亞;國民黨的野心比較小,他只要撕毀北洋政府簽訂的各個條約,把中國本部和滿蒙這些邊區地帶重新統一起來,建立一個不受帝國主義左右的新中國就滿意了。但這一點肯定要犧牲清末和民初簽訂的所有條約。日本人在整個20年代都是跟著英國人的屁股走的,採取的是維護條約的政策,這主要是出於外交官的慣性: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日本在外交上之所以能夠節節勝利,主要就是因為通過英日聯盟跟定了英國的緣故;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大英帝國勢力不斷衰退、英國人不斷撤退的時候,仍然是根據過去習慣,死死的跟著英國人走,結果錯過了他干涉亞洲大陸的最好機會。

從日本的角度來看,少壯軍人的暴起趕走了這些老邁的昏聵的自私的外務省的官僚實在是一件大好事。如果讓這些官僚繼續胡搞下去,那麼英國人願意作死你也跟他作死,英國人願意把整個中國交給赤化分子,你也願意這麼幹,英國人交出東亞以後他們可以回歐洲,日本人往哪裡去?玩到整個亞洲大陸赤化以後,還能有日本人的位置嗎?無論如何,日本人無論出於帝國主義的目的,還是反對蘇聯和共產主義的目的,他都必須強化對亞洲大陸的干涉,這才是九一八事變的真正背景。九一八事變的長期後果就是,他徹底打破了國民黨不付任何代價就能夠重新恢復大清帝國版圖的企圖。事實證明,打破條約體系是可以的,但是仍然必須要由鮮血來換。東北是日本人在日俄戰爭當中用鮮血換來的東西,大清是搭便車,要日本人打敗了俄國人以後免費的還給你了,所以你在東北只能享有一個名義上的主權,實際上的權力全在日本人手裡面。你要想把名義上的權力變成實質上的權力,最後你仍然需要流盡自己的血才能夠做到這一點。大自然沒有免費午餐這件事情。

國民黨的失敗就是蘇聯的勝利,因為東亞條約體系瓦解的過程中間,舊有的、維護條約的像吳佩孚之類的都漸漸的垮台,他們的土地和利益被三個條約破壞者所瓜分。三個條約破壞者就是剛才介紹的:蘇聯和附屬蘇聯的共產黨、國民黨和他的大中華民族主義勢力,以及日本人。今後,三十年代初以後的東亞就要在這三個條約破壞者之間進行交手了。而國民黨在遭到重擊之後,發現自己完全站不住腳,就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聯合蘇聯反抗日本的政策。應該說蔣介石和孫中山一樣,最初也是謀求西方列強支持的,但他們也很清楚的發現,列強既然在亞洲遠東的利益不大,就會變得越來越不願意干涉遠東事務。張學良遊歷歐洲,在各國都碰了一系列釘子以後,最後發現還是只有回到蘇聯那兒去,申請加入蘇聯共產黨。只有蘇聯才有可能趕走日本,讓他回到滿洲。其他任何歐洲國家都根本不想管東亞的事情,甚至有打算和日本人做交易。美國人雖然口頭上譴責日本,但實際上執行的也是孤立主義政策。能夠不僅用口頭譴責日本,還能夠用現實的真金白銀和武器來反對日本人的列強只有蘇聯。

這個發現並不僅僅屬於張學良個人。雖然蔣介石嚴厲的譴責張學良背叛了他,但是蔣介石其實是在更高層次和更大範圍內重復了同樣的政策。他之所以不把江西的紅軍斬盡殺絕,其實也是為了將來聯合蘇聯抗日的時候需要留一個見面禮。這一點連陳誠都看出來了,陳誠和李宗仁都注意到,蔣介石在江西剿共的時候,軍事部署是很奇怪的,好像是存心留一個出口讓共產黨跑掉似得。從蔣介石的角度來看,把共產黨的東南部分 — — 靠近他勢力的核心部分趕出去,趕到靠近蘇聯的邊界地帶是很有好處的:第一,這些人如果到了蘇聯和日本勢力交錯的地方,比如是在外蒙古的邊界上,他很可能引起蘇聯和日本的衝突,蔣介石就希望蘇聯和日本打起來;第二,讓他們到了西北以後,一路上經過的那些地方軍閥的轄區,把這些地方軍閥給打垮了,然後蔣介石可以跟在他後面摘桃子,如果沒有這個摘桃子的過程,將來國民政府能不能夠遷到重慶還是很成問題的事情;第三就是,將來他跟斯大林談判的時候,可以跟斯大林做交易,你看,我沒有把共產黨斬盡殺絕,我留下了相對的餘地,而且如果斯大林願意支持我抗日的話,我還可以把最貧困落後,我自己也不怎麼想要的西北割讓給你們,把西北交給蘇聯,然後蘇聯幫助我們從日本手裡奪回東北。這在他看來是非常合算的一個如意算盤。正是在這個如意算盤的基礎之上,1937年的抗戰才能夠展開。

從日本的角度來看,盧溝橋事變完全是中國方面挑起的。就像現在中國駐柬埔寨的聯合國軍中的人員遭到紅色高棉的襲擊一樣。有身份不明的武裝人員襲擊了聯合國維和部隊的中國部隊的銀行,聯合國部隊正在向柬埔寨王國政府提出嚴正交涉。上述這句行話,如果把中國換成日本的話,就是日本在盧溝橋事變以後的基本立場。日本人不知道事情是誰搞的,但是他的人遭到了襲擊,很沒有面子,他要求中國方面提出解釋。蔣介石知不知道,宋哲元知不知道,這不好說,張克俠、周恩來同志肯定是知道的。西北軍的情報工作一直是他們經營的。但是蔣介石即使不知道什麼是真相,但是他的處理方法仍然是有極大的回旋餘地的。他完全可以重演塘沽協定的一幕,尤其是在宋哲元根本不想打的情況下。宋哲元的立場是,不准中央軍開進保定。他對蔣介石也是很有理由不信任的,他知道中央軍無論是為了剿匪 — — 也就是剿共也好、還是在抗日也好,無論打什麼旗號,只要開進了你的地盤,你想再把他們趕出去,這個困難比波蘭人和東歐國家把蘇聯的友好援助部隊趕出去一樣困難。所以只要他還能夠做得到,他是盡可能的想要請求蔣介石不要援助他的。

這個立場不僅僅屬於他個人。偉大的反共分子、堅定的抗日英雄閻錫山同志,同盟會的老會員、辛亥革命的英雄、政治上絕對正確,採取的方法也是一模一樣。共產黨打過來的時候他也是懇求蔣介石,不是懇求蔣介石趕緊來援助他,而是懇求蔣介石千萬不要援助他,他完全能夠把共產黨搞定,但是如果國民黨也開進來的話,他不知道怎樣才能把他請出去。在這種情況下,只要蔣介石願意採取息事寧人的政策,那麼其實宋哲元和西北軍是很容易跟日本人再搞第二個塘沽協定的,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能夠維持華北的割據狀態,把蔣介石拒之門外。如果真的抗日打起來的話,那麼他們都要變成中央軍的俘虜了。這個前景是很明顯的。所以即使盧溝橋事變是我們親愛的周恩來同志和張克俠同志製造出來的,他是放了一把火,這把火能不能夠燃燒起來,並不是取決於周恩來同志,而是取決於蔣介石同志。是蔣介石決定要它燃燒起來,而且也是蔣介石決定這把火不應該僅在華北燃燒起來,而且還要在上海燃燒起來。

上海是列強關注的地帶。照蔣介石的如意算盤,如果在華北打起來,列強可能像在東北一樣不管不問;但是在上海打起來,列強應該是不會不管不問的。列強幹預了,那麼他就會得救了。結果他沒有想到,在上海打了三個月打到全軍覆沒的時候,列強仍然遲遲沒有進行干涉,而且緊接著歐洲戰爭也就爆發了,列強自顧不暇,已經不可能再干涉遠東形勢了。這個致命的誤判毀了國民黨,把它在30年代積累下來的全部資產都消耗的乾乾淨淨。可以說,犯了這個賭徒式的錯誤以後,蔣介石實際上是已經「死了」,以後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吃老本和垂死掙扎。但這件事情你也不能說是蘇聯或者共產黨的陰謀格外的聰明,這只是一個試探性的行動,像共產黨在亞洲和非洲各地搞這樣的試探性行動多了去了,能不能產生效果關鍵還是在於你自己怎麼處理的,你自己能不能夠沈得住氣才是最關鍵的問題。以色列人在同樣的情況下一般都是能夠沈得住氣的。

抗日戰爭一旦開始,就產生了兩種效果。第一,在中國內部,各路地方軍閥現在走投無路,注定要變成蔣介石的俘虜了。閻錫山無論怎麼樣老謀深算,還是無法阻止國民黨和共產黨的軍隊同時開進了他好不容易看守了多少年、專門修窄軌鐵路來保護的山西省。以後他就走投無路了,他只能在國民黨和共產黨之間選擇其一。最後他無可奈何還是選擇了國民黨,因為他畢竟是辛亥革命的元勳,再加上共產黨通過犧牲救國同盟會又成功地拐走了他不少的軍隊,他對共產黨有切膚之痛,相比呢蔣介石可能還算是比較老實的一方。但是這個格局是一個比較小的格局,在更大的格局上,正如宋哲元和閻錫山變成了蔣介石的俘虜和人肉盾牌,蔣介石也變成斯大林的俘虜和人肉盾牌。抗戰一旦爆發,列強無力干涉遠東的局勢一旦很明顯,蔣介石唯一的希望和依賴就在蘇聯頭上。只要他跟蘇聯結盟,那他不可避免的要重新採取所謂的第二次國共合作。

第二次國共合作,這意味著國統區為周恩來同志重新打開大門,八路軍代表處重新回到了重慶。經過這番經營以後,如果說是,1936年的匪諜還以西北軍和桂粵兩軍為中心的話,那麼1946年的匪諜已經遍布了國民政府的每一個重要部門了,最重要的是,包括幾乎全部的情報工作。這一點倒不是國民黨特有的弱點,我們必須承認,資產階級人士是不大會搞情報工作的。當特務需要有一種特殊的心態,好像是,比較富裕和體面的人不容易把自己搞成那個樣子,是需要出身比較低下的人才能幹這種事情的。不僅是國民黨,連美國都是這樣的,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是根本沒有任何情報機構的。照史汀生陸軍部長充滿紳士風度的高尚宣言,就是說,如果你是個紳士的話,你是不會想要去偷拆別人的信件的。但是如果別人偷拆你的信件,你怎麼辦?這位紳士沒有提出任何解決辦法。等到珍珠港事變發生以後,他就很無可奈何的發現美國的信件早已經被別人給偷拆了個遍,於是非得成立戰略情報局不可。

美國成立戰略情報局的經過跟國民黨成立軍統的經過非常相似。其相似之處就在於,除了局長以外,第一批核心工作人員和最能幹最出色的情報人員全都是地下黨。要說國民黨後來完蛋,到底是重慶那些共產黨地下黨員發揮的作用大還是華盛頓的地下黨員發揮的作用大,這是很難說的。真要從格局上來說,恐怕是後者發揮的作用更大。因為這些人中間包括一些非常重要的人物,例如美國當時的財政部長懷特。蔣介石一直到死,始終搞不清楚羅斯福、杜魯門和馬歇爾為什麼如此殘酷的戲弄和虐待他,但是如果他知道戰略情報局是怎樣建立的,國務院在戰時搞統一戰線又是怎樣招收人員的,他可能就會有另外一種看法。如果他真的瞭解這麼多的話,他是絕對不敢在1946年就發動內戰的。因為我們得承認,儘管國民黨把自己描寫的非常委屈,但是1946的內戰是他首先發動的。共產黨只希望能夠割據北方三分之一的土地就滿足了,而國民黨卻認為他可以全部拿下來。

就從這一點你就可以看出,國民黨的情報人員實際上沒有給蔣介石提供任何有效的真實的情報,這些有效的真實的情報估計全都到斯大林和毛澤東那一邊去了。你從毛澤東高度的格局感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在皖南事變以後已經精確的預見到了戰後的形勢將會兩極化,而國民黨不會全心全意的站到美國一邊,只要共產黨全心全意站到蘇聯一邊,他就贏定了。他怎麼能夠有這樣高明的見解呢?這一點不能解釋為毛澤東個人的聰明,因為毛澤東雖然是有點聰明的,但是他在1936年前預測國際形勢的時候仍然是非常笨蛋的。照他對斯諾和史沫特萊的說法,他認為墨索里尼是一個很有本事的人,而希特勒則是墨索里尼的一個不成器的弟子和銀樣蠟槍頭。從後來的歷史發展看來,這個評論好像是弄顛倒了。這一點你就可以看出,毛澤東在不掌握情報來源的時候,他判斷國際形勢也是以胡猜為主的。如果他在某些地方判斷形勢非常準確,那麼我們可以合理的猜測,他一定是得到了蔣介石不可能得到的情報的。

