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成功说服过一位以上粉红吗?

如果没有是不是说明墙内人没救了
自从得了粉红PTSD之后我第一反应就是举报而不是说话了
感谢各位朋友对说服自己的经历的分享,不过我相信这个论坛上大部分中国人也是这么过来的,品葱已有另一个叫做分享心路历程的题目

九个回答表示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组组组组
我真的说服过。。。我先是扮粉红把小粉红常用的话说出来,然后惹人厌恶,然后停止反串,用这种方式真的说服过很多人。。。

@虚空假面:对方同意言论自由和民主。。
利维坦 Thinker 利维坦
1. 大部分人并没有抽象思维能力,去讲理论譬如“制衡”啦,什么叫做“自由”啦,他们是想不明白的,所以讲理论无用,得讲具体的事情。

2. 大部分人并不在乎其他陌生中国人的死活,因此仅仅说他人的惨剧是无用的,死道友不死贫道,我和我的家人没事就行了。因此能够触动他们的得是给他们自身带来损害和危险的。

3. 对于被征服民,跪服强者是理所当然的,指出奴性是无用的,你们说他们跪在主人面前,他们一定会开始说我的主人多么强大,能够轻易碾死你。

4. 对于大部分人,情绪决定一切,一旦骂起来,搞掉你比什么都重要。至于何者为对,何者为错,以及事实如何和情绪比没有重要性,人们有的是办法扭曲思维来迎合情绪。

5. 你要明白,就算可以说服之后他们也没有出路,也依然必须服从,思维和行动脱节是很痛苦的,别以为这有什么用,行动无法改变,大部分人都会给自己找个借口回去的。



行动决定情绪,情绪决定思想的程度,是非常强大的。我就见过极其理性到令我赞叹的人都受到所处情势的影响而无法抵抗地去扭曲自己的思想,不过他强在还可以接受和我做理性讨论,并反思出自身的矛盾和扭曲之处。这一点全世界绝大多数人都是做不到的。
偶然看到这样的一个用户,相信是符合各位眼中的粉红特征的人。


https://twitter.com/jayllio/with_replies


看他的推特用户自我介绍是这样写的


坐标:027 178 75 有独立思想,有情趣 喜欢浪的单女 大学生 轻熟少妇 绿茶婊联系,只进入身体 不进入生活 。

其中,要求有独立思想


但是其人所发的推文中有这样一些,大体分成三类,一类比较多的推文(仅摘选几条)是色情的,包括直接贴图;一类就是翻墙和介绍他所知晓的国内相关的敏感事件;还有就是撑香港警察并恶语辱骂香港女市民。

厉害了 香港警察威武 这样的臭母狗港独就应该得到这个下场!


这个时候你应该口他,人家男朋友被你操这心理刺激。

这个姿势犀利!

这次30W人大游行 已经引发冲突了 阳逻现在就成孤岛一样 在武汉的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可见信息封锁之厉害。

用的最好的一个 小白 一年多了很稳定 速度也快 其他的都是渣渣。


如果你看到他的第一类推文,不会觉得他是个关心政治的粉红,只是一个普通的宅男。
如果你看到他的第二类推文,可能相信他是个可以被你转变过来的中间派甚至倒皇派。
如果你再看他的第三类推文,你又会想到什么?能够成功说服?我看8成人不会有这份耐心。

但是这就是目前推上能够看到的大陆现实社会民众构成。
同意回复中的大部分人的观点,改变人的思想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一点一滴持续性输入变革的观点。我在中国一线城市中接触过很多重点985大学(像是清华北大复旦交大这种)出来的人,像这样的人基本都算得上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聪明人,都是有思想有脑子的人,工作学习捞油水玩套路都是能手的人,但是即使这样的人,很多时候还是感性会盖过理性,你跟他说一些他没接触过的观点都很容易激起他的防御心理跟你抬扛,所以更别说那些脑子没开化的小粉红了,除了叫骂没其他话说了。
其实可以参考当年台湾在八九十年代,蒋经国死去,李登辉上台,民主开始起步,人们经过国民党长期的戒严时期,脑子就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对民进党还是持反感态度,对民主活动人士还是持官方那一套污名化的话语,家庭中总是出现因政治观点不同发生吵架的情况,直到今天情况才逐渐变得平衡一点。这么小一个地方在多元民主信息流通自由的21世纪,要让民众态度转变都花了这么久,就更别提这么大的国家在高科技监控加系统化无死角洗脑的独裁社会了。
当然有啦,我就是被说服的小粉红。

