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派感到我们网站过于极端,对大陆人有仇恨,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拉了几个不是粉红的好友(基本无政治观点,不键政的),他们都觉得这个网站太极端,戾气太重,充满了对大陆人的敌意,总是唱衰大陆,因此对这个网站观感不好。我们是不是该反思一下我们这个网站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如果中间派普遍感觉我们太过极端,看了我们的网站不仅不能起到大脑升级的效果,反倒对自由派和反共产生了厌恶反感,这样对我们今后的发展将会是极大的阻碍。这样我们真的就如微博粉蛆所说的,是被孤立的少数派了。我们如果是少数派,不能改变更多人,让更多人大脑升级,又怎么能打倒共匪?请大家想一想,如何才能让中间派来到这个网站不感到反感,而是感到舒适,能够认识到真相从而大脑升级?这对我们的发展,对民主运动很重要。
先说结论:唯赵弹可解。

https://i.imgur.com/cOp0PMT.jpg
不    一

言    目

而    了

喻    然



这些所谓的「理客中」们复读的「极端」与「只挺大雄太极端」没什么区别。如果胖虎欺凌的极端性是100,大雄反击的极端性是10,那么「2. 挺胖虎」的极端性是100,「1. 挺大雄」的极端性是10,「4. 两边都不对(实际上是两边都挺)」的极端性是55。谁更极端,也就一目了然不言自喻了。另说一句,岁月静好的「3. 装作无事发生」的极端性,按此说法,其实是0,如果他没有反对别人挺大雄。但如果他们反对别人挺大雄,那极端性则和2没有区别。因此,最不极端的做法就是什么都不说,其次是支持那些反抗更极端的人。

实际上,那些认为只挺大雄极端的人,本质上是不懂胖虎究竟对大雄做了什么的人。他们只看到大雄的反击就认为大雄这么做太极端了。他们没有看到胖虎三番五次对大雄的欺凌,也没有意识到各大五十大板会助长胖虎下一次的欺凌。你的朋友只看到了你葱「支来支去」的极端,却没看到你国(下指「中华人民共和国」)独裁政治,六四活摘集中营对整个人类文明的阻碍有多极端。「只反对胖虎不反对大雄就是极端」终究也只是因为有种「胖虎欺负我不到我头上」的幻觉罢了。

你的朋友也只是对你国存有幻想,没有意识到我们面对的敌人究竟有多极端。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品葱正在做的「加速主义」其实是在帮助他们认识到你国的极端。等到他们利益受损,才会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极端。
不是我们网站过于极端,对大陆人有仇恨而是对于大部分在墙国成長的人来说(包括很多出国留学的留学生),由于长时间在教育、文化等信息单一的环境中熏陶长大,生活也平淡无奇(个人阅历和经历少),因此思维习惯已潜移默化的被彻底洗脑,养成了独裁专制【容不下】异见、多元化、批评、负面极端(最坏的情况)的思想和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
霎时间见到反对(与自己意见相左的)批评质疑的声音,潜意识里就会产生极度排斥、不适应、抗拒畏惧心理,为了安慰自己,让自己好受点,宁愿选择逃避自欺欺人,当岁月静好。这也就能解释为啥有相当一部分留学生也可说是既得利益者,虽肉身出了墙但思想仍未出墙,潜意识里还是只愿意看墙内媒体的一面之词。
小时候一个劲地教你做好人, 长大了一个劲地教你做坏人,这就是中国式教育。—编程随想


话说墙外民主国家媒体下面的评论,哪里没有一些极端的言辞?批评质疑只要合理符合客观逻辑事实极端凶点又何妨呢?
况且不仅外国人批评甚至仇恨大陸人,连大陸人自己也相互仇恨内斗敌视对方,自己都不尊重自己,就想要别人尊重自己?
我作为大陸人可没瞎说,很多清醒的大陸人也和我有类似的感想。以下为在下在中国现实生活观察并总结到的个人感受。
政府是如何通过经济来到达为政权续命的
间接隐蔽性迫害引发连锁接龙效应?

  • 由于受千年封建帝制的思想余毒影响,大部分人思维习惯已经固化了(体制化),就算政改大多数人也还会习惯于滥用权力权力寻租、办事攀关系的思维;


  • 大多数人重男轻女余毒根深蒂固;


  • 对待弱势群体(残疾人、老人、小孩、女人)绝大部分人还是不尊重敬爱包容他/她们;

(1)就拿残疾人来说吧,大多数残疾人之所以会残疾,都与这个政府不作为脱不了关系,以永久牺牲生态环境为基础换取暂时性经济发展进步,可随之而来就是无穷无尽的人祸和天灾,因为雾霾把一切污染殆尽(土壤、水、楼房建筑、食物)造成人体慢性中毒,导致很多人早产、难产生病酿成残疾,残疾在天朝狼性达尔文社会就注定被贴上残废的标签,残疾严重的出来社会谋生/运动健身,会被大部分人说装(扮)可怜被歧视侮辱;不出门呢又被他/她们说三道四嘲笑,要求多出来说不会歧视他/她们,可实际行为表情神态以及背后却实打实作实了大部分人容不下异类更不可能接受容纳尊重残疾人;由于残疾程度太明显,一直以来国内由于系统性腐败,导致社会环境实施长期恶劣落后不堪,致使社会上很少看到残疾人的身影,突然有重度残疾人出现在他/她们视线,大部分人意识里就会接受面对不了残酷真实的现实,觉得是残疾人打扰了他/她们做中国梦当岁月静婊的态度。
即使他/她们在对出来谋生的残疾人面前表达说:你很可怜。但残疾人前脚没走几步后脚立马就变态自说装可怜。这就是大部分大陸人的思想言行举措。
残疾就意味被孤立被歧视取笑,有原罪,注定不被尊重、重视。
一旦曾经的弱者,他/她们看不起嘲笑的对象变得比他/她们强大犀利做了很多人想做但做不到/不敢做的事情,他/她们就会变得自卑、羡慕嫉妒恨,之后会更加对这些弱势群体进行打压污蔑。
想想邓小平的大儿子邓朴方,文革时被红卫兵弄成了残疾,事后老毛等人有没有真心悔过并用行动尊重弥补过错?老衲估计邓小平之所以能骗过毛泽东夺取皇位并实施经济改革,邓朴方很可能为邓太上皇出过一半计策。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邓小平夺权后不怎么待见毛的后代亲属也不在乎不先政改就搞经济日后产生的祸害。成功报仇同时又为这个互斗互害政体续命N年。

