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现在国内年轻人欠网贷的越来越多了……为什么现在这么严重?

我在知乎里搜罗一下欠债之类的关键字,很多人都在说身边看到的,经历过的,甚至自己的,多数都是20岁到35岁之间的年轻人。普遍都是欠几万到几十万不等,而收入几乎都是几千块,欠下来的钱主要是用来满足没有意义的消费。
这种情况看起来越来越普遍,为什么会这样呢?是不是国内年轻人攒钱的越来越少?
Mion_Sonoda 自由,民主,法治,宪政,人权缺一不可
根据我个人观察,大概有以下几个原因。
1.最近十几年来,随着政府滥发钞票,墙国人人均收入处于世界中后游,但消费水平基本是处于世界一流水平的。从物价角度来看,强国人的大部分衣食住行总体加起来并不比西方国家少太多,除了人工便宜以及书很便宜之外,其他差不多是和国外接轨甚至更贵的。
举个例子,墙国大城市的电影票价格就基本和西方发达国家一致。

抛去基本开销,最近十年来强国人是存不下什么钱的,这导致他们有借贷消费的意愿。

2.缩小到年轻人阶段。墙国政府虽然严厉打压言论自由和控制意识形态,但是对于年轻人的娱乐消费类型没有做太多的限制(毕竟要考虑到GDP),这导致城市年轻人的娱乐消费方式总体是和西方主流国家接轨的,但绝大部分的年轻人的收入却和西方差距甚远。

以我个人观察角度,强国年轻男性月开销除了衣食住行基本消费之外,很多消费都是在网络游戏,特别是手游方面。
虽然他们的平均消费水平不如日本,但一单几百元的价格对于他们的收入水平来说也不是小数目。

墙国年轻女性在化妆品,时尚快消费方面同样不呈多让。

3.墙国政府对于消费限制法规的严重缺失和不作为。
前面提到了墙国青年特别喜欢在手游方面氪金,但是墙国政府对比其他欧美国家政府在这方面可以说基本是放任自流(毕竟要捞钱),其他国家都陆续出台一些有关氪金抽奖的法律法规,墙国政府只有一个抽奖中奖概率的公示。

在个人借贷方面,墙国企业可谓绞尽脑汁引诱居民提前消费,各种小额个人贷款层出不穷,墙国政府基本上是只有闹到出人命了才出来管管。

4.底层青年对未来预期悲观化和无计划的消费管理
由于大城市房价高企,加上衣食住行占用收入相当一部分比例,大部份墙国青年对于在大城市买房是无望的。这导致很多墙国青年对于消费没有节制,对于财务管理没有远期规划,普遍都有一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想法。

同时墙国人拜金主义,攀比消费之风盛行,以及高时间的工作强度使得墙国人很难有充裕时间花在一些消费不怎么高的休闲娱乐方式上,而是集中在快消和碎片化娱乐领域。

顺便总结下这种情况的泛滥原因:
无良借贷公司各种讨论陷阱+政府无监管懒政+部分青年无节制无规划+社会攀比消费,拜金宣传导向

基本想到这么多,有想到新的再补充。
个人认为,所有这些怪罪于年轻人“过度消费”的说法,都是中共宣传的一部分,目的在于转移中共的责任。

现实只有一个,就是年轻人活不起。
工作找不到或工资极低,并且还要996。房价高租价也高,菜价也涨。家庭慢慢被过去的债务压垮,失去收入来源。年轻人光是维持生活必要开支都不得不靠贷款的手段,无路可走。

所谓奢侈品消费,只不过是宣传上令人转移注意力的手段,很多时候这些所谓的奢侈品,诸如化妆品,网络游戏,都是生活社交所必需的,如果年轻人不进行这些消费,会在社交圈里不可避免地被排挤,将来在找工作上更加处处受限。

提到手游课金就更加如此,要知道绝大多数人都是手游的被消费者,根本不会在上面花一分钱,课金收入高都是来源于少数有钱人大量的投入,获得游戏内的优越感,可以说中国游戏就是中国社会的延伸。
没有人会为了往手游里课金,而把自己逼到去贷款的地步,想想都知道不可能。相信这种宣传纯属自己没有思考能力。

