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气军师致未来的大陆勇武派:囤积装备要趁早

受香港人的鼓舞,不断有葱友希望能把反抗付诸行动,例如在地铁播放禁歌,或在十月一日穿黑衣。我尊敬愿意用实际行动表达意见,参与抗争的义士们,希望大家一切安好。
想必诸君听说过,防毒面具、安全帽等装备,已登上党国的黑名单,成为禁止向香港运输的敏感物资。虽然我们仍然能够通过国际网购的方式,在台湾、日本、美国购买物资后寄送至香港,但远水难解近渴,临时进行的购买行为也更易被党国盯上。

前几天,我去了一家美术用品商店,以培养手工兴趣为名,买了几罐喷漆。谁也不会知道,我并不打算发展什么兴趣,而是打算把这几罐喷漆存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假设如葱友们所愿,群众们开始上街,国安力量将监控一切异常的购买行为,登记身份证、限购、背景审查都可能施行。在香港,销售防毒面具的五金店已经常有警察卧底观察。然而,不知多久以前,我看似无辜的兴趣,却可以帮助义士们遮挡一整条街的监控摄像头,而我的购买记录早就淹没在冗长的账本中,无从查询。

同理,有志之士可以提前储备可能有用的物资,包括但不限于:
喷漆;
观星笔;
防毒面具、护目镜;
防狼喷雾;
安全帽;
手足护具;
工作手套;
扩音器;
塑料扎带;
塑料绳;
侧重于外伤的急救箱;
玻璃瓶;
散装汽油;(以及你喜欢的鸡尾酒配料)
现金;
一两套从来不穿出门的衣物;
一两顶从来不戴的帽子;
运动相机/行车记录仪(用来记录视频证据,一要便携,二要长续航,三要结实);
旗帜。

葱友补充:
@荣誉非国民

对了,可以采购消防器材,这个不可疑。消防面罩效果不比防毒面具差。
那种手电筒形的小型灭火器可以多买一些,用途很广:
1、熄灭催泪弹
2、瘫痪军警视线(去年平度老兵暴动实测有效)
3、空筒本身有一定重量,应急情况下可以作为殴打或投掷武器

就算什么都没发生,家里常备消防用品也不是坏事。


对付军警的油漆弹可以用气球+颜料土制,拴根绳离心式投掷即可。


家用工具箱和野营工具也不错,用途广泛。折叠工兵铲已经算是正儿八经的武器了。


(此君在评论中还提到不少实用性很强的其它建议,推荐逐层看看。)

@Anticommunist

步态也不是不能隐藏,穿个围裙、斗篷破坏腿部外形就能大大减小匹配成功率。


(“我们这儿是苏格兰调情。”)

无辜的理由:
试图培养艺术、体育等方面的业余爱好;
家里XX坏了,需要修理;
逢年过节,给亲朋好友买礼物;
(万能的)老师要求买的,孩子上课要用;
其它可以搭便车的理由。

有些理由可以让你同时购入多样物资。
例如,你没法确定我家的桌板是否真的开裂了,甚至没法确定我家是否真的有一张原木桌子。但是为了修补我家开裂的桌板,我买了粘合剂,还买了工作手套塑料扎带和塑料绳、桌板颜色的补色用喷漆,除此之外,由于我还是个不懂科学的奇葩,即使店员保证粘合剂和喷漆如何无毒,我也要买个防毒面具
切菜切破手指了,本来打算冲冲水,转念一想,大好机会,去药店买医用酒精纱布创可贴。药店声称有打折时,更是不理智消费的绝佳借口。
购买时,购买间隔要长,两个月以上为佳。计划和耐心是关键。
挂一漏万,欢迎诸君补充。

临时购买,集中购买,不是暴徒也是变态连环杀手,不抓你抓谁。
分开购买,提前购买,现金购买,时间将成为最好的隐身术。

我是一个胆小鬼,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胆量上街。做些准备,会让我对自己的勇气多一些期待。退一万步说,即使我依旧不敢冲上第一线,也可以将自己囤积的物资送给真正的勇武派义士们,为他们降低一分风险。