我有幸遇到几位非常敢言的历史老师和政治老师,我在他们的影响下转变了思想。
守法刁民 黑名单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就说个刚发生没多久的事情,其实我也没有想过说服谁,我只是把李文亮的事情发在朋友圈,平日里的小粉红几乎都纷纷来点赞和支持评论,不知道这算不算说服成功,可能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这也验证了我一直以来的观点,根本没有什么太多的野生小粉红,只要了解真相基本都是可以转化的。

在信息封锁言论管制的环境下讨论民意是没有意义的,此时的民意由于长期的洗脑愚民,在政治方面已经变成一台盲目执行专制者命令的机器,对于自己的行为没有判别是非的能力,因此民众在有意识或者无意识执行专制者意志、维护专制者统治的行为不应具有可责性,因为他们不可能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具有社会危害的可期待性,当局甚至还鼓励该行为是对社会有利的,就像精神病发作的病人无法意识到犯罪后果,此时的民众相当于没有意识的工具。

仅以我周边了解真相仍然拥护赵家的人为例,他们都是拥护赵家的统治,这是个客观现实,我们不应该去回避。但!墙内民众维护赵家的统治并不是因为觉得赵家统治得好,更不是拥有什么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或者你会很好奇,既然不满赵家的统治又没有信仰的支撑,为什么还会拥护赵家的统治,这就不得不佩服赵家的愚民洗脑的高超,他们这些赵家的拥护者认为,赵家虽然罪犯滔天、罄竹难书,但如果赵家不复存在,中国就会变成下一个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委内瑞拉、津巴布韦、埃及,圈养再差也比生活在斗兽场里好。

我们自由派当然知道这个结论是荒谬的,其他国家还处于动乱中,以战后相对稳定的伊拉克为例,2013年伊拉克战争后10年,世界银行的数字,经过价格调整以后的实际GDP,比战前的2002年增长87%;比起波斯湾战争的1991年增长7倍。2002年萨达姆在位的最后一年伊拉克人口只有2400万,15年后的2017年增加到3800万,增长了50%几。人口恢复是社会安全的一个重大标志。但墙内没有允许我们发声的空间,这些话在墙内的大平台是发不出去的。

墙内不是没有敢说真话的人,而是我们根本不能够发声,不是捱屏蔽就是捱删帖封号,严重的则被“造谣”而全部捉走,不过你也不用太悲观,现在网络上有相当一部分五毛是网信办的工作人员或者在监服刑人员,他们都是受利益驱使或政治任务而说话,祗是一台舆论机器,并非出于自己的个人态度和立场。

如果大多数民众真的是在了解真相以后仍然反对反送中那么内地为什么要封锁消息而且不给支持派发声呢?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给我们发声,他就无法再通过谎言来愚弄大众,大众就会站到香港民众这一边,因此内地是否有敢说真话的民众不能看封闭禁言下的环境,这不是他们了解真相后的真实想法。

墙内真正支持赵家的是少之又少,一个是多数反对声音不是被屏蔽就是不敢发声,另一个你可以参照一下股市,赵家一再宣扬自己的经济多么多么发达,但是你去问问任何一个小粉红,现在赵企资金困难,他们当中又有多少个砸锅卖铁去给赵企输血的?不去输血说明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赵家说的这一套,否则经济这么发达,肯定是一本万利的,小粉红怎么放着利人利己、利国利民的大好机会不干呢?赵家专制派甚至还鼓励外资来给赵企输血续命,这算不算给外企赚墙内的钱来造子弹打墙内的人呢?说到底,野生的小粉红他们祗是媚权罢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哪天赵家说宪政民主好,他们也会跟着支持宪政民主。
niubility 八九六四 坦克人 tankman 天安门 木犀地 维园晚会 学生动乱 陈光诚 蟹农场 谭作人 高智晟 唯色 盘古乐队 方励之 魏京生 达赖 东突厥 世维会 戒严 活摘 暴动 翻墙 无界 自由门 动态网 明慧 法轮功 九评 退党 黄俄 习包子 五大诉求
没尝试过说服,只尝试过睡服,不过由于我的渣男属性,到底有没有服,效果如何,不清楚
Bella 观察
我是被一句话点醒的   “政府的职责是把人民创造的财富再分配”
网上的人是不可能说服的,就算粉红的理性真的觉得你有道理,他们的感性也会防御性的选择不接受。或者根本是在虚拟世界中为了脸面胡搅蛮缠,反正你又不可能顺着网线过来打他。
就像品葱之前一个讲心路历程的帖子里讲的一样,相当一部分葱油也有过“忠党爱国”的时期,醒悟需要的是时间和一点点帮助。
要记住,任何敌人都可能成为朋友,大多数人都是投机主义者,他们支持他们想支持的,只是因为尝到了甜头,大多数人的知识结构不完整,无法理性看待这个世界,所以三观并不坚定。
按照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一定会有某一个契机,粉红们会幡然醒悟,加入到自由派的阵营中。
大差不差 830868FF18B405C6191F974D5272D6E5E295ABC2AE729C69ECC46E46015DC9879004E9367BB12B5981505360D293E660574465CC9E8F9075622ADBD602383A56
没有。
我周围的人,也就是90后,大多数都是不反共的体制拥护者。想考公务员的占多数,女生更是如此。大多数人想过的就是小布尔乔亚岁静婊生活。对中共要么无感,要么就是感恩。
而中共的伎俩一直都是,先让一批既得利益者,比如这些能捞到钱的公务员,先富起来。然后告诉剩下的人,只有你努力,你就能像他们一样,祖国现在很好,这盛世,如你所愿。