而网贷是国家参与的金融骗局,只要年轻人被不间断的宣传不小心套进去,必然陷入连环债的泥潭,最后再由宣传口把本应是中共的责任宣传转嫁到年轻人身上。

要知道在一个正常的国家,这种网贷骗局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
我自己的心路歷程是幾年前十八歲時開始爲了買電腦而借網貸1w人民幣,想著不久後可以暑假打工還上,結果暑假未能成行,又因爲喫外賣、買手機之類的越滾越大,之後計劃用螞蟻借唄拆東墻補西墻直到畢業工作自己倖苦一兩年還上,結果畢業了又因爲各種原因選擇繼續讀書,沒時機還錢,之後終於放下面子給爸爸打了電話讓他幫我還了。

欠債的時候覺得幾萬塊而已,沒什麽,而且手機點點錢就來了,很虛幻,覺得錢來的很容易,但越滾越大我意識到自己很虧於是坦白了我爸也是眼都不眨也沒責備我就打錢給我還掉了。但如果是更要面子、或者家裏更窮的人,也許會一直拖下去,最後一直希望在未來能靠工作、苦一點來還掉,實際上這種想法是可能的,但是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實際操作去工作、還貸,會有一小部分因此破產自殺。

其實這主要是企業的問題,年輕人、沒有工作,也可以申請到消費貸款,企業就認定學生的父母會為之擔保,如果在國外這樣推行,我想國外的青年也會有很多上套的,他們連毒品都沾何況超前消費,主要還是政府監管問題。
昭明万邦 老法师
其实这个事涉及到支国一个深层次的问题。

我们经常觉得,现在支国的年轻人沉溺消费、娱乐,消费主义和拜金主义大行其道,只要有钱,那他做什么都是对的。

如王思聪,微博总是一堆人跪舔,大喊“老公艹我”。

人们笑贫不笑娼,女性卖淫、裸贷之类的事件层出不穷,而青年男性思想则变得极为激进,普遍认为城市女性都是嫌贫爱富,但这些人自己也不会选择和农村出身的女性进行婚恋。

说白了,这都是钱的事。

跪舔王思聪如果受到“垂帘”,被看中,人家挥挥手,就有钱了。

卖淫、裸贷能弄到钱。

而对于男性来说,城市女性家资丰厚,普遍是独生子女,只要能娶到一个傻白甜,自己后半辈子就轻松很多。

在网上聊天也能发现很多人的想法就是,某某人有钱,你评价他就是酸他,自己穷逼。

种种现象折射了支国民众目前唯一的精神导向——“一切向钱看”。

支国人缺乏人文精神和人本主义,在大多数人的思维中,决定要不要做一件事的内核是“能不能赚到钱”,很少会考虑长远的益处。

中共官方一向以高尚道德标准作为宣传导向,但诸多贪腐事件却让民众发现,什么口号都是假的,只有钱是真的。

当一个社会以钱作为唯一目标,那么此社会之下人的欲望也就必然会爆发。

借贷消费并不奇怪。
中国大陆中产的工资水平太低了,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 在大陆 能让你开心的成本太高了。
作为一个人有哪些需求?美食?文化(电影、书籍)?兴趣(体育运动、乐器、小众爱好)?感情?
哪个成本不高?如果你不是中高级程序员、企业中高层、销售大佬,你的薪资顶多6-8k
房租1k 基础吃喝1k 生活用品0.5k 交通0.5k
实际可以支配的只有3k多  这也是非常乐观的状态了,很多人在一二线城市拿着3-5k的薪资(苟活都难)
你只是想吃顿好的(男生买单),看一两场电影(男生买单),看个展览(顺便把女生的ticket也买了)
你只是想买一双好看的鞋子,都不是什么联名限量也要个大几百
朋友组的局,酒吧KTV,A到你头上也要几百
谁谁谁又结婚了,拿不出500都不好意思去
不好意思,我到现在还没说到房贷和车贷·······
请告诉我,怎么活?

