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抗爭中的香港人,請問大陸人是不是絕大部分都反對香港的示威?

今天在REDDIT看到有外國人問為什麼香港人獨自抗爭,中國人不應該也支持加入他們追求民主的道路嗎?
我本人已被錄入中國入境黑名單,也確定有生之年應該不會踏入中國一步,但其實還很好奇大家身邊的大陸人是什麼想法的。
已邀请:
实际上谁也不知道。

目前的情况是任何同情香港示威的言论都会被立即删除和屏蔽,留下来的只有那些拐弯抹角用大量暗语的东西,泛自由派(也就是同情香港示威的人士)在此情况下如同一盘散沙,根本没有任何平台遑论现实的空间供他们发表支持香港的声音。而且还有生命安全的危险,一名重庆市民前几天在微信群中说到香港的事情,加上说了一句“上街头”就被刑拘了,任何同情香港示威的人都不敢做太大举动的。

这是言论控制的效果。还有屏蔽墙外讯息、制造假新闻的招数呢,墙内绝大多数人接受到的信息就是废青暴徒、攻击警察、港独这些消息,一张示威者被警察暴打的照片都没有,你说很多无知群众二十四小时所能接触到的香港信息就是这样,他们会怎么想?

然而,在政治极度高压的环境下,墙内人多数人前说一套、人后说一套,对方心里怎么想你也不知道,我就有好几次一对一跟朋友聊天的时候,听到对方抱怨共产党,是那种大部分人在团体之中绝对不敢说的东西。所以到底有多少人支持香港示威、反对香港示威我们都不知道。可以知道的就是,目前的台面上的舆论已经被共产党牢牢控制了。

还有,外国人很少能理解墙国的洗脑招数,他们在资讯自由流通的世界待太久了觉得理所当然,觉得独裁国家的人民一定很想起而反抗压迫他们的暴政,然而实际上独裁国家最令人恶心的还不是压迫他人,而是压迫完之后还让人心悦诚服地接受它、赞扬它、歌颂它,为它源源不绝生产没有脑袋的卫兵。共党大多数好事是无能的,唯洗脑是独步全球的,用的多半是民族主义(绝大多数中国人的G点)+人民对秩序的渴望(基于百年来的政治混乱的记忆,所以就有没有共党中国不行的心理),很多粉红还觉得自己有独立意志,是自发爱国的。这就跟苏联七八十年代一样,那时候对大清洗没记忆的青年人也很多真心诚意赞颂斯大林
tony231 80后医生
如果你是香港人,麻烦用粤语说?
因为你的语序略微是不太像香港人

至于大陆人想法分成5部分
1. 和我一样已经确定晚年和下一代都已经在国外的,那么自然可以相对冷静的看待中共的暴行,虽然我也会愤怒新闻联播和央视的无耻,大陆部分人民的无知和愚昧,但是我明白,这些都只是代表一部分既得利益者以及大部分愚昧的百姓的观点,并不能一下打死所有大陆人,更何况最后革命的时候,知道真相的大陆人会如何反噬中共,也是我很好奇的

2. 身份在国外,但是和国内有生意的。这部分人毫无疑问,挣得还是中国人的钱,所谓的“爱国生意”就是部分指的他们,比如马云成龙一类,他们满嘴仁义道德,但是对中共的嘴脸看得比谁都清楚。对他们只有唾弃。

3. 7080和极少部分90后已经是最后一代知道真相的,之后的人民也许是真的愚昧。但是之前,大多都是被洗脑洗傻。他们知道部分真相,但是终身无法(主管或客观)出国的
虽然屁股决定脑袋,让自由世界的人觉得他们本该反抗政府,但是他们由于中共网络的宣传,暂时或者永久的忘记了屁股到底是放在人民,还是放在“中共人”身上,对他们的帮助更大。他的下一代也在这种愚民教育下,可能失去了逃脱魔中共的机会