以上写于19年2月26日

上面有网友讲的很对。所有人,不管反共与否,首先在乎的是饭碗和家人。其次在有饭碗的基础上,有人在乎的是吃喝玩乐,有人在乎的是家国天下,有人在乎的是知识真理。
所以,说服粉红,要么中共经济崩盘,失业率暴增。要么把一个一心娱乐,娱乐至死的人给改造成一个关心家国利益和追求真理的人。
其中第一种,我身边就有个粉转路人的例子。某朋友买了某刚上市公司的股票,和我们吹牛说一定能大赚,还说现在党国欣欣向荣,赚钱机会遍地都是之类。结果半年下来亏了40%。现在老实多了。
来品葱被说服的。。。。。好像是和ID Patrick_Z 辩论过。有了很多疑惑,然后站内看了很多资料,逐渐放弃了大一统和民族主义后彻底改观的。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被外界环境说服。

很久以前和同学聊天,他说要出国留学
我说,这下知道祖国不好了吧
他说,是啊,当年还觉得民族大义什么的,真的觉得自己是个傻逼。
我说,我从来就没把他们吹的民族大义当回事,谁没事给自己上脚镣呢

所以

中共训练人民爱国,用1984的话叫做bellyfeel, 用普通英语说叫做gut feeling。你去问一般中共国民,港澳台,蒙疆藏,是不是中国一部分,他们不假思索地会回答是。这也就是说,当一个爱国粉红是不需要任何理性的,只需要“本能”,因为作为儿童时期上课的时候,给他看的中国地图就是蒙疆藏港澳台南海诸岛都是中国地图的一部分。小孩又没有批判性思维能力,久而久之就会把这些东西内化成自己的下意识。 而要抛弃这些,品葱叫做吐狼奶,我则简单的看成“回归世界公民”,也就是,站在世界公民的角度来说,哪些中共教学生的东西,是世界主流舆论不能接受的,我就抛弃它们。

既然小粉红的红是从小接受党国驯化教育而来,那么脱红就是发现了野外有更绿的草地。出国留学就是其一。我在中国国内就读的学校排名只会比我出国留学的学校排名还高,但是我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离开。当然我本来就没有接受党国的驯化。即使接受了党国的驯化,自从92南巡以来,中共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目标基本不动,全国人民都向钱看,一旦忠党爱国不再提供边际效益,任何小粉红的理性思维都是脱离体制约束,不管是在中共国内下海,还是出国海外淘金,都是脱离体制。而一旦脱离体制,那么忠党爱国的意识形态就是一个累赘,一个包袱,它只会损害人的竞争力。而这就是脱粉转黑的契机。
我成功说服了自己,我也见证几个自己说服自己的人。当然这需要过程,还有不间断的异见声音。强调一点我和我知道的几个人都是胡温时代舆论比较自由的环境下受异见影响从而摆脱红粉思想的。可见舆论大环境对人的影响有多大。
我的观察,政治立场跟自身利益绑在一起的人很难被说服,身在曹营心在汉这种人是相当稀少的,我没发现一个能凭借自身觉悟反叛自己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者。但大多数粉红我愿意相信是出于无知而不是利益,就像当年的我做奴隶而不自知,出于无知而盲从的人只要给予更多更全面的信息以及更合乎逻辑更有说服力的观点,是能够改变的。
然而,正如题中所议,粉红很难被说服,这有感性的因素。粉红的改变不是被某个人说服的改变,而是遇上了时机突然开窍了,这个时机就是他受到他相信的东西的伤害。
裴珠泫 韩国艺人,未来公司理事,憧憬我司前辈郑允浩
有。诉诸于同情心。

