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王剑和公子沈由张雪忠上书引发的争论?

公子沈在转发“有消息称,前些天给全国人大代表写公开信“呼吁启动政改”的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今天凌晨一点被警察带走,至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消息!”时,评论:“为什么都到今天了,还抱有不可救药的幻想?”

引起了王剑的不满,王剑认为:“张雪忠在中国,以惊人的勇气和牺牲精神,为中国人民发声,是多么值得敬佩和支持,你却在背后放冷箭!鄙视!”

之后,双方进行了一些较为激烈的讨论,王剑将公子沈拉黑

我简要总结双方的观点主要的冲突是:

公子沈认为在中国目前这种黑暗的环境下,不值得张雪忠等有识之士以身犯险

王 剑认为在中国目前这种黑暗的环境下,正需要张雪忠等有识之士为民请命

请问各位葱友更支持哪种观点?
问题描述如有不准确之处欢迎葱友补充指正
    两位媒体人我都有关注,王剑老师很大程度上是我的启蒙者,他对中国现状的认识、对时事的评论、对普世价值的科普都让我受益良多,但最感染我的是他的正义感,很多节目中的义愤填膺,尤其是有一期李文亮医生的追思会,彻底从心底打动了我,让我作为一个在国内长期受到形式主义的道德教育、对真善美产生了审美疲劳的麻木之人重新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正义。公子说王剑节目的特点是理性,那只是表象,更进一步就会发现王剑其实也是个性情中人。
    回到这件事情上来,我个人还是更欣赏公子。公车上书从未停止,但哪一次不是既得不到成效又引火上身?只看今年的许志永和徐章润,足以打消一切疑问。改革,不仅需要信念,同样也需要谋略。王剑标榜不看立场只看对错,事实上正是因为王剑对张雪忠存在着立场认同,并且忽略了【他在做无谓的牺牲、而公子反对的仅仅是牺牲而非立场】这一事实,才对公子产生了敌意。
    我还想说一点,公子认为看一个人的言论首先要看立场,我不认同,这里还是倾向于王剑先生的态度(尽管他事实上没有很好地践行)。ccp确实说过很多对的东西,但是他们的行动和他们的口号一致么?并没有,我们反对ccp,表面上是立场不同,实际上还是一个是非对错的问题。
    最后,有人说海外反共人士互相掐架是ccp最希望看到的,所以应该握手言和团结起来。我想说这样治标不治本的化解矛盾,和屁股决定脑袋的ccp有什么不同?在我看来,反共人士唇枪舌剑不但不是一件坏事,反而有两个好处:1尽管观点不尽相同,但双方都有着自己的真知灼见,观点的交锋不仅能使当事人进步,也是我们吃瓜群众学习的绝佳时机。2这件事有一定的炒作效果,可以吸引更多路人和流量,对于现代中国的启蒙事业有着积极的效应。但前提是保持理性思维,摈弃情绪与偏见,否则只会走向撕逼而非共识。
我看了公子沈的视频,他的意思从来都是没说在墙内反抗共产党的人的举动是无意义,他是说大家经历了这么多,应该看清楚共产党的本质是不可能放弃集权体制走任何所谓改良也好或者改革的道路,到现在还指望共产党能听民意改革体制的想法是痴人说梦,他觉得冒那么大的风险结果提出来的这个公开信居然是如此的自我矛盾(一方面论证人民代表大会不代表民意,一方面有呼吁人民代表提出政改),他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做无谓的牺牲,而王剑则说这种说法是背后放冷箭,是公子沈别有用心,他为了表示对张雪忠这样的大勇之人的支持拉黑了公子沈,并说拉黑不代表小气,只是不屑与之为伍,并不停转发并嘲讽那些想为他们撮合劝他不要拉黑的网友,说实话,不管你王剑把自己装点得多么大义凛然,我都觉得字里行间话里话外都是小气与不包容的体现。
党间失格 前任李克中,b站难民,知乎难民
其实二者本来没有什么观点上的冲突,王剑先生和公子沈的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罢了,何必因为一个相同的目的,不同的途径而打起来。

王剑先生祖籍江西,上海长大,后考入暨南大学(84级),毕业后在大陆和香港的多家媒体工作过,担任过星岛日报的ceo。王剑先生思想偏西方民主化,认为这个问题上应该有人出来呐喊并唤醒更多的沉睡的人,对张雪忠的举动非常赞许。

