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事物认知的六个阶段(译自PeakProsperity)

最近在看PeakProsperity的coronavirus update,看到一篇很好的文章,The Six Stages of Awareness。本文在今天的视频里是用于描述面对疫情仍毫无损失的和认为自己损失惨重已经开始panic的美国人,但同样也准确描述了你葱不少人对共产党的认知过程。现在学校停课外加spring break也没事干,因此拿谷歌翻译人工修正削除一些不相关的废话后转到你葱供大家参考。


TL;DR

认识的六个阶段(你国版)

  1. 否认(粉红)期:你国不可能那么烂,你国是好的,说你国坏的都是境外反动势力。
  2. 愤怒(发泄)期:原来你国这么垃圾,我被骗了那么多年,太可恨了!
  3. 讨价还价(岁静)期:老老实实的呆在你国也挺好的,只要自己不作死就不会死,说不定哪天中共自己就亡了。
  4. 恐惧(梦醒)期:不能再岁静了,更大的铁拳总有一天会再砸到我身上,大洪水会把我淹没,未来太可怕了,我活不过去的。
  5. 抑郁(支黑)期:你国没救了,中共是不可能倒的,你国人活该被共产党统治,做什么都是没用的。
  6. 从容应对(大脑升级)期:让我们做些真正有价值的事去面对你国,不再意淫幻想。行动起来对你国造成真正的伤害,保护自己渡过洪水滔天的未来。



以下正文:

对事物认知的六个阶段

作者:克里斯·马滕森(Chris Martenson)



下面的文字来自以前的速成课程研讨会,根据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ElisabethKübler-Ross)的《致郁的五个阶段》比较随意的改编。

通常,对事物的新认识会导致一系列的情感反应,这些情感反应与遭受损失时的悲痛相仿。 我将这些情感称之为「对事物认识的六个阶段」。

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会经历这一过程。 在接受真相时,我们大多数人都会不可避免地经历所有六个阶段,但每人经历每个阶段的顺序和速度都各不相同,有些人会跳过某个或某几个阶段。

当我们在本网站和其他地方阅读或听到彼此的评论时,我希望大家能够接受并理解这个事实:每个人对相同事物的认知都处在不同的阶段。

每个人都需要处理自己目前所处的阶段(当然,要在文明理性和适当的正常范围之内),并且每个人都应以自己的步调前进,得到他人的支持。

对事物认知的六个阶段

第一阶段:否认
在接受新事实的第一阶段,人们可能会先对自己发表一系列否认,例如「不可能如此。 肯定有其他原因。 这肯定是假的;如果是真的,我早就听说了。 」帮助人们脱离「拒绝期」的方法便是向他们提供大量数据支持。此外,应该仅利用大多数理性的人会认为高度可信的资源。

第二阶段: 愤怒
接下来,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很生气,对自己(可能还有对你的亲人和其他听你发泄的的人)说:「啊!!!那帮政府和媒体中的混蛋一直在向我们隐瞒真相,撒谎,牺牲我的利益为他们自己服务!他们怎么敢这样!!!」虽然愤怒是一个完全正常甚至健康的阶段,但它也会适得其反,从某种意义上讲,愤怒通常会抑制行动……然而,在后面你会发现,我们实际上没有太花费在不解决问题的发泄期。因此,你要为大家着想,尽快渡过发泄期。这也是为什么我从来不倒处发泄指责他人的原因。责备他人会导致愤怒,并且常常伴随被害感,两者都会阻碍我们采取真正有用的行动。此外,「责备游戏」只会使人们分化为对立的团体,但我们最终应该是一伙的。

第三阶段: 下一阶段是讨价还价
在这一阶段,你可能会想到以下想法: 「如果我仅改变生活中的一些事情,也许就足够了,而我不需要真正改变。 我会用节能灯泡,只开Prius,这样我就能节省能源了。」你会发现自己在为了获得更多时间和机会与事实讨价还价,期待奇迹出现。 奇迹或许会发生,也许会出现一些新技术,这些新技术将给我们带来无穷的能源,或者我们可以选出一位能够说出真相并集结该国大量人才和精力研发新能源的总统。讨价还价也是一个阶段,但请大家理解一厢情愿的幻想与现实的解决方案之间的关键区别。请理解,我不会故意践踏你的希望,我和你遇到的的每个人一样都充满希望,我只是希望将我们的「希望」能被用在正确的地方,用在那些可以为我们带来一些好处的地方。 我的希望集中在这个国家,这个社区和这个网站的人才、热情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上。 我们应该相信我们会克服所有我们要讨论的问题,并且我们可以充满喜悦,热情和激动地做到这一点。 然而另一方面,用错了地方的希望和错误的策略只会使我们失望,因为它们无法兑现。

