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牙印的红烧肉

今天看见五年级小学生缪可馨自杀的消息,感觉很惋惜。孩子小的时候并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我把我上学时的故事分享给大家,希望家长看见后能以此为鉴,不让自己的孩子受到类似的委屈。如果你们上学时有类似的经历,也请分享。我文笔不是很好,想到什么说什么,请见谅。

——

我的初中是全封闭式管理的,晚上睡在12人一间的宿舍,一日三餐在食堂吃。食堂的饭菜平时见不到油水,炖白菜、炖土豆和炖豆腐来回来回的重复,唯一的油是飘在菜上的“后妈油”。后妈油是为了省油,做菜的时候不放油,在菜做好之后,在上面放一勺生油。油会飘在上面,看起来有油水。油会盖住菜汤,看不见热气蒸发,开始的时候,没少被热油烫。时间久了,就习惯了。难以习惯的是长久吃不到荤,于是每周四中午的“改善”对我们很特别,这一顿食堂会给我们做红烧肉。中午一打铃,操场上几百个学生拿着饭盒奔向食堂,一个原因是真的馋肉,另一个原因是去晚了可能只能喝菜汤。每个人能得到一勺红烧肉,大约7、8块肉。其中有两、三块瘦肉,剩下是肥肉。肥肉鼓鼓的,很硬,掉到地上会弹起来,吃起来太腻,没发下咽,我们就把瘦肉咬下来,把肥肉吐在桌子上。食堂的桌子粘着一层长期堆积的黑色的油泥,平时都是用扫食堂地面的扫把清理。一般是我们学生自己清理,但是,吃红烧肉那天,食堂的阿姨们过来跟我们说,她们今天会帮我们清理桌子。我们听到很高兴,直到晚餐的时候,看见我们晚饭是肥肉块炖白菜。星期四晚上的肥肉块炖白菜一吃就是三年,有钱的同学那一顿会去外面的饭店买盒饭,像我这样的没钱的,只能去吃那回收的、带牙印的肥肉炖白菜。

负责食堂的是一位叫宋爷爷的老头(化名),平时对我们很和蔼,于是我们不叫他宋老师,都亲切的叫他宋爷爷。后来才明白,外表和蔼可亲的宋爷爷有一颗黑黑的心。

心更黑的,是我们当时的班主任老师。无论男生女生都被她打过。打哭了之后,再哄我们,说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好。我当时相信了,被她打、被她骂都是为了我好。挨打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她暗中威胁“放弃”我们,她把放弃的学生挪到教室的后面,不再理睬。当时的那个年龄,我们认为自己的一切和未来都靠着这个老师,被”放弃”几乎跟判了死刑。记得当时,我的同桌被她挪到了教室的后面,那女生每天都在哭。我也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后来受不了要退学,都离家出走了,最后还是被我爸妈找到了,又送回学校了。我几年后才意识到,我当时的恐惧是没有必要的,她并不会“放弃”我,因为我是班里排名前十的学生。她放弃的,是那些排在后面的学生。这些学生她除了不理睬之外,还会经常的贬低咒骂,有时也会动手打,隔一段时间会把家长找来谈话,跟家长说让孩子早点去学点手艺更好就业。不出一学期,这些学生就不来上学了。我初中毕业之后,听说她升职了。回想了一下那时的同学,突然意识到在初二和初三这两年间,班里十多位同学辍学了。也意识到了,她对学生的心理摧残、跟家长的谈话都是为了让低分的学生退学,通过提高平均分来升值得奖金。

因为她辍学的学生,都是十四、五岁的孩子,连9年的义务教育都没读完,不知道这些人的现状都什么样。这件事情过去已经接近20年了,我发现我还会为她的所作所为耿耿于怀。恨她当时给我的心理摧残,恨她毁了这么多孩子的未来。有时候晚上做梦还能梦见她,每次我都在梦里骂她。可能是我一直没有机会出这口气,潜意识里需要发泄一下吧。

我需要庆幸的是,我从她身上知道了什么是邪恶。我之后不再会容易的被迷惑,也学会了反动的思维。就像缪可馨小朋友作文里写的那样:“不要被表面的样子,虚情假意伪善的一面所蒙骗。在如今的社会里,有人表面看着善良,可内心却是阴暗的。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在此,为缪可馨小朋友默哀。
59
分享 2020-06-16

33 个评论

写的不错。
一点疑问:为什么要把中午的肥肉回收用来晚上继续做菜?在之前的晚上应该是单纯的炖白菜吧?
写的不错。一点疑问:为什么要把中午的肥肉回收用来晚上继续做菜?在之前的晚上应该是单纯的炖白菜吧?


