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加入了共产党但却是个看《出租车司机》都会流泪的反贼

我的父亲是一个大地主家的儿子,成绩一直很优异尤其是数学更是好的可怕,留学新加坡回国后在东部沿海一线城市的国企工作,辛苦了几十年虽不说家财万贯但是可以负担两个孩子的留学费用 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时候加入的共产党但是我有次去他的工作单位看到介绍一栏写着优秀共产党员。在我小时候我的睡前故事给我讲美国南北战争 伟大的林肯 华盛顿 罗斯福 一些美国普世价值的故事文章 所以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为反贼可能我出生在这个家庭天生就是个反贼。在政治话题上我和父亲无话不谈 我们大骂共产党苏联的 中国的 柬埔寨的 也大骂狗屁马克思主义思想。
但是他是个共产党员我有时候总是陷入沉思共产党在中国的独裁统治总会有一天结束这一天可能他还在世也有可能他已经不在了 新上来的民主政府看到我是个优秀共产党员的儿子 或 是个还活着的优秀共产党员 我不知道我的家族会不会被批斗被清算 每次想到这里我总是一阵难受。
直到今年回家过年我和父亲在楼下的家庭电影房间 用投影仪播放着韩国电影《出租车司机》当电影中老金被特务车紧追不舍的时候,明亮的绿色出租车冲出来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老金和Peter顺利离去的时候 我亲眼看到我的父亲居然落泪了......
我很诧异问我的父亲:不至于吧,韩国人的民主抗争 我看着都没啥感觉。
我的父亲笑着说:没,就突然想到了香港年轻人他们用生命来对抗暴政可是这可是个比朴正熙还恐怖一万倍的政权啊。
我很难过,爸爸如果你不是共产党员那该有多好啊。
可能我懂你加入共产党只是为了往上走一点给家人更好一点的生活罢了。
35
分享 2020-01-25

43 个评论

退党吧 不值得献命
不要退党 
也不要辞职

要做的是
记录其他党员的罪行
借助党内的独特视角优势
分析中共运作机制存在的问题 
并思考自己所分管领域的未来改进方向
为将来去党留政做好准备
做些將來有機會可以特赦的事吧﹗
要有証據

就算共匪滅亡後又是新的獨裁
不論民主還是獨裁
還是會來清算的
而且手段很可能很血腥殘酷
苏联解体后,普通党员的命运也没那么惨。楼主可以了解一下那段历史,为将来做好准备。
南北战争林肯总统遇刺,尚不施暴于戴维斯。清帝逊位,民国亦优待清室。苏联解体,前共产党依旧逍遥自在,甚至干总统。祸不及妻儿,复仇同义在现代民主社会尚且认作野蛮,清算前朝遗老算他妈什么民主
往好的方向想,你爸爸真的很清醒客觀,很多國際新聞多了一個可以討論的人。

南北战争林肯总统遇刺,尚不施暴于戴维斯。清帝逊位,民国亦优待清室。苏联解体,前共产党依旧逍遥自在,甚...


苏联和民国实际是利益交换、和解的结果,武装推翻的肯定清算,齐奥塞斯库、萨达姆之流就被清算了

南北战争林肯总统遇刺,尚不施暴于戴维斯。清帝逊位,民国亦优待清室。苏联解体,前共产党依旧逍遥自在,甚...


我也很疑惑一些整天喊着清算的人上台后会是什么场面,当然我说的意思不是一点不追究,但要有一个大部分国民所认可的法律来执行,如果扩大化到普通基层党员,那么估计又是一个轮回。
到 退党网 声明三退吧!
不需要真实姓名和信息
很多体制内的官员都三退了。不耽误官员工作。

中共公检法系统官员退党
https://www.epochtimes.com/gb/18/9/22/n10733199.htm
那就三退呀!

南北战争林肯总统遇刺,尚不施暴于戴维斯。清帝逊位,民国亦优待清室。苏联解体,前共产党依旧逍遥自在,甚...


别忘了中国现在巨大的社会怨气与贫富差距,这是客观历史趋势,there will be blood
退黨了你父親的位置可能被一個無惡不作的人頂上
這樣想一想還是可以的
香港譯名逆權司機,A Taxi Driver
和所有政党都一样,中共党员也分派别。我也是党员,但是改革派,学运后被打压式微,但还没死绝。不是所有中共党员都是独裁专制的追随者,在对抗毛、鹏、习开倒车行为上我们才是第一线,历史上多少优秀的同志为了民主化而被迫害入狱诬陷诽谤打压排挤,我们比你们更恨独裁专制,更希望捍卫改革开放来之不易的成果。
像你父亲这样的优秀党员还有很多,他们的手上并没有人民的鲜血,在全国各行各业都做着贡献,维持国家的经济民生发展,对真正民主充满憧憬。习近平修宪并不是一帆风顺,党内反对者甚至包括他的盟友都给了他很大阻力,你们看到的人大基本全票通过的作秀只是结果。不要急,试着理解你父亲的苦衷。殊途同归,一起为中国民主未来努力。