(2)从古至今中国就是太多不会思考的人,因为生活见识面(阅历)、经历太少,懒于或者说是害怕去挑战新鲜事物,害怕改变所带来的不适应(比如孤立等)。所以生活碌碌无为、平淡无奇,因此大部分人缺少话题,实在想不出话题就只能拿别人来找乐子。别人好了又自卑羡慕别人,从不想想他人的成就背后所经历的辛酸,别人成功所付出的代价,换做是你,你能承受吗?记住:任何人都不喜欢别人在背后说坏话(取笑、无中生有)。

从古至今中国的问题责任不全在中共政府身上,更多是在个人行为思想态度上出的问题,换言之,中共倒台,以现在人民的素质教养你能担保就能民主?大多数人思维、习惯一旦成型就很难改变,除非通过手段直接性使大多数人经历苦难,让其从意识上懂得总结反思、包容、理解、知道世界无完美,遇到曾经的自己,懂得去帮助一下别人,而不是嘲笑侮辱同类,被害者成为加害者。
举个例子,很多人是经受过疾病所带来的痛苦(因病所遭受的歧视不待见甚至是恶意言语攻击)。但很多人病好/生活质量变好后,好了伤疤忘了疼,见到同类(曾经的自己),潜意识里第一反应不是想着“我能为他/她做些什么,帮助关爱支持鼓励一下他/她?”而是像以前那群人一样,只会落井下石,人前一套,人后另一套【虚伪的瘾君子】(如说一些没用的丧气风凉话甚至恶意言语中伤:阿谀奉承(对强好过自己者)/你很可怜(对弱者)(人前)、百般挖苦讽刺(对强好过自己者)/死XX装可怜(对弱者)(人后)等落井下石的行为和言语)。这样(受害者成为加害者)的情况从古至今在中国都随处可见,并且一直以来都呈现恶性循环的趋势。
自有历史以来,中国人是一向被同族屠戮、奴隶、敲掠、刑辱、压迫下来的,非人类所能忍受的楚痛,也都身受过,每一考查,真教人觉得不像活在人间——《病后杂谈之余》鲁迅


  • 即没有爱心、同情心也不会Critical thinking换位思考相互理解包容就只会相互找对方的不是并无限放大严重性,相互指责埋怨,从不懂反思总结;


  • 心胸狭窄不懂感恩、爱面子(斤斤计较、记仇)


  • 家庭教育很重要

别忘了家庭教育很重要,很多家庭基本没有抽时间一家人齐聚一堂坐下来交流分享见闻(喜怒哀乐)/通过亲子活动(如户外郊游探险、组队打游戏等)增加彼此交流互动的习惯,双方由于缺乏谈心交流指出对方有哪些做得不好的地方,导致现在很多家庭父母跟子女出现代沟不和。这些因缺乏沟通交流而引发的隔阂无论国内国外新闻报导都数不胜数。

上全为老衲在大陸现实生活观察并分析得出的结论。以上余毒劣根性没N年改造能好?
yogafire 没法全球布种了
@起点小反旗
我觉得说的很好
题主提到的戾气太重我觉得一直是本站一直存在的一个对社区良性发展总体弊大于利的特色。但是我一直不愿意站出来说,因为我觉得情有可原:
1.中共实行养蛊统治,培养民众的仇恨心理,所以整个大环境就戾气很重。在这种环境下反贼多多少少也会受到整个大环境的影响。我这次回粪坑就深深感受到这一点。同样是我这个人,在英国走路不小心碰到(虽然非常少见,我这么多年只遇到屈指可数的几次),第一反应就是say sorry,在国内第一反应就是想骂人。很奇妙的,原因可能是国内遇到太多争先恐后而且不顾忌别人感受的人,当然就觉得很不爽。
2.反贼群体本身在国内和周边的很多人都尿不到一个壶里,因为老大哥在看着,有话又不能说,自然会憋着一口怨气。
所以我觉得让反贼们获得适当的情绪宣泄管道,也是本站的一个功能之一,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对社区建设有利。
当然我前面也说了,社区戾气太重肯定是弊大于利的,前面 起点小反旗 已经说了不少,他的观点我觉得很好,特别是避免开地图炮那部分,我就不复读了
我想补充的是我个人还是比较崇尚包容,即对自己观点不同的人,只要对方的观点是基于独立或者理性的分析和思考,要容忍对方的存在并且愿意倾听其观点并且和与之交流,并进行就事论事的讨论。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兼容并包是个体主义意识形态的重要基石和表现。当然我在这里无意针对本站对粉红用户不友好不容忍的管理方式--事实上我是比较支持这种管理模式的,因为中共的渗透实在过于可怕和无下限,你拿兼容并包的态度去对付中共和它们的鹰犬,下场是可悲的。我想说的是,在“反中共”这件事情上有着相同的立场,也就是说都属于“反贼”群体的葱油们,如果有一些其他观点差异甚至南辕北辙,应该可以考虑下对对方的观点更包容一些,尽量避免情绪化的表达,特别是“支那”,我个人觉得确实不要用比较好。
综上所述,我自己确实不看好那些戾气重,情绪化和不包容的发言,但是我也表示理解,我自己对这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法是从自己做起,尽量在自己的发言重避免情绪化和戾气的灌注。
然后对于某些其他人的情绪化的发言乃至对自己的人身攻击,我个人的处理方法是直接无视就好。当一个人要用恶言相向的方式来进行辩论的时候,他已经输了。
参考此图
https://i.imgur.com/bQUIN18.png
同时也希望各位葱油注意尽量克制一下自己的戾气,偶尔出现一下也无妨,但是不要每个回答都如此,如同夏业良教授的youtube视频,很多都是情绪的宣泄,这对自己和对周边的人都不好。
原问题已经被删,保留副本:
中间派感到我们网站过于极端,怎么办?(已更新,他已经逐渐认同我们)?
拉了个不是粉红的好友(基本无政治观点,不键政的),他觉得这个网站太极端,戾气太重,充满了对大陆人的敌意,总是唱衰大陆,因此对这个网站观感不好。我们是不是该反思一下我们这个网站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如果中间派普遍感觉我们太过极端,看了我们的网站不仅不能起到大脑升级的效果,反倒对自由派和反共产生了厌恶反感,这样对我们今后的发展将会是极大的阻碍。这样我们真的就如微博粉蛆所说的,是被孤立的少数派了。我们如果是少数派,不能改变更多人,让更多人大脑升级,又怎么能打倒共匪?请大家想一想,如何才能让中间派来到这个网站不感到反感,而是感到舒适,能够认识到真相从而大脑升级?这对我们的发展,对民主运动很重要。
(最新动态:那个好友自己找到了一些共匪黑历史,比如六四运动、大跃进饥荒、习近平修宪等,他开始发现这个国家有些令人可怕的不正常,开始认同我们了。原来共匪的黑历史是叫醒岁静最好的工具。)
----------------------------------------------------------------------------------------------