谢谢啦!
是的,有的时候就是单纯的炖白菜,有的时候白菜炖土豆,有的时候白菜炖豆腐。回收肥肉可能是为了省料,也有可能是“好心”让我们能吃点荤的。
我1999年出生(已在正负3年内模糊,不用担心泄漏信息哦),我小学和初中的食堂真的和你说的一模一样,从来没人擦桌子,都是用扫地的扫把在桌面上扫一扫。
回收的肥肉炖白菜...該不會是將你們吃過不要的肥肉再炖一次當作高温消毒又給你們吃吧,真是太黑心了。(想起之前看過大陸有關給學生吃腐爛食物的新聞,迫真互害型社會的縮影)
高中时食堂用的碗是铁碗,摔打的坑坑洼洼几乎不成圆形,凹陷进去的地方都是黑色的东西,然后直接给我们盛汤汤水水,桌子是用拖把拖完地以后直接拖的,凳子也是,所以大家都蹲在凳子上吃,没人会坐。我们是市第三高中。
原来全国中学都一样啊,我们那会还有烟头炒面,手套汤
学校这样对待正在长身体的未成年人真是没良心!没有充足的营养可能导致大脑发育不充足。
有时候我怀疑这是中国社会如此多脑残的原因之一。
請問一下,那個宋爺爺心黑體現在哪裡
請問一下,那個宋爺爺心黑體現在哪裡


是他的决定的回收我们吐出来的猪肉,再回头喂给我们。食堂的阿姨们都是听他的指令的。他也负责采购,我猜从中他能省不少钱。
請問一下,那個宋爺爺心黑體現在哪裡

老头管食堂的.让人把吃过的残肥肉回收烩白菜重新上桌.还有所谓后妈油.招数很多.克扣孩子伙食费中饱私囊无疑.
要我说啊,这个姓宋的就该被铁链拴起来,不给其它吃的,找一碗红烧肉,咬下瘦肉把肥肉吐到满是灰尘的地上,让他用嘴从地上一块块叼起来吃掉
你們食堂的飯也太噁心了吧OAO這樣小孩不是很容易腸胃出問題嗎?
萬一是在比較熱的地方,食物裡面又有豆類或是花生的話不是很容易長黃麴毒素,這樣小孩子肝壞掉還是得肝癌的話,他要負責嗎?
做這種事還做好幾年,真的完全不怕夜半鬼敲門ㄟ......
是他的决定的回收我们吐出来的猪肉,再回头喂给我们。食堂的阿姨们都是听他的指令的。他也负责采购,我猜从...

謝謝。我想,我如果是在這樣的學校,我定會發瘋的。我根本無法忍受12人一間的房屋,難吃的飯菜(而且質量不好),惡毒的老師,那樣的環境會把人逼成精神分裂。簡直是集中營。
我還的感謝一下我的父母,覺得他們還是尊重個人自由,給我提供的環境還不錯。
窝高中时候学校有食堂,吃饭可以很好不过得花不少钱。看见一些外地同学一天也就敢吃十块钱的饭,但是想要吃好一天得30左右吧。后来去国际高中待了一段时间(某教育集团京郊高中),又让窝大开眼界,窝一天省着都得70多,稍微吃好一点就得上百,体验到舍不得吃饭的感觉。当时好多时候都是小卖部买零食凑合。
到美国后,除非刚开始强制吃食堂,不然窝根本不去食堂吃饭,太贵了,早中晚三顿饭得30美元左右。虽然是自助餐,但是种类天天不变。之后窝一般在家做饭,可以把一天吃饭的费用压在8美元以内,还营养很均匀,不是美式高糖高热量(一天两顿饭)
admin 公共账号
已转移水区,水区内容不会在首页出现。若您认为本次转移有误,请在本帖操作栏中选择「投诉 - 请求移出水区」;发帖投诉或直接回复管理员不会得到处理。
【理由】泄露个人信息:透漏贴身隐私,或者引诱他人透漏贴身隐私
请参与讨论的网友注意维护匿名氛围,不要过度分享,避免诱导他人分享个人信息的嫌疑。
你們食堂的飯也太噁心了吧OAO這樣小孩不是很容易腸胃出問題嗎?萬一是在比較熱的地方,食物裡面又有豆類...