公子沈是前凤凰卫视的记者,有媒体人的职业素养,但相对较为年轻,并不赞同张雪忠教授的这种做法,认为期待其自己改革是毫无意义的。

看了一下公子和王剑在推特上的辩论,给各位讲讲我个人的解读。

1、 公子沈的思想比起王剑而言更为激进,虽然二者同样反对同一个对象,但二者或许对于其保有的态度有所不同,王剑先生认为张教授的行为应当鼓励无非两种可能:一种,对其还抱有改革的希望,第二种,希望能唤醒更多的人,让更多人意识到问题所在。
而公子也不是要批判这种行为,只是认为张先生是对人大抱有幻想,毕竟人大本来就是个橡皮图章,向人大提建议并不能有什么作用。
2、 我个人认为,沈公子在第一层,王剑先生在第二层,张教授到底在第几层,不知道
3、     第一层:张教授这种呼吁改革的行为是期望党内还能自我纠错,但其实目前情势大家也都看得出来,言论审查愈演愈烈,粉红战狼声音不绝于耳,明显这车回不了头了。所以沈公子认为不会有用别抱有幻想也是基于此。
但我个人也相信,沈公子其实是因为担心张教授这样的有识之士受到迫害,所以希望保留火种,认为以后若是有光明的一天,张教授这样的有识之士才是我们国家需要的人才。
4、     第二层:王剑先生不知道对党内是否还抱有希望,我个人看过王先生的节目,觉得他应该不会有这种想法。应该也就是后一种,希望这种声音唤醒更多的人,希望让更多的人意识到某些问题在哪。

关于值不值得的问题:双方主要又谈了一下,张教授这种人肉冲塔的行为是不是一个值得的行为。首先,这个行为真的能唤醒多少人吗?或许有一些但目前来看,目前此事没有掀起任何波澜。。。百度和知乎、微博等媒体上没有一点消息。。完全是墙外讨论,关心张教授的安全。。。想唤醒谁基本是难了。
再来,好在张教授这次没有什么事,也没消失,一天就回家了。但估计已经做了一些训诫了,张教授的微信中显示自己回家后非常困,想好好睡一觉。估计应该是经历看一下长时间疲劳审讯导致的。不过万幸,没事就好。

5、     我自己的一点不成熟的思考:张教授这种举动他是不是还停留在温和的改良派上不好说,我认为这种做法存在一个重要的信号,把“共有知识”逐渐转化为“公共知识”。现在的党怎么样说句实话,墙内的人或许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但是由于从小到大的洗脑教育本身,可能难以认识到是什么有问题。而且在墙内一片红色的声音中,稍微有点其他的声音就打压的舆论环境下,甚至让人感到是不是只是自己有问题。而且言论大量受到审查,如果跟别人交流某些政治上不同于主流声音的看法,会被屏蔽甚至封号等等。
在这样的环境下,人和人是被原子化的,用这样的方法在加入近期蔚然成风的举报行为,社会上很难再能自发形成具有共同目的和诉求的群体。(p2p暴雷的时候,维权的群基本上是封的一个不剩)
而这种公开呐喊的声音如果被墙内听到,其实就是在把一些共有知识变成公共知识。让有这些想法,觉得现在的这种情况有哪里不对意识到,原来其他人也是有同样的看法的,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人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想法是有很多人支持的,而不是自己出了问题。
就像,皇帝的新衣里面,所有的人都意识到,皇帝没穿衣服。但是所有的人都怀疑是不是自己不够聪明才没看到那个衣服。。。。直到有个小孩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所有人才继续说,大家都认识到,不是自己不聪明,而是他真没穿衣服。。。。
公子沈?有他不喷的东西吗?改良派,民国派,民运,郭文贵,他哪个不喷?徐晓冬他不喷,陈秋实他不喷,这两个货是干什么的心里你们没数?前几天还给b站后浪洗地来着,我从他在书房做视频就全看过他的视频,一个不少,说他对共产党认识深刻我就呵呵了。无非是通过一些党史近代史的边角料知识,来得出一个你们想听的结论,然后车轱辘话来回说,反复批斗颇有文革遗风,至于时事时局,几乎没有上的了台面的分析和干货,水平和狗哥半斤八两吧,光有傲气有什么用?可能他长的比狗哥帅能算个优点,但两个人的套路和立场也差不多,真怀疑他们是不是同一个组织的。与其说是王剑憋着想怼公子,我倒觉得是公子憋着想怼王剑。要真让公子沈这样的人当了总统或者总书记,你们自己想象一下吧。
如果没有国内的声音 甚至体制内的声音 中国是不可能实现民主的

以韩国的例子来说 当年全斗焕政变上台后 金大中 金泳三等也是在国内抗争的 甚至坐牢 当然最后美国把金大中救去美国了 同样台湾民主宪政的历史上也有过美丽岛 也有着内部反对的声音 当时韩国 台湾的政治状况也未必很好 中国内部现在是这种声音太小了 而不是太大了 如果没有 那中国谈什么民主宪政

我们不能说因为现在国内状况糟糕而不去做 如果是这样那么中共的暴政会更加猖狂 觉得没人敢反对他们了 会更加有持无恐 

本身推翻暴政就是要有一批又一批的志士去抗争的 所以我认为张雪忠做的不错 既发了声 也没有把自己置于太大的险境 毕竟作为法学教授 社会公民去向“民意机关”提出一些想法 中共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他又不是要推翻共产党 只是希望在体制内进行改革
是我理解錯了?我所理解的沈的觀點不在於國內的人應否發聲,而重點在於你們是為了什麼目的而發聲。但看評論都一邊倒,把討論重點放在沈認為在國內要保全自我,不要公開發聲,這與我的理解有偏差。