我们当时在谈8964。
学生也很可怜啊,关心国家、为国家发声的人,动机是好的。
就算是被蒙蔽,也不至于要被坦克打死吧?
是的,有矛盾。高明的政客一定可以用别的方式化解矛盾,对不对?
是的,我知道很难——但这才是考验政治家功力的时刻啊。


一下子改变一个人,让他180度大转弯太难了。
但是如果能激发他对受压迫普通人的怜悯,这是个好的开始。

当然前提也是对方有基本的同情心...
 没有,也不认为有必要。当共产党失势的时候粉红一定会叛变的,没必要说服他们。
就算被铁拳砸过的 粉红变成路人或者反对派了,他们仍然是容易反水的,因为归根到底,深层思维没有变,他们发自内心认同的是成王败寇丛林社会的价值观,恨的不过是自己不能当权。
所以根本不必搞什么历史真相,就是全是真相又怎么样?不是自己受害,那么就当是必要的牺牲吧。维稳时候父子夫妻之间利益都不是共同体,谁都担心自己变成最后一个愿意出卖别人的人
去年修宪终身制之后,很多粉红都叛变了。
craneshadow 自由派/海外党
只成功说服了自己,高中时期是小粉红,海外留学若干年,通过实践对比,了解时事政治,最近一年才意识到从小学的那一套有什么不对劲。所以,要说服一个墙内不关心政治的人,简直难于上天。这只能靠自己主动学习,主动领悟的。
鸡鸡 我的小和尚,如一根金箍棒,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我觉得,我看你时很大,我看云时很小。
坚决不浪费时间在这上面。
衷心祝他家被强拆,家人上访被打就好了。
thibetanus 狗熊维尼
我目前比较成功的说服了我妈。。。。
因为她在微信上看了太多的关于“疫情之下美国崩溃”一类的视频,结果发现都是假的,因为这些视频里面出现的店铺招牌不是英语。我还顺便给他看了那个北朝鲜拍的“美国的贫困”的视频。她现在对在微信上看到的这些东西已经比较怀疑了。
带带大师兄 动画爱好者,欢迎邀请动画有关问题。
不需要说服,等他们长大以后挨过社会毒打的时候自然会明白,说白了小粉红都是吃饱饭没事干的学生罢了,
小粉红长大以后一转恨国的可多了去了。
接触过一部分家里是红色血统的留学生朋友。人也在国外念书,不是那种只会花钱玩乐的富二代,有自己的思想。然而他们打心底里是很难全盘否定中共的,例如在闲聊中不时透露youtube上的那些六四视频报道造假,六四没死人之类的。我明白那种选择承认事实还是选择承认家庭的两难,说不定等他们自己经历多了也会陷入精神分裂。这种是可以心平气和讨论但是真的没法说服。

另一种是在国内从不翻墙也从不出国的那种粉红朋友,千万不要试图去说服什么,人家不举报你就谢天谢地了。你骂一句老毛他都能当你面骂caonima。
我真的说服过。。。我先是扮粉红把小粉红常用的话说出来,然后惹人厌恶,然后停止反串,用这种方式真的说服过很多人。。。
中国社会民主党 理性+博爱=科学+民主
刚刚完成一次实践,使一个相信中共体制的粉红转变为一个左派,不再认同国内的邪恶剥削政治体制。因为事实很明显,号称社会主义的中共对无产阶级劳动者的剥削之残酷要远胜于资本主义世界,尤其是福利国家。我把事实一摆,把西方工人运动历史和成果一介绍,他就老实了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大部分情况下,网络争论不是为了说服对手,而是为了争取旁观者。