那是在你们台湾啦
在伟大的支那,学生拉肚子都不算事情的
而且整个体系内大部分人都在这么做的时候如果你不这样做反而会被淘汰
支那版的劣币驱逐良币
你們食堂的飯也太噁心了吧OAO這樣小孩不是很容易腸胃出問題嗎?萬一是在比較熱的地方,食物裡面又有豆類...

雖然腸胃出問題,但是心臟與腎臟還有其他器官沒問題就OK,將來還是可以活摘為國家創收賺外匯,一樣是為祖國作貢獻。還有,唯物主義者不相信鬼......
在很久很久以前...久以前 久以前

肥肉比瘦肉要贵

因为大家都穷啊,所以都希望有点儿油水,于是去菜场买菜的时候总是说,给我一点儿肥的。

著名的红烧肉中,选用的通畅为五花肉,五花肉带肥通常价格比纯瘦肉的腿肉略高

也就是说,买五花肉而不买腿肉采购老爷爷没有赚黑心钱

小孩子通常不喜欢吃肥肉,觉得肥肉太油腻,但是事实上红烧肉的正宗做法就是要用五花肉的。

一般来说,食堂这种大锅红烧肉做法极少有翻车的可能性,且认为这个红烧肉味道也许还行,那么同学不吃肥肉应该就是那个年龄的孩子不喜欢吃油腻的肥肉的缘故。

楼主的同学们第一次吐出肥肉后,阿姨就意识到可以回收肥肉,当场要求帮忙打扫卫生,这个举动仿佛已经预料到学生会吐出红烧肉的肥肉。这个反应也太迅速了吧,难道大爷就在旁边看着?而且反应如此迅速?

红烧肉为酱油色,炖白菜的肥肉通常为白烧,为白色,难道阿姨还把这个回收肥肉漂洗一天然后帮大家做肥肉烧白菜?
食堂大爷知道大家不吃肥肉,肥肉需要回收,为什么不切下来直接烧汤,而是要等学生帮忙咬下来,这是节约了切肉的时间?
就算这件事发生了,同学们第一次上当也就算了,然后继续吃了三年?不能理解这个行为。

大家在食堂吃过饭的都知道一件事,剩菜剩饭是有泔水桶回收的,楼主描述的食堂,饭碗应该是学生自己洗的,剩菜剩饭怎么会留在桌子上,而不是在饭碗里面然后丢到泔水桶里面呢?就算年幼无知,第一次上当也就算了,连续三年都倒在桌子上等回收,听之任之?而且大多数人吃饭的习惯,如果要咬肉下来通常都放在自己碗里,而不会吐在桌子上面,这个不符合大多数人的生活习惯。
负责食堂的是一位叫宋爷爷的老头(化名),平时对我们很和蔼,于是我们不叫他宋老师,都亲切的叫他宋爷爷。后来才明白,外表和蔼可亲的宋爷爷有一颗黑黑的心。


这里面有个很大的事情描写的语言漏洞。宋爷爷对大家很和蔼,那么宋爷爷什么时候被发现很黑的心呢?应该是肥肉事件发生以后,那么肥肉什么时候发现的呢?楼主说了回收肥肉吃了三年,也就是说初一的时候就发现了,初一刚入学宋爷爷就不是后来的宋爷爷了,所以这个描述的里真的有大问题。

我更倾向于,楼主的同学们在初三的时候有人突然脑洞打开,猜测肥肉是回收的。

我建议楼主回忆一下,如果肥肉是白色的,那就不可能是回收的,除非你们学校的红烧肉连老抽都不放。否则肥肉怎么烧都不可能白。
所以你心里就可以安心了,你并没有吃到什么有牙齿印的肥肉。
高中时食堂用的碗是铁碗,摔打的坑坑洼洼几乎不成圆形,凹陷进去的地方都是黑色的东西,然后直接给我们盛汤...