我個人感覺他提出的批判不是要國內的人龜縮起來,不要冒頭,而是要你們清楚現實,清楚目的,不要為了彰顯自己追求民主自由的過程,做出浪漫又不切實際的犧牲。他明確提出的立場是體制內改革沒有希望,而批評張的重點是在於他的方向還是期待明君降世,期待體制內做改變,而這樣的方向對達至民主自由的結果毫無幫助,為了這點浪漫情誼還平白折了位高知。

坦白說張的行為很高尚,但是不值得鼓勵的,他偏改革的方向對於政治思維還沒建構完整的年輕人,這是變相鼓勵送頭,是很糟糕的榜樣。所以即使張的行為沒有錯,他也要批評,因為現在需要的環境是不可和解的立場分割,而不是模擬兩可的體制內改革。共產黨是特別強大的存在,尤其對於統戰和外宣,不清楚自己立場,會不經意被他們刻意營造的風聲動搖決定。

公子沈的立場在前面都說得明面上了,共產黨本質決定他不能改革。他對共產黨的了解很透徹,國際觀也很非常出色,是追隨得上時代步伐的人。民運圈太多故步自封的人,很多思維都停留在30年前,人在國外,也明顯沒看到他們真正理解民主自由,也沒有和當地文化有融合。

沈這種清醒的青年力量是很重要的,很多人批評他站著說話不腰疼,不給建議只會批評,但他的立場和思維邏輯已經展示在所有視頻裡,只是這些人不思考,總喜歡別人給他一個標準答案,連思考和分析都懶的人就別說自己反共了。自媒體只有評論和思維,沒有高見和具體方針。具體該如何達致自由民主的結果,要每個人自己鍛鍊思維。

沈這次的視頻我理解的觀點,一是評論發聲的目的,盲目發聲只是送頭遊戲,你們清楚自己處境和立場了嗎?要有目的而做出行動,而不是浪漫得宣洩自己偉大光榮的過程。二是對民運圈的反思,今天你追隨某位德高望重的權威或聖人,你又怎麼肯定他明天不會把你賣了?只有自主思考才會形成堅定的意志力,你所期待的結局才會更有希望。
理智的論述才能引來支持跟反思。
牆內目前最缺的就是不同的聲音,而這位教授願意冒著莫大的風險發聲本身就是一件令人敬佩的事。

我認為,這個教授的文章,最大的用處不是針對中共而是針對一般民眾。
這篇文章被傳的愈遠,影響力就愈大;中共的反應愈大,就會有愈多人想要一探究竟。
所以我認為,這也是中共馬上放他走的原因,也許他們發現這反而宣傳了這篇文章的存在。

雖然人在面對截然不同的意見時,往往很難保持理智溫和去論述一件事,但溫和往往是造成影響的很重要因素。
如果他闡述的是一個很激進的理念或態度,受眾也不會廣。
對一般民眾而言,改變往往都是從“我一直覺得哪裡不對卻說不出來,但我看了/聽了這番話茅塞頓開”開始的。

有改變才有開始,之後也許這些曾經看了文章而轉變思想的人會變成各派系的支持者也說不定。

所以我個人是偏向王劍的說法的,可以不贊成但不要說出來,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做法,中共會抓就代表它會怕。
大家没感觉这个公子沈是大外宣吗?他怎么不说陈秋实是傻冒?按他这种逻辑墙内反抗的人都是自动送死,实际上有点良知的人在墙和鸡蛋之间都会选择鸡蛋,而不是背后放冷箭说这个鸡蛋是傻逼,难道他说的那些张雪忠会不知道,我不觉得张是对中共还抱有希望才发表那篇文章,在强大的暴力机器面前,那些说只有武装起义推翻中共的人就是说梦话,你在街上拉个旗就给你抓了还说什么揭竿而起,在中共的铜墙铁壁里只有长期非暴力抗争才是正理,如果大多数中国人都是沉默的大多数,没有人出来揭露现行制度的荒谬与不合理,铜墙铁壁就不会有一丝松动,就像皇帝的新衣大家都知道皇帝没穿衣服,但只要有第一个人喊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中国民国以来不缺少袁世凯,我们缺少的是像宋教仁这样搞宪政的人,如果中国人学会不了用现代法制精神改革现有体制,即使中共被推翻了,也不过是以一个暴力机器取代另一个暴力机器。
knifee 在澳穆斯林
今天看到的第二个讨论这件事的帖子了。说明葱油的同温层基本类似。说一下观点。
如果在墙外的话,支持这种飞蛾扑火的做法,本质上也是加速主义。从这点来说,王剑比公子沈更加速。
但是在墙外加速相较于墙内来说风险太小了,建议王剑亲自下场加速一番,为加速主义做应有的牺牲。
加速其实有两种方法:一种是顺着当局的话术添油加醋,这种的我称之为“加油”;一种是反抗当局的做法牺牲自己冲塔,这种的我称之为“点火”。
两种方法都会加剧现有社会矛盾从而得到加速的效果,但是第二种方法有用力过猛导致提前爆缸的风险,也就是说会过早激起民怨导致加速停止,这样反而让牺牲变得不值得。
所以最稳妥的做法就是加油法加速,让这两黑车能够尽快抵达那个毁灭的终点。
其实你可以不鼓励这种冲塔的行为。
但绝没有必要嘲讽这种行为。
按照他的逻辑现在香港人都是傻逼
冯雪娟大夺夺 ? 走向共和
公子沈措辞不妥,虽然我也觉得现在应该放弃幻想保存火种,会对张教授的行为感到不值,但我绝对不会对他冷嘲热讽。
王剑也有点情绪化了,内部矛盾增加跟深。
甘地做了四次牢,曼德拉做了几十年牢,被抓起来就是和平示威的一个可预见结果啊。