不过我现在思想解放了,没打算在国内买房了,爹妈在某一线有两套,他们开心就好,跟我也没关系。
现在自己也可以完全满足自己所有的消费欲望,每月还有结余。
我现在每个月都在想,我还需要买什么······但是真的没有想买的了哈哈

很多人穷,都是被自己限制死的,除非你省一辈子,超过1000人民币的东西一辈子都舍不得吃一次,或者有什么意思?

我曾经也有网待欠款,加在一起十多万吧····大多都花在吃喝玩乐和请女生吃喝玩乐上了哈哈
其实畸形的舆论导向也有很大的问题,同样金钱至上的道德导向也出了问题。

没太多存款的大学生看到满天飞的炫富,名包,数千元的耐克鞋,想要潮流一下只好贷款,再看到充斥各类网站的都是“没钱,借!”,“想买名牌,买!”,“想花,就花!”以及频繁出现的校园贷广告,很容易临时起意采用网贷,然后上套,欠下还不起的款。

在这个过程中,这些校园贷的运营过程无监管,而广告是在网站上给钱就放的,然后,为了一时过瘾,年轻人选择中计。说到底,中网贷全套的年轻人和魏则西事件有类似之处,也是“宁可坐在宝马车里哭”的拜金观念,“过把瘾就死”的醉生梦死人生态度所造成的悲剧。
这几年年青人都敢欠债消费了,90后尤其严重,有不少人的心态:你敢给我就敢借。

负债真的很多,身边人约有七成人负债。有些人总会指出:美国人不也有很多欠几万美金。我想说我屌你老母咩,美国佬的利息是几厘,厉害国有几个普通人能借到几厘的息?花呗支付宝普遍1分息上下,信用卡利息1.3分左右。拍拍贷,平安普惠之类的小贷的利息更是达到3分,欠几万的小意思啦,非常普遍。欠十几二十万的大有人在。每个月利息都一两千了,靠工资很多都要拆东墙补西墙。很多负债者都不知明天会如何,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还上,都是过一天算一天的心态。
破罐子破摔心理。
买房子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买不起房子的。
辛辛苦苦的打工又赚不了几分钱,也没有违法犯罪的胆。
只有靠网贷多借几笔钱,才能维持得了生活的样子。
讨债的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超喜欢这样子的赶脚。
拿着非洲的工资,却有着欧美的消费水平,这是墙内很多年轻人的做法。各种超前消费及时享乐已经充斥着整个社会,这是一个病态的社会。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SK1730 / Z25982 / Y7080 +,Z26038+
根據支乎的說法,支國沒破產機制,放債人不怕你不還,所以濫發貸款,只有死才能解除債務,因為債務是針對自然人。只要不死,去到100歲還要還債加利息

有破產保護的國家,怕你破產,不敢太寬鬆地放貸

破產機制:破產期內努力還款,期限過了免除債務,但信貸評級變差,以後再貸款就很難了,包括申請信用卡,房地產買賣分期付款等


窮N代農N代村N代自以為和官N代紅N代軍N代富N代同一起跑綫,比拼食喝手機,比拼生活質素也是原因
思考快与慢 Now you see me
1.各种各样的商品推出分期付款,导致你未来的财务受到透支,一个月买买买,后面的大半年都在债务危机里面。
2.为了完成刺激消费的目标各银行机构放贷厉害,贷款门槛越来越低,很容易陷进去。
3.信息的不对称,互联网越是发达,就好比微商。人们对于金钱至上越是崇拜,各种贼吃肉不挨打的报道越来越多,年轻人听党号召读了一些鸡汤文就网贷去搞创业,搞得血本无归。
4.奔驰宝马线上赌博越来越多,有的人一夜之间输光,贷款赌博,越堵越多,久堵无赢家,我一个同学就欠债自杀了。
劳伦斯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我觉得贷款本身没毛病,很多西方国家的大学生,毕业也是负资产,背了一大笔学贷。中国人传统的攒钱观念未必就有道理,在能有稳定收入/收入预期的前提下 当然可以花明天的钱,享今天的福。。。毕竟等你到了五六十,钱是攒够了,花钱的效能就低了很多,