在抗戰期間,三方的計劃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從日本這方面來看,日本人在清朝末年以來就已經提出來、但是被壓抑了很久的泛亞洲主義政策總算可以實行了。這個政策認為:日本雖然搞明治維新,但是這並不表明西方文化是最優越的。西方文化是功利的、現實的、只講利益不講道義的,比起我們高貴的日本文化來說並不是最優越的。我們儘管現在出於形勢要搞明治維新,要加入西方國際體系,但是我們一刻也不能忘記我們最終的目的不僅僅是要解放日本而是要解放所有有色人種。現在戰爭爆發以後,最終撕破了臉,從他們的角度來看,他們已經解放了中國,然後又要通過太平洋戰爭即將徹底消滅整個殖民主義,解放整個亞洲。儘管日本挨了原子彈而且投降了,但是日本國內始終是有戰勝派和戰敗派的爭論。

戰敗派的意思就不用解釋了。戰勝派的意思就是我剛才說到的意思,就是說形式上是屬於投降,那無關緊要,因為日本從明治維新以來長期以來的目的是解放亞洲的有色人種,他打甲午戰爭是為了這個目的,打日俄戰爭是這個目的,打蔣介石是這個目的,打太平洋戰爭還是這個目的。他最終還是達到了目的,他成功的消滅了歐洲人和白種人的霸權和殖民主義。無論未來發生什麼情況,亞洲人民終於獲得解放了。而且日本在將來的適當時期並不是不可能恢復他在東亞的領袖地位。這一點是非常現實的。因為你如果到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那些地方去,你完全就可以看出,當地的領導核心,就是在二戰時期由日本人扶植起來的那些反殖民主義勢力。昂山素季之所以能有勢力就是因為她爸爸昂山將軍是專門負責給日本人帶路的。

有朝一日,比如說,中日關係在嚴重惡化的情況下,美國對日本鬆綁,日本人重返東南亞的情況下,你就可以看出日本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做出的犧牲還真不是徒勞的。當年播下的種子真的在以後是會有收成的。從日本的角度來看,你真的不能以一時的成敗論英雄。泛亞主義者,從日本國內角度來看是目光遠大、敢於犧牲的理想主義者。他們不像外務省那些職業官僚和現實主義者只盯著眼前的蠅頭小利,只講現實利益不講理想。我們不要以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是歷史的終結,歷史在任何時候都不會終結。從泛亞主義這角度來講,這只是一個,取得了一項重大成就,也付出了一定的犧牲,在將來這些犧牲還是有回報的。

從國民黨的角度來看,抗日戰爭終於實現了徹底廢除不平等條約的最後目的,收回了所有租界,至少在法理上來講,收回了除外蒙古以外的所有大清的遺留領土。國民黨幾十年奮鬥的理想最後是要瀕臨實現了,新中國的復興迫在眉睫。今後的新中國不再是條約體系中間一個非常次要非常被動的一個小兄弟,而是世界四強之一,跟偉大的歐洲國家一起並列於世界四強之列。為了這一切的美好前景,難道冒一點風險、付一點犧牲不是很值得的嗎。

從蘇聯的角度來看,情況當然是一片大好。現在國民黨已經是他的俘虜了,國民黨處在捷克總統貝奈斯那種地位上,你如果乖乖的跟共產黨搞統一戰線,充當白手套,那麼也許你在戰後還能夠當幾年名義上的聯合政府總統,但是遲早這個聯合政府會落入共產黨手裡面。任何資產階級黨派都會搞聯合政府,但是,只要有共產黨員參加的聯合政府,哪怕是只有一個共產黨員在聯合政府內部,這個聯合政府就只有兩種結局:要麼資產階級黨派發動政變,用麥卡錫主義的手段把共產黨殺光;要麼共產黨發動政變,把資產階級人士全部逮捕和鎮壓起來,實現從新民主主義到社會主義的最終過渡。資產階級各政黨之間是可以長期聯合和和平收場的,但是只要加上了共產黨的聯合政府,最終你只能在這兩種道路中間選擇其一。

從抗戰那個時候開始,其實國民黨差不多已經死定了。他要麼呢,就按照蔣介石實行的手段,把共產黨趕出去,打一場內戰,然後被打垮;要麼呢,他就跟共產黨合作,建立一個捷克和波蘭式的聯合政府,最後的結果,他也可以是,通過和平演變的方式被排擠出去,中國還是會通過某種比較類似東歐的方式,不經過暴力的革命,而是通過短暫的上層政變,變成人民民主國家,把聯合政府初期曾經像遠東共和國領袖一樣發號施令的那些資產階級人士排擠出去。這種結果是無法避免的。只要唯一能夠在亞洲大陸採取實際行動的日本垮台了,而美國人又不願意深入干涉亞洲大陸的事務,那麼上述的結果是一定避免不了的。

國民黨如果打仗的話,他不可能打得過蘇聯、朝鮮和中國共產黨三方聯盟。這個仗是沒法打的:國軍如果打了勝仗的話,那麼共軍就會退到蘇聯控制的大連和金日成控制的朝鮮,在那兒休整好了,裝備好了大連兵工廠給他配備的新式武裝再打回來;國民黨打敗了,那就是一敗塗地,再也回不來了。這種仗你怎麼能打?後來美國在印度支那也是這種情況:如果美國人打了勝仗,那麼越南共產黨就會從容不迫的越過邊境撤到老撾和柬埔寨去,然後美國人要追進去,西哈努克親王就會提出嚴正抗議,全世界都會譴責美帝國主義新殖民主義的罪惡企圖,然後共產黨在柬埔寨建立基地,把柬埔寨政府變成自己的傀儡,然後打回越南,國際輿論就像是睜眼瞎一樣看不見,所有左派報刊都好像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美國人如果打輸了那就是你輸了;如果打贏了,那不算是你贏。這個仗是沒法打下去的。除非他乾脆就直接撕毀國際法,乾脆把印度支那全部佔領了。但是美國人又太講體面,不可能這麼做。所以你無論多麼強大,你肯定是要輸的。在1946年那種地緣政治形勢方面,國民黨無論如何是不可能在東北打贏的。理由就跟美國人在南越絕對沒有辦法打贏一樣。除非你把朝鮮、蒙古和蘇聯遠東部分一起列為戰場,否則你打了再多的勝仗也是白打。

更不要說是日本人通過這次失敗,把他在東北經營的全部工業都送給了蘇聯和共產黨人。當時的滿洲國,是亞洲第一大工業生產國。我好像在其他地方提過N多次,戰敗投降的時候,日本人留下的儲備糧,不是所有儲備糧,就是在現在吉林省東部一個戰備倉裡面留下的儲備糧,夠吃五年。奉天或者是遼寧的飛機製造廠一年可以生產一千多架飛機,而國民黨在內地十八省擁有的所有工廠根本配不齊一輛完整的卡車,要讓卡車開動起來,連汽油和輪胎都必須從印度進口,千辛萬苦的從美國運來,經過加爾各答和駝峰航線運到昆明,然後再運到重慶。整個十八省的資源抵不上小小的一個滿洲領土。他是不可能打贏這場戰爭的。

如果他是一個合理的,像日本外務省官僚那樣,講究利益博弈的理性主義者,那麼1937年,他就根本不應該開戰的。他在那個時候就完全應該在華北建立一個緩衝國,然後全力建設江南,直到在南部建立起一個像樣的工業基地為止。但是蔣介石和日本的泛亞主義者一樣,他們都是理想主義者,不以一時的成敗論英雄,即使他知道了我現在說的所有這一切,他仍然不會認輸的。不要說在當時,1950年他不會認輸,就是在此時此刻,甚至在明年夏天,國民黨連台灣也丟掉以後,他仍然不會認輸的。他認為他負有復興大中華這個超民族共同體的使命,正如恩維爾帕夏認為他有解放全體突厥民族的使命,黑龍會認為自己有解放整個亞洲的使命一樣。一時的挫折是不會使他動搖的。他很可能認為,即使弄到現在這種慘不可言的地步,但是,歷史已經證明他最終是正確了。如果將來中國恢復了統一的話,這個天下,無論執政者形式上是什麼名義,最終都必然要執行他的那種相當於泛突厥主義的大中華主義政策,大中華主義最終還是勝利者。即使整個國民黨為大中華主義做了犧牲,這個犧牲也是值得的。就像日本人戰敗還會認為,即使亡了全體市民,都為反殖民主義事業做了犧牲,這個犧牲仍然是值得的。

像我這樣比較玩世不恭的小人,可能會覺得,你這個犧牲TMD算屁啊,日本人把自己的市民全都送到原子彈下去犧牲了,殖民主義倒是打垮了,但是你自己也垮了,而且解放的那些殖民地國家又不是你的,你嘚瑟個屁啊,你這樣戰勝的話還不如失敗呢。我對國民黨也是這種看法。就算是有朝一日,大中華主義真的如其所願的失敗了,但是國民黨是大陸也丟了,台灣也丟了,什麼都完了,就算將來大中華能夠實現的話,這東西又不是你的,我真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麼激動。我想這大概就是理想主義者和凡夫俗子的差別吧。像我這樣的凡夫俗子在面對這樣的選擇的時候,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放棄這種讓我得不到一點好處的偉大理想,但是一個真正的理想主義者,像蔣介石和頭山滿這種人,會毫不猶豫的說,即使是犧牲了國民黨和犧牲了日本本身,只要反殖民主義和大中華主義的目的最終得到勝利的話,那麼我也還是可以含笑九泉的。這種行為叫做什麼呢?這叫做求仁得仁。

所以我們需要正確的認識蔣介石,他是一位真正的偉大人物,絕對不像是共產黨抹黑的那麼醜惡,也絕對不像是民主小清新說的那樣,是一個頑固反對民主、思想傳統的人。他完全知道他自己在做什麼,他認為他在為了一個更加偉大的事業做出犧牲,他雖然犧牲了你們虐待了你們,但是,他也更加徹底的犧牲了他自己。他是一個高尚的人,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遊戲的另外兩方,也是高尚和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日本人脫離了低級趣味的結果,我們現在已經看到了,也看到他脫離了低級趣味的結果,的確給除了他自己以外的許多人帶來了很多機會和好處。至於共產黨人,他們一直是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在斯大林同志的領導之下,成功的把國民黨玩的像一個傻瓜,把日本人多年來含辛茹苦得到的建設成果全都不費吹灰之力的拉到了自己的懷裡面,把世界的主人美國人像天真的小孩一樣玩來玩去,利用美國人作為達到自己目的的工具。

但是,經過了這一系列折騰以後,蘇聯最終還是得到了現在我們所看到的這個下場,非常具有諷刺意義。如果他根本不干涉中國內政,那麼中國在北洋軍閥統治之下,那麼中國對他是沒有任何威脅的。一個四分五裂的、軍閥統治的中國,不會比泰國和緬甸更有威脅力。六、七十年代的衝突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蘇聯根本不用兩線作戰,而兩線作戰,照蘇聯人自己的說法來說,加速了蘇聯本身的滅亡。如果他當時,在二十年代不積極干涉中國的事務,或者在三、四十年代不那麼成功而狡猾的算計了國民黨的話,那麼中國無論是在北洋軍閥的統治之下還是在國民黨的統治之下,都不可能給他造成重大的威脅,東方邊境是可以不設防的,他只需要全力對付西線,也許不會滅亡。即使滅亡,也可以多拖一段時間或者不至於滅亡得這麼慘。正因為他的政策成功了,才產生出了毛澤東和跟蘇聯同樣好戰、同樣喜歡到處搞顛覆滲透活動的中國共產黨,這樣一個中國共產黨對蘇聯共產黨造成的威脅,比國民黨、蔣介石和北洋軍閥大得多。但是共產黨也犯了同樣的錯誤,他製造出來的越南共產黨比阮文韶和吳庭艷對他的威脅要大得多了。

所以,大家都走在自己的路上。如果你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願意為了偉大的目的而犧牲現實利益,包括犧牲別人利益、你自己人民的利益和你自己的利益的話,你遲早會得到你應該得到的那種結果的。好了,講到現在這一步,應該已經沒有必要再補充太多的事情了。
jeng 就喜歡沒事閒聊
南京大屠殺本來就是一個被加工的事件,它是由美國開始由中國接手,其目的是要在國際上做宣傳,醜化日本在國際上達到孤立的目的。南京事件是發生在日軍進城前,由南京自身的守軍造成,這一事發經過曾於1938年8月載於西安《西京平報》,其原件至今仍存檔於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2003年我還能查到館藏紀錄,現今已列為不公開。