我不懂为何要否定张雪忠,现在没意义,不等于以后没意义。实际上中共抓他这件事本事,就是张雪忠存在的意义,这说明张雪忠恰恰说到点子上,以至于当局怕了。中国处于黑暗中不假,但这并不能说明张雪忠这种类似于蜡烛的光就不重要了。中国人真的想自救,需要更多的张雪忠这种弱者能站出来,能坚守正义;不能指望毛泽东这种太阳,毛太阳是个红巨星,多闪耀一会就累累白骨了。
自由公民 观察 死了骨灰都不要飘到东亚大陆洼地,(請勿在本站發布電報群)
公子沈对共匪的认知,不是王剑能比的。公子沈是认清了解共匪的邪恶本质
索多玛艺人 ? Коронавирус: здрасьте ,支人 支文化 支党 属于自然界三种互利共生的毒物,谁也离不开,谁也别想逃离责任
张雪忠和贺卫方以前争吵的时候还是反对改良而主张革命呢,当时我就觉得这老公知应该被统战给抛弃了,不再负责文化维稳向右走了,从官五转型民小了
下面说说看看他这个“成文宪法"
我没看到任何支持自发性的社会活动内容,人民没有持枪权,所写的言论自由宗教自由规定都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选票由统一的宪法规定,各省地区的独立性貌似跟之前没什么区别,就是人大改成议会,废除社会主义代表体系。这不还是大政府小社会吗? 
民主的构建难道仅仅三权分立就行了?历史上良性博弈的票选民主制度其来源于什么?来源于革命
革命后的演进状态还要社会契约论的结构性及复杂性,你国多大脸一夜就可以变质?

再看看“中华统一共和国” 这名,我看这还不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呢,都是虚伪的做作,共产党比你亲和多了 ,
长久的大一统真是严重禁锢了汉人知识分子的想象力啊……铤而走险写个新宪法,国号还要叫「统一共和国」

宪法写得再漂亮,大一统框架下边缘区域还是会被无情碾压的。不要做梦都想着大一统了好不好。 满怀大一统迷梦的汉人知识分子,等到「民主的中国」强大起来,会更加迷醉于帝国主义式的文化自豪感(沙文主义),换个名目继续搞慢动作文化灭绝之实。到时候的压迫还会打着「民主赋予了正当性」的旗号,对吧?

而且,所谓的「中华统一共和国」里面把「新疆维吾儿自治区」写成了「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往大了说是矮化了维吾尔的主体性
看了全部评论,感觉没get到点,无用的牺牲?大部分的政权更替都伴随着牺牲。张雪忠为民请命,发表公开信,唤醒民众的民主意识。叫无用的牺牲?那什么才是有用的,只要唤醒一个人的民主意识,它就是成功的。看到这么多说风凉话的,那你们倒是出个主意啊?!一群儒家犬奴,唯唯诺诺,对发表正确言论的人指指点点。我看中国有血性的人被坑杀的差不多了吧,只剩下这些奴才,活着就行的墙🐷。
我认为各位网友缺乏认清现实的能力,空有在网上辩论的功夫,只会坐而论道

张比刘小波如何?

刘小波之死已经证明了什么?

脱离了中国的历史来谈论这些,不是很搞笑吗
ThomasYan centre-left gay
当然要发声啊。
我不知道有什么理由和位置来judge用自己的生命为中国民主事业奉献的人。
不管有用没用,他做了,就他妈的牛逼。

同是中国民主事业的观察或者参与的人士。
别人做了,别人被抓了。你啥也没做。你不但不表达同情和敬佩,基本的respect没有。还冷嘲热讽,有病吗。
学学香港人行不行。
不割席,不分化,我认为公子沈这种失败主义的观点,以及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态度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有一個問題不能忽視,就是張雪忠人在牆內。在一個替弱勢維權就要被尋釁滋事的國家裡,他要發聲就必須要相當謹慎。公子瀋已經肉身出國,他可以暢所欲言。但對張雪忠而言,這封公開信已經是牆內的最大尺度了,甚至已經踩了紅線。對於張,我覺得沒必要再苛責什麼,在當今的中國仍然敢發出這樣的聲音,絕對是勇士了。
一顾功成 慎行之
好問題,我沒查資料,文獻,愧於墨水不足,無法回答。

