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苏东国家的文艺事业可以保持较高水准,而东亚共产党国家则普遍文艺凋零?

苏联与东欧集团在美术、音乐、舞蹈、戏剧、电影等文艺领域都保持着较高的水准与成就,其文化遗产(与意识形态无关的那部分)至今在西方和日本炙手可热。

反观以厉害国为首的东亚共产党国家,普遍出现了“文艺沙漠化”现象,其作品普遍内容肤浅且形式也粗糙,少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既然同为专制极权国家,为何苏东集团的文艺水准可以保持高位,而东亚共产党国家则全面衰败呢?
求上得中,求中得下,列宁懂得欣赏艺术,是中流的马克思革命家,他执政期间苏联比沙皇时代自由得多,同性恋、异装癖沙龙和各种艺术都被允许。

而毛泽东,这个不伦不类被苏联人称为民族主义者的所谓马克思主义者,上台之初就自视甚高,胡乱评价,艺术欣赏水平很低,笃信中医、气功、京剧,晚年喜欢看香港武打电影也表现出了这个人的格局之低。他喜欢的京剧,又汪曾祺等人着实写了几本还算能看的东西,但现在已经完全由于装腔作势的唱腔和可笑的舞台、服装将要被历史淘汰,中医也已经完全向人类常识宣战。

列宁和苏联领导人至少懂得什么是意识形态,懂得现代政治,毛泽东则玩的完全是古代皇权这一套,对文艺的理解就是“你们要百花齐放嘛”,用口语化的表述,好像自居一种“我本来就是有控制文艺的权力”的自豪地位。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斗争都是伴随着强词夺理的口语化标语,比如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不许你仔细讨论这套混蛋逻辑,遇罗克因此而死。

还有比如“我看封锁我们封锁的好,封锁几年后我们就什么都有了”,“大打核战争,我们不怕,死了两亿人,还有两亿人!”,中共对这样的低能发言经常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这种言论在苏共大会上只会引起一片哗然和嘲笑,因为根本没有辩证法,根本就是野蛮人的语言。

与之相比的还有更弱智的朝鲜,白头山天降伟人,金元帅打飞机之类的,这完全是弱智,脑瘫患儿的话术,除了同为脑瘫患儿的部分患者以外,没有任何人会接受这种滑稽的言论。

苏联共产党发迹于一些热衷于劳工权利和新式社会的知识分子,中国共产党发迹于中专毕业的富农,根本不了解现代政治,朝鲜共产党更是由农户出身、文化水平极低的金日成创政,毛泽东与金日成懂什么是共产主义?不过借壳上市而已,他们对文艺的态度,就是古代皇权的高傲加上对共产主义自己揣摩的理解,不知道该禁止什么,看着斯大林什么都禁止,所以他们就有样学样,以为这就是共产主义了。

还有就是自己文艺欣赏水平的低下,毛泽东看不得古典油画,看不得歌剧,他只能看武打电影,只能看咿咿呀呀的京剧。他只能对海瑞罢官、屈原投江这种古代的事情品头论足,对政治的理解,就是秦政与周政、儒家与法家的争论,他懂个几把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其实我知道您是和很多葱友都想从文化这方面来分析这个问题,但是我想给大家提供一个不一样的思路。

就是其实就算同为高压统治的共产主义政权,他们的对社会对人民的镇压力度也不尽相同,表现在对科技文化方面的控制表现也不一样。

比如,越共治下的越南就比丹瑞和苏哈托铁钳之下的缅甸与印尼更文明、开放,而赤柬就一言难尽了。难道就证明越南文明比高棉文明更优越?

再说,铁托治下的南斯拉夫远比萨拉查和佛朗哥治下的葡萄牙与西班牙更文明、开放,而恩维尔•霍查统治的阿尔巴尼亚却是仅次于金氏帝国、赤色高棉的邪恶政权。难道说葡萄牙、西班牙的文明就不如南斯拉夫了?

还有,虽然是赤色政权,但是赤色坦桑尼亚在同时间军阀政府盛行的黑非洲上却是少有的开明政权,而赤色埃塞俄比亚的门图却与中非皇帝博卡萨、乌干达的阿明、扎伊尔的蒙卡托并列为黑非洲的四大暴君(这四位都有吃人肉的怪癖)。这能够证明坦桑尼亚文明比埃塞俄比亚文明更健康吗?