说本站仇恨大陆人没有道理,本站用户大部分本身是大陆人,并且仇恨的是共产党和拥护共产党的人。
如果所谓中间派被本站言论冒犯到,可以理解这些“中间派”把自己代入拥共粉红的角度了。
本站骂粉红而“中间派”感到被冒犯,只能说明这些人不是真正的“中间派”,而是隐藏的粉红。
很多假“中间派”虽对共党统治有怨言,但是本质还是拥共的,他们还是喜欢站在拥共的人群中,最多听听改良派的意见。也就是说还对共匪有所幻想,指望共匪能自我改良,这些假“中间派”就能继续支持共党的伟大领导,重新变回粉红。
可惜的是共党已经丧失了自我纠错的能力,也不可能改良。依目前共党所作所为来看,未来只能直冲死胡同。但这些“中间派”认识不到,只抱着侥幸想着重新回归舒适区,回到过去三十年高唱赞歌疯狂增长。但未来现实会狠狠打他们的脸。
带钢丝的韭菜 老庄不死,马列不止
我觉得只要能找到产生问题的根源,再逆向宣传即可,不需要刻意去“解决”这类问题。

自2008年左右开始,我在YouTube看视频,无论我看的是任何内容,哪怕只是看的游戏攻略、或电影点评,下面的留言区也总会冒出一堆奇葩言论,开口就是“我是台湾人”、“我们台湾”等等。
这一看就是对面恶意派出来干脏活的——
先下一个正体字输入法软件,弄一个无作品、无资料、甚至连头像都没有的三无ID,假扮成“台湾人”,再用极其弱智的言论,表面上捧台湾、骂中共,实际上是在变相替台湾招黑。
它们存心把主题往莫名其妙的方向带、存心引战。这样,刚刚翻墙出来、还不了解情况的、满脑子都是新闻联播的大陆人,多半就会上当,而真的把对面当成是“台湾人”,进而鄙视、敌视整个台湾。
那么背后的导演,实际上就等于是达到目的了。

到了2013年以后,这个现象越发泛滥。
我还见过有“台湾人”竟然不知道“三小(啥潲)”是什么意思的,我甚至还见过有“台湾人”自称自己是“高山族”的。

今年,由于香港出了事,所以这类关于“台湾”的言论突然变少了。
取而代之的是你不管在看任何视频,总会有“香港人”无缘无故把主题往“香港”的方向带。
还是那熟悉的配方、熟悉的手法。

两千多年前,商鞅就明确说过“民,辱则贵爵,弱则尊官,贫则重赏”。
所以,这个民族几千年来都在大肆滥用辱民、弱民、贫民、愚民、疲民的套路。
只要把屁民搜刮得一贫如洗,那么多数本身修为水平就不高的东西,为了活命,什么下三滥的脏事都干得出来。

以上这套逻辑,可以解释当前很多看起来让受害者感到“莫名其妙”的偏见。
你应该这样思考:如果全民都对你有偏见、甚至敌视,谁会是受益者?
或者说:什么人最希望全民对你有偏见、甚至敌视你?

当然,我不是中间派,也不极端,但我是真的对大陆有仇恨。
我用不着谁来给我灌输仇恨。
正如电影《无耻混蛋》里的场面:有些德国人,可能比外国人更恨纳粹,这些人根本用不着谁来教他们怎么反纳粹。

汉族文化,根本不是高贵而伟大的正统华夏文化之传承,而是反人类的楚文化之延伸、是东亚土著文明的复辟。
它仅仅只是名字上叫“儒家”而已,实际上从来就容不下讲究权责对等的真正的儒家,尤其容不下孟子这样的人;甚至也容不下真正的道家,所以杨朱被黑了几千年。
老庄,才是汉民族真正的教主。
所以这个民族根本用不着谁来祸害,它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共产主义民族。
那个脑子有泡的德国籍犹太神棍所起到的作用,仅仅只是让这个民族把一套已经执行了两千多年的意识形态,换成了一个听上去仿佛很新鲜的洋词而已。
老庄,可比卡尔马克思狠多了。

老庄不死,马列不止。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返回墙内 回炉再造
多挨几记铁拳
再回来看看 就不觉得极端了
Rational 香港加油
看来鲁迅的文字还是很有影响力啊

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窗了。没有更激烈的主张,他们总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那时白话文之得以通行,就因为有废掉中国字而用罗马字母的议论的缘故。


《无声的中国》 --鲁迅
姜方法 一般人
所谓的中间派,本质是岁静党和理克中,是在胖虎殴打大雄时说胖虎和大雄都有错的那群人,是香港人为了争取自己应有权利游行时说虽然大陆有错香港人也是暴徒废青的那群人,虽然他们同时谴责施暴者和弱者,但本质屁股还是站在施暴者那一边的。既然如此,能大脑升级更好,如果不能,那就让岁静理克中们随着赵家的泰坦尼克号一起沉没好了。
Bitcointalk BitcoinLawyer
恰恰相反,我看国内那些评论才是更极端。
但凡谈政治都是消灭美帝,沉没日本的。
但凡谈法治都是一片喊打喊杀。
但凡谈社会现象都是非黑既白的。
这才是极端。
从我们品葱这一方来说,确实有改进的地方,我期待品葱能更好打造自己的品牌,减少使用“支那”,“民族性”,和各种地图炮用语。

