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被抓捕的维权律师现状

https://i.imgur.com/y5y317R.png
wiki: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或称中国大陆709扩大抓捕维权律师事件、709大抓捕,是指2015年7月9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当局在多达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了上百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的事件,部分人士因此下落不明

最近消息:
709被抓捕的律师中,最后被审判的一位律师王全璋:2018年12月26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不对外公开审理王全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 2019年1月28日上午,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宣判王全璋颠覆国家政权案,认定王全璋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由于王全璋被羁押超过三年,那他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是不是只需要服刑一年多??

江天勇最近刑满释放,但是旋即被监视居住。这里好像是他的Twitter: https://twitter.com/jtiany1
可以说,虽然目前这些维权律师的案件基本告结,但是对他们的迫害却从没也不会停止。有些维权律师至今好像没有消息,不知道现状如何。

2019-04-29:
王全璋被转移到临沂监狱服刑,暂时不允许家属会见:
https://i.imgur.com/DjNjwal.png


我们从来不会忘记这些维权律师,希望大家把709维权律师的现状集中在这里吧。
32
分享 2019-04-07

28 个评论

给包子拉清单
NGO,禁止马克思主义研讨,人口老化,月经警察
历史的循环!!
已删除
山东不仅搞审查,还关政治犯,山东省委书记要升政治局委员了?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有人或许要说,“我们现在都接受了普通话教育,谁不说就是老土的、没受过教育的,普通话降低了不同族群的交流成本”。对于这一点,应该怎么看?
答:我们认为,这种说法完全错误。

首先,普通话并非东亚大陆绝大多数族群的母语,强制推行普通话是一项耗资巨大的社会工程,这一社会工程的经费就是中共通过压榨人民得来的。而那些从小需要从小学习两门外语(普通话和英语)的各族人民,也同样浪费了大量的时间成本。

其次,推广普通话根本没有降低不同族群的交流成本,因为不少被推普机消灭了母语的人连与家中长辈沟通都有困难了。因为强制推普,家庭这一社会最基本单元的成员互相交流都产生了困难,何需再论其它?

第三,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母语都不爱,反而热爱一种被强制推广的语言,那么我想这个人一定是连最基本的、对母亲的感情都没有了!

第四,那些认为从小学好普通话重要、因为可以考入中共(=中国)倾全国之财发展的少数顶尖大学的各民族青年们,请千万不要忘记,我们的家乡之所以土,之所以没有一流大学,正是共匪对各族人民的资源和人才不断抢劫的结果!而普通话就是重要的帮凶!如果你向往真正的大学教育,请学好英语。

第五,强制推普是中共(=中国)灭绝各族群文化、制造文化层面大一统的手段。但凡一个人有正义感,反对中共对各族群的文化灭绝,对自己的母亲有感情,就一定会热爱自己的母语,反对中共丧心病狂的推普工程!

第六,如果一个人的母语接近普通话,或就是普通话,那么此人也不应该持有这种论调、不应该支持中共(=中国)的强制推普工程。因为只要一个人有正义感,有基本的良知,就不会接受灭绝他人文化、灭绝他人母语的暴行。
你这说的话一点逻辑都没有。你对人权律师有严重误解,对美德英也有严重误解。
https://i.imgur.com/1ZAt5Mg.png
https://i.imgur.com/xsxoa0x.png
https://i.imgur.com/yaZGId1.png
https://i.imgur.com/ng8xr0P.png
王全璋做的不过是普及法律知识,揭露三江黑监狱,为法轮功成员正常辩护。王全璋秘密被关押三年之久,不允许家人见面。审判王全璋,中共吓破胆,一次又一次拖延,最后选在圣诞节附近,只有开庭前一天才通知家属,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被公安困在北京家中,不准出席旁听,秘密审判,无耻莫过于此。
已删除
已删除
已删除
已删除
已删除
已删除
艾未未:当你试图了解祖国的时候,你就走上犯罪之路。
我很好奇这个老哥发了些什么
2019.6.24, #李文足千里寻夫第二季 #第二回。第一天,上午9:53。李文足从会见室出来。临沂监狱明确告诉李文足,6月28日可以会见王全璋,具体时间段提前两天再通知
转自Twitter: https://twitter.com/709wangqiaoling/status/1142988846709145600
他们是中国人的脊梁!
2019.6.26:
【临沂监狱终于确定了会见日期】
今天早上8点24分,临沂监狱电话通知我:6月28日下午两点,会见王全璋!
--李文足
为众人抱薪者,屡屡冻毙于风雪
可惜我除了愤怒,也不能再做些什么了
https://www.twitlonger.com/show/n_1squasr

