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反共界主要有哪些政见派别?

已邀请:
guibuhai Thinker
绝大部分派别可以归入“爱国不爱党”的民主小清新派,只是手段和激烈程度上有差别。无非是说,“中国人/中国文化都是很优秀的,都是被党害了”,“你可以不爱党,但不能不爱国”。
 
你如果骂他“反共”,他会很乐意接受这顶帽子。但是如果你骂他“反华”,他就会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冤枉死的声嘶力竭的撇清自己和“反华”的关系,并一再声明自己很“爱国”,并且反击“TG才是卖国”。可见他们潜意识里认为爱国才是first priority政治正确,以任何形式和立场“卖国”都是不可接受的。
 
他们大体上都很热爱“民煮柿油人拳”,但如果你要是对他说,民煮了就会国家解体分裂大一统就维持不了民不聊生了,他们中的90%就会大叫“妈呀,太吓人了,我不要民煮柿油人拳了”。剩下的10%则声嘶力竭的argue“民煮不会导致分裂解体,大一统还是可以维持滴,比如米国就是...”。可见他们骨子里还是认为大一统是好,分裂解体是坏。
 
所以活该民小们被TG吃的肾都没了。民小所有派别加起来其影响力和组织资源动员能力在海外比不过轮子,
在国内则比不过维权退役军人/毛左系地下工运
LuvDDDD 你走之后,我养的每条狗都像你。
我就提一个“中国民主党”的现状,你就知道海外民运组织是什么货色了。这些“温和派中国人”无药可救。
 
中国民主党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取缔之后,组建者大多流亡海外,有的淡出政治有的继续从事民主运动,但由于个人理念不一,各个团体都以中国民主党的名义组建中央,总部等。目前以中国民主党为名称的“总部”“中央”大约有八个,这些“总部”“中央”“委员会”实际上互不隶属甚至互相不能协调运作。

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CDP2006.ORG)
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王军)
中国民主党网络阵线(CDP.ORG)
中国民主党总部(谢万军)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徐文立)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王有才)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王军涛)(2010年4月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宣布再度组建中国民主党)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在法国巴黎)
我是支那人 已退出「新品葱」。
这可多了去了,让我来给你数数:
1. 极左·毛派反共
2. 左偏极左·马列左派反共
3. 偏左·社民派反共
4. 中左 / 美式左翼·“民主党式”派反共
5. 中偏右·自由意志主义 / 古典自由主义 / 奥派经济学 / 真·联邦派反共(这几个不一定重合,但算是最稀少的,就合并吧)(← 本人所在)
6. 中右翼·大国主义 / 国家派 / “中华联邦”派反共
7. 右偏极右·民族主义“中华传(正)统”派、右偏极右·“皇汉”大汉族主义派、右偏极右·民族主义“宗教至上”派反共
8. 极右·新中共候选者·“民主之后杀全家式”反共
CCCPussr1922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万岁!
就说说我吧。
我是马列托派反共,反的是所有非不断革命主张的国族主义的共产党政权,包括中修。
信奉托洛茨基主义、国际主义、辩证自由主义,对于个人与集体的主张是有机统一。是左派,偏于极左。喜欢革命叙事观,认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关键在于革命,只有不断革命才能推动社会本质的进步。革命一旦停滞,无论什么样的政党都必将趋向于保守化。主张公平、平等,要求消灭贫富差距。一国不可能建成社会主义,必须全世界联合。
chobe 已停用 b
感觉除了郭文贵和阿姨,然后法轮功,其他的几乎都没形成派系,一盘散沙。
即使在膜蛤的群体里各种观点都差异很大,没有什么共通的政见。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阿姨这边其实政见也未必完全相同,但是基本整合了解体派吧,我其实不太相信桂枝的自发秩序,而是认为解体后桂枝发达地区有获得日本一样被殖民托管改造的机会。
在国内人看来都是一样的,统称为“境外反动份子”。
高赞答案对华人世界总结得比较全了,非华人世界
伊斯兰
基督教新教
欧美的保守主义 conservatism, 自由意志主义 Libertarianism,

不太反共的
一般意义上的自由派liberal
欧洲的社会民主党 Social democracy
主张维持皿煮大中华的,还有以阿姨为首的主张解体的
Sager_or_Gesar 從逼乎流亡到品蔥的大中華膠
个人表示是social liberalism 社会自由主义(每个政治倾向测试都测出来是这个+传统自由派(虽然测试出来有左的成分,但是觉得自己还是右派只是右派左翼罢了+中华民族主义 chinese nationalism(不是皇汉,这个要和汉民族主义做区分)+ 民国派(不是蒋匪)
維尼學跳舞 bon bon! bon bon
恕我直言,我认为某种打着马克思旗号的反共马克思主义者永远只能成为少数派。因为他们永远提不出解决问题的方法,然后搬弄一大堆社会学名词术语解释(况且这些名词只在马克思理论框架下成立)来证明自己很有理据,好像在说我老师教我的就是这样的,这个东西不是这样就不对,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不能左又不能右,所以他们永远在辩论是非。所以认为他们不能代表大多数人意见,并且不能指望这种类似社民党的团体为大多数人解决问题。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2-17
  • 浏览: 6764
  • 关注: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