第四阶段: 恐惧
这一阶段可以有多种形式。 「我快要死了。人们会从家里,抢走我的所有粮食,杀掉我的家人。未来是惨淡的。 我可能会被杀,可能会饿死。 我应该生活在疯狂麦克斯的反乌托邦噩梦的世界。」这些恐惧并不可怕,重要的是要列出这些恐惧并直面恐惧。 试图忽略或将它们丢弃只会使它们滞留在内心更深的地方,感染你的梦想并助长无助。恐惧使人衰弱,它会阻止您采取行动,最终会侵蚀您的身体健康。 这些恐惧中的大多数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即我们的社会,能源和食物网络在很大程度建立于非常复杂但薄弱的系统之上。 他们将如何在更具挑战性的环境中运作? 我们真的不知道,正是这种不确定性造成了一种深深的不安感。 我们的食物供应既健壮又脆弱。 如果卡车连续不断游行,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几乎所有社区都会在2-3天内发现他们的商店货架被售光。 实际上,当我们揭开面纱并检查各个体制的各个方面时,我们发现它们几乎都是建立在某个特定隐含的假设之上的,即未来将与今天非常相似。 但是,如果不是这样呢? 对我自己来说,唯一的答案就是积极采取措施解决我最基本的恐惧。想象一下,你生活在由某些易燃材料制成的迷宫中,并且害怕被迷宫中的火困住。 你该如何减少恐惧?一种方法是使自己熟悉出口。 另一个可能是离开迷宫住到别的地方。试图忽略恐惧并不是一种策略,因为你仍在某种程度上知道,即使你忽略了恐惧,风险仍然存在……恐惧当然也在。 减轻恐惧的最简单方法是采取具体措施降低风险。

第五阶段:经历的最关键阶段是抑郁 。 在我们抛弃幻想对困境进一步评估时,我们会开始普遍怀有这样的想法: 「妈的,已经完了。这还有什么用? 我已经无能为力。无论如何,我们所有人都不能做什么有用的事。」在这个阶段,未来的黑暗幻想开始渗入我们的思想,恐惧使我们的思考能力瘫痪,更不用说行动了。这一阶段的目标是把它限制在最短的时间内,或者也许我们可以找到一种完全绕过它的方法。

第六阶段:最后阶段是从容应对。 当你重新开始思考时,你就会发现你在这一阶段了。「无论如何,已经发生了都发生了。让我们找出如何利用我们拥有的工具和优势而不是我们希望拥有的优势来驾驭未来。」从容就会带来平静感以及更清晰思考和采取行动的能力。 当然,从容可以与紧迫感并存,并不是说从容就是无视危险。

完成这些阶段不是单向的。 我本人经常在第四阶段(恐惧)和第六阶段(接受)徘徊,但是每次循环过后,在第四阶段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少。 我希望你能从中学到的是,无论你碰巧处于这六个阶段中的哪个位置,都几乎可以肯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 如果你对在此过程中的位置不满意,请知道这是暂时的。 我的目标是使你比我更快,更顺利地完成六个阶段中的每个阶段。

最后,请记住,每个人在对新事物的认知时,都会在这条曲线的某个地方,而我的经验是,在越往后阶段人往往越不容易因此而悲伤。我希望你可以尽可能尊重那些处在稍微不同的阶段的人,知道他们每个人都在自己所处的阶段是正确的。在经历这六个阶段时,我们都可以从彼此的互相支持中受益匪浅。


原地址:https://www.peakprosperity.com/the-six-stages-of-awareness-3/
37
分享 2020-03-14

15 个评论

读过本文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你葱人普遍在第二到第五阶段,,,不过你葱的作用之一就是让所有反贼都顺利过渡到第六阶段,其中第二和第五阶段是最paralyzing的,不会对采取真实行动有任何价值,因此需要尽量想办法快速渡过发泄和支黑期
楼主读了本书就飘了?
你国也可能是另外一个没有那么情绪化的6部曲接受版本

  • 震惊
  • 怀疑
  • 探索
  • 思考
  • 沉默
  • 反抗
文章講得沒錯,但要蛻變,單單他人諒解不夠,己身智慧,須先增長。進智非以治學,即以踐行。智慧不進,將反覆輪迴。

而且六段層遞,在勢難免,在事非皆可取。未覺悟者,害身害人。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哀矜勿喜,正事還要做底。

敬白
我的人生狀態大概是123455555555555556
現在大概是56每個月在輪迴
雖然5到6的間隔有稍微縮短但在長期的5實在太痛苦了,每天都覺得沒救了直接電死世界爆炸好了
希望卡在5的你各位都要明白這都是過程,會過去的,遇到困難就去找一本書,可以縮短5-6的過渡期
支持,希望大家都能顺利过渡到第六阶段
已隐藏
个人经验:
这六个阶段的确适用于我自己,但它不是一个线性的过程而是recursive的
比如我自己从粉红—》工业党—》岁静—》反腐—》反党—》反中—》反支的这个过程中,每一次转变都经历了几乎完整的六个阶段
人的认知总是有边界的,每次突破边界时都会经历这个
的确有这么一个过程

第六阶段——“this is my duty”,为了新的世界,我要尽我的责任。
太陽三觀測站 品葱娘创作者 回复 小钙
[quote][/quote]
你蔥現在這個情緒化極端化言論吃香的環境,能不能起到心路嚮導的作用窩深表懷疑...
或許更多的情況是被氣到心態崩解一瞬大腦降級,2346級氣成1級或5級呐
(當然以上都是基於有限的你蔥體驗的胡扯,反正這本來就只是評論區而已)
多看看编程随想有助于升级到第六阶段
无脑极端支黑要么是大外宣,要么就是大脑缺乏升级,一直处于深陷第一阶段否定一切的漩涡中走不出来。

一般的支黑还有一些是单纯善良的人,就像刘仲敬的说法:这些人一旦知道自己在学校所学的是假的,世界观价值观崩塌,就觉得天要塌下来了太恐怖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相信。

善良单纯 和少数无脑愚民暴民都是中共利用、欺骗的对象。
处于第五阶段
感觉太笼统了,阶段性也要看具体对应什么事物,不过也体现了一种现象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