我终于见到了王全璋

我拉着儿子泉泉,和全秀姐一起被警察带着走进会见大厅。
我眼睛紧紧盯着玻璃墙里面坐着的男人,认出了那就是全璋。我激动地朝他笑并挥手。但是他瞟了我一眼,没有表情,还把头扭向一边不看我。我心里紧了一下,但顾不上多想,赶紧坐下,拿起电话。全璋没有表情,低着头,开始拨电话。
我努力平复着翻江倒海的心情,看着他的脸,笑着说:“老公,好久不见了……”
全璋的目光仿佛没有焦距,并没有与我四目相对。他目光空洞,不知道看向哪里,慢慢回了一声:“好久不见。”
我赶紧把孩子推到前面,说:“泉泉,叫爸爸。”全璋看见儿子,嘴角微微上挑了一下,算是笑了一下。
泉泉兴奋地叫了一声爸爸,说:“爸爸你吃得好吗?”全璋慢慢地回答:“吃得好,有炒菜,有馒头,有包子,有加餐,什么都有.....”我抱着儿子,全秀姐拿过话筒,问了一句:“加餐都加的什么?”
全璋听了全秀姐问话,朝我看了一眼,目光又转到一边,表情又回到木木的,嘴里喃喃道:“加餐加了什么......”
全璋开始挠头,仿佛陷入痛苦地思考中,左右晃着自己的光头。
突然,全璋一下子焦躁起来,说话声音都高了八度:“我很好!监狱对我很好!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我赶紧从全秀姐手机里接过电话,开始安抚他:“全璋,别着急,别着急,慢慢说.....”

全璋更焦躁了,眼睛避开我的视线,低头不住地反反复复唠叨:“我很好!我很好!监狱对我很好!我长胖了。我高血压好了。我不吃药了!现在吃钙片,每天都吃。我住的也很好.....”
我眼泪流了下来,看着全璋瘦削的脸,他身高176,以前可是180斤的体重啊。他这叫胖了?他的皮肤本来是白皙的,但是现在除了脸变得很黑,手上的皮肤都是黑的了。他本来整整齐齐的两颗大门牙,中间竟然有了极宽的牙缝。
我的眼泪一直流,一直流。坐在我怀里的泉泉把我手里捏的纸巾掏出来,给我擦眼泪。全璋抬头看了我一眼。他的表情依然是呆滞的、麻木的。他看着我流泪,仿佛在看一个外人,而不是他四年未见的妻子。
我泪眼模糊地看着全璋,全璋又把视线移开了。我是他妻子,为什么他不看我呢??

全璋好像平静了一点儿,拿起了一直摊在他面前的一张纸,说:“我有事要交代你。我怕自己记不住,就写到纸上。”
我竖起耳朵,想听他交代事情。全璋开口,急促地说:“我担心你......你别做了.......你看卞晓晖就是要求会见,就被抓了。我担心你......你什么都不要做了.......”
(卞晓晖是全璋以前的当事人,是个大学生,自己父亲因练法轮功被剥夺会见权,卞坚持要求律师会见父亲,举牌抗议,就被抓了。判了四年。)

