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中共的真实民望吧,墙内的社会各个阶层是否真的希望推翻中共?

  比如说墙内的民营企业家、律师、中产阶级、草根阶级,



 还有体制外的企业职工、农民、个体户等等,这些人是否真的希望以暴力手段推翻中共?


 各个阶层反共的真实比例是多少?
  




 中共的“民心”还剩多少?



 
既然LZ兄弟提到了这个问题,我补充一点内容:

“什么东西最能激发墙内人士的愤怒”

有人说“人权纪录”、“恶行历史”之类,我的看法是:这些东西离绝大多数人的情感共鸣很远。

有人说“切身利益”,这个倒是实话,有个问题:少数人的切身利益,难以引起大多数人的共鸣;像大瘟疫这样的全民损害,又可遇不可求。

——————————————————————————————————————————

唯一能够超越文化背景、经济现状的“愤怒”元素,其实只有一个,而且不仅仅适用于中国人。

那就是

“凭什么他们比我们过得好”

这个“过得好”是个宽泛的概念,典型事例,比如“开奔驰进故宫”,就引发了巨大的愤怒;“外国人发口罩”,同样引发了巨大的愤怒。

————————————————————————————————————

说这些,只是抛砖引玉,希望各位葱油在宣传的时候,尽量多往“社会不公,贫富悬殊”这个方向上面引导。

即便一时无法奏效,这种愤怒也会日积月累,终至让人无法忍受。
fenghua11 fenghua11
体制内想反的人其实不多,除非是一些体制内郁郁不得志的。先别说官员,就说一般基层人员或小官,很多人进体制花不少钱,然后拿着旱涝保收的工资和不错的社会地位自我感觉良好,你让他们冒着失去这一切的风险闹革命,不现实。
体制内高官就更不可能了,第一革命了首先清算他们和他们家人,体制内高官不贪不送礼怎么可能混得上去?第二天天看领导眼色苦心经营好不容易熬到高官了,不捞个至少几千万怎么可能收手?搞革命,笑话,这帮人是绝对会镇压革命的人。
企业家里有分化,有些激进的企业家其实有革命想法,但大多数不会主动去做,除非被官员整的生意实在干不下去,或者财产被无端没收那种。这种有,但毕竟不是多数。有些企业家也不希望革命,很简单民主了一人一票,中国穷人远比富人多,肯定民主后给富人加税拿富人开刀,而且一旦乱了搞不好人民币变废纸房产证归零,积累的财富也全没了。还有第三类企业家就是对政府长期压榨企业家心怀不满,但没上升到革命想法的地步,这些人更渴望换一个开明对自己有利的领导人,但体制不动。如果真有人革命也会支持,但自身不会成为革命者。整体来说这个群体会支持革命,但他们惜命,而且希望革命不让自己积累的财富受损,因此不坚决。
中产其实算是内心最渴望变化的群体。因为中产在财富积累到过小日子不错的地步后,内心最渴望的往往是公平正义权利等等。一方面中产没那么多财富,因此担心革命后财富受损压力不大,另一方面中产对财富不一味追求,由于大多数学历和见识较高,反而渴求社会问题的解决和体制的改变。特别是一些大城市的中产,如魔都之类的,思想其实挺反动。不过中产一旦有房有家,也不会坚决,激进者可能会行动,大多数人是跟风者,但不会那么主动。
穷人这个群体则很奇怪。一方面由于缺乏判断力和独立思考能力,很多穷人被洗脑成坚决的现任体制支持者,这其实很可笑可悲,因为他们是体制的受害者,但又坚决支持着体制,特别是一些年纪偏大的人群。同时还有一些社会底层人对社会极其不满,但注意他们其实是恨富人,而不是体制,谁有钱恨谁,加上这帮人有些没房没成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其实是社会的最大不稳定因素。政府重视经济和就业,很大程度就是把这帮人稳定住,让他们吃饱饭当房奴,再娶老婆生孩子,就不闹腾了。一旦这些人长期失业,加上往往缺乏判断力和理性,一旦遇到激进思想,破坏力会非常大,2010年抗日时政府强力控制骚乱之前,烧4S店烧日本车把人拖出来打死那些人就是这些人。但这些人只会破坏,却没有思想指引,光靠他们成不了气候,但如果遇到一些思想引领者,会比较危险,这也是为什么各种公知在中国被反复打击的原因。加上政府一直重视就业,只要经济就业不崩,一般也没大事,毕竟这些人手无寸铁,如果只是一般不满,看到拿枪的警察叔叔多少也就怂了。
总的来说,只要经济就业不出大事,一般没人非要闹事,最多是心怀不满,然后继续过自己的日子。当然少数极其极端者每年都有,但成不了气候。核心还是经济和就业,一旦崩了而且长时间缓不过来,穷人、中产甚至是小企业主纷纷破产,房贷还不起房子被银行收走,就要出事了,这些人其实都有闹革命的动机,再有人煽风点把火,真有可能大火着起来。这其实也是邓小平之后政府一直把经济放在首位的重要原因,发展经济很大程度不是为中华民族谋福利,而是为了现任政权的生存和稳定。
zoomRay 既得利益的反贼
悲观的想 真正想彻底推翻中共的人 也就几百万 我觉得说的都多 几十万?反共 不等于 推翻
大家也就嘴上骂骂,之后该干嘛干嘛
我们墙内翻出来品葱的有多少想真正推翻的?我看都不见得有多少。大多数的人无非是找个没有审查的地方看看新闻,发发牢骚。