郭歧--當時南京城中教導隊輜重營中校營長
======================================================
郭歧著

《陷都血淚錄》中有關南京大屠殺的記載。郭歧系當年南京守軍營長,南京陷落後,曾躲進難民區三個月後逃出南京。《陷都血淚錄》於1938年8月連載於西安《西京平報》。

--- 早在1937年,八年抗戰爆發前夕,筆者非常榮幸地出任中央軍官學校教導總隊的輜重營中校營長。我擔任教導隊輜重營中校營長,直屬於總隊部------那一天(1937/12/12)下午,我派一名營副,前往軍官學校,向設在校內的指揮部報告。隔不多久他便匆匆回來,告訴我說:指揮部已闃無一人,他衹見大批被焚燬的軍用地圖和文件猶餘燼未熄,我聽了不覺大吃一驚,這分明是指揮部業已全部撤退--------我作緊急措施,派一名身強力壯,勇敢而又機警的班長,先到下關去看看。我知道,當時我們唯一的生路,就是往下關方面與友軍聯絡撤走。------等了許久,派到下關探視情況的那名班長,方始氣急敗壞地趕了回來,他報告我說:從新街口到下關的這一條大馬路上,部隊有如潮湧,車馬擁塞一團,情況之紊亂,為平素所無法想像。我聞報後即予判明,這一定是有若幹部隊,接到突圍轉進的命令,而使其他部隊爭先恐後地跟著他們走,而唯一可以突圍而出的地方,就衹有挹江門外的下關。於是,我毫不遲疑,下令全營往下關撤退,起初,我乘坐一輛由摩托車附帶的車斗,由一位連長擔任駕駛,我自己坐在駕駛座側,親自為全營官兵幵路,其餘的官兵,大都有車輛可乘,一營車隊,浩浩蕩蕩,整整齊齊,由新街口直駛挹江門。各級部隊都在向下關蜂擁撤退,寬敞坦蕩的大馬路上,一片大亂的情景出乎我的想像,人潮洶湧,遍地凌亂,極少有部隊能夠保持隊形,幾乎每一個人都在鑽隙北進,盡快地奔向下關的挹江門,部隊長掌握不住部隊,各級官兵似乎也無意跟著部隊行進。沒有人知道他們擠向前去的遭遇,更遑論未來的命運,唯一的目的就衹有往前擠過去。

兵荒馬亂遍地屍骸

人擠人,車擠車,地上遍佈著槍械、彈葯,甚至一觸即發的手榴彈,半空中有流彈在嗤嗤地飛,射中了誰就算誰倒霉,一彈斃命還得算是幸運的,中彈受傷倒地,其不被踐踏而為肉泥者幾希----- 車如流水馬如龍,越是擁擠,行軍的速度就越慢,而且一直都在走走停停、歇歇等等,將近午夜時分了,四週一團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俄而,從大隊人馬後面,轉來了轟轟軋軋的巨大聲響,益更增添了首都雙十二深夜的震慄與恐怖,原來是我們的戰車,龐然大物,純由鋼鐵鑄成的戰車也參加了血肉之軀的撤退行列,他們鼓輪疾馳,橫衝直撞,也不知道有多少不及閃避的官兵遭了殃,驚呼駭喊,哭叫喧天,在我們耳畔,還夾雜著隆隆的炮聲和砰砰的槍響,那無疑是敵軍突入部隊在展幵了攻擊,大地歸於黝黯,官兵心憂如焚,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還手抵抗,在撤退行列中造成了令人悚目驚心的重大傷亡,一轉瞬間又有手榴彈接二連三地爆炸,馬路旁邊的電線竿,一根接一根地起火燃燒,那該是舉世皆無最離奇的路燈了。

路上想必躺有不少慘死者的屍骸,因為我坐在摩托車車斗中,時刻都在聞到撲鼻而來的濃冽血腥,血腥的味道像是澆了水的石灰,「男兒輕於死,賭勝馬蹄下」,卻是我一路之上都在噙著滿眶的熱淚,我亟於想槌胸頓足,放聲大哭,然而在兵荒馬亂之際,又能從那兒找到容我放聲號啕的場所。

夜已深了,我們方衹蝸步式地推進到鼓樓醫院,但卻在我們跟前又堵上了層層疊疊的人牆,我幾已認定必將困死在此,再也沒法往前走了。就在這個時候,兩輛戰車一路發著怒吼,排山倒海般地直衝過來,我那輛小小的摩托車附鬥,十中有九會被龐大的戰車碾成粉碎,我已經緊緊地閉上了眼睛,佇候死神的來臨,然而卻大出意外地聽到有人在高聲喊我:「郭營長,郭營長!」

不知名的救命恩人

睜開眼來看時,已經有一輛戰車繞過了我的摩托車,正從指揮塔上有一名士官探出大半個身子,他還在盈耳呼號聲中向我喊到:「郭營長,您跟著我們的車子往前走,我們給您幵路!」火光之中,一片朦朧,我還是看不清楚他是哪一位,我衹好拉幵喉嚨高聲回答他道:「謝謝你的好意,可是,在我後面,還有我們輜重營的一營弟兄!」我的意思是我不能舍下一營弟兄單獨走,果然他一聽就明白了,頓時就慨然地說:「您叫他們都跟上來!再您後面的,也是我們的車輛!」

聽了他的話,我連忙回頭一看:方才好不危險!在我車後果然還有一輛戰車,正在緊跟著上來,若不是方才在前那輛戰車上的士官,在一派火光中認出了我,一踩油門,自我們身上碾過,我自己早已成了戰車之下的肉泥。尤其,當時我正夾在兩輛戰車之間,如果兩輛戰車顧不及小心翼翼地保護我,駛速一快或一慢,我都難逃撞得粉碎或是壓成肉漿的噩運。

十分僥倖的是,我和我的一營官兵,都夾在那個戰車隊中,從鼓樓醫院進抵步兵學校。一轉眼間,給我們幵路的戰車業已駛離,我這一營的車隊,在撤退行列中形成莫大的障礙,叫罵之聲紛至沓來,心裡一著急,我便高聲地喝令:「目標左前方,跑步前進!」我們脫離了人仰馬翻、擠得水洩不通的人群,迅速而安全地抵達步兵學校,仍舊還是我的附斗摩托車一馬當先,到了步兵學校的圍牆之外,我先站起身來,測度一下圍牆的高度,離地衹有一人多高,我深知我的部下久經訓練,個個體格健壯,翻過這一道圍牆,應該是毫無疑問的。因此我便首先示範,在摩托車上踮起雙腳,兩手撐著牆沿,輕而易舉地一個引體向上,再一跨
出步去,果然並不費力地就翻進了牆裡。步兵學校的牆裡正是大操場的盡頭,我那一營的弟兄,全都一個個地翻牆進來,眼望著大操場上空空蕩蕩,一無所有,足以容得下千軍萬馬,再返顧牆外不遠之處,數以萬計的軍民正在爭先恐後,自相踐踏,每一分秒都在演出慘絕人寰,不忍卒睹的悲劇,心中真有不盡的嗟嘆,異樣的感受!

---挹江門裡血流成渠

在大操場上喘過氣來,我立刻就將全營弟兄集合在一起,簡單明瞭的告訴他們說:「現在,我需要募集幾位敢死的弟兄,到挹江門去,實地勘察一下那邊的情形。然後,我才可以決定,我們是否仍舊由挹江門轉進。」我的話剛說完,頓時便有張勇隆等6名大漢,高聲答應,走出行列,自告奮勇願去執行這一既危險而又重大的任務。我一看,這6位兄弟都是我們營裡勇往直前,膽大包天的老兵,見過大陣仗,立過不少功勛,稱他們為教導總隊輜重營的6勇士,似乎也不為過。所以,我對他們的自願應徵,覺得很高興,也很放心。

6位敢死隊員,相偕出發。在我的想像之中,挹江門方面,槍聲這麼激烈,一定是在進行攻防戰。「6勇士」此行,勢將通過火線,他們在黑夜之中,一無掩護,二無顯著標識,不論遭遇我軍或敵軍,都有受攻擊的危險。因此,當他們相率出發以後,我的一顆心,便始終繫在他們的身上,一心祝禱但願他們能夠平安無事歸來,為全營弟兄,找到一條生路。

夜深沉,星月無輝,朔風凜冽,一望無垠的步兵學校大操場上,野闊風搖,其聲淒厲。遠處猶仍震天價響著槍炮齊鳴,淒厲哭喊,首都南京挹江門內,似已淪為鬼蜮世界,阿鼻地獄,我和我那一營弟兄,人人臉上都掛著悲痛的眼淚。心底如鋼刀攪剜一般的痛楚,這真是無人可以或忘的淒苦之夜。

終於,我們等到「6勇士」之一的張勇隆首先回來了,這位被軍中袍澤稱譽為「鐵錚錚的男子漢」,竟然撲倒在我的面前,雙手掩面,號啕大哭。在全營弟兄的驚訝注視之下,他大放悲聲地嚎著:「營長,好慘啊,這實在是太慘了呀!......」

我正在低聲地對他加以安慰,要他莫哭,好好地說,他所看到的究竟是怎麼樣的情形?然而,張勇隆卻痛哭流涕,久久不止,嘴裡一個勁兒地在喊叫:「慘啊,慘啊!」彷彿他已失魂落魄,肝腸寸斷,他哭得那麼傷心,使我和全營的官長士兵全都感到束手無策,正在不知如何是好,又有幾條幢幢黑影陸陸續續地回來,我發現他們也是淚流滿面,嗚咽梗塞,焦灼等待了老大半天,方始經由一再地追問後,在他們6勇士你一言,他一句的回答裡,問清楚了他們所看到的情景。

敵軍猶未幵始攻城,我們所聽到的密集槍聲,衹是守挹江門的36師宋希濂部,在阻止奉命撤退的各部我軍衝城而過。由此可以証明,宋希濂部一定是還不曾奉到放棄南京,分別突圍的命令,其原因,可資成立的僅有一點,那便是我軍指揮系統已遭敵軍全部破壞,而挹江門又距城區較遠。

守挹江門的36師,疑心奉命撤退的我軍是潰兵,為數累萬的「潰兵」衝過城門,那豈不等於是在給迫近下關的敵軍敞幵南京大門?勢將迫使36師自原有陣地撤離。所以他們迫不得已,出此下策,鳴槍制止「潰兵」接近挹江門附近。然而,槍聲響處,撤退部隊益起恐慌,紛紛爭先恐後奪路而逃,前擁後擠,收腳不住,終於釀成了挹江門裡外空前未有的慘劇。
索多玛艺人 ? Коронавирус: здрасьте ,支人 支文化 支党 属于自然界三种互利共生的毒物,谁也离不开,谁也别想逃离责任
《公祭日见闻24》里面东京法庭最终裁定日军在南京屠杀市民与俘虏20万。 但是此前南京警署的调查结果是当时只有20万人,都住在市内的安全区里,安委会在统计人数时,发现南屠之后的人口反而增了5万,因有不少市民回来过年。 安委会主席拉贝在向日本领事馆提交的日军暴行表中,杀人数仅为49人。

关于“南屠”,你匪非法建政以来,直到南屠馆建造为止的说法和作法:

1. 1950年中共在南京兴建了雨花台烈士陵园,是为了纪念被国民党杀害的匪军,根本没提起过日军曾经在南京进行过大屠杀;

2.曾经为雨花台烈士陵园的纪念碑提过碑文的毛泽东和邓小平,都只字未提日军曾经有过屠杀中国人的所谓罪行;

3.1958年版的《中学历史教师手册》关于“中国海外历史大事件年表”,在1937年的大事件里边,只写“日军侵占上海,国民政府的首都迁往重庆”,关于日军南屠一字未提;

4.1975年版的《新编中国》的历史年表里,在1937年的大事件只有“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南京防卫遭受挫败”,依然没有提及日军南屠;

5.从1979年开始,你匪为了统战台湾的国民党,再次祭起「民族主义」大旗,下令喉舌鼓吹国民党「抗战有功」,同时照搬国民党炮制的「南京大屠杀」谎言,以图控制,敲诈及持续勒索日本。然而,让人痛心不已的是,1979年正是日本开始向你匪提供巨额援助之年。

6.1983年之前的中国学术界,有不少人研究过历史上的南屠,但是在南屠馆建设之前,却无人研究日军南屠。对于几千年前的屠杀史都能弄清楚的专家们,不可能对几十年前发生过的重大事件没有耳闻。无人过问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所谓的日军大屠杀根本就没发生过。
ps:南京这个地方从东晋到太平天国再到国民革命战争,中国人自己杀自己的频繁性你一查就是一段血腥历史
 对日宣扬的民族仇恨在你匪看来就是手段
颐使气指 敢同恶鬼争法拉利,不向霸王让奖学金
搞不懂为什么还有人拿南京大屠杀去质疑。
先不说其他的证据,如果这事真的不存在,为什么日本政府都从来没有否认过呢?日本政府一直承认远东国际法庭的审判结果。政府否认真实的历史在国际上很常见,但是承认没有发生的事,全世界有过这样脑子坏掉的政府吗?无论日本民间态度如何,但是日本官方从来没有否认南京大屠杀,只不过他们是不愿其他人提起而主动回避罢了。
这件事唯一值得深究的,只有具体的死亡人数。但是争论这个数字有什么意义?死十万人难道就意味着日本人的责任可以免除了吗?就算日本人真的只杀了一万人甚至几千人,你也不能说日本人没有错啊,甚至觉得他们杀的对杀的好。
反共反到这样脑子坏掉,跟中共洗脑下的战螂粉红有什么区别呢?只不过就是反过来罢了。就算未来中国是你们的,恐怕不会比现在好到哪去吧。
看看共產黨對中國人幹了什麼吧


