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所接触过的最底层人士都是什么样的?

 我先抛砖引玉:个因为国企改革下岗的工人,如同骆驼祥子样绝望挣扎的人。他和祥子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有爱人并被爱着,妻子是他挣扎的根源。可如今因为瘟疫他连这最后小小的爱也失去了。
已邀请:
一口毒奶 宁做华夏人,不做支那豚
我就是那种最底层的类型了,而我接触的也几乎都是最底层的普通人。
底层到什么地步呢?没有房没有车,工资不敢乱花,拼命地去赚外快,只要能赚钱,3块5块我都能接受。别人买衣服都是牌子,我则是便宜又好使。说句难听的,我一身加起来,比不上上流阶层的一顿水果钱。家里盖了几层楼要装修,几年积蓄全部掏空,为此经常因为钱的事和家人吵。买日用品要用计算器算性价比,用水用电煤气都是能省则省,别人看来就是一个抠到极致的穷鬼。
还有比我更惨的,一位前同事,农村老家,而且是很偏僻很山的地方,父亲得病没钱医治,又有个妹妹读书,压力很大。他父亲过世那天他哭了一晚上,我们其他几个同事一人攒点钱给他回家办丧。后来我离开了那个城市,回老家工作,买的电瓶车给了他,还有借给他的几千块也不考虑让他还了。联系不多,但也多少了解到他凭少数民族这一身份进了一个事业单位,算是勉强脱离了最窘迫的时候吧。不得不提这人是个小粉红,香港反送中时在朋友圈骂香港人,果然越是落后的地方,人就越蠢,越相信共匪的洗脑。
农村老家的堂哥,生了两个娃,都是女儿,直到第三个,才是儿子,然而他在广东打工,留不下多少钱给家里,几个小孩都是老人养,最大那个都读小学三四年级了,还瘦小得跟幼儿园的一样,老人也没收入,就靠国家百来块的粮农补贴过活,我家人回老家都会带些东西给他们。如果说没有特别幸运的事落在他们家头上,这辈子算是没有任何改变的机会了。
还有大学一个同学,高中时同一个班,之后考上同一所学校,家里有个大哥结婚用完了一家的积蓄,还有个妹妹也是要读书。他大学四年都是助学贷款,放假返校都是我帮他买车票,那时候在学校他又是申请助学金,又是做些学生兼职的,完全指望不上家里人能帮他。毕业论文他没电脑,我还是让他用我电脑做的。毕业后去了一家药企做一线销售,说是那个行业赚钱快,可以尽快还清贷款。但我还是觉得可惜,他的学习天赋比我高很多,高中数学几乎都是接近150分的,这种研究型人才做销售真的浪费了。
总之,我接触的底层不是说揭不开锅,而是他们的能力不限于此,但因为出身,几乎断绝了向上晋升的机会。或许换一个开明点的国家,他们的生活状况绝不会落魄到这种地步。底层之所以是底层,那就是我们仅仅是“墙国”的一块砖瓦,国家这栋大楼再光鲜,也与我们无关。大国小民,也是我们被捆绑在伟大中华民族的一种悲哀吧。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智障和露宿者,保安清潔,飲食業,公屋階層,大陸及南亞印巴新移民


香港很多露宿者,尤其九龍半島,尤其隧道,因為在地底遮風擋雨,尖沙咀海邊的海風很冷,貌似隨地小便因為隧道沒廁所


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也有露宿者


香港的智障和肢體殘障人士如果工作,政府每月有3000元補貼給僱主。例如月薪1萬2千,僱主只需出糧9000,另外3000政府補足。所以很多殘疾人工作表現差,公司不捨得炒,客戶很受氣


有一個30歲輕度弱智男以前在2015年佔中完結後在添馬公園露宿,他說他有證,證明輕度弱智,我勸他申請公屋,可以排特快隊,一年多就可以入住。他不聽,幾年後我已入住公屋,還看到他在添馬公園露宿,但他睡着了,沒叫醒他,他沒發現我。他說在海富KFC工作。最近幾年沒看見他,不知是搬到其它地方(可能工作地點也轉了)還是上樓了(上公屋)