上面那位,王劍祖籍江西,上海長大,後在香港做記者,直至CEO。人生閱歷豐富,還是有些本事的。

沈公子是鳳凰衛視前記者,水平不錯,不過傲氣沖天,像是舊中國的狂士們。

希望大家回答不要各打五十大板,也不要因為自己喜歡哪位,就偏袒哪位,這個問題是中國如何走向憲政的關鍵之一
ioth ? 变量老帅
我对中共没有幻想,从来没有。
但是不反对任何人抱有善意对中共的呼吁。

[b]不可救药的是中共,不是[b]呼吁的人。[/b][/b]
rabbitisme Freedom is not free
我最鄙视的就是面对别人的义举还在旁边说:你说这个没用!
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就是因为这句话变成了沉默的大多数。很多卧底五毛也是这种伎俩。
多一个人站出来就多一个希望
王剑这个人,我承认他水平挺高,他的频道也挺有内容,但他很多观点都十分偏激,一言不合就和别人开撕,而且属于特要面子,死不认错那种;

而且他说陈秋实大外宣,到现在陈秋实人间蒸发,他还是如此,令人非常鄙视。
言论控制亡国灭种 这辈子要看到光明
赞同公子沈的部分:共党到今天已经没有自我革新的动力能力了,保存实力更实际。
赞同王剑的部分:这不是上书,这是公开信,值得钦佩。

赞美钦佩不代表“坐看别人送死”,否则何来声援一说。有的人伟大不代表除了伟大的人都是做一套说一套,亲身投入,物质帮助,声援都是不同程度的帮助。公子沈最开始的那个推其实没有把他的意思(视频解释的意思,我相信的确是他本意的)说明白,如果不是对他有了解,理解成冷嘲热讽也不是不讲理。王剑也的确可以在事情发生后,多了解一些再决定是否拉黑什么的。

话说回来,人无完人,大家都可以评论,找寻他们的视频对自己的思想有帮助的部分就好了,赞同而不盲从。
王剑是香港人 思维是比较接近西方文明的 此事再次证明中西文化难以接轨
凯瑟琳 🦌🦌
      我感觉这次是王剑故意点火惹事,从王剑一反常态的情绪化语言来看,他根本不是針對事件,而是針對沈公子这人。
      张雪忠和陈秋实一样,他们比谁都清楚中共殘暴的本质,但他们愿意坚守信念,不畏强权践行公义。但王剑对这两个人的评价却大相径庭,可见王剑是一个观点或者是立场不确定的人。
      公子沈的观点我能理解,但对于有理想有情怀的人,公子沈的观点是不适用的。陈秋实承諾过"三不",张雪忠把手铐当作"桂冠",可见他们的坚定。对于愿意为理想信念而不惜犧牲的人我只能敬仰他们并为他们祈祷祝福!
       我也认为张雪忠陈秋实等勇士的行為是有价值的,他们的行為,让中共不得不脫去法治民主的外衣,赤裸裸地把无耻邪恶展露于世间,从而唤醒更多善良的人们,给社会变革创造更多的可能。
格雷厄姆 抄底高手
王剑在海外太久了,对中国的认识有些退化了。

我之前在国外的时候也没觉得中国人有多么不可救药,直到回国两年后我才明白目前墙内的人有多无药可救……

其实面对当前的环境,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跑路才是王道……
其实就和六四一样。
从行为上来看,那些学生很勇敢。
从结果上来看,那些学生很愚蠢。
KaMingChiu 梅花梅花滿天下
右与更右
之前看到个问题是民运势力为什么会分裂
那答案就在这里了
自由思想必然会分派
哪像包子定于一尊
我有听王剑的视频,反而公子的没什么听。

但这里我偏向支持公子,要求政治改革也要看对谁。如果胡在位,我支持王剑,但包子在位,我支持公子的观点。
thuglynx 極樂飛昇
這其實也是很多人(溫和派)的一個誤區,即“和平演變仍然是有可能的,只要再來一次64,它們不敢再把坦克開出來”

我只想說:don't be a kid,wake up.
theflash I believe justice I believe free
两人各有立场和观点,有对立这是一件好事情,说明两个人立场和经历不同,但我更加认同公子沈的观点。

公子沈是看清了匪共的真面目,知道匪共内部的疯子是对于死多少中国人是不在乎的,而王剑则是倾向于理想主义,认为中国还有救,有点知识份子的天真和幼稚,清醒的人是知道,匪共内部的疯子是不具备人性的,而追求民主是一项长期运动,更需要唤醒大多数中国人的人性和良知,不能仅凭头脑发热的一时冲动,如果靠一时冲动的理想主义,中国早在1989年就已经实现民主了,而看看现在呢?