我期待品葱能够启蒙更多的人,包括题主所说的“中间派”。

然而,争取并不是去迎合。 说句不好听的,中国的“中间派”,其开明程度未必比得上香港政府和警察。 对于品葱来说, 传播真相,揭露党国黑暗面,批评中国政府的邪恶和愚蠢政策,优先级高于迎合任何用户群体。 如果一个翻墙巨婴对真相和批评感到不适,那是其自己的事情,品葱没有给真相开美颜功能的义务。
一般通过键政壬 中偏左/反对康米/剿灭列维坦
本站大部分是“大陆人”,而且仇视现象也不严重。
可能一般李克忠不喜欢,但是本站意识形态在反CCP的共识上涵盖了政治光谱的许多坐标,为了共同目标友好讨论正是我们的宗旨。
对于温和派,我们可以耐心交流。对中立人士也可以摆事实解释我们的立场。
可以开一些对中立人士宣传的帖,但整体氛围没必要因噎废食。如果连基础的包容都做不到,可能也难以深入沟通。
niubility 八九六四 坦克人 tankman 天安门 木犀地 维园晚会 学生动乱 陈光诚 蟹农场 谭作人 高智晟 唯色 盘古乐队 方励之 魏京生 达赖 东突厥 世维会 戒严 活摘 暴动 翻墙 无界 自由门 动态网 明慧 法轮功 九评 退党 黄俄 习包子 五大诉求
温和派中国人,完全可以带领大批墙内理中客出征品葱,把品葱改造成他们期望的亚子。

为什么品葱这么极端,完全是因为他们这样的温和派没有翻墙过来键政,都是他们的错!

儒雅随和的我欢迎改造。
叶落知秋 一个愚人,啥都不懂,偏偏爱说。
普遍敌视大陆人?我倒没觉得,我自己还是大陆人呢,也许是我看的比较少的原因吧。
唱衰大陆?有点吧,毕竟现在无论从经济政治哪个方面看大陆都在“衰”。
我觉得可以先从比较温和的友站编程随想博客看起,他是个聪明人,写了很多帮人培养思考能力的帖子,思考能力上去了包容性自然就上去了,因为他有客观看待并在心里评判后给出自己观点的能力了,就不会觉得激进言论如何如何扎眼了。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中间派需要的是铁拳,不是谆谆教导。共狒获得支持的根据是什么,是它可以带领中国人实现猥大复兴,中间派都伸着脖子等这一天呢,你靠舌头能劝散他们?给他们加油鼓劲,赶紧头撞南墙,才能像招核男儿一样重新做人。
本坛子确实有大把人不把话题聚焦在分离共产党和中国概念,然后精准反共,民主化这种有实际意义的目标上,而是整体叨逼叨的要屠杀中国人,见到为中国被奴役民众说话的就恨不得要肉身消灭之,这种言论不是一回两回了。
甚至言论极端到扩大到攻击武力威胁全球华人的,要搞种族灭绝的,这都TMD的什么玩意? 是给共产党送弹药吗?
哪怕我自认不是中国人,都看不下去。 建议给这种人打标签。

本人态度不反对有机会像元末清洗胡人,清末清洗满人那样,甚至像卢旺达大屠杀起因那样多数民族清洗劣迹斑斑的曾作为统治阶层的少数民族那样,有机会彻底清盘CCP ,俄罗斯落到今天这个鸟样就是反共不够彻底,让普京这种人逃过一劫,继续独裁统治。

但是记得一定要精确,范围可以扩大到全体CCP(只要入党就该定罪,起码终身严管,罪行严重的另外单独说,不用杀全家,但是合法化民主审判后杀全家党员类似齐奥塞斯库这种完全可行。),所以需要大家自己行动起来记录,统计身边的CCP ,但是绝对不能扩大化到连这个范围以外的都要清洗,都要攻击,否则我就认为这种是CCP的卧底,来搞破坏的,要先清理出去。
admin 公共账号 管理员公用账号
你是来捣乱的吧,昨天指点恶俗,今天又指点极端,又不是强制要求极端,多想想为什么这么多人被逼成极端思想了。
中间派就是搭车派,特别鸡贼,他们的根本原则就是一条,永远跟随胜利者,谁在中央拥护谁。
所以何必理会他们的想法呢?他们的支持也罢反对也罢都是毫无力量的,他们既不愿意出钱也不愿意出力,连喊几句口号都要前后左右看看有没有危险。
他们希望的世界就是能让他们沾便宜狐假虎威的世界,他们宁可要强权之下所有人都是奴隶的那种平等,因为这样就不必成为最低一级。
Childhoodagain 死而復生childhood 重生
我是覺得因為他們自我定位不清楚的問題
先問問自己現在的中國人到底還是不是中國人?還是只是被中共借殼上市的中共人?

再問問現在的這個國到底是誰的國?是中國還是被中共金蟬脫殼的中共國?

如果完全不認同中共的「反賊」,自然不會認同現在的中國及中國人,因為都是被冒牌頂替的,那這樣的自己還是中國人嗎?如果不是,誰說了中國人相關的負面形容又關自己什麼事呢?

至於中間派就是內心仍然是認同這個國的甚至默認中共統治是合法的,因此看到有人罵自己的國時才會生氣憤怒有情緒..這樣就是中共同路人,根本不是什麼中間路線.
反共沒有中間,只有絕對.
ThomasYan centre-left gay
在言论的市场里。
如果你不同意的观点出现了。
怎么办?请发出你的声音啊,积极的发声,更积极的发声,用力的发声。
如果你是对的,那一定会有更多人听到。
2019年语境下所谓的“中间派”,说得不好听一点,大多仍然是依附于体制的既得利益者。
我覺得跟台灣的論壇相比,這裡太溫和了,有點不習慣。
休假方知治疗难 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纪念刘和珍君》
说我的看法。中间派必须去争取,你争取不到就是姿势水平不行。
我算是自由派吧,被强行挤出那种,我到葱就是想自由说话,想跟别人自由的讨论。
现在破葱的氛围是故作高冷,说黑话,自娱自乐,小圈子的自我欣赏。你看不懂活该,你不知道是孤陋寡闻,你不认同就该死。画地为牢,圈只能越画越小
狗操党当年都能争取民主国家、国民党左派、中间道路、资本家、知识分子、江湖帮派…哪怕是骗呢。你们现在看中间派都是洪水猛兽,可怜可恨!哪怕是忽悠,等忽悠来再说,对自己的信仰就那么没有自信?

