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专制与民主: 一个无政府资本主义者的观点

我在品葱上看到许多讨论专制与民主的帖子,在这里也讨论一下我的观点。

高效的独裁者如果制定了严格保护私有财产,放松市场/外资管制,执行契约的法律体系和轻松的税制,那么毫无疑问会比国企/私企混合,市场管控繁多,税制繁重而福利大的社会经济发展更好。

就好比在市场里的私企,各位这么热爱民主,做过多少各个公司的调查问卷?做得还不是很少。为什么不做?因为有比做调查问卷更快捷高效的方法来获得满意的服务。你在中国超市买了个烤鸡觉得咸了,想要少放点盐。做个顾客反应花半个小时,等三天来个邮件,最后来了句“感谢您的建议,我们会考虑”,结果就不了了之。你个人的声音根本改变不了什么。但是另外一个方法是什么?你下次多开了五分钟车去了中国超市旁边的costco,结果发现那的烤鸡既不咸还便宜,结果以后就一直去costco买烤鸡了。

以上例子说明的是什么?说明在市场的竞争下不管各个公司的运营方式如何(像有可能下一次你在街边看到一个固执的老头卖的烤鸡比costco卖的还好还便宜,但是在他那里是绝对没有民主的),不管有没有售后服务,接受不接受顾客反馈,最终的产品是衡量其公司成败的唯一指标。顾客如果觉得你的产品不好,那下次就不会再去你那里,久而久之市场里最好的产品就会去服务最多的人。而在这个体制下也会产生诸多的社会组织来收集信息,揭发那些产品不好的公司,推广那些产品好的公司,这应该便是各个消费者维权组织的最初的意义(现在变成了政府lobbyist去搞各种市场管制了)。

为什么这个模式不能运用到国家的层面来?因为主权国家是在某片地域上的立法/执法的垄断。试想:如果在你的小区旁边20公里内法律规定只有一家烤鸡店可以卖烤鸡。那么你确实需要民主制度,因为没有别的方式来改进鸡的质量了。或许在每隔一段时间的卖鸡执照拍卖会上某个野心家保证群众: “烤鸡是一样技术活,把权力都给我吧。我有一个非常高效的烤鸡方法,绝对提供给大家满意的鸡。大家看看隔壁市的“美丽烤鸡店”,每星期都要考10来个各种各样味道的烤鸡给顾客品尝然后收集数据,实在是太浪费了。每年还要投票选烤鸡师傅,实在是给群众添负担”。但是你如果把权力给了这个野心家,他家的鸡要是每次都又咸又干还贼贵,你就遭殃了,你想要吃鸡还得开车到旁边的城市去,实在是麻烦得很。

所以说讨论民主和专制并不是在讨论问题的本质。最有效的制度并不是人为设计出来的,而是由市场里的竞争所产生的。民主制度是在运行地区垄断的主权国家的最好方式,但是它无疑有它所低效的地方。专制政权在主权国家的框架里虽然可怕至极,但是如果人民可以随意更换国籍,替换国家的话,那腐败的专制政权是留不住任何人的。

所以我所认为的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就是取消主权国家对于在某片地区上立法/执法的垄断权。国家所提供的服务像警察,国防,法庭等等,由私有企业来承担。这样的社会会由各个竞争的执法公司和协调者机构来运行,人们可以与这些公司签有限期的合同,挑选最合适的机构。当然想象这样的机构对于第一次听说这个概念的读者来说往往不是很容易的。一个近似于这个机构的体制就是让现有的主权国家全部开放边境,对移民不做任何限制。再进一步来说就是把所有国家的执法权扩张到全球。但是这个不是强制执法权,而是只能由人们和这些政府签合同来进行的。

当然如何才能实现这个制度呢。第一种路线是各个地区政府协商之后做出妥协,开放成我所说的制度。第二种是由一个地区政府兼并其他的地区政府,然后在允许其他的立法/执法机构和私人协调者在他自己的领土内出现。我个人还是觉得第一种路线比较好。

*我所说的这个制度还可以这样理解:就是一个主权国家对于省市县区下至个人全部给予独立权

*注意一点,我并没有阐述我认为什么样的法律是最“完美”的法律,我认为这种理想化的完美的法律是无法人为的有目的性的设计的。唯有在自由市场里不断地修改,淘汰,才能产生出最合适的法律。我认为这一点是我和传统的认为有一部神圣宪法的自由意识主义者的区别。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支持当代试图修改/重新解读美国宪法以给予美国政府更多权力的运动。


参考阅读:
Chaos Theory
THE MACHINERY OF FREEDOM
For a New Liberty

*事实上我解释的完全没有这些书写的好,有兴趣的建议读一下。
21
分享 2020-03-27

199 个评论

ZetaFC 观察 回复 zinc
所以當民主理論系統有效避免了各種暴力與傷害,你這個「所有的一切包含殺人強盜姦淫,都沒有合理與不合理」...


你要知道你的民主理論系統并没有有效避免了各種暴力與傷害。 不管你民主政权的观点如何,法西斯政权和中共政权还是会侵略他人。

我这个世界里的执法机构也会有民主理论的执法机构。但是立法执法嘴上说的容易,实际上什么样的法律才是最合理的?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说话,产生的声波接触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体,这算不算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人身侵犯?种种的细节如果都有一个中央的立法者来设计法律的话,他是不可能设计出接近于最合理的法律的。这种情况下就是由市场里的各个竞争的执法机构来向顾客提供他们所设想的各自不同的法律,让顾客们选择哪个法律他们最喜欢,而这些执法机构根据顾客的多少来修改/改进他们的法律,不改进的机构失去顾客然后破产,拥有最合适法律的执法机构便会存活下来。还有法庭,收集多少证据是足够的, 哪些人的供词是可靠的,这样那样的细节问题唯有靠市场里的竞争才能找出最合适的答案
ZetaFC 观察 回复 kar98
并且无政府资本主义要怎么解决兼并和垄断问题?比如一家鸡店用压价、并购等手段取得了竞争的最终胜利,然后...