他们大多经历过从咒骂政府-愤怒于政府-绝望于政府-被镇压后胆小或者麻木不仁的阶段。

4. 少部分高知,有海外经历(留学等)的人,毫无疑问是支持香港的,但数量少,虽然处于社会中间和上层,但是话语权随着习的几次噤声抓捕,已经没有多少人敢再说话了。

5. 剩下的无知大众。毫无疑问除了个别反政府人格的人以外,大部分人都是和待宰的羔羊一样听农场主的。

所以不需要好奇,大部分国家的人都是差不多的,除了海外人士外,能真心希望中国民主的,自然会是除了无知大众以外的1-4全部的人,但是其中1,3,4数量少,因此想要抗争是必须成立组织的,而2虽然数量极少但是拥有极大的社会资源,每天吃着人血馒头,反而成为了中共的卫道士。但是我觉得对他们倒是无需多虑,一旦看到中共倒台的苗头。马上秒转方向

而经济就是中共的命脉,一但欧美制裁,中共经济就算是完蛋了。那么无论是维稳,还是违法抓捕,公务员待遇等等,都会有巨大的破绽。更不要说一旦和海外失去交流的余地,那你觉得,防火墙光靠国内能对抗全世界?
可以说,一旦香港完了,中共也就正式进入政权倒计时,这和当年折腾轮子不一样,香港可是中国外汇最大的一个来源地,更是中共洗钱的最重要的交易港口。

你一旦了解中共,就不可能真心拥护,只可能表面拥护和真心反对两种选择。毕竟人大多都是趋利的,中共行为的反人类,如果只是拿大众心理学或者乌合之众来解释,很多行为是解释不通的。尤其是文革后成长起来的人。只能拿他善于收买精英阶层,而精英阶层再通过各种手段剥削中产和底层来理解。
那么一旦发现欧美的普世价值可以带给中国人更多利益的时候,中共就是亡党日,因此他们一定要让人民失去思考,失去“欧美的自由思潮普世价值是不是真的可能比中共好?”这种话题印出来的可能。

因为这个是文明社会的真理,一旦出现,光靠洗脑可不够,还得斗争来大加洗脑。

因此,你的问题可以简化为,有多少大陆人,真心了解中共。


我认为,扣除农民以外,10-20%把。北上广深的会多不少,可能30-40%都是反共或者起码不支持中共的。同时沿海地区反共是非常厉害的。
内陆尤其是北方,则被中共洗脑洗的很厉害。所以各类神一样脑残的故事都是这些地方高发。

下面略微修改下
我说70,80和部分90后,主要还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这个的确不严谨,虽然还未有人提出
实际上,真正完全知道中共真相的,是所有的50和60后,因为他们当年是8964以及全国民运的主要参与者
我家里人虽然不幸因为工作原因,无法置身其中,但是也有那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感受
当时我爸要去搞学运,我妈拉住了,说你想想你的身份和孩子,你觉得可能成功吗?
最后他还是没去,之后官运不算亨通,但是也一直顺风顺水做了下去

人都是要一个契机成长,也许是中共违法的抓捕,也许是中共无耻的镇压,也许是中共内部的官商勾结,也许是中共外围的监视和白色恐怖

但是他们那代人无疑,从那一刻,所有人,都成长了,都认清政府的真面目了。所以你会见到不少那个年龄段的,肆无忌惮的辱骂政府,并不是他们如何如何,而是他们真的恨,恨中共毁了中国的未来。
当然,人和人是不一样的,那个年代,一样有个别小红卫兵做出了骇人听闻的无耻行为,但是这不是否定一代人的理由。
咱们这一代人,也都经历了2009-2019的这十年中共所造成的文化浩劫后,都部分醒悟过来了(你能来品葱,起码也应该想了解,或者想分享一些事,起码思想上不想再做韭菜了,身体,说不定咱们这代人都能看到太阳重新升起来呢)所以想办法传播民主和自由的思想,同时注意保护自己,是每个人都应该勇敢做的。

