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义的受害者心态

来自对问题 中国人的民族主义被害妄想症如何形成的?  的回答

自上个世纪开始,中国爱国主义教育更多是一种受害者叙事,从鸦片战争到抗日,再到南海撞机、萨德,爱国主义宣传教育倾向于彻底淡化一件具体历史事件的前因后果,而把一切都归于邪恶的外国列强对于善良的中国人民“亡我之心不死”式的欺负、殖民和屠杀。仿佛中国在鸦片战争以前一直生活得美满而先进,都是外国人的到来导致了中国人的苦难。对于前朝统治者的批判也多是责怪他们无法有力抵抗列强侵略。

乃至当今国人说到爱国,往往想到的都是“勿忘国耻”、“反抗帝国主义”,到了近年大规模充满“三个自信”的“盛世”宣传,也往往落于在各领域打败和取代欧美,以一种报复心态,做“发达国家粉碎机”的想象。

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看看国际上的历史成例就明白了。

纳粹德国在战前宣传最频繁的就是丧权辱国的《凡尔赛条约》,丢失的领土,没有祖国的犹太资本家对于国家的出卖和破坏。

军国日本更是不断在中小学宣传,“米英鬼畜”因为深深恐惧日本的崛起而不断压制日本(譬如《伦敦海军条约》),一味偏袒中国(譬如《九国公约》),拉拢亚洲国家对日本形成战略包围圈。日本牺牲自己成就国家的“国粹”受到西方资本主义的文化入侵。

还有非反面的例子:
譬如以色列在建国后对于犹太人被纳粹屠杀历史的反复宣传渲染,使得一直到战争结束都没什么人知道的残酷事实在后来广为人知。这个过程就伴随着以色列对周边伊斯兰国家的主动出击。

还有寻求独立的美国。当时波士顿国王街发生了一场因为英军士兵和平民个人口角而导致的群众抗议事件,对峙的英军因为群众的攻击和挑衅(喊"开枪啊')而在未接到军官命令的情况下贸然开枪,导致3死8伤。涉事士兵和他们的军官很快均受到公开透明的审判。但是这场事件却被长期大肆渲染为英国政府对美国人民的“波士顿大屠杀”。

可以说“受害者心态”是民族主义的兴奋剂,它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自身行为的“正当性”。纳粹党取缔包括天主教在内的社会团体,屠杀犹太人,公然违反国际条约扩军和侵略他国。军国日本以服从奉献国家为名消灭民权,压低收入横征暴敛导致日本人生活困苦,抵制催生了日本近代化的“西方思想”,践踏国际条约。以色列搞全民兵役,不断对外战争,没收巴勒斯坦人的土地。美国作为英国殖民地,要跟母国开战。

这些都是某种程度上会导致民众承受损失和道义上有亏欠的行为。但是作为“受害者”就不一样了。让民众受苦是为了复仇,侵犯他国/他人是夺回损失。原本我做了会有道义亏欠的事情,一旦我成了受害者,我就可以做的理直气壮了。这点不止宏观,微观也是如此,砸车,破坏商店,抢劫物品(打砸抢)是违反道德的行为,甚至别人做了可以被他们称为“恐怖主义”,但是他们自己为了爱国而打砸抢就无比光荣。很多人用盗版软件、游戏还会自称用的是“八国联军预付费版”,以此就能平复他们的羞耻感反而觉得用盗版也是为国争光洗雪国耻了。


“民族主义”某种程度上是中性词,各国踏入近代,建立民族国家少不了它。但是并非所有民族主义都需要用那么多“兴奋剂”,需要如此大肆渲染“受害者心态”,将他们洗入每一个中小学生的脑子里,以获得“正当性”。因此反过来推就很清楚了:

受害者心态越强烈的国家,其行为就越缺乏正当性。

在做出越缺乏正当性行为之前,他们就会越加渲染自身的受害者心态。


各位完全可以以这个标准,从中共的某一时刻宣传中推测到他们下一步行动的过分程度了。
8
分享 2019-02-14

2 个评论

中共现在也在有意把控民族主义,因为也知道会backfire
「我從不認為愛國心對人類的精神及人類的歷史有至高無上的價值。同盟人有同盟人的愛國心,帝國人有帝國人的愛國心——結果,愛國心常常使人們以揮舞的旗幟不同為理由,使殺戮正常化,有時候是一種強制性的心情,通常是不能和理性共存的。尤其是當權力者將其當成個人的武器來使用時,其毒害之深實在超乎想像。」
銀河英雄傳說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