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隐藏

menthol 夏天到了,收拾滿地的酒瓶和煙蒂,去剪短髮
單純分享臺灣原住民小知識:依居住地粗略分兩大類:平埔族以及高山族(居於平原或者高山,而其中又可細分更多族群)。此種粗略的劃分法是來臺漢人的說法,其實高山族有些並非一開始就居於高山,因為漢人遷徙來臺,部分原住民因此選擇遷往人煙更少的山區。居於平原的平埔族幾乎已完全漢化,現在的台灣人也大部分均有平埔族血統,可以說其實台灣人就是完全漢化的平埔族也不為過(1949來臺的人自然並非如此)。分享這幾天看到的相關文章:

「台灣族人依舊在,只是忘了我是誰!」

日本文獻,1895-7年,台灣居民分限處理手續通告記載:台灣現有華人16,474人,其中6,546人將於二年之內返回中國,其餘10,291人,將以華僑身份,繼續居留在台灣。另有257,104人,則將以台灣人身份居住台灣。

當時留下來的華人對全島平埔族群台灣人的比例僅約3.8%。這還是在清帝國時期純種平埔族人被大舉漢化後的結果。而根據記載1895-1945這50年間,台灣的華人僅僅增加4萬人。

「#你我都是原住民」(注:指台灣讀者)

台灣人的祖先很多人都以為是來自福建的中國移民,此種自認中國漢人乃台灣人祖先的刻板印象其實是透過有政治目的的教育所造成。如今,許多的歷史、考古及醫學研究都否定了這個說法,底下將就各方面的研究及資料,說明台灣人大多數都是台灣原住民平埔族漢化的後代。

台灣被列入歷史記載的時間始於1582年,葡萄牙船長在船行經過台灣時高呼「Ilha Formosa」,意思是美麗的島嶼,並紀錄於航海日誌中。然而,考古學上於台東"長濱文化"的發現,證明了台灣早於據今五萬年以前的舊石器時代就已經有人居住,並不是荒蕪之島,而新石器時代的遺跡更是遍佈台灣全島。早期居住台灣的原住民屬於「南島民族」,使用的語言屬於「南島語系」,與南太平洋區域住民的語言同屬一系。約略分為20多個族群,住在山區者稱為「高山族」(約九族),住在平地的稱為「平埔族」(約十族)。

1616年已經有日本人來到台灣從事貿易,荷蘭人於1624年佔據台灣,期間為了開墾及農耕需求,引進漢人從事耕作,然這些人力只是僱傭性質,而非移民。荷人的政、教措施全不及漢人,未為漢人設置學校、教會,荷人不視漢人為其屬民,教會亦視漢人為異教徒。因此所做的台灣「蕃社戶口調查」,均不將漢人計算在內。

根據荷蘭人的人口統計,荷據時期(1624-1662)台灣各地就有約30萬人的平埔族(註1),而在荷蘭駐台最後一任長官揆一所寫「被忽視的台灣」中有記載,當時漢人庸工人數為2.5萬人。然而荷蘭勢力範圍只涵蓋台灣西部,且主要統治地區為台南,高雄一帶。

沈建德博士以1624年為起點以日本學者(註1)及文獻會資料建立人口模型以人口年增率0.7%估計(同時期明朝人口平均成長率為1.054%),認為荷蘭時期台灣平埔族約有38萬人,非歸附原住民(含平埔族及高山族)有25萬(註2)。

1662 年荷蘭降於鄭成功,鄭家的東寧王國治理平埔族,態度與方法都比荷蘭人嚴苛激烈,對平埔族的剝削程度,更甚於荷蘭人,驅使奴役、虐待刻薄的情況時有所聞,使平埔族大為反感,並起來反抗。鄭式高舉反清復明大旗,清帝國為消滅防堵鄭家勢力,於1661年起實施堅壁清野的戰術對山東、江蘇、浙江、福建、廣東等地實施海禁,禁止人民跑到台灣,同時畫界遷民,在沿海地區的住民強制要遷到界內,並築界墻、立界石,派兵戌守,若越界則殺無赦。

以福建為例,1048公里的海岸線居民都要遷移到界內。鄭式王朝時期,漢人為11萬左右(註3)。

1683年清帝國消滅鄭氏王朝,實施驅漢政策,把鄭式王朝的漢人通通驅離台灣。1684年施琅「諸羅減租賦疏」說得很清楚:「自臣去歲奉旨蕩平偽藩,偽文武官員丁卒,與各省難民,相率還籍,近有其半」。可見1683年滿清入台後約僅一年,就將鄭氏軍民趕回約有一半。到了1688年,「華夷變態」上記載:「以前台灣人口甚為繁盛,漢人民兵有數萬人,自隸清以後,居民年年返回泉州、漳州、廈門等地,現僅有數千漢人居住」。可見,從1683年的數萬趕到1688年,只剩幾千漢人在台灣,而驅漢行動並未因而停止。

清帝國納台灣入版圖,常駐在台灣的官士兵約1.5萬人,三年為一到就離開台灣輪調,為防止反清復明或造反再發生(事實上還是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亂),官士兵選有家眷者,但家眷不可攜往台灣,以其家眷為人質,這樣官員到了台灣就不至造反。於是海禁不但不因此被撤消,而且再加上特別嚴格的禁令。

從1661 年起超過兩百年的時間採嚴格的海禁政策,直到1875年「牡丹社事件」,日軍出兵臺灣,清廷在外強壓境之下,採納沈葆楨之建言才廢止。期間此禁令只有在1732(註4),1748,1760年短暫開過三次給官士兵能攜帶家眷一同前往台灣。

1724年藍鼎元「論治台灣事宜書」:「若云番地,則全台皆疆番……。宜先出示,令各土番自行墾闢,限一年之內,盡成田園,不墾者聽民墾耕」,可見1724年清帝國據台時,全台灣仍皆「番」地。

雖然清帝國嚴格禁止中國人民移民到台灣,然而犯罪者,逃犯,或是在中國生活不下去的人仍想辦法偷渡到台灣,這些人多為來自泉州漳州兩地的男性,也就是俗稱的"羅漢腳"。他們冒者生命危險通過"10去6死3留1回頭"的黑水溝到台灣謀生,羅漢腳到台灣後,因清帝國法律的規定,漢人不得進入生番(未歸附)及熟番(以歸附)地界開墾或佃田。但因全台非番地者非常少,兵律及戶律的規定,令偷渡者在台無法生存。於是透過結婚政策(入贅),同化政策,武力及騙取土地等手段(註5),取得土地,在台灣定居下來。