再说一遍,保护自己第一,墙内不该说的话不说,不该争的不争,你口头之快很可能就被盯上了,尽量选择私下,私人的场合,不要劝诫,而是用分享一些真相,甚至玩笑的语气来说一些看法,对方不喜欢就不要继续,你不可能随意改变他人的三观,不行就算了。
不要逼迫别人,搞得和某些宗教一样(虽然我也不认为宗教有错,但是墙内很多人真的接受不了)
晚上就看得见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觉得你们是港独,肯定都拿了美国的钱。说香港人歧视大陆,香港年轻人都是傻子没有希望了,香港媒体天天胡说八道之类的。头脑清楚,支持你们的大陆人真是不多,而且支持香港人的言论在大陆是不容忍存在的,你知道在纳粹德国同情犹太人什么下场吧。
Wesminster 上崖山
人在海外,仅代表一小块留学生说一下,我身边有许多在海外已经呆了两三年并打算长期发展的人,明确认为反送中就是港独的,也就是爱国小粉红


这次反送中运动进行到这一步,香港人必须要直面一个问题了,因为拜中共所赐香港和大陆已经彻底撕裂,那么港人抗争的长期目标是什么? 1. 继续两制等待中共自己退出历史舞台那天 2.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要求独立寻求国际援助。


如果是1. 那么请务必忍网络粉蛆言论,尽可能多打人道主义牌,横幅也好其他宣传方式也好,把香港自从中共49年建政以后接收了多少大陆逃难民众,汶川地震援助等真实事件展现给国内人看。尽可能无限期延长罢工罢市罢课,在商场门口等大陆游客多的地方发传单贴海报之类的,让大陆人感到港人没有排斥他们。国内情况是受墙洗脑,爱国粉红太多,太多了,95后很多不分是非到难以想象地步,即使知道64法轮功依然给中共洗地,要不就是完全不关心政治,本质没被铁拳砸到不知道痛自己身在粪坑只能看好戏心态,港人可以明确打出不是独立,单纯反恶法,并配上64血腥镇压照片,披露国内高官习王李江邓家族贪腐情况等争取动摇一波人心,因为中共最怕还是国内乱,香港说实话不太威胁到中共统治,它们怕的是真实的声音传到国内


如果是2,港人彻底放弃中国大陆这一块,独自战斗,请打台湾牌!因为中共也许有胆对香港动手,但要想武统台湾,怕是出兵那天也就是亡党之日,请香港人多向台湾和国际呼吁中共暴政争取支援。


衷心祝愿香港早日摆脱中共,港人要相信自己有光明的未来,祝福
颐使气指 在黑暗中才更能寻找光明
我是大陸人,為了讓你閱讀方便,用繁體輸入。

從我身邊的情況來說,絕大部分大陸人都很反對你們的遊行。但是這種反對完全是拜中共的洗腦所賜。

你們上街的目的是抗議送中條例,你們的五大訴求里也沒有港獨的訴求。但是中共沒有理由去鎮壓你們的那些合理的訴求,沒有辦法,只能祭出港獨這招。

或許你不能理解,大陸人在長期的洗腦教育下,對“國家統一”有著超乎尋常的狂熱與認同。如果說“反送中”他們不能理解,或者說沒有興趣去瞭解,但是一旦扯到“港獨”,那就彷彿觸到了他們的G點,一個個陷入狂熱的民族主義模式。中共恰恰就利用了這一點。他們開動宣傳機器,把你們的遊行污衊為你們在搞港獨,這就很好的煽動了普通民眾,民眾自然會抗議甚至不滿。我想你應該有聽說最近有大陸人組團來香港打你們示威者,打著“維護祖國統一”的旗號,行地痞流氓之惡事。更加劇了兩地民間的敵視。