参考资料:
https://www.nonviolent-conflict.org/resource-library/
https://lihkg.com/thread/860110/page/1
35
分享 2019-09-11

86 个评论

可以儲備亞克力顏料 污損攝像頭
您多虑了 内地军警要是决定动手了 直接屯裹尸布就完事儿了嗷
@懦夫斯基 您去看一下內地近幾次抗議興建垃圾焚化爐的結果就會發現,很不幸的,內地公安不來「催淚瓦斯」這一套。他們都是衝上去直接圍毆!
是的,都是直接打。
你觉得公安打戴安全帽护目镜防摔服的人比较累还是打裸体的比较累?
是的,直接围殴比较多,但是口罩避免监控识别是必须的。没有任何一种措施能够百分百地保护你,每一种措施会让你安全的几率稍高一丁点,这就值得准备。就内地这个空气污染,我恨不得推荐日常戴防毒面具。
虽然不是勇武派不过也早就备好了。
考慮國內沒有武力限制......

安全帽可以不用了..直接考慮防彈的鋼盔或者其他代用的....

能干擾、隔絕監測系統的衣物也很重要...出逃時被監控到就涼涼的。
哇,佩服佩服,懦兄真是高瞻遠囑,厲害厲害。

講真的,可能是我沒親身經歷過國民黨最恐怖的時代,和老共相比之後,我怎麼突然覺得,其實國民黨還算有點人性。
观星笔之类意义不大。港警黑归黑,但多少还有个分寸。干大陆武警很可能是硬碰硬,预备甩棍和汽油白糖比较有意义。
另外从前一阵深圳演练视频可以看出武警的镇暴装备与手法。处理催泪弹的不锈钢盆和保温杯还是有必要准备的。
@Anticommunist, @懦夫斯基 你們說得對 :)
要提醒大家一點,「步態辨識系統」距離50米遠就能辨識出您的身份,所以在監視器較密集的地區要注意一點喔

忍不住再補充一點,內地的維穩能量龐大,再加上從別區調來的人力,壓制力量可以達到數倍於抗議人數。因此,能不能「遍地開花」是關鍵!
說得好,它們對牆內的百姓完全當隨便殺的奴隸,要不不抗議,要不就準備做紅巾軍
观星笔最主要的用途不是干扰警察,是用来检测、干扰还没有被捣毁、遮挡的监控摄像头。
本文清单主要考虑了平常不一定会购买的物资,所以没有列出钢盆和水杯等常见日用品。仍然很感谢补充,日用品改造装备也很有用。
我觉得多备点粮食才是必要的,一旦墙国发生情况,吃就可能是最大的问题。
最好是有什么方法能瘫痪高处的监控,弹弓感觉命中率不高。
另外乌克兰革命时用油漆弹攻击军警头盔也是个不错的方法,迫使他们摘下头盔就没法放催泪弹了。
如果问题严重到吃饭都成问题,可以直接无视以上防止监控类的讨论,直接加入冲击粮库的全民起义大军。本文提到的物资是针对勇武派的,对于勇武派来说,大部分人还能埋头装睡,苟且偷生时,才是最危险的。
油漆弹是否需要用气枪发射?我去研究一下,看看普通人是否容易入手。
目前大陆的监控,能够进行人脸识别的,放置高度都比较低,罐装喷漆基本可解。稍高一点的,两人抗一人喷漆,同时第四人用观星笔干扰监控,也基本可解。
对了,可以采购消防器材,这个不可疑。消防面罩效果不比防毒面具差。
那种手电筒形的小型灭火器可以多买一些,用途很广:
1、熄灭催泪弹
2、瘫痪军警视线(去年平度老兵暴动实测有效)
3、空筒本身有一定重量,应急情况下可以作为殴打或投掷武器

