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周围的人全部都是红粉的时候你该怎么办?

关注香港事件两周了,国内无论新闻还是评论,基本全是一边倒,包括自己身边的亲人父母等,基本都是支持武装镇压,当我给家人看真相,各种证据摆在他面前无法反驳时,就会说:你先顾好自己眼前的生活吧,自不量力云云,对他们来说香港死多少人都根本无所谓,还会摇旗呐喊,根本无法交流,感觉真的很绝望!这个土地上的人大部分都无可救药了么?
已邀请:
anonymousLiu 为中国人的自由而奋斗
面对这种情况不要绝望。

墙内那些岁月静好,只是麻木的旁观者,中国两千年下来,这些人多的是,但决定历史的从来不是他们,不用理他们。
墙内那些喷粪粉蛆,只是跪舔强权的奴才,不用怕他们。粉蛆只会在形式强的时候摇旗呐喊,实际上真要上阵,他们
毫无勇气。他们就是过去的汉奸包衣,清朝倒的时候,那些汉八旗的奴才可没出多少力去救清朝。

我们才是真正爱国的,在乎香港同胞生命和自由的,在乎世界十四亿华人的未来的。
我们是年轻一代,未来决定中国命运的一代。我们才是最有力量,中共最恐惧的人。

哪怕你暂时影响不了什么,不敢做出格的事,没关系,那只是时机未到。我们需要的是传播真相,积蓄力量。一旦一个人真正看到了中共的历史,世界的真相,他就再也不可能回去了。所以你要做的,是找已经有点动摇的人,潜移默化地,偷偷地灌输各种黑历史,能感化拯救一个人,就能给中国的未来增一分力量。

等到中国老龄化,经济衰退,中共实力大大减弱的时候,这种力量就会爆发,就是元末的重演。石人挑动天下反!
刘慈欣 品葱正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因此此号正式停用,永不复用。
我生在一个公务员家庭,我周围的亲戚都是体制内的,我周围认识的人要么岁月静好要么极度粉红。
但我从来没有觉得他们是无可救药的,我在竭尽所能向身边的人传播真相。在我看来,粉红和反贼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两者在合适的条件下是可以互相转化的。体制内的人平时工作都十分辛苦,尤其是包子上台后,思想政治教育的内容大大增加了,还被要求上交了护照,甚至被取消了加班费,从今年开始又被要求刷学习强国等3个以上的app。所以这种情况不满的人实际上是非常多的,包子修宪了以后父母的许多同事都明确表示了反对意见。但是,由于共匪对他们的压迫比我们这些体制外人士还要大的多,再加上很多人并不会翻墙,所以他们目前还大部分处于岁月静好的状态。因此,我就经常给我的父母和亲戚作反洗脑工作。目前我已经成功给父母灌输了普世价值观。我现在就是这样,不断常识着去感化周围的人,就算只成功感化了一个人也是重大胜利。
复制下自己在其他类似问题下的回答:


如果你直接问墙内人有关政治方面的问题,大多数人为了自保会选个最安全的答案----也就是共党宣传的那套东西,但这不等于他真的从内心深处认同这套东西,只是看了太多在政治方面表现的不“正确”被社会主义铁拳锤爆的个人或者团体。



大家不要以为反贼只有品葱上活跃的这些人,从我的观察来看,墙内反贼随处可见,很多反贼熟悉土共的审查机制,即使在言论审核如此严重的今天依然能不停发“高级黑”文章来讽刺土共及小学博士。他们只是没有适当的平台来发声而已。


至于所谓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普通民众,在另外一个层面上来说,可以说是一群经验主义者。共党的统治法宝有两样:高压统治以及经济发展,如果只有经济发展,民众随着经济能力的提升,其选择以及教育水平也会随之提升,越来越多的人很快会发现共党其实对于中国的发展来说,是一个累赘而已,这在前微博时代是一个基本共识。几乎所有关注度高的“公知”们都是在指出政府的问题,以及其他国家的先进之处,希望政府能够自己进行深化改革,让中国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如果只有高压统治(这种情况在中国即将成为现实),中国经济发展将停滞甚至大幅倒退。连愿意公开表态支持土共的小粉红们都不愿意去新疆等边远地区支教,当警察;连每天点点就能完成的app学习强国都能搞得那些在体制内的民众们怨声载道,遑论普通民众。如果走到这一步基本等于土共主动放弃了自己的执政合法性。在目前的国际形式下运转一个国体面积如此之大,经济落后的独裁国家,其难度及风险之高,远超目前土共的掌控能力。想想小学博士才上台几年就把外汇储备以及长期发展积累下来的资本消耗殆尽。这不是普通民众愿意看到的,也不是党内中上层的既得利益者们愿意看到的情况。


长期来说,我对中国的未来充满希望。在目前社会财富分配严重畸形,民众创造力被扼杀的情况下,可以创造接近三十年经济高速增长的奇迹,一个没有共党阻碍的中国几乎没什么理由不会成长为一个经济和科技发达,政治清明,人民生活幸福的国家。
可口可乐 快乐的小孩
今早我爹删我好友了
这个土地(地球)上的人大部分首先是经济理性人,据我观察身边的人:

麻木旁观或粉红利益和中共/体系紧密捆绑。比如认识的一些红色经济下定居香港的大陆商人,房地产从业者,国有银行供职者,体制内职工等。

反对或表面闷不吭声,私下里默默给政府添堵的常常是一些红色经济下的牺牲者,比如一些大学教授,被高赋税,不公平竞争折腾的民营企业主,被强制征地/补贴的不动产所有人等。

反动宣传(统一战线什么的)不如从利益下手,共党不遗余力把国运,党运和这些人的利益捆绑在一起,然而,巨轮将沉,这些人又会是第一波被丢下海自保的人,其中相当一部分已经开始驾小舟逃逸。这些都是眼前的生活。

周围有一个哥们对64无动于衷,然而反党却从城中村改造开始。。。让普通人了解自己是如何被盘剥的比让他们了解对岸的诉求要容易一点点。
winkcat Thinker
我觉得不要绝望和怪他们,社会个体的进化是中性选择,既不好也不坏,而是因地制宜的出现不同类型的人。


政治是决定社会基本利益分配的工具,而能对政治进行思考的人其实已经有别于被动地接受自身被支配者的命运了。


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被动地接受控制、支配与信息,当然不同的人在不同的议题上可能有不一样的表现。


但在政治话题上,民众对个人权力的态度,以中国为例,都是这样就“足够”了,一种自满心态。而对政治话题有更多表达的另一群人,或许就是“这还不足够”的来索取更多,已经确立了自己的主人身份。


如果归类为哲学话题,可能就是尼采所描述的主人与奴隶道德说。


现在只是更多会表达的肉块有了发声渠道,不代表他们有能力阻止改变者进行变革。


事实上真正的角力,一直都是中共这群对政治有清醒意识的主人和另外一群没有力量的主人互相拉锯,因为中共有先发优势所以能持续获胜。


中间那些没有话语权看戏的肉块虽然决定了最终局势,但本身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具威胁性,因为一旦中共出现自我瓦解,大部分民众还是会依附于支配了新权力的话语权体系。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提到,自由化成功与否的一个是中共自己的结构问题,一个就是如果利用大陆封闭环境下的群体达成目的。
绝望是比较正常的情绪反应。感觉孤独是因为你的思想比周围的人更成熟,没必要总去争辩你是对的,只和值得的人去交流的。
思想工作要首先从那些即使知道你是反贼也不会举报你的人开始做起。先打打擦边球,试探一下对方的思维和认知水平。如果对方思维比较清晰,可以逐渐地灌输一些真相。如果对方思维不清晰,认知水平严重底下,就要抱着教书育人的心态,先提高一下对方的水平,学会什么是可信的什么是不可信的,这样对方才能有接受真相的基础。
千万不要一次性将大量冲击性的事实灌输给对方,这样对方会怀疑你被洗脑了。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同情你,抱抱。我周围还好,基本上要么是不可知论者要么是反共人士。

但这样也有好处,你不容易被怀疑,有助于你保护好自己,你也至少不用担心你亲人的安危。不像我家,我都担心一些亲属会被抓进去,还经常要劝他们不要太高调。

祝你在学习、工作上不断取得进步,早日进入适合你的环境中。
支那五毛网评员 请称中国为支那。梵语Ci^na—stha^ na音译为支那,与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皆源于大一统暴秦chin。也可用俄语Китай称中国为契丹。
虽千万人,吾往矣
洗脑实在是太成功了,香港问题只是暴露出了这一点而已。就像当初纳粹德国和苏联一样,全民被洗脑或许才是人类的最终归宿,我们生活在人类从过去到未来唯一能拥有自己思想的时代。
中国人就要爱党 中共的奴隶
我从上小学关注政治开始算,我周围就没有一个敢反对共产党的,但是大部分人,又对共产党做的事很看不惯,然后中共一下令,又跟着开始反美灭日,统一台湾,中国人大部分都是这种人格分裂。
粉红现象,只说什么也知道的自干五,除了投机利益相关的等等,多数是斯德哥尔摩现象。实际各种表演爱国爱党背后,全是恨,他能言论安全的说话,他的爱必须是用恨来表现,多数是诉诸狐假虎威的权力暴力,比如举报什么的。他可以代表国家,代表党,代表全国,人民世界。实际反贼也有这种现象,狼奶,如果立足于仇恨去反......还是悲剧。

权力的错误,无论怎么荒唐无底线,他都能找个理由来想象大棋局的理解,而且反而会诉诸受害者不得体,不懂大局,在乎私利,乃至支持权力加害揭发者受害者。

大部分咱国人,包括我,都有种毫无逻辑的各种博大精深情怀,很难接受的知识局限性。因为汉字的关系,我们很容易跨学科的模糊认知,于是很多个个民科。有点文化,仿佛大明白人,随时指点江山什么的。