此外,中共還在不斷宣傳港警是“除暴安良”的英雄。你說你已經上了入境黑名單,我想你應該也是一名抗議者。我為你們敢於維護自己的權利和自由表示傾佩。我這邊收到關於警察的信息很混亂。大陸官方說是你們用汽油彈襲警(我想應該不會),說你們打傷了好多警員,所以現在很多大陸人都在為警察加油,聲援警察。最近有一段香港光頭警長劉sir的視頻在大陸很火,我想向你瞭解下事實的真相。大陸的媒體把警察包裝成了香港的大救星。而牆外呢,我看到警察用散彈槍打瞎了抗議的女學生,造成永久失明。又有新聞說警察對已經拷住投降的示威者拳打腳踢,在地鐵站噴催淚瓦斯。我現在真的懷疑這裏面不少就是穿港警制服的大陸公安或者武警人員,他們的訓練就是消滅一切威脅中共的勢力。對你們香港市民自然不會有任何情感,更不會手下留情。我也希望能向你瞭解真實的警民衝突情況。

還有一點,也是中共慣用的伎倆,那就是扯上“境外敵對勢力”。其實我覺得香港現在這樣必然是有外國秘密支持,這個我不覺得有什麽,但是抗議的主力軍還是你們香港市民,是你們為自己而抗爭。中共拉出所謂“境外敵對勢力”,就是為了煽動排外情緒,讓人們覺得中國要被“入侵”了,香港就是“敵人”的前沿陣地。這與我前面說的挑撥民族主義情緒是一樣的。這是欺騙大陸民眾的東西,你們不要在意。

除了這些公認的原因,還有一個我個人覺得的理由,那就是很多大陸人看到你們這樣很幸災樂禍。因為從迴歸以來,你們比我們大陸人享有太多自由和權利,至少你們可以上街可以遊行,也有足夠的言論自由。而在大陸,任何的抗議在初始階段就能被扼殺,只有有人上街集會,警察就會出來鎮壓逮捕抗議者,那是因為很多時候政府與那些欺壓百姓的利益集團是站在一起的,自然會為那些金主出力。言論自由我就更無需再提。我看到的很多評論都在說你們“得寸進尺”,也有很多人那香港現在的情況說這件事“民主與自由的代價”。彰顯中共壓迫下的社會是多麼穩定。他們嫉妒你們的自由,看到你們的自由與權利被剝奪,他們很開心。就是見不到別人比自己好的心態。

總之,大陸人反對你們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共顛倒黑白的宣傳讓人們以為你們在搞港獨,自然會觸及他們的敏感神經。致使他們認為警察鎮壓你們是維護國家主權的正義行為,從而對警察也表示支持,認為那些襲警者也是你們的化身。所以我個人認為你們如果想得到更多陸人的理解,那就與“港獨”割裂開來,至少現在別提,“港獨”這兩個字就是中共開動坦克車的藉口。同時也要警惕那些混在你們隊伍中的特務,他們襲警搞破壞,給警察製造鎮壓你們的藉口,也讓大陸民眾以為你們都是那樣的暴徒。儘量不要暴力,中共就等著你們先坐不住,他們好把你們一網打盡。跟他們打游擊戰,消耗戰,速戰速決是他們最想看到的,而拉鋸戰是他們擔心的,因為時間越久,他們的謊言越容易被戳穿。

我很抱歉我在大陸不能為你們做些什麼,甚至連聲援你們都變得不可能。希望你能理解。但是我至少不點贊,不轉發那些共匪的新聞與洗腦文章。建議你在抗爭的同時保護好自己的安全,也祝願你們的鬥爭最終能夠成功。請記住,即使絕大多數人反對,大陸也總有一小部分人支持你們,用你們看不見的方式。
是的。

我不同意楼上“墙内人多数人前说一套、人后说一套”这个说法,这次不是。

实际上以前很多的事件的确如此,在微博上会控评,但是在qq群、或者是微博上几个同小圈子的博主之间,绝对不会有这种奇奇怪怪的气氛。相反,很多人还在被和谐边缘试探 。(嗯...不过差不多也就是阴阳怪气几句。总之大多数人都在那里看热闹。)我刷刷微博,总能看到负责辟谣的,负责发出异议的,负责“今朝笑话说得好,明朝子弹喂到饱”的。大家都在开审查的玩笑。