就算什么都没发生,家里常备消防用品也不是坏事。
对的,谁跟你这么绅士?直接打,打不过用枪扫
在沒有集會遊行法的年代,警總不是打嗎?
这个好!
对付军警的油漆弹可以用气球+颜料土制,拴根绳离心式投掷即可。对监控这么扔估计命中率感人。
现在最缺乏的就是瘫痪监控的有效经验,乌克兰和香港都没这个情况。
家用工具箱和野营工具也不错,用途广泛。折叠工兵铲已经算是正儿八经的武器了。
都没说到点上,问题根源不在于用什么护具而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真相,大部分人仍然被蒙在鼓里,以为大陆仍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这才是根源。比如,就你们几个人几十个几百个哪怕几万人,人家怕啥?你戴个护具又怕啥?完了大陆同胞还要痛骂你们,一群暴徒,怎么不用机枪扫射?所以根源在于,信息封锁。只要摧毁了gfw,自由访问海外所有网站,不用多,一年后,大陆人就什么都明白了,效果自行脑补。
哈哈,你让我想起来,小时候用灌水气球打仗。我就没赢过,总是扔不准。我得找童年时期的孩子王讨教技巧去了。
这位老兄,你说的这些,和本文并不冲突。问题在于,没有一蹴而就的事情,指望巨变从天而降是不可能的,每个人只能从身边的小事开始做起。
如果你是个技术达人,你最佳的位置自然不是勇武派,而是帮助翻墙、保持信息流通的技术支持。日常能做的就是有效地翻墙技术,不断思考党国封锁信息的手段可能有哪些升级,以及你现在就能做到的应对方式。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啊。
步态也不是不能隐藏,穿个围裙、斗篷破坏腿部外形就能大大减小匹配成功率。
拴绳,甩起来扔,要领类似投石索。
反正军警也是密集阵,抛物线扔过去总能砸到谁。

刚才看港警视频突然想起,撤退时撒一袋玻璃弹球应该可以有效阻滞追击。
可以剪线
有些线藏在电柱里面的不太好办
我觉得。。。
还不如弄点高能激光,自制火箭弹。。。。
墙内这方面的论坛一大堆。
接点地气吧…
墙内玩激光的人不少,而且激光也没受管制,火箭也是,具体谷歌硝糖火箭。
东突组织都会从医疗垃圾中收集放射性物质制造脏弹呢。
大部分大学生,或者都市年轻人完全有能力自己去了解“真相”,花钱翻个墙或者找朋友要个翻墙软件就能搞定的事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爱党蛆?
就拿我的例子来讲,我同事基本上全都懂翻墙,也知道上YouTube这种地方,但是不妨碍他们继续在朋友圈里面一口一个废青的叫。
冷气军师是谁?

我感觉现在还早,估计内地至少要10年后才会有大规模示威,20年后才会有大规模起义
这个“不少”相当于全民来说少到可以忽略不计
愿意走勇武路线的也是少到忽略不计。
我的意思不是说让那些玩激光的人成为勇武派,我是说未来的勇武派学习这些技术的地方很多·。
接地气。
这些东西是要高强度斗争中被大量消耗的,廉价耐用是第一指标。
我这里再推荐几个东西,不过,非专业人士不要轻易尝试,容易出事。
一、自制火箭弹
这应该算是不错的东西,火箭燃料我推荐硝糖(硝酸钾+白糖),具体的配方请自行谷歌
知乎的这个回答可以参考: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1772890
至于有了燃料怎么做出火箭,很简单,将燃料装入一根管子就行了,这一步如何操作墙内网站都有不少贴子。
至于弹头装什么。。。看你个人喜好。
二、激光
推荐一个简便的方案:废弃的DVD光盘刻录机里的激光二极管装上强光手电筒。其余的方案在墙内墙外都有很多。
三、电磁炮
这个看上去过于高大上了。。。不过还是建议有兴趣的多尝试尝试。
其实基本原理不复杂,就是用漆包线绕一个筒状线圈,再将大容量电容中的电引入这个线圈就能发射金属弹丸,参考这个https://www.fghrsh.net/post/22.html,墙内网站同样有很多这方面的资料。
是的,万恶的GFW一倒,光明可期。
@全民帶盔