不但是粉红现象。道德婊现象才最出众,难以尊重与宽容多元文化审美的存在,比如虽然整天怒斥宗教侵犯私域,但对自己或权力侵犯私域,那就不算事儿。这一点和宗教保守一样,这个那个,动不动就伤害感情,要求权力封禁管管,危害青少年.......,
pincong4015 无希望
我的选择是移民,正在努力中。
不起冲突,有能力就暗自出力,没能力就静观其变,待时机成熟
这些小红粉,国家需要的时候 也是一样被维稳
真的是有点绝望,特别是家里还有能翻墙思想固化的人总想给你洗脑.他们就算能翻墙。也是用自己扭曲的心态去看待世界.还自以为是!
为了维持关系不谈时政,因为你说服不了他们,他们一定要赢。
粉红还能再细分,那些平时会对毒奶粉毒疫苗感到愤慨,但对反送中不明袖里,以为香港抗争者是暴徒搞乱社会的还可以抢救一下; 那些看到血腥震压场面,看到有人落难还幸灾乐祸的,人品/心理有问题,为了自己的健康与安全,应该尽早远离,找志同道合的人为伍。
无所谓,反正影响不到我,最多在心里骂他们一句“傻逼”。
以"HK"/"CCP"代"香港"/"中共", 说HK非香港, CCP非中共, 即可照常议
今天吃早饭时又跟我爸起了争执,他看到新闻说什么打记者,本来不想回应,他越说越离谱,什么美帝出钱出力支持的,想各种分裂,我就忍不住了,就开始反驳,说到最后就让我滚去美国好了,他是中国人,不欢而散。他是60后,高中毕业,自己开个牙科诊所,也算是事业有成,各种自认为了解世界形势,了然于胸,夸夸其谈,感觉这代人的洗脑太深了,无解.
我打算準備一些陳秋實的完整版視頻,先給父母看《我是演说家》完整版本的幾期,然後再是私下錄製的一些視頻,譬如:

「陈秋实:丑化受害人现象背后的思维逻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8fhvxf-Cgs
後面就提到輿論是如何操控。

「陈秋实视频:“熊老人横行,真的只是简单的“坏人变老”吗?背后更深原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uVlqW82WN8
裏面有提到子女要多跟父母交流。
因爲陈秋实视频,子女更多的跟父母交流,父母們應該不會排斥陈秋实。

這樣,從他們最容易的綜藝節目開始,讓他們喜歡上陈秋实,繼而認同他的觀點。
我来告诉你个现实! 你看这群小粉红比谁都能蹦哒,假设有一天中国被外族侵略,而侵略者的目的不是民主自由,就是为了屠戮和掠夺,那么这些小粉红第一个尿裤裆,第一个下跪求带路,第一个出卖民族当汉奸!

中国历来最危险的时刻,都是靠一群有良知的先进群体,带着朴实无华农民去现身,这群粉红王八蛋叫嚣比谁都厉害,真tm打起来最多用处也就是浪费人家一颗子弹
法海無邊8964 长期混迹于水区,在暴政面前,只有肖申克才是救贖。
背毛语录,比他们更来疯,制造荒谬感的行为艺术,让他们不断刺激和加强思想矛盾冲突,经过错误示范来激发正常思考,这会是一个很好方法。
已删除
rb26dett 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
大陸的民眾還是得靠你們,我認為在土共長大下的你們更清楚當中環境,要如何入手去打開話談及有那些大前題可以作切入點。

本來我也覺得在土共控制下思想有偏差是沒辦法,可以透過牆外慢慢修正過來,可是我接觸到的連一個年輕女孩在外留學也是毫不願意接受我批評土共的不是,最後把我刪除,建立已久的情誼不值一文,我覺得失望之餘也覺得很心寒。是不是我們跟大陸人交朋友只可談吃喝玩樂,不能談思想?
刚和父母电话吵架
父母的观点就是美国西方太嚣张,稳定最重要,他们是过来人知道中国有今天有多么来之不易那一套
我自己其实不愿意花过多时间关注政治
所以功底不足不能完全反驳发言很情绪化 
而且我说共产党像养猪一样养国人 父母竟说愿意被像猪一样养 只要国家稳定
我也就懒得再反驳 直接挂了电话

对于不愿意过多关心政治 只是想自己了解真实世界的人来说
要说服粉红是件比较麻烦的事情
因为这个影响情绪
太糟糕了

我和父母的解决方式就是 我单方面宣布了我们之间不再谈政治 同时也说了我理解他们的想法因为我也曾那么想过 但不可能支持
查無此人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最難治的不是愚蠢的人,而是固執的人。反正我已經放棄跟父母談論這方面的事情了。之前還有嘗試解釋,發現他們完全不講道理,只相信新聞聯播、cctvb以及坊間的「收錢說」。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无所谓,离远点
这个问题也困扰了我十多年,有时候真是痛心疾首!不但周围家人朋友,最糟糕的是我老婆也非常抵触我的思想!现在有了孩子,我很担心孩子将来的教育问题!幼儿园里也已经充斥着洗脑教育了!老婆还想要二胎,我不想再让一个孩子来这种环境里了!唉!太煎熬!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