然而这次吓到我了。qq群、微博博主,很多人这次都显得十分极端暴力。大家平时都是嘻嘻哈哈的朋友,平时也稀少谈到这种事,所以,他们是真的在这么想。整个大环境,舆论风向让我很害怕。基本看不到辟谣,谣言和仇恨言论满天飞。据说辟谣的言论被瞬间和谐。

不同于以往大多数人的理智、中立,这次居然只有少部分人保持理智,剩下的都很吓人。

这背后有没有推手呢?有没有我知道的“舆论监督员”推波助澜?应该是有的。然而很多大陆人缺乏对这次事件的全面了解,逐渐极端,这也是事实。

当然,我也曾看到一条“无论如何,不该给被伤到眼的人打“真恶心”贴图。”的微博。下面的热评第一是“对这次的事件,沉默就是态度”。附图则是我看到的,对这次事件最理智的讨论。(好吧,我不知道怎么传)

更多时候我刷微博,那些言论...我怕了。我真的很害怕。我没有见过这么一边倒又可怕的舆论。你可以看到我这个账号都是新注册的。但我这次不想只待在里面。

...祝福你们。
我是大陆人90后,国内又红又专大学毕业,现在在美国工作。我无法代表任何群体,但是想谈一下作为受教育程度足够说政治,又处在墙外的人的看法。我之前并不知道hk在发生什么, 是昨天突然朋友圈刷屏了才开始关注。今天公司里有人贴出了这个网站中的一些帖子,也看到了很多人的想法。

我并不反对香港搞民主运动,这是每个人都有权利追求自己的诉求。像国内也有大大小小很多事件,闹拆迁,警察伤人,暴力事件等等,事件中的当事人也都想方设法让社会听到自己的声音。当一些明明有理的诉求因为维稳被压抑时,我也对国家现在的问题很无奈。而港人自发组织互动追求民主和自由,无论站在什么立场上都无法让人反对。

虽然存在信息管制,大陆人对事件是有足够的认识的。我对比的是cnn对于事件的报道。参见https://www.cnn.com/2019/08/13/asia/hong-kong-airport-protest-explained-hnk-intl/index.html。除了一个女性被伤到这件事我没有从大陆的报道中找到之外,其它的所有事件和视频,我在自己的朋友圈和微博热门里都能看到。无论是多么高明的舆论控制,总不可能捏造莫须有的事情。即使我们看到的消息是片面的,但也不会是假的。

我想象的示威是在指定的地点和平冷静地进行的。然而我所了解的情况,让我想到了之前泰国红衫军和法国黄马甲那样的暴乱,纵火,打砸抢烧,占用关键的公共场地且完全破坏其它人正常的出行。我看cnn发的视频里,一群人在殴打一个落单的警察,直至他抽枪示警,你要说事件参与者都是纯良无害的,我真的无法完全相信。

再者无组织无纪律的运动让人无法理解。现在社会形势到底是怎样的,在现在立刻开展广泛活动的必要性是什么,让活动成功的社会基础是否得到满足?诉求到底是向着谁,是立法机构,是特首,是警察,还是在港大陆人和外国人?诉求是如何传达的,有个人或组织代表吗,有任何对话或谈判吗,进展是怎么样的?这件事到底是如何代表全部港人的,有任何调研说明和统战吗,被代表人群的构成到底是怎样的,他们的想法和需求有任何异同吗?敌人到底是谁,是香港的议员执政者,是大陆的普通民众,还是北京?怎样才算达成目的,有任何目标或者若干阶段吗,是撤销立法,重新选举,军队撤离,还是立国?