民主自由对于绝大多数人都太过虚无,即使是我一个10年反贼对于民主自由的理解自认为也很浅显。

上面帖子讲的好,社会的主力是中产,能有影响力的也是中产,有房有车有娃的他们在乎的是公平正义。推翻政权并不能保证这群人的还可以维持原有的利益。想想64,闹成那个样子,学生市民也没有喊出推翻共产党吧。

所以只有动了中产的蛋糕,他们才有可能激烈的反抗。但是中国有那么多底层人民,只能先让他们忍受,然后慢慢传导到中产,才有可能。
现在就能倒台的话,只能是经济崩溃,彻底回到文革时期。要不然别想了。但是中共印钞机加速,慢慢续命。

个人浅见
毛泽东时代,如果一打仗个个都会义愤填膺参军,像朝鲜战争一个个营的人命拿去挡美军的枪炮,都不会有人后退,这就是民心。

现在中共如果去打仗,死几个排就会有许多想逃跑的人,这就是他的民心,并不是我故意黑他。因为近年来,军队的基层都见惯了里面的腐败,以前还掩饰一下的,现在直接不掩饰了,你想这些人会甘心给中共卖命吗?至于那些小粉红,你叫他们去打仗就是太看得起他们了,叫他们捐款,他们一想到红十字会都不会有几个想捐的,所以这些小粉红除了在口号上喊喊,恶心别人之外,还能有什么能量?

如果生活困难,就会有一大片跑出来闹要找说法的,中国沉默中的大多数人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大部分脑子里只有自己表面的利益(他们被蒙蔽看不见损失民主自由的利益),爱国爱党那套绝对没有自己的钱和自己的命重要。

所以说,这就是中共国下虚伪的民心。哪天中共在经济上翻车,生活困难,大大小小闹事的人就会形成抗议潮(现在抗议退租潮已经出现),很可能形成香港那样的抗争,至于曾经喊着爱国爱党的小粉红他们会支持谁?很简单,看谁声势就支持谁,他们都是墙头草!

比例这个,估计连中共他自己都不清楚...其他人很难给你具体答案。但农民、个体户、军队基层这类,内心是最希望变革的,其次就是资本家,最后是体制内(不包括基层)
我自己的感觉,国内比较好的阶层其实几乎没有推翻政府的意愿。周围的这帮人从小到大基本上都在大城市长大,祖父母、父母和自己都在比较好的体制内或者民企工作,基本上享受了中国十几年来发展的福利,没有被锤过。不少人都在国外读过书,觉得国外也没多好,不如国内大城市安全,而且事业不好发展,交税多存钱少。这些人也会有抱怨,比如看到武汉疫情对老百姓粗暴的对待,也觉得不合理,但同时会觉得任何国家政体都有优点和缺点,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加上事不关己,因此多半表示可以理解。但恰恰这帮人移民的难度不高,不少人小孩都生在国外,或者怀有美加澳新的绿卡(拿国籍的少),这样做也不是不认同政府体制,而是为了利益更大化,毕竟国外环境好,可以全球范围内套利,来去自由。整体而言,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且从中国得利较多,发自内心地不觉得国内很糟糕。