至于小粉红,等他们出社会被柴米油盐艹两年就什么都明白了。
你叫不醒装睡的人,但是他们早晚被打醒,打醒的那一刻开始,你对他们说过的话就起了作用。
我认为说服粉红要建立在有一个安全的对话环境这个基础上。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进行说服,他可以胡搅蛮缠、撒泼打滚无须付出任何代价,而自己仅罗列新闻、陈述事实便面临着禁言、封号甚至被水表的风险,这样的对话是不对等的。存在一个粉红,有一个安全的环境让自己能够和他对话,这是比较严苛的条件。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墙内的恶臭氛围让人没有任何说服的兴致,说白了粉蛆要么伴随年龄增长觉醒,要么被专政铁拳砸醒,靠嘴是基本不可能说服的。
Pepperoni ? 已停用 人间失格
没有啊,到最后都是开卷(骂)了,怎么聊,倒是有睡服过……一位以上……
在互联网上 就算一个人真的内心被说服 也不会在互联网上当众服软的
小粉红之所以成为小粉红 并不是真的觉得当权者是天使 不会干坏事 而是中国崛起和对民主恐惧共同组成的产物 
举个例子 国粉认为国民党是天使吗 说一些国民党犯过的错与罪 能说服国粉吗 一个道理
从来没有成功过。似乎人们很难完全否定自己从小认定的东西,尤其是这个过程是别人主动施加在你身上的。

包括我自己和我认识的非粉红,都是自己在某一时候突然转变的,或者某一时候为契机渐渐转变的。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没有说服过,只有几次把对方给折腾的不回复了。

本身粉红在网上就不是说来辩论或者是找真理的。他们唯一的动机就是发泄。发泄各种现实生活里的怨气。是一种情绪化的群体。所以才会歇斯底里的呐喊 或者各种精神病症状。

对待精神病你会辩论吗?或者认为和精神病患者讨论 “真理越辩越明”?那你肯定脑子也有问题了。
支那五毛网评员 ? 请称中国为支那。梵语Ci^na—stha^ na音译为支那,与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皆源于大一统暴秦chin。也可用俄语Китай称中国为契丹。
做任何事都有机会成本的,窝觉得说服小粉红几乎是浪费时间。让他们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的做韭菜被党国权贵收割窝们也跟着喝点汤,不挺好嘛?
我死了 社民主义者/中间偏左/理性反姨/民国宪法派/事实胜于雄辩
看看现在粉红在各个问题下面的回答吧。没救

专制拥护者和自由主义者的思维方式就不一样。自由主义者每次辩论都基本在颠覆自己的三观,改善自己。然而专制者们天天要保护自己精神不崩溃,生怕自己发现从小学到的东西都是假的。虽然他们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
小粉红是说服不了的

只有中间派,是说得通道理的
我高中时算是个小粉红,大学之后接触多了,也就不是小粉红,开始厌恶中共。不过依然算是个民粹分子!当初韩国要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时很狂热,虽然不认可中共,但觉得这种军事部署还是让人气愤,后来被朋友训斥一顿之后,冷静了下来,也不再民粹情绪化!
admin 公共账号 管理员公共账号
转变思想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无论你自己的说话方式是否足够友好。
在缺乏逻辑和辩论教育的国内,一般人认为被说服就是输了,而并不在乎你说的论据本身的合理与逻辑性。让人认输是何其困难,有这个时间不如自己干点别的
有人啊,本大炮以前也是小粉红
江泽民 闷声发大财(确信)
不容易,很难说服的,用事实跟他说也会被他带偏,特别是墙内网,一些事情没有办法说出来的,容易被屏蔽
Zpin 别人有RP,我只有ZP
从来没有打算“说服”哪一个小粉红,只想看她们把她们自己的脸打肿,看她们精神分裂症发作。
理性说服和感性接受,对大多数没有科学概念的人来说,隔得太远了。

四个字:
故态复萌

所以没必要强求说服,除非经常见面。
爱突沼气池的平平 平平爱突沼气池,沼......气池,沼气......池......
要改变小粉红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事,就是改掉他们党国不分的毛病,把中共从中国这个概念剥离。对大部分人而言其实他们也知道党和国家不是一个东西,看看美国就知道了,但他们大部分时候习惯了混为一谈,戳破这层窗户纸可以改变他们很多。当他们开始区分中国和中共的时候,让他们重新思考下那些政治问题,比如美国制裁的到底是中国,还是中共?

第二件事则是让他们认清总加速师的真面目,让他们了解习近平都做了什么,是什么样的人。别看小粉红们键盘敲得响,一言不合长篇大论,他们习惯把讨论习近平当作禁忌注定了他们对现任国家领导人几乎一无所知。不管对谁而言,习近平是个只要了解他就不会让人喜欢他的人,被他逼成反贼的人数不胜数。如果从粉红跳到反共太快,可以先跳到反习。