可能是安全問題吧,露宿者99.99%是男,女性極少,即使有也是老年女性。西半山高街有收容中心,不知單收女性還是男女都收。以前當保安,有個大陸來的老年女同事自稱住高街收容中心
死亡,如同家常便饭一般的死亡。

有死在养老院的,有死在看守所的,共同点都是死的稀里糊涂,没有人关心具体原因(包括家人),更没有人负责。 就是死了。

死在看守所的人,我知道的里面,包括一个练法轮功的原本健康的中年人。 死因当然也不知,“官方”说是疾病,家属怀疑是酷刑,但也没有追问。

这是最令我震惊的:没人真正关心他们是怎么死的。包括子女、配偶。 配偶后来改嫁,子女也不怀念他们,不知是疲于生计没有功夫,还是觉得他们命里注定有此劫,或者觉得他们本就活该(生前对家人不好?练法轮功?...)。总之他们就蒸发了,没留下痕迹,家人后来即使偶然谈到的时候,就跟某个陌生人那年就消失了一样简洁。 邻居和其他人就更不关心。

像武汉肺炎一样,很多人死了,连个数字都不是,没有最后一面,没有遗体告别,家属领的骨灰也不知道是谁的。 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
鸥鹭茫茫 人民习惯将政府看作是问题的解决者,但政府恰恰是问题的制造者
由于圈子限制,我见过的最底层只是农民工。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性命本非吾有,生死不过往来”。
“生为徭役,死为休息”。
前几年有很多打工者跳楼讨薪的新闻,为此还出了一条「恶意讨薪」的法律。那会流传的民谣是:“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讨薪不成功。血汗工资发放时,家祭无忘告乃翁”

这几年包子打击新闻自由,以上社会恶劣的新闻越来越少了(不准大量见报),但这几年经济差肯定只会更多,甚至没工可打到没饭吃的地步,通过各种小道消息与视频就能证实到一部分。但要说最底层这个问题,我觉得在中国的底层只有更底,比如四川的大凉山,不但穷,还是荒山悬崖,还有艾滋病的肆虐,扶贫还有各种贪官吃拿卡要,成为一个无限的死循环。而没有最底,因为中国只有9亿网民,除去3亿年幼和老年人口(维基百科中国大陆人口数据),就是说还有1~2亿劳动人口连网都不会上的,其中一部分肯定是穷到网都上不了的,你能想象他们还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有多少信息死角,连小道消息都没人能跟踪报道到他们的?经济每况愈下,更多人人人自危,谁还会理会他们。这个月,我已经看到几个穿戴不龌蹉的小伙子去偷食物被抓甚至下跪乞食的小道消息。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我是北京地老鼠》,是由網路小說家清秋子所寫,安徽文藝出版社出版的一本小說。這部小說描寫了一群外地人在北京的一段充滿了酸甜苦辣的生活經歷。他們屬於社會的底層人群,居住在地下室里,被戲稱為“地老鼠”。他們是為生存而艱難的跋涉者,但心中始終充滿了對理想生活的期盼。
  • ISBN:9787539627199
  • 出版社:安徽文藝出版社


另外這裏還推薦:
《站在地下室門口》,劉慶邦
《跑步穿過中關村》,徐則臣

相關綜合評述見《余亮:中国城市地下室的文学与人学》https://www.guancha. cn/YuLiang/2012_07_11_165010.shtml (這是一個墻内有輿論引導傾向的網站,閲讀時請注意保留自己的觀點。但至少,如果葱油對北京地下室和低端人口勝過感興趣,文章所援引的那三本書還是有點價值的。)
正義終將戰勝歸來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
我之前开过一个电脑店,顺带打字复印,有次来了三个老头儿,大冬天的穿着破棉袄,看着就不暖和,有一个还戴的那种长者同款眼镜,不过眼镜腿是用胶带缠着的。我老远看见他们以为是要钱的,毕竟快过年了老头儿老太太成群结队进城要钱也是常有的事,就从装硬币的盒子里掏了几枚硬币放桌上准备给他们。他们走到我店门口,那个戴眼镜的老头儿进来了,很小声的对我说“小伙子,能不能帮我们复印点材料,我多给你钱”,我说“你复印多少,一块钱一张”,老头儿没吱声,从门外的老头儿手里拿过一个破布袋,从里面拿出很厚的一沓材料,目测有几十张,有手写的,也有先前复印的,我一看都是一些上访材料、按了手印盖了章的证明啥的,我这人好奇心重,就跟老头儿聊了一会儿。

