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的基础: I. 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by Pedestrian

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

我来到品葱的原因是对中国的现状不满,我相信大部分葱油也是出于相同的原因来到这里。我们反对中国共产党的统治,我们追求民主、自由、法治。可是,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我们的追求却为许多人所不能理解。他们或者是对现状感到满意,或者觉得这些抽象的概念与自己的生活毫无关系。可是,这和每个人的生活真的毫无关系吗?民主自由法治真的只是抽象的概念吗?

面对巨大的困难,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

概括而言,我们追求的东西,是当代人类文明的共同价值。这是一个看起来比“民主自由法治”更抽象的概念,但却比它们更接近问题的本质。首先,不同于中国共产党所宣传的,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普世价值”。什么是普世价值?作为人类共同体的一份子,我们具有某种普遍的倾向性。例如,父母爱自己的孩子,这就是一种共通于全体人类的倾向性。你当然可以用那些虐待甚至杀害自己孩子的父母为反例来反驳我。但是第一,这些案例中的父母并不一定不爱自己的孩子,也许只是受到各种生理、心理因素的影响,不能以正常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爱。第二,即使他们的行为的确出于不爱自己的孩子,此类案例的稀缺性恰恰证明了它是一种“反常”。正如基因突变会导致某些胎儿的畸形一样,此种反常的情况是人类共通倾向性之外的特殊情况。像这样的例子很多,比如人会为自己亲人的去世感到悲伤和痛苦,比如人在都有性欲(即生殖冲动)。针对这些倾向性的反例当然存在,但是因为这样的反例在人类群体中出现的次数极少,我们可以自信地宣告:这些就是人类普遍的倾向性,这些就是普世价值。人类的普遍倾向性,也可以简称为“人性”。当然,关于人性善恶的话题在人类历史上已经经过了上千年的讨论,受制于篇幅,我们在这里先行略过这个话题。如果仅就人性中善的部分来谈,仍用上文的例子,对于杀害自己孩子的父母,我们会说,这样的人“没有人性”。也就是说,此类反常的现象是被人类群体普遍认作反人性的。反过来说,有人性的人也就具有人类普遍的倾向性,亦即在服从于这种倾向性的行为过程中践行了普世价值。受制于教育文化程度的不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意识到这一现实,但是人类对这些价值的普遍实践却是客观存在的。

如果你认同这些价值的客观存在,下一步该如何呢?我想,今天我们要做的正是要宣扬这些价值。如果做不到“宣扬”的高度,我想,我们应该顺应这些价值的导向,即顺应人性。人类并不是从一开始就认识到应当顺应人性这一点的,相反,自人类文明诞生以来,我们经历了许多反人性的黑暗时期。比如,中世纪教会控制下的欧洲主张禁欲,要求人们将一切献给上帝,只有这样,死后才能升入天堂。然而生殖的欲望是与生俱来的,因此我们时常把中世纪称为黑暗的中世纪。又比如,中国古代有女子缠足的习俗。但是对健康的渴望和对病痛的排斥也是人性的一部分,否则就不会有医学的出现,因此我们把女子缠足称为“陋习”。正是因为历史上这些反人性时期的存在,我们才认为那些宣扬人性的伟大时代值得赞美。没错,我要说的正是欧洲的文艺复兴。文艺复兴的影响涉及了人类文明的方方面面,然而其中最重要的影响在于思想领域。文艺复兴时期的各种作品体现了人文主义的思想,把人从中世纪的思想禁锢中解放了出来;在中共国读过中学的人一定在历史课本上见到过这样的话。所谓的人文主义涵盖的范围太广,但就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思想而言,最重要的是它主张肯定人的价值。肯定人的价值——顺应人性。这样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就连以洗脑著称的中共国历史教材也无法反驳。