最后说一下加速主义,香港人是有退路的,匪共也是需要香港这个窗口,毕竟香港的部分法律还是在国际上适用,所有香港人揽炒是正确,但大陆不同,匪共目前已经把大陆所有的牌打完了,所有改革的路也堵死了,现在高压下反抗只是做无谓的牺牲,只能等待未来的暴动与革命,所以我想,就算不做加速主义者,但劝告那些有良知的人不做无谓的牺牲是没有错的,我们大多数人,力量虽小,但至少,要活着看到共产党灭亡。
很多正确的事情,不能因为做了毫无效果就不去做,即便你没有勇气去做,也不应该嘲笑诽谤那些勇敢的站出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士。我支持王剑先生,我支持张雪忠老师。
花生人 天行健君子以不强自自强不息
事情没关注,但是你们那些口口声声认清共匪本质的人你们倒是做些什么啊?不都一样什么都做不了,凭什么骂改良派
蔡孝乾 爬雪山 過草地 眾人拾柴火焰高 一舉殲滅省工委
這兩種人網路上就很常見啊

A:中國就是個屎坑,支那人沒救了,不值得為他們冒險犧牲,不要像他這樣找死,覺醒了快逃吧!

B:人家冒險出來反共,被共匪鐵拳了至於這樣嗎?又不是小粉紅,何必這樣說他?
陈秋实是公民记者形式,拍录的东西走钢丝,而且联合了广大群众。
这个教授做了啥,不切实际的去呼吁人大代表这个完全不代表人民的代表。
你们觉得是一样的?我觉得默默的唤醒周围的群众而不硬碰才是正确的手段
看著看著突然想起以前看過的這篇截圖漫畫 九龍尼亞漫畫部-孫文的野望:「善用革命資源。」
是這麼說的:

懂當官的人去當官,用貪汙來資助我們。
懂賺錢的人去賺錢,把錢捐給革命用。

至於都不懂的人…

若不怕死就叫他去賣命。

若怕死的就讓他去幫革命說好話。



你總想讓沒膽的賺錢,賺錢的賣命,做官的搞刺殺…

革命必然會失敗,因為資源錯配了!
kanyoudu1029 国贼亡后,建新天
翻了墙之后,我知道这世界什么样的人都有,自然也有许多不同的观点,应该包容不同的声音。(专制者的话就算了)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在这件事情上我还是比较支持公子沈,张雪忠的行为确实是精神可嘉意义不大,事实上我觉得王剑在理性上应该是明白的,不过感情上接受不了。
桂枝反贼还是应该学学支共的地下党作风,无畏的当谭嗣同未必有什么意义,特别是在今日的支国。
像张雪忠,好歹也是个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忍辱负重潜伏下来,装成粉蛆专门出加速主义的坏点子,比如积极支持取消私有制,反而可以对支国造成更大的破坏。


公子沈在品葱是有账号的,希望能看到我的评论,专门出一期节目谈谈加速主义吧。
hun Those who would give up essential Liberty, to purchase a little temporary Safety, deserve neither Liberty nor Safety.
我以前也是做媒體的,所以先從吃相和他們真的在堅持什麽,來評價一下這個小小的個人衝突吧

民運還是徹底推翻?我個人偏向徹底推翻。民運人士有很長時間去改變這個社會,可是一直沒什麽改變,海外的民運人士已經屬於打嘴炮過日子(我接觸過一批),雖然他們的理想和志氣依然在那兒,可如果他們能有什麽作爲早就做了;國内的民運人士我佩服他們的勇氣,可是中國并沒有這個環境給溫和的人訴求空間,劉曉波難道不是一個最好的例子?這近30年的歷史已經告訴了我們,這個政權是不可能被動之以情。

第二個是吃相。都是媒體人,有沒有必要主動攻擊同一個陣營的人,而且用著外人基本覺得不怎麽雅觀的吃相針對人的攻擊。我堅持有事好好討論,不喜歡別人一上來就指著一個人罵,而雖然王劍先生的話並不算罵,但從一個文人的角度那已經是口氣很不好了。