但是说实话,中低层的老百姓接触的确实不多,这倒不是何不食肉糜,因为大家不在一个圈子,没有机会聊天,也很难聊起来。感觉国内比较好的阶层,和中低层简直不像生活在同一个国家,甚至种族都不一样,家族财富的差距可能都十倍不止。这是非常明显而危险的阶层撕裂,记得90年代以及80年代末,小城市大城市差别没那么大,现在是天壤之别。我自己回老家倒是接触过一些生活在小城市的人,明显感觉到非一线城市土著居民对政府颇有微词。主要原因还是利益问题,因为中小城市工作不好找,也就医生教师政府,很多人被迫流向大城市,给大城市居民打工,生活比较艰难。而且,中小城市的管理水平比大城市差很多,也确实有值得诟病的地方,遭到铁拳的人相对更多。

整体而言,我发现,是不是反贼往往和自己的阶层有关。过去几十年得利的阶层,比如大城市土著,往往比较拥护政府,而过去几十年不得利的阶层,比如大城市流动人口和小城镇居民,往往抱怨更多。

总结了一下,反贼主要是一些文艺工作者及学生、持有宗教信仰者、社会中低层老百姓、受到铁拳的可怜人。这些人的声音也长期被忽视,因此在网络上和现实中的力量比较微弱。部分良心知识分子和高阶层人士也清楚认识到了政府的问题,但往往是内心反贼,行为忠臣。
magrabee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对墙内民众来说,共产党倒不倒不可能是他们的最终目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活得越来越好。所以你要是拿推翻共产党当成最终目的去墙内宣传,必定得不到反响。
我感觉现在这个情况,除去未毕业的学生,社会上的成年人估计得有八成要反了。

现在经济问题带来的次生灾害已经开始显现了。我认识的粉红深红这几天已经有好几个控制不住情绪在电话里直接跟我大骂共产党了,这场景搁在以前我都想象不到,我严重怀疑他们应该是最近国企央企给他们降到只能拿基本工资了。
naoto FreeChina
中共的寿命很可能和这次疾病以后经济恢复是直接挂钩的。以前经济欣欣向荣的时候,体制内外大家都有一口饭吃,甚至饭越吃越好吃了,那人权也好,自由也罢,对这帮从没见过的人来说,吸引力完全比不上存款后面多个零。
而这次疾病,一方面让许多人把这些年的努力都吐出来了,这些人大多是体制外努力,赶上经济发展红利的;另一方面体制内必然也福利各方面大缩水,对党的狗屁忠诚可都是建立在金钱基础上,钱不够还有什么忠诚可言。
当然,我个人认为最有可能引发全面崩溃的是,体制外的人丢了工作,房贷车贷还不上,而体制内的人虽然收入大打折扣,但是好歹有口饭吃。不患贫而患不均,最终两拨人引发严重对立,社会最终走向崩溃。
大多数人不关心吧。比如我父母在税务系统和银行,他们跟本不care这些事。都是等着退休的人啦,对很多事的热情很低,基本看都不看。疫情对他们的影响也几乎为0,无非是多了一个月假期。
对我来说,其实我会时不时翻翻看看,但是我也不太可能有什么行动。即使真的赶走了这波人,让我拿着票去选下一波,我应该也懒得去。
我觉得最有可能跳出来走上街的,就是小粉红自干五。不过当然不是现在,而且下行压力达到无穷大,或者在某一任高祖高宗交替的空档。毕竟这波人是最容易受到煽动的人,而且行为和言论没什么逻辑,反复横跳是很正常的。
静心斋主 Stand with democracy and freedom.
理性看待,希望推翻中共的人只可能是领教了中共“铁拳”的下层人士和部分激进的上流人士,毕竟大部分人都是这个时代的既得利益者。就比如中共被推翻,如果不是“光荣革命”,势必意味着一段时间的不稳定,投资者、企业家一定不会答应。
所以仔细考虑一下,中共的下台,一定是偶然大于必然的结果。可能某个时候中国遇到某些严重的经济困难,社会发生混乱,这时候某些拥有一定军事实力的人站出来,像民国时那样,“再造共和”。
现在这个时候,中共掌握了绝对的军事力量,强权在手,即便有想反之心的人,也一般不敢有反叛之行。
21世纪了,造反是不可能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经济大衰退,民怨沸腾,需要大力维稳,可是又发不出维稳经费,恶性循环,暴毙。