土地改革運動:死亡人數83萬至300萬

鎮壓反革命運:死亡人數87.46萬

反右運動:100萬-300萬被打成右派,遭受各種迫害,僅夾邊溝就有3000多名右派因飢餓而死,全國範圍內的右派死亡數量未知

大躍進:大飢荒餓死人數3600萬-4100萬

文化大革命:200-300萬人死亡,700多萬人傷殘,1億人受到迫害

跟日本人的異族入侵比起來,共產黨才是中國人的心腹大患,共產黨不光殘害中國人的肉體,還殘害中國人的精神,看看上面的數字,這些都只是一部分,不要以為這些運動已成為歷史了,在共產黨的專制體制下,這些運動隨時都會再發生。。。
Zazulovemyworm 唯勸後人,勇敢且愛
“南京大屠殺基本上是假的,是國民黨為擺脫騙美援假抗日的嫌疑,在戰後趁日本無條件投降,無辯解權利之機,處心積慮捏造出來一為引開人民譴責視線,二為在國際上製造也曾為抵抗軸心國大大付出代價的假象以保住蔣光頭肩上的五顆星星。

但國民黨對所謂的南京大屠殺沒有吹得那麼大,因它害怕吹過頭了,人民會想到檢討它幹過的:黃河決提,長沙縱火,河南焦土等殘暴的屠殺自己人民的錯誤政策和其每一屠殺所受難的人數。 

整個抗日衛國戰爭期間,國民黨是轉進多於前進,槍口對內多於對外的幹活,它不太好意思算日本軍的帳,因為它殺的中國人比日本人多得太多了,連吉星文將軍的叔父,抗日名將吉鴻昌將軍都被它以抗日有罪之名給槍斃了。 

中共也沒抗日,抓著國民黨畫投完命的死吹,不吹不行啊!總不能跟人民說抗日戰爭期間我都在陜北開荒重地吧?這一吹就吹死了30萬人。這種只圖政治利益,不惜自卑自濺的心態實堪玩味。

「南京大屠殺」是民國政府媒體的創作發明,根本就沒有任何調查,南京大屠殺死難人數的調查是1946才開始的,南京戰敗就見報何來調查。

原本呈給蔣總統樣稿的估算數字是3萬,蔣總統為激發民怨支持中央抗戰,一筆修改為30萬。這就是「南京大屠殺」的誕生過程。

disnshsm 做事要有底线和良知啊!
日军的军纪之糟糕可能也就是红军和党卫军能有一拼吧。南京大屠杀具体数字可能存疑,但是我们可以从几个侧面看出日军的野蛮残酷来。
1. 日军在保卫冲绳过程中驱赶普通民众打前锋当肉盾造成重大伤亡,此为美国人记录,美国人撒谎的概率小得多。
2. 日军自己的报纸发表过所谓百人斩,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可见其灭绝人性的状态。
3. 日军在自己末期的时候居然打算“一亿人总玉碎”。对待自己国民尚且如此,何况敌国公民?
4. 日军在东南亚的军纪也非常糟糕,虐待致死英军俘虏达数万人之多,可见其糟糕军纪以及灭绝人性的态度是一以贯之的。

有些人总喜欢厚此薄彼,而且非要相信对立的双方一定有所谓好人和坏人,其实二战很多时候就是互相戕害,没有什么仁义的一方和邪恶的一方。共产党说共产党是好人,那么国民党就坏蛋。有些人共产党是坏蛋,居然就夸起来日本人。二战中做事有一些底线的军人也就是美军和英军了吧。
Johnwick3 兲朝法律效力包举宇内囊括四海
1864年7月大清帝國湘軍在南京屠城約20~30萬人被殺。1937年日軍攻陷南京,中共政權在1980年後拍案30萬人被殺。

我曾問過1953年後有南京戶口的朋友親人,南京在1949年後到現在,城市建設過程當中,發現的無主遺骸是怎樣安置?標注300000這數字的軍民遇難紀念館建在1985年發現的「江東門萬人坑」範圍內,館內收納1998年發現的208具和2006年的19具,不到萬具遺骸。南京市目前的城區範圍覆蓋當年戰場及郊區,竟然沒有關於出土大量人體遺骸的紀錄及後續安置資料。就算是當時火化後囤積一坑,起碼也有滿清八旗入關在廣州屠城,僧人收斂遺骸於城外火化堆積成山的紀錄。

1946年5月初國民政府「還都南京」大典舉行前在南京搞了8個月的面子工程,但沒有關於死難軍民遺骸調查安置的紀錄,我依稀記得曾在網路看到挖掘出頭骨腿骨堆積約有人高,前有戴青天白日徽大盤帽著軍裝的的照片。

蔥油們知道任何1945年8月中以後南京影像紀錄或提及死難軍民遺骸發現、調查、安置的資料?

我想開個「關於城市建設工程中發現的無主遺骸的去向」的題目,中國各城市如何安置這些遺骨,從太平天國以後左宗棠平回亂,國共長春戰役,淮徐蚌會戰等,死亡人數應該有一個億吧!遺骨遺骸的下落呢?

臺灣有萬善祠、同歸所等收容無主遺骸的處所。所以對中國大陸方面頗感興趣,問過了當地戶口的廠商朋友,呵呵!多回答「不知道!」。

這算是刺探中國國家機密?呵呵!
摘录一段日军士兵日记:
东史郎和他的同伴走了大约9英里或10英里搜寻这些战俘。夜幕降临时,他们终于听到了蛙鸣般的吵嚷声,他们还看到数不清的烟头在黑暗中闪烁。东史郎写道:“场面太壮观了,7000名战俘聚集在同一个地方,围拢在两面白旗周围,白旗挂在一根枯树枝上,在夜空中随风招展。”战俘们衣衫褴褛,穿着蓝色棉布军服和外套,戴着帽子。他们有的用毯子盖住头,有的带着草席,还有的背着棉褥子。 中国军队不愿还击,这让东史郎深感惊讶。在日本的军队文化中,飞行员佩带匕首而非降落伞,他们宁可自杀也不愿被俘。对来自这种文化背景的人来说,中国人不与敌人死战到底的行为实在令人费解。当发现战俘人数远远超过征服者的人数时,他对中国人就更加鄙视了。“当我想到他们是如何将所有能找到的白布收集在一起,挂在枯枝上,然后前来投降时,感觉真是既可笑又可悲。”东史郎写道。我想,他们是怎么变成战俘的呢?他们有这么多人,超过两个师团的兵力,竟然没有尝试任何抵抗。这么多军队中一定有为数不少的军官,但没有一个留下来,我想他们都逃跑了。尽管我们有两个连的兵力,而且那7000名战俘也已被解除了武装,但如果他们奋起反抗,我们的部队一定会被彻底消灭。东史郎心中五味杂陈,他为中国士兵感到难过,这些人又饥又渴,饱受惊吓,不断地要水喝,并再三要求日本人保证不会杀掉他们。与此同时,他又对这些人的懦弱感到厌恶。当想到自己在先前的战斗中曾偷偷害怕过中国人时,东史郎突然感到很羞愧。他有一种自然的冲动,不由自主地贬抑这些囚犯作为人的属性,将他们比作昆虫投铩他们成群结队地往前走,如同在地上爬行的蚂蚁。他们看上去就像一伙无家可归的游民,脸上带着愚昧无知的神情。他们就像一群愚昧的绵羊,在黑暗中交头接耳,毫无秩序地向前走。他们一点儿都不像昨天还朝我们射击、给我们制造麻烦的敌人。实在难以置信,他们曾经是敌军的士兵。想到我们一直在拼死与这群愚昧的奴隶战斗,感觉太傻了。他们中有些人还只是十二三岁的小男孩。
活摘刁近乎睾丸 沉默的大多数
我这里客观说明一下南京大屠杀。

南京大屠杀是否存在?
南京大屠杀一定存在,这个无论怎么洗也是洗不掉的。多方资料和真实人证可以完全证明这一点。

日本右翼和少部分中国异见人士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依据是什么?
认为南京没有30万人可杀,在部分所谓南京大屠杀的照片证据中,确有一些是国军在撤退时因为混乱和其他原因被自己人射杀导致,但不能因为这个说南京大屠杀不存在。
毛泽东时代,中国的历史课本上并没有“南京大屠杀”。有人以此作为南京大屠杀并不存在的证据。其实这个很好理解,毛是感谢日本人的,所以毛时代不能激起中日矛盾,否则不利于统治。进入邓时代,尤其是六四以后,为了转移内部矛盾,才大力宣传日本侵华犯下的罪行,所以南京大屠杀才会成为现在的国内重大民族矛盾。

屠杀的人数?
上面已经说明日本右翼怀疑的是南京当时没有这么多人可杀。而这其实是在转移话题,没有30万人可杀并不等于大屠杀不存在。目前要想精确统计南京大屠杀的人数已经很难了,即使当时真的没那么多人,也可能漏计逃难的难民和战俘。
老毛大饥荒饿死三千万人和饿死三十万人的性质是一样的,不会因为饿死的人少一些就没罪了,日本杀人一个道理。

从屠杀中产生的思考
著名的研究南京大屠杀学者张纯如在最后自杀身亡,通过本人对她所写《南京大屠杀》一书中所讲述的细节可以发现一些蛛丝马迹。自杀原因除了遭到部分日本右翼攻击以外,还可能和中国人的劣根性有关。

扬州十日里其实早已记载,清军在屠城时不少百姓均“引颈受戮”,三百年后的南京与此惊人的相似。下关草鞋峡由日本一个小队竟集体屠杀了5.7万人,当中没有一个人反抗。

初中时期,历史老师在讲这一章时,没有多提日本的罪行,而是痛心疾首中国人的懦弱。89年的事情都在后来稍微讲了点皮毛。(当时还是胡时代)可见,这样的事情深入研究并非是一件好事
刘仲敬的观点是否认系统性的种族灭绝行为,就是说,日本人干的事情很可能是战争中的下属失职行为,而上层没有命令屠杀老百姓。这和中国人在东突厥对维吾尔人的系统性灭绝有本质区别。
不过这也无所谓了,因为日本作为中国的敌人,自然成为诸夏各国的友邦。
堂堂正正做公民 少说话,多做事。欢迎大家参与z-lib.com的建设。
看到这么多人对南京大屠杀冷嘲热讽,我觉得既可以理解,又无法接受。这就像原来集体观看“感动中国十大人物”的时候,有人私下说“这都是些傻子”一样。这样的人不值一提。并非所有受了感动的人都是“被洗脑的”,一个同学观看完后,在宿舍里说,“如果中国的官员不这么腐败,他们根本不会死的”。可见人毕竟还有良心。
下面对大家回答中的一些典型问题进行回应:
1、南京大屠杀的死难者数量至今未能确定,“三十万人”的说法来自《中国国防部审判战犯谷寿夫案件判决书》,其中提到日军屠杀国人三十余万。维基百科采用的也是这个数据,希望不要根据政见妄加揣测数据。
2、至于为何南京大屠杀迟迟得不到关注,张纯如在《南京大屠杀》的序言里提到,一是因为日本国内的恐怖气氛,二是因为两岸政府出于各自利益考虑,选择与日本合作。海外则因为缺乏对中国人命运的关注,而鲜有人研究。
3、南京大屠杀与镇反、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没有可比性,不能指桑骂槐。
4、我不相信什么阴谋论,那位说中共作乱致使蒋介石战败的可以停下了。
en010272 黑名单 自由国度一漂萍
google: 南京大屠杀  刘斐  唐生智[url=http://bbs.creaders.net/history/bbsviewer.php?trd_id=803951#][/url]