我之前专门回答过这个问题。但是大致的结论就是对垄断地位的挑战者可以与消费者们达成长期的协议,而这个长期的协议会带给消费者长期来说更便宜的价格相比于垄断者的先降价然后再抬价所带来的平均价格。详细的论断请看芝加哥学派的Easterbrook的论文:Predatory Strategies and Counterstrategies

https://chicagounbound.uchicago.edu/cgi/viewcontent.cgi?referer=http://scholar.google.com/&httpsredir=1&article=2181&context=journal_articles
kar98 回复 ZetaFC 观察
ZetaFC 观察 回复 kar98
那么如果这个挑战者看到更大的利润,与垄断者合流了怎么办呢……


不会只有一个挑战者的。如果消费者对垄断者所提供的服务不满意的话,对于新的更好的服务就会有很大的需求。
暴力机关市场化这样的决议是不是太具争议性了?
暴力机关市场化这样的决议是不是太具争议性了?


我这文章就是抛砖引玉,介绍给诸位这个可能性。我发这个文之前我觉得99%的人都会认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想做的就是让几个人对这个感兴趣,然后去看维基或者我参考文献里的书
一個社會人多到一定數量,就不可能依靠自覺來維持秩序,所以政府是必然的結果。

無論是民主政府還是獨裁政府其實都屬於契約政府,只是這個契約受益人佔比不一樣

民主政府契約受益人佔比是大多數51%以上,獨裁政府契約受益人少,49%以下。

這是我的理解
一個社會人多到一定數量,就不可能依靠自覺來維持秩序,所以政府是必然的結果。無論是民主政府還是獨裁政府...


然而你的契约不是你签的。你父母把你生在哪个国家你又不能决定。你更换契约又要花费很多的钱移民。而在我的体制里契约是定期更新的,移民的花费为零,你可以移民而不搬家。
所以我的意思是契約也有好壞呀,就是契約受益佔比的高低嘛


在这里更改契约里有一个transaction cost。这个transaction cost就是移民的花费。从一个主权国家移民到另外一个主权国家花的钱比在我这个系统里要花的钱更多,所以我这个系统在这里有优势
依照這個理論只要無限成立企業,最終就可以每個人都能成為自己的執法者。
就像不選烤鴨店了,自己開店自己烤。
无政府资本主义是包子翻车后中特社最有可能变成的状态,国企和巨型企业各自把自己的业务扩展成社会功能,榨干剩下的利益
竞争的资本比垄断的资本好。

竞争饱和了就平衡了,形成定价联盟式的垄断,不算坏但是和中特社比起来进步不算很大

现在中国在国外被人说是ancapistan并不少见
ZetaFC 观察
@zzzzz11111 

您对这制度感兴趣也欢迎您来看。但是请不要没看就说“不大可能演化出来”。
@您对这制度感兴趣也欢迎您来看。但是请不要没看就说“不大可能演化出来”。

你说的制度本质上最后的结果和显存的主权制度差别不大,掐面的已经和你指出过了,你自己逃避这个问题罢了
你说的制度本质上最后的结果和显存的主权制度差别不大,掐面的已经和你指出过了,你自己逃避这个问题罢了


我说的很清楚了。现有的主权制度是司法权的地区性垄断,我这个不是。

换一种方法理解的话我这个世界里所有国家的边界没有限制而且司法权重叠在一起。当今的世界有多少边境审查和移民限制?

换一种方法理解的话我这个世界里每个国家都给予他们领土里的所有地区独立权。当今主权国家有哪个给予地区独立权的?

你好好想一想到底差别大不大?
我说的很清楚了。现有的主权制度是司法权的地区性垄断,我这个不是。换一种方法理解的话我这个世界里所有国...

司法权的地区垄断是自然形成的本质上是因为单一垄断降低了暴力成本,你自己的制度生存不下来因为成本太高
司法权的地区垄断是自然形成的本质上是因为单一垄断降低了暴力成本,你自己的制度生存不下来因为成本太高

如果真的是你说的那样那么请主权国家允许他自己的地区独立。不要如果地区独立的话就去武力镇压。真要是因为效率的问题的话这些独立的地区根本自己形成的新司法机构的成本太高无法运转自然会回归到原来的国家去。主权国家不允许地区独立的事实就代表了你的自然垄断说不成立。
如果真的是你说的那样那么请主权国家允许他自己的地区独立。不要如果地区独立的话就去武力镇压。真要是因为...

实际上主权国家当然可以允许地区独立魁北克就是这样,苏格兰独立那也就独立了
实际上主权国家当然可以允许地区独立魁北克就是这样


按照我的意思,加拿大不仅要允许魁北克省的独立权,还要允许魁北克市的独立权,还要承认魁北克市下面的县的独立权,还要承认魁北克县里所有私人财产的独立权。等于说在最小的单位如果我在魁北克买一套房子我就可以独立建国。
按照我的意思,加拿大不仅要允许魁北克省的独立权,还要允许魁北克市的独立权,还要承认魁北克市下面的县的...

买一套房子我就可以独立建国毫无意义,你出房子工作买东西都需要签证,给不给签证取决于当地政府所以不可能有人真正主张私人房子独立权,这就是为什么加拿大只有魁北克独立运动,没有魁北克市独立运动因为过小的司法权是不经济的
买一套房子我就可以独立建国毫无意义,你出房子工作买东西都需要签证,给不给签证取决于当地政府所以不可能...


但是你不能法律禁止。不管经济不经济你也得允许了才能号称自然垄断。我可以被你逼的不出房子不工作在房子里饿死但是你也要允许我独立的权利。但事实上加拿大政府由很大的incentive来和我签贸易协定。
但是你不能法律禁止。不管经济不经济你也得允许了才能号称自然垄断。

法律没有必要对现实中不存在的事进行规定,另外普通法中处理这种事并不是靠法条
法律没有必要对现实中不存在的事进行规定,另外普通法中处理这种事并不是靠法条



这种事情完全存在,我明天就可以去宣布独立然后在自己房子里制定自己的法律。普通法按案例的话那就是加拿大的法庭会做出不允许独立的判决。

我倡导的制度就是允许这些都独立的制度,这下你明白了么。不管会不会发生,全部允许。
这种事情完全存在,我明天就可以去宣布独立然后在自己房子里制定自己的法律。普通法按案例的话那就是加拿大...