我们再从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出发,看看能推导出什么结论。人文主义主张理性思维,正如古希腊哲学家普罗塔哥拉斯所说的:“人是万物的尺度。”这是怎么来的呢?当我们把人性放在思考问题的核心时,理性的重要性其实就不言而喻。既然要宣扬人性,就要先知道人性的内涵。既然要了解人性本身,人就要思考:“我想要什么?”这就是理性思维的根本出发点。再次强调,我们之所以要宣扬这种思考问题的方式,是因为它顺应了人类的共同倾向性。历史的发展也说明了这一点:文艺复兴过后,科学革命随即出现,而启蒙运动也紧随科学革命而来,从思想的层面对理性思维作了具体的阐述。什么是理性思维?概括来说就是在讲逻辑的前提下求真、求知。其中逻辑是思维的形式,求知和求真是思维的内容。我们将这些要素拆解开来看。讲逻辑,就是讲究人性带来的、最容易被接受的思维形式。抽象来说,有0才有1,有1才有2,这就是思维的逻辑。例如,演绎推理中的“直言三段论”(大前提、小前提、结论)就是一种为人所接受的逻辑形式。那么什么是求真和求知呢?这其实也是从人性出发所得到的必然思维倾向。我们以现代科学为例:现代科学讲求实验精神,即一切以客观真实为依据,这是因为它最能为人所接受。我们接受地球是圆的这一结论,是因为它最符合我们所观测到的客观事实,那些宣称地球是平面的人之所以不可信则是因为他们的结论得不到事实的支撑。客观事实就是“真”,符合客观事实的结论就是“知”。显而易见,求真和求知也是人类共同倾向性的一部分。

我想,这就是我们不畏艰那险阻,试图在今天的中国所追求的最高价值。就算是在“反贼”圈子中,每个人都持有不同的政治立场,这是完全可接受的。但是,只要你认同以上这些,我们就有了对话的基础,也为我们在这个割裂的世界中寻求一点共同价值提供了很好的起点。

以上是我个人一点不成熟的看法,欢迎各位葱油批评探讨。
31
分享 2020-02-20

30 个评论

惭愧 本人书读的少 没明白1000+字作文核心内容输出
惭愧 本人书读的少 没明白1000+字作文核心内容输出

抱歉是我写的太抽象了,一是有点仓促,二是希望能改一改发在墙内的,所以说的比较隐晦。本意是想说“你只要是个人就应该反共”哈哈哈
已隐藏
专门重新登陆进来给你点个赞。

说的太对了,西方之所以有现代社会,是走过了一条漫长曲折的道路的,是有一棵繁茂的知识之树的。而国人却只看到了树叶末端的果实,譬如民主,法制,科学等。意味我只要把果实摘来,就可以复制大树。

而民主之所以为民主,法制之所以为法制,科学之所以为科学,这些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里面充满了违背一般人直觉,但却是理性思辨的真正智慧的东西。举个例子,选择陪审团制度与否。很多人的思考逻辑只是停留在表面,选A或者选B,选A有那些pro,con,选B有那些pro con...,如果用这种思维就是典型错误的思维。少有人知道,这和哲学怀疑论发展有什么关系,跟民权的定义有什么关系。简而言之,很少有人知道其实我们永远都无法知道我们以为的真相(物自体),而我们所说的真相只是语言上的定义..同时权利归属于人民..所以陪审团是必然(中间省去long story)。

当然,现在西方社会因为长期和平,主流人群也慢慢回归到和国人一样的蒙昧状态了。知识不再被尊重,真理不再被追求。越是蒙昧,越乐观,越自信,举个例子他们会认为环境问题是最重要的,而且是容易解决的,只要强迫做一些事情即可。(跟越傻的人越觉得自己什么都懂一个道理)

贫富差距问题也是如此。你看问题简单,你解决问题就简单。而简单粗暴的解决,必然催生权力的膨胀。不多展开了。

苏格拉底们越来越少了。
我跟你的看法一致。我觉得本质上中国需要走一遍西方的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后现代运动。思想转变是没有捷径...

