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雪迎新宇,烈火真金志不渝。(法轮功弟子给克林顿、奥巴马、马克龙,送真相和莲花)

https://www.zhengjian.org/node/261836

傲雪迎新宇,烈火真金志不渝。(法轮功弟子给克林顿、奥巴马、马克龙,送真相和莲花)

华盛顿DC大法弟子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今年五十二岁,修炼二十三年,在这些年的修炼当中,我所经历的事太多太多,把这些故事写成书就得一大摞。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多少个我都没有了。谨以此文感恩师尊慈悲救度,叩谢恩师!

一、得法

我来自中国吉林省辽源市,得法前,个体经营加油站和小百货。加油站是我父亲全力相助才干起来的,父亲不幸遭遇车祸。那天,父亲站在桥的右边,被车撞到桥下。负100%责任的肇事司机把父亲拉到他亲戚所在的医院,让父亲躺在走廊的凳子上不给医治,想让父亲自己流血而死,后来及时转院做了脾摘除,才捡了一条命。肇事司机被关押到拘留所,通过私人关系给放跑了。打官司,人家回避,有理没地方说。杀父之仇不能报,心里这个苦啊!又偏偏我去進货,车翻沟里,鼻子缝了三针,颈椎受伤,需做牵引、烤电治疗,我雇的司机又不掏钱。别人都被家人接走了,我的家人忙于生意,干等不见人来接我。我一个人很害怕,就带伤自己步行一个多小时回到家。一進门看到家人正在数钱,心里满是悲凉!

我五岁时掉水缸里落了个气管炎,咋治也治不好,红霉素一把一把的吃。由于车祸惊吓,我十天十夜睡不着觉,还要打理生意,站柜台卖百货,加之车祸后遗症颈椎伤痛,差不多半小时就得在柜台上趴一会儿。觉的人生太苦了,我想到了出家当尼姑,到了尼姑庵,人家又不要我。

在我人生最低谷,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九九七年七月,外地上学的二妹背回大法书,小妹拿给我一本师父的《悉尼讲法》,我一边看一边流泪,我哭哇,就像流浪了好久的孩子找到了家!我终于找到了!我对妹妹说:还有啥书快拿来!

看完书,我的颈椎病当天就好了,患了二十五年的气管炎,神经衰弱,车祸后遗症,炼功不到三个月全好了。

我找到当地辅导站,给我拿来了大法书,帮我们建立了炼功点。我对着大法书跪那磕头发誓:誓死跟随李洪志老师修炼法轮大法,直至圆满!

我家四代同堂,九十多岁的奶奶婆婆炼功后,一身病全好了,三寸金莲每天往返一里多路给重孙子送好吃的,拐棍都扔了。修炼大法使我的家庭更幸福,亲友更亲近。以前在商场上的冤家,也变成了朋友,看到我修炼大法后的变化,她也要来学功了。

我见人就讲大法好,人家管我叫法轮功的小广播。我家成立了炼功点,最多时在我家加油站的院子里能有60-70人炼功。我每天生活在幸福与激动之中,心想,要是全世界都学法轮大法,这个世界该多好啊!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二、护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号那天,我们去省会上访,被抓上大巴士,在车上我们想:都被抓起来了,谁来说明情况啊?走到半道我们就跳车,又回到信访办,那时已经是十一点多钟了。

好多人都在信访办那儿,当时我们看到好多好多的法轮,整个半边天都是粉红色的,好多、不同大小的法轮在树叶上转,这是师父对我们的鼓励。

中共铺天盖地的栽赃诬陷法轮功,电视里整天滚动播放着污蔑不实的诋毁大法的谎言节目,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全体出动,所有人都不准修炼法轮功,我感觉就象天塌了一样。

 八月末的一天,天象漏了似的,瓢泼大雨不停的下,闪电炸雷一个接一个,我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个阵势。我知道这么好的大法被迫害,这么好的师父被污蔑,老天都震怒了!