其实据我个人研究,这些赤色政权的残暴程度与本土文明、文化关系不大,更多的和这个政权的设计者个人心理健康与残暴程度有更大的关系。

(最后说一说朝鲜,朝鲜的艺术水平在赤色政权中不算低,金日成、金正日父子本身有一定的艺术欣赏水平。至于那些脑残宣传是延袭了封建王朝的那一套,所以在现代社会很怪异。金日成本人是1000年前朝鲜半岛上新罗王朝末代国王第56代王的第56世孙,他从小就立志复国。(王子复仇记)而且连他的亲信像吴振宇、姜成山、李钟玉、朴成哲也都是新罗王朝两班贵族的后人,所以朝鲜应该算是特殊情况。)

(另外,新人求赞。)
guibuhai Thinker
瓦房店规律。

哪怕这些国家都不是共产党统治,东欧逼格也显然高于东亚。

鹅爹虽然历史上被蒙古人和布尔什维克污染过,被西欧各种鄙夷排斥,但底子上依然是欧洲的一部分,天然的处于德性高地,逼格高于东亚洼地没有任何问题。无论是帝俄时代还是苏联时代,鹅爹的科技水平和文化艺术纵然比不上欧美,完爆酱缸桂枝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鹅爹自古以来就有向西欧学习的传统,俄国上流社会以讲法语为荣,无论是当政者彼得大帝或者叶卡捷琳娜,还是反贼12月党,都以西欧化为荣。哪怕是斯大林,年轻时的诗歌也入选过帝俄语文教材,临死之前听得也是莫扎特的交响乐,比起"一人一个女学生""梁家河"不知道睾到哪里去了。

拿东亚共产党国家和苏东共产党国家比,就仿佛是用吃大蒜的赵本山去和喝咖啡的周立波去比较。周立波哪怕再混球,逼格还是高于赵本山的。

桂枝的近代思想,无论是自由主义,国家主义,民族主义,还是共产主义,统统都来源于西欧。桂枝的近代史就是这些西方思潮影响下的桂枝人拿着道听途说的理论分成几拨互相斗争,并且根据自己的一知半解无意或者故意的把这些理论"瓦房店化"还美其名曰"中国化"的过程。

相比之下,满清才真正是桂枝文化的殉道者。不仅给桂枝输血续命,而且还把桂枝的传统体制那一套东西榨出了最后一丝潜力。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原因是東歐人本身不是費拉民族,可以創造文化,也可以輸出文化。而東亞的儒家文化圈則是費拉民族,無法創造文化,嚴重依賴外來文化的輸血。

社會主義制度衹不過是一種病毒引起的疾病。得了病毒性感冒的托爾斯泰仍然可以作詩,但是無論是健康的還是患感冒的豬,都不能搞出什麼文藝事業。

東歐人和東亞人同樣陷入社會主義的深淵,不代表他們是等同的民族。東歐人是在中世紀生存壓力相對小,不需要發動十字軍東征、北方十字軍、收復失地運動這樣慘烈的武裝鬥爭來求生存,導致以東正教為信仰的共同體日益鬆散。列寧黨這一病毒一出現,就在一兩個世紀的時間裡橫掃東歐;東亞人則是多信奉儒教。儒教是先秦文明滅亡以後宋明文人的無聊發明,其共同體同樣鬆散,也被列寧黨征服了。

然而不同的是,歐裔民族在寒冷、嚴酷的環境下,演化出了一種衹有祭司和武士兩個種姓的社會。這裡,即使是有宗教信仰而沒有勇氣的虔誠商販種姓,都難以成規模,更不要說費拉了。(中世紀若有土匪來,所有男性臣民都要進城堡取盔甲、武器禦敵。怕死的會被就地處決。)這在中世紀為德性的積累提供了健康的社會基礎。即使是在二月革命前夜,俄羅斯仍然處於德性緩慢積累的狀態。十月革命以後,蘇聯和東歐衛星國也不過是一顆被病毒感染的病樹,繁茂的根部仍然在向樹梢輸送養料、仍然能開花結果;

東亞國家,尤其是朝鮮、中國、越南這些以儒家文化為主的國家,其文明早在秦國大一統以後就走向必然的死亡了。此後社會則費拉化。戰國時代作為武士貴族的老百姓漸漸變成了今天沒有信仰、沒有道德、既可憐又可悲的費拉老百姓。在漫長的兩年前秦制下,這些民族是一直在靠著消耗春秋時代老祖宗的德性苟延殘喘。這就如同於一顆樹根已經病死的樹,或許也能長出幾片枯黃的葉子,但是你若要它開花結果,那我衹能說,he's dead, Jim!