有问题的是
1)网贷本身的高利贷性质,缺乏监管,九出十三归都算客气的了
2)很多网贷被用于不符合学生社会经济地位的高消费;对名牌的追求,攀比,在中国学生,尤其是女生群体中太过严重。。。
十分嚴重,我內地有下輩親戚20多歲已經欠了四十多萬,但他月薪只有6千多。根本無辦法可以正常還款,而且他現在也可以用信用卡借錢。
贫富差距太大,富人的钱消费不完,经济大环境又导致没处投资,只能放贷了。

但凡贫富差距不大,或实体经济值得投资,根本轮不到给大学生借钱。
就目前这两年这个通货膨胀的速度,要是我我也借贷消费,不欠白不欠,而相对应的,傻子才会存钱。现在欠下不少债务,过两年在物价上涨的冲击下压力就明显减轻了,那还怕什么?那当然是想买啥就买。
Fumihk 宅女一名
那不是因為淘寶嗎?淘寶每次有購物節都
會給出好多優惠,然後還會做消費的排名比併。貪小便宜倒被佔便宜,而他們為了滿足虛榮心,要拿第一名,甚至不借貸款購物。當然還有中國人最喜歡充大頭鬼這個原因。
自卑感作祟的年青人,學歷不夠,薪金不高,卻不懂甚麼是量入為出…
可以想像有當中有多少人真的有能力還款,而多少人可能賣器官也還不起……
憂鬱的烏龜 愛用正體字的反賊,過度消費正體的反賊...
年輕世代在思想靈魂上傾向於忠於兲朝,但在經濟消費上卻早都西化並接受了提前消費的西方化消費習慣和消費模式,幾乎個個都是今天花明天的錢,因此與省吃儉用的長輩發生了多多嚴重的代溝決裂代際衝突...

以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來說吧,百度的「有錢花」、阿里巴巴的「螞蟻借唄」、「花唄」、騰訊的「微粒貸」,其他還有什麽「宜人貸」、「人人貸」、「小贏網金」等等等等... 忠於黨的互聯網大公司當然是藉著鼓勵年輕人提前過度消費來提升兲朝的經濟熱度雞滴屁,是在「割韭菜」呢... 兲朝這麽多人,不愁沒韭菜割呢,... 兲朝網絡都是實名制,每筆網貸都對應著實際的人,不愁收不回貸款,年輕世代作爲「社畜」還是有還貸能力的,...

有很多年輕人都是借了一圈又一圈呢,都借遍了各個網路貸款的地場呢,月月光們都急著被催還貸款而焦頭爛額... 所以年代世代也是焦慮一群呢,也都是保健品尤其是中醫保健品的待宰羔羊呢,都是中醫佛系保健品的待割韭菜呢,不止中年大叔大媽們被忽悠而狂買保健品呢,有很多焦慮的年輕人都買進一大堆保健品來補身呢,補充由於過度焦慮而傷了的身子呢,而中醫的保健品呢,大家都曉得那玩意兒的所謂保健養生效用怎樣,就不多説了...

其實大家都是在「娛樂至死」呢,或者說都是在「作死」或「捉死」呢... 就像賈樟柯導演的電影《天注定》中最大的隱喻是把整個兲朝看作了一個大的「娛樂至死」的娛樂城,裝下了十三姨娛樂人民,號稱「中華盛世娛樂城」,各個網貸公司亦都是娛樂城的禮賓人員或迎賓侍者,都在高喊著「貴賓你好!歡迎光臨中華盛世娛樂城!」~其實哪有啥子「貴賓」呢,而都是「跪賓」呢,都給了呢...
我觉得一个根本的原因是:中国人普遍收入太低了。
真的是太低了,相对于中国的物价,尤其是一二线城市,即使不提房子(这个远远超越收入水平,可以不谈了),日用消费品的价格与质量,相对于收入,都是偏高的。
实际上是没有钱,看起来似乎有钱人很多,不,实际上大多数人是没钱的。
物质享乐主义,精神空虚,各种营销号什么的,这个是全世界城市的通病,个人的问题是个人的事情。不过真要说为什么中国年轻人负债累累,真的就是收入低支出高。
很正常,失业率那么高,很多年轻人生存就是靠网贷周转的,如果长期失业,网贷就越积越多。某种程度P2P,起到了社会救济的功能。很多暴雷,不就是因为收不上钱吗。
因为那点工资对我无论买房还是讨老婆都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的,所以我根本不存钱。
反正借呗和花呗一共还有12万好借呢,借它娘的。
中国现在有两座大山 一是权贵 二是资本。两个联手作恶。各种小额贷款就是资本的恶。
pincong360 忍 狠 滚
没想到现在支国的年轻人脑残的那么多,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粉红。