公子對現在的中國有挺深的厭惡和絕望,從他過去的視頻可以看出,如果有得選擇他希望這個政權被連根拔起。也許王劍先生覺得這樣會做人民估計要受苦很長一段時間,我不太確定。至少現在張雪忠暫時沒事,也算是個安慰。
公子沈在推特上对张雪忠的评论,并不会对张雪忠本人以及国内零星的反抗行为造成什么影响,他并没有否认张雪忠这个人的立场,他的观点更多是从结果出发,即这么做既没有用又会伤害自己。从我的认知来看,这种关于人大代表资格的议题也是老生常谈了,很多墙内人都知道的一句梗——“老婆饼没老婆,人民大会堂没人民”就是反应这个问题,大家都知道这个问题,但是大伙更明白让中共放弃这个现行制度无异于与虎谋皮,就像一个村子里的孩子经常被狼吃,而村子里的人不去想法子让狼进不了村子或者把狼打死,而是去和狼讲道理让狼别吃孩子一样,甚至让狼把与它讲道理的人也吃了,公子沈的想法就是再给这个讲道理的人戴高帽也没用,就算有100个人去给狼讲道理,狼还是会吃人
不應該否定這些有勇氣的人,你做不到就算了還冷嘲熱諷就不對了。但鼓勵衝塔確實也沒有必要。每個人在自己可以承受的範圍內做正確的事我覺得就夠了。
这就是为啥我们今天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天天为到底走哪条路啊,我们要改良还是要革命啊吵个没完没了,人家ccp也权斗,但是对付反对派团结得狠,枪口一致对外,国外这些好不容易有机会发生的人,能不能清醒点,你们共同的敌人是ccp,天天为一点立场争来争去,优先级有这个高吗?
弗洛缺德 求人不如求己
看了好长时间的油管自媒体的视频,我没啥偏向,看的人比较多比较杂。

他们的确传播了一些真相,做了一些分析。不过他们的第一目的依然是做一个成功的自媒体。不管是第一时间爆料,还是互相倾轧,还有这种吵架。莫不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流量。

所以理性看待这些自媒体人,了解他们的基本出发点。反正我自己是不会再代入更多的情感进去的。保持谨慎的批判的态度去看这些自媒体人吧。
秋水长天 新注册用户
我不知道这个公子沈在推特上随随便便发一条说人家无可救药的幻想是什么心态,他自己有没有看过全文,如果他看过了还说张教授是无可救药的幻想话,那么只能说公子沈很轻浮,随随便便就给别人下结论,而且还用词不当。
张雪忠全文全文的内容写的很清楚也很很明确,其实就是在说人大是伪人大,代表是伪代表,宪法是伪宪法,如此反党反政府反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还要怎样才算你公子沈所认为的可以救药呢?张雪忠就差说现在是伪政权了。通篇全文有理有据,而要实现他那些目标的一个前提,不言而喻就是推翻中共以后,只不过张没明说,而张的意见书完全是一个马上就可以拿来使用的参照范本,万言书根本没有你所说的“不可救药的幻想”,所以王剑说你放冷箭确实有他的道理,虽然我也对王剑一些观点不以为然,他也确实喜欢怼人拉黑人。
另外有一个很明了的道理摆在这里,张在什么地方,公子沈又在什么地方。明白人一眼就能看明白我的意思了,张在那样恶劣的环境能说这些是冒了多大的风险,而公子沈在民主自由的国度想怎么骂就怎么骂。
另外,油管上一种言论非常可笑,看到国内人有所作为就说人家白白牺牲啊,看到海外指导革命,就说是让人别去死,还有什么叫白白牺牲,贺卫方,许章润,张雪忠等等等他们牺牲了吗?说这种话的人装一副高人一等指点江山、看破一切的样子,又有什么用,共党就这样被你几句干骂就骂死了?注意,我这里说的是干骂。国内海外做的都不对,就你对,别人都是无可救药,就你有灵丹妙药?那么你把你的灵丹妙药到是拿出来呀!
mahjongatom 观察 帐号已弃用。品葱的朋友太愤怒,各种对于普通个人的攻击导致已无法完成理性交流。故退葱,并报以对整个民族的深深悲哀。The deep sorrow for the whole ethnicity.
发表观点的时候喜欢对持不同观点的人进行人身攻击,是目前中文网络圈子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也说明即使是反贼,整个人的思路也已经被共产党洗劫了。

在自由世界,不同人有不同观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不同的频道有不同的受众,也有不同的支持者,对同一个事情有不同的看法也很正常。如题目中所说 王剑认为:“张雪忠在中国,以惊人的勇气和牺牲精神,为中国人民发声,是多么值得敬佩和支持,你却在背后放冷箭!鄙视!” 句子的最后就已经从论述变为了攻击。至于后面是否有回击,谁先攻击的等等,也已经不重要了。我没有关注过这件事,也不站谁对谁错,只是想对这种现象进行一些评论。

在座各位都是与中国大陆网络主流环境有着不同思想的人,为何又不能容忍其他人有略微不同的思想呢。

在英语环境呆久了就会发现很多比较有趣的现象。最早的时候会嘲笑中国大陆的网络环境:”你看看川普的推特下面多少骂川普的,习近平呢“。到后来慢慢发现,川普的推特下面也不是全是骂川普的,高赞的既有 "Not my president",也有 “Greatest president ever". 两方没有互掐也没有互相攻击。如何将愤怒的中国人安抚下来,这可能是改弦更张之后的重要问题。