对啊你既然生活在普通法系统中自然首先要遵守这个规则,不过普通法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经过时间也有可能会允许,只不过加拿大政府可能会不给你签证
对啊你既然生活在普通法系统中自然首先要遵守这个规则,不过普通法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经过时间也有可能会允许...


我知道。我不是说了么加拿大政府不让我出门不让我工作让我在家里饿死都可以,但是只要给我独立的权力就可以。
我知道。我不是说了么加拿大政府不让我出门不让我工作让我在家里饿死都可以,但是只要给我独立的权力就可以...

你这种人多了以后自然会有政府允许,只可惜基本没有人愿意这样做,所以这个法律对现实毫无意义
你这种人多了以后自然会有政府允许,只可惜基本没有人愿意这样做,所以这个法律对现实毫无意义


lgbt只有1%的人口所以政府不应该允许他们的权利?即使我这样的只有很少数人但是我们独立的权利也不应该被侵犯。当然我的目标是让更多的人相信我们这样的制度比现在的制度更好
lgbt只有1%的人口所以政府不应该允许他们的权利?即使我这样的只有很少数人但是我们独立的权利也不应...

lgbt提出了诉求啊,只要不侵犯到其他人自然可以满足他们的权力,但你这种没人提出诉求自然不会有法律响应你
lgbt提出了诉求啊,只要不侵犯到其他人自然可以满足他们的权力,但你这种没人提出诉求自然不会有法律响...

蛤。我希望我这个诉求被法律相应。你是支持我呢还是以这个没经济效应又没有多少人支持来反对我呢?
你没提出诉讼啊所以诉求无从谈起


假设我提出诉讼你支不支持我。
假设我提出诉讼你支不支持我。

中我只支持普通法法官的判决
中我只支持普通法法官的判决


那如果有个普通法法官判lgbt没人权必须接受化学治疗你也支持了?
那如果有个普通法法官判lgbt没人权必须接受化学治疗你也支持了?

是两回事任何法律体系都不会让所有人满意,重点是那种法律体系最合适,显然普通法是最合适的
取消主权国家对于在某片地区上立法/执法的垄断权,这个说法就是有问题的。楼主的想法有一定的可行性,但是没有搞清楚法治化是市场经济的基石。比如说,知识产权保护。最开始也不见得大家就能认识到知识产权这个东西,只不过是发现抄作业的有点多,于是市场参与者就会凑到一起商量一下,以后是允许抄还是不许抄,怎么判定抄没抄,要判定一下允许抄相比不允许抄有多少好处有多少坏处,从而立法决定是不是要保护知识产权,以及怎么保护。也就是说市场里面的参与者其实随时有协商修法的需求,这不是国家在某片地区上有立法/执法的垄断权,而是只要是市场经济,市场参与者就有立法修法的需求,随时根据实际情况变化而变化。剩下的问题是执法的问题,你希望的是执法的私有化,市场化,竞争化,这个是可以考虑的。但是主权国家本身不是人,只有人才有立法修法的需求,这一点不能含混。所以说民主制的必要性其实是各个利益体要有一个协商立法的平台,有个讨价还价的平台,这是市场经济的基石,这个需求永远存在。不可能没有的。而各个国际法只不过是国家间出代表来讨价还价制定规则而已,所以,立法协商是没有什么垄断权一说的
是两回事任何法律体系都不会让所有人满意,重点是那种法律体系最合适,显然普通法是最合适的


显然我这种可以随意独立的体制里会出现更好的法律,因为政府有更多的制衡。
楼主的想法有一定的可行性,但是没有搞清楚法治化是市场经济的基石。比如说,知识产权保护。最开始也不见得...


引用我对另外一个人的答复。你可以这样理解:我这个日子里国家承认各个省,市,区,县以及各个私有财产主的独立权。主权国家对司法权的垄断就体现了在他不允许独立上。
显然我这种可以随意独立的体制里会出现更好的法律,因为政府有更多的制衡。

并不会前面分析过你的制度成本更高不可能进化出来
楼主的观点非常有意思。事实上目前世界普遍认可的所谓“主权国家”也不是亘古以来就有的,政治组织形式本来就会随着自然环境、科技水平变化而变化。

我个人觉得具体的问题还集中在楼主所说的竞争机制是否会形成自然垄断上。一般来说自然垄断必须要边际成本递减才能实现,而目前看来国家的“秩序”机关并不是边际成本递减的(反而出于官僚机构自我膨胀的特性甚至可能会递增)。不过我觉得这和科技水平也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有技术能有效实现大规模、廉价的人口控制,垄断会更加成为可能,而能与之对抗的或许只有科技的去中心化。
并不会前面分析过你的制度成本更高不可能进化出来


你怎么知道现在的scale就是最佳的呢?而且你怎么知道这个scale随着科技的变化不会改变?你怎么知道这个scale在所有的地区都一样?你不就是说当执法机构的barrier to entry特别高么,所以一个utility monopoly是正当的。但是这个随着科技的发展完全可以降低,说不定现在已经够低了呢,只有放开市场让各个大小的执法机构来竞争才能看出来到底什么样子的scale才是最佳的。当初美国建国的时候做邮局的barrier to entry特别高,所以成立了个国立邮局,现在ups和fedex做的这些事情完全比联邦政府已经好多了。
并不会前面分析过你的制度成本更高不可能进化出来


我又想到了一点:当今社会有多少人会在自己家里拿花盆种菜?没有多少的。为什么呢?因为直接去菜市场买所花的时间和精力比个人在自己家里种菜要少得多。这就是你说的 “成本更高”。然而这是政府禁止人民自己在家种菜的理由么?事实上大多数政府也没有禁止这个。而且人越有钱就越有可能发展出做这种不“经济”的事情的“闲情逸致”。 就像我奶奶,我小的时候家里条件不错。我奶奶就经常在阳台上种一些小辣椒西红柿小葱之类的东西,她虽然知道这样不经济但是也觉得做这个很有乐趣。当然如果是一个在城市里的打工仔,他就不可能有精力来照顾这些菜,因为他需要工作来维持自己的生计,老是在家自己种菜的话他会自己饿死。而如果一个富豪在乡间买下一个庄园然后来种他自己吃的菜,他就可以自己维持生机,虽然成本还是会比直接从市场上买菜要高,但是这个富豪有钱来花费。所以整个种菜产业的结构分配就会使绝大部分是专门种菜的菜园,然后有一小部分的菜是个人小规模种植的。所以你是想要因为小规模种植成本高不经济而来禁止小规模种植,然后让大型菜园垄断所有的蔬菜供应么?
恰恰是最自由的市场才会考虑到人们非经济层面上的需求。像老人们看着菜苗成长的乐趣。像自由主义者对脱离大政府管控的向往。可以说做不经济的行为是富人的特权。按照“人拥有自由分配自己财产的权利”这个原则来说,浪费掉财产也是人的一种权利。
你怎么知道现在的scale就是最佳的呢?而且你怎么知道这个scale随着科技的变化不会改变?你怎么知...