如果仔细考虑一下现在香港的情况,就会发现这不单纯是发生冲突这么简单,而是一个非常深刻的学术问题,值得一群学者仔细分析研究。我建议有不同想法的港青,多向学校和研究所的学者学习和研究。如果真的对社会抱有热情和期待,就应该严肃认真地思考和寻找解决办法,而不是像小孩子一样闹腾和泄愤。在我看来,这一次的动乱,只不过是群体无意识的体现,当人数达到一定阈值后爆发出来的结果,是不理性且没有任何积极意义的。很多人都把大陆统一描述成洗脑和独裁的结果,我觉得这是对社会学最大的侮辱和蔑视。你们或许无法体会到在混乱的时代,制定章程,给问题定性,规划行动方案等等谋划,是多么困难却重要。想想现在,你们有任何白皮书或者章程能够明确地论述现在面临的问题和必须采取的行动吗?如果有这样一个明确的指导理论,还会出现如此混乱甚至愚蠢的出格行为吗?

虽然你们鄙视大陆执政党,但也应该从它的历史中学习。要知道,即使地广人多如中国,当初为了对抗日本也必须集合一切可以统合的阶级和人群。开展有计划有目标的统战活动,才能实现宣传团结组织和对抗。而现在,却是一群人被热情和情怀所激励,选择干扰社会秩序,破坏经济活动,打击一切可见的非友军目标。你们不应该高看执政党,毕竟是十几亿人的规模,这种规模的洗脑活动,怕不是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宣发案例了。外国人的想法还是有道理的,如果社会真的存在必须纠正的问题,那人民肯定会首先开展活动自救,即使这样的活动在没有正确的方法的情况下很难成功,但也轮不到少数精英去拯救世界。既然你们反对独裁宣扬民主,就应当相信民众的判断和力量不受任何形式的影响。否则你们一方面讲民主,一方面又骂群众是傻,岂不是自相矛盾。现在的港青,就像当初革命者革命失败了,不反思自己的问题,而骂其它人都是傻子。

最后说一些实在一点的话,现代社会谈情怀和热血真的没有意义。你看cnn都是以对香港的经济影响做结尾。人们不关心当初学生运动的精神和热情,只在乎你所宣传的东西,对当前有什么可见的好处。你们应该向潜在支持者许诺更多的物质,比如住房和土地,更多的发展机会,更多的就业养老,而不是自由和民主这种连欧美都还没搞清楚的理念。我觉得一副好牌被你们打烂了,本来还以为年轻人也许会对中国发展的轨迹造成什么影响,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一次不嫌事大的精神狂欢。没有任何组织和方法的引导,导致香港青年被永远打上耻辱和暴乱的标签,令人惋惜。