哇,好久沒聽到「警總」兩個字了,我們都是稱之為「警備仔」。

我開始會注意國內外大事是在美麗島事件,我那時好像是小學三年級,記得我拿著報紙問我老爸老媽他們,啥是警備總司令部?我老媽回我說,他們是專門抓共匪的,長大後在外面不能亂講政府的壞話、寫信也不能亂寫、電話不能亂講,不然會被警備仔直接丟入牢房。那時候的新聞都在強調在現場的憲警,接獲政府的命令,面對示威遊行的暴徒要「罵不還口、打不還手」,所以沒見識到警備仔的「威風」。

印象中,美麗島之後的台灣好像沒啥街頭運動,可能是一堆黨外鬥士都被關進去了吧?反而是透過夜市路邊攤的黨外雜誌,才漸漸知道原來警備仔就是「東廠」,是那時台灣最高階的特務機關。

後來參加野百合靜坐時,周遭不時有平頭,一看就知道是有軍方身份的年輕人,拿著相機猛拍,我們都在猜那些人應該就是警備仔。在現場實際維持秩序的,並不是警備仔而是警察,所以並沒有感受到傳說中的恐怖,也有可能因為當時已經解嚴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現場維持秩序本來就不是警備仔的任務,他們主要是調查、蒐證、監聽、逮捕拘押、偵訊,幹著陰暗的勾當,這才是最可怕的。
我發現我太天真了,太安逸了。前陣子各大talk show都在調侃老共的人臉辨識監視系統,我當時心裡還有點不平,想著那不錯呀,可以追蹤通緝犯以及是維持治安的好幫手。唉,我竟然忘記那系統是由不講人權、沒人性的老共控制的,我居然沒想到,這系統也可以是防止「動亂」的利器。為了守護黨的權力,防的真嚴!
也许未来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中国经济减速甚至衰退才有可能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你敢上街,他们就敢开枪。这个环境完全不同的。
你们那些装备档的住子弹?
你看到那些人敢上街的基本是偶发性的,时间很短的,长点的,试试他们开不开枪?
屯点马铃薯,红薯什么的,大米不耐放。
买尽量多的花炮最实际
最好还是有办法搞枪最好
而且炸药也要备 因为汽车炸弹也是对抗匪共的重要一环
过分了,勇武和恐怖分子是两回事
觀星筆可行嗎 3W以上的那種 不知道功率足不足夠燒毀感光元件
香港反送中运动中流行的叫法,对应到大陆常用语,类似于键盘侠,但是没有那么多贬义。
等到开始有示威的苗头再买敏感物资,就有些晚了,容易被盯上。提前养成习惯,经常思考怎样准备,相当于对未来的投资。打个比方,一个九岁的孩子,十年之后才会高考,但是不代表小学好好学习没意义。对于街头抗争,大陆人在心理和物理上的准备,很可能还不如九岁的孩子。
就是没有这方面经验可以参考啊。
而且用观星笔的问题是没法确认是否烧毁
高功率雷射能點著紙張起火 應該有一定威力吧
只是需要買幾個監控鏡頭實測一下
前段时间有些地方该用无人机航拍了
观星笔是一定要买的,实践证明用途广泛,实用性及强。。。
实战的时候不好确认是否成功击毁是个问题
观星笔无法烧毁CCD,只能暂时干扰其成像。喷漆是对付摄像头的最和平方式,砸毁当然也可以,但是费时费力,操作难度比使用喷漆高太多。
MilanMocha提到的可以点燃纸张的高功率镭射和普通观星笔不同,功率大,但续航差,入手没问题,但可能不适合作为通用装备,优先级较低。
不用搞这么复杂,直接用弹弓/十字弩/气枪击碎镜头就行了。
刚才出门观察了一下路上的监控,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想多了。
明明装修用的小折叠梯+长柄油漆刷就能解决大部分…
也是,提前做准备,谢谢解答
我有一把龙泉宝剑,本来还有一把匕首的,因为不锋利,匕首被我扔了,可惜
大陆重压之下,年轻人结婚率大幅下降,出生率也下降了。要么社会自己崩溃,要么遍地独狼式恐怖袭击。指望官员造反还是实际一点
哈哈,是的,遮挡监控实际上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在遮挡工作完成之前,怎样帮助勇武派增加匿名性,是我们可以提前思考的问题。
安全帽+护目镜+口罩
穿风衣或雨衣之类可以掩饰体型动作,防步态识别的服装。
本文重点是通过【提前、分散购买】达成准备期的匿名,合适的装备可以做到在街上行动时匿名,但如何(是否能够)达成全程匿名,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家里穿戴好一切,出门时被目击被认出的可能性太高。出门换衣可能更安全,具体换衣地点的选择策略则要进一步观察。繁华商圈的卫生间固然有强匿名性,但会使行动局限于商圈附近,远离居民居住区域,且商圈的安保力量、设备维护效率都比较高,商户出于维护自身利益的立场,保守派会比较多,都是阻碍因素。
下次有机会出门闲逛,我要注意观察这些问题。
开个玩笑,如果葱友里有人有前科就好了,抢银行等犯罪经验,对我们的小阴谋会很有帮助;)
可能你比较乐观,我觉得囤粮太早了,囤罐头都嫌早。
目前还没有开枪的案例发生,我们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但战略上帮助党国散步恐惧,就是助纣为虐了。
说白了,党国根本不信任基层,根本不敢轻易把子弹发出去。等到他们准备好大规模使用实弹,记者们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再换个角度,他们开枪,你就要跪下吗?我不是勇武派,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上街,但我至少不会跪下的。兄弟上山,各自努力吧。
香港和内陆不同,你的标题是大陆勇武,你根本不明白大陆勇武的代价。
那不是你们想的,你们给抓住最多给人打,坐牢,更严重的是残废,最后的代价是死亡(这个概率低)。
另外你们的家人不会因此受牵连。
大陆不同,是整个家族都会有牵连,你的直系亲属都受影响。如果在大陆给抓住,那就变成反贼。
政府用什么方法对付你及你们的家人都是合法的,旁边基本没人敢插手、甚至讲句公道话都不敢。
至于说开枪,64发生后,他们说一个人没死。其实当时死亡某种意义上反而是好事,因为已经了结,家人影响不大。