有些人認為康熙40年以後因海禁令漸為鬆弛,漢移民偷渡接踵而至。然而根據《台灣府誌》記載,1691 (康熙30年)至1711(康熙50年)二十年期間台灣漢移民戶數並沒有增加而丁口亦僅成長1,377人,其中1691 (清康熙40年)至1,711(康熙50年)間丁口僅增加755 人。

可見或許有羅漢腳偷渡到台灣,然能落地生根者仍在少數,而能落地生根著也多以娶平埔族為妻。乾隆二年(1737)戶律又規定,漢民不得擅娶番婦,番婦亦不得牽手漢民。違者,即行離異。

起因乃是因為羅漢腳藉入贅平埔族(母系社會)取得土地後,不但違反漢人不可進入平埔族地界開墾的禁令,且常引起漢人跟平埔族人的糾紛。因此"有唐山公、無唐山媽"的情形在1737年戶律規定之後必定減少甚至消失。

依照《台灣府誌》的記載1711年時漢人戶數為12,727 戶,丁口僅18,834 人,以一戶平均四口人計算,漢人(含混血)約49,088人,而此時的平埔族及非歸附原住民從1661的38萬及25萬以0.7%人口成長率計算,則分別是54萬及35萬,漢人(含混血)人口僅佔全台灣住民的5%。

這樣的估算雖然不夠精確,然而漢人移民人口佔台灣人口比例不高仍是正確的。

根據清帝國宮中奏摺提到的台灣府社番人口數(註6),1766年(乾隆三十年)為66萬6,380人,1768為68萬7,290人,1769 年為69萬1338人,1774年(乾隆三十八年)為76萬5,721人。這些數據顯現荷治時期平埔族人口以0.7%的人口成長率自然成長的結果跟清宮奏摺的數字是很接近的。

從1732年開始至1760三次開放攜眷只有3萬人不到的眷屬來台,因此漢人(含混血)人口佔全台灣住民比上升到7.6% 。而最後一次開放則僅兩百多人,顯現台灣因為人口增加,謀生不易,加上渡海風險,以及台灣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亂,已經很少人願意冒著危險移民到台灣。

平埔族人原本沒有姓氏只有名字,在命名上採連名制,簡單的說,新生嬰兒的名字,除了新名之外還加上母親的名字在後面(隨繼承法則)。清領時期採用賜姓政策當時的平埔族、賽夏族、排灣族等。漢姓是漢族血統與出身的一種表徵。《史記》云:「天子賜姓命氏,諸侯命族。族者,氏之別名也。姓者,所以統繫百世,使不別也。」

據伊能嘉矩《臺灣文化志》所列,土番之姓有机、羅、李、卯、標、卓、萬、戴、穆、寧、來、毒、孽、乃、兵、竭白、北、鄂、岳、雙、尤、溫、鬱、大、蚋、月、落、璞、力、宜一字者,有道泌、埤弄、目加、舊來、之机、合萬、羅皆、池皆、加惹二字者,有弟其力、呂猫落三字者,不過這些姓並非由賜姓而來,而是藉由「番語家名」羅馬拼音的漢譯而來。

清國對臺灣歸化番何時開始實施賜姓政策,文獻雖然闕如,不過當可推測是在「土番歸化」薙髮(即剃髮)納餉(鹿皮、小米)之後。

連橫《臺灣通史》記載:「歸化熟番漸從漢俗,乃令薙髮,錫姓,以遵國制。」乾隆23年(1758年),諭令歸化平埔熟番應薙髮結辮(請參「社學」條),並賜與潘、蠻、陳、劉、戴、李、王、錢、斛、林、黃、江、張、穆、莊、鄂、來、印、力、鍾、蕭、盧、楊、朱、趙、孫、金、賴、羅、東、余、巫、莫、文、米、葉、衛、吳、黎等姓,其中以「潘」姓最多。

1763年,楊景素任台灣道任內,嚴加禁止漢人越界侵擾平埔族,除此,並奏請準,對其轄內平埔族眾,鼓勵改姓漢化。他任內共對平埔族賜了潘、陳、劉、戴、李、王、錢、斛、蠻、林、黃、江、張、穆、莊、鄂、來、印、力、鍾、蕭、盧、楊、朱、趙、孫、金、賴、羅、余、米、葉、衛與吳姓。

1772年(乾隆37年)朱景英《海東札記》載:「番以父名為姓,以祖名為名。如祖名甲,父名乙,即呼曰乙礁巴甲。礁巴者,番口語也。近時各社均延師課讀番童,出就道試,錄取樂舞生,給予頂戴,與新生一體簪掛。前學政就番字加水旁,姓以潘者,今則張、王、劉、李,自為姓者多矣。」

唐贊袞《臺陽見聞錄》亦載:「初,熟番有名無姓,既准與試,以無姓不可列榜;某巡臺掌學政,就番字加水三點為潘字,命姓潘。故諸番多潘姓;後別自認姓,有趙、李諸姓。」可見,賜姓時,初以「潘」姓居多,之後漸有張、王、劉、李、趙諸姓。

有些番社,並不以「潘」姓為大宗,而是以「錢」姓最多,有些姓如黎、金,因繁衍數少,幾乎絕嗣。《新竹縣采訪冊》載,竹塹堡社(即新社)於乾隆年間,「丁口千餘,厥分七姓:曰錢、曰衛、曰廖、曰三、曰潘、曰黎、曰金。今惟錢姓丁口最繁盛,計有二百。衛、廖、潘、三等四姓,每姓丁口只有數十,其黎、金兩姓則已絕嗣矣。」

1778年(乾隆42年):明令官方戶籍登記上,台灣平埔族人不再被記為「土番」或「社番」,而登記為「民」,聚落稱「民社」。

1879年(光緒5年),後山統領兼辦卑南廳撫番事務的吳光亮寫成〈化番俚言〉三十二條,其中有一條曰:「分別姓氏,以成宗族。爾等從前父有父姓、子有子姓,數傳以後,就不知誰是祖宗、誰是子孫,血脈紊亂,實與野類相同。茲本軍門將爾等各莊分別姓氏,嗣後兒女須從父姓,一脈相傳,庶免錯亂宗支。」當時所賜漢姓,係擇自百家姓,如恆春縣各番社賜潘姓、金姓,卑南廳各番社賜陳、吳、戴、林等姓。