借钱后要那么高利息的还,也不考虑还不上怎么办,不是脑残是什么?
未知数 为了爱与正义!Justice will be done. For Justice!
个人觉得人们的自制能力应该没这么差吧。

大家身边的人真的是无法自制的多吗?总觉得这些应该是少数人。

网贷之类据说早期用利息之类的各种绕圈子的表达方式,造成信息不对等,使得有些人受到比法律上限还要高的利息,甚至给低过纸上的数额,归还时故意拖延到让对方违约来赚罚款。

他们很勇敢的放贷,因为收钱目标不只是针对个人,没有钱后就发扬天朝的连坐传统,让人家的家人亲友帮忙还债,人家是独立的个体,是无辜的。

相信用来救急的或者不熟悉金融知识和套路而被坑的占大部分,压制不住自己的消费欲望的透支消费(不算那些本来以为自己能还得起的)应该没可能有那么多。
POOL_POOL 熊细weenie大
看到这个我就想起 前不久我有个认识的人自豪的说 这病 就中国能封 那是咱中国人都有存款 又有社保医保 不怕 美国就不行 那些上街闹事反对封城的 一天不工作就饿死 没人管 阴公哦 
~我只想说 你确定现在大部分年轻人都有存款无贷款? LOL
刹那主義盛行,參考日本昭和末期的泡沫化情景.
日本酒店/俱樂部最貴的酒是香檳,放在其他國家是不可想象的.
因爲日本在泡沫時期興起了炒作香檳,一瓶法國香檳被炒至天價,結果香檳成為身份地位象徵.
很多人都是過度消費的,今朝有酒今朝醉.
以至於到了平成初,泡沫崩潰,很多人過度消費的習慣還改變不了,就變成了舉債消費,很多人還不起高利貸就被迫從事風俗業或者黑工.
剩下還理性尚存的人則蛻化為以奶頭樂爲代表的口紅經濟的受衆,日本延續至今的柏青哥文化就是一例.
中國大陸目前的狀況同彼時日本大體相似,然,不同之處在於,大陸的經濟下降得更快,民衆收入水準更低,馬太效應更嚴重,恩格爾係數也更高.
ioth 变量老帅
因为洗脑,从64后,所谓“教育”就纯粹是洗脑。64之前,中共还有培养“接班人”的概念,之后 就只有培养人肉电池的目的了。
那年轻人的社会责任,不就是花钱吗?又不让他有思想、理解,让他们去改变社会。
年纪大的,其实不会相信中共。就是现实主义,没给我钱那敢乱花钱?
90后成功洗脑完全,天真地相信社会是美好的,不花钱怎么会幸福呢?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只要記得中共以前是怎麽鐵腕打擊非法集資的,再對比今天它們是怎麽縱容網貸的,就不難看出這是把年輕人拖入債務陷阱,使她們無法認真學習、提高、追求遠大目標的一盤大棋。

以中共的監控網絡,要是說管不住幾個賬戶;年年那麽大陣仗的掃黃,管不住在網上傳輸的舉著身份證的裸體女學生,那簡直是笑話。

我認爲比較合理的解釋:房貸車貸育兒教育貸生效的時間都太晚。學生社會壓力還太低,產生反賊太容易。
20-35岁这个阶段的年轻人,基本上就是90后,80后的话也是改革开放后的一代人,自有记忆起,生活中接触到的就是经济一路凯歌,所以不自然的就形成了今天借的钱,我身体能力好挣到钱就一定能还的理念。可近年经济趋势不好,还下滑的厉害,这样一批人也没有积累,社会地位也难爬上一定层次,可以说是经济基础很脆弱的地位,那出现还不上贷的情况就很自然了吧。
东辽王国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感觉很多人都不在大陆,我qq邮箱隔几天就能收到某些银行发来:尊敬的xxx,你有资格申请我行xxx额度信用卡。