我不能理解评论中,那些责怪警察的言论中的逻辑。兵临城下,阵前搦战。气急出兵,全军覆没。是怪敌人太下作,还是怪自己不够理智?无论对手有多么不择手段,自己出于愤怒和报复而采取的错误行动,永远怪不到敌人头上。哪有打了败仗还怪对手太强的道理,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啊。从这些不合理的想法看去,其实也不难理解香港抗争失败了。
我思考了好久,还是很难勾勒出一个清晰明了的思路,来解答你们的疑惑。只说下自己的感受吧,希望能有所帮助。
1.你们所做的抗争意义重大,已经也必将影响包括大陆在内的大量人群。就像当年64,不是被当作失败的运动,刻印在大家心里的,远远不是。但是,不要把重点放在反洗脑策略上,收效应该不大。抗争的勇气、坚守的底线、美好的追求,还有你们的坚毅、善良、智慧、责任,这些人性的光辉才是你们真正强大的武器。
2.对于墙内,短期内我比较悲观。如果非要问有多少大陆人支持或反对你们的示威,从我周边的亲戚朋友来看,最多的答案是:“Who Knows?Who cares.”朋友圈里关于HK的话题,远不如广告推销和岁月静好来的铺天盖地。哪怕是歪曲事实的鸡血文,或是不着边际的阴谋论,转发量、阅读量和支持率也并不高。鉴于从小接受的教育,以及特殊的社会环境,高墙下的人自有一套独特的生存逻辑。洗脑真正的厉害之处不在于它给你灌输了什么,让你深信不疑。而是客观上,它混淆各种逻辑,制造出各种矛盾,利用规训考试宣传恐吓等各种手段,让人在不断的自我否定中,逐渐丧失逻辑和独立思考意识,以致不同程度的精神扭曲。于是在这种导向下,民主自由人权公平正义这些都成了远在天边的肥皂泡,我们唯一能握在手里的只有权和钱,我们唯一能相信和依靠的也只有权和钱。而那种宏大的叙事、极端的民族主义则无孔不入的渗入到精神空白中,成为人们安全感的主要来源。
所以,想要墙内舆论理解并支持你们的诉求?How?I dont know.
3.对于人性,我选择谨慎乐观。最近看了朋友圈一篇所谓的hk局势分析文章,我一个不太熟悉的业务伙伴在评论中这样写道:“当年汶川地震香港捐款230亿,几乎95%以上的人参与,人均3000多港币,这样一群善良美好的人们,忽然一下走上街头,就成了暴徒,我不信这些都是事实。”
还有一个和我家关系不错的家庭里的孩子,有一天突然问我:“叔,你会翻墙吗?”我们简单聊了一阵。以后他几乎天天打电话给我,聊民主,聊自由,聊历史,聊时事...他以前是个衣食无忧的公子哥,父母是国企领导,因为某些原因遭到解职,生活一落千丈。他开始关心政治,研习历史,也和同学偷偷讨论共产党的黑暗、应试教育的积弊,对民主自由充满向往和想象。他在课堂上偷偷看完了《1984》,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叔,我啥时候也能有一张选票啊。”
其实在我身边,包括我自己,几乎都属于沉默的大多数。几个比较开明的同事,还有一些年轻人,都能够理解你们的诉求和忧虑。再强大的控制,也没法掐灭人对真相的渴求、和对未知的探索。
4.你们做的已经足够好了。看到在你们的抗争下,极权的嘴脸丑态百出,真像是打倒最后的BOSS通关一样,简直惊心动魄。但令我揪心又无能为力的是,30年前那惨烈的记忆仍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看到香港的勇敢而对自己的懦弱感到耻辱
1,一直不是很明白你們反對《逃犯遣送》條例的哪些,從條例本身看沒覺得很大問題(這個問題導火線,誰能跟我好好說說嘛),只是怕大陸一些暗地裡的動作,說到底還是對中共大陸的不信任而已

2,我一直覺得大陸肯定是要墻的,以往受過教育,獨立思考的人本來就不多,哪怕現在,你敢說很多人會獨立思考嘛,會查證信息的真實嘛? 很多人飯都吃不飽,每天奔波于生計,中國這麼多人口,誰敢說誰能帶領中國在如此段時間達到這種地步?國情決定如此,不然這個國家早被亂七八糟的輿論弄崩潰了,因為大陸人多,因為素養沒跟上,這些都是客觀原因,不是大陸本身說不思進取,畢竟從出生來說硬性條件就註定不能一蹴而就,但我覺得往後當每個人都不在受限於物質壓迫了,自然會追求你們所謂的自由。

3,說實話,看到很多評論,根本就是氣急敗壞,一副你不認同就是傻子,病入膏肓,從這些不理性的評論,我很難覺得你說的話是是正確的,根本就是個叛逆的噴子,我能想象等會的評論是個什麼樣子,反正就是不想跟我好好說話。討論歸討論,心平氣和說不好嘛,沒見我還生硬的用了繁體。
朋友你好
先说结论:是的,绝大部分大陆人都反对香港的示威。

就对事和对人两方面发表下个人看法
(1)对事:你们的5大诉求,我们的看法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因为你们的诉求对我们来说关系不大,不管长期还是短期的。
(2)对人:大陆人对香港人的厌恶程度甚至已经超过美国、韩国、日本。这个看法不是因为反送中这件事,而是酝酿了很多年了,具体为什么大陆和香港人民这么割裂我也不太清楚,至少在08或者10年前应该不是这样的。你们对大陆人最多的评价就是愚昧、无知、被洗脑......,你说给14亿人洗脑容易还是给700万人洗脑容易?