1881年(光緒7年),將台灣各縣平埔族皆劃為漢籍。1886年(光緒12年),為了防止番姓之混冒,中路理番同知蔡嘉穀規定襲用漢姓或潘姓者必須於姓下加一「新」,成為「雙字姓」,以示區別,而且也規定各番姓之堂號。

日治初期為管理方便,在戶籍登記上又出現「生番」與「熟番」登記,日據申報戶口自動登記為「熟番」的應該是遷居近山區拒受漢化不願背祖的一群,但人口數已寥寥無幾。

至日昭和十年六月四日,台灣總督府公佈「戶口調查」規定,改稱「生蕃」為高砂族,原「熟蕃」改為平埔族,寓賤視意味的「蕃」或「番」一名詞這才從官方文書中消失,但也造成台灣平埔族後裔考証的困難。

那麼平埔族又是怎麼漢化的?

從鄭家東寧王朝到清帝國,統治者的強勢文化加上透過開設學堂,教平埔族漢字,透過賜漢姓,賜漢人祖譜與平埔族人,以及利用稅賦及勞役上的差別讓平埔族人不得不漢化。於是平埔族雖然擁有多數人口,但聚落型態為主的社會,缺乏大型社會組織,才會落入荷蘭、鄭家東寧王朝、清帝國等的統治。

經過外來政權兩百多年的統治,因而喪失了自己的傳統文化和語言。而隨著人口的增加,生活空間變小,以及不願意被同化,平埔族展開了族群遷移,沿海的往內地遷移,內地的往山邊遷移(註7)。

1895年清帝國割讓台灣給日本,當時台灣人口約255萬人,然當時清帝國的統治區域仍未及全台,日清和平條約第五條裡有規定寬限期間二年,給與台灣居民自由選擇留在台灣取得日本國藉成為日本國民,或把所有財產變賣而離開台灣,兩者擇取其一。實際上退離台灣者,一說約4,500人,另一說則為6,500人。

國藉選擇的期限過後,台灣總督府開始嚴格限制台灣中國之間的往來,清國要在台灣設領事館也加以拒絕,同時努力排除清國對台灣居民的影響。

台灣史上第一次正式的戶口調查是始於日治時代1905年(明治38年)。當時的台灣人口約312萬人。其中平埔族人約46,432人,高山族約11萬人,日本人約59,618人,包括中國人在內的外國人約8,223人,其他本島人近290萬人。(註8)

日本於1945年於二次大戰中戰敗投降,當時台灣人口已經成長到約690萬人,其中日本人約42萬人,外國人士5萬多人,平埔族約7萬人,高山族約17萬人,其他台灣本島人士約619萬人。

可見日本戰敗時仍有尚未漢化的平埔族人。而這些佔人口比例低的清國移民經過兩百多年與台灣平埔族的通婚,平埔族血源的比重早就遠遠超過了漢人的血源。而且歷經台灣被割讓後,這些人早認為自己是台灣人。

日治時代對台灣山地原住民仍採劃紅線封山圍堵政策,但仍尊重他們的姓氏、風俗、習慣,未強力干涉,甚至於實施土地居住權之保護;國民黨政府來台後立即下令要求他們改漢姓以達台灣全面漢化政策。目前原住民如果不是因面相輪廓更異於漢人及平埔人,尚可分辨,否則再經50年後原住民命運會與平埔族完全相同,就是所謂變成漢人了。

國民黨政府於1949年為逃避中國共產黨的追擊,逃到台灣。跟據1956年「中華民國戶口普查報告書」逃到台灣的中國人不包括軍隊有64萬(註9),這裏面,女性只有21萬。

而逃到台灣的國民黨軍隊數量根據駐台美援機構Foreign Operation Administration的1954年的調查報告約為50萬人,而1956年台灣人口為939萬(不含職業軍人,1970年前戶籍與兵籍是分開的),所以這些中國移民在1956年只佔台灣人口的6.8%,即使加計軍隊也不過佔全台灣人口的11.5%。而這些中國移民,因女性人口不多,要通婚也勢必與台灣人通婚,經過幾代的通婚,這些中國移民的後代平埔族的血源比重又超過原有的漢人血源。

台灣目前的族群被略分為閩南人,客家人,外省人,原住民等四個族群。其中閩南人及客家人都有「中原」祖籍。2001 年馬偕醫院檢驗科主任林媽利在國際組織抗原雜誌發表一篇研究報告,由基因等遺傳標誌分析,台灣的閩南人與客家人並不屬中原漢人。很顯然的,族譜再度被證明並不可靠(註10)。

而且閩南人及客家人遺傳特質上確屬同源,無法分別。然而在中國閩南人,聚居於平原,客家人則散居於邊緣丘陵山區,兩族之間的交往和通婚並不頻繁(註11),如此經過兩、三千年的區隔,兩族群的遺傳特質會有分化,乃是生物進化學上常見的現象。

正如多數學者所主張,中國閩客兩族分屬不同遺傳族群,這是不難想像的。只是,中國閩客既屬不同族群,為何台灣閩客卻具有共同的遺傳特質?