今天看到包子去武汉,每户入住两个警察,天台也全部布控……还早,还早,让子弹继续飞吧
RaneShey 我親自寬衣,親自通過
有很多人都想反共,但礙於共產黨對內實行高壓政策,箝制人民的言論,大部分反對聲音沒有機會發出來
Audi2020 灰名单 Communism is bound to die.
9000万党员不会反共;183万军队不会反共;1780万教师不会反共;5000万富人不会反共;2亿白领不少是岁月静好族,反共不多,8亿农民被洗脑得最彻底也不会反共;剩下2亿工薪阶层,能有30%反共就不错了。
灭共产肺炎 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我來說一些比較沉重的,去年香港區議會選舉,還有四成人支持中共。那麼你們覺得中國會有多少?只會遠多於這個比例。
inner_peace 我爱数学
痴心妄想

作为中国清北复交浙圈子里的大学生

身边的同学大约95%都是小粉蛆

估计推广到全社会这个比例也不会降低多少
逆行飞车 不同意的请举手
民心,共匪根本不在乎这个,只要牢牢掌握着枪杆子刀把子笔杆子,共匪的民心就是它永远代表14亿
体制内的人多数憎恨共产党,但他们也离不开共产党。普通老百姓多数对共产党无感或者拥护,他们惧怕社会动荡。
墙内人爱的是稳定而富裕的生活,不是CCP.如果你告诉他推翻CCP,未来更富裕更自由,他们肯定愿意.但是目前不论是反贼还是CCP本身都在宣传大洪水张献忠,那么对于普通人来说,即使失去了部分自由也比失去生命好得多

至于小粉红,谁拳头硬就舔谁根本不足为惧
zh2020 观察 我要移民
中南海内部政变最好,内部分裂多党。中国政治必将改革大势所趋,就不知道能不能软着陆。
Schweers Kinetics
墙头草居多,反共无利可图的时候倾向于维持现状
饿了吃包子 房间里有着大象
留学生群体是非常非常粉红的了,从他们来看好像反贼的比例也没有很大。
“推翻中共”这个概念比较大,听起来也吓人。这和大清严禁谋反,你却上街到处抓人问“反清复明?”差不多,自然是没人敢吭声。

但是,

细化到反对官僚主义(官大一级压死人,不拍马屁混不下去,给领导送礼是常态,选拔提拔不公),形式主义(交不完的表,开不完的会,毫无意义的数据、口号),404言论管控、审查制度这种中共造就且不思补救的具体世态上,真心想推翻的人比比皆是。火种不灭,迎风聚集,我觉得能烧起来。
小君撫 大雄维尼
中共官员贪污 作恶 这些我都能忍,一年比一年紧的文字狱不能忍,把言论自由的口子放开,那我还可以接受ccp这个稍微邪恶的政府。
pedestrian We the people
我觉得期待墙内人希望推翻中共是不可能的,更应该问的问题是:墙内有多少人认识到了中共的恶?这个问题又可以转化为:墙内有多少人有理性思维的能力?虽然我没有准确的答案,不过可以肯定这个问题的回答不会很乐观。只能说中共的洗脑的确起到了它期望的作用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持枪执政,民心有个屁用。按照斯大林的说法:教皇有几个师?
我觉得我更关心推翻了之后怎么办,中国现在有可以独挡一面的民主党派吗?

如果要建多党制的政治体制,要留共产党这个名号吗?

我想这个推翻了之后的愿景,恐怕也直接决定了应当怎么样推翻,和有多少人会支持。
反云 反云
像您的简介说的,我们这种反贼肯定不足4亿,剩下10亿以上都是亲共的。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中央党校的教授写过一本”苏共亡党10年祭”

