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同性恋、道德、权力以及阶层固化

其实主要是对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84这个帖子的回复,但是发现回复没法文字加黑,而且涉及议题很多也很长,所以干脆单独发一篇。



那篇帖子道德统一性这个出发点很好,不过我想试着从这样一个角度来提出另一种解释。实际上我虽然赞成康德,但是最终我认可的是:道德的的确确是完全自然演化出的,实际上很难存在纯粹的理性或者彻底超出肉体存在的灵魂(不说never是因为很多时候我还是有一点理想主义浪漫主义地想去相信有超越物质的理性、爱和灵魂的存在,至少认为这种信念对于我们的内心是有意义的;最重要的是,能持有这种思维的人,我认为更值得深交)。

所以以下是我观点的阐释:
和我们的观察以及科学上研究证实一致,男性多偶的倾向、女性实际上由于生育成本巨大而求好不求多的倾向,是存在的;
而我们需要靠道德、然后衍生出“婚姻”来防范出轨,接下来宣称“如果你承认成员自愿的一夫多妻不是罪,才能承认同性婚姻不是罪”吗?

不需要。
因为正常的人类社会组织形态,是·母系社会·——
婚姻形式类似摩梭族的走婚:女子择优而孕,在娘家生育,其兄弟姐妹帮助照顾孩子。女子的情人不用对孩子负责,反而需要负责自己的外甥/外甥女。

这种制度对LGBTQ人群也很友好,不想和异性发生关系/不愿怀孕的人,依然可以拥有具有自己血缘的后代,即自己的外甥/外甥女,而无需借助代孕等争议手段。

对于阶层固化,这也是一种辅助解决手段:
整个社会找配偶,大部分人最后还是和自己各方面近似的人生育后代,高富帅配白富美,矮矬穷配丑挫穷。虽然基因不代表一切,但是我相信大家也观察到了智力和外貌的遗传作用还是不小的。一代代下来,差距越来越大。
究其根本,整个人类社会的竞争机制其实是生出来之后再竞争。
相反,如果是走婚制度,竞争在性选择阶段就完成了。摩梭族内少有天生缺陷的孩子,即使有,一大家子照顾孩子也比一夫一妻制核心小家庭来得轻松。
重要的是,若一家人矮矬丑穷齐备,家中女子向高帅的聪明小伙求炮,比丑挫男让聪明美女给自己生孩子容易多了。反而如果是一夫一妻制,这个家族很难在哪一代靠配偶改善基因。

(父系社会当然也有其好处。例如生育数量的大幅增加,这对原始社会中激烈的部落冲突有重大意义,而且根据兰彻斯特法则,质量优势如果不能达到很高程度,是无法抵御数量优势的。这样一来,一旦某个部落突变采用了父系婚姻制度发展,周围部落要么被吞并,要么采用同样的演化方式。)



拉回主题。
那么如果采用母系社会组织方式,“道德”存在于何处呢?是否还必须靠人们常常思及神明或者传统,靠“自省”才能阻止自己做不该做的事情呢?
并不需要了。因为这时候,只要得到姑娘们亲睐男性当然可以多偶(毋宁说优秀精子人人求),并没有“婚姻”的束缚,姑娘们也不需要为了未来“丈夫”的财力而委屈下嫁臭老头子(相比嫁了人,在艰难的涉及财产分割孩子痛苦的离婚之前不能三心二意的“道德”,这样岂不是更加道德?)
(不过,对于摩梭族的考察发现,虽然理论上一名优秀的小伙可以有很多个爱人,但实际上摩梭人的一段关系专情且长久,虽不会持续一生,但一般也有七八甚至十几年(我以为这约就是大部分纯粹的爱情所能持续的时间),且分手也和平而不复杂因为并不牵涉财产分割。另外也绝不会存在母女同爱一人、某男的儿子和其外甥女相恋之事,盖因摩梭族人依然会记录父系关系并避免这类情况出现,这种禁忌似乎可以称为纯粹的道德,但溯其本源依然出于自然进化的道理)

另一方面,男性聚敛财富的一种动机:攒彩礼娶老婆、攒财富养很多个老婆/情人,也将不再存在。实际上,传统社会中存在的这类婚姻,不也是不道德的一种吗?
但是若一个男子确实毫无魅力,在父系社会,他不靠花钱娶老婆则永无获得自己血缘相关后代的可能性,对他要求道德、让他不去用彩礼买老婆,不仅对他残酷,实际上也不现实(农村高彩礼现状下大量买卖婚姻的存在)
——就像大家都知道的,许多社会问题,改机制就行了,本不用让人们全靠讲道德约束自己。
同时,虽然母系社会的舅舅们也要支持家庭,但这时“男性所负担的责任必须是收集资源而非照顾家人”这种传统将会消失。男性可以选择不去打拼,回归家庭亦是一种选择。