所以说在大陆做勇武派,那是等同于在美国干911的事。那是预了自己会死,而且死亡的概率极大,甚至觉得给他们逮捕不如死亡是更好的选择。
他们比清朝唯一的进步是没有在广场下进行千刀万剐,但监狱里的酷刑一点也不比这个差。
再加上对直系家人的影响,真正明白了这些的人往往觉得死亡是更好的选择。

所以我说你们香港人根本不明白这边的氛围,准备这,准备那,这根本没有用。
这里没勇武派,真有,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死士。
大陆就是高压锅,他只会某个时候爆炸。
这也是这片土地的特征,看看历史,历朝历代在经济政治崩溃的时候,就变成流民,所过之处,不分良莠、不分男女、不分老少、寸草不生。
当然在现代这个高压锅的承受能力越来越厉害,这边的人就算死亡了,也不一定会反抗。

这边那有你们那边的共识呀,这边的民众已经给洗脑洗完再洗,就算没助纣为虐,也已经麻木不仁了。
大陆如果出现勇武派,只有干掉警察后再自杀,要么炸掉政府,这个路可以走,不可能和平游行的。
还不如把老共的外汇储备兑光
你可能误会了,我不是香港人,我也不是号召在座各位不能、不愿、不敢上街的朋友,改变自己的想法。
大陆是不是像你说的这么可怕?当然是的。会有勇敢的勇武派出现吗?我不知道,我希望会有。
在这个前提下,我提出了提前购买一些敏感物资的策略。正文最后一段,我也说明了,即使自己不上街,也可以把准备好的物资送给敢于上街的,你口中的“死士”。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袖手旁观,他们当然会死。