多元司法机构的竞争成本科技进步下会越来越高,这个就好像军备竞赛,这个是博弈结构的问题

这个scales发没发生变化要看有多少人愿意付出代价,和你说的国有企业是两回事,举个例子魁北克独立有明显的诉求,但是个人独立就没有,司法权的集中能降低成本趋势更明显最明显的是北约,一直在扩张
我又想到了一点:当今社会有多少人会在自己家里拿花盆种菜?没有多少的。为什么呢?因为直接去菜市场买所花...

集体防御并没有排斥个人防御,所以你的说法并不符合实际,美国大把人玩枪的。
多元司法机构的竞争成本科技进步下会越来越高,这个就好像军备竞赛,这个是博弈结构的问题这个scales...

集体防御并没有排斥个人防御,所以你的说法并不符合实际,美国大把人玩枪的。


你有什么看不明白的?在自己家种才不代表所有的菜都是自己家种的,但是你要禁止自己家种才么?

还有我一直都在说在法律上允许独立并不是说允许了就一定独立。魁北克省有独立的权利但是不也没独立么。个人独立有诉求啊,只要有一个人有这种想法这个权利就应该被保证。哪怕世界上只有一个同性恋者,他也有不被强制化学治疗的权利。你别给我装傻。还有你也别认为普通法系统有多么完美,你如果真的动脑子想一想的话你会发现我的这个系统比普通法更优越,因为个人可以以很低的价格来反抗自己不容易的判决。这就好像你从美国一个21岁合法喝酒的州跑到18岁合法喝酒的州去一样,在这里虽然个人无法改变州法庭的判决,但是个人可以直接离开他不喜欢的司法区。在我的系统里这种反抗会变得更加得廉价。

你这个人以为执法公司的边际收益随着执法公司的大小的增大只会一直会增加,这本身就是大错特错的。每一个公司的边际收益都是随着公司大小的增大先增加一段时间,然后不可避免地减少,这在Ronald Roase的The Nature of the Firm里说的很清楚了。所以集权有优势的前提是现在主权国家的大小还是处于边际收益增加的大小。我认为这个从收益转到亏损的大小界限是在不断变化的,而只有解放开市场机制才会让执法机构的大小保持在最优。
@zzzzz11111

还有你可能误解了我实现这个体制的方法。你可能以为我要在没有大众支持的情况下强制的向政府要求这个权利。所以你才会说普通法庭不会同意我之类的

不是的,我的计划不是这样的。我的计划是向更多的人介绍无政府资本主义,走的是试图争取大众对我这个体制的支持。这样到了最后,如果我的支持者到达了一定数量,在美国这里要80%吧,我们会施压让国会修改宪法承认州独立的权利,让各州承认县,市,和各个私有财产主独立的权利。在普通法的民主国家,我向法庭也不会想要违背大众的民意。最后是靠这种方法来实现我这个体制的。当然不是我说我有独立的权利政府就会承认我这个权利,我没有那么蠢
ZetaFC 观察
世界上反对你的例子举都举不完,这不我又想到了个例子。美国因为竞选winner take all所以导致只有两个大党会有机会赢得竞选,小党派参选是“不经济的”。但是美国因此禁止了所有小党派参加竞选吗?并没有,因为结社结党是人民的基本权利。而且历史上也有大党派犯出重大错误被取代的先例。
还有你可能误解了我实现这个体制的方法。你可能以为我要在没有大众支持的情况下强制的向政府要求这个权利。...

我说的是这个是大概率不会有多少人呼吁,因为这个东西对基本上所有人并没有多少好处
你有什么看不明白的?在自己家种才不代表所有的菜都是自己家种的,但是你要禁止自己家种才么?还有我一直都...

美国法律也没有禁止个人自卫,所以你这还是错误的类比

第二你这是标准的左派进步主义者的思想,权利并不是先验的而是演化而来的,魁北克有独立的权力但没有独立本质上就是根据独立的程序没有通过,这没有任何问题,另外武装自卫权不同于产品竞争武装竞争带来的投入并不增加消费者的效用,正如军备竞赛投入的增加并不增加安全购买者的效用一样,你的系统之所以不成立就是因为养不起这样的系统
美国法律也没有禁止个人自卫,所以你这还是错误的类比第二你这是标准的左派进步主义者的思想,权利并不是先...


养不起是你自己的主观想法。养不养得起只有放开了市场之后从实际中观察才能知道
养不起是你自己的主观想法。养不养得起只有放开了市场之后从实际中观察才能知道

事实上如果存在这个市场应该有很多人会宣布个人独立,法院也会受到许多诉求,就好像同性恋一样,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同性恋申请结婚导致了法律的更改,但你说的并没有大量的人进行,说明本身这件事并没有产生多大市场
事实上如果存在这个市场应该有很多人会宣布个人独立,法院也会受到许多诉求,就好像同性恋一样


这个思想很新,主权国家的正当性在人们的思想里根深蒂固。你也知道同性恋也是过了好几个世纪才得到权利。给我们几十年扩展队伍你也不知道到时候我们会不会有很多人。
这个思想很新,主权国家的正当性在人们的思想里根深蒂固。你也知道同性恋也是过了好几个世纪才得到权利。给...

同性恋最终能获得权力是因为同性恋有客观存在的庞大数量,但你的实际上和历史上司法区不断合并,少数司法扩张的趋势相同,这一过程就是由市场驱动的
同性恋最终能获得权力是因为同性恋有客观存在的庞大数量,但你的实际上和历史上司法区不断合并,少数司法扩...