从老头儿口里得知他们三个是我们下面某县的农村民办教师,教书育人几十年却一直拿着微薄的薪金,就这点钱还被村里不时克扣拖欠。后来有相关政策要给他们补一笔钱,他们跑到村里去要求落实政策却被告知没这笔钱,有人跟他们说钱被村里分了,他们就去县里上访,不仅问题没解决还被村里抓了回去一顿暴打,在村委会关了半个月才放他们回家,并扬言再敢上访就整死他们。没办法,他们就趁着过年跑到市里来了,想再访访,我问他要是市里也解决不了呢?他说市里不行就去省里,省里不行就去北京,死也要死在上访的路上。

后来一共复印了二百多张,用了我半包A4纸,老头儿连连道谢,说真是遇上好人了,在他们那一看是上访材料都没人敢给他们复印。完事儿老头从破棉袄里摸索出一个洗衣粉袋子,里面装着一堆零票钢镚,倒了一柜台,要给我数钱。虽然我开店也收入微薄,但是怎么也比这几个老头儿好过,二百多块也就跟朋友出去一顿饭的钱,但是可能是这三个老头儿几天的饭钱住宿钱,想了想还是让老头儿把钱收回去了,就当积德行善了。

我觉得,中国的底层不光是贫困山区吃不饱穿不暖的人,还有这些被奴役了一辈子到头来却要被邪党敲骨吸髓的人,在当今的中国,没钱没权之人永无出头之日。

前几天办个事,违规但绝没侵犯其他人利益,只是破坏了一项很不合理的规则,找到我发小的父亲,一个在本地有些能量的人士,他说了一句话我很受启发“在中国,所有的事情都是可办可不办,所有的规则都有操作空间,公事公办你什么事都办不成”。在他的运作下,两顿饭,几瓶酒几条烟,一个红包,就把“永远办不成的事”办了,而且花掉的钱从这件事情应收的费用中扣除了,也就等于我抽了烟喝了酒吃了饭办了事,领导抽了烟喝了酒吃了饭收了红包,其他人抽了烟喝了酒吃了饭,我们都没花钱,这件事让我这个底层人士更加认识到了权力的力量。
Neo 光复中华
老家的一个亲戚,农村的,40多岁,没有子女,没有结过婚,和他的老父亲生活在一起。他倒是有几个兄弟姐妹,但我从没见过。不到10年前的某天,他突然脑淤血,住进了县医院,钱不够做很好的手术,只能开药调理,没几天出院后回家生活去了。过了一段时间,我爸说他又栓住了,进了医院,这次比较严重,身体没法动了。还是没有做什么像样的手术。那年过年回老家,我跟着我爸去黑洞洞的平房里看望了他,屋里开着上世纪的显像管小电视,他躺在床上,瘦的眼窝深陷,只有头能动,但已经没法说话了,看到我们来了哭了出来,但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啊啊声。他瘦小的父亲也站了起来,跟我们介绍情况,我爸说托关系看能不能给他申请个五保户。后来我问我爸,说就这么看着一个人等死吗?要不要拿点钱帮他做手术。他说,唉,他的兄弟姐妹也没回来看过,咱们可以帮帮,但多了家里人也不会同意的(我们两家不是直系亲属,来往不多)。过了大概半年,听我爸说那人走了,他父亲也去了养老院。
在大学里看到青年志愿者的组织,我笑了笑,连自己的亲戚我都没有做什么,干嘛要假惺惺地去帮助素不相识的人呢,是因为帮助自己的亲戚是应该的,帮助其他人才是高尚的,才能写进履历吗?所以即使憧憬过志愿者,我也没有参加。是的,我是残忍的,一个人慢慢地迈入死亡,但帮他会让自己付出很多,所以什么都没做,任由他残破的身体被彻底摧毁。当残忍的景象远离视线后,又能过自己还不错的日子。
舒潔拉拉拉 對面小島 蔥油一枚
如果大家有機會來臺灣的話,可以去晚上或清晨的龍山寺公園看看,那裏是台北最陰暗的角落之一。