最后,想回帖太难了,非得拉到底,不能方便点?
有极端,有温和,有礼貌,有粗俗,
我觉得这才像一个真正的开放论坛
從連登過來
覺得淚氣太少了
根本就是一片祥和
现在在中共和反共之间哪有中间派。这些人早在三十年前就死光了。没死,大概是做了三十多年的梦
唔做豬韭嘅Cantonese Cantonese for廣東人&廣東話
 什麼叫做過於極端?難道這裡邊都是反共人士,沒有舔共的粉蛆保持平衡就是極端?那是不是把網站黑名單那些都放掉就做到你講的不極端了?
我相信這個網站80%-90%都是大陸網友,難道我們自己歧視自己?我們只能在境外網站討論政治,根本原因不正是中共連基本的言論自由都不讓有嗎。而發表不利於中共的言論,甚至還會被捉走,不就是中共搞的網絡實名嗎。
哪裡算什麼中間派,除非他們不是中國籍,不是華人,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講到底他們還是挺極權。
这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一群猪不愿意起来,我们的愤怒是无奈的感慨。
miule236236 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大一統中國不除,東亞只能生出和中共同質的極權帝國。
反統就叫極端的話,我樂意被那些統派稱為極端分子。
是那些統派沒有自覺想要抹殺別人的國族認同,強迫別人被自己同化有多極端。
Lancelot 失城。
講真,我個人壓根就不相信「理客中」這種生物的存在,也可以說是一個悖論。

當牽涉到道德、良知、人性的問題,假如一個正常人真的能夠做到理性、客觀的去看某件事情,心裏一定很清楚自己應該站哪一邊,根本不存在中立的立場。

自詡中立的有三種人。一是看不透整件事情,不瞭解或不想瞭解的;二是看透了整件事,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粉紅、歲靜屬於前者;港人口中的「港豬」屬於後者。最後一種最壞,就是表面中立,背地裡攻擊受害者的。

如有錯誤或遺漏,請指教。
abc12345 说不过激寒针织黑
我在国外,周围基本都是粉红或者偏红,但我跟他们聊政治没有一次吵起来过,甚至没有一次不愉快过,我本人支持非黑即白的观点,但非黑即白不意为着不尊重,更不意味着一言不合就操你妈。
我本人的转变就是因为香港问题和进入品葱,但是多逛了之后发现愿意讲道理的人还是少了些
MM93 突突叫兽
Not the target audience.

The risk of rebranding is alienating existing clientele without the guarantee of new customers.

Until we saturate the current market positioning, we don't change the branding.
中間派只要繼續中間就夠了﹗
只要不成為共匪下一個屠宰對象
他們根本不會行動

歷史永遠是由少數人的行動推動的
但必需要避免成為多數人的敵人
他们是想要语言不极端,还是观点不极端(与我想的一样)?

看翻车新闻笑一笑、经略新闻语言比较中性。或者深度区,文娱区。
这都极端就去看matters,yt徐晓冬陈秋实先吧。总比一直浸在墙内消息好。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中间派应该就是所谓的城市中产阶级吧,这些人岁月静好,不知魏晋,自以为理性中立客观,其实真的发生大洪水了这些人必然是损失最惨重的人群。
建议他们看看《中国:溃而不崩》。另外历史告诉我们,当年国统区的所谓民主派、第三势力都是中共的帮凶走狗,自以为能在中共政权下分一杯羹,最终落得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之下场。
我是不太理解一個大陸人為主的論壇要如何對大陸人充滿敵意
估計又是那套黨=國=人民的邏輯吧?
會套用這種邏輯的人,起碼也是半個粉紅了..
逛過台灣大型論壇的人都知道真正的"仇視大陸"是啥樣..品蔥整體素質算很高了
Lumi 巴拿马文件®习近平修宪®
我在品葱一直精准狙击共匪和五毛,几乎不提墙国14亿普通人,因为没有选票就没有权利,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贸易战和HK事件中完全无足轻重的原因
Winston 追求民主、自由的中国大陆人,希望中华民国统一全中国
不否认有极端派别的存在,有些观点连我这个反贼都看不下去,比如分裂主义、支
還理客中呢,純學術討論的東西都接受不了(沒有付諸實行),裝什麼呢?

要想看到自己想看的,大可不必來這裡,墻內也很多衝塔的,那就看那些唄
臭虫 香港加油,中国加油,良知永存,正义不朽。天涯,公众号,新浪,Facebook难民。。
什么中间派,那些不是中间派,细聊就会发现他们内心深处的红,红星闪闪放光彩
Faigor 澳門前莊荷
個人認為有時是他們太過『對號入座』了。就好像那個『該來的沒來』的故事一樣,主人的話不過是無心之失,難道便因此問全責於主人,而從不反思客人們的『過分解讀』嗎?
當然,單純的諱過他人無助解決問題,如何向對方理性宣講的同時避免對方產生『應激反應』,這絕對是個學問。
品蔥這裏其實算不上激進,問題是大家的『修辭手法』能否再進一步呢?
火炙维尼寿司 我愛品蔥, 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
我觉得,
1,不极端,赤纳粹极端的多。
2,不是仇恨大陆人,我们就是大陆人。
3,我们仇恨侵犯自由的人。
Weihan_Zhang I prefer conservatism over leftism, democracy over communism, fascism over democracy, anytime. #DiversityForIsrael
多吃几记社会主义铁拳就不觉得极端了 我刚开始也是这样
我是非常同意这个看法的,因为共匪的外宣手册里就有散播低端黑,重戾气的发言捣乱反共论坛这一条,所以葱里有大量此类发言都可能是五毛发出的