科技的发展恰恰给了小国更多制衡大国的权利。我举几个例子,海洋航行技术成熟之后,沿海城市和省份在经济上不再依赖他们相邻的大陆大国,可以直接用船与世界各国交易,新加坡要是没有这个是不可能独立于马来西亚的,自己经济就会崩溃。飞机技术的发展使柏林空运得以成功。按照你的观点,苏联如此大的力量势必会把西柏林并入他的司法范围里,然而事实并没有这么发生。朝鲜拥有核武可以跟美国叫板,美国畏于核报复不敢展开常规战争,这要是在200年前朝鲜早就被美国吞并纳入美国的司法范围了。

综上所述,在科技不发达的时代,大国相对于小果然确实有优势,也造成了历史上兼并扩张的发生。但是科技的发展使小国越来越可以对抗大国,你所说的兼并扩张时代已经是过去时了。而随着科技的发展历史会越来越支持小国。
科技的发展恰恰给了小国更多制衡大国的权利。我举几个例子,海洋航行技术成熟之后,沿海城市和省份在经济上...

暴力实体增多实际上结果是武力的投入更高了事实上使得所有人都更高的投入战争相关事务,同时增加了冲突
另外科技发达并没有给予小国制衡大国的实力而是相反,因为武器越来越需要资金和科技的支持小国越来越难以独立国防这就是北约扩张的原因
暴力实体增多实际上结果是武力的投入更高了事实上使得所有人都更高的投入战争相关事务,同时增加了冲突另外...


暴力实体增多实际上结果是武力的投入更高了事实上使得所有人都更高的投入战争相关事务,同时增加了冲突另外...


暴力实体单一化之后所造成的暴力才更多。中国只有共产党这一个暴力实体,用了多少暴力?杀了多少人?民主国家里是一个道理,只不过他们暴力的结果不是像杀人这么直接,而是以枪杆子指着你的头抢你的钱。

另外我之前举的例子完全反驳了你关于大国小国的观点。另外我还可以举另外一个例子。一战之前,英国相对于德国是毋庸置疑的海洋大国。但是随着Dreadnought这个科技被研发出来,英国之前几百艘战舰的海洋优势被清零,站在了和德国一样的起跑线上。这可谓又是一个科技使小国制衡大国绝佳的例子。我还可以举好多例子,赤手的歹徒对赤手的妇女,毫无疑问是歹徒赢;持刀的歹徒对持刀的妇女,妇女会对歹徒造成一些威胁;持枪的歹徒对持枪的妇女,妇女会对歹徒造成极大的威胁。这又是科技使弱者可以制衡强者。

至于你说NATO。NATO里30个国家27个放弃拥有核武。依我看来这些国家放弃拥核做了错误的决定。请您敬观历史吧,我预测未来会有更多国家退出无核条约,NATO也会逐渐解散。
暴力实体单一化之后所造成的暴力才更多。中国只有共产党这一个暴力实体,用了多少暴力?杀了多少人?民主国...

中国不止共产党一个暴力实体,中国这类独裁政体是小圈子统治武警公安军队情报系统地方黑社会都是不同利益山头的实体,这些暴力集团都有逐利动机
Dreadnought的出现恰恰大大提高了海军军备竞赛的成本,海军投入达到了天文数字的程度以至于只有英国和德国这样的富国玩得起
歹徒和妇女的例子,妇女持刀的话歹徒下狠手的概率其实是提高了的,另外这个例子也举得很荒唐歹徒是利用暴力获得利益的团体,妇女则根本不是,这两种根本不是类似性质的团体
中国不止共产党一个暴力实体,中国这类独裁政体是小圈子统治武警公安军队情报系统地方黑社会都是不同利益山...


没错,Dreadnought出现之后确实只有德国英国美国法国日本这种富有的国家才能制造。但是没有Dreadnought之前,德国等即使以最大马力制造寻常战舰,他们也永远不能向英国海军挑战,因为英国人的海军已经有了几百搜寻常战舰的优势,造普通战舰的技术他们也成熟也有经验。你可能以为如果贫困的小国无法制造Dreadnought而英国可以的话他们就永远不可以制衡英国了。是的,这完全没有错。但是你没有意识到即使没有Dreadnought,英国海军还是会完爆小国的海军,所以贫困小国对抗英国的机会永远都是零。但是如果有Dreadnought这个科技的话,至少最富有的那几个小国可以对抗英国。一些vs.零 的话我觉得一些显然更好。
没错,Dreadnought出现之后确实只有德国英国美国法国日本这种富有的国家才能制造。但是没有Dr...

德国能制衡英国的原因不在Dreadnought出没出现而在德国的工业力量在迅速赶超英国,Dreadnought只是德国和英国的军备竞赛的一个结果而已,如果德国不是在综合实力上接近英国,英国也不会投入巨资研发Dreadnought
德国能制衡英国的原因不在Dreadnought出没出现而在德国的工业力量在迅速赶超英国,Dreadn...


首先这个军备禁赛是德国得到Dreadnought科技之后发起的对英国的挑战,可以说Dreadnought就是军备竞赛的起因。

你想想,即使德国的工业力量超过英国了了,如果没有Dreaednought的话,英国还有几百艘常规战舰的优势,起点就高。有Dreadnought这个科技的话英国相对于德国的起点更低了,更容易被赶超。英国海军1815-1914年没有任何人挑战,就是因为他们这个高度非常难以超越,只有在Dreadnought出现之后德国才挑战并不是一个巧合。
首先这个军备禁赛是德国得到Dreadnought科技之后发起的对英国的挑战,可以说Dreadnoug...

并不是这个技术的原因是英国为了维持海上霸主地位研发了新型军舰,事实上你把逻辑搞错了不是英国研发出了军舰导致自己地位受到冲击,而是英国本身地位受到冲击,为了维持地位研发了新武器,按你的逻辑新武器出现反而会弱化霸权的话那把全国不可能投入科技研发新武器,这恰好与事实相反
并不是这个技术的原因是英国为了维持海上霸主地位研发了新型军舰,事实上你把逻辑搞错了不是英国研发出了军...