看着这么好的法被诋毁,要不去说一句公道话,这和行尸走肉有啥区别,真理要没人维护,这个世界不就完了吗?我要去進京护法!它们要敢对师父咋样,我就往上冲。我看见幼小的儿子自己在那玩,趁丈夫在睡觉,我写了个字条:我去正法去了,你照顾好自己和孩子,法正过来我就回来了!我背起行囊,一头闯進暴风雨中。

我本着对政府的信任,逐级上访,四次進京,被非法绑架四次,两次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迫害,经历了各种酷刑和精神折磨:打骂;穿着鞋的脚踩我的头;野蛮灌食;打毒针;吊铐;死人床;电棍等等,九死一生。

迫害最严重的一次就是我第四次進京护法。一九九九年九月,  我再次進京护法,在天安门被绑架,当地公安把我和另一个同修用一个手铐,坐火车拷回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后,警察问我还炼吗,我回答说:炼!警察勒索家人一千五百元保金,放我回家了。回家后第三天又把我绑架了,保金也不给了。这次,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一年,我们开完法会,挂完横幅,我就没回家直接去了外地,家人连夜打车把我接回家。晚上我刚躺下要休息,突然清楚看见我家的加油站旁边的干草着火了。我们马上出去查看:没有着火啊!進屋后刚躺下,我又清楚看到这个场景,我们马上出去查看:没着火啊!又回到屋里。我就没悟道是师父点化我情况火急!第二天早上师父用孩子的嘴点化我,我让他去奶奶家,孩子不走,哭着说:妈,我不想你被警察抓走!傍晚,家里来了一大帮警察,抄家绑架,我想逃都来不及了。

我爸见三个女儿都被抓走了,一夜头发都白了,住進医院!我妈躺在警车轮下,用身体来阻挡警察对我的绑架,被警察拖走,精神都快要崩溃了。幼小的儿子经常在梦里哭醒喊妈妈。丈夫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精神恍惚出了车祸,住進医院。

我被非法诬判三年劳教。

浴火重生

在黑嘴子劳教所三大队,我所在监室就在刑讯室的隔壁。劳教所的上级下令100%转化法轮功学员,我每天听到的都是电棍的啪啪声,受刑者的惨叫声;看到的是哭红的眼睛和被电棍烫出的满脸的水泡。

那天对我進行强制转化。我被推進刑讯室,一帮警察就冲上来,拳头巴掌的打我;两根电棍一齐上,拽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强行让我放弃信仰。我被打倒在地,我的头被踩在了地上,电棍在我的后头脖颈处不停的啪啪作响,我浑身抽搐,闻到了烧鸟毛的味道,我感觉要吐血了,心脏都要吐出来了!快要死了,我心里喊着:“师----父,师----父”当时我感觉都空了,好像啥都没了,它们不再打了。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因抵制迫害,我在饭堂上千人面前,揭露他们的恶行,警察跳上饭桌跑过来打我,两个男警察掐我脖子,我喘不上来气,受辱不过,一头撞在墙上,醒来后又把我拖到三楼,吊起来拷在床上,两脚离地我呕吐后昏死过去,醒来后躺在床上,人中都被掐破了。因为我不穿囚服被警察绑“死人床”三天三夜。放下来后,浑身象瘫痪了一样。他们还用欺骗手段给我加期五十天。

恶警还用围攻,欺骗,奴工,挑拨离婚等方法迫害我,还多次验血。

一次他们把我拖到医院,扒眼睛;检查头;查腹部;验尿,化验血,抽了三大管血,没给我任何结果。还要给我抽骨髓化验,让我签字,我没配合他们。全面检查身体不给结果,我差点被迫害死。

我和先生是发小,同窗五年,一直感情很好。劳教所逼迫我们离婚,不放弃信仰,马上离婚,啥也不给我,孩子也不给我。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们全家受益于大法,先生说我学法轮功比以前还好,等十年都等。在警察的挑唆下,先生逼我离婚。我据理争辩,警察过来打我,不让我说话。先生的眼泪哗哗的流,我从来没见人这么哭过,我很痛苦。和先生分手后,我不知道怎样回到的监舍。就这样我幸福的家被活活拆散。

当时劳教所三大队有十八个没被转化的学员,我是其中之一。我要离开的时候,三大队被转化的几乎都明白过来了。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八号,我走出劳教所的大门,眼前茫茫,不知去向何方,但我有一念,我所经历的和见证的这一切,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三、在海外证实大法

有好心人说,你没有任何证件,没有家,再抓住就完了,你出国吧。二零零六年,在师父加持下,在好心人帮助下,我神奇的流亡到泰国…… 忘不掉那一幕幕。

1、在泰国

在泰国社区洪法,善良的泰国人敲锣打鼓的,把他们节日的美食拿来,欢迎我们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