南京大屠殺是中共的陰招

 南京大屠杀再揭秘 国军溃败多蹊跷

国军溃败多蹊跷 中共从中作梗 
中国国军南京保卫战的战败,其主要原因是中国军队装备、素质、实力等综合军事不如日军的直接结果,然而中国军队此次准备死守南京的态势下,确几乎不战而败退,令人生疑。 
主将唐生智及刘斐在战前力主死守南京,多次公开表示誓与南京城共存亡,对蒋介石则承诺没有命令决不撤退。为了防止部队私自过江撤退,唐生智 等采取了背水死战的态势,下令各部队把控制的船只交给司令部,并将下关至浦口的两艘渡轮撤往武汉,还命令第36师封锁从南京城退往下关码头的唯一通道挹江 门。 
其疑点一是:如此的决心,并自堵生路的战法,在开战时,突然开会撤退;撤退时,未通知广大官兵一起撤退,只顾军官自逃,并且未给第36师下 达命令,令其帮助官兵准备撤退,导致第36师与溃败的军兵自相残杀;种种疑点显示,如此排兵布阵分明是想要让日军吞吃国军的大部份士兵。同时前线日军坚决 不执行日本东京最高指示,坚决进军南京,有文章称有理通外合的嫌疑。 
疑点二:在淞沪会战中,中国国军溃退主因是,11月5日,日军在杭州湾北岸的金山卫侧翼登陆,致使国军处于日军的包围之下,而国军在1932年就噎汲取过日军侧翼登陆的教训,国军为何没防备日军侧翼登陆呢? 
据杨天石先生数年前关于淞沪会战的考证文章指出, 8月20日,蒋介石得报,金山卫有日本水兵登陆侦察,¬指令“严防”。10月18日,军事委员会第一部作战组的情报提出,日军有在杭州湾登陆企图,但估计 登陆部队最多一个师,不会对上¬海战局有什么影响。11月5日,日军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助以三个半师团的兵力,在舰炮掩护下,于杭州湾北岸的金山卫登 陆。 
当时做出这项“错误”情报评估的军事委员会第一部作战组组长,即日后被证实为国府军委会最高阶的中共间谍:刘斐。 
疑点三是,唐生智、刘斐都是1949年脱离国民党,在中共窃取政权后,两人都曾任中共高官。有证据显示,刘斐就是中共派在国民党内的高级间 谍,胡宗南机要秘书、中共潜伏间谍熊向晖称刘斐在1930年已加入共产党。《罗友伦先生访问记》也证实:“刘斐是共产党,在日本念陆军大学时加入的,与陈 毅、邓小平属同一时期。老郑,你是蒋委员长的学生,说话比较方便,你应该向委员长报告。” 
《吴思珩先生访问记录》也记载:“后来马家集之围还是他(邱清泉)出奇兵攻下天长时,马家集才解围的。他慢慢才体验到国防部必有匪谍渗透,现在也终于证实刘斐、郭汝瑰皆为匪谍。” 
疑点四: 刘斐任军令部厅长其间,国共的多场战役,包括国军进剿苏中粟裕共军失败、王牌主力张灵甫七十四军在山东孟良崮被围歼、豫东战役、徐蚌 (淮海)会战、国共三 大战役等,刘斐都直接参与计划。而三大战役中,国军的战略意图俱早被共军得悉而陷入被动,很可能是与刘斐泄密有关。而周恩来也多次表示,与国军作战时,毛 早已知道其作战计划,从而间接证明能知道作战计划的刘斐是中共间谍。 
八年抗日战争中,国军将士阵亡300万,平民丧生1,000万。而中共通过抗日战争,不仅得以保存自己的实力,而且得以迅猛发展,至抗战结 束时,中共军队从2万人发展到120多万人。在八年抗日战争中,中共利用日军削弱了国军的实力,从中破坏抗战、建立国中之国,正如蒋介石所言:“共匪,大 汉奸也!”
是淞沪会战最后的溃败导致南京保卫战成为噩梦。而淞沪溃退主因是日军于11月5日金山卫登陆,当时中央军方为何没防备此一日军侧翼登陆呢? 
其实当时中央军事委员会并非没有准备,更何况早在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实为蒋介石秘密指挥德制中央军所打)打得可圈可点,且噎汲取过日军侧翼登陆的教训。为何最终仍然被日军轻松侧翼登陆成功包围国军呢?
据杨天石先生数年前关于淞沪会战的考证文章,有下列一段文字:——8月20日,蒋介石得报,金山卫有日本水兵登陆侦察,-指令“严防”。10月18 日,军事委员会第一部作战组的情报提出,日军有在杭州湾登陆企图,但估计登陆部队最多一个师,不会对上-海战局有什么影响。11月5日,日军第10军司令 官柳川平助以三个半师团的兵力,在舰炮掩护下,于杭州湾北岸的金山卫登陆。
当时做出这项“错误”情报评估的军事委员会第一部作战组组长即是日后被证实为国府军委会最高阶的中共间谍:刘斐。
应该是这则奇怪的情报,导致淞沪战场国军被金山卫十万登陆日军背-后包抄而导致溃败。如果不是这则情报评估,国军应该不至于惨败过快。
因为:
1.“8月20日,蒋介石得报关于金山卫日军登陆可能性”,应该可能是军统的首脑戴笠首先预见到日本会登陆作战,所以他成立调查勘测 组,以4天4夜完成了川沙县、金山卫至杭州湾的调查勘测任务。在总结报告中,对这一带海岸线敌军兵力、谍特动向、敌军意图、地质地形、滩涂港湾、水域深浅 甚至海匪湖盗的情况都有详细记录和分析。戴笠由此还提出5条建议。其中最重要和最有预见的一条是:因金山卫硬滩地带港湾水深,日本很可能选择此处登陆,应 加派重兵防守。这件报告由戴笠及时转交蒋介石本人和淞沪前线部队指挥部门参考。
2.“顾祝同的情报”在金山卫登陆战发生前,南京统帅机关并非全无所悉。迟至10月22日,顾祝同曾经将所获的情报报告何应钦,说“闻敌将有3个师 团来沪增援,其先头部队有(26)日可抵沪。”但此项情报并未引起南京统帅部和第三战区领率机关的重视。不知顾祝同其当时是否将所得情报直接向蒋介石上 传,或是透过军事委员会参谋机构传达。又此10月22日顾祝同所获之情报与稍早10月18日军委会第一部作战组的情报集结论(估计日军登陆部队最多一个 师,不会对上海战局有什么影响。)两者相悖,不知当时最终情报评估的结论为何,竟未能影响整体情报判断?
从这两项国府军情单位对日军可能登陆可靠情报与刘斐负责的军委会第一部作战组轻描淡写的情报两者之间的巨大差异来看,我们可以产生合理怀疑:一个从日本陆军大学毕业,被称誉为军事学家的高级参谋刘斐所做的情报估计可能是故意为之。
刘斐的确是一名中共间谍,一个间谍的表面作为与背后动机是并不相符的;但是做为一名间谍,其间谍活动从何时开始的呢?只有在国共战争时才发挥作用吗?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虽然他最有名且公开的事迹在国共内战之时,但他发挥“作用”却可能要早从1936年“两广事变”开始。在七七抗战前一年,除了有共党叛乱,北方张学 良与西北军阀敷衍剿共甚至发动西安事件之外,南方的两广军阀也发动了一场较不为人知的“两广事变”。而在此之前,两广和日本早有勾结,粤军和日本合作很 多,除了大量购买日军装备以外,甚至内部还有大量日本顾问。广西桂军也差不多,桂军的军火及军事技术都来自日本,土肥原、冈村宁次都拜访过李宗仁、白崇 禧,李自己也承认“九一八以后两三年内,日本军政商学各界要员访粤,并来我私邸访问的,多至百余人。”(老萨的历史真相档案之四十八),其中在日本留学长 达六年,从日本陆军大学毕业与日本军方多人私交良好的刘斐在其中起了很大的穿针引线的工作。
刘斐虽然先前被认为是桂系,且与白崇禧军队渊源甚深,极受白氏提携,但是其本人思想在北伐时代早已左倾,据国民党海军将领杨宣诚之证词,刘斐在1930年留日阶段即实际加入共产党组织;日后中共内部资料亦显示其于内战时期隶属华东野战部。
在日本留学六年,1934年春从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留学归国的刘斐一回国即弃桂系而奔南京要求为中央尽职,负责接待的参谋本部军官事后讲述,他当时非 常怀疑刘斐,因此质问:为什么回国不到广西去看资助你留学的白将军,却跑来参谋本部报到?当时,刘斐义正词严地对那位军官说:“自己是国家培植的人才,绝 不能去作私人的工具,虽则与白氏私交够厚,但却不愿因私而害公,所以决意在京听候分派工作。”那军官看刘斐满脸是戏,极厌恶,遂拒绝了。刘然后又奔南昌欲 供职剿共行营,亦未果。以当时那种各为其主的派系割据局面而言,以及随后刘的行动,只能考虑其另有所图。(钱文军:卧底刘斐)
而从77抗战之后,随着桂系要角白崇禧一起,刘斐讨价还价地进入了国府军事委员,成为军委会第一组组长,从此国军统帅部就没能指挥打一场稍微像样的 仗,包括从一开始的淞沪会战日军金山卫登陆情报-评估“失误”,导致淞沪会战全线溃退,到南京防卫战失败,第一次-入缅远征军失败,一直到最后淮海战役葬 送国府命运。
相反地,刘斐不能直接插手下令的作战就没有屡战屡败的晦气。第二次远征军缅北的作战由盟军联合指挥部指挥作战,滇西战场归远征军-司令长官部直接指 挥,都是胜仗。陆军总司令部所指挥的湘西会战获得几近歼灭性的雪峰山大捷,其所属部队在广西等地追击作战也即大反攻,也都节节胜利。(钱文军:卧底刘斐)
至于刘斐离开国府军事中央后,中共进犯台海,在金门古宁头失败,更是与国共三大战役形成强烈的对比。
回到淞沪战役失败后与南京大屠杀的部份。
一二八淞沪抗战后,蒋介石即秘密着手南京之现代化外围防御工事,但1937年11月淞沪战场溃退后,吴福线和锡澄线的水泥堡垒防御工事之驻守与掌 管,难以想像地堡垒钥匙是由当地乡、保长保管,而需要开启时竟找不到这些人。以军事组织管理角度而言防御工事既然修筑完成,应该移交给管理单位,直接管理 单位应该就是发包工事单位,当时应为军委会执行部,担任执行部主任是后来弃南京城逃跑的唐生智。另外,也是唐氏在1934年春着手制定《京沪保卫战设想和 计划》,12月主持南京保卫战大演习的。他在此处的诸多失误可谓责任重大。
但这些防御工事的问题日军方面未必得知,照理来说强攻将令噎经历淞沪恶战疲惫不堪的日军担忧付出巨大代价,日本高层此时仍有不扩大的主张,日军大本 营即在11月限定了日军在华东作战不越过嘉兴苏州一线,陶德曼也还在为中日之间调停,中日仍可能随时有如1932淞沪之战那样随后停战,但为何日军仍会冒 进攻向南京?
这些令人不得不怀疑与国军方面有内奸而军情外泄有关,最后造成日军攻势扩大直攻首都南京;国军中央军事会议上是唐生智与刘斐力陈主张防守南京而非作 为不抵抗城市,但唐自愿守城最后却仓皇逃跑不顾军民后路,铸成历史大错。可笑的是,南京陷落与遭受屠戮的两个责任人:刘斐与唐生智,后来竟然联手合写了 《南京保卫战》一书,在80年代出版。从此,两人观点的南京战役竟成为中国(大陆)认识抗战史实及南京大屠杀的权威资料,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本书不 也是中共党组织清楚明白两人在南京陷落扮演的关键角色而要求两人所做的一份粉饰的“交代”?
虽然刘斐的间谍事迹最为人知晓的是在抗战胜利后的国共内战之中,但是从其本经历与抗战时期可疑之处,我们有理由怀疑他在促进毛泽东所谓“蒋日我三国”对中共有利的局面上发挥了极大的功劳。
淞沪会战一役最终的溃退,更是刘斐作为当时主管情报的军事委员会第一部作战组组长,却做出极为离谱的情报判断而导致日军顺利登陆包抄国军所导致的,这点是我们在回顾抗战历史南京悲剧以至整个大陆沦匪的过程里“刘斐的阴影”时,不得不加以详细审视且质疑的一个起点。

http://bbs.creaders.net/history/bbsviewer.php?trd_id=803951
guibuhai Thinker
你姨什么时候否认过洪秀全和曾国藩先后搞的南京大屠杀啦?

至于皇军,那是大规模违纪事件,而非有组织的系统性杀人。皇军入关反恐维和乃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业,哪能不交学费不走弯路?窝看怎么着也得三七开吧?好人杀坏人,坏人活该;坏人杀好人,好人光荣。窝老相信皇军胜利后也是会通过一个"关于历史问题的若干决议"给南京平反的。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历史永远在跌宕起伏中前行。
老實說,我也很懷疑南京的人命真正該算在誰頭上?到底真的是日軍殺平民?還是當時的國軍怕帶路黨自己把平民殺光栽贓日軍?或是南京平民自己武裝民兵被日軍當敵軍看殺光了?
看蔣光頭隔不久的決堤淹自己人就知道中國人真的殺自己人比殺敵人擅長的多………
White_Vinegar Winnie the Pooh
回應陳世傑的回答。我認為日軍在南京存在犯罪行為是肯定洗不白的,不過在具體的細節上真的誰都說不清,不光中共和國民黨的材料不太可信,就連遠東國際法庭的結論也是不能100%全信的。
因為二戰後勝利者對戰敗者的審判和平時大家熟悉的和平時代的普通法庭還是差別很大的。History is written by the victors不是說說而已的。戰後的幾場大審判政治味道非常濃,法律上不嚴謹的地方不要太多。
這篇當時的美國法律學者關於Nuremberg trials的長文很值得看看
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1946/04/nuremberg-a-fair-trial-a-dangerous-precedent/306492/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本将军也对其持否定的态度的
越是支共天天提的 越是不可信
https://twitter.com/remonwangxt/status/1206242071021002753?s=20

轉變態辣椒推:

我生於1973年,我小學中學歷史課本上提到南京祇有中共控訴國民黨政府迫害的“雨花臺慘案”,沒有任何南京大屠殺的說法。日本一左翼親共學者親口跟我説,很多日本學者試圖搞清楚南京大屠殺究竟死了多少人,多次向中國政府申請聯合調查,一直被拒絕,所以即使是她都懷疑南京大屠殺是不是真有還是後來發明的

https://i.imgur.com/akmci58.jpg
京城血泪1989 在日留学生
你这话的语气听起来怎么这么像某些小粉红?