惟一合理的解釋的就是因為台灣的閩南人及客家人皆屬平埔族漢化後被賜與漢姓及族譜,加上清帝國時為了方便統治刻意分化操弄族群的結果。而此一現象就遺留到現在。時至今日,兩者之分只是語言及習慣等可以經由後天習得的特質。

東寧王朝所使用的語言是河洛語系中的泉州音系。因鄭氏籍貫為泉州,追隨者自然多閩南人尤其是泉州人。荷據時期來台的漢人亦多泉漳之人,清帝國時期台灣在未設省之前屬於福建省,而移民到台灣的羅漢腳也是泉、漳居多。因此在平埔族漢化後形成一個以閩南語為主體的社會。

除此之外,林媽利醫師發現所有高山原住民出現的抗原種類都很少,其基因的組合歷經幾千年的歲月沒有改變,成為全世界上最純的族群。每一族所具有的不同的組合數不只有限,且有很高頻率,其中賽夏族最高,成了最純的原住民。

而林醫師於2005年在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Biology發表的論文證明台灣原住民與玻里尼西亞人母系血緣有直接相關,顯示台灣原住民與亞洲大陸的族群在冰河時期結束時即已分開,除排玻里尼西亞人與亞洲大陸的關係。加上Jared Diamond 於Nature (Vol。403,709,2000)以"Taiwan's Gift to the World"發表的論文都在在證明了台灣原住民乃是目前南太平洋南島語系之源。

長久以來,大多數的台灣人都以為自己的祖先乃是清帝國時期的閩南、廣東移民。如果真有此大規模的移民,史籍上必定會有所記載,然而,卻完全沒有這樣的記載閩南廣東曾經有過大規模的移民移向台灣。而且千人萬人之數對於族群遺傳特質的改變而言仍是杯水車薪,差之千里。族群的全部取代〈Total Replacement〉非同小可,並非短短的兩、三百年可以達成。鄭昭任博士即認為DNA漸次變異的方向所得的證據,語言的淵源關係,都代表台灣原住民昔日在歐亞大陸的移動。其經由中國內到台灣的可能性幾近於零。

反之,經過印支半島中部或南部一帶由西向東或由南向北移動的可能性最大。林媽利醫師等HLA的研究顯示今日「台灣漢人」與古越南原住民的血緣最近。而林媽利醫師長期在血型上的研究,從亞孟買血型到米田堡(Milten-berger)血型比例,顯現台灣人與東南亞國家(如泰國)是近乎相同,而中國則與台灣有很大的落差。

這些結論與上述先民的移動路徑正好不謀而合。而林醫師的資料又顯示「台灣漢人」與平地原住民Pazeh(巴宰族)的HLA遺傳質十分相近,幾至不能分別(註12)。

綜上所述,目前的社會科學及醫學上的研究,都指向台灣人大多數都是平埔族漢化的後代,非來自清帝國時期的漢移民,而外來移民,只佔了少數比例。這些移民經過幾代的通婚後,也都含有平埔族的血統。這樣的結果不僅顛覆了長期以來的刻板印象,也讓台灣人得重新思考族群的關係。因為不管是閩南人,客家人,現存的原住民,或是部分外省籍的後代,全部都是台灣原來住民的後代,只是大多數已經漢化,因此,我們要特別珍惜與保存目前原住民的傳統文化,畢竟這是多麼寶貴的文化資產。

同時,閩客的分野應該從此打破,雖然有著不同的生活習慣與語言,卻有著相同的祖源。而從荷治時期到現在,短短三百多年,台灣人從部落文化開始逐漸與現代文明接軌,強大的學習能力與環境適應力,創造出全世界第十六大的經濟體,台灣的競爭力在世界名列前矛,科技實力更是倍受推崇,這樣的成果,舉世無雙,身為台灣人豈能不自豪,豈能不向我們的原住民祖先致上崇高的敬意。

�註1: 中村孝志著、吳密察等譯〈荷蘭時代的臺灣番社戶口表〉

�註2: http://taup.yam.org.tw/PEOPLE/961117-4.htm

�註3: 陳紹馨纂修《臺灣省通志稿》,卷二‧人民志‧人口篇

�註4: 1732年(雍正十年)廣東巡府鄂爾達奏請准予渡台者攜眷,新的限制是知縣以上的文職人員必須要超過四十歲,而且沒有兒子,方可攜眷.

�註5: 中央研究院原始生產模式與歷代經營策略貳、歷代經營策略中第三節「有清時期之土地競爭及番課租稅」.

�註6: http://www.sinica.edu.tw/~pingpu/library/fulltext/npmdatabase/piah037.htm

�註7: John Robert Shepherd (1995),《Statecraft and Political Economy on the TaiwanFrontier 1600- 1800》,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註8: http://twstudy.iis.sinica.edu.tw/twstatistic50/POP/Mt49-2.xls

�註9: 中華民國戶口普查報告書第二卷第一冊

�註10: 宋代以前不准民間私修族譜,而由官方公佈,為了統治或政治目的,其祖譜往往不可靠。明代之後,私修族譜才成風氣。  據王世慶的「台灣公私收藏族譜目錄」,1218件現有族譜及93件功德榜之中,蔣介石在1951年後編印的有835件,佔全數的63。7%;乾隆23年賜姓以前編印的只有22件,佔1。6%。可見台灣人的族譜,至少98。4%可疑。

�註11: 高木桂藏:客家:中國內的異邦人,講談社現代新書,1991

�註12: http://www.wufi.org.tw/taiwan/n020729a.htm

�註13: www.taiwannation.com.tw

文章來源:http://短网址/Ucop

(圖片取材自網路)

《附記1》清帝國「化番俚言」
�改社為莊,以示區別。查內地百姓所居之地,均稱某村、某莊,未有稱為社者。茲本軍門恩准爾等安居故土,其社名改名為莊。爾等將來置買田業、立契書券,一切皆照現改莊名辦理,以歸畫一。
�分別姓氏,以成宗族。爾等從前父有父姓、子有子姓,數傳以後,就不知誰是祖宗、誰是子孫,血脈紊亂,實與野類相同。茲本軍門將爾等各莊分別姓氏,嗣後兒女須從父姓,一脈相傳,庶免錯亂宗支。
�建立廟祠,以安神祖。爾番眾現已歸化,凡一村一莊、或幾村幾莊共建廟宇一座,安設關聖帝君、或天后聖母、或文昌帝君及各位正神身像,合眾虔誠供奉。又各莊各建祠宇一座,安設全莊祖宗牌位,每逢年節及每月初一日、十五日,眾備香燭虔心叩拜,必獲保佑人口平安、五穀豐熟,獲福無窮矣。
清帝國平埔文獻之一《臺灣生熟番紀事》(1885年)
「化番俚言」http://www.guoxue123.com/tw/02/051/006.htm

《附記2》清帝國「臺灣地圖」(地圖上方為原住民族遭統治年史)
https://theme.npm.edu.tw/selection/Article.aspx?sNo=04001051