中国的文化根基其实是道家,儒研究的是伦常次第,怎么做人怎么做事,怎么建立团队凝聚力,用今天的话叫MBA。。。法家解决的是规章流程问题,用今天的话叫人事管理制度。道其实相当重视人性,没有单读讲人性,是因为人性包含在天地自然法则之中。顺其自然就是最好的尊重人性。道家也并非轻视智慧,无为、不争,是一种运用大智慧游刃有余,把事情做的恰到好处的境界,跟儒学强调好学是不同层面的东西。我现在做团队管理,特别能体会到无为的妙处。顺应团队成员的天然个性,给他们安排最合适的工作,他们做的高兴就不会感觉到工作的辛苦。我这种安排又不能是强行发号施令,让人心存不满,一切都在顺其自然,旁人没有察觉的时候就完成了。古代中国社会运作方式其实是儒法道并用,根据不同情况而做出偏重,从来就不是彼此相互排斥的关系。后面加入了释教,更是强化了人善良的因素
逻辑学并不是理性思维的全部,文化、哲学体系不同,思维进行的方式也不一样。

举个例子: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这句话你用逻辑学来解释就是狗屁不通,但它确确实实是理性思维,可以用来解释上面所说的政府作恶现象。

什么样的政府是好政府?让国民确实得到好处,不跟人民争利,把自己姿态放的比人民低的,这才是好的政府。用这样的标准去衡量中共:打劫压榨老百姓,老是自吹自擂,高高在上,那么中共当然是极恶的政府了。

它不符合逻辑学,但是符合楼主所说的普世价值,这是思考体系与西方不同的缘故。
写得很好。我同意您所说的大部分。

不过我觉得,热爱抽象思想者永远只占社会一小部分,大多数人兴趣在其他方面。在抽象或理论问题上,主流永远是消费者和接受者。这完全没有问题,也并不代表愚昧,只是个体差异罢了。有些人确实不擅于理性思维,就像有些人难以共情通感。因此在不同的方面,有些人创造,有些人消费。

同时,一个理想的社会和社区一样,确实需要有一种基本共识,例如你说的尊重和顺应人性,在此之上越开放越竞争越好,并鼓励创造和消费的多元。传扬这种共识很重要,即使是在一个反人性的环境下。但方法不一定是要通过逻辑思考,情感也是很有说服力的。毕竟,人的感性理性并存,每个人的认识理解方式都有所不同。
写得很好。我同意您所说的大部分。不过我觉得,热爱抽象思想者永远只占社会一小部分,大多数人兴趣在其他方...

感谢支持,你的观点非常有价值,诉诸情感是启蒙的另一个好方向
是的,反共是手段,不是目的。求真求知,回归常识理性才是我们需要做的【也是目前能够做的】。

我刚来品葱时也发过类似的感慨https://pincong.rocks/article/9990
你的签名 we the people 让我想起了我刚开始读美国宪法时候的那种震撼,后来觉得对这种本该正常的表述感到震撼才是真的悲哀。。
文主有心。想清文中「我們」是誰,「你」是誰,做所倡諸事在甚麼時候,會有不少幫助。

另外,歐洲中世紀不是十惡不赦,讀讀西方晚近反省之作,當有啟發。如同華夏並非「封建落後」。這些都是塑造出來洗腦,令人一生用錯氣力底。
打败中国共产党,必须先打败中国共产党的宣传机器。

中国共产党绑架国家机器,污名化普世价值观,重新定义“民主自由人权”,曲解它们原本的含义愚弄大众,甚至于掩耳盗铃自欺欺人而不自知。

我们来品葱,就是要让小粉红们看到血淋淋的现实,让他们从梦中醒来,让他们知道口中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中共高层是怎样一副嘴脸,让他们知道自己助纣为虐所造成的苦难和后果。

我之所以对小粉红抱有幻想,是因为我对于人性抱有幻想,我不认为十四亿人民都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好在中共的暴力是删除不了,封禁不了人性中真善美的那一部分的。

起来吧,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多说无益 需要组织和行动。多学学香港台湾年轻人。
我已经从乐观变成悲观了。
我会做我力所能及的,但是更在着手准备跑路了。
我跟你的看法一致。我觉得本质上中国需要走一遍西方的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后现代运动。思想转变是没有捷径...