因此,蘇東國家在文學、建築、雕塑、電影、音樂、舞蹈、繪畫等領域全面優於東亞儒教國家,主要不是專制不專制的問題,而是社會結構和所處的文明階段的問題。蘇東國家大部分人是有責任感的沒落祭司和沒落武士的後代;而東亞國家大部分人是過了今天沒明天的費拉。蘇東國家的文明處於雖然有病毒,但也仍然能結果的秋季;而東亞國家的文明處於已經枯萎飄零、行將就木的喪鐘聲下。其在這些領域的水準當然不同了。
美国给的+拿德国的=苏联技术

以下这篇网文介绍了苏联在二战前是怎么找美国买买买来获得西方的先进技术,像极了改开后的中共。

处于科技鄙视链末端的落后地区,通过购买和引入先进地区的技术才能有所发展。

一旦技术输入被掐断,以其特殊的封闭体制,必然会走向瓦解。

这其中,苏联就是最好的一个案例。

列宁本人就是美国管理学家、机械工程师弗雷德里克·泰勒的粉丝,同时列宁也颇为看重美国管理学家弗兰克·吉尔布雷斯的研究成果。

虽然那时候大规模发展的条件不具备,但据托洛斯基后来回忆,仍然聘请了美国人来指导苏联的工业化,并大量翻译西方的科学书籍。

自1928年起的第一个五年计划,苏联开始大规模购入欧美的生产车间,聘请美国专业技术人员监督和指导。

据美国建筑规划大师阿尔伯特·卡恩说,苏联人要求卡恩等美国专家直接成倍复制美国的电站等工业项目,并跳过许多该有的步骤,因为苏联人觉得耽误时间。

苏联人还意识到,不能只购买产品和雇佣专家,关键的是掌握核心技术。

从美国学成回国的泰勒粉丝沃尔特·波拉科夫被任命负责整个“一五计划”的生产项目。

苏联“一五计划”当中最知名的、规模最大的项目——第聂伯河水电站,1939年建成时被誉为世界上最先进的水电站、全苏联人民的骄傲。

实际上,背后依赖的还是美国技术专家和美国公司的机械设备。

美国人休·库珀担任水电站的总顾问工程师,通用电气公司提供了一半以上的发电机组,余下的由苏联工人在列宁格勒制造,美国专家从旁监督指导。

包括水电站全部九个涡轮机在内的70%的水电设备由美国公司提供,剩下的由德国和瑞典公司承担。

著名摄影师玛格丽特·怀特参观水坝时看到,有四个来及弗吉尼亚州的美国人正在教苏联人如何安装涡轮机。

在水电站的建设中,苏联人学到了不少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例如建设固氮厂、铝厂、高压输电线以及铺水泥和电气隧道等等,这些技术后来均用于苏联其他的工业项目上。

美国人休·库珀理所当然的被授予了苏联最高的红星奖章,类似于今天的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大奖。

如果那时候苏联有“仟人计划”,休·库珀一定是第一个入选者。

休·库珀热爱苏联,后来担任美苏商会会长,认为斯大林等人真正关心苏联人民的福祉。

美国各大科技企业纷纷与苏联合作,在被经济利益冲昏头脑的同时,把世界最先进的科学与管理技术引入苏联,并一致认为苏联市场有着无限的潜力。

可以说,苏联在20年代和30年代是经济突飞猛进的时期,同时也达到了利用西方科技和崇洋媚外的高潮。

1925年,亨利·福特的自传《我的生活和工作》在苏联脱销,连印了四版。

福特公司发表声明:1927年全苏联的卡车和拖拉机,85%都是由福特公司制造。

在1924年,全苏联只有1000台拖拉机;到1934年猛增至20万台,其中绝大部分由美国公司生产。

1929年,福特公司与苏联最高经济委员会签署协议,在苏联的下诺夫哥罗德生产10万辆最新型的A款轿车和AA款卡车,由美国奥斯汀公司监督,并在莫斯科设立组装厂。

美苏数百名技术工人与工程师参与其中,苏联学到了西方最先进的汽车工业制造技术。

苏联人还特意让美国监工去黑海度假两个月,以检验苏联工程师是否能独立完成生产项目。

福特本人也意识到了这个必然的结果,只不过他天真地认为,苏联因为这次合作获得了福特公司50年的汽车制造经验,大大提高了苏联工业制造能力,而“生产力的提升会带来世界和平”。