《附記3》台灣史與基因比對呈現的「台灣人圖像」
https://短网址/LcJu3t

《附記4》2019年3月林媽利醫師:「『台灣血緣』╴台灣人的DNA」最新演講影片。
https://短网址/ZbQNz3

《附記5》國家地理雜誌以人類細胞粒腺體的基因,追蹤出人類從非洲遷徙到亞洲路徑
台灣原住民有五萬年人文歷史,比亞洲大陸支那人種還早四萬年。
https://s.yam.com/BVx4c

《附記6》埔農的台灣歷史研究演說(上半場)
https://s.yam.com/aNYvt
埔農的台灣歷史研究演說(下半場)
https://s.yam.com/PvKv3

(註):上列「臺灣」的「臺」字為清帝國及華帝國殖民用詞,「台灣」的「台」為古字用法。

-

以上文章出自
https://www.facebook.com/1115360754/posts/10213160306058331/?d=n

https://i.imgur.com/V4yHQT3.jpg[/img<br />[img]https://i.imgur.com/i31oiQC.jpg
Vividon 会十二种语言的萨提麦
整理了几条问题Q&A

一,什么是回族?
答:回族不等于回民,回民指全体穆斯林,回族指经50年代民族认定后,主要共同点是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集合体,但现今有不少回族并不信教仍然自称回族。

二,回族与其他信伊斯兰教的族群有何分别?
答:早期主要是以阿拉伯语和掌握古兰和圣训的方式区分,后来因为大家都不鸟或不懂这个,现在主要以语言区分,一般来说守五功、过宰牲、吃清真食品的穆斯林就是回族人。说维吾尔语的和哈萨克语或其他语言的按他们的语言划分族群。当中有例外就是户口本回族,他们与汉族没有差异。
https://i.imgur.com/6P3hDgK.jpg
回族人既有金发蓝眼的,也有像汉人的,也有很阿拉伯或伊朗风格的,所以无法从外表判断。
https://img2.secretchina.com/pic/2017/2-20/p1450711a626129955-ss.jpg
又有法提麦·雅琦这种不包头巾的(现实我没事也不包头巾)

三,为什么会有回族吃猪肉?

答:最大的可能性是他并不信伊斯兰教,假如除了猪肉没别的东西可吃,为了生存吃也没有什么不可,之后忏悔就行,还有一种就是不知道的情况下吃可以原谅,最常见的就是方便面上的油包有猪油成分,很多穆民事后才发现,现在有清真方便面。

四,为什么穆斯林去什么地方都要清真食物?

答:这是一个误解,并不是一定要清真halal的食物才可以吃,要是没有别的选择可以吃没有清真认证的食物,要是有清真认证优先选择清真食物,最低限度不吃猪肉便是,毕竟现代食物很多真的无法定义清不清真,例如可口可乐、冰淇淋、爆米花。而且现在清真认证已经变成赚钱工具的情况下,很多回民其实对饮食并不苛求清真,当然形式主义至上的一些地方还是坚持一定要纯清真饮食。

五,先知穆罕默德有神性吗?

答:先知穆罕默德是人,他就是真主派来的最后先知,是真主的使者,穆民的启迪者和教师,因此通常尊称为穆圣。阿丹(亚当)是第一位先知,所有人类的祖先。尔撒(耶稣)是穆圣的先行者,但不是神的儿子。穆圣是复兴正信的“人”,至于他的脸不许画出是因为不许祟拜偶像。不只他,其他圣人也类似,因此阿拉伯地区的相关影视作品,出演穆圣或其他先知的演员都佩戴面具或以声音饰演,且对白直接引自古兰或圣训。
https://i.imgur.com/hUc38h5.jpg
https://i.imgur.com/b3jyGzm.jpg

六,中国回族可以离教吗?

答:目前没有一套标准的离教程序,但只要不认主归一,不守五功,不守清规,便等于事实上离教。目前赛莱菲耶主义者禁止信众离教,当中的极端派别只要有成员离教必诛。

七,目前中国回族的教派?

答:主要有四大派,格底目(老教),门宦,依赫瓦尼,赛来菲耶:格底目就是最早传入中国的伊斯兰教,由于群体相当大和多元,难以定义;门宦主要是以世袭教主为核心的一套家族式信仰体系;依赫瓦尼的思想可以浓缩为八个字“凭经立俗,认主归一。”;赛来菲耶则追求伊斯兰的“纯正性”,坚持使用阿拉伯语,当中极端者甚至会用古典阿拉伯语,这部分极端份子也常常是回民的武德代表。

八,回族都懂阿拉伯语吗?

答:回族目前主要使用语言为汉语,只有少数人可以流利活用阿拉伯语。阿拉伯语主要用于艺术创作,包子上台后已经全面禁止使用阿拉伯语教学和解经传道。在2017年底开始也强制不说汉语的回族学汉语,包括学维族的三爱、三反、三感恩、三祝愿,就是不懂汉语的老回族也必须懂说类似语句。但是仍然有不少回民私下学习阿拉伯语。
https://pbs.twimg.com/media/DnXE6McV4AAgxea.jpg
https://pbs.twimg.com/media/DnXE6MXVsAAQCID.jpg

九,回族暴恐份子多吗?

答:提倡暴恐的回族是少数,这是中共的抺黑,要是上千万回族都是暴恐份子,那肯定会天下大乱。中国的回族暴恐份子也不像一些视频中,IS那种包头拿AK的乱开枪的。现在的回族暴恐份子不少穿西服打领带的,非常重视穿着,不会有很明显的特征。而且有很多都是热心为社区服务,生活严格自律,道义人格均无可挑剔的人,因此常常获得邻里的主动庇护。他们当中有部分人对卡菲勒可能非常凶残。

十,回族可以一夫四妻?

答:根据法律还是一夫一妻,一夫四妻不合法。门宦当中有不少人都有事实婚姻,就是一位正妻另外三位女性同居,这个其实也可以说犯法,不过一般不会管。亦有些女性很倾慕暴恐份子主动要求为暴恐份子生孩子,我一个高中同学当年跟随一位非常帅的三抬反贼,那个男人在他的家乡已经有家室。她不理家人反对而嫁给那个男人,我曾经劝她三思,她坚定要跟我只能祝她平安。我个人而言倾向一夫一妻制,因为爱情不需要第三者。而且男性葱油们别以为一夫多妻很好,我观察过很多一夫多妻的家庭都会出现家庭问题。

十一,回族还用割礼吗?