遊民群聚,閒漢晃蕩,讓人下意識想抱緊背包轉頭就走。流浪漢、失業中年、逃家青壯,社會上被忽略的群體聚集在一起。

他們就像一個露天部落。夏天能看到他們偷接公園電線吹電扇,冬天會看到他們男女群聚在一塊權當取暖。過最原始的生活,有一餐是一餐,搶地盤乞討或休憩,一摞紙箱和破爛被褥就是他們的全部家當。

可憐,但又混沌迷亂到不值得同情。





有時候會想,他們人生到底是怎麼走到那種地步的?

好手好腳,一萬多臺幣的貧戶補助加上最低保障薪資,願意工作,最低收入也完全可以保障一個人免於餐風露宿。為什麼選擇流離?為什麼選擇混沌?



結論只能說,人不一定是理性的。(嘆氣




@习大大赛亲爷爷 (聲望不夠回覆,求讚QQ)
如何存在一個沒有流浪漢的城市?人的自我放棄是任何福利政策、任何社保規劃都攔不住的。(嘆

@教子暮年 
龍山寺那邊,膽子大的話,白天可以帶點食物飲料,找遊民聊天,每問一次都是一個故事。 他們不瘋,也不壞,只是自我淘汰。
范松忠 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有有有,为了一千多工资,在化工厂工作的小女生,得癌症死了。
死于拆庙事故中,被迷信的人说是报应死的。
家里被强拆被推土机压断双腿的。
卖大饼,被城管追打,东西洒落一地。
卖水果的被城管用称插进身体,重伤,后来不知道。
在工商部门检查店面违章时,广告牌收到卡车上,然后一些旗帜之类的拿起旗杆就打人……
最底层?看看我不就知道么。
连续吃好几个月的泡面,味同嚼蜡,租在落后省份的城中村单间,即使在中午都见不到光。床就一块木板,洗澡靠电热棒烧水,实习明面上要倒贴50块,实际上领导发了200块。
不过吃了这么久的泡面,我还是觉得康师傅的泡椒牛肉面最实惠好吃。
monika9527 墙内青年
和朋友在东莞开了一家小工厂,找了十几个厂妹和小弟,每天14小时,每周六天,工资3500。

云南居多,字都写不全,十七八岁,每天乐呵呵的,厂妹羞答答不敢说话,小弟则抽烟打游戏都会,一放假就是打游戏看小说。

大概就这样,厂妹的钱都寄给家里弟弟结婚的,百分之九十是这个用途。

我有时候鼓励小弟去学开车学厨师,不要待工厂,厂妹去大城市学销售学服务员,不要待工厂。

我合伙人气的要打死我。
我不知道底层的定义是什么。我以前在医院看过很多病人没钱治病只能放弃治疗,那时候我很无奈也很悲伤,为什么政府就不能帮帮她们呢?后来想想,我也是底层。我爷爷脑溢血世,没钱做手术,在镇医院躺着打吊针直到断气。
大凉山,一家人连个房子都没得住,住在塑料布搭的“帐篷”里。

我记得那是我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接触到他们那里的。给我当时还有点岁静的内心很大的冲击。过去我也是在富裕的家庭里长大,虽然也满中国满世界去做志愿者,当时还觉得社会有财富可以去拯救这些人。

但大凉山的情况让我知道,有的人真的穷到无法想象的地步。他们完全没有受到教育的机会,但更可怕的是他们也不愿走出那座山,去寻找新的生活机会,去接触更多的人,去追求更好的生存条件。