里面总结党国中高级干部是最希望推翻共产党的人

习近平也明白这个 所以开始访贫问苦 巩固执政基础 然并卵 红军小学太小太傻 不来文革大概于事无补
lemontea ? 大一统爱好者请拉黑
共产党内部都想把自己反了  刘晓波和刘仲敬背后有推手的
目前没有让鳖党满意的解决方案  鳖党的倒台  最后大抵是欲两头占则两头空的大悲剧
flanker64 熙来饺子馆
等到军警想反的时候,等到医生教师都想反的时候
香菜姜和蒜 新注册用户 好哒
仅仅因为收入减少或生活水平下降就哇哇叫的深红粉红是糊不上墙的烂泥,多印点钱发给他们或让他们到弄堂口去站岗,他们立刻就开始唱赞歌,脑容量太小,连最基本的通货膨胀都理解不了。
大多数老百姓其实要求都很低,安居乐业就好,有没有选票没问题,谁做皇帝也没问题,共产党只要让他们生活安稳就可以了,我以前也是这个思维。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大城市户籍居民很多都是既得利益阶层,就算不满现状,也少有反意。毕竟这个组织精神上虽然禁锢,但物质上可以让你各种娱乐至死,各种出国旅游……
zzzzz11111 学术训练家
大多数人权贵二代的生活没概念和自己的生活缺乏对比,自然动力不足,现实生活中的痛苦是需要对比的
numberscis 小熊维尼
民心……呵呵……衣冠南渡咋回事儿?!?!蒙古铁骑咋回事儿?!!?易服剃发又咋回事儿?!?!?
当一个极权社会的人民揭竿起义时,他们要反对的不是它的邪恶,而是它的软弱.
幸福之泣 討厭中共和粉蛆,但盡量對事不對人
tommy_lee youtuber小林财经
对外大撒币都没几个朋友,不要说对内天天割韭菜了
49k88z34 观察
品葱标准答案:大多数都是反共的,只是发不出声
大部分人只是心怀不满或者有意见,真正想推翻政权的其实不多
综合来看,最有希望的可能是中产人家的青(少)年和贫苦人家会受高等教育的青(少)年。
除非触及利益,否则怎么会有人这种想法呢?比如旁边建垃圾焚烧厂,有人上街游行,要建化工厂,有人上街游行,拆迁补偿不到位有人去上访,练功不让练头目去搞搞,孩子读不上书有人去游行

如果没有一件事情触犯到绝大多数人的利益,都是在局部的,不会有人愿意的。除非有一件大事,然后可以从众,人类是从众的,大部分人是从众的。
希望NBA看看,多少人不赞同火箭的做法
而事实上,在国内的平台基本不能播火箭比赛,播了就封号。然后大家因为害怕号没了,都不敢说火箭。然后民心就来了。
bluelaser 好时代,来临罢!
“然而窝匪代表了桂枝99%的无产流氓阶级的利益,让窝匪去死的结果就是99%无产流氓阶级被清算而死去,而他们心里也非常清楚只有窝匪才能让他们德不匹位的活下去,‘祖国能让你活着就是最大的人权了’这句话是桂枝人内心的隐秘愿望,他们当然乐于跟窝匪这个中国恐怖主义捆绑在一起。”
fivegod godbless
说实话看看中国历史,人民起义往往很难取得政权。通常都是体制内出来的人,摘取最后的果实,中国宣扬的传统文化,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严重妨碍这个国家对暴政的抵抗。

所以,很难,现在大概有能力跑路的都在想办法跑路了。
中国历朝历代,即使是到了王朝末期拉杆子造反的,绝大多数一开始也只是为了吃口饱饭而已,抱着干翻皇帝老儿想法的是凤毛麟角。象李自成这样历史上数得着的造反派,拥兵十万称霸一方的时候还想着让崇祯招安,其它的就更不堪了。中国的民智两千多年来没啥变化,对中共不满的大有人在,但是会想着推翻中共的,万分之一都未必有。
Colson 庆丰不识字,何故乱宽衣
据我观察 大部分韭菜应该是偏中立的
或者说是被教育扭曲 对政治不积极 不感兴趣
就算是翻墙出来的 也主要是这种类型的人,我觉得品葱应该加强对这类中立派的拉拢
很难吧. 八九失败后就没啥希望走民主自由的路了.
现在腐败这么严重, 既得利益阶层掌握大量资源.
有各种宣传洗脑和对人民监视的手段,
还有一亿党员, 加上其家属子女等等.
如果没有重大的外部环境变化(如三战)
想从内部搞事基本没什么可能.
soni_ono 支持将加速运动进行到底
僅僅是從自己所在的社交群體來看,真正反鱉的可謂少之又少,50人中能有1人就很不容易了。
demovic 新注册用户 Democracy is the ultimate form of life.
中国人吃饭不是问题,各行各业都有发展,产业链齐全,目前也有一定的社会保障制度。同时经济还处于上升期。

这两年还兴“爱国潮”。

像这个“不存在”反对意见的国家,那些拥护这个制度的,和中立的墙头草,为什么会有想反的心思?