“天安门大屠杀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有没有死人?甚至到底存不存在?因为反华民运分子拼命的在讲天安门大屠杀,所以我就对天安门大屠杀这件事情,有点怀疑了。”

我们反的是赵家人,而不是反人类。
这个南京公祭日是2014年这么晚才提出来的,宣传上面也是最近十多年炒起来的,共匪明显吃人血馒头把这个拿来当作政治手段
Wallflower 国内私募基金从业者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数字是20万,但这20万包括了建制被打散后化整为零的游击军人。但“南京大屠杀”应该仅包括平民和投降的俘虏,因此死难人数具体数字争议很多,日本国内的学术界也说法不一,高的不超过20万,少的在3万之内。

东中野修道《南京大屠杀彻底检证》、松村俊夫《南京大屠杀大疑问》给出的数字是4万~7万。

无论什么数字,屠杀都是屠杀。
有應該是有,但規模如何不好說
一些老網民說過,在中日蜜月期時其實沒甚麼人知道這事,教科書都沒說
我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的,但我覺得也不用特別佐證
反正知道無論真假,這事件都是中共操弄的政治工具就夠了
南京事件的本质是支那人在蒋介石的命令下脱下军装伪装成平民对日本军人进行恐怖袭击而导致的日本军队以维持秩序为目的的反恐治安活动中不可避免的造成的一些附带伤亡。

更何况南京的遇难平民不是支那人,而是吴越国的国民,所以我不明白支那人有什么不满的,民小和温和中国人一本正经的讨论到底死了多少人毫无意义,对现在已成为文明世界良善成员的文明日本国毫无笋丝,相反南京死的越多就越证明支那人的罪行越深重和暴支膺惩的必要

就像支人对台湾民族的二二八屠杀一样,南京事件的这笔血债必须算在以蒋匪支民党为首的支那人头上

蒋介石作为吴越国的叛徒(也有证据表明他其实是河南黄泛区的纯正中国人的遗腹野种,真名叫郑三发)
,他作为一个由苏俄一手扶植起来双手沾满血污的独裁者,为了自己的野心故意把整个东亚各民族的前途葬送

蒋介石这样做,首先是先把无辜的文明的日本人强行说成是敌人,同时又炮制了中华伪民族大义、民族共同敌人的口号,把诸夏各国的好儿女变成他们的炮灰,其中就包括巴蜀利亚,包括晋兰尼亚,包括幽燕利亚,甚至是他的祖国吴越和高度文明的由文明列国共管的上海自治邦。

支民党先是在共产国际的支持下,向日本挑衅,选择的碰瓷地点竟然是上海,倒在血泊里的竟然是无辜的吴越民族,中国人还张开喝饱了人血的大口,对吴越民族说「咱们是同胞」,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好比我跟另一个人打架,选择的地点偏偏是你家里,这叫什么事情。中国强盗人格卑劣,跟他的人格成正比的是战术技术水平也十分拙劣,在战场上丑态百出,自然引起上海人的鄙视和嘲笑,恼羞成怒的中国飞行员就故意把炸弹扔在大世界门口(一说是百乐门),杀害上海人民。

之后中国军队更是屡遭败绩,中国人又借口战略防御的需要,在松江、苏州、 常熟、镇江和南京接连进行超限战和恐怖主义袭击,但是代价都被吴越人承担了,支那人把吴越人民带到了恐怖的血坑,南京最终被在支那人这个阴险伎俩下完成了从吴越民族向江淮利亚民族的人口替换,成为支那人给将来吴越独立制造阻碍埋下的领土纠纷和定时炸弹,之后中国人而且还火烧长沙城,野蛮屠杀荆楚利亚人民。

中国帝国主义分子杀害的都是无辜的各民族人民,躲在幕后挑动各国平民互相残杀。邪恶的青天白日支民党终将定在诸夏历史的耻辱柱上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我倾向认为有 严肃的历史学研究没有30万 我看到的数据是至多20万

当然数字不重要。
clO34rbq9HAWDe 太吧难民
个人认为南京这破事并不完全是你共的锅。从更大的格局上来看,它是二战战胜国为战争制造合理性的重要凭据之一。如果南京的案被翻了,以欧美目前微妙的政治气氛,人民群众一定会产生一些非常政治不正确的联想(某六百万),这个口子至少目前美国是绝无可能容忍的,想想121号决议案才过了几年?

除非有办法给整个二战翻案,哪怕只是修正南京的数字,想都不要想。在目前的国际格局下,如果真的存在不同于官定版本的“历史真相”,它将永无出头之日
Hailfreedom steal from the poor,give to the rich
日本人有没有对中国进行过系统性灭绝国际上好像也没有定论,不过日本战后道歉加常年对华援助实际上也就是相当于付了战争赔款了,也没什么好指责的。中共老喜欢扯这个,但实际上中共搞得长春围城死亡数就不少于中共声称的南京大屠杀死亡数,更别说中共造成的中国人死亡数远超整个日中战争的死亡数。
就是鄧小平在80年代突然宣布的一件事
連當年的南京人也不知情
我比較相信的是國民黨有到處小規模的姦淫殺害平民
然後國共合作把這事推給日本
正常人翻墙出来看到这种帖子大几率变成自干五
转移矛盾的东西廉价七成是虚构的,还有廉价三成是发生了但是人数远远不及所谓的30万
jkhadjklhaskdj 只有中国彻底分裂、汉族也彻底分裂,我们这些中国人(那个时候就没有“中国人”这个词了)才会过上真正幸福的生活。
这件事情肯定有,但不至于30万
当时南京主城区总共才多少人?(不算租界和国际中立区,日本人不敢到那种地方去杀人)
如果把农村算上,日本人在南京农村杀人有什么意义?
而且农村地广人稀的要怎么杀?(一个村一个村的屠杀,在刚开始屠杀的时候剩下的人就会逃跑或者躲起来,军队散开同时屠杀会被当地人反抗或被附近的国军袭击)
大量杀死(没杀死的差不多都吓跑或躲起来了)不反抗的农民、工人谁来干活供养驻扎在南京的日本军队?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SK1730 / Z25982 / Y7080 +,Z26038+
俺來挑撥一下內部矛盾


客家淫太平天國和曾國藩湘軍對江南地區的破壞,大規模屠殺,強姦,輪姦,姦殺,虐殺,姦屍等百倍於南京大屠殺,更不要說1949年共黨執政後的一系列一連串災難
KingSaager Crazy Universe,King Saager
東亞民族都有一種惡臭習慣,好認權力不認道理,沒有認錯只有跪地,被原子彈焦做人前的昭和小將一樣逃不掉。我不了解二戰歷史,南京圍困戰以後的的日軍心理生理上受到巨大打擊,日本友人講他們不濫殺人那是不可能的,素質更高的美軍也在越南情緒失控屠村過。

南京人數數量從幾千到三萬五萬上升到三十萬,最近又“考據到”四五十萬,1937年11月27日美國大使館統計南京有三十多萬人口,松井石根被曾國藩附體?
窝达令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南京大屠杀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南京大屠杀,或者说日中战争已经被土共拿去作为挑动民族主义,转移国内矛盾的手段。
还有说回南京大屠杀本身,我只能说,战争时期,敌对双方的军队作出什么反人类的事情都不能说过分,甚至包括屠城。而屠城本来就是在两国交战中,最常用的战争手段而已。一方面可以震慑敌国军民,打击其抗争意志。另一方面也是给自己军队的士兵释放长时间战争造成的心里扭曲所产生的戾气的一种惯用手段。屠城后的士兵,怨气和戾气得以释放,更方便日后的指挥。
也许看上去挺邪恶,但战争本身就是邪恶和疯狂的,在这份疯狂下,屠城也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罢了。
纠结真相,在现在看来,政治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没必要像楼上某些人评论那样,对过去将近一百年所发生的反人类行为表现的如此激进,你激进,引起你民族共鸣,那我只能说,你着了土共的道了。
正确的历史观应该是,把南京大屠杀看做和满清入关大屠杀,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一样,作为遥远的历史事件。
就土共建国后的历次运动,包括三年饥荒和文革,这屈死的,被强奸轮奸,杀头的都不下一亿人了,三十万人,哪怕是最后的三千万伤亡,在一亿人面前那算个什么啊。
过度什者,山东强拆,合村并居,造成多少人伦惨案。这跟当年侵华日军的行为有什么卵的区别?
所以,应该抓住的是现在和未来的矛盾来警惕和抵抗,就现在山东的各级官员,从村长到省长,他们和谷寿夫,冈村宁次相比,没什么区别
万恶的共产党一贯手法就是喜欢妖言惑众,然后把屎盆子扣在别人身上。
共党的历史教科书都是经过篡改的,绝对不能看,
当然存在
共产党拼命的讲南京大屠杀,是因为今天的中共国和当年的法西斯日本有异曲同工之处,
都要走法西斯路线,看看墙内粉红“杀光香港人”“留岛不留人”。
洗脑洗到深处之后,认为自己是正义,杀起人来就和玩似的,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了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半永韭退葱,恕不再回复。在等西方秩序突开沼气池。现在mohu玩耍,同名id就是我。
刘仲敬如何解读南京大屠杀并不是一个值得评价的问题,因为刘从来不碰一手史料,不能算历史学家。下面是远东军事法庭对南京大屠杀的叙述,本翻译来自“已退葱的陈世杰”(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3769

1937年12月初,当松井石根指挥的华中派遣军接近南京时,南京百万市民的一半以上都离开了南京,只有组织国际安全区的中立国人士留在城内。国军大部队撤退了,留下大约5万名国军士兵保卫南京。1937年12月12日晚,当日军袭击南门时,剩下的五万名士兵中的大多数人,都通过北门和西门逃离了南京。几乎所有的国军都撤离了南京,或者已经丢盔弃甲,然后进入国际安全区寻求庇护。1937年12月13日早上,日军进入南京,国军所有的抵抗活动都没有了。
日军蜂拥而至,犯下了种种暴行。根据一名目击者的证言,日军被允许像野蛮人一样的糟蹋南京市。据目击者称,这座城市似乎已经落入日本人手中,成为俘虏。南京不仅被日本在战争中夺走,胜利的日军官兵已经定好了奖品,以策划无限的暴力行为。

单独的士兵和三人一组的小团体在城市中漫无目的走,杀人、强奸、抢劫和纵火,日本兵没有任何纪律可言。许多士兵都喝醉了。日本士兵们走上街头,在没有明显挑衅或借口的情况下,不分青红皂白地杀害中国男人、女人和儿童,直到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受害者的尸体。根据另一位目击者的说法,中国人像兔子一样被追捕,所有看到移动的人都被枪杀了。在日本占领这座城市的头两三天里,至少有一万两千名没有武装的中国男人、女人和儿童在这些不分青红皂白的杀戮中丧生。
南京有很多强奸案。受害的女人或者他的家人如果要做任何反抗,都会被日本兵杀掉。即使是幼年女孩和老年妇女在全市也被大量强奸。强奸发生途中,也有很多虐待和变态的行为。许多妇女是先奸后杀,她们的尸体被肢解。在占领的第一个月里,该市境内发生了大约两万起强奸案。

日本兵从市民手中夺走了他们想要的一切东西。有人看见,日本兵在路上拦截手无寸铁的平民,搜查他们,然后发现没有值钱的东西后,就开枪射杀他们。很多住宅和商店被闯入和洗劫。掠夺的物品被卡车运走了。在洗劫商店和仓库后,日本兵经常放火烧掉。


最重要的太平路购物街和城市商业区的一个又一个街区被大火烧毁。日本兵无缘无故地烧毁了平民的房屋。几天后,这种纵火似乎是遵从命令,并持续了六周。大约三分之一的城市因此被摧毁。

对男性平民的有组织的大规模谋杀,显然是在指挥官的批准下进行的,借口是有国军官兵脱下了军服,混入了人群中。成群结队的南京市民被双手绑在背后,游行到城墙外,在那里他们被机关枪和刺刀成群结队地杀害。据了解,已有两万多名可以服役的男人以这种方式被杀掉。