第三件事则是让他们有逻辑,激发他们独立思考,并且告诉他们大量事实让他们反思。最有杀伤力的事实莫过于中共怂恿底层民众反美,官员却把老婆孩子跟财产都送到美国。谈论历史也是可行的方针,让他们对毛泽东有更清晰的认识,然后话锋一转告诉他们习近平正在开历史倒车模仿毛泽东。万事开头难,要是前面几步进展顺利也不用多费心了,就算不是反贼起码也是正常人了。
5NDCY NULL
我就是被说服的粉红
Tarkus peace has cost you your strength victory has defeated you
有,社会主义的铁拳就说服过很多五毛

不管它们有多大有多强。比方说》》》染香 😀
杨永信 临沂和医院才是法外之地。 ——杨永信 不怕习精瓶查,墙内实名微博:https://www.weibo. cn/u/5604451021 👴和👴的好兄弟吴军豹要用我们组建的势力一起干烂中南海!屠杀习近平!轮干彭丽媛!还有习明泽!
没有,碰到的全是只会骂,不敢真正讲道理讲逻辑的喷子,不过大部分是小孩子,洗脑成功的大龄特色主义患者应该是极少部分,小孩子长大了估计脑子会自己好起来,出事报警被警察不管啦、办事被踢皮球啦、吃了三鹿奶粉董事长新研发的六鹿奶粉啦~估计就好了,不过好了一批还有第二批,教科书洗脑不停、言论管制不停,中国局域网的环境只会一直臭气熏天下去。
镰刀锤子豹子 新注册用户
被现实打一拳就或者出国上学就好了,我以前也是小粉红,国内理性讨论因人而异,毕竟说不过跳脚的人太多
我成功过,但是不是一次或者短时间内可以成功的。而且粉红太厉害的是没办法说服的。只有那些本来就没那么红的才能说服。并不是所有人都在装睡,有的人是真的不想睡但是也不知道怎么醒来,所以你可以不叫醒装睡的人,因为没有必要,但是你可以叫醒真的睡着的人,然后让他们自己选择装睡还是醒来。
没有,我表弟就是一标准的粉红,记得很久以前见面他还在上初中,嘴里喊着老子要干死小日本,我没有正面怼他,只是旁击侧敲的问他,你哪里学来的,你觉得这样对不对啊,你是不是指所有人啊,你还看日本动画啊,他到挺“聪明”,两三句一问,他看出苗头来了,也不答了,直接汉奸的帽子给我扣上了。
现在估计他应该上班了,也不知道他接受社会的鞭策,会变得怎么样了
awsdddd 天诛奥古斯都
很难说服只能让他们自己受到社会主义铁拳的时候才可能反思,我觉得这甚至都不够,可能要被政府搞的家破人亡才可能反思体制的问题。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谭德塞 現任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
粉红这种生物你连和它们好好对话都做不到,怎么可能说服它?
如果是还能好好对话的人,这人顶多是轻度洗脑。
粉红这种生物就是只要你发表了它不喜欢的观点,它们就马上对你进行人身攻击。
被攻击之后还有心情去给它们讲你的观点是怎么来的吗?这种时候要么就算了懒得和脑残废话,要么就攻击回去。
最后大概率变成骂战。一开始就没打算和你好好交流的,只因为不喜欢你的观点就侮辱你贬低你,哪来的心情去说服它们。
说服过很多岁静,就是那种既不出征别人也不在乎国人死活的真岁静,但是本质都还是挺善良的,在敏感词相对极少的qq私聊一对一很容易就说服了,讲一讲建国后的屠杀,多发发每周必有的墙国爆雷,都会接受这个体制出问题的事实。然后在把一个小群都说服成功后,我甚至可以在小群里播报反贼新闻了……但用处嘛也不是特别大,比较每个人本质都利己,天没塌,美好生活照样过,能容忍一个反贼朋友,听一听另一面的声音,就很难得了。更进一步的翻墙去触碰政治议题之类的他们也不会去做,毕竟本质岁静嘛,甚至我觉得这样更好一些,因为国内更关心政治的早就被洗脑成战狼了。
粉红我会敬而远之,在人数更多的平台尤其公共平台我也不会发表观点,因为只要阐述中共本质,必然会有敏感词,都不用辩论我自己就炸了。
(顺便一说,说来惊奇,qq真的是墙内检查力度最低的一个平台,虽然我已经炸七个号了但至今没被真人赵弹打击,而且黄、暴和绝大多数政治词都不敏感。记忆里除了习近平江泽民和法轮功就没遇到过敏感词了。而且只要无人举报就永远不会封号,所以谨慎交友(连炸七号)后可以得到一个非常愉快的同温圈…)
随便说说 在美执业律师
我说服过很多人。但没有在网上说服过。