民心自然是有的,这是个事实。

有谁反呢?

自己利益被体制收割了的,本身反对制度的,是制度的敌人的那些人,会反。但这些人都是少数。怎么看得出来?看看这几年海外的反对势力声音有多大就是了,我主要指华人,不是其他国家的人。
大部分人对政治真的是不感兴趣的。民不民主自不自由他们根本无所谓,自由能当饭吃吗是真实写照。屠刀只要没砍到自己头上,都能装看不见。其实我们一直在大谈民主恰恰是违反民意的。中国人只有一个信仰“有钱能使磨推鬼”。
中国这些年来塑造的最大的一个神不是包子,其实是“马云们”。不信你看看朋友圈地摊文马云说了什么什么王健林说了什么什么是不是比习包子说了什么什么更有市场。中国如果民主了最有希望当选总统的不是马云就是马化腾可能还真不是一句笑话。马云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的神格已经大到威胁魔鬼的统治了,所以主动降低神格保命。王家父子不知好歹,现在惨了吧。
民主派自由派如果想争取民心,不是天天喊天灭中共。而是要让民众知道,所谓的经济神话是假的,根本不堪一击的。如果没有民主自由法治,现在的岁月静好也随时能可能被剥夺。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世界上最大、最强、也可以说是最残暴的极权国家。
它剥夺了近14亿公民的基本人权。在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思想自由、集会自由、宗教自由、行动自由或任何哪怕表面的政治自由。在“终身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造出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先进的镇压机器。在中国西部的新疆,政府正在利用科技手段对维吾尔族穆斯林施行文化灭绝,其规模甚至超出它在西藏的做法。人权专家说,新疆有超过100万人被关押在拘留营,另有200万人被迫接受“再教育”,其他人则受到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人工智能和其他高科技手段的侵入性监视。

这些都并非秘密。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愈发明显地成为了一个奥威尔式国家;它不仅更严厉地打压本国公民,而且还把数字枷锁输出到世界各地的威权主义者那里。但不同于东德、朝鲜或种族隔离时期的南非这些我们曾经讨论过的流氓国家,美国和欧洲的立法者、西方媒体和世界上最大的企业很少正视中国的真实面目,它在日益对世界各地的人类自由构成关乎存亡的威胁。
rabbitisme Freedom is not free
我觉得想得到老百姓的认可很简单。和全体中国人历数一下共产党是怎么用民脂民膏贪污腐败转移财产大撒币,然后这些钱如果用在百姓身上会怎样,然后把这些民脂民膏还之于民用之于民,民生,教育,医疗,养老,三农切实落实在社会方方面面,这时候,不可能还有人傻到支持共产党。一定要知道老百姓真正需要什么和共产党真正作恶在哪里。
巨内宣 黑名单
我还不想让人民币和人民币计价资产作废,
我反共不坚定,我忏悔
cking 于无声处听惊雷
都是利益问题,反不反要看有没有利,大部分中产是不想动的,都在期盼岁月静好。有点反骨的能跑掉就算不错了。
岭南一匹狼 普通建筑工人
底层工人大范围失业,农民大范围吃不上饭才会有意愿
大学生、中产、资本家、贵族不团结(利用)工农阶级是不可能完全推翻的
不,会有蠢货前仆后继
有的粉蛆是坏不是蠢,而我的同桌是真蠢

不把粉蛆真蠢部分消亡,它们始终有庞大数量拥护者
legend2020 大龄技术宅
感觉还是符合正态分布,也就是少部分极度希望推翻中共;少部分极端维护中共;而剩下的是沉默的大多数(包括体制内和体制外的)。


少部分极度希望推翻中共的,要么就是切身利益受到损害的——比如被强拆的,被司法不公伤害的,体制内的不得意者,被体制抛弃的;要么就是虽然没有切身利益,但是有自己的政治诉求的——比如各种民运人员、受压迫维权律师、被迫害的持异见的知识分子。这些人的共同特征就是遭到体制的严重打压,与体制决不妥协。


少部分极端维护中共的,无非是位居高层的那几百个家庭和其附庸。也就是所谓的红色贵族和他们的马仔们。技术官僚们从心态上来讲还是打工的,无非是捞一把就跑,而对红色贵族们来说,整个国家都是他们的。这些人的特征就是如果体制倒塌则自己可能遭受清算,所以非维护体制不可。