我给出的方法是,专门开一个发泄区,比如ptt的黑特版,用来发泄这种戾气,其他板块则禁止情绪化发言

二是其他内容以精品回答为导向,在搜索结果中优先显示高赞回答,首页推荐高赞回答
Ambulance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只要今上继续倒车,中间派早晚会变成反共派,改良派早晚会变成革命派。

可以考虑照顾一下别人的感受,但原则问题上我们没必要去改变什么。
今日來看蛤 真實的尼格時刻
在消防車和房子裡的大火之間,尼無法選擇成為中間派
Onioner 品葱难民。原品葱Onioner。习以为常,近乎平壤。
这种人香港反送中的时候可多得很呐,摆出一副自由派的样子,说“你们要把反送中当中的送中换个说法,否则无法赢得我们这些的大陆人的支持”。本质爱共而已罢了,甚至有的人铁拳都打不醒,没必要牺牲自己去拉拢一帮最后不会对你提供任何帮助的人。
Alicia 人人都戴著一頂面具,誰知心中想什麼?
中间派?你说的是岁月静好吧¿你要是带那些所谓中间派同学跑去红色中国,左派反贼那里,照样会说戾气太重了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我不认为有什么中间派。

专制和自由,就是非黑即白的。
UCCMaoist 观察 毛主席万岁!
中间派:“应当客观对待国家社会主义德国的建设成就与存在现实,企图把国家社会主义德国炸成一片废墟的英美极端势力是不得德国人民拥护的~~~”

正经地说很简单,管你去死。
奇怪了,墙内都让你肉体消失了,你们不说极端,说几句支那了就变成极端了
yukinonorikuni 天下苦共久矣
我们并不仇视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大陆人啊,我们仇视的只是为匪共辩护的五毛粉红这类缺乏脑子的群体。
唱衰让他们习惯就行,因为实际上中共的情况就是在衰,只是官方造谣导致在岁静眼里好像还在蒸蒸日上一样。
有独立思考能力,并且真的重视民主自由人权的人,自然会接受能力逐渐提升的。我几年前也对支那这个词表示反感,而现在如果不是有禁支令我自己肯定会用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被共匪的洗腦時間長了,不適應正常的輿論環境的表現。

眾多中國移民出來,一看本地新聞天天都是謀殺槍擊的,頓覺社會危險,殊不知自己身處的環境卻是全球安全城市排行前列的。

新聞曝光黑暗才是正常的,整天歌頌的那不是新聞是政治廣告。
流川枫 唱跳rap篮球
用中和论解决。
因为国内网站吹捧过于严重,需要强有力的负能量抵消。负能量=人数✖️负能量密度。品葱人数少,只有依靠超高密度才能抵消国内高人数✖️高能量密度的宣传攻势。
fdsjlg “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是的,早就想说了,想当年共匪就是靠走群众路线发家、搞统一战线才能登基的,按政治教材的观点当年资产阶级没能成功就是因为走的精英路线。现在排斥各种中间力量只会让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弱小。共匪在这方面还是很擅长的,对手身上也有很多地方能为我所用。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這裏本身是知乎的補足版,不想上這裏可以去知乎
trtrtr2 迟到的正义,并非正义
让他们在墙内没有敌意的地方呆着吧 别吓坏了孩子(滑稽
玻璃美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肯定是觉得自己不是粉红,但是一提到大一统就拜在产党脚下了,勒紧裤腰带吃草也要大一统!不然就是唱衰中国不是吗
你确定这是因为“中间派”和“极端”的派别纷争,而不是“何不食肉糜”的高高在上和不切实际让人厌恶?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一直沐浴在党的光辉下,突然翻到品葱这么个和党完全对立的社区,产生不适感也很正常。

这种情况不用急于灌输概念,先让他看些相对温和的,比如wiki上关于土共几大黑历史的记载。
这里谁不是从中间派过来的,如果不是彻底失去希望谁愿意成为反贼。他们也不用翻墙,以包子的倒车速度,要么醒悟,要么成粉红,谁也改变不了谁,更阻止不了包子倒车,这里只是个可以说话的地方,仅此而已
黑P站不过是一个非盈利向的交流平台而不是有统一明确的政治目标及路线的政治团体,在能保证(除吃皇粮的网军以外的用户的)言论自由以及一定的讨论规则的基础上没有必要增加任何政治正确式的要求。
若题中所谓的中立派无法接受黑P站的用户群体的部分观点的话,完全可以选择去2049或者matters抑或是reddit中文版,不怕死的甚至可以去推特。(当然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碰到这种人大家还是应该提醒下风险)
rabbitisme Freedom is not free
我觉得你给中间派介绍品葱就是你的不对了,一定是先从编程随想啊,微博或youtube的自由派公知啊这些开始,。起码他们要先认识到:这个社会是有问题的,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他们也想知道问题出在哪。
直接接触品葱对他们来说震撼太大,容易起到反效果。
那些人应该还是没接触社会的学生 但凡出来混的 哪怕是既得利益者也门儿清着呢。至于职业自干五网评员都是混口饭吃。
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你匪把大大小小的论坛拿水军占领了个遍,把所有被压迫的声音集中到少数几个硕果仅存的论坛上,中间派还怪人脾气大
Arti000 無人可以代表我
中间派?他们不过是在想两边拉好处,长头草。

这世间本无中间派,都是那些靠向当权者又无法进入当权者的幻士冥想出来的角色。
我并不会觉得这个网站极端,虽然有人持有极端言论,但是这个和网站本身极端与否没有关联;与此相对,我反而觉得墙内的绝大部分网站评论区才叫做极端,除了个别冲塔人士,那清一色的言论如果不叫做极端网站,我不知道什么才算是。
姬野星奏 自由意志主義者 支持無政府資本主義 奧派觀點
中间派从左到右,从安那其到威权主义,他都可以接受容纳一些,说到底就是缝合怪,没有自己信奉的主义和思想,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这种人不如把自己切开来,我们各自拿一点带回去罢了。
现在你觉得极端的东西,随着时局的发展,很快就不极端了,人的思想不是死的,也会因为环境而改变,还没有参军的昭和男儿,和经过了广岛核爆的老兵的思想是不一样的,极端与否,要顺势而看。
这种人见得多
双重标准,政府用高压政策时,他们不会说极端
他们的中间派就是代表信奉政权,对政权、现有制度包容,对异见严苛