在景点,一车车的游客来泰国听真相,有的看看左右没人,快速递过来一个纸条,上面写满了三退的名子。明白真相的人们有的车开出去很远还在向我们挥手。

那时景点回来就在电话上讲真相劝三退,给我前夫的太太也做了三退。

在泰国,联合国移民官问我在海外是否有亲戚朋友时,我说没有了,只有一个师父在美国呢。

2、在美国

二零零九年我被联合国安置到了美国。

来到自由民主国家,全世界摆在面前,太多事要去做,过程中整体配合很关键。我语言不好,就配合同修,在国会、媒体大厦、广播、电视、报纸、景点、工作场所等不同场合,讲述大法真相和我的故事。在媒体拉广告给华人讲真相,在社区和商场教功,打电话讲真相,只要我有救人的愿望师父就给机会,加持。

在美国,我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国会和政府大楼。我和同修配合,给很多议员和官员讲过真相,我也给过要饭的真相材料,不想落下和我有缘的人。

记得刚来美国时,和几个同修给一个美国政府官员讲真相,通常就是给半个小时时间就结束了,可是我们讲了一个小时,官员很感动,大家都流泪了,还让继续讲,听了三个小时,最后领我们参观政府大楼,照相,还要请我们吃饭。对于正义善良的美国人来讲,他们不知道中国发生了什么,想象不到中共有多邪恶。他们很震惊。

美国是世界自由民主国家,是维护人权的表率,我们要让美国总统了解真相,要让正义善良的美国人都得救,全世界都在看美国,我们要让全世界都得救,我们一直有这个愿望。平时很难见到总统,在美国总统大选时总统会和百姓见面,我们准备好真相和莲花,学好法,发好正念,然后去给总统奥巴马递信。到那一看,人山人海,我们的位置在很远很远,根本就不可能看清总统长啥样,我们互相鼓励,不放弃,求师父加持:我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救这一方众生来的,一切都应该为这件事开路!定下心来发正念。这时有人来发VIP的票,我们堂堂正正的来到VIP的位置,递上莲花和真相信,和克林顿和奥巴马两位总统握手拥抱。

还有一次,和同修去见总统夫人,路上干扰很大,我们到那晚了,在最后面,我们不能放弃,求师父。这时警察把拦截绳重新变了一下,我们被从后面变到了前面,顺利的把真相和莲花递给了总统夫人。

还有一次,在一个大学和同修一起去给总统递信,我们也不知道那些学生都一宿不睡觉在那排队等见奥巴马总统,我们排队吧,在后面,我们发正念,求师父,这时有人来我们这问,她有一张票谁要,我们要了这张票。一个同修拿着票坐在主席台上,我们几个坐在下面发正念,拍照,同修顺利的把信递给奥巴马总统。

去年我和家人去DC里办事,看见摩托车开道,也没在意,办完事去拿车,见很多人都往这跑,有个人用英文兴奋的喊,法国总统在这,我一听,不能错过机会,平时法国同修给总统送信也不太容易。我从包里拿出纱布做的大莲花,真相光盘和法轮功传单,妹妹一份我一份,我俩分别站在马路一边,跟着人流往前走。法国总统马克龙忙着和人握手,我离的比较远,够不着,想请他的保安给传过去,保安不帮忙,我求师父,请师父加持让马克龙总统拿到真相,希望法国总统能得救,法国人都得救。这时马克龙回过头转向我这边,我举起拿着大莲花和真相资料的手,微笑着向马克龙挥手,他微笑着问:给我的吗?我连忙说:是的,给你的!他走过来接了真相和莲花,还谢谢我。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第一讲〉)

记得在拉广告时,中国人受邪党毒害深,要讲很多真相才能拉到,主要是用心做,以救人为大,师父就帮。每次我都是先发正念,然后拿起电话开讲,拉近关系,正面鼓励,多关心理解他们。我想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吧,拉广告没多久就拉来一个一年的合同。后来,他们全家也都看了神韵,还让我教他家人炼功。

去年,我到商场里卖货,接触到很多人和他们讲真相,有人邀请我们去讲真相,去图书馆教功。在卖货的地方,我和家人同修,每周有两天免费教功,早晨在商场炼功,教功。有个韩国老人家,在商场早晨锻练,见我抱轮,以为我是商店门口的模特假人,用手一碰,我一睁眼把他吓一跳。此后,他也来学功了。就这样新学员就陆续的進来了,很多人都说能感到能量,很舒服。

3、在全球电话营救平台

中共病毒来了。大疫当前,呆在家里,打电话救人就是最好的办法了。我加入到全球营救平台给大陆公检法部门讲真相。

营救平台目标是大陆公检法众生,主要是对这部分人讲清真相,救度他们,同时开创那里救人的环境,让更多大陆大法弟子走出来救人。过程中,会遇到形形色色的各种人:接受真相的,不接受的;感谢的,骂街的,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这是个修炼的好地方。通过我们讲真相,很多参与迫害的人醒悟了,主动保护大法弟子了。我们还经常能把骂街的讲明白了,甚至三退(退邪党团队)得救了。