我觉得网络不是很好地理性分析的地方,但大多数人都没有办法在线下沟通只好退而求其次在网络上交流。

但我觉得,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从身边的人开始,能说服一个算一个,假以时日,会成功的。

不是要大家放弃网络交流,而是希望大家增加对身边人的影响,日拱一卒。
guoqhi 新注册用户
我想说服一个dd车司机,他说我:你是中国人吗?为什么要帮老外说话?
gdgdgd 思维 思维 还是思维
说服了一些中立的同学
效果还可以  
都来找我要翻墙的软件
要去外网看新闻

我觉得 一旦看了比如说维基之类的 拓宽眼界
离真正实现思维蜕变也就不远了
 
真的粉红是说不过的  我真的试过
明明抓住他们的逻辑漏洞了
但还是和你往死里嘴硬
这种情况下 说服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不觉得他们可恨 只是觉得他们可怜。
Auschwitz 沦陷区就是21世纪的奥斯威辛
有尝试过,但是太难了
前面有葱友说得很对,你一跟小粉红讲这些,他们的反应很可能是举报

私下跟小粉红讲这些事,也很容易被贴上“汉奸”“西方的走狗”之类的标签
不过我个人算是有说服过一次吧,虽然不是很成功的说服

那个人一开始是强力支持中共镇压六四运动的,也力挺中共
不过在我搬出大量证据,费了几斤口水之后,终于把他的这种想法消除了
大概去年7月说服的,到现在有10个月了
他现在的想法是,不站队,绝不加入中共的组织,但也不加入反贼阵营
他目前对中共真理部的各种新闻都是先打上一个问号的态度,但是对墙外媒体也不相信

这不算成功的说服吧,毕竟没有把他拉到反贼阵营来
金泰妍 品葱第二歌姬,第一是珠泫。我爱边伯贤,边伯贤爱我。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289

这篇帖子是对于这类问题最好的解答。从方法到态度,全都是最好的。

引用:

但是我为了安全起见,没有表达过自己的政治观点,而是选择有意无意的引导他们,给他们说一些政治敏感事件,装作自己不知道来问他们。


过段时间我可能会在那些非政治的群里宣传编程随想那些关于思想启蒙的博文。


我觉得身为一名反贼,既然人数少那更应该要有义务传播革命思想的精神,至少国家被那些杀千刀的权贵们蛀得千疮百孔之后我是问心无愧的。

与其老是批判中国人有劣根性或者奴性不懂反抗,不妨先从自己做起
DiDDoDone 新注册用户
怎么定义粉红和非粉红呢?

通过言论观察吗?那我就很冤了,估计我这一秒说出来的话能被认为是粉红,下一秒说出的话立刻会被粉红围攻。

说服有其必要性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说服别人,但是我的确也喜欢说服别人。

但是我只是喜欢那种说服别人的快感,不需要旁征博引,也不需要严谨论证。

大部分人的心智和思辨能力其实都很糟糕,中共能洗,我也能洗,就是这么好洗。

通过对话,去鼓励对方增强独立思考/获取多元信息的能力,更有意义一些。

哈哈。
poiuyt 很多中国大陆人经常问一句问题。这也是被共产党洗脑的第一反应:”没有共产党,谁来管我们”。。。 我说:”你们是猪吗?非得要人来管? 每个地方应该自己管自己,然后一起选出一个帮你们办事的官员,一定期限内做不好,大伙再叫他(她)滚蛋!再选一个
傻是因为穷,同学会里凡事深红的都是因为穷,中学有个女同学就是脑残,她的父亲是转业干部在区里做了个小职位,母亲是某报社的编辑,属于特别脑残的家庭。毕业后去了美国读研后来发生什么就不知道了,18年组织了一次同学会,饭桌上话题还一般,饭后在茶坊聊天才慢慢发现昔日的脑残已经变成人了。多的不想多透露了,也没什么意思,就是分享下我对粉红成因的看法就是,家庭历史决定了大脑的程序,但是通过出去见识可以改变这一点,如果你身边还有铁脑残可以肯定的说就是 穷,脑穷 荷包穷 。
说服粉红最好最快捷的方法就是找到污点发射赵弹。
csq202003 海外高三党,目标墨大!
刚上初中的时候我就是一个果粉,一直跟身边的同学宣传中华民国才是正统中国的思想,三民主义才能就中国,中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窃国贼。靠这个方式,成功策反了两个有点粉,但大致上比较小白的初中同学。
本人墙内微信朋友圈都是隐型反共的朋友,被我渗透的 。话说老共能搞渗透,我反向渗透也是正常操作。
首先,我在墙内朋友圈的朋友都是认识了多年的朋友,本来就三观很接近。本人常常有意无意截图些东东,但转发时不写反共的话,只是阴阳怪气点到为止。本人可不想被闭屏,微信是我搞反渗透的窗口。况且把对方生活的社会写得如同行尸走肉,反而引起反感。
其次,只找最关键新闻,且不频发微信。在不频发的情况下,突然发一条,朋友关注度会提高,会仔细看内容。否则容易麻木。
最后,为什么我认为我的墙内朋友是隐型反共者,因为他们都打算把娃送欧美读书,眼下当然沮丧,但很多人还对欧洲小国抱希望。这些朋友还有个特点,从来不转发老共家的新闻。其中部分朋友是政府机关的党员,照说必须红着,每天得上“学习强国”挂着。但据说是家人替挂,代替做题😂😂😂
ChunWang90 民主可以当饭吃,自由就是最后的保护伞
有,我老婆是党员,但是她现在以自己是党员为耻。我主要是让她看了一下YouTuber 王剑的节目,还有推特上一些土共的嘴脸。真相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东西,没有任何谎言可以与真相抗争
huanghu2345 无法得到,那就让他彻底毁掉-—王者容易 习近平
没有,你不可能说服任何人承认皇帝没穿衣服这个事实