除了发电厂与机械制造,钢铁厂同样要依靠美国人。

在马格尼托哥尔斯克,一座钢铁之城被打造了出来,德国建筑大师厄恩斯特·梅负责城市的规划。

美国克利夫兰的钢铁公司成为当地第一个承包商,德国公司建造了轧机,美国匹兹堡的科佩斯公司建造了焦化厂,美国Freyn工程公司与苏联机构合作建造了库兹涅茨克铁厂......

自1927年起,Freyn工程公司先后派了14名美国工程师来指导苏联发展冶金工业。

只不过,当时被赚钱机会迷魂的美国人,对于发配到西伯利亚的无数苏联苦力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马格尼托哥尔斯克直到今天,仍然是俄罗斯最大的钢铁工业重镇。

二战时期,苏联开始利用美国人打下的工业基础和美国人培养的本土工程师,以举国体制进行大规模的生产。

二战后,苏联除了拥有美国在二战时提供的先进军事设备,还把三分之二的德国航天与电子工业设备,以及全德国绝大多数导弹车间、数百艘先进船只和数百个汽车生产车间运往苏联本土。

随后,苏联对德国技术的消化、复制、生产,以及对欧洲技术的购买,一度扩大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峰,例如1959年至1963年,苏联从欧洲购买了50间完整的化工厂。

这一切,都为接下来的美苏争霸打下了基础。
欧洲的地板高于俄罗斯的天花板,而俄罗斯的地板又高于桂枝的天花板。我觉得这事一条可以放之四海皆准的廉价七成正确的真理。
萨格尔王吃冰棒 不要核酸要吃饭 不要封锁要自由 不要谎言要尊严 不要文革要改革 不要领袖要选票 不做奴才做公民 罢免独裁国贼习近平
说到苏联文艺有一个比较有名的故事,就是苏军镇压捷克布拉格之春当晚,苏联指挥家斯维特兰诺夫携苏联国家交响乐团与大提琴演奏家罗斯特罗波维奇在英国伦敦巡演。随即演出遭到了英国听众的强烈抗议与抵制,观众席嘘声一片。其实当时苏联的艺术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苏联艺术家们很快调整状态,在一片骂声中开始演奏,渐入佳境,观众席也很快鸦雀无声,演出最终在观众的掌声与喝彩声中结束。

这场演出是有录音的,它确实完美体现了苏联艺术家以出色的作品征服了愤怒的英国听众。也从侧面说明了苏联文艺工作的成功。这在厉害国是无法想象的。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因为苏共和中共的杀人能力存在差距。就像满洲人作为东亚精锐武士可以同时压制住辽东士大夫和江东士大夫一样,苏共作为国际恐怖分子完全有能力压制住所谓的“文艺界精英”。他们骂列宁也好,骂斯大林也好,在国际恐怖分子眼里其实威胁并不大,因此苏联存在一定程度的创作自由。

由于贵妃驱逐了、批斗了苏联系干部,导致山东老干部和梁山好汉掌权,这些人对于文艺界精英存在本能的敌视与恐惧,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是没有能力与文艺界精英共存的,就像辽东士大夫和江东士大夫之间必然是你死我活一样。假设50年代刘少奇和周恩来橄榄了毛泽东,你国的文艺界大概会多不少东西。
第三新索多玛 一个大汉在吃屎,先吃了一坨叫毛泽东,没饱,又吃了一坨叫邓小平,没饱,江泽民胡锦涛都吃下去了还是没饱,最后吃了习近平,终于满到嗓子眼,吐出来了。他说:“这坨屎好臭啊”。
你国原本就是文化荒漠,哪怕就算没有落到共产党手上直接民主了,要开出文艺之花也是需要相当时间的,更不要说共产党的持续影响了。
苏东国家是文艺百花园落到了共产党手上,受到了破坏,但还没来得及破坏干净共产党就完蛋了。
那自然没得比。
后入习明泽 黑名单 没有人比我更懂中国人
不光是文艺领域,仅就从物理领域来说:苏联出过朗道、Ginzburg、切连科夫这样的诺奖级人物(其中朗道的成就已经超出了诺奖)