从那之后我就从那种圣母白左的观念逐渐转右,虽然依然怀抱左派的理想,但我也知道这社会上的人无论多惨,真的不能只是单纯施舍他们就够的。人只有自己拯救自己。
Harumimi 亲自乳滑。亲自乳脂。亲自乳射。
有毒瘾/酒瘾露宿者,貌似偶尔在高级百货公司跟邻近的泊车楼的街巷间游荡,直白地向路人伸手要钱买酒。
这类人往往经历过重大创伤,但他们选择用酒精和毒品麻醉自己,而不选择面对与治愈。创伤值得同情,但不是堕落的借口。特别是在我生活的社会,各种保障都很健全,一个人得不断往死里作才会落到露宿的地步。

还有就是我们这里老年人贫困率近年暴增,原因就在于他们之前太过信任政府,没有好好打理自己的私人退休金账户。他们中间很大一部分都是前共产/社会主义政党和社会民主党的几十年如一日的忠实支持者,总惦记着从富人那儿“财富再分配”,却没认真储蓄理财,买私人保险,而且理所当然地把婴幼儿期的孩子送到daycare. 现在退休金这个底政府兜不住了,亲子关系淡漠孩子不给养老,所以傻眼,等死。公立养老院里没人看望的老人不要太多,死在家里臭了才被发现的也不是新闻。真的自作自受。
命如蝼蚁,贱比草芥。一个邻村的少年,父亲死了剩下一人,亲戚不理,一人拿草席卷了,挖个坑埋了
疯狂习近平 一声叹息
我见过一个"自以为一夜暴富"的底层,从自卑,谦逊,胆小怕事,看起来蛮"善良",一夜之间跳起来不可一世,张牙舞爪,六亲不认的嘴脸,我就觉得底层的可怜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匮乏,更是精神上的赤贫。
而这个所谓的暴富只不过是从月薪2000人民币的小保安,突然拿到了40万拆迁款,立马辞职去"享受人生了"
生话在社会最低层的人只是活着而不是生活。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邻舍,没有交流没有构通。有的只是白眼歧视欺负和被玩弄。不用说别人就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也把你当怪物看。活成这样了还如何生活。数着日头活呗。过一天算一天,那一天过不去了,苦难也就到头了。
放牛娃你每天放牛来干嘛”
“赚钱”
“赚钱干嘛”
“娶媳妇儿”
“娶媳妇儿干嘛”
“生娃”
“你娃长大了呢”
“让他继续放牛”
以前见过一个,家里没灯,住在土窑里,那场景真是难忘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从“中国用9%耕地养活世界20%以上人口”的说法看党的宣传术
多年来一直是说“中国用7%耕地养活世界上20%以上人口”,这两年有改说“9%耕地”的,但两个说法差不多。已经吹了快20年了吧?

虽然已经宣传这么多年并且这说法近年来已经破绽百出,然而共产党依然津津乐道于此说法。这是为什么?就句子本身看来,不过是一句很简单的陈述句。就象说“蒙古在只有零米海岸线的情况下让国民吃上了海产”一样,明明白白的陈述,没有多少奥妙。因此重要的是这句话后面的宣传动机。党的动机不是想陈述简单事实,而是想借一个陈述句来造出一个中共政权政绩斐然,恩德浩荡的假象。为了要用一句话达成这样的效果,党的确是下了大工夫去设计这个宣传题材的。