除非他不再是皇帝
习维尼疯狂宇宙 懒癌晚期患者
没有,我从来不会去试图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即使是自己的亲人,如果他不愿意知道真相,我也不会强制他面对残酷的事实。但只要他愿意了解真相,我还是很乐意把我所知道的事情告诉他的。传播更多的事实真相给墙内的人是我的责任,当然前提是自己安全的情况下。
Doublelift 每个反贼都有独特的美
没有,不想救他们,只想亲眼看着他们收到铁拳生不如死,我就会开心
今年朋友圈清除了所有的粉蛆战螂以后,发现人数减少了百分之85……
不过开心的是也有很多的朋友自觉的醒了过来,我会尽全力帮助他们开导他们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muhammad 反攻大陸 統一地球 殖民外星 征服宇宙
無數,反串小粉紅隨便說幾段毛選就行,老毛反共反華的話實在太多,自己找吧
地球联合国 We will take control of the entire Galaxy!
什么叫说服啊?你一个人说抵得上党国全天候无死角的宣传攻势吗?
不是你说服了粉红,而是你帮他说服了自己。
叼盘侠 parody 环球时报具有广大的国际视野,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
俺老胡没有水平说服任何一个粉红,所以只能让克隆叼盘狗在墙内360度无死角叼盘戏弄小粉红啦。别无他法,只能把粉红们当成隔壁的低智商博美来调戏。

不瞒您说,隔壁老王家的博美,比小粉红智商高多了。就算是有些高智商的粉红,也不敢公开跳反。我党有名言:枪打出头鸟。不怕你不出头,就怕我党枪太少。


请.................
武田 Nothing be everythings.
我以前就是粉红,后来我反水了。
以我经验,说服中国人很困难
倒是初中的时候一度被身为党员的历史老师要带成粉红,如果不是因为后来无意间听到有人的反对话语,翻墙看到的现实,真的要变成粉红了
高考状元林欢 2019年高考状元
在华为251上,我至少让一位朋友放弃了作为华为手机粉丝的无理由坚持,他已经不再替华为洗地,也认识到了华为说到底还是残害员工。
其他的,我认识不少小粉红和自干五,实际上还真是认同民主和法治这些,也对长城防火墙很反感,对中共的贪腐和压榨也很痛恨,但是对中共整体上还是有好感的。
Wallflower 国内私募基金从业者
已删除
已隐藏
没有,我不敢。除了极其亲密的人以外,基本上我外在的显现是个理性中立派,有一点点粉红。

这样基本上是极限了,周围人比我还红,相对于他们我就是反贼。我在国外也不敢乱说话,毕竟CCP is watching you all the time。
反共左派 观察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覺得讓小粉紅觀看反共人士的討論過程比直接遊說效果更好,委婉的影響不容易被抵觸。
GeniusCCP 新注册用户 New CHINA!
0.1个也没有 太难了 大多数人几乎不关心社会政治 利益至上 ~~~~~~!!##
Matthew 已潜水 聯署請@我
接近成功過。有一次和一個辯論了兩天,最後他說「可能你是對的,可能我是錯的」,但馬上在別的粉紅的加持下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时间加速流逝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12
  • 浏览: 24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