德国政府驻华代表告知德国政府,“暴行和犯罪行为不是发生在个人身上,而是发生在整个军队,即日本人身上”,在报告的后面部分,军队被称为“兽性机器”。

城外的情况并不比城内的好多少。事实上,在南京周围200里内的所有社区都存在同样的情况。人们逃到乡下,试图躲避日军,他们自动集结成避难的营地。日本人找到了许多这样的营地,并且像对待市民一样对待这些人。逃离南京的人中,有大概五万七千人被抓捕并且扣押,他们大部分人由于无法忍受饥饿和酷刑而死亡。活下来的人,被机枪和刺刀杀掉。

大量国军缴械投降,在投降后的72小时,他们被机关枪在长江岸边集体被杀掉。大概有三万名战俘是这么被杀掉的,他们甚至没有任何审判就被屠杀掉了。根据后来的估计,在日军占领南京的六周后,在南京以及南京周边地区,被杀掉的市民和俘虏有二十万人。这些估计并不夸张,事实证明,丧葬行业和其他组织统计了他们埋葬的超过15.5万具尸体。他们还报告说,其中大多数人的手都被绑在背后。这些数字不包括那些毁尸灭迹、扔进长江或被日本兵以其他方式处理的尸体。

日本使馆官员带着陆军先遣部队进入南京,12月14日,使馆官员给南京国际安全区说,“军队决意要对南京进行惩治,使馆官员将设法缓和局面”。使馆官员还告诉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人,在占领该市时,军队指挥官提供的维持该市秩序的军警不超过17人。当日本使馆官员得知向陆军官员投诉没有结果时,便向外国传教士建议,外国传教士应设法让日本社会知道这件事情,以迫使日本政府在舆论的压力下遏制军队。贝德士博士作证说,恐怖活动持续了两周半到三周的时间,在城市陷落后的六到七周内表现得非常严重。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秘书长史迈士,在前六周每天提交两次抗议。

一直待在大后方的松井石根,直到12月17日才凯旋进城,还在12月18日为死者举行哀悼的宗教仪式,并发表声明说:“我对江浙地区数以百万计遭受战争祸害的无辜人民深表同情。如今,南京上空高高飘扬着日本国的国旗,天皇之道在江南大地上闪耀。东方复兴的黎明即将到来。值此之际,我希望四亿中国人民重新思考”。松井在这座城市呆了将近一个星期。

武藤章当时是一名上校,1937年11月10日成为松井的幕僚,和松井一起坐车去南京,并参与了胜利进入和占领这座城市。他和松井都承认,在城市沦陷后,他们在后方司令部逗留期间,听说了这座城市正在犯下的暴行。松井承认,他听说外国政府正在抗议犯下这些暴行,但是他没有采取有效的行动来补救这种情况。一位目击者在法庭上提供的证据表明,12月19日松井在南京时,这座城市的商业区着火了。那天,目击者数到了主要商业街地区发生了14起火灾。松井和武藤进城后,情况几个星期都没有改善。

驻南京的外交使团和新闻界成员以及日本驻南京大使馆发出报告,详细描述了在南京及其周边地区发生的暴行。1937年9月至1938年2月,日本驻华公使伊藤信文在上海。他收到了日本驻南京大使馆以及外交使团成员和新闻界关于日军行为的报告,并将报告的简历寄给了日本外交大臣广田弘毅。这些报告,以及其他许多关于南京暴行的资料,都是由日本驻华外交官员转发的,外交大臣广田弘毅将这些报告转发给了由梅津美治郎担任副大臣的战争部。这些问题在政府联络会议上进行了讨论,这种联络会议通常由首相、战争和海军大臣、外交大臣广田弘毅、财务大臣贺屋兴宣以及陆军和海军的总参谋长出席。

有关暴行的新闻报道甚嚣尘上。当时担任韩国总督的南次郎承认,他是在媒体上读到这些报道的。在这些不利的报道和世界各国舆论的压力下,日本政府召回了松井及其大约80名官员,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加以惩罚。1938年3月5日松井回国后被任命为内阁参议,1940年4月29日被日本政府授予在中国战争中“立功”的勋章。松井在解释自己为什么被召回国时说,他被畑俊六取代并不是因为他的部队在南京犯下了暴行,而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在南京的工作已经结束,希望从军队退役。他从未受到惩罚。

日本兵的野蛮行为,不能被解释为,日军在遭到顽强抵抗后,士兵暂时失控的行为。因为在南京被占领后,大量的强奸、放火和屠杀,位置了至少六周,其中的六周是松井石根和武藤章已经人在南京。

1938年2月5日,新任驻南京日军司令员天谷直次郎将军在日本驻南京大使馆向驻外使团发表谈话,批评向国外报告日本在南京暴行的外交官,斥责他们助长反日情绪。天谷的这一表态反映了日本军方对在华外国人的态度,这些外国人敌视日本兵对中国人民肆无忌惮地发动惩罚性战争的政策。
历史本来就可以通过细节筛选引导出你想要的结果,所谓「摆出历史证据」其实就是你的主观心证。是否认同南京大屠杀就是判断一个人是否是中华民族的试金石。如果此中华人不在中国境内,那么亦可以判断其阶级地位——必定属于无产阶级,因此亟需各种占人便宜的借口。

中华民族是一个越对他们怀有愧疚,他们越耀武扬威,越对他们冷酷无情,他们越温顺乖巧的民族。今天无非赞同南京大屠杀的人群显得人多势众、凶神恶煞而已,等到他日「中华民族」树倒猢狲散时,他们自会忘记一切的。
巴巴罗萨 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
大规模虐杀俘虏平民,强奸妇女是有的,30万数字属于扯淡了,本来厘清死亡数字这个事并不会对这件事性质产生改变,不是30万,3万性质就不恶劣了?所以为啥30万不能碰?百思不得其解
肯定是存在的。你所说的“共产党拼命的讲南京大屠杀”一方面是共产党利用中日历史冲突转移国内问题视线,一直撕着过去伤疤不让愈合,也有日本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一种不认错不道歉的态度,受害者心里不能释怀的因素。

内战期间冷战期间历史研究并不是独立的,90年代中日关系反而很好,之后开始对日关系不好以及propoganda&学术届想起来有南京大屠杀有很多因素:
 - 两边开始以国际敌人转移国内问题视线
 - 普遍民众对日本侵略的记忆还鲜活
 - 国内历史学者有一定自由度的研究历史后发掘南京大屠杀史料
 - 《拉贝日记》
 - 不得不提张纯如,华裔美国人 出版英语书写的《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The Rape of Nanking: 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
叼大大 三拳打死习近平
你这种问题我都怀疑你是五毛来策反的。南京大屠杀无论哪个国家的历史学家都承认存在的,有争议的只是死亡数字,当然令人不齿的是,中共把他拿来当政治工具,这是对死去生命的不尊重。当然中共向来不尊重生命,现在也是。
還是應該是其是,非其非吧﹗
首先是遠東軍事法庭上的判決書

日本史料雖然有完全否定的
但更多的是羅列不同數據的
只是基本上都沒有幾個同意30萬的數字的

其次無論是殺30萬和3萬人
整件事的性質沒有分別

只不過在難以客觀統計所有數據的情況下
中國方面肯定是往最高數的方向估計
碰瓷栽贓淆,話說當時南京有沒有30萬人可供殺害還是個未知數。空降下來的受害者嗎?
我个人的立场:不要非黑即白。

现如今执政团队确实有拿民族主义转移国内矛盾的倾向。
但这并不代表南京大屠杀就该被洗白。

如果有些人说他们怀疑是否有。
我尊重他们的观点,并且抛出我上述的观点。
Massacre门槛并不高,杀个三位数的平民基本就板上钉钉了,南京大屠杀这个定性没有任何问题。至于人数问题上日本毫无疑问吃了暗亏,远东军事法庭当年判的简直是潦草,20万30万都是假的不行,实际死亡人数估计很难达到六位数。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我以前和一個日本網友(年齡50+,關心政治,不是極端但是非常右,反韓反中共而且似乎分不清國民和政府,但是知道我是中國人也能和我友好交流)聊過,他説當初課本真的是寫成「大屠殺」的
所以大屠殺是存在的,因爲中國和日本雙方都承認其存在(或者至少曾經承認過)
我「不用顧及我的啦,你們不是不叫那次事件大屠殺的嗎?」
網友「沒有,我們當年真的是叫大屠殺,連課本也那麽寫」
和那位網友聊過很多次不同話題,雖然也有過話不投機,但是我覺得這方面他沒必要騙我

是否如歷史課本描述,要看你問哪一本課本,但如果是中國或日本課本,那肯定不是
現在對這段歷史,中日雙方都是不可能做出客觀描述的。中國想要通過南京來反日,日本一旦承認就會被中國抓著機會反日
如果有第三國的記錄,那可能會比較貼近現實,但是舞臺在南京,演員是中日,第三國雖然有適合描述的立場卻沒有看得清事件的視綫
所以對於這件事情,大概只有哪天中日關係正常了,就像今天的歐洲一樣,那可能就能寫出比較正確的歷史課本了

至於具體的雙方死傷人數,如果有興趣而且有能力,可以看看日本軍方的記載。日本網上有很多軍事迷歷史迷會以純學術的心態科普,這些人也會挖出一些舊文獻,語言過關的可以考慮看一下。因爲是現代軍隊的記錄所以雖然不會是完全真實但也不會偏離太遠,包括殺敵和自軍傷亡和軍備損耗都有記載的。中共提出的傷亡數字還帶利息的,每隔幾年就一漲,基本不可信

事情的原因,簡單地說可以理解成「因爲南京是首都」
在二戰的年代,人們還以爲只要衝到首都殺殺殺,殺到敵人服了他就會投降了
德國空襲倫敦差不多也是一個意思
如果南京不是首都,很可能就不會有大屠殺
當然,仔細追究下去一定會扯到日本軍隊内部的問題,但基本上這件事是很符合那個時代的

如何評價?
不如何評價
我對二戰史的興趣來自那些戰機、軍艦和坦克,還有他們背後的故事。對槍支和量產軍刀并沒有多大興趣,和納粹大屠殺相比,也難以對當時的南京人或日本人產生任何共鳴或同情(此處指的不是覺得可憐的同情)看了也無感。甚至因爲中共的宣傳,反而覺得有些惡心
歷史是存在的,但是我並沒有對這段歷史感興趣到會對它有任何感想或評價的程度。可能聼上去很無情,但無感就是無感,逼也逼不出來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戰爭期間難以統計,估算死亡人數約四萬人
遠東法庭後六個星期內死亡人數約二十萬
lemontea ? 大一统爱好者请拉黑
南京屠杀和713部队是宣传产品  这两个地方都是日占区 日本财团和江沪财团的关系暧昧的很 费拉顺民基本没抵抗  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惨烈的针对本地平民的大屠杀  但是这个说出来政治不正确  没人敢跟你说  自己研究史料去吧

曲线救国和平演变是吴人传统  否则历朝历代早就被内亚铁蹄碾成流民区了  

   现在教南京人东北人仇日  这是有因果关系的

日本人真正遭到人海战术的地方是在蒋介石嫡系控制的国统区  那些儒家宗族组织很强的地方  根本是视死如归  全民抵抗  基本上一个县都能死好几十万 
根据汉子越是屠杀自己狠的人越是当做大英雄崇拜的风格,再看汉子现在对日本的这么痛恨谩骂,我推测是确实杀了但是没杀这么多,估计就是正常的战争平民伤亡再加上一些战争中的心理扭曲而带来的虐杀、淫辱之类,国共的三十万死亡应该是碰瓷。

朱元璋当年就认为蒙古人太仁慈而失了天下退回了关外,所以他要用重典、要大杀特杀才能成就大明盛世,『民贱如狗,实大明之幸也,千百年后,民祚不存,贱狗之后或犹有颂明之恩者』,朱元璋认为自己把全国人口杀光了一半,百年之后明朝灭亡了也会有大量汉子为自己歌功颂德,他的预测跟现在完全吻合,百度明朝吧近四十万粉丝、还有其他各个网络社区活跃的明粉全是在替他这句话背书作证,朱元璋真是把汉子看得透透的。要是日本真杀了三十万,早就跟朱元璋一样英明神武了。