张雪忠作为一个人,有跑路的自由,自然也有成为英雄的自由。对于许章润,张雪忠,已经影响更加深远的刘晓波,我对他们有着深深的尊敬。文昭说过在那期评论李文亮的节目中曾经说过(大意):明知有危险而主动去做,这样的才叫做英雄。但是你无法要求所有人都是英雄,这也是为什么英雄弥足珍贵了。
没人做这种事的时候又说中国人没骨气活该被独裁,
有人做这种事的时候又说中国不值得。
正话反话都说了,
但人家张雪忠那么做是他乐意,他把这看作桂冠,甚至不计较得失。
所以我钦佩他。
曾经在这个网站见过公子的广告,可见这个网站不知道跟公子有什么背后的关系,以至于那么多人来为公子辩护站台。就当以上那一段是废话,还请大家擦亮眼睛,反共不是判断一个人的唯一标准,否则看待一个人就太简单了。反道义、反正义、反常识、反人性的人才是需要警惕的。谁为高墙说话,谁贬低底层,谁煽动仇恨,谁搅浑水,看清楚就好。
东辽王国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张雪忠就是当代关龙逄、比干、荀彧,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君子之道。难道让他搞加速或者鸵鸟么?这种都是认死理的老实人,不现实。

在公子沈的价值观里可能这叫愚蠢、愚昧(虽然他并不是这么说,但挑明了其实是一个意思)。

但就像谭嗣同说的,不流血就能成功么?这点其实墙内那些批民主、批女拳的小粉红说得很有道理,光动动嘴皮子就得到权利,未免太理想主义了。独裁者凭什么让权呢,凭高尚的情操和觉悟么?尧舜禅让都是个美丽的谎言,就不要幻想了。

至于王剑,他可能是出于我自己是胆小鬼,但我尊敬勇敢的人的心理。本质上和公子沈都是利己主义,互相搞道德批判就算了吧。

两个人扯太远了。一股党争的味
恶习不改哪有江来 死了骨灰都不要漂到中国境内
公子沈要不你来亲自评论一下吧。我也觉得石头记那就是个垃圾,反共就反共呗还领着他老婆在旁边,我看见就恶心。做自媒体不是新闻播报,一定要有自己的分析没有自己的东西注定不长远。
脱亚入欧 耶和华是我牧者
中国不需要谭嗣同,需要的是一支武装。哪怕先打下广东,或者新疆,都比这样无谓的牺牲强。你必须一个省一个省的打下来独立,才能让中共意识到人民的力量。
与其这样冲塔不如凑钱组织武装力量。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jack_ma 衷心希望中共天长地久,替我实现阿里巴巴横跨三世纪之梦想。
每个人都看透,每个人都明哲保身,和每个人都被蒙在鼓里有区别吗?
a45298 熱愛自由的人們就該互相照顧
在這種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言論環境下,這樣只會是白白犧牲,尤其在言論管控之下,很難掀起太大波浪,個人比較認同公子沈的觀點,我也是這樣勸我香港朋友,如有機會請趕快移民。
厉害国的深红 我是厉害国的土特产
有啥好争的,自己说自己的不就行了。。。。王剑有逼格,公子沈有傲气,嗯。
十字军征支大佐 境外反共势力 福音派的传道人 亨学家
甘地和曼德拉面對的是有底線的政府,像劉曉波就被迫害了
有人点火也得后面有人接应啊,如果是那些粉红日子变得难过起来,怀疑人生,却不知道原因就是TG,这个时候张蹦出来大旗一举,倒还有些希望,现在站出来,在国内激不起什么涟漪,只能说惋惜。

香港同胞虽然遭受苦难,但是他们还能发声,TG对他们的暴力也没有铺天盖地,像墙内一样让人充满绝望.....条件不同
feefee 諸夏獨立是偉大的民族解放運動
全国人大代表里面大部分都是各级官员,省市县首长、高级公务员、企事业高管等等,里面处级才是起步,科级干部都是稀有动物了,我不知道张雪忠是真傻还是装傻。
ㄓ中共表示 : 哈哈哈你們這幫人永遠互鬥
, 還妄想打倒我 , 哈哈哈
王剑昨天的视频说得挺到点的,这几年就因为习近平一人的权力欲,把国家管理弄得一塌糊涂。
看到评论有开始扣大外宣帽子了,我真怀疑现在天天一言不合就给这个给那个扣所谓大外宣帽子的到底是不是粉蛆反串的,连到底什么是大外宣都没弄清楚就整天一个一口天天的吠呢
ppp111 初来乍到,多多指教
我着实不知道哪个人大代表会接受张先生的建议,哪怕是把这些东西与别的人大代表沟通沟通!恐怕事实是看见这种东西,早就避之唯恐不及,我当个人大代表可不想承担这么大政治风险(有钱赚就行,政治,还是小心啊),还有你们觉得现在还有多少代表能像8964那年同情学生然后聚在一起开会做点什么呢!
此外张的行为不得不说是勇敢,是汉子,可是大家在夸他的时候也就仅仅只能夸夸而已,这样的情愿就如同一根针掉到地上,没什么响动,此外沦陷区的匪政府还能有各式各样的花样抹黑这位!也影响不到普通人
还有人说加速?不觉得代价太大吗?
虽然很钦佩这些教授,但这些人太幼稚了,对野蛮人谈文明有用吗,可怜又可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