1、字眼挑得特精。

2、借助中国人口众多来掩盖大饥荒饿死人的事实。

3、故意避开有可比意义的指标,以免露出破绽。

4、不要脸,贪历史之功为己有。

5、为吹牛而使用假数字。

详细:https://pincong.rocks/article/511
大概2013年的时候去朋友的姐姐家暂住一晚, 给我的感觉就像九龙城寨,很脏,有积水,没有灯,市政的设施延伸不到这里. 那姐姐晚上会推类似关东煮的推车去街边营生,但下雨没生意晚上八点就回来了,也没事做就睡觉, 没有娱乐夜生活.说句难听的,卖淫的都比她赚的多,可能是因为有底线或身材长相的原因,不然她也会去卖.说实话那城市,那段时间,低学历的女性能就业的职位就那几种. 男性可能会好点,有力气做别的. 关于NVQUAN(害怕), 整天想着怎么比男性过得优越,羡慕推特天才Lunatic,整天奔放爱自由,还不如为底层女性争取教育和工作来的好.
spwork 中熊维尼
底层人为生计奔波,但是很爱国,越底层越爱国,因为他们自己身上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地方,只好和国家绑在一起,好像国家强大了就是他自己强大了,国庆还去看阅兵,阅兵里出现快递小哥、外卖小哥他们就会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没有主人翁意识,潜意识里把自己当奴才。他们也不爱动脑,他们也许潜意识里知道自己是被剥削的阶层,但是不远承认,因为承认了就会失去美好,接受了自己是奴隶的事实会让他们建立在国家强大上的自信息彻底摧毁。
Wolfychan Christian
有個在英國一間大學畢業的人,在香港找不到工作,據他自己說,他以前在醫院待了很久,又染了毒癮,現在送外賣也沒有力氣,只能嘗試幫忙改文。

他的英文不錯,但真的沒有一技之長。
kdxbt 无所谓
你这话说得,好像混品葱的都是社会中高层似的。

从现实情况和阶层比例来讲,大多数拥共和反共的人都是社会底层。
a1161aa 往后,哀悼的日子和值得哀悼的事情只多不少。 愿这片土地上的人,早一点迎来曙光,希望他们能撑住,最黑暗的时刻正在来临。
    那大概是我同学了,潮汕的农民家庭,领着助学金and补助过大学生活的,也是一个粉红,看他很可怜,但是他自己很努力的参与各种活动,今年过年时他在支付宝里给红十字会捐了3k.......学校通知时他拿截图证明了,只是连个凭据都没有,学校没有记录他。
   只能说祝他早日觉醒吧
有勞聖駕 親自評論 親自點讚
我堂弟和我同歲,十幾年前都到國外留學,我移民了,而我堂弟畢業就回香港打拼了。剛回到香港,他還在找工作,架不住父母的埋怨和嘮叨,有一天他離家出走了。一個人在城市的夜幕中尋找棲身之所,終於在公園找了個僻靜的角落住下了。
我堂弟就這樣,早上在咖啡館裡寫簡歷投簡歷,去面試,晚上去朋友家洗個澡,然後回到公園裡睡覺,兩週後他拿到了第一個offer,是四大中的一大。在公司兩年,他很努力,學到了不少東西。兩年後,他跳槽去了一家fin tec公司做IT。到現在你要問了,你堂弟看上去並不像社會底層啊?反倒是像個社會精英麼!
沒錯,他的工作有很多人擠破了頭都想要,他的家境也還可以,能支持他在國外學習4年。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年輕人,看不到未來。他住在一間只能放的下一張床的公房臥室裡(房東是在非法外租公房),吃著便利店前一天留下來打折的餐食。他說,他看不到自己能買得起房子的那一天,看不到自己能找到另一半的那一天,看不到自己能像自己的父母一樣的那一天。“大灣區?我寧願去死也不會去大灣區。”他如是說。
我算不算 租在2坪的房間沒窗戶就一張床 靠接家教過活 在乎我的親人全死光了剩下的沒有聯絡 沒有任何朋友
 在等家族遺傳性早發失智症發作 每天渾渾噩噩過著
以前在论坛上看过一张图:一个衣衫褴褛又脏兮兮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和一个同样模样的七八岁左右的女孩,走在马路上,手里拿着一包方便面,两人开心地在笑。有位网友回帖说:幸福来的太突然