那个东西叫做搪瓷碗,搪瓷碗是有历史的,用不起不锈钢,用这个可以防止生锈,那个时候脸盆茶杯都有搪瓷的,缺点就是敲一下以后搪瓷会掉露出里面的铁。但是根据逻辑。摔打的碗破的都是外表,碗内部是很少能够被敲打到的,所以里面大概率是不坏的。
哎,让我想起我的初中。不过我的初中比你的条件好太多了,每一餐的菜是自己选自己买的。因为是重点中学所以有相当高的补贴,菜价只有快餐的一半,我因为不缺钱一般每一餐都多买一份菜,但是我现在记得即使是这么便宜的价格,有一些同学每一餐还是会少买一份菜,或者干脆吃包子馒头什么的,这样三年下来他们基本没长多高。这些优秀的学生就这样被贫穷摧残了。

你说的老师也给我很大感触,初中时期学习成绩好简直相当于自带光环,学习成绩不好的被各种各样地惩罚,当时觉得没什么,现在想想有些毛骨悚然。
很多老师都极其虚伪,说什么我管你们还不是为了你们好,我能有什么好处?

好处多了,学生的成绩就是老师的Kpi,会影响到他升迁,职称,和在学校的地位。一个一直班级都是倒数的老师饭碗可能不保。

相反如果一个老师是班主任恰恰可能是因为他重视金钱利益,因为班主任是有补助的,科任老师没有。一个几百块都不放过的老师往往就要从打骂 学生上找回平衡感。

不论医生还是教师,那只是个职业而已,没有什么高不高尚的。只是说相对而言这些群体学历高一些而已
在很久很久以前...久以前 久以前肥肉比瘦肉要贵因为大家都穷啊,所以都希望有点儿油水,于是去菜场买菜...


赞赏你辩证思维,但是很遗憾你提出的质疑没有一个能站得住脚。我猜你质疑的原因是因为你不相信故事是真实的。我不能在这里证明故事是否真实,因为这需要暴露身份,你有理由不相信,我也只能对你提出的质疑解释一下:

不知你说的很久很久以前是多久,这个故事发生在2000年后,从我记事起,瘦肉就比肥肉贵。

食堂从来没用过五花肉,都是肥瘦分开的。

孩子不喜欢吃肥肉,不是因为肉是肥的,是因为没炖到火候。

我们吃第一顿的时候,食堂就知道我们会把肥肉吐出来,因为他们可能已经做这个行当好几年了,高年级得学生是同样待遇的。

继续吃是因为一个简单的原因,不吃那顿就要挨饿!当时也有很多同学那顿不去吃。

我们很快就知道肉是回收的了,但是当时很傻,并不知道这事和宋爷爷有联系。当时小也没有头脑去分析幕后的原因。

食堂并没有隐瞒他们回收肥肉。我猜他们认为我们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也的确是这样,当时我们根本不知道反抗。

肥肉是白色的,挂着肉汤是棕色的,肥肉再次过水后,几乎看不到肉汤颜色了。

如果你还对肉的描述有质疑,我建议你买一块肥肉试一试。肥肉快下水炖,放酱油,刚熟了就捞出来,看看这肥肉快的后感你能不能咽下去,再看看有没有被酱油渗透。
在很久很久以前...久以前 久以前肥肉比瘦肉要贵因为大家都穷啊,所以都希望有点儿油水,于是去菜场买菜...


看來這位蔥友不諳廚藝呢!樓主說肥肉吃起來很硬,那代表紅燒肉為了省瓦斯沒有燉太久,燉久了的肥肉是柔軟多汁,入口即化的。
這樣沒有久燉入味的肥肉再放到清水裡煮滾,原本醬油的顏色確實會退掉。
赞赏你辩证思维,但是很遗憾你提出的质疑没有一个能站得住脚。我猜你质疑的原因是因为你不相信故事是真实的...


那学生把肉丢在桌子上是因为桌子上回收相对干净,而泔水里面回收更恶心么
墙国生活总是充满悲伤,正如索尔仁尼琴所说古拉格一年十二个月都是冬天,即使在太平洋上的小道上也照样是极地气候。童年的伤口总是最难愈合,那些滥用暴力的老师即使时隔多年都令人难以忘记心怀愤恨。真相与自由如黄金般可贵,愿自由之光有一天能照在这片土地上。
反正到了共和国实现民主的那一天,共党高层们上完绞刑架就轮到这些人了
>>我1999年出生(已在正负3年内模糊,不用担心泄漏信息哦),我小学和初中的食堂真的和你说的一模一样,...
我当年在初中吃饭(当时一顿饭1块钱),饭还是能吃饱的,菜也能加(估计当时人心还没现在这么坏),现在吗?听说高中一天都要30了!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