答:目前回族女性几乎已经停止割礼,男性割包皮看其父亲意愿,现在一般不强制进行。

十二,女性一定要包头巾吗?

答:不一定,我家虽然备好了头巾作不时之需,但不会天天包头巾。

十三,为什么回民区有性服务场所?

答:这是人类社会的共同弊病,好像比较成熟的人类社会就有妓院或类似地方。现在一般是一种洗浴中心中由女性向客人提供某些不可名状的服务,我作为女性不认为需要岐视或用异样眼光看待。毕竟要是有其他选择,绝大多数女性都不会选择这种工作。

十四,回民平常的食物是什么?

答:回民吃的东西在现代化浪潮下与汉民差不多,不过还是有不少特色食品:例如炒糊饽、汤泡馍、臊子面、白水鸡等等。

十五,回族的经名是什么来头?

经名是回族的阿拉伯名字,目前所有有户籍的回族都有经名和汉姓。一般而言是有名人物的名号,不像阿拉伯人,我们经名后不跟父名、祖父名,族名就换成姓名。例如一个叫王包子的人,他的经名是穆罕默德,我们可以称为穆罕默德,或通称为汉化的马合木,或马合木·包子/马合木·王/马合木·王包子。

先更十五条
尼哥素卡 從品蔥看品蔥
文化我沒深入了解,不過就保存現況來看,原住民語正在斷層,估計幾十年後,原住民文化中最主要的部分“語言” 即將消失。
(泰雅族有自創文字,但是並未大量流通,幾乎文化傳承是使用語言,當然也是有羅馬文字的使用,一樣未大量流通)

至於要不要保留原住民語言,個人意見是:沒有任何必要去保護一個已經無法再次流通的語言,原住民文化相關補助,說真的只是讓人為了補助去學習語言,且在檢測後依舊不會使用。

臺灣對於原住民補助不少,並且在大學、高中都保有一定名額。

但是,臺灣原住民,基本上漢化很深,但在膚色上依舊可以分別,不可能沒有歧視。
並且偏鄉地區,依舊有很嚴重的長期失業、酗酒問題。其中有不少的是原住民部落。

尤其是失業跟酗酒問題,正在啃蝕原住民部落,而這似乎是個死循環,首先居住在偏鄉,然後因為地理位置導致工作難找,為了減緩壓力借酒澆愁,再加上飲酒文化,導致酗酒,而酗酒後更難找到工作。進而加深酗酒。

總之,我只能說保存現況就是那樣,以後可能就看不到了。
woshizhu 睡觉吧
看了楼上对回族有关信息的介绍,觉得和本人认知稍有不同
本人西北聚居区回,来自教门最严的地方

1.可能是生活圈子的原因吧,回民中的圣战士没听说过更没见到过
2.总体上讲,西北回民与当地汉人外貌区别不大。但从概率上讲,长相偏中亚西亚的回民大于汉民。
3.关于教派:格底目主要在东部、中部,西北还是以新教,老教为多数。新教主要是伊赫瓦尼,在甘青地区算是主流吧。至于赛莱风,由于其教义比较严格,差不多被看做瓦哈比了,这几年应该被打压的比较厉害。
老教就是门宦,宁夏一般就是哲合忍耶,至于其他门宦人数比较少,在很多地方不是主流。
关于中国的什叶派和逊尼派,回民里面众说纷纭,没有完全统一的认识。不过伊赫瓦尼一般就是逊尼派。有些门宦比如嘎德利耶认为自己属于什叶派。

4.其实不同教派的回民对宗教的认识差别蛮大的。中国回民判别穆斯林的最低标准:认同清真言+不吃猪肉
像我认识的回民朋友,有些人斋月每天闭斋,有些人从出生到三四十岁一天都没闭过;有些人守五功,有些人连五功是啥都不知道。有些人一生必须朝觐,有些人对朝觐无感;有些人对穿着打扮无要求,有些人穿袍缠头......
总之,他们都说自己是穆斯林,各自都有对宗教的理解。有的时候矛盾冲突就是从这里面诞生的。
5.回民怎么看世界?
回民教派多,分布广,没有统一的定论。我就谈谈我周围的回民

对中国的认同:大部分都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毕竟国籍中国。
不过看这几年的骚操作,有移民意愿的同志越来越多。互联网上的恶意,平时周围人的白眼,让人很不舒服。

对汉文化认同:
对皇汉眼中的汉民族主义极度排斥(比如汉族全世界最聪明、最勤奋、最优秀,其他民族都是没有文明的野蛮人)

至于中国古典文化大部分都是接受的,对儒家道家学说持尊敬态度。

对历史&政治的看法:
      西北回回的祖先差不多是元朝时跟随蒙古军队来的,大多数来自中亚,有不少平原塔吉克人。(塔吉克语属波斯语)回民的经堂语,也称回回话,就是波斯语一步步汉化后形成的。现在的年轻回民,经堂语几乎一句也不会了。

思念元明,政治地位不低。

对大清没啥好感,毕竟发生了陕甘回汉冲突。
这段历史本人没有亲历过,肯定不能客观还原事实真相。小时候听长辈讲起这段历史,只记得西北回民损失惨重,陕西的回民除了西安城内的,其他的死的死,逃的逃,为避祸放弃宗教的也不少。至于为什么会血流成河,就是因为清朝官员偏袒汉民,告官无用所以举起了屠刀。总之就是一个血流成河的时代,两个民族的血泪史,在双方关系上留下疤痕。
其实这段历史以前很小众,也就西北老土著闲时谈谈。令人惊讶的是近几年被炒热,从以前官方定义的“回民起义”(反清廷反封建反压迫)变成现如今的“回乱”(国有难,回必乱;回族要杀光卡菲勒;邪教信仰者……),也能看出目前中央的意图。

民国有西北五马,回族整体过的比较舒服,所  以国粉比例挺高;
其实西北五马的崛起和陕甘回汉冲突有着直接关系。陕西的回民反了之后,甘肃的回民跟着反,后来看再打下去回族胜算不大,有几支部队就向朝廷招安了。现在回过头来看,和清廷一直交战的白彦虎军队跑到哈萨克斯坦成为难民,而投降派可谓是活得滋润无比,西北五马也就是从这里发家的。
至于西北五马,可谓是坚定跟蒋走,解放前把ccp得罪死了。
不过话说回来,解放前马家军直接阻止了西藏新疆独立建国。也正因为如此,现在的藏族、维族同胞对回族意见挺大。
然而咱们的汉族同胞只记得回乱,至于回族当年抗日,还有反藏独、反疆独的事迹都不记得。咱们党的选择性宣传真是让人感动啊!
所以,政治真是一门玄学,一不小心站错队,不仅自己买单,后代也要跟着买单。
 