举个例子:一次给山东某城国保警察打电话,接通后我说:喂,你好,告诉你一个躲过瘟疫的好办法: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退出中共党团队这个无神论组织,善待修法轮佛法的好人,愿您和家人都平安健康。他说,我问你,没有共产党能有我们中国的繁荣吗?我说我们中国五千年神传文化,神州大地,历朝历代都没有共产党,大唐繁盛,万国来朝拜中国。美国没有共产党,是世界发达先進国家。共产党是西来幽灵,信仰马克思的撒旦魔鬼教,1921年来中国,毁掉五千年神传文化,灌输中共的假恶斗无神论,不相信善恶有报,和平年代搞运动杀害八千万中国人,从三反到迫害修佛法的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上下分赃,人神共愤,这场瘟疫就是老天在淘汰迫害法轮佛法的人!淘汰共产党成员及跟它走在一起,为邪党站队的人!现在是开始,更大的天惩还在后面呢!

我告诉他法轮功是什么 ,迫害法轮功违法违宪,国际上三十多个国家,五十多个法庭把江泽民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告上法庭,迫害法轮功和希特勒同罪。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等等。他很博学,讲中国历史上如何不好,美国如何官商勾结等,我告诉他别相信共产党的谎言,告诉他中共为啥封网?就是怕你们知道真相。没人替它卖命,它就垮台了。我给他翻墙网站和追查国际主页,给他讲了中共独裁,贪腐成风,钱和家人移居海外,自己多国护照随时逃跑,越大官越了解它,都不想成它的替罪羊。美国是法治国家三权鼎立,民主自由。讲了恶报的例子,讲为啥瘟疫从武汉开始,等等。

他说,我比你知道的多,我是无神论者,我就相信科学,我又给他讲了佛法是更高的科学,爱因斯坦的故事,红眼石狮和诺亚方舟的故事。他给我说科学的东西,我根本不懂,我没慌。当时我背《转法轮》正好背到史前文化这部分,我就给他讲了大洋底下的建筑,秘鲁国立大学博物馆里的石头,南非加蓬共和国的铀矿是个大型核反应堆等,告诉他進化论是不对的。我还告诉他说,追查国际在全球设有网络监视追踪系统,你们做的事全在掌控之中。他向我核对他的信息,我说你上网看一下有没有你和你同事的名字。他说我们侵犯他个人隐私权,我说中共拿百姓钱监控侵犯人权,我们是在制止犯罪,挽救生命。

我还讲了大法洪传全世界,得了各国三千多项褒奖,今年美国世界法轮大法日升旗祝贺,给予褒奖信,他说你有第三方证明吗?我说美国议员的信不是第三方的证明吗?他马上上网核对。

我说:做你这一行真的很不容易,现在你有多危险你知道吗? 你们的工作本来是很神圣的,是保护百姓惩恶扬善的,可是却被这个西来的邪灵欺骗,利用,迫害修佛法的好人,它是把你们拉向地狱呀!我们师父却告诉我们不要怨恨公检法的人,因为你们也是被欺骗的,让我们给你们讲真相救你们!我又鼓励他一番,讲岳飞留名千古,韩广生退党,释放150名法轮功学员得福报。告诉他善待保护法轮功学员,收集迫害罪证,在即将到来的大审判中给自己留退路。最后我说:姐真心希望你和你的家人都平安,都有好的未来。我帮他退出了党团队,他欣然同意,还谢谢我。真相讲了一小时四十多分钟。

在打电话过程中,我突破了方方面面的干扰,去掉了怕心、争斗心、怨恨心、情和安逸心。在营救电话平台这个集体环境中,每天时间安排的很紧凑,很充实,觉的自己提升的很快。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

我的体会是,只有多学法背法,遇事向内找,站在法上,以正法救人为大,师父就会给我智慧,就能救的了人。

师父时时在我们身边呵护,想啥师父都知道,平台协调人建议早晚都打电话,我想我晚上打就行了。晚上做梦,一个叫A(意思是:早晚)的同修和另一同修B在从一个大卡车上往一个小卡车上装东西,她管我叫北大荒,北大荒就是我们东北黑龙江的荒凉人烟稀少的地方。醒来悟到,是师父点化我:救人太少了。我早晚都要打电话救人!

感恩师尊一路呵护和点悟,弟子一定会努力多救人。

叩谢师尊!
 
2
分享 2020-09-10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