最后,对于家庭内部来说,只有一种关系:母与儿女(摩梭族会模糊掉母亲和姨妈之间的区别),或者至少是亲人之间的关系,相互之间都有血缘关系
母亲和儿女的亲缘之爱,显然比一夫一妻制家庭中,夫妻之间的性缘关系(中国传统“床头打架床尾和”,西方社会里那种强调夫妻生活和谐时常保持激情,无不是对一对陌生人相处一生所必须面对的感情磨灭,所下的一剂猛药)更长久无猜,且比如今所强调的‘精神世界共鸣"(有“精神世界”的人又有多少?)更有普适性,更比纯靠道德责任感维系的婚姻较少痛苦压抑。
更不会涉及中国式家庭中的丈婿婆媳关系、小姑子和媳妇关系等复杂关系(这些家庭往往是为了解决没有足够精力和金钱照顾孩子的问题而不得不凑一起,所以无法采用“小两口婚姻决不让上一辈掺和”这种解决办法)——这些人之间往往有利益冲突而并无血缘关系、甚至无性缘关系(如媳妇害怕小姑子分公婆家产),相处之间全靠大家自省、提高道德水平来维持,不仅互相痛苦,一旦有人是无德之人,有德者几乎只有被“搭便车”“挨欺负”的份。倒不如从根本上解决家庭内部利益冲突妥当。

而且,比起讲道德,讲提高人们思想水平,我以为最根本的还是讲。不是无根源的爱,而是每个人都一定会有的母爱
父亲甚至可能不爱孩子,因为在养育孩子之前他失去的只是一泡体液;但母亲不爱孩子的可能性极其微小,不会比她是神经病的可能性高多少(而一个神经病女性在母系社会一来由于性选择不大可能产生,二来她也较少可能去亲近一个男性并生育),至少远比人人讲道德人人懂康德或者人人信教的可能性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哪怕纯讲冷酷的生物学,在已经付出了十月怀胎这种巨大沉没成本的情况下,她牺牲自己拯救幼崽的概率也极大(虽然动物界常见严酷环境中母亲吃幼崽的行为,但母系群居的动物中就几乎见不到了,乃是其兄弟姐妹可在其死后照顾幼崽之故)。
而极大依赖于人的热情且易变的情人之爱,是走婚的前提,却不是建立家庭和作为社会基础单元的前提。至于上帝,上帝可能看不见摸不着,上帝的爱和救赎,不经漫长的传教和教育难以普及。但是每个人都有的母亲,却可以很容易地作为纯粹的爱的根源。


康德讲人的理性,女权有些流派无法对生育差别做定义(认可女性男性可以做一样的工作是好的,我同样不赞成讲女性体力智力和男性有差异,或者就算有统计学差异,但是在具体的工作上能者居之即可,比如消防员费力气那可以定体能标准,女性能达到一样要,而不是“我认为女性普遍弱所以直接先说不要女性报考”)但要么限于将女性生育价值货币化(当然,目前而言这是一种有益的补偿性公平)要么干脆没法承认女性的生育差别(我个人仅仅赞成男女之间的一种差别:提供精子和怀孕的差别)。

再多提一句:母系社会的生育率不高(对比前现代的父系家庭),每个女性大约2-3名子女,但又差不多刚好维持人口替代率,又因为是大家庭组建模式、且会着意错开生育时间,所以不仅养育压力远小于一夫一妻制核心家庭,对环境也很友好……
我所比较赞同的生态经济学(ecological economics)有一种观念是,继续向自然索取以获得供养人类所需资源已经无法不对生态环境造成不可逆的破坏了,而解决方法是提高natural capital向human-made capital的转化率,同时把需要索取的natural capital保持在一定水平内。所以维持相对稳定规模的人口,不怕人口爆炸也不怕老龄化或者为解决老龄化造成的移民涌入,是很好的策略。


当然,社会并不需要强制改变现行配偶制度,我认为现在一大趋势,即减少对多元化家庭的歧视,就是一个好的方向。如果有人自愿采用某种家庭组建模式,法律上给与承认、保障其内部各成员相关责任权利,而非只承认双人家庭内部的各种关系,就是一种进步了。
2
分享 2019-06-19

1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