我很好奇,平常品葱网友喊打喊杀的,怎么我发一篇还算有些操作性的文章,提前买些物资,就有这么多人围上来说不可能?如果这些葱友们有任何可行性(意味着你自己会去做,教唆自杀起义,慷他人之慨的就算了)的行动策略、战术,请不吝赐教。
雖然我也覺得他的建議天真些了,但是他的建議具有重大的價值:鼓勵人們在安全合法的情況下「起心動念」。改變的巨輪往往就是許多些微的「起心動念」所啟動的,所以說了該說的就好,不必太較真了。
你如果是在大陆,那只能说你父母保护你的太好,你旁边的人大部分估计还是会和你讲道理,你的年龄肯定不会很老,真想做反贼,先去县城看看,我都不说让你去农村了。
你那个不叫可操作性文章,那个在我看来简直是皇帝问为什么不吃肉的可笑文章。
按你那个所谓的可操作性文章,只会要不什么都没发生,要不简直是送人头。
提的解决方案要落地,接接地气,别老是空想。
讲的难听的就是纸上谈兵。
要分对象,在社会没有这个氛围前,个体的力量是螳螂挡车。
在我看来他现在的提议在我看来是吹着冷气在想办法,根本一点不贴近实际。
真有心做反贼,请去了解一下社会,别提些令人发笑的提议,然后后面还一面正经的讨论。
你们这样做简直是在搞笑。
我也可以提个所谓重大价值的提议,比如,如何用超人的力量纠正社会,你觉的这样的议题有意义吗?
你们是不是看动画片看多了,然后热血上头,在空调房里写写,就认为这样干就可以了。

美国那班民运分子你看看他们搞了这么多年,CCP有半分损失吗?
大陆勇武派没那么悲观:
杨佳
最离奇的是邓玉娇:弱女对三壮男贪官,打得对方一死一伤一逃,最后还无刑事责任!之后再无人敢潜规则邓玉娇!
那是个案,两下就没声响了,你看看什么叫派,一两个人叫派吗?
很高兴能让你发笑 :)

鼓勵人們在安全合法的情況下「起心動念」


感谢总结出中心思想,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而绝非说这是什么安全上街的灵丹妙药。
也請體諒「覺醒人士」面對現況內心長期的孤獨、憤怒、不平,甚至絕望
趙國不是香港,照搬香港的經驗你會碰得頭破血流卻沒有一點動靜出來。論裝備和動靜,回頭看看文革初期的武鬥,你就會覺得勇武派裝備不過是些兒童玩具罷了,林彪大軍一動,武鬥則立刻煙消雲散。

香港運動的關鍵是運用網絡大規模組織動員,沒有驚人的群眾上街支持,勇武派毫無用武之地。

反抗需要有創造性和時機,大清滅亡的最後一腳,是鐵路股票抗爭,沒有諸葛亮能推算出來。
冷气军师

網絡術語,身處冷氣空調房間,指點處在抗爭一線的鍵盤俠們。 屬於站著說話不腰痛一族。
理解,从心理层面跳出党国的影响是个艰难持久的过程,是要拔筋换骨一番的。能来这个小社区发泄发泄,也算不枉品葱艰难复活一场。
话虽如此,提前准备总比临时抱佛脚,到处求购要好得多。举个例子,假设去年此时,就有人开始如此准备,正好认识武汉阳逻的朋友,自然就可以把所有物资送给朋友,帮助他们多抗争哪怕一日。小规模的游行抗议会慢慢多起来,谁也不知道,下个月会不会就发生在临近的小城。
买一把BB弹手枪就行,到时候,一枪一个摄像头
同意@经略

前几年出于对体育的爱好通过WJ的哥们搞了一套训练用的抗暴装备。但对于题主所说的,个人认为这些东西真的并没什么卵用,那都是对手无寸铁的人用的。你要真搞什么鸡尾酒火箭弹,别说当年天安门有群众支持的基础,且个个赤手空拳文弱书生,只要有一点“颠覆政权”的苗头,别说什么安全帽护目镜防摔服,就算你像文革武斗那样拿着机枪开着大炮装甲车,军队都直接给你清场。况且大陆不比香港,封锁、控制信息很容易的。大家就当没事发生过,甚至于痛骂你,就如同现在墙内一边倒的痛骂香港。
我觉得去野外换衣最好,没监控,换好衣服再回到市区
去跟WINTER ON FIRE學習吧
你这篇文章有操作性,我支持你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