对于ccp,真的是又爱又恨啊。不不不,应该说是戏剧性看待吧。ccp早年作为左派党,擅长团结妇女、工农、少民这些弱势群体,承诺的话可谓是好听的不得了。执政后左倾重点打击前朝余孽回,信教回次之,咱们也咬着牙过来了。如今这位想搞民族主义,打击宗教,咱穆斯林再此荣登党国黑名单,实乃三生有幸。

一上来雷霆手段,全方面得罪一大批人,或许玩的就是心跳吧。

不过回族前几年的确太张扬了,吃了几年甜头就忘记了以前受的苦。换了皇帝就是换一套规矩,没猜出当今圣上的心意,在政治上犯错难免被打。也算吃一堑长一智,牢记低调做人。



关于政治立场
政治立场就看屁股坐哪了,既得利益者怎么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每天享受着党国的荫蔽,美哉妙哉乐哉。

那些韭菜们爱国也好,恨国也罢,只不过是生活调剂品。爱的死去活来,恨的哭天动地,到头来也不过是时代的产物。

如今对宗教明显戒严,社会舆论也及其不友善,可谓时也,运也,命也。
世间万物皆是真主的旨意,我们所痛苦的,所悔恨的,所恐惧的,所愤怒的,是定然,是磨砺,也是恩赐。
只希望当这一切过去后,你我都还是良善的人。

对宗教的看法:
宗教观念认同程度(通常情况)
伊斯兰教》基督教/犹太教(其他亚罕伯拉教)》佛教、印度教等》无神论者

这部分很复杂,宗教是一种哲学观,鄙人也没有深究过,只能大概列个顺序,仅供参考。任何宗教都有存在的价值与意义,没有孰优孰劣之说。万教归一,不是说世界上只有一种宗教,而是说人类知道了世界的本质,解决了宗教所探索的问题。
 



生活习俗:随便谈谈
割礼:割不割取决于家庭。男性割包皮,以前在家里割,现在在医院。女性割礼没听说过,不过有些家庭会给女孩打耳洞。

婚姻:法律上一夫一妻制,一夫多妻听说过,一般都是暴发户+赛莱风。我周围生活里到没见过。
民政局登记后找阿訇念经,算是结为夫妻。婚前一般要求男女守贞,夫妻双方最好是回族穆斯林,外族穆斯林次之,下来是其他亚伯拉罕教徒,最后是其他。
换言之,同民族同宗教最好,不同民族不同宗教结婚可能性极低。
道义上讲不支持同性恋、堕胎

出生受洗:孩子生下来满月左右,要请阿訇起名,这就是经名。现在网络发达,都是父母找好后,让阿訇念一下。以前没通网的时候,阿訇就知道几个名字,不想起重名只好在英汉词典的英文名附录里找,想想也是蛮搞笑的。

节日:
春节凑热闹,看看春晚,放鞭炮,团不团聚无所谓。
主要还是古尔邦节和开斋节
其他节日可有可无吧

附几个生活细节:(大部分都是老传统)
睡觉前、吃饭前要用阿语说“感赞真主”
递接东西要用右手
不许拍肩膀,因为肩膀上有天仙
如果梦魇就在房间里摆放经文
konami 請明澤姊姊跟我進行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
臺灣原住民的族群區分法,起自日本時代日本人對臺灣原住民的考察,他們對蕃情考察(蕃字帶有歧視意味,但因為當時文獻如此,從原文)、治理所下的功夫非常深。目前有山地原住民、平地原住民,以及未得到國家法律認可的平埔族。

原住民目前漢化非常深,早期部落裡面的老人,只會說族語跟日語,但這群人幾乎都八十歲以上了,我遇過年輕原住民,大多只會聽以及簡單對答,說得流利的人並不多。有些族群因為人口少,或者漢化來得太早及歷史因素,以致族語瀕危,例如賽夏語、鄒語、撒奇萊雅語,或者是一些地區性的族語,例如萬山魯凱語,至於平埔族的語言全部極度瀕危,例如西拉雅語、葛瑪蘭語、葛哈巫語,有些能流利使用的老人家已經剩個位數。即使政府有推動族語教學,但如果在家中、在生活環境中不使用,那效果仍是有限的。

至於外表辨別,從五官輪廓可以看得出是原住民,甚至是平埔族。地名有「社」的,可能在兩三百年都曾是平埔族的聚落。我有些朋友,出身在已漢化消失的Makatao族活動區域,從他們的外表就可以看出來,跟典型漢人的五官不太相同。

原住民可以投票選舉自己的議員跟立法委員,如果取得原住民身份,可以有考試加分,或者參加某些資格特殊的國家考試,因此,某些ainoko(日語,意指混血兒)會從母姓,以取得原住民身份。
屋下有雨 膜包的日子不远了,坐等下一个上台的大撒币。
音乐本科出生,举一些我知道的原住民的音乐及习俗。

1.原住民分高山族与平埔族,平埔族多与汉人通婚,文化流失严重。

2.原住民拥有很深刻的祖灵崇拜

3.多有成年祭,各族有不同习俗,如泰雅的紋面,卑南的杀猴。

4.丰年祭是原住民共有的节日,大多数原住民皆会在不同时间举行。


以下是细分:

赛下族:矮灵祭,以前有一批黑哥哥长得矮,交他们一些农业、火、及零散的知识。他们将他们供起来当主人,但黑哥哥会玩部落的女人。
族人不爽,在晚上用计把黑哥哥杀光。
之后年年收成欠佳,赛下族认为自己犯错了,于是开始祭拜矮灵(黑哥哥),求他们息怒,之后的每年都风调雨顺。

排湾族:双管鼻笛,单管开4~5孔,另一管无孔(这是多数,有些是双管皆开)

达悟族:分布在兰屿,没有乐器,擅长捕鱼,飞鱼祭(现在响应海洋资源永续循环,有限制捕鱼及改变日期。)