云云的邮件。这还不算,从知乎到腾讯浏览器各种门户,到处都是借贷广告。

审核起来还没难度。


我大学快毕业那会试过,有专门造假的,比如你办个1万额度的信用卡,给那个办卡的抽1000办卡费,他就帮你解决收入证明、公司之类的。你说可不可怕?我那会压根没工作。要不是1000办卡费太贵我可能也经不住诱惑。完全忽略办卡人的还款能力,这就是现在中国金融业的状况
mizuo 已退葱
我们公司的前台一个月工资5000,到手4300,她信用卡欠两万多。。
在墙国住了半年多我发现现在墙内年轻人很喜欢无意义消费,加了我一个亲属女性,刚毕业,完全没有必要的东西也要买,没事就唱歌上饭馆,无意义交友,夜夜笙歌好像自己很“上流”,然后要还款日了就开始急了,问我借了2000至今四个月了无回音。。不还也没事啊,亲属关系就值2000? 一个人这几年在外面生活存了不少钱,在国外都是DIY,也没什么消费爱好。回了墙国反而不适应了,不理解为什么天天晚上要出去嗨。
主要是很多人不理性消费造成的。许多人贪图一时乐趣,没有信仰,没有目标,人生就浑浑噩噩,当然债台高筑。
物价和欧美接轨
工资和非洲接轨
房价世界第一


不借钱怎么活??
囍豬頭 吃貨,尤囍吃豬頭
对于那些借了一圈又一圈,贷了一轮又一轮,几乎借遍了所有网贷场所,总是忙着拆东墙补西墙地去还网贷的月月光族年轻人们,
当前有个好消息能使得你们缓上一口气哦:当前疫情形势严峻,所以裆中央也了解你们每每为了消费而借网贷又东拆西补忙着还贷的不易和苦衷,
为保证党国永续有韭菜可割,猪头裆中央授意,很多网贷老板 都纷纷表示,当前疫情肆虐时期属于特殊情况,属于不可抗力,贷款的还款可以 延迟或暂缓……
呵呵,快赶卸裆中央的硬鸣撅腚吧,你们可以暂时松弛一下子咯……
今天支爆没 猪到时候就要出栏!无关是否有思想
根本就是看着我的名字,
沉船了还不压榨最后一根韭菜?
~放贷多少都是国务院批准
ppp111 初来乍到,多多指教
我就是那个欠了几万的信用卡(不是网贷,我可不敢),这个贷款是某天该信用卡打电话来问我有这项活动借4万,每个月还多少多少,还2-3年什么的,而且不占用额度,我合计了一下,每个月还2000多,我是毫无问题的,钱我肯定是放余额宝,然后先花余额宝里面的,再换信用卡,一个月的日子也是不错不错的!但是我辞职了,本来还是能接续的,奈何我脑子瓦特借钱(前前后后算下来有接近1万吧!),哦吼,没有钱还了,那边借钱那一时间又无法里面还,而且我矫正牙的钱也是信用卡分期,现在辞职了,我觉得年前已经是死到临头了!
到底给不给过 批小将小粉红都给爷爬
欠贷它能暗地印钞票吧,然后把赎不回来的钱当作废帐,之前看过个视频,貌似支付宝也是这种处理方式,苦的是一批老实经营不碰政治的公司和一群韭菜了,真的惨
HFirework 人人无辜,或者无人无辜
个体身上的故事其实是宏观经济的一个缩影。

高速增长期就是一个债务积累的过程,很少有人能抵御这种错觉,这种错觉使人的欲望和消费水平随之飞速提高。当一个人的真实流动性无法支撑他撬动的资金的利息的时候,这时候如果悬崖勒马,停止增长,还有救。但即便如此,想要维持这种生活水平,哪怕是不再增长,也往往意味着他还要继续欠更多的钱,特别是当杠杆很高的时候,其实他的流动性只够支持静态利息,不够覆盖新增的债务。