数学界出现过Kolmogorov、辛钦、阿诺德、庞特利亚金等等对现代数学有奠基性作用的人物

这也是另一个可以证明中国人比苏联人地位更低下,处于鄙视链更低端的有力证据
窝达令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根本原因是在于文化的不同,虽然苏联也是集权国家,但前身沙皇俄国却是一个会跳舞的北极熊,说到底,俄国文化也是欧洲文明的一部分。
再说回土共等东亚共产党,土共和其它东亚国家共产党是诞生于传统东方汉文化圈子,这个圈子外儒内法,讲究集体主义,威权主义,集体大于个人,稳定大于言论自由。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诞生真正的艺术,思想不自由,科学和艺术的种子怎么可能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生根发芽?
我倒认为是这样的,苏联和东欧国家是和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正面对刚的,在各个领域都是,所以就造成他俩是比谁进步快,比谁民众福利好。而中国和美国玩的是阴的,不和你搞正面竞争,它和你比烂,它要做的不是你进步我进步比谁进步快,而是你进步了,我要把你拉下来变得比我差就是我的胜利。
俄罗斯有彼得大帝,17世纪时已经全盆西化

支共20世纪还"特异功能",21世纪还"中医气功","传统武术","孔子学院"

两者文化水平完全不同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確實有根本性的差距,但是俄羅斯如果沒有被共匪竊國,文藝上會更加興盛。

允許我引用之前寫的內容,談這種差距的實質:
原因是東歐人本身不是費拉民族,可以創造文化,也可以輸出文化。而東亞的儒家文化圈則是費拉民族,無法創造文化,嚴重依賴外來文化的輸血。

社會主義制度衹不過是一種病毒引起的疾病。得了病毒性感冒的托爾斯泰仍然可以作詩,但是無論是健康的還是患感冒的豬,都不能搞出什麼文藝事業。

東歐人和東亞人同樣陷入社會主義的深淵,不代表他們是等同的民族。東歐人是在中世紀生存壓力相對小,不需要發動十字軍東征、北方十字軍、收復失地運動這樣慘烈的武裝鬥爭來求生存,導致以東正教為信仰的共同體日益鬆散。列寧黨這一病毒一出現,就在一兩個世紀的時間裡橫掃東歐;東亞人則是多信奉儒教。儒教是先秦文明滅亡以後宋明文人的無聊發明,其共同體同樣鬆散,也被列寧黨征服了。

然而不同的是,歐裔民族在寒冷、嚴酷的環境下,演化出了一種衹有祭司和武士兩個種姓的社會。這裡,即使是有宗教信仰而沒有勇氣的虔誠商販種姓,都難以成規模,更不要說費拉了。(中世紀若有土匪來,所有男性臣民都要進城堡取盔甲、武器禦敵。怕死的會被就地處決。)這在中世紀為德性的積累提供了健康的社會基礎。即使是在二月革命前夜,俄羅斯仍然處於德性緩慢積累的狀態。十月革命以後,蘇聯和東歐衛星國也不過是一顆被病毒感染的病樹,繁茂的根部仍然在向樹梢輸送養料、仍然能開花結果;

東亞國家,尤其是朝鮮、中國、越南這些以儒家文化為主的國家,其文明早在秦國大一統以後就走向必然的死亡了。此後社會則費拉化。戰國時代作為武士貴族的老百姓漸漸變成了今天沒有信仰、沒有道德、既可憐又可悲的費拉老百姓。在漫長的兩年前秦制下,這些民族是一直在靠著消耗春秋時代老祖宗的德性苟延殘喘。這就如同於一顆樹根已經病死的樹,或許也能長出幾片枯黃的葉子,但是你若要它開花結果,那我衹能說,he's dead, Jim!