我就是认为新武器出现反而会弱化霸权。各个国家研发新的武器是因为他们以为自己可以拥有对这个武器的垄断地位,而事实上垄断是非常难维持的。另外研究新武器也是为了对付别人研究新武器,如果全世界真的只剩下一个国家的话他们也不会再研究新的武器了。
秦始皇统一了中国以后把所有兵器全部征收过来销毁,不就是为了这个么?这也佐证了我的观点。
我就是认为新武器出现反而会弱化霸权。各个国家研发新的武器是因为他们以为自己可以拥有对这个武器的垄断地...

你这个前面已经分析过了恰好与事实相反,按你的逻辑霸权国家都不应当投入武器研发,因为这会导致地位动摇,秦始皇统一中国销毁武器的过程就是消灭其他武装集团的过程,和我们讨论的毫无关系
你这个前面已经分析过了恰好与事实相反,按你的逻辑霸权国家都不应当投入武器研发,因为这会导致地位动摇,...


霸权国家确实不需要投入武器研发。但是问题上世界上没有霸权国家。英国研究Dreadnought是因为德国当时也在研究Dreadnought。 美国研究核武的时候担心德国也在研究核武,毕竟有V5火箭。美国战后研究科技更是为了和苏联对抗。就是到了现在在军事上美国也不能说对俄罗斯有霸权。秦始皇恰恰是最好的例子,他在中国得到了霸权,又没有外敌,当然要销毁武器了,他消灭了其他的武装集团之后销毁武器的。
霸权国家确实不需要投入武器研发。但是问题上世界上没有霸权国家。英国研究Dreadnought是因为德...

你自己不是刚刚举例的时候还说英国是海上霸权国家吗?不叫霸权国家的话叫实力领先国家也是一样的,秦始皇获得霸权后也没有停止研发新武器,
按目前人类科技水平,执法权扩张到全球是不现实的。

另外体制竞争其实也类似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从封建到现代,就类似新体制代替旧体制。由于人类认知水平和社会生活形态都是不断变化的,那迭代出最优秀的体制所需的时间和进程是个完全的未知数。

不过体制竞争的想法是挺有意思的。
你自己不是刚刚举例的时候还说英国是海上霸权国家吗?不叫霸权国家的话叫实力领先国家也是一样的,秦始皇获...


英国确实有霸权。但是其他的国家也在发展海军科技,所以他的霸权不完全。我所说的霸权是一个垄断地位,意味着英国拥有世界上所有的港口。秦始皇还有一些研究是因为要对抗匈奴,他也没有完全的霸权,但是相对来说他为了自己在国内的垄断地位下令销毁所有武器。
英国确实有霸权。但是其他的国家也在发展海军科技,所以他的霸权不完全。我所说的霸权是一个垄断地位,意味...

你说这过这个法不影响结论军事领先国家也是军事研发投入比较大的国家,有垄断地位销毁武器恰好证明了在大一些的共同体军事开支会下降
你说这过这个法不影响结论军事领先国家也是军事研发投入比较大的国家,有垄断地位销毁武器恰好证明了在大一...


我的意思是军事不领先(可以其他方面领先)的国家通过投入研究科技可以挑战军事领先的国家。而如果没有科技提升的可能性的话军事领先的国家会更容易保持他的军事领先地位。

如果有一个机构掌握了军事的垄断权的话,那么谁来阻止他的暴政呢?别告诉我民主制度,皮诺切特可没有遵守民主制度。
ZetaFC 观察 回复 fdsjlg
按目前人类科技水平,执法权扩张到全球是不现实的。另外体制竞争其实也类似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从封建到现...


谢谢。其实想想的话,中国的改朝换代就是这样一个竞争的历史。只不过由于在同一时间只能有一个拥有扩张到全中国的执法权的机构,这个竞争的速度被大大减少了
我的意思是军事不领先(可以其他方面领先)的国家通过投入研究科技可以挑战军事领先的国家。而如果没有科技...

你说的又和事实相反了越是军事领先国家越容易出现军事创新投入也越大,军事垄断权和司法垄断权不是一回事,民主国家的军事垄断权也和独裁国家的不是一回事,民主国家的军人效忠的是宪法,而不是领导人个人,所以有野心的领导人要颠覆民主制度往往要额外建立一只效忠自己的军事力量比如希特勒或者在军队中建立小离自己的小团体比如皮诺切特
你说的又和事实相反了越是军事领先国家越容易出现军事创新投入也越大,军事垄断权和司法垄断权不是一回事,...


不对吧。德国一战之前的海军投资/GDP的比例比英国大的多的。斯大林的重型军工厂投资/GDP的比例也是很高的吧。你也可以想想朝鲜核弹投资/GDP的比例是多少。越是军事落后的国家对军事的投资才更大。跟你说的完全相反
不对吧。德国一战之前的海军投资/GDP的比例比用过大的多的。斯大林的重型军工厂投资/GDP的比例也是...

德国的海军投资比例有没有数据出处?GDP也并不是一个好的指标,更合适的是海军用钢用铁占总的钢铁产量,这里指的是军事创新如果英国的创新反而威胁自己的地位那么英国不可能会进行创新投入,这和GDP比例没有关系,各个国家都会搞军事创新,这个事实本身就说明军事创新对本国的军事优势是有利的
德国的海军投资比例有没有数据出处?GDP也并不是一个好的指标,更合适的是海军用钢用铁占总的钢铁产量,...


这文献不好找。我是根据维基里这个条目(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glo-German_naval_arms_race)对于德国海军投资和经济的评价来推理出德国有一个更高的投资比例。

另外,某科技的初始发明者不能保持长期对某科技的垄断权这是一个客观事实。所以其他国家最终都会得到发明国的科技。如果把强国研究科技的速度比弱国快也当作一个客观事实的话,那么认识到这两个客观事实的强国就确实会停止对科技的研究,因为这样会使挑战自己的科技更慢地出现,而即使出现了更先进的科技自己也会得到这个科技。这确实是一个对于强者最优的策略,然而学过博弈论的同学们都知道最优的策略往往是最不可能出现的。首先第一,绝大多数人都相信垄断是可以长期维持的,我作为一个极端的市场主义者我不相信这个。第二,强国也有研究科技来对抗比自己更强的强国的动机。你别看美国现在看起来是世界第一,但是美国的假想敌是全世界联合起来的军事力量,而这个假想敌有比他更强的可能性,所以美国才会大力投资科技。

大国发展科技的动力是更轻松地碾压弱国。就像美国如果没有核弹也可以进攻日本本土,但是要多死几百万人。但是大国政府常常不考虑如果这些科技泄露了怎么办。我想当初做核弹的美国政府现在也不希望朝鲜有核弹,从长远的角度来看高科技确实对霸权不利。
这文献不好找。我是根据维基里这个条目(https://en.wikipedia.org/wiki/A...