举过例子,香港反送中时期,有支持特区政府的人被人肉搜索,他们会说这很激进,表达意见也要被人「网上欺凌」,反送中的人很专制,不民主

然后多名国泰航空的员工在网上发表反送中、反警暴的贴文,即时解雇,此时他们沉默,不会说共产党很霸道,施压外资企业
逃出魔幻紀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少教派不是事实吗?国人都这么多移居美澳紐自由国家,但都是抱团骂所在国的自由而拥护其离开的集权专制,如果將这里的观点拿到所在国同乡会发表肯定会招来臭骂围殴,所以只能在这讨论区发表,难道这里的人还不是少数?难道要将大多数吸引进来,让粉红狼币驱逐葱币才算合理?
ROCCANTON Cantonese
我認爲不是這裏極端,而是他們已經習慣了墻内吹捧的那種氛圍。正如你所説的,他們也不鍵政,那在不清楚世界政治環境的情況下,自然也無法明瞭主流的立場和態度下的自由發言。
王师北定 倒车,请注意!
有好人也有坏人,但是大部分人都被洗脑了所以觉得恶心,如果不谈政治不谈意识形态,只能说这些人可以勉强相处。但是一旦遇到某些原则问题,就会发现共匪洗脑的危害在他们身上显现,这个时候你就会自然而然跟他们形成对立面。久而久之,觉得所有大陆人都是傻逼。
需要宏观社会学角度去看,如果抛开环境或社会事态的影响,只是简单批评一些人反应过激就是无稽之谈。
举一个极端例子,比如一个人母亲被杀了,事主情绪激动要复仇,旁人当然可以劝他冷静,但如果无视他的遭遇只批评他情绪太极端太疯狂,那就是扯淡了!
如果是一个民主自由和谐的国度,出现这样的人群确实有问题...
但目前国内是什么情况?自己去想一想,一些人的所作所为倘若是发生某民主自由国度,早就是全国媒体齐声讨,全民罢工游行抗议轰其下台了!
简单,非常简单。


增加入站考试,试题精神内涵不要求有标准答案。有独立思考能力(哪怕是批判品葱呢)就可以入站。


这个问题早就想说了,小心品葱费拉化,像批站和知乎一样。


ps:我个人不反对激进或不激进,只不过没有独立思考我是坚决反对,别做反向五毛。
现在还存在的中间派改良派 不是蠢 就是坏 他们需要铁拳
atibon8891 漁村人
这里有啥极端的,其实跟“没有暴徒,只有暴政”一样,不只是口号,是事实。
现在是国家管治方式趋向极端,各种暴力监控打压禁言恐吓,然后换过头来说受害者极端。以前新疆人被说是恐怖分子我也天真的相信了,现在回头看倒觉得最大的恐怖分子是中共。
有句话说的很对,One man's terrorist is another man's freedom fighter,意思就是一个人眼中的恐怖分子,却是他人眼中的自由斗士。中共指控香港示威者是极端恐怖主义,我倒是觉得示威者是民主斗士,一个人针对政权和警察,不人身伤害人民,何罪之有。反正抗共本质上是一场战争,当中有经济损失在所难免,重点还是这场仗为什么要打,不打的后果是什么要搞清楚,没有事情是十全十美的,抗争亦然。
是的,完全同意,同时本网站的内容有很多充斥着仇恨的言论以及非理性的表达,本身受众应该不是知乎那种自由派。总的来说是因为墙内被压迫的太狠了,被逼到新品葱的都是怨气很大的“老人”,新来的中间派小白自然不能理解。

但是我对墙外的中文互联网社区报的期望还是很高的,随着国内言论审查越来越严,香港等民主实践的启蒙,广大中产会自然的抵制防火墙以及言论审查删帖制度,比如最近的251牢厂事件,删帖等老手段明显玩不下去了。这是历史的机遇,会促使一大群中产有强烈的翻墙的欲望,希望看到不一样的信息得出自己的判断。(这些人是可以拉拢的没有被完全洗脑的)。

首先品葱的定位本来就是泛民主/自由派,反对极权一党专制。所以如果是极右或者极端保守的政治光谱,确实不是品葱的受众。
但是如果是温和的自由派,品葱给他们提供的是什么样的信息呢?如果是极左的思想,那受众又有多少呢?甚至,受到仇恨驱动的民主自由事业,又能走多远呢?

所以我觉得应该欢迎温和的自由派,立场摇摆的中间派。同时做精论坛内容,针对热点事件做爆款,但是窃以为不能仅仅是极左言论。
所谓中间派就是你说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哪都差那你就是戾气重。毕竟他们只看到发展迅速的基建,看不到基建背后不顾民意的强拆
pincong360 忍 狠 滚
如果在国外时间长了,接触到国内的人或者到国内去,你就会理解了。
极端处境不是一夜之间形成的。纳粹的残暴也有一个试探,进逼,再试探,再进逼的过程,绞索是逐步抽紧的。在这一过程中,合作还是抵抗,抵抗到什么程度,无疑会产生不同的结果。受害者若是毫无抵抗,一味地忍让退缩,便是给加害者以鼓舞,从而加速恶行的推进,有效地协助了恶劣环境的形成。极权统治是通过彻底剥夺被统治者的权利而建立的