苏联解体后,普通党员的命运也没那么惨。楼主可以了解一下那段历史,为将来做好准备。


蘇聯是和平解體啊﹗共匪不和平倒台,血債血償是新政權的指定動作。

苏联和民国实际是利益交换、和解的结果,武装推翻的肯定清算,齐奥塞斯库、萨达姆之流就被清算了


羅馬尼亞的武裝推翻後期軍隊也參與了,我記得國防部長(雖然是在革命者的控制下)指揮軍隊參加革命,齊奧塞斯庫本人也是被軍隊抓起來的。所以也可以說是利益交換和和解。
現在羅馬尼亞也有很多人覺得當時不應該倉促處刑齊奧塞斯庫,但是除了他以外好像沒有針對黨員的大規模清算?
首先,你应该和你父亲开诚布公地谈一谈这个事情

你怀疑共产党倒台后你家庭会不会被批斗,我觉得不会,屠龙者一定会忌惮变成龙而落下被屠的命运。当然肯定会呼吁把共产党员清理出公务员队伍,至少清理出管理职位是一定得做的。

中南海一直在忽悠各种社会中上层人士加入共产党,就是为了壮大中共队伍让人民不敢反共,但是大家都知道共产党是最没信仰各怀鬼胎的的一群人(no offense),所以我有些时候只骂中南海。
小年、除夕、初一,都没有人陪我,以后也不会有,我真的真的很希望能有人陪我说说话,一起想办法躲过这次浩劫,哪怕是死亡也心甘情愿,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剩下的只有悲凉和无奈,好想让它回到我的身边,哪怕只是一秒,就让我抱着它安静的死去。

可能地狱也不会比这片土地更肮脏吧!

如果有来世,我不愿为人!宁做一块石头,忍受着风吹日晒的侵蚀,因为石头是没有心的……
羡慕别人的父亲,我爸其实什么都懂,但是给我讲话都是把共产党夸得上天,就是希望我能够做个乖绵羊,不要给他惹麻烦。

小年、除夕、初一,都没有人陪我,以后也不会有,我真的真的很希望能有人陪我说说话,一起想办法躲过这次浩...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那些看上去不孤单的人也有各自的烦恼。如果快乐依赖于外部,早晚也会因外部的衰败而陷入痛苦。
有些事情,是根本无法承受的,身体会动不一定代表人还活着。经历的越多,就越懂得珍惜,你越是珍惜,失去的也就越快。
很久以前,一个白发老太太看着一个黑瘦的孩子哭,别人问原因,老太太说这孩子命苦,一个很清晰的场景浮现在眼前,那个小孩子是我,当时不懂什么是苦,因为不认为那是苦,现在才知道,不是一个苦字能形容的,那种体验会灼烧你的灵魂,无时无刻的灼烧,直到要放弃的时候才会有一丝轻松。

羡慕别人的父亲,我爸其实什么都懂,但是给我讲话都是把共产党夸得上天,就是希望我能够做个乖绵羊,不要给...


其实也是怕你上头冲塔。
现在的中共完全没有主义,不仅民意被强奸,广大党员的党意也是被强奸。中共是独裁者的白手套。不信仰某个主义,而是打江山坐江山的黑帮。为了粉饰太平发明新理论,美其名日与时俱进。例如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新时代思想。 但你要注意,这些理论仅仅说服别人,不是限制自己。也就是说规则由我定,你要遵守,而我不用。

比如说他自称仆人,家人家产都在国外,研究你如何爱国。要求你唱革命歌曲,但禁止你革命;歌颂建党伟业,但禁止你建党;强迫学习政治,但不许妄议政策;说你是国家主人,但不准打听他的财产。
三退想把自己全家放上監試名單嗎?! 老老實實把他們的罪證記錄下來兼且熟讀不合作指引,多根稻草放在駱駝上也好呀
排你
@好好吃饭 你的身世让我想起一则故事,我真心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沙瓦提城(Savatthi)住着一个穷人家的女孩果答弥(Gotami,古译:瞿昙弥、憍答弥、憍昙弥、俱昙弥、乔答弥,或瞿夷、裘夷),她因家境贫苦而很瘦弱与憔悴(kisa,音译「积撒」),所以人人都称她为「积撒.果答弥」,意即「憔悴的果答弥」(古译:翅舍瞿昙弥、吉离舍瞿昙弥)。[1]如果有人看见又高又瘦的她走过,由于无法得知她内在的富足,他可能会老实地说她:

彼乃内在美,
从外不得见。



由于出身贫穷与不吸引人,积撒.果答弥(kisa Gotami)一直找不到丈夫,这令她很沮丧。但有一天,某个富商突然决定娶她为妻,因为他欣赏她内在的财富,认为这比她的家世或外表更重要。然而,夫家的其他人都瞧不起她,他们轻蔑地对待她。这种敌意使她很不快乐,尤其因为她所深爱的丈夫,被夹在父母与妻子之间左右为难。

但是,当积撒.果答弥生下一个男婴时,丈夫全家终于接纳她为儿子暨继承人的母亲。她终于松了一大口气,感觉如释重负,如今她非常快乐与满足。她对小孩的爱超出一般母亲,她非常执著于这个婴儿,因为他是她婚姻幸福与内心平静的保证。

然而好景不常,快乐很快就幻灭了,她的小孩有一天突然生病死了。这个悲剧对她来说太过沉重,她担心夫家会再次鄙视她,说她没有生孩子的命,城里其他人则会说:「积撒.果答弥一定是做了什么缺德事,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她甚至害怕丈夫会变心,另外去找一个家世更好的妻子。她一直这么胡思乱想,终于导致精神错乱。她拒绝接受孩子已经死亡的事实,相信他只是生病,只要给他正确的医药就会康复。

她抱着小孩跑出家门,挨家挨户为孩子向人讨药。她在每一户面前乞求:「请给我的孩子一些药。」人们总是回答她药没有用,因为孩子已经死了。然而她拒绝接受此事,又到下一家去,始终相信孩子只是病了。

许多人取笑她,还有人嘲弄她,在经历许多自私与无同情心的人之后,她终于遇见一个明智的好人。他知道她只是因为伤心过度而心神紊乱,于是建议她去找最好的医生——佛陀,他一定知道正确的解药。

她立即遵照建议,赶去揭达林给孤独园,佛陀正住在那里。她抵达时手中抱着小孩的尸体,心中重新燃起希望,她奔向佛陀并且对他说:「大师!给我治疗孩子的药。」佛陀亲切地回答他知道有一种药,但她必须亲自去取。她着急地问他是什么。

「芥菜籽。」佛陀回答,震惊在场的每一个人。

积撒.果答弥问她应该去哪里才能取得它们,并且种类为何。佛陀回答她只需要从未曾死过人的家庭取回少量即可。她相信世尊的话,随即进城去。

在第一间房子,她问是否有任何可用的芥菜籽。「当然!」对方回答。「我能要一些种子吗?」她问。「没问题。」那人对她说,然后给了她一些种子。接着,再问第二个她认为不是很重要的问题:「这个家中曾经死过人吗?」「那当然!」那人说。

结果每一家的说法都相同。有一家最近才有人去世,另一家则在一、两年前;有一家父亲死了,另一家则是母亲、儿子或女儿。她找不到不曾死过人的家庭。人们对她说:「死者,比活着的还要多。」

到了晚上她终于了解,并非只有她有失去亲人的痛苦:这是人类共同的命运。无须再对她说什么,她自己一路走来的经验,已经让她看得很清楚。她体悟到存在的法则,诸行无常,有生必有死,生死轮回不已。

佛陀就这样治疗了她的迷执,让她接受世间的实相。积撒.果答弥不再拒绝相信她的孩子已经死亡;她了解死亡是一切众生的命运。佛陀就是使用这样的方法治疗哀伤逾恒之人,带领他们走出无法自拔的迷惘,他们一直在里面以自己个人失落的狭隘观点,来看待这整个世界。

有一次,有个人在悲叹父亲的死亡,佛陀问他是指哪个父亲:此世的父亲,或前世的父亲,或更前世的父亲。因为如果他想悲伤,他就应该对其他父亲也感到悲伤才对(Pv.8; Jat.352)。另一次,一个哀伤逾恒的人清醒过来,是因为佛陀向他指出他的儿子会转世,他只是在对一具臭皮囊痛哭而已(Pv.12; Jat.354)。

在积撒.果答弥(kisa Gotami)从迷惑中走出来之后,她带着孩子冰冷的尸体到墓地埋葬,然后回去找佛陀。佛陀看到她时,问她是否有找到芥菜籽。「尊者!芥菜籽之事已经解决,」她回答:「请准许我出家受戒。」于是大师对她说以下的偈(gatha):

若人心深贪爱著,
执迷子女与牲口,
死亡将会掳走他,
如水淹沉睡村民。(Dhp.287)



由于她的心已在丧子煎熬中成熟,因此一听到这首偈便见到实相,成为入流者。佛陀同意她加入比库尼僧团的请求,遂将她送往女众道场,她在那里出家并且受具足戒,成为比库尼。

出家之后,积撒.果答弥精进修行与研究教法。有一晚,她看见油灯喷溅火花,她顿时体悟到生死轮回就如灯火燃烧一样。世尊知道她究竟解脱的时机已成熟,便来找她并对她说了一首短颂:

若人寿百岁,
不见甘露道,
不如生一日,
得服甘露味。(Dhp.114)



当她听到这几行偈时,当下便断除一切结(samyojana)①,成为阿拉汉——解脱者。


节选自http://dhamma.sutta.org/books/great_disciples/09_Female_Disciples_5.html
https://twitter.com/chenping123/status/1220947400392683520?s=20
国内的情况现在就是有人怨,推特上面有人曝了据说是北京一位高人的话,读完后唯一个想法,这口我是一辈子溜不出来的。
那时候是全斗焕军变上台导致的吧

南北战争林肯总统遇刺,尚不施暴于戴维斯。清帝逊位,民国亦优待清室。苏联解体,前共产党依旧逍遥自在,甚...


江湖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新年好! 如果开个楼讲党内改开派的,哥敢不敢单刀赴会?(疑问脸)

新年好! 如果开个楼讲党内改开派的,哥敢不敢单刀赴会?(疑问脸)


新年好!没必要,品葱基调就是改革已死,我说啥都没用。

羅馬尼亞的武裝推翻後期軍隊也參與了,我記得國防部長(雖然是在革命者的控制下)指揮軍隊參加革命,齊奧塞...

处决齐奥塞斯库是因为还有支持齐奥塞斯库的部队,当时已经打起了内战,处决齐奥塞斯库就是为了掐断他们的希望。那个国防部长自杀了,没有指挥
已删除
看过再见列宁里那个母亲最后的眼神吗?
我说的那是指武装革命者跟统治者提条件,统治者接受了一些承诺,在这个前提下放弃政权,齐奥塞斯库却主要是被他自己内部的人推翻的,怎么能说是利益交换和解了呢,实际那就是一场政变,代表着革命主要力量的本就是政变的军队,不需要跟他们达成和解。

利益交换是你跟统治者达成的和解啊,这怎么能是一回事,处决齐奥塞斯库是因为还有支持齐奥塞斯库的部队,当...


可能是我沒有了解完全。
不過統治者也不是齊奧塞斯庫一個人,整個羅共都是統治集團。
維基百科寫“1990年5月,罗马尼亚举行大选,救国阵线获得胜利,随后扬·伊利埃斯库当选总统。但救國陣線的很多領導人原來也出自共產黨,他們執掌政權後仍有利用國家機器和媒體打擊反對派的行為。”

可能是我沒有了解完全。不過統治者也不是齊奧塞斯庫一個人,整個羅共都是統治集團。維基百科寫“1990年...

那具体查查他们怎么用国家机器打击反对派,怎么样的程度,反之也可以说川普用行政力打压了反对派,默克尔也用行政力打压了反对派,他们上台后一定都有对反对派不利的政策吧。罗马尼亚之前一党独裁,之后从政的人物加入过共产党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没加入过罗共之前都是政治素人吧?
你和你父親退黨了嗎?如果沒有的話,趕快到大紀元網上聲明三退。

三退之後,你會獲得一個帶有編碼的退黨證書,將來如果清算黨員,三退證書可以作為你的證明。
如果辛德勒有退納粹的證書,那麼二戰結束後也許他就不用逃亡。

在中共這種現狀下,公開退黨是有生命危險的。不公開退黨是為了生存而做出的退讓。我們追求人權,可是生命權不正是第一重要的人權嗎?

我們被迫入了隊、入了團、入了黨,但是決定是否與中共同流合污的,其實是我們自己內心的立場。你的父親有良知,有見地,打心底反對中共,跟聽命中共的那群行屍走肉不是同類人!相反有些人雖然沒有機會入黨,但是為虎作倀,這些人罪惡更大!你不要愧疚,該愧疚的是中共這個邪惡團伙,你們都是人質。

趕快去三退吧,先把退黨證明拿到手,將來如果局勢有變化,我相信一定有機會可以讓你的父親能沒有顧慮的說出自己的心底話,活出自己原有的樣子。

可能是我沒有了解完全。不過統治者也不是齊奧塞斯庫一個人,整個羅共都是統治集團。維基百科寫“1990年...

关于齐奥塞斯库的词条,被编辑得很多都是偏向齐奥塞斯库的,中文维基上的词条是从英语维基翻译过来的,立场也是偏向齐奥塞斯库的。
我感觉没有必要担心过头了,国企里面的又没干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最多也就是没收不明来源的财产。

在我小时候我的睡前故事给我讲美国南北战争 伟大的林肯 华盛顿 罗斯福 一些美国普世价值的故事文章



想起外公走前的幾年,我常要求他說給我聽共匪的壞事
CCP即将在2020加速瓦解。,我们要清算共产党党员
你很幸运,不像我,最近这两年才教会家里的老爷子用VPN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