从你的维基条目中看不出任何能支撑你数据的来源,你得具体指出是哪一段?
第二条你偷换了概念,新科技保持住垄断权和新科技带来新的优势是两个无关的事,这里讨论的是后者,全世界联合起来的武装力量也在投入研发新科技,所以研发新科技对研发者有利的观点你还是没有驳倒

更轻松的碾压弱国本身就是有利于强国的这意味着新科技确实对发明国有优势,从长远看也是如此
科技泄露又怎么样呢?比你早研制出来还是扩大了优势
从你的维基条目中看不出任何能支撑你数据的来源,你得具体指出是哪一段?第二条你偷换了概念,新科技保持住...


从长远来看是减少了强国和弱国的差距,减少了优势。全世界的其他国家并不认为他们是联合体,是美国单方面视他们为潜在的威胁。
从长远来看是减少了强国和弱国的差距,减少了优势。全世界的其他国家并不认为他们是联合体,是美国单方面视...

并不是技术在任何时候都是扩大了发明者和别人的差距,美国单方面是他为威胁和世界其他国家都在研发科技并不矛盾,不管是世界其他国家强还是美国强,,总之强的一方都在大力发展科技
并不是技术在任何时候都是扩大了发明者和别人的差距,美国单方面是他为威胁和世界其他国家都在研发科技并不...


我知道,我承认这个现象在发生,我只是说他们这样做是在自毁长城。正是因为他们都在发展科技所以才给了小国获得高科技更多的机会。像你如果让朝鲜自己发明出相对论,自己搞曼哈顿计划,他是做不出核弹的。
反对自由市场 ok?看一下生化危机,就是自由市场的结局。
我知道,我承认这个现象在发生,我只是说他们这样做是在自毁长城。正是因为他们都在发展科技所以才给了小国...

核弹拉大了美国和朝鲜的差距,核弹使得美国可以轻易灭亡朝鲜,朝鲜却因为没有投射工具和足够数量和美国能反导威胁不了美国
ZetaFC 观察 回复 sousou
我对你举例的那个烤鸡例子有点儿兴趣:华人超市为什么不改变烤鸡的口味呢?因为华人超市也许调查后发现自己...


你说的这个就是垄断的问题啊,你把垄断的民主国家的问题说得很清楚。即使是民主,因为是垄断,所以只会照顾51%的利益,为此不惜牺牲1%的利益。而在没有垄断的自由市场里每一个1%都可以去100家公司找他们想要的服务。

对不起我之前没看到你的评论
sousou 回复 ZetaFC 观察
你说的这个就是垄断的问题啊,你把垄断的民主国家的问题说得很清楚。即使是民主,因为是垄断,所以只会照顾...

并不完全是垄断,一部分的有这个意思,就是利用市场地位来进行搭售。
但是也有可能这个烤鸡其实符合大多数人的口味,只是有一部分人不接受,烤鸡店通过销售量的分析判断,这个小部分喊不好的人并不影响销售,因此得出大部分人觉得这个烤鸡味道不错,不需要来改善的论点。
而不接受的人喊这个烤鸡不好吃,舆论上就知道说这个烤鸡不好吃,但是事实上很多人觉得这个烤鸡味道不错,只是他们没有说话,舆论只会报道说话的人,不说话的觉得烤鸡味道不错的人因为没有发表意见所以其有报道,但是等到事情出来的时候,人们只看到了说话的人的意见,没有吃过鸡的人就觉得这个烤鸡是不好的。结果连觉得这个烤鸡味道不错的人也许也觉得自己的口味是不是错了,也许应该可能这个烤鸡的味道其实是不好的。反过来一小部分人的意见被放大了,来影响了大部分人的意见。
ZetaFC 观察 回复 sousou
并不完全是垄断,一部分的有这个意思,就是利用市场地位来进行搭售。但是也有可能这个烤鸡其实符合大多数人...


我知道那个鸡符合大部分人的口味。我考虑的是个人的意见要怎么解决。只有一个供应商的话改不了的。多个供应商的话就有可能遇到自己更喜欢的产品
sousou 回复 ZetaFC 观察
我知道那个鸡符合大部分人的口味。我考虑的是个人的意见要怎么解决。只有一个供应商的话改不了的。多个供应...


对于那个卖鸡的店铺来说,只要大部分人没有意见,这个小部分人的建议不需要满足,除非他要扩大经营,把鸡卖给更多的人,这样就要将鸡分为不同的口味来满足不同的需求。既然大部分人没有意见,为什么需要改变呢?
ZetaFC 观察 回复 sousou
对于那个卖鸡的店铺来说,只要大部分人没有意见,这个小部分人的建议不需要满足,除非他要扩大经营,把鸡卖...


我也没让他改变。我也知道他不会改变。我说的是即使他不改变别的烤鸡店也会有不同的烤鸡
sousou 回复 ZetaFC 观察
我也没让他改变。我也知道他不会改变。我说的是即使他不改变别的烤鸡店也会有不同的烤鸡

但是你的下文里面说


"
不管有没有售后服务,接受不接受顾客反馈,最终的产品是衡量其公司成败的唯一指标。顾客如果觉得你的产品不好,那下次就不会再去你那里,久而久之市场里最好的产品就会去服务最多的人。而在这个体制下也会产生诸多的社会组织来收集信息,揭发那些产品不好的公司,推广那些产品好的公司,这应该便是各个消费者维权组织的最初的意义(现在变成了政府lobbyist去搞各种市场管制了)
"

我觉得产品好不好并不是看顾客意见的反馈,而是直接看销售量,如果销售没有问题,产品理论上就没有问题,除非外部环境发生改变了。片面的去追求顾客的意见,其实并不能把产品作的更好,就是我说的,其实大部分的人是不提意见的。如果单纯追求顾客的意见来改良自己,最后这个产品必然会走进死胡同,因为很多建议本身就是相反的。就好比餐厅提供问卷,极有可能有的顾客说,你的菜太咸,有的顾客说你的菜太淡没有味道。那餐厅最好的做法就是不改变。
ZetaFC 观察 回复 sousou
但是你的下文里面说"不管有没有售后服务,接受不接受顾客反馈,最终的产品是衡量其公司成败的唯一指标。顾...