因此,蘇東國家在文學、建築、雕塑、電影、音樂、舞蹈、繪畫等領域全面優於東亞儒教國家,主要不是專制不專制的問題,而是社會結構和所處的文明階段的問題。蘇東國家大部分人是有責任感的沒落祭司和沒落武士的後代;而東亞國家大部分人是過了今天沒明天的費拉。蘇東國家的文明處於雖然有病毒,但也仍然能結果的秋季;而東亞國家的文明處於已經枯萎飄零、行將就木的喪鐘聲下。其在這些領域的水準當然不同了。

來源:为什么苏东国家的文艺事业可以保持较高水准,而东亚共产党国家则普遍文艺凋零?
一致有相同疑问,为什么同样是极权统治。苏联科技发展取得很多成就,能与美国进行太空竞赛,发射了全球第一个造人卫星,实现全球首次载人航天。而土共的航天与美国差了十万八千里,也鲜有科技创新。 
中国的文化和欧美主流文化还是有差异的,而苏联更加接近欧洲文化

从审美个方面中国和欧美都有距离,而苏联的审美方式更加互相接近

日本经过了多年的努力也才接近欧美的主流文化中,其实日本买了多少毕加索的画还是会被欧洲人笑话

就好像中东人买了很多还是被人笑暴发户一个道理。

在主流音乐艺术当中,日本当然出过几个大师。但是整个亚洲又有几个大师呢?

就像对于唱歌跳舞非常爱好的印度,一直追求着欧美,也没听说出什么音乐艺术大师。

你如果在中国,如果你想买一架钢琴,你会发现中国有很多二手的进口钢琴,最便宜的是韩国钢琴,中档的日本雅马哈卡瓦伊钢琴,这两个国家在70年代生产了大量的钢琴,几乎达到每个家庭都有钢琴的地步,而70年代的中国在做什么?不说文化大革命,就算是80年代钢琴也是根本不可能买的东西。

我不觉得审美有什么问题,有很多东西不完全是政治因素,楼主这个问题其实说明了政治和审美不完全一致的。但是国家生活水平和审美提升是有关系的。
Hailfreedom steal from the poor,give to the rich
欧洲底子就不一样啊,你把时间推到20世纪初,共产党上台之前,本来欧亚就是天壤之别
你看台湾香港的文化艺术也不怎么样,都是各种抄袭或者简单搬运欧美日韩的风格。东亚洼地体现在方方面面。
这个和Tchaikovsky比就是个弟中弟吧?
还有一大堆物理化学数学生理学大师。
基本都是沙俄后期+苏联前期的,斯大林之后出生受教育的几乎没有。
彼得大帝建立西方教育体制200年终于结出硕果,结果被共产主义连根拔起。
中国的从辛亥革命之后开始建立现代教育体系,刚开始就遇到日本入侵被干扰,战后又被毛泽东给完全摧毁,再到邓小平恢复高考,接着到朱镕基高等教育大跃进直到现在。
中国真正的现代自由教育加起来也就三五十年,不可能有顶级人才出现的。
眾聲 观察 YouTube“眾聲”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wl1Td_QBkMCjhOYr6NapWQ
印象里,苏联消耗完沙俄时代成长起来的人才与他们影响力可及的离他们比较近的晚辈后,艺术上也是断崖式崩坏的。不过训练体系还是在的。所以基本技术上还有底子。而且严格刻板的东欧式基本训练对于基本技能来说是比松散的体系直接效果更明显的。