很少有人能抵御欲望,最后往往是心怀侥幸到破产为止。

有两种对策:一种是极端保守,从一开始就不欠债;第二种是学好数学,时刻对自己的资产状况有清醒认识,精确控制收支状态,平衡在利益较大且风险可控的状态。
割韭菜新工具啊,那些网贷公司都有后台权贵撑腰,说直白点就是白手套,比如泛亚背后的孟建柱。权贵们发现信贷可以套牢底层民众,不断的吸血。比地产和烟草更有效。烟草还有禁止售卖给未成年人和室内禁烟;地产的入围门槛较高,需要首付资金。网贷不需要啊,一分钱没有的穷学生都能贷款,关键是大陆都没有高利贷这个罪名!
楼上几位说的都不错,我觉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共多年来的愚民教育,使得好多年轻人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缺乏理性分析问题的头脑,一个个都成了待宰的羔羊
因为脑残,我说的是事实,因为我也是脑残中的一个,直到申诉无门,偶然翻墙才知道我是多么脑残。
我自己的看法是2点,现在物质的享受比以前有更高的级品,但是收入水平和实际消费水平互不相等,所以都想吃好的穿好的.加上网贷的便利性,一台有上网的手机,就可以轻易把钱借到手,这将是一个恶性的循环.
UCCMaoist 观察 毛主席万岁!
放贷的人钱太多,钱太多则是因为你匪印得太多。一切物理与心理过程造成的结果都来自于这个原因。所以对应方法也不是什么加强监管,而是少印钱,不过这对你匪来说是不可能的所以还是反过来期待加速印钞加速玩完吧。
过去没这么容易借到钱,现在太容易了。
因为社会周围都商业化了,没钱寸步难行,即使隐居森林也不好过,为搞经济发展不顾后果,不惜永久牺牲生态环境导致很多物种灭绝。小溪河流里小鱼、小虾、螃蟹基本很少见到有。【山珍野味少】
大环境所迫致使很多人逐渐浮躁、功利化,甚至丧失理智去享受物质所带来的短暂快感。因此,使得很多人可以为了钱,毫无底线,不择手段、丧尽天良。对于这些人来讲,钱就好比毒品。
所以,不好的政治体制环境氛围能把人丑陋阴暗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
更多详细请见《政府是如何通过经济来到达为政权续命的
每利坚合中国 什么?有人居然以为赵共是共产主义政党?*本号为我第一个品葱号,创建于19/1/2020
看看是消费主义先死,还是理应起来反抗消费主义的人先“死”
大陆什么方面很严重的背后都有中共政府推动的,年轻人不消费,中共哪来的底气跟外国人说技术换市场?
yohhika 何謂民主主義呢?複數的政黨、複數的報紙、複數的宗教、複數的價值觀……
所以大陆的坏账根本水深得不敢想,又赖账不还钱,谁奈何。
借贷这种事情已经在平常不过了,我有个亲戚每个月还车贷就要还20000块,还有孩子的养育费用。前几天诉苦说钱已经快见底了。。
我敢肯定中国人(成年人)10个有9个都是入不敷出。。指望平均5000,6000收入,能过正常人生活?
普通人收入是真的低
年轻人是这么敢花,毕竟存钱也没用,买不起房就是买不起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消费主义洗脑 攀比心理
“24期免息 四舍五入就是不要钱” 这是中国流行的一句话
鼓吹 欲望  攀比  容易借钱   

想当年淘宝刚出那会,我付钱时的页面还有个花呗分期付款的选项,到近年 就没有了这个选项,然后好奇想知道花呗是什么样,我看自己的分数也够,就去开通一下看看。
哪知道说我没有/不是(忘了)国内(居民?)身份证暂时没有这个服务提供😏
LDH To be a thinker.
攀比心理严重。

