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被抓捕的维权律师现状

https://i.imgur.com/y5y317R.png
wiki: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或称中国大陆709扩大抓捕维权律师事件、709大抓捕,是指2015年7月9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当局在多达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了上百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的事件,部分人士因此下落不明

最近消息:
709被抓捕的律师中,最后被审判的一位律师王全璋:2018年12月26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不对外公开审理王全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 2019年1月28日上午,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宣判王全璋颠覆国家政权案,认定王全璋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由于王全璋被羁押超过三年,那他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是不是只需要服刑一年多??

江天勇最近刑满释放,但是旋即被监视居住。这里好像是他的Twitter: https://twitter.com/jtiany1
可以说,虽然目前这些维权律师的案件基本告结,但是对他们的迫害却从没也不会停止。有些维权律师至今好像没有消息,不知道现状如何。

2019-04-29:
王全璋被转移到临沂监狱服刑,暂时不允许家属会见:
https://i.imgur.com/DjNjwal.png


我们从来不会忘记这些维权律师,希望大家把709维权律师的现状集中在这里吧。
17
分享 2019-04-07

19 个评论

给包子拉清单
NGO,禁止马克思主义研讨,人口老化,月经警察
历史的循环!!
已删除
山东不仅搞审查,还关政治犯,山东省委书记要升政治局委员了?
已删除
你这说的话一点逻辑都没有。你对人权律师有严重误解,对美德英也有严重误解。
https://i.imgur.com/1ZAt5Mg.png
https://i.imgur.com/xsxoa0x.png
https://i.imgur.com/yaZGId1.png
https://i.imgur.com/ng8xr0P.png
王全璋做的不过是普及法律知识,揭露三江黑监狱,为法轮功成员正常辩护。王全璋秘密被关押三年之久,不允许家人见面。审判王全璋,中共吓破胆,一次又一次拖延,最后选在圣诞节附近,只有开庭前一天才通知家属,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被公安困在北京家中,不准出席旁听,秘密审判,无耻莫过于此。
已删除
已删除
已删除
已删除
已删除
已删除
艾未未:当你试图了解祖国的时候,你就走上犯罪之路。
我很好奇这个老哥发了些什么
2019.6.24, #李文足千里寻夫第二季 #第二回。第一天,上午9:53。李文足从会见室出来。临沂监狱明确告诉李文足,6月28日可以会见王全璋,具体时间段提前两天再通知
转自Twitter: https://twitter.com/709wangqiaoling/status/1142988846709145600
他们是中国人的脊梁!
2019.6.26:
【临沂监狱终于确定了会见日期】
今天早上8点24分,临沂监狱电话通知我:6月28日下午两点,会见王全璋!
--李文足
为众人抱薪者,屡屡冻毙于风雪
可惜我除了愤怒,也不能再做些什么了
https://www.twitlonger.com/show/n_1squasr

我终于见到了王全璋

我拉着儿子泉泉,和全秀姐一起被警察带着走进会见大厅。
我眼睛紧紧盯着玻璃墙里面坐着的男人,认出了那就是全璋。我激动地朝他笑并挥手。但是他瞟了我一眼,没有表情,还把头扭向一边不看我。我心里紧了一下,但顾不上多想,赶紧坐下,拿起电话。全璋没有表情,低着头,开始拨电话。
我努力平复着翻江倒海的心情,看着他的脸,笑着说:“老公,好久不见了……”
全璋的目光仿佛没有焦距,并没有与我四目相对。他目光空洞,不知道看向哪里,慢慢回了一声:“好久不见。”
我赶紧把孩子推到前面,说:“泉泉,叫爸爸。”全璋看见儿子,嘴角微微上挑了一下,算是笑了一下。
泉泉兴奋地叫了一声爸爸,说:“爸爸你吃得好吗?”全璋慢慢地回答:“吃得好,有炒菜,有馒头,有包子,有加餐,什么都有.....”我抱着儿子,全秀姐拿过话筒,问了一句:“加餐都加的什么?”
全璋听了全秀姐问话,朝我看了一眼,目光又转到一边,表情又回到木木的,嘴里喃喃道:“加餐加了什么......”
全璋开始挠头,仿佛陷入痛苦地思考中,左右晃着自己的光头。
突然,全璋一下子焦躁起来,说话声音都高了八度:“我很好!监狱对我很好!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我赶紧从全秀姐手机里接过电话,开始安抚他:“全璋,别着急,别着急,慢慢说.....”

全璋更焦躁了,眼睛避开我的视线,低头不住地反反复复唠叨:“我很好!我很好!监狱对我很好!我长胖了。我高血压好了。我不吃药了!现在吃钙片,每天都吃。我住的也很好.....”
我眼泪流了下来,看着全璋瘦削的脸,他身高176,以前可是180斤的体重啊。他这叫胖了?他的皮肤本来是白皙的,但是现在除了脸变得很黑,手上的皮肤都是黑的了。他本来整整齐齐的两颗大门牙,中间竟然有了极宽的牙缝。
我的眼泪一直流,一直流。坐在我怀里的泉泉把我手里捏的纸巾掏出来,给我擦眼泪。全璋抬头看了我一眼。他的表情依然是呆滞的、麻木的。他看着我流泪,仿佛在看一个外人,而不是他四年未见的妻子。
我泪眼模糊地看着全璋,全璋又把视线移开了。我是他妻子,为什么他不看我呢??

全璋好像平静了一点儿,拿起了一直摊在他面前的一张纸,说:“我有事要交代你。我怕自己记不住,就写到纸上。”
我竖起耳朵,想听他交代事情。全璋开口,急促地说:“我担心你......你别做了.......你看卞晓晖就是要求会见,就被抓了。我担心你......你什么都不要做了.......”
(卞晓晖是全璋以前的当事人,是个大学生,自己父亲因练法轮功被剥夺会见权,卞坚持要求律师会见父亲,举牌抗议,就被抓了。判了四年。)

全璋反复说担心我,眼睛却盯着那张纸。说完一句,好像不知道再说什么,眼睛就在纸上找。
我赶紧安抚全璋:“没事,全璋。我没事......”
全璋又开始暴躁了起来,眼睛盯着纸,很痛苦的样子。嗓门再一次提高:“你不要做,我担心你。带好泉泉,让泉泉好好上学。泉泉受影响,对泉泉不好!”
我安慰他:“泉泉很好,你别担心!”
全璋低着头,不看我,低吼了起来:“泉泉不好,你看不出来!你不知道!”
我被全璋的反应惊住了。他拿的那张纸,他放在手中翻来覆去地,他再没看一眼。我看见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他眼睛不看我,无目的地看着地下 ,我说什么他似乎都无法接收。
泉泉在我旁边忍不住了,抓过电话,安抚着爸爸:“爸爸,我很好。真的很好!”全璋仿佛没有听见泉泉的话,嘴中依然叨叨着:“你看不出来。你不知道........”
我眼泪再一次控制不住地流出来。
这时电话里“嘀”的一声,全璋木木地说了一句:“还有一分钟了。”
泉泉喊了一句:“爸爸,我爱你!”全璋仿佛机器人一般,木木地回复了语调平直的一句:“我也爱你。”

话筒里没声音了。全璋站起身,我们也站起身。孩子把手贴在玻璃上,全璋表情木木地也把手在玻璃窗上放了一下,然后转身,走了。十几米的路,我看着他的背影,眼泪又流了出来:四年了,他竟然像编好程序的呆滞的木头人,连回头看我们母子一眼都没有。

李文足
2019年6月28日晚8:30于临沂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香港加油!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