这些都不能拿中国与之对比,我们扔掉了技术,纯玩圈子。技术落后,人的思想与行动又有没有空间,商业模式还是以吹捧为几乎唯一,不是华人个体的问题,是我们自己的体系的问题。
满洲之音 满洲帝国流亡政府品葱特派员
底子不同,苏联人好歹是欧洲人,共惨主义当权之前人家听的是肖邦,萧伯纳,莫扎特。支那在二十世纪大部分时间里的审美水平都没有超过白毛女。共惨党只是让事情更惨了一点而已。
耕田的 新注册用户
这和俄罗斯和西欧的历史地位竞争有关系。蒙古人占领了东欧的大部分地区,因为蒙古人相当一部分人是信仰景教的,而景教(东方亚述教会)实际上东正教的一个分支,因为背靠着蒙古帝国这个大树,教皇还是相当认可的。在元朝建立后,还委派景教巡察总监拉班扫马出访欧洲,试图联合欧洲诸国和教廷联合出兵,东西夹攻拿下耶路撒冷。所以蒙古人实际上和东罗马帝国和欧洲的教皇关系都不错。君士坦丁堡被攻占,东罗马帝国灭亡后,一部分残余分子逃向了金帐汗国。东正教的中心因此转向到了俄罗斯。金帐汗国灭亡后,俄罗斯接管了他的遗产。甚至打着第二帝国的名义出征。因此苏联人实际上对西欧是保持着一种平等的高姿态。试图在各方面和西欧竞争,简单说你有的我也要有,甚至比你更好。文艺也是这个角度而得到发展。
毛某人在延安文艺座谈讲话中开创性提出,文艺要为政治服务,这点在斯大林苏联都没有明确提出过,苏联一直有很多跟政治无关的文艺作品,不像中国很长时间必须要突出政治,长期下来就变得不知道什么是好的艺术作品,什么是不好的了,只知道突出政治,内容就变得穷极无聊,没有吸引力了。
frootloops 观察 麥片
不要看俄國近代是共產制度 他們和的文化和歐洲沒有脫節的 藝術造詣非常高 搜一下Ilya Repin, Valentin Serov, Alexei Harlamoff, 看看他們1800-1900年代都在幹嘛
notsobrilliant 新注册用户
对于文化本身,我并不了解。但我们可以明显看到苏中对文化的态度是不同的:
苏联更多地是将贵族的艺术下沉到了民间,而中共是将整个文化拦腰斩断,只剩下一些民间的下里巴人。
dogg0五入拖拉曼 大起大落太刺激了
中國大躍進的音樂不錯,被香港電影拿去用了。2000年之前的動畫也比較好。后來越來越山寨化。以前很多解放前殘留的老藝術家比較厲害,現在都是網紅暴發戶審美,宅男屌絲下半身思考審美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覺得共產極權國家的文藝事業普遍貧困,因為不自由的環境鉗制了人的創造力。
红色鳖匪 狗熊维尼
说明瓦房店国的文化底蕴比较差呗 贵族一完蛋彻底成文化荒漠
沙俄吸收大量西欧文化 又发展出自己的特色 
瓦房店对现代流行文化没有什么帮助 而且正是因为这点每样所谓传统文化都在被强行保护 而事实上就是名存实亡 
中国是大一统意识,稍微和共产党价值观不认可的就立刻枪毙。 大一统核心就是荒漠化思想,不许另类。 
共产党目前是极权到家了, 苏联虽然集权, 各加盟国还有有一定自由的, 中国一上来就将所有资源收归国有,民众变成家畜一样东西。 
简单来讲集权等级,如果是-100到100的话,中国开始就是-90 到-80,苏联只有-30到 -20 。
iuobu 新注册用户
https://softpower30.com/country/china/

即使受到其他因素的拖累,文化项却是公认的得分项。所以此问题本身有待商榷?
虽然都是共产国家,但其实各自的世俗文化还是不一样的吧。就当年苏联电影中,也有很多人体裸露场面,根本不叫个事儿,这些老大哥的电影引进到中国时,同样要遭到删减,因为东亚保守文化中是忌讳公开展示讨论这些的,我印象中很多年后冯小宁拍的一部《紫日》中,有俄罗斯女兵裸泳的场景,当年也是舆论有些争议的。这只是裸露场面这一项,总之感觉东亚文化中,忌讳的东西更多一些,所以开创性的东西不多吧。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如果和中國對比,就是鎮壓力度不同
比方說東德出身的紅綠燈小人有戴帽子,因為設計師認為『不然的話太無趣,讓他戴一頂帽子好了』
而這個紅綠燈小人哪怕在德國統一以後也成為了德國的代表吉祥物之一,和小熊糖同等級別
想像一下,毛賊東讓設計師設計紅綠燈,他敢畫一頂帽子?帽子是資本主義遺毒,說明設計師是個叛徒,拖出去批鬥

但是我真正想不通的是捷克的鼴鼠,當初據說是為了對抗自由美國的米老鼠說設計出來的。不得不承認米老鼠的確更有名,但就作品和角色形象而言,米老鼠反而更加『偉光正』反而是鼴鼠沒那麼多『教育意義』
參照中國作為赤匪淪陷區,凡事都要一個教育意義,我是很難理解為什麼同為淪陷區的捷克能養出比自由土地上的米老鼠更加立體化的鼴鼠
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苏联之前有柴可夫斯基之类神级的音乐大师,现在毛都没有,现在俄罗斯水平高的音乐家大都入籍了西欧的。
不见得,社会主义就会压抑创作。西方自由化,也带来了生计问题,过份商业化也带来为赚钱而创作的现象。吃公家饭,创作更悠闲,在一些古典类型的创作其实享有更高的自由。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不要核酸要吃饭 不要封锁要自由 不要谎言要尊严 不要文革要改革 不要领袖要选票 不做奴才做公民 罢免独裁国贼习近平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8
  • 浏览: 13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