阿美族:这是重头戏。
《返璞归真》(Return To Innocence),在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奥运被指定为主题曲。
然而实际上是盗用阿美族部落长老郭英男夫妇录制的原住民传统乐曲《老人饮酒歌》,有打过官司,不过没有结果。
另外阿美族的丰年祭是全台最大最出名的。

布农族:八部合音,八个人手隔着一人牵手抱成一圈,分成八个不同的声部,已被列入文化遗产。


其他还有很多,像是乐锄及鸟笛等特别的乐器,太过繁琐不提。
另外推荐一步电影,《赛德克巴莱》,剧情是讲赛德克族抗日的历程。
我來說說自己對台灣原住民簡單的一些認知(可能不夠完整)
台灣原住民又可分為平埔族和高山族
平埔族多數都已和漢人同化,保留下來的習俗並不多。
中小學的課本裡常舉的例子就是現今台灣民間傳統習俗的祭拜'地基祖'
而地基祖真正的信仰起源便是來自於平埔族的葬禮文化。

高山族保留下來的文化相對平埔族完整一些
至於族語部分,若是文化相似度高及族群分布位置相近的高山族,族語有些會相通
另外,有時根據原住民的膚色或身高之類的,可以判斷其所屬的族群
像阿美族普遍膚色白,身高高,而泰雅族也是膚色白,但身高較矮小
然後像排灣或魯凱的膚色有些就偏黑(也並非絕對)

原住民地位有沒有提升我就不太清楚了
只是像在升學考試當中 ,原住民考生若是經過文化及語言能力證明,是可以加分的。
whyimhere 一切为了🇲🇳
作为一个从小到大接受本民族语言教育的纯少民 表示少数民族加分项只适用于假少民 南方和西藏不太清楚 反正在新疆内蒙青海甘肃宁夏黑龙江改民族身份从80年代到2000中都只是去民政局托人操作一下的事儿 很多官二代连汉族姓氏名字都不改就回族哈萨克蒙古鄂温克朝鲜 见的多了 我一个小学同学是少见的复姓 高考移民去了宁夏改成回族 😂 在汉少混合学校 霸凌伪少二里子是普遍现象 那些只在节日或活动时穿着传统民族服饰出风头的家伙经常被堵在校门口 说回考大学 我们民考民的高考招生系统是完全独立的 我当年高考分高出重点线40多分一点 全区排名300多吧 但是能自由填报的985学校记得只有兰州 山大 中南寥寥几个 有些top大学每年给出民族定额 单凭成绩很多时候是上不了的 而如果想继续接受本民族教育唯二的选择是中央民大或者自治区内大学 这也是大部分人最终的选择 读外省学校预科1年有些甚至两年 记得我刚入学印象最深的事儿是 那些来自不丹蒙古国中亚五国韩国朝鲜的留学生比民族生要多的多的多 wdnmd 明明是同一个民族 外国人上中国大学比起民族生简直轻松加愉快 而且各种生活交通补贴 宿舍待遇都是天上地下
makalon 他說六扇門裡太齷齪 不如六根弦上取磊落
2001出生
我這一代國小的時候鄉土課也有開原住民語,只是我選客語就不太知道有哪些族語了。
碰過原住民同學,原住民有加分,所以有句話叫"一分耕耘,一點三五分收穫"XD
同學是原住民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就一般人。這應該代表沒什麼歧視吧我猜

最後,個人認為語言本身就代表一種文化觀點,所以會支持保留語言的傳承。台語客語原住民語都是。
剛好被討論到原住民,我又要發表高見啦(見笑)

老家隔壁就是曾今的泰雅族大型聚落

小學開始就常有原住民的同學,基本上區分只能從口音,外型?抱歉這個完全不行啊,區別太少

然後再看看自家人的膚色,恩,夠黑,我家肯定有原民血統,問一下老爸,證實奶奶是原住民

然後是當地屬「邊疆」(號稱西台灣最落後,都快建國啦)客家話盛行,自幼自然學會,尤善髒話,時常問候她人母親,被老師鞭打

本地的風俗,原住民完全不排外,我們(非原民口音)也不歧視原民(你要和那些體能超強的pk?不要啦穩輸的)平埔族漢化完全可見,啥小隴西堂?老人完全不在意,和原民感情一向很好,我和看過原民區的掛上「隴西堂」問他這啥小,直笑說不知道,根本掛好玩,口語全是泰雅語!
我本人是在西北地区某自治区出生并且长大,当地主要少民就是回民,某自治区这的回民情况复杂,省份证回民不少,总体上语言思维上已经高度汉化,融合程度从北向南依次递减,背地里小动作不断(比如2010年后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大量清真寺、半隐藏式搞阿拉伯语育儿园、清真概念泛滥化还搞出“清真牙膏”“清真纸”这种乌龙东西)一系列着重强调民族差异/强化本民族认同各种举措,甚至已经有点想搞独立王国的意思,没有葱友“炸毛鸡”说的那般岁月静好、人畜无害。2017年包子来宁时因表演欲过强直接导致当场大翻车使包子难堪从而被着重整顿直到现在.......当然,民族主义情绪只能是互相影响,不可能只有单独一方被增强。
pintshong 維尼那麼可愛,你有考慮過維尼的心情嗎
補充
1.原住民要通過族語認證才能加分。
2.原住民雖然有加分,可是他們的升學名額是獨立在一般生之外的。

所以原住民還是跟原住民競爭,頂多是有取得族語認證的原住民比不會原民語的原住民還要有優勢。
765346283p 境外月球勢力 / 자유와 반공의 선봉에 서자
天朝户籍在少数民族聚居区的少数民族在高考可以加20分
"户籍"意味着就算你完完全全汉化,不会民族语言不懂民族习俗文化并且在汉族的发达地区长大读书
你也可以加20分
20分能甩掉多少人了...

另外还可以
低于法定年龄结婚(当然也要高于18岁,炼铜必死)
生二胎(2015年废除一胎政策之前)
etc...
其次从分子人类学角度,很遗憾,非原住民的福尔摩沙人常染色体确实以闽粤人为绝对主体,平埔族血统不会超过10%,比北方回族的非东亚成分还低
祖国之光 灰名单
本省的原住民主要是苗族。绝大多数居民都以苗族血统为主,只是历史上汉化的早晚的问题。
另外本省还有许多壮族和瑶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