而我囤积了很多方便面,吃得我有点恶心,却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像她们那样笑过了。谁又是底层呢?
我就是底层,每天日结,睡十块一晚的太平间,没有日结就睡大街,睡桥洞,没想到市政为了不影响市容竟然在桥底下装了水泥锥,晚上在街上游荡时还被公安带回局子里问话抽血。我们的事迹被自媒体报道了出来,人们都说我们是废物,懒汉,影响市容,叫你们不好好读书,无所谓了,挂自己的逼,让傻逼说去吧。
hkfool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點解黑警日日on duty 都俾人屌,警察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傻子我需要冬眠了。
很多年前看到一个年轻女子躲在超市后边露宿,
一个月内见了很多次,
有一次路过就走过去把身上零钱都给她了,
才看到她抱紧一个奢侈品牌的皮包,
这可能是她全部的家当了,
她脸上满是污垢,
可是容貌出众。
梅菲斯特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12345678901234567890
ryanso999 一般通过的反共死宅
露宿街道的只有在新闻里看到过。他们所在的环境和條件让他们无法脱离该地位,有心也无力改变。只有小部分聪明的人才有机会反身,当然他们也得运气好。所以我觉得人如何过一生还是看他生的好不好
叼盘侠 parody 环球时报具有广大的国际视野,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
多年前,俺老胡去过西部某山区贫困县考察,在一个偏僻山坳的乡村土屋见到了因病致贫的一户农民家庭。这是俺迄今为止见到的最底层,最贫困的一个农户。

全家5口人,所有的家具和衣服,加起来,就值人民币35块钱。

男主人有残疾,无法做农活。女主人是精神病,天天呆家里。男主人的父母已经高龄,做农活很困难。他们还生了一个女儿,年纪很小,但是看起来很瘦弱,应该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的。

全家的口粮就是屋子里堆放的一些有点发霉的玉米和马铃薯,还有屋外绳子上穿着晾晒的一些干辣椒做调味。至于蔬菜和肉类,俺是没有看到过的。山里人,盐很难买到。据这户老人说,盐是村干部给的,一个月送一点过来。

这恐怕是大陆地区最底层的一群人了,没有希望,也没有未来。
HenkGao 我姓高,叫高老庄
以前学校附近有个火锅馆,火锅馆的食客总会点特别多的菜吃不完,吃剩下的餐厅就会作为泔水,送到回收公司处理掉。每天晚上10点端出来放在门口,会有货车来收。

刚端出来就会出现一大群人,蜂拥而上一手拿筷子一手拿塑料口袋,捡里面的肉食回家。收垃圾的人也算心善,会让他们捡得差不多了才装车。

看见了之后,至今都忘不掉。
幸福之泣 討厭中共和粉蛆,但盡量對事不對人
1. 很多澳門人常出大陸珠海玩,拱北關口附近有好幾年時間總是充斥著被弄殘癈的小孩子乞丐,是近年來才突然不見了,街道乾淨了,但不見了不代表他們被拐的問題得到解決,只是不知道他們被趕去哪個地方了,真是細思極恐。。。
我在知乎說過此事還被人說我是抹黑中國。。。

2. 網上認識的某大陸朋友,他在某飯店打零工,由一月到現在還收不到工資,我有提醒他,小心那間飯店其實是想趁疫情直接不發工資,他說那間是大集團不會不發工資 ,最多只是想用工資拖延留著員工怕人走掉。。。然後我也沒再主動提他或問他關於這事了。因為我也想不到,如果他公司真的有心不發工資,他在大陸能採取什麼方法追討。

他家有被文革鬥地主過,也討厭中共,有點憤世疾俗,我也不太敢介紹品葱給他。

但幸好他較幸運的一點是雖然住在鄉下但至少有田種有屋住,不至於流離失所或餓死(但是沒錢也慘,他說他都交不起電話費被停了,說想快點死,活的不如狗)

以上大概就我較有記憶點的底層人士吧,真的覺得,在這世上生存的人大多都不容易
麦克 粉红五毛战狼这些底层畜生没有人权
我一个同事,比我大十几岁的大姐,小企业坐办公室的那种,就在头两天给她看了个包子念错字的视频合集后说了句:“习近平在我心中的完美形象有裂痕了。”
俄狄浦斯王 观察 我的确是个疯子。
从图书馆出来,步行前往另一个目的地,其间看见路旁一个年轻的男孩子,二三十岁的样子,是个拾荒者,坐在路旁的椅子上,手中抱着一本书在读。
瞬间觉得好帅气啊。
是我见过的最帅气的人。
张三飞 此号因安全原因弃用,已申请新的品葱账号。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蹬三轮车的