正因如此,中國的近代都是以救亡代替啓蒙。
我们去组起来 搞革命 暗杀习包子
我们去组起来 搞革命 暗杀习包子

包子吃了 還有第二個包子 不把蒸籠毀掉 也沒用
我跟你的看法一致。我觉得本质上中国需要走一遍西方的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后现代运动。思想转变是没有捷径...

其实我觉得中国民主化,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复杂,真的。我还是对中国民主化充满信心的。
对于中国民主化可能的发展方式,我有一些自己的思考:
民主化的本质就是权力制衡制度。当一个人可以任意决定很多人的生死,这种权力容易让人上瘾,让人以为自己就是神,无所不能,什么民主啊,道义啊,执政为民啊,初心啊,太麻烦了,鬼还记得!!
民主??什么事情都要商量,花点钱还需要被各种限制,还是独裁好啊,什么都是自己一言而决来,太爽了。
这种至高无上的权利,就像超级毒品,试过一次,就让人拥有上帝般的感觉,让人欲罢不能。毕竟像华盛顿那种伟人,拥有巨大的权利,而又恰好不贪恋权利,这种人太少了。
各位设身处地的想想看,如果你在那个最有权力的位置,你愿意搞民主吗?你对自己的自制力,有信心吗?
即使短期有这样的自制力,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你能一直克制不滥用权力吗?
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对于权利的腐蚀作用保持高度的警惕,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不管将来中国是走制度改良的道路,还是推倒重来,我们都应该必须记住:
永远不能让任何人拥有不受限制的绝对权力,不管这个人多么英明睿智!!!
为了达成上面这个目标,我们必须做好以下几点:
1、权利是超级毒品,没有监督的权利必然会腐化人们的心智
2、人们必须拥有自由组党的权利,必须要有至少一个反对党,轮流执政。只有执政党之外的其他党派之间才有足够的力量和意愿去遏制执政党,单个的个体太弱小。
3、多个党派之间按照事先制定好的规则做事,对于任何一个党派破坏规矩的行为,其他党派都必须据理力争,寸步不让,因为今天你退一步,,明天你就可以退二步,以至于最后所有的规则都名存实亡。
4、对于任何其他较为弱势的团体,遭受到执政党不公平的待遇, 不能袖手旁观,不能给当权者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机会。
中国要走出治乱循环,做不到以上几点,不管再好的制度设计,都无济于事。
求转发,求扩散,希望我们所有的中国人在权利制衡的事情上,达到共识,将来中国才会民主化。
否则,如果将来中国另外一个新政府上台之前,又把所有的反对党派消灭了,那么中国只是开始了另外一个治乱循环。
虽然民主化过程路途艰辛,但是中国一定是可以民主化的。因为只要社会上大多数人达成了“绝对权力,绝对腐败,多党执政,互相监督 ,杜绝腐败。”的共识,那么中国就必然会朝这个方向迈进。而我,作为一个觉醒了的普通中国人,我会尽一切可能传播这个理念,所有希望中国民主化的朋友们,请你们一起加入到这个传播行动中把。
顺便说一句,所有台湾香港的朋友们,不管你们是否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中国民主化对你们来说一样重要。显然一个独裁的,喜欢大统一的中国对你们的自由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你说的这些东西我不是不想要,只是怕真的民主选举后,上来的人是西方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不要说我是受迫害妄想,这种政治渗透再正常不过了,大国都希望能培养他国亲近自己的政治集团。至于亲西方有何不好,因为本人很反对资本主义,认为目前这种以美元为基础的经济秩序是没有未来的。当然中国也是资本主义,可在中国资本还是斗不过权力,也就是说官员才是权力的顶层,但是在西方来说,资本和官员是平起平坐的,甚至资本还要高一头。你们可能不信任公权力,但我同样不信任资本家。如今贫富差距又在不断拉大,美国都越发向左,在我看来是自由市场失效了,因为如今的市场只会放大贫富差距。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但我不喜欢这样一个世界。我也想一切都好,人人都被尊重,都有很好的发展。但那是理想状态,怎么那么好就能做到?如果做不到怎么办?我觉得光靠普世价值是很难把人团结起来的,想要革命是很难的,如今强大的国家在一两百年前就很强大,但他们强大的理由也不是普世价值,而是科技发展。亚洲四小龙也是,经济腾飞的时候也不是民主制度,光靠着“制度优势”强大的国家有吗?如果没有的话,那我认为根源问题就不是出在制度上,而是要从其他方面思考。就像我很讨厌资本主义,但是目前有比资本主义更好的替代品吗?我也不知道,我个人认为可以给中国一点时间,看看这种权力制约下的资本主义是否能比资本主义表现更好。
你说的这些东西我不是不想要,只是怕真的民主选举后,上来的人是西方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不要说我是受迫害妄...