日本当年想要打破清对远东的垄断,但是方法却不择手段,编造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这类谎言鼓噪汉子、洪门起事搅局,没想到半个世纪后自己也面临同样的碰瓷,也算是报应。
纪念南屠,主要是因为是首都,死了多少人,我们现在也无从得知,但是也不重要,因为纪念12-13就是纪念整个抗战中死掉的中国平民,选了一个代表事件罢了。
不过,土共没资格纪念它
达拉鸡 ? 防疫封城,在家无聊打炉石
我想问一句难道不到30万难道就不是屠杀了,那可是人命啊!你们是民主派既然是民主派最少尊重下那些死者。
你干脆去怀疑日本有没有侵华!二十字二十字咳咳
longstring 經典長字符串
屠殺就是屠殺,屠殺的性質不會因人數多少而改變;
但屠殺的人數對比其他中共作惡殺害人數,就成了一把人性的尺。
红色警戒 孤蓬万里飘
     存在不存在?肯定是存在的,那么多的照片,当事人,那些东西可不是你想编就能编出来的,太多的东西让你没法否认它的存在。
     大量争议在死亡人数,可是这个点本身就是没多少意义的。日本军队在南京奸杀掳掠,不分平民士兵。只是到底是死了20万,还是30万,40万,这个数据没法查,但是范围数量级不会错,那么我就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好疑惑的了。
黎智英 蘋果日報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事業。
日軍南京屠殺,是的就是虐殺中國人三十萬,這個數量通過外國記錄和中國佐證,應該是相距不大。
事实上是共军,国军,日本鬼子都在干着反人类的事情,后来互相抵赖,然而直到今天,还在继续…
死的有饥荒的多嘛。老共累累血债 韭菜们就容易忘记或者说根本不知道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劉仲敬怎麼麼大咖,他的身份還是平民,愛怎麼看待隨人去。

倒是中共完全否認三年大饑荒、64北京大屠殺及歷屆政治整風運動,其直接或負主要責任的大屠殺,要認真看待。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南京大屠杀确凿无疑,具体人数已经不可考,大约在二十到四十万之间。
二战日本虐俘屡见不鲜,如果不信中国人的记载,总该信美国人的死亡巴丹行军吧。日本的所做所为肯定不符合现代文明标准。
日本帝国的统治好过列宁党,却远逊与西方文明。如果二战美国不攻克日本而选择封锁,今天日本将与朝鲜无异。万世一系的昭和天皇是日本人民心中的真正领袖,自称伟大领袖的宇宙大元帅金正恩难道不是朝鲜人民心中的伟大领袖吗?
昭和血统何必歧视白头山血统。😂
這是其中一個證據: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5/59/Contest_To_Cut_Down_100_People.jpg/530px-Contest_To_Cut_Down_100_People.jpg
中共殘暴不代表日軍不殘暴。有些人可能憎恨中國,因而否認南京大屠殺,這是極端且錯誤的想法,同小粉紅覺得其他反美國家沒有害人一樣,因為日軍殘暴同中共殘暴沒有必然關係。千萬不要因為反中而不承認日軍暴行,而走向另一個極端,這樣祗同納粹亳無分別。
gknmdgb 剩个茄子能刀就刀了
钓鱼去贴吧好吧!翻墙钓鱼还头像都没有明显是为了钓鱼而不是真的问答用的
一个帖子炸出很多潜伏的五毛粉红呢,果然南京事件是中共宣传的最出色的仇恨教育之一。
南京大屠殺到底死了多少人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時南京確實發生了惡性的屠殺事件,這是值得我們去譴責的。過分的去探討死了多少人是沒有意義的,就像粉蛆也整天辯解大躍進文革沒有死那麼多人一樣。
我們不應該為軍國主義下的日本洗地,那時的日本本質上其實也是一個獨裁國家,也是一黨專政(大政翼讚會)
按冈村宁次回忆录的说法是五万,他当时刚刚来到中国战场,针对友军的暴行极力主张加强军纪。
mizuo 已退葱
真相就是反人类罪,但全世界历史中反人类罪挺多的,不用这么大惊小怪。
当然,日军里也有少数善良的理智的好人,就像墙里也有追求普世价值的反贼。
研究谁谁谁分别干了什么,还是已经死了几十年的人,有啥意义呢?
我一直说,大部分日本人骨子里很善良,并且对真诚、美好有着无限的向往。
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二战屠杀就可以“正确”。
况且大部分日本人都非常清楚二战日本犯了大错。是墙不让老百姓接受到这种信息。
纵观人类历史,屠杀平民,奸淫妇孺这样的事件屡见不鲜。但把南京大屠杀这件事作为国耻,或是把这件事当作仇恨日本的原因,我觉得很可笑,因为中国人干这类事干的也不少。。。。南京大屠杀无疑发生过,但战争本来就是灭绝人性的事,这并不特别。当然数字是否是30万,过去这么多年,早已无法考证了,但也不能因为数字不准确就否认这件事
五毛会拿这种内容做免疫心理宣传,看吧,果然墙外为了抹黑共产党搞乱中国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这种事都能篡改,建设防火墙果然很有必要,对共产党刚有点怀疑的屁民立马又转回粉红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以后会有那么一天:各国专家不戴任何政治眼鏡科學理性地找出最符合真相的结果。
人数几何是可以探讨考证的,但是纠结于细节有什么意义呢?
对于汉人来说,被蒙古人虐杀,或者被满族人虐杀,还是被日本人虐杀,或者被异教徒(从欧洲传来的共产邪教 )虐杀有什么区别么?难道被共产虐杀的纵做鬼也幸福?
日本人的暴行应该予以谴责追责,那杀国人更多共产邪教难道不是更应该被谴责追责么?
melkeson 悶聲發個大財
作为打心底里的精日及东亚共荣的研究办公室主任,本办对于季子越同学的遭遇深表同情,并希望其转入地下工作。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3769

完全是重复问题
当然有啊。具体人数不可考,但屠杀是可以肯定的。在德州的太平洋战争纪念馆里,还有一小段是当时的报道。蛮惨的。

能干出巴丹死亡行军的种族,怎么可能遵守国际法。对日本人不要抱太多浪漫幻想。冷酷是岛国文化的一部分。
如龙 如龙
南京大屠杀 真实存在的  各个国家的外国人写的回忆录里面都有记载,死亡人数 30万只多不少
真相现在各有各的说法
但是被贵匪当成挑起民族仇恨的工具这一点肯定不会变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消费死者
按照武安君白起坑杀降卒和君士坦丁堡沦陷去理解就好解释了。
招核鬼子就是一群近代技术武装起来的古代军队。。。

而且说到南京大屠杀,曾剃头家弟弟攻陷天京杀人杀少了?手段不够残忍了?

这种反人类的罪行是全人类所唾弃的,恨屋及乌尝试洗地就不太明智了。
我相信日本人自己的说法,日本人严谨,华人的说法都不可信。
miule236236 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大一統中國不除,東亞只能生出和中共同質的極權帝國。
對我而言,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不斷誇大宣傳,利用這個事件攻擊現在日本順便自抬身價的「現實」,才是我應該面對的問題,因為他們已經「綁架中國人的感情」去護航他們編造出來的誇大宣傳,讓人無法以面對歷史的態度追求真相了。
未定义字符串 ๑乛◡乛๑
基本共識:大屠殺存在,但到底殺了多少存疑

針對
“(屠殺就是屠殺)糾結人數細節沒意義”
“(屠殺就是屠殺)洗人數是不尊重生命”
熱知識:你連誰死了都不關心,還尊重起生命來了,你在逗我嗎?
这对中共来说就是个夜壶,需要煽动民族主义的时候就用一下,需要舔日获取资金技术的时候就抛到脑后
CoffeeToGo 品一杯咖啡
説來蹊蹺,中共早年教材提都不提,老一輩人說南京大屠殺印象不深,恨日本人不如美國人。
屠杀平民和非战斗人员的事情中日双方主流观点都认为是存在的(我也认为存在日军屠杀南京城平民和非战斗人员的事情),双方只是争论死亡人数罢了。网上所谓否认不过就是少数人看法。

附日本驻华大使馆的声明,里面说
“1. 日本政府认为,无法否认日军在进入南京(1937年)以后存在 杀害非战斗人员和掠夺行为 等的事实。但是,关于受害者的具体人数却有很多说法,日本政府认为很难认定哪些数据是准确的。”
https://www. cn.emb-japan.go.jp/fpolicy/fpolicy151127.htm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我不敢说没有,但我没看到能支持十万人以上的屠杀证据。
diablolian 2021迎接新中国
你这个问题是对中国抗日战争死难者的侮辱,也同时侮辱了你的智商
piaitu 新注册用户 泥巴道人
人类之间的战争是残酷的,日本在南京,有杀人,但最多就万把人,但是那场战争不会出现杀人奸、淫、抢的的情况,中共打越南的时候不是也干了这些事。所以要动脑子先理解什么是战争 别太天真了。日本应该算好得了,要是碰到苏联看看,还有我认为大屠杀跟屠杀是有区别的,和平年代进行的屠杀,跟战争中屠杀也是有区别的
无组织非系统性的杀人是不可能在短期内造成几十万人死亡的,要想翻案除非推翻战后军事审判的结果。

南京屠杀和中国历史上的无数次屠城没有本质区别,但是确实没有德国工业流水化的种族灭绝恶劣。
岳飞武穆宗帅 自我主义,本质主义者
人命不是数字,对掺入政治内容的历史进行考究是应然之举,然而因为被害方有品性、行为上的瑕疵或卑劣,就此拔高施害者不过是愚蠢之举,跟那些划立种族优越性后把眼中的“低等种族”视为要消灭的对象的草包们没有区别。别以为自己在某些信息上、所谓三观上领先了那些教育缺失或信仰作妖的人,便可以自以为是的横加辱骂之余又沾沾自喜,华人擅长内讧,内战,互相瞧不起且把任何脏水都泼向对方这一点,在所有人群里都看得到。
很想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话骂你,居然质疑南京大屠杀的真实性。你的心眼比支共和当时侵略中国的日本人加起来还黑。没有文化就多读读书,天天拽着满是水的脑子乱想,也想不出什么玩意。
Hindsighter 人性高于理性,人权高于主权,人道主义高于任何主义。
反共可以,但是不要反到历史虚无主义和怀疑主义里。

希望你可以谷歌一下“张纯如”。
边吃包子边脱衣服 无话可说,无事可做
当然存在,而且不止三十万。品葱什么时候开始无脑反共了?还是这里本来就反华?
时政高见 境外反共势力
有,但没只拿人说的那么邪乎。另外,姑且算30万是真实的,也不及毛畜在和平年代里害死的中国人的1%
我認為是存在的,問題是死了多少人,死的人裡面有多少人是士兵,多少人是平民。
打仗就會死人,殺士兵是合理,屠殺平民是不人道的。
但是我們接收到的資訊是不完全的,共匪一直以南京大屠殺進行仇恨教育,有不實,誇張的地方,例如用馬賊首級的照片,當時在華日僑的屍體照片作為南京死難者來宣傳。
結合一些很難証實的說法,例如'當時日軍軍紀嚴明,作惡的大多是東北偽軍','當時民國人也屠殺,侮辱過日僑平民婦女'
南京事件的真相也許永遠無法完全了解清楚
更多的梯子 我们终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战争中的屠杀是存在的,我们不能因为反共就反对一切,尊重事实的基本的原则,这是我们跟土共的区别。南京大屠杀跟犹太人大屠杀的根本原因是军国主义跟民族主义,说明极端的社会体制容易让普通人成为没有思想的战争机器。现在土共已经有朝这方面发展的迹象,推特跟油管上说土共是新纳粹不是没有道理的。
這個之前有過一次熱門討論,結論是認為南京確實遭受日軍殘忍暴行的人居多。請善用品蔥搜索功能。

其實我個人的觀點與日本所謂"右翼"是相似的,不過引戰就不好了,我建議樓主也保守一點。        在品蔥盡量還是不要有 語境與敵人一致 的帖子被大量討論為妙。

(特意說一下,我不覺得歐美人的歷史就是對的,他們還是更討厭昭和日本多一點。我不支持法西斯日本對中原的戰爭,但依然不相信中文和英文對二戰的記載)
自動書記 我無嘢講XD
事件的存在應該是沒有疑問的,重點是真正的人數,以及中共遮遮掩掩不允許國際參與研究的態度。還有一個爭議點是國軍在南京投降後是否有混入平民對日軍發動攻擊(我一直覺得投降後僞裝平民發動襲擊是綁架平民的恐怖主義行爲)。

作個比喻,一個持械暴徒殺了你全部家人後潛逃,報警之後一個月,你自己在路上遇見兇手直接擊殺,也需要承擔對應的責任。
其实,在这么多侵略中国的侵略者中,日本人算是较文明的侵略者了,抗日战争整整打了13年,被骂的最凶的南京大屠杀,也仅仅屠杀了30万而已。大家骂日本,翻来覆去的骂,也就是这几条污点。
再看凶残的俄罗斯,留地不留人,到一个地方就把当地居民血腥杀光,海兰泡惨案,江东六十四屯惨案,海参崴大屠杀,
再看看满洲人入侵。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苏州之屠、南昌之屠、赣州之屠、江阴之屠、昆山之屠、嘉兴之屠、海宁之屠、济南之屠、金华之屠、厦门之屠、潮州之屠,沅江之屠、舟山之屠、湘潭之屠、南雄之屠、泾县之屠、大同之屠、汾州、太谷、泌州、泽州等等等。几千万人遭到了满清的屠杀。
wudi_314 ? 诚实过一生的小市民!
哎呦,我这是来到了满屏“支那贱畜”的PTT吗?

连南京大屠杀的真实性也能质疑,看来民族主义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逆向民族主义的问题可能更大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14
  • 浏览: 59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