全璋反复说担心我,眼睛却盯着那张纸。说完一句,好像不知道再说什么,眼睛就在纸上找。
我赶紧安抚全璋:“没事,全璋。我没事......”
全璋又开始暴躁了起来,眼睛盯着纸,很痛苦的样子。嗓门再一次提高:“你不要做,我担心你。带好泉泉,让泉泉好好上学。泉泉受影响,对泉泉不好!”
我安慰他:“泉泉很好,你别担心!”
全璋低着头,不看我,低吼了起来:“泉泉不好,你看不出来!你不知道!”
我被全璋的反应惊住了。他拿的那张纸,他放在手中翻来覆去地,他再没看一眼。我看见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他眼睛不看我,无目的地看着地下 ,我说什么他似乎都无法接收。
泉泉在我旁边忍不住了,抓过电话,安抚着爸爸:“爸爸,我很好。真的很好!”全璋仿佛没有听见泉泉的话,嘴中依然叨叨着:“你看不出来。你不知道........”
我眼泪再一次控制不住地流出来。
这时电话里“嘀”的一声,全璋木木地说了一句:“还有一分钟了。”
泉泉喊了一句:“爸爸,我爱你!”全璋仿佛机器人一般,木木地回复了语调平直的一句:“我也爱你。”

话筒里没声音了。全璋站起身,我们也站起身。孩子把手贴在玻璃上,全璋表情木木地也把手在玻璃窗上放了一下,然后转身,走了。十几米的路,我看着他的背影,眼泪又流了出来:四年了,他竟然像编好程序的呆滞的木头人,连回头看我们母子一眼都没有。

李文足
2019年6月28日晚8:30于临沂
已删除
西方法治國家在關押人的時候24小時內必須到家屬,中共的做法在西方是完全不可想像的
难以想象他遭受了什么.
他们受的苦,会还的,那些作恶的,最后会还的,不是今天,不是明天,但有一天!
提到维权律师,我就想到我那个大学已毕业,却自诩自己初中就学会了翻墙,然而一口一个轮子,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国内维权律师行当都臭了,全是海外反华势力资助的,的傻逼同学。更可笑的是他居然和我叫着国内三权分立,司法独立,我特么差点笑岔气,,
蛋蛋8964 已停用 观察
哎,越看越沉重。在一个反人类的政党的统治下,一切的公平正义善良,都会遭到最残酷的迫害。不禁让我想起刘晓波先生,温和,善良,正直。最后被挫骨扬灰撒入大海,后世想要悼念他都找不到地方。毛腊肉最好坚持到共匪崩塌不要被处理。这样就可以实体接受万众唾弃,他的纪念馆也不用拆,直接更名恶魔博物馆,所有的这些恶棍,包括李鸟,全都挖出来展览。唾弃。
https://stimme-de.de/2019/09/06/4735/
警察数度去学校施压 狱中709律师王全璋 6岁幼子再失学
BY 德國之音 ON SEPTEMBER 6, 2019
9月6日,目前正在山东临沂监狱服刑的709律师王全璋之子泉泉再度失学。刚刚在进入小学4天后,因警察数度到学校施压,泉泉不得不被迫失学。

(泉泉在仅坐了4天的小学教室里留念)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9月6日发文透露,刚刚升入小学的儿子泉泉再次失学。

早在2016年王全璋被中共当局秘密羁押期间,警察向王全璋所在的北京石景山区所有幼儿园、早教中心等下令,不准接受泉泉入学。直至2018年5月泉泉被一家私教幼儿园接收。

9月2日泉泉升入小学,仅仅开学四天,警察就数度到学校施压。致使泉泉被迫离开校园。

早前李文足在会见王全璋时,王全璋最关心的正是儿子入学问题,或许他早已被以儿子为人质遭受逼迫。

李文足在信中愤怒斥责当局及国保的邪恶及灭绝人性。她质问:你们是要让一个妈妈面对失学儿子,无法承受这痛苦绝望,从而向你们屈膝吗?还是借此打击你们关在监狱里的孩子爸爸,强压让他向邪恶悖谬低头?还是你们要用一个6岁的孩子的失学,这一个家庭的痛苦,向70周年的大庆献礼?