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当前回答字数不足20
美国公民 我选择了自由
照镜子看看自己还不够吗?
是不是底层心里要有数。只要你还在这个国
90年代的某军工场的工人,双臂因为爆炸事故被截了,只领了两年200人民币的工伤补助就没了下文,现在在家无业,连饭都吃不起。靠老婆打零工养着。
大部分很无知 小部分粉红 真正能认清的没几个 字数 字数 字数 字数 字数 字数 字数 字数 
品茐嗅雪 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E7%8B%AC%E6%80%9D%E9%85%B1(比较认真回答过的一个贴: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d-18391__item_id-165034)
我就是,某种意义上说比最底层还底层,但是我又太善良了
推荐一部电影 饥饿站台 。你永远无法想象底层的生活有多差,
安東內斯庫元帥 罗马尼亚大元帅暨总理
我还没怎么见过,除了路边的乞丐。从小上的是贵族学校+国际学校,感觉我是最穷的、不过好像那些打工的挺可怜的,具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只管收房租。。。。
Liberty2011 自由人
诸位如果想了解我国的最底层人士生活,可去阅览一本书《低端人口:中国是这帮地下鼠族撑起来的》,作者:派屈克·圣保罗(法),里面的内容,大开眼界,令人惊愕!👍
mizuo 已退葱
我最近在墙内办公,主要是我司要撤出墙市场了,慢慢在裁员。
尽管我好多年不接触墙内社会,但我至少也是了解部分情况的。
然而还是有让我惊讶的地方!
如:说两个比较粉红的同事,一个是住在快跟城市没什么关系的地方,但是天天梦想自己可以买房拿户口。。。我不清楚他是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他的情况永远不可能升职,每天带饭吃的很糟,着装邋遢,一口烂牙,身体素质不好。

还有一个是一个女性,我跟她一起去附近吃午饭,然后我们去的是那种拿一叠小菜算价格的,我拿了两份荤的两份素的外加一个蒸蛋,饭就撑了一点点。然后她就一份青菜,是的,就一份青菜!配上一大碗米饭。
我跟她坐在一起吃饭别提我有多难受了,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说为什么你只吃这个?蛋白质呢?她说这个她就够了,我说我能帮你什么吗?是不是家里有困难? 她说她想存钱去留学(她都快30了),我说你这样多久了?她说五六年了。我其实超级心疼的好么,我抢过她的碗给她夹了很多菜,共享食物。然而她3月份也在朋友圈转发黑美论,自干五。 后来我就远离她了。她4月底也被裁了,合同到期公司不给续签。他们都不是正社员,没有任何福利保障,以及长久的安全感,我们公司正社员要求很高。
南方人在南京念的大学,学校在江南,实习搬去江北的公司。虽然在南京4年还是第一次去江北(也是人生第一次去到中国最北的地方)。还记得一天去搭过长江大桥的公交车,黑呼呼的排长龙,都是工作在江南下班回江北住的人(江北房价可能只有江南1/4,不太清楚),有上班族小白领,更多的是打工者。记得排了一小时的队才挤上公交,公交车环境恶劣塞到过道站不下再多一个人才开车。加上天热一股酸臭味让我想立刻折返回学校放弃实习。为了完成学业忍了。来到江北第一餐就在转车公交站附近的麦当劳解决,是我毕生难忘的一间麦当劳。晚上8,9点,进去到里面,几个流浪汉躺在长排沙发椅上睡觉,完全不受店内喧哗的环境影响。也没有服务员经理出来驱逐。再去洗手间,两个洗手台都有流浪汉在洗脸刷牙,还有人用脸盆接了水在隔间里冲澡。。。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麦当劳简直让我怀疑人生,南京怎么也算发达省份2线城市,原来还有这么多穷人。同一个城市一江之隔差这么多。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社会主义铁拳实例 - 上海市静安区华兴新城强拆:勇敢者抗争到底
https://i.imgur.com/MyCyI8W.jpg

https://i.imgur.com/URwjRle.jpg
周轲 此號已經半廢除狀態,請各路教徒教衆加大力度,早日把我蔥數踩負。謝謝。
建议大家先来接触接触我,然后再来回答这个问题!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菟子的悲伤比小笠原海沟还要深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10
  • 浏览: 14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