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六四诗集 (一)

有沒有腦袋都一樣了——北京戒嚴有感
老百姓(作者)
菜籃子是您給抓的,
鴿子窩是您關懷的,
悶罐車是您提供的,
就這腦袋是咱自己的。
眼睛您又給蒙上了,
耳朵您又給堵上了,
嘴巴您又給封上了,
手腳您又給捆上了。
咱百姓還剩下甚麼?
動彈不了啦,一無所有了。
可您還說咱動亂了。
乾脆,這腦袋也給了您吧!
有沒有腦袋都一樣了!
 
仍然──我的宣言
仍然要砸──砸不爛的鐵屋!
仍然要搗──搗不碎的醬缸!
仍然要流──流不出的眼淚!
仍然要幹──幹不下的杜康!
仍然要戰──戰不勝的死神!
仍然要登──登不上的巔峰!
仍然要拂──拂不去的憂思!
仍然要畫──畫不圓的圓圈!
1989年5月23
 
最好的現代派詩
強姦犯,殺人犯,搶劫犯
他們在外是不知恥
我們是思想犯
我們在外是努力要讓他們知恥
睡上下鋪,吃同一盆飯
心情不好朝對方把眼珠子翻
現在,我們和他們都關在同一座監獄
相依相靠,住一起
難分彼此
滑稽
1992年3月
3
分享 2019-05-24

3 个评论

一二三四一起发了吧
还在慢慢看不着急
光阴流逝,把酒消愁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