我说的也是销量啊。因为我说了“ 不管有没有售后服务,接受不接受顾客反馈”,最后看产品,就是看的销量啊。
并且无政府资本主义要怎么解决兼并和垄断问题?比如一家鸡店用压价、并购等手段取得了竞争的最终胜利,然后...

消费者可以选择吃鸭子,并策反这家鸡店的员工出来自己组织个鸡店,然后和原老板竞争
所以你的理論跟「叢林法則」有什麼不一樣之處?


丛林法则会杀死对手,只给一次机会,自由民主教育改造对手,并通过贫穷疾病交通事故或无力生育结束掉这一进化个体(让天灭掉他),法治。
无政府主义涉及到  自然法与社会法的关系

如果没有政府,一切社会活动都通过自然秩序进行是最公平最公正(天永远比人大公无私)的制度设计,但问题是成本太高,社会成本无法无限供应人口和抢粮,任他们完全自由竞争实现公平公正(效率不关心公平公正关心稀缺)。

因为资源的稀缺性,人类进化出社会法,进化出政府,从而导致了诸多社会不公,稀缺必然需要私有去解决珍惜,包括权力的私有。自然进化后的自然法与社会法的达成动态平衡。

独裁与民主,自然法不可避免的存在,在国与国之间没有太多社会法,所以常是自然法秩序(战争疾病贫穷....),独裁和民主是对不同自然法权重的适应。 独裁的优势是耗能低,效率高,劣势是公共品提供不足。民主的好处经过了进化和变形,没有独裁体制供养民主体制不可能长期存在,因为民主体制耗能太大,可以提供极高的公共产品,但人类生产力能力有限,一个国家单独民主很快就会演变成独裁,因为财政很快就破产了。那么为什么还是出现了古希腊民主以及此后的民主?

这与民主的军事优势有关(独裁体制因为低耗能导致低武力,他养不起那么多选民大爷天天不工作忙于竞选辩论),但民主可以,民主通过对外抢劫和掠夺解决财政问题,可以提供非常高的公共品,民主的优点在水区有我的帖子专门论述。

引用-战争难免出现军队长期在外,独裁制大概率会出现-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军队反噬独裁者,所以独裁者常常会监视猜忌大将甚至杀了他们(波斯将军,岳飞,朱可夫,彭德怀,张成泽..........功高盖主,军臣必须死一个,否则无法独裁),民主军队的将军很苦逼,士兵即君主,无论天涯海角都是御驾亲征,很难做小动作(勒索贪污军费,避战不出,战前通敌)反之,民主军队很容易收买对方军队。

打仗打的是钱粮,独裁体制腐败盛行,没有反对派作为团体认真监督每个环节,独裁者很难发现系统性腐败,常有贪污军饷,谎报开销,甚至勒索要挟君主。所以独裁制很少对外作战(和平主义者),能求和就求和,常被民主制勒索,真打起来,财政很快就陷入破产境地,外战最终变成了内战。(奴隶们平时很老实,一旦有外战军队离开,胆子会越来越大,所以斯巴达军队必须数天内解决战斗,无论输赢都必须回去,他不敢和波斯死磕)

战争打得是高科技(希腊火),科学技术的发展需要言论自由竞争知识进化做文化基础,贪婪的民主竞争必然导致反对派之间相互恶毒舆论攻击,社会言论和思想大乱套,各种极其变态的新思想新科学新技术层出不穷相互竞争,从而不断进化出新战法和新武器。战法遥遥领先。[url=/article/item_id-318544#][/url]
 
结束引用

无政府主义   独裁体制  民主体制  存在历史进化供奉关系,是一个自然进化和自然选择的过程
ZetaFC 观察 回复 simi ?
无政府主义涉及到  自然法与社会法的关系如果没有政府,一切社会活动都通过自然秩序进行是最公平最公正(...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觉得跟我对于无政府资本主义的讨论关系不大。总结到一句话,我就是在倡导地区独立权。
其实这个话题我也想过,需要的不是竞争,而是电脑ai高速发展以后,政府就像个atm机,没有人会向atm机讨价还价,撒泼发飙,也不会有人想推翻atm机另外建一个,你取钱转账都已经用程序定了好,机器只不过取代人工而已,这时候看政府很多部门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公检法是保护机器的,机器的核心是程序,老百姓根本不用懂得如何编程,只需要提出要求,要求机器具有转账功能或者取款功能即可,以及客观评价机器是否好用的权利。政府和国家根本就不需要了,他们的职能就演变成一台高效运行的电脑,老百姓各司其职,按照一定的程序把大家的要求提供给有关部门,然后由专门人员设计程序运行,公检法机关保护整套程序的正常运行,到时候老百姓需要政府的时候只需要把相关材料提交给机器,机器自动解决,从而避免了各种权利黑洞和腐败问题。 有很多决策根本不是一两个人能胜任的,现行制度无论美国还是中国,很多还是赌博式的摸着石头过河,现在的大数据并没有汇总老百姓需求的功能,而且也不是双向的。全球联邦,取消政党执政的纷争,其实正常的老百姓不过就是吃喝拉撒那点事,有野心欲望的人才会搞政治,政治的目的无论如何粉饰,最后都是阶级压迫而已,这在科技水平不行的时候很容易用来蒙蔽老百姓,但是随着人类越来越多的把决策交给机器以后,人民的自由度就会空前提高,公平性和合法性也得到了保证。
>>其实这个话题我也想过,需要的不是竞争,而是电脑ai高速发展以后,政府就像个atm机,没有人会向atm...

机器如果不能被人控制就会产生自主意识形成新的集权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