推荐一篇好文章: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9/12/筱敏:即使在最黑暗的时代/
freedemo Freedom is not free.
CCP绑架或者说软禁了大陆人,于是,港台及海外人士,即然仇视的CCP如此强大,显然找大陆人出气要容易得多
中共也是很极端呀,極權政府,新彊集中營,打壓言論自由,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要对付纳粹,只能血战。要对付日本军国主义,只能放原子弹。
Ruby 只是路过……
等他们挨了铁拳,就知道品葱的价值了,现在铁拳还没有锤到,还能继续岁月静好啊
Hanami_Dango 观察 Truth is a pathless land.
在一个深红的国度,稍微有一点浅红就是异类,更容不下绿色蓝色。在一个极左的国度,稍微有一点中间偏左就是异类,更容不下“中间派”和“右派”。(单纯用左右评判政治倾向是不准确的,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这里要引用仲维光先生的话:反共是做人的底线。只有反对共产党,才能回到做人的起点。所以之前看到有葱友建议放小粉红进来,体现“多元化”,我是感到很诧异的。的确,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事情都不是非黑即白的,但共产党、纳粹这样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的世俗邪教,它们的邪恶要远远超出它们的好处千倍万倍,所以对于共产党、纳粹就必须要全盘否定和拒绝。在德国宣传纳粹是违法,在波兰、捷克、乌克兰等国都有专门立法来反对共产主义,品葱更应该拒绝共产党、共产主义,它们完全不在“多元化”的讨论范围内,这算不上极端。
我觉得品葱真正极端的地方在于,很多葱油喜欢回到中国传统文化中找寻“奴性”,找寻现代极权主义的起点,认为从秦朝开始就是极权主义,从而全盘否定传统文化。这种倾向,在八十年代以《河殇》为代表,现在以刘仲敬为代表,并且有亨廷顿的理论作为帮凶,甚至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脱支”,发明“费拉不堪”一词用来攻击,在我看来这是完全错误的,是真正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他们混淆了传统专制与近代极权主义这两个概念。传统专制历史悠久,不仅中国古代有,古罗马、欧洲中世纪也有。而极权主义起源于二十世纪初的欧洲,是将基督教极端化、世俗化的结果。传统专制只要求国家权力的强大和集中,而且法律高于君主,极权主义则要求控制社会的方方面面,国家权力只是党的工具,且党高于法律。可以说,我们比大清帝国的臣民们还要惨🤣,如果是大清皇帝来统治,说不定还能好过点。
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葱油们应该抛弃这种倾向。如今我们被马列教、共产教统治,实际上相当于被起源于欧洲,尤其在苏联发扬光大的邪教殖民。对传统文化的破坏和践踏,以新文化运动为开端,到毛魔的文化大革命达到高峰,到如今,我们都成了丧失传统的人。我的建议是,我们应该找回传统,去传统文化中寻找那些有利于自由、民主、法制,有利于走向文明的东西,并发扬光大,而不是对传统否定和拒绝。把矛头指向共产邪教极权而不是传统文化,也更有利于推翻共产党。
灭霸 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
@一只鹿兒 @electron8964 @FreedomAsia @killreddragon @懦夫斯基
@红冬里的青鱼 @guibuhai @tony231 @苏维埃督战队
@令狐冲 @InspectorBen @anonymousLiu @陈士杰 @经略
@陪你去看毛新宇 @白頭翁 @第三新索多玛 @组组组组 @由比滨结衣
@币圈奇葩8964 @羊城暗夜 @winkcat @时代革命 @炎黄子葱
@還是小學生 @疯狂习近平 @邓丽君 @Izuchisu精肾细匿
@jerry168 @Pracseeuvn @带带大师兄 @en010272 @HelicopterZ
@马拉糕 @韭菜地里一根葱 @黑杰克 @不存在 @若名用户
@中巡国查网执警法 @民主信仰者 @arashi8964 @ikuyui @balibali
@眼镜娘阿锅 @VR46 @Gogh9836 @pc6650 @路过一下
@自由党人 @yogafire @rgjdwte @Android @碴条
@精神难民 @nmff @burleigh @afnset @magrabee
@大差不差 @拉法兒 @社会煮役铁拳 @润之的忏悔 @Nakayama
@书记 @bushiwumao @Tseyu @fb_china_today @鸡鸡
@匮名用户 @Tashkent @Meltdown @Ambulance @waliesi
如火如荼 抱歉,要离开了。
宽容度比较高而已。极端的可以包容,不极端的也不会被封号。
孙金香 90后电影
我一开始接触品葱(那时还是旧品葱)也觉得无聊极端充斥民逗,还有许多姨粉说着黑话,跟打哑谜似的。时间长就好了,品葱大神还是多的。接触墙外信息得一步步来,我推荐先看修宪人大视频开始,不推荐从品葱开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8DKCN-ka4s
存在者09 观察 Fate
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如果你要灭一个人,这个人他怎么都不会喜欢,换成谁也是这样,所以问题不在于喜欢不喜欢,而在于灭他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合理或有道理。
jsglsjh jsglsjh
唱衰大陆为什么是极端?极权统治的国度哪个是有美好未来的?你的中间派是怎么定义的?

你先说清楚什么叫中间派,他们的看法和根据是什么;然后说清楚什么叫极端,他们的定义是什么,然后再来讨论这里是不是极端。
abcdefghijklmn 没有中間路線
你這篇是不是放錯了地方? 我怎麼不自覺得我對大陸人有仇恨? 我不恨大陸人我恨共產黨。 可你又不是共產黨。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用脚投票,不来就是。

对中国也是这样啊,不喜欢就用脚投票,移民即可。
這邊非常正常理性,一點都不極端,極端的是中國國內人被洗過的腦子
這種情況就不要拉他們來看嘍...妨礙正常討論
要文宣就另外做,另外找管道去發放
如果你覺得極端,那就說明對於共匪之惡和nmslese之惡還沒有清醒認識。
大陆自由派,台湾反共复国深蓝粉,来这里都很难适应吧。
种瓜得瓜 种豆得豆,如果本身要的就是发泄,那就发泄好了
basuan 品葱扒蒜妹儿
只是朴素的感觉:相对于比比皆是的国内的批斗式说话方式,这里已经很温和了。

(我说的批斗式,不仅指小粉红炮轰其他人,也指反贼炮轰国内问题。)

大部分人说话戾气都很重的,这已经算好的了。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不仇恨,不仇恨大陆出生的人,但仇恨那种被洗脑的思想。

不仇恨无神论,但仇恨中共教育出的唯物主义。

我甚至不仇恨共产党,我只仇恨中国共产党。

哈哈哈哈
贊同讓本站做的更文明!就像文昭和「趙氏讀書生活」里的趙博,高水平視頻裡從沒一句罵人的話,甚至表達自己主觀情感的話都少有,但觀眾看完都會覺得獲益匪淺卻又不會怨氣沖天,學到理性分析。

當然蔥友有情緒發洩也是能理解的,你朋友要知道的是每人對待同一些事的做法會不同,他能看到文明講話的人,也會有發洩型的。喜歡看那類就挑哪類看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12
  • 浏览: 33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