中国不是权力制约下的资本主义,而是权贵勾结资本家的官僚资本主义,权力不仅没被制约,反而被加强了。看看华为吧,放到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华为能有把人关251天的权力?
自由,人权,正义
中国不是权力制约下的资本主义,而是权贵勾结资本家的官僚资本主义,权力不仅没被制约,反而被加强了。看看...


听话的资本就有特权,不听话的就会被断资金链
我跟你的看法一致。我觉得本质上中国需要走一遍西方的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后现代运动。思想转变是没有捷径...

説得漂亮
只是我一邊看一邊就在想,與其説中國哲學精英宏大,不如説統治者角度才是問題所在。歐洲哲學系統從古希臘開始就是在想一些人啊靈魂啊世界的故事,是比較學術性的。中國的儒家法家都是在聊怎麽待人接物,也就是技術性的
學術可以從學術中衍生出更多,可以實現自我進步,但是技術如果沒有理論學術的支持,就只能隨機碰運氣,就很難進步。我不知道爲什麽會有分歧,但是似乎從那個時候開始,中國和歐洲就分歧了
这个话题很宏大,但非常值得讨论,聆听中,谢谢分享。
专门重新登陆进来给你点个赞。说的太对了,西方之所以有现代社会,是走过了一条漫长曲折的道路的,是有一棵...


我觉得这里涉及到理性主义(rationalism)和经验主义(empiricism)之争的哲学问题。拿你说的陪审团制度为例,理性主义的观点就是像你说的去寻求法理上的根据,权力源自人民,所以需要民众组成陪审团参与审判。但其实这个逻辑推论过于简单,跳跃了。因为权力源自人民并不意味着必须实施直接民主,可以由人民来选举法官。其实上英美法系的陪审团体系最早是为了当年为了不使判决偏向王权,而由贵族提出的一种平衡机制。所以从经验主义的观点,支持陪审团制度的理由就很简单了:因为历史上有这个制度,并且用起来还不错,所以我们就接着用。对于中国来说,肯定要把现在人治的法好。而且如果今后发现了其问题,也可以再做改变。
中国的文化根基其实是道家,儒研究的是伦常次第,怎么做人怎么做事,怎么建立团队凝聚力,用今天的话叫MB...


道家在当今社会没什么市场吧,现在应该是统治阶级用法家治国(驭民术),文化上受儒家影响比较大吧,虽然是秦以后为统治者定制的儒家。
墙外吹鼓中共无敌论的支黑是不是在变相维稳?问:最近在品葱看到很多因为中国人素质底下,就该配被共产党统...


写得很不错啊,我很赞同这个观点。其实支黑的观点就是一种变相的受害者有罪论。
品葱一段时间内的确是缺少楼是这样的文章!

品葱是一个论坛,他不是学术研讨会,也不是理论弹药库,最值得提倡的就是把繁复的知识转化成个人认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