剩下的,都可归入沉默的大多数。这是一道连续的政治光谱——从偏红的脑残小粉红、体制内的大量文职官员,到体制外的大量工薪阶层和中低收入群体。他们可能有自己的政治倾向,也可能没有,但是总的特征就是随波逐流。支持哪个反对哪个其实都是嘴上说说,真的有什么大新闻,很多人马上反转。这些人就是所谓盲目的白羊。他们不可能影响政治大潮,只能被政治大潮裹挟着前进。


现在墙内主流的舆论就是维持现状,墙外的言论就是喊打喊杀,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如果舆论已经割裂了,需要一堵墙来进行维持墙内的“和谐”,那么这个政权就注定不会长久。
作為香港人,我之前也一直關注中國人的民心,到底有多少反共,後來發現關注重點錯了,人數與民心根本不重要,你自己的方法與信仰才是關鍵。

在一個專制國家,現有民心根本無法預測,烏合之眾因為恐懼與慣性已經與黨國融為一體。但這個不是永久性的,只要你掌握他們人性的弱點反攻(不是道德層面)是可以改變這些人的取態的。你想革他的命,就要用合適的方法讓人民對政府失去信心,讓他們發現反政府能發大財,對新秩序抱著更美好的幻想。這個每人能力不同,需要自己摸索,不斷接受不同資訊,發展屬於你的方法與信仰。

民主自由從來不是讓一小部分人富起來,然後民智打開,民主就忽然從石頭縫裡爆出來。專制與法西斯反而會在國家面臨重大經濟危機與天災人禍時候出現,人民支持獨裁來增加國家運作效率。而民主是在這個獨裁政府出現之後,因為未能持續穩定發展,外部勢力蠢蠢欲動,民心被反抗者用計謀逆襲,慢慢才發展到民心向背,最後被推翻。

所以你真反共就不需要執著與現有民心,用你的方法做個暗線,做為政府添亂但幫助民眾團結的事情,明裏暗裏不幫政府做事,好像知道誰逃稅或違例不要舉報,警察捉人不提供線索增加調查難度,遇事自己解決不報警。你要做的是團結民眾,削弱他們對公權力的依賴與信賴感。像欺詐遊戲裡探討的問題:事務所才是最終敵人,玩家爾虞我詐內部消耗只會助長敵人的能力,只有團結一致對抗事務所才能取得最終勝利,而取得他們信任你需要神崎直堅持始終的信仰+秋山的高智慧。好好鍛鍊自己吧,現在民心不值得費神擔心,有計畫的部署取得未來的民心才是關鍵。
激光熊 灰名单
這其實很尷尬

金正恩民望也很高

關鍵在 有沒有得到不同訊息自由
推翻中共,在没有另一个与之可匹敌的党派的情况下,意味着大动荡。在还有岁月静好的余地时,不会有人寻求这种不稳定的局面。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体制内既得利益者不希望推翻
企业家 律师希望推翻
民主能不能當飯吃我不知到。但有一些人因為過得比其他人更民主,吃到撐吃到吐。然而這也是那些過得不那麼民主的人民的目標
反共左派 黑名单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在沒有言論自由與自由選舉的情況下無法充份的統計民意,很多人不會公開的表達反共立場。
小手很冰凉 新注册用户
作为一个大陆人 来说下,大陆人比较现实(务实),除了少数精力旺盛有时间的学生。没事葛优躺不舒服吗?、想想赚钱然后大保健会所嫩模不香吗?在大陆除非严重影响个人利益的时候大家才会群体反抗,反正人性不分地域、男女,谁做皇帝不还是那回事,大部分普通人还是务实点比较好,多想想赚钱吧,少扯淡,当然拿工资和把讨论这个当娱乐+事业的就当我没说
MrDemocracy 大法学员 民主 自由 真 善 忍
中產及以上大多不支持中共(不反但是不愛) 小部分反共  底層愚民很支持(尤其包子上臺後給了農民工幾根骨頭)

作爲墻内的一員 并且經歷過從粉紅到反賊的心路歷程  一句話總結:有民智的出於對動亂的恐懼和經濟的發展不反對  底層太好忽悠 永遠是愚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没有十多亿心甘情愿的奴隶,中共的统治能这么稳定?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17
  • 浏览: 24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