默克尔正在访问北京,预计将与一批异见和维权人士会面。或许她将再听到一个受到父亲株连的6岁儿童失学的故事。

附:李文足文章:

王全璋的儿子又失学了

2016年,警察在石景山区所有的幼儿园,甚至是早教中心下令,不能接受我的儿子上学。我的儿子泉泉便失学在家,一直到2018年5月。就在那年,机缘巧合,我找到了一家接受我们的私立学校。儿子泉泉终于上学了——幼儿园大班。

来之不易的上学机会,让泉泉无比兴奋。第一天上学,早上6点他就醒了。他拽着我又是撒娇又是威胁,我只好起了床。一起洗漱,穿好衣服后,他要去学校。我无奈地告诉他,校车7:48才到门口,他的单眼皮眼睛里闪着热切的盼望,可怜巴巴地对我说:“我想早一点到门口等着。please……”



我看着他一脸萌态,心软了。于是,我们提前一个多小时坐在马路边上,等着校车的到来。泉泉有点小担心,他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坐下,晃的我头都晕了。他圆嘟嘟的小脸上全是担忧,一遍又一遍问我:“妈妈,你确定?是在这里等校车?”我又好气又好笑,只好一遍又一遍回答他“是的”!那时我就想,恐怕只有失过学的孩子,才能如此盼着上学。

泉泉非常非常喜爱他的学校。学校里的花草树木、沙坑、蹦床、草坪里的各种虫子让他每天都在惊奇和欢乐中度过。学校欢乐、轻松、充满爱的环境,让泉泉吵着星期天都要去学校。他还交了好多朋友,甚至还有了自己偷偷喜欢的小女生。

泉泉顺利上完了幼儿园。我以为,上学不会再成为问题。

9月2日,泉泉升入小学。才开学四天,警察已经连续数次去学校施压。我的儿子又再度失学了。
得知泉泉不能继续上学后,我浑身的力气仿佛被一下子抽走了,浑浑噩噩走出学校大门,回到了家。因为泉泉姥爷得了重感冒,高烧后咳得直不起腰,我想打起精神勉强撑着不在姥爷面前掉泪。但是我终于还是没能撑住,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我在想,为什么?为什么?

难怪每次会见全璋,全璋最担心的就是孩子能否上学?难怪他一再跟我确认孩子是否在上学。

全璋四年前被抓时,儿子才两岁半。现在,儿子一定成了官方要挟他的砝码了吧?难怪每次全璋都让我不要去看他了;难怪王全璋说不要保外就医(写到这里我想起全璋那四年掉了的三颗牙);难怪王全璋说明年出狱后,还要继续被政府监控,不回北京,要去济南!
把一个无罪的律师与外界隔绝关押四年,无律师辩护秘密开庭审判,转到监狱服刑却三番四次阻挠我这个妻子去会见,现在又拿一个6岁的孩子上学来做文章。
请问,你们要做什么?

你们是要让一个妈妈面对失学儿子,无法承受这痛苦绝望,从而向你们屈膝吗?

还是借此打击你们关在监狱里的孩子爸爸,强压让他向邪恶悖谬低头?

还是你们要用一个6岁的孩子的失学,这一个家庭的痛苦,向70周年的大庆献礼?

抱歉,我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邪恶和灭绝人性。

泉泉知道今天起就不能去上学了。他问我:“武术课我是一队队长,我不能带队了,怎么办?老师一定要教好多新动作,我不会,怎么办?”他不愿意接受他不能上学的事情。反复说他想上学,要上学

我擦干眼泪,开始微笑,告诉他:

如果我们不能在这所学校上学了,我相信,上帝会给我们预备一个跟现在一样好的学校!
李文足

2019年9月6日
难以想象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所以我说,不把共产党全部杀了对得起天地良心吗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