我曾经在大一大二的时候疯狂超前消费,虽没有青黄不接,但也是日子有时紧紧巴巴。

所有宣传:“钱不是省出得来的,都是挣出来的。”都是放屁。

普通人哪里来那么大的概率天降横财或者天天涨薪。

现在尽力攒点钱,然后换成9999金砖,才是抵抗通货膨胀、钞票滥发的底裤。
Auschwitz 沦陷区就是21世纪的奥斯威辛
归根到底,都是共匪的问题
看看沦陷区在经济上怎么做的?共匪的劫贫济富玩得太溜了
那么多畸形的价值观,背后难道没有共匪的助推吗?当然有!
996就不用多说了
各位葱友学历都比较高,不管再怎么说,过得都比底层人好不少
那些没有学历,没有经验的人,在沦陷区,只能做着最无聊的体力劳动:男的工厂996,女的商场、餐厅打工,结果一年下来,拿到的工资,还不如共匪高官一秒钟贪的多
共匪目前只是让大多数人活在一个饿不死的状态而已,至于娱乐活动呢?随便玩一玩,都得花掉好几天的工资
liying910 沒有自由的生活就像沒有精神的身體。
我覺得中国的年轻人热爱攀比,想要享受高层次生活,以及喜欢过虚荣的日子,所以会欠下很多个网贷。我个人认为不是治病救命的话,切勿去借网贷,因为最后,不是出事,就是要多还很多冤枉钱。
有什麼途徑可以借非常多錢,我還有身分證,我入籍後打算改名了,我就想借一大筆錢不還,有什麼全身而退的辦法。
mortal 有時候看著對岸很奇怪,民主意味著人民比政府和黨重要,為甚麼中國人民要把自己的位子擺的如此卑微...
我曾經在<<巴菲特至股東的一封信>>裡看到一段有關美利堅家庭的故事,
美利堅家族是一個擁有龐大資源、尖端人才的家族,
但近年來,在這家族的帳簿上出了問題,雖然收支仍然打平,
但支出上,家族購買了大量的用品,比如說衣服拉、包包拉,
而收入來源卻是賣出該家族的企業、土地,
換而言之就是拿家本去揮霍來滿足慾望,我覺得中國正在上演這個故事。
违约率不高才应该有疑问,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https://pbs.twimg.com/media/EXGRf1CVAAEpEf6?format=png&name=orig
包子今天好吃吗 期盼维尼消失
底层青年,基本都是背着贷款的,好一点的是花呗借呗,最惨的就是各种小贷网贷。你看现在很多短视频,就是让你各种买买买,年轻人被整个社会风气熏陶得,不踏实,一股子消费主义气息。承担着自己并不是很能负担和承受的消费。
因为浮躁的社会文化 抖音等软件的流行 加深了这种焦躁 这不是正常的消费 是一种基于攀比虚荣的冲动
正義終將戰勝歸來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
1.房租,高地价催生高房价,二房东三房东层层加价盘剥打工者。以深圳为例,关外农民自建房单间普遍六七百起步,加上水电月费过千,代价是每天花费二十元交通费坐地铁往返几十公里上班。关内以南山科技园为例,周边单间最便宜的是一千八,不含水电。想租个正规小区?一个房间两千五起步。不要以为科技园都是年薪百万有股票的人生赢家,月薪四千的大有人在。
2.一日三餐,公司管吃住的很少,基本都是自己花钱吃饭,虽然也有十几块钱的外卖,但是精致的小哥哥小姐姐怎么能亏待自己呢,按每天六十元的基本标准月均一千八百元。
光最基本的吃住就得花掉三千元左右,社交呢?零食呢?买买买呢?能不欠账吗?
ailison 观察 大雄
我也是,最多欠了银行55W包括信用卡网贷,幸好去年运气还行,赚了一点,家里帮了一点,现在只有个人20多的债务,已经停还信用卡奖金2年, 管不了那么多了,活着等机会,一路走过来的经历也只有自己知道。
故国犹在 观察 小尼子
大一帮一个舍友刷过一单,恰好自己买电脑差点钱,贷了2000六期免息。
因为愚蠢的中国人太多了,他们只会跟风,不会独立思考。没钱可以啃老,没老啃欲望低一点就可以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