所以说大陆人反对的不是返送中这件事,而是反对香港人。试想一下,你被恶霸欺负了,想找邻居帮忙,先把邻居臭骂一顿,你觉得邻居可能帮你吗? 搞革命搞运动,多学习学习老毛,搞清楚谁是敌人、谁是朋友,你们直接把大陆十几亿人当敌人会成功吗?没事儿多看看书,学习学习黑人民权运动、法国大革命、十月革命。搞事情要讲方法
其实很多人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但他们已经习惯站在统治者的角度来思考了。
已删除
我感觉大部分人不关注香港,关注的部分里大多数对香港人没有多少好感(因为媒体报道香港人骂内地游客蝗虫甚至暴力相向什么的),所以这部分人里面只要不是特别厌恶中共大概他们说什么也就信了。
类比美国政府说华为espionage或者中国操纵汇率,大部分美国人不关心证据而是直接认定政府说的是真的因为他们对中国没好感,当然特别关注或在意的也不是很多。
但是对中共没好感的可能会默认支持香港,即便不喜欢香港就事论事也还是会支持。
巴巴罗萨 宁肯当盐柱也想有一天看着索多玛完蛋
大陆人,无论支持还是反对,一毛钱作用都没有
因读书目前在香港生活已经两年 对香港发生的事情一直非常关注 并一直希望从多方视角获取信息,毕竟现在fake news满天飞,你说大陆没有真新闻,全部都是中共的喉舌。难道港媒,YouTube自媒体还有SNS上留传的新闻就不夹带私货,悄无声息的给人洗脑了么?

首先回答你的问题,内地人是否反对这场游行其实是有一个时间节点划分的,即六月份七月份的和平集会和八月初开始的掺杂了诸多暴力行为(对港警、普通市民和游客)的“和平集会”。

在六七月份时,大部分内地人其实是不知道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国内的新闻并不会报道,社交媒体也会有很严格的审查。少部分可能通过朋友圈,微信群获知了消息一二,但由于后续消息并没有进一步跟上,且跟内地同胞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所以也没有形成大面积的讨论,基本上属于了解,并无太鲜明的立场。这也是为什么我对现在政府没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这一点非常不满且无力。但是这并不代表知道了香港正在进行的游行的内地人就一定会支持反送中,反对修改逃犯条例。

首先,很多内地人都觉得港人歧视大陆人,港人觉得大陆客没素质,这都是所谓的刻板印象。只重经济高速发展的新中国,的的确确有很多人的素质并没有随着经济发展一起跟上,但是自诩素质高的港人,并不能就这样把“没素质”这个标签啪就贴给了大陆人。在我的父辈还年轻的年代,温饱尚且难顾,何谈素质提升?当已经有了某些陋习,想要改正有很难,所以你可能会在游客中看到很多公众场合大声喧哗或者随地吐痰的大陆人。但是这可以说明大陆大部分人都没有素质么?当然不可以呀,因为你见到的只是几个出现在你身边的人,他们并不能完全代表大陆人,大陆人的素质是在不断提高的,我们这一代,我们的下一代,以及意识到自己某些坏毛病的我们的长辈,都在不断进步。大陆这一代接受过教育的年轻人,素质还是挺高的。你不信可以去深圳感受一下,不要因为刻板印象而带着有色眼镜看大陆人,否则大陆人当然会觉得你歧视我,我为什么要喜欢你支持你。就像我去过很多国家旅行,包括大陆在内,可以说我觉得旅行体验最不好的就是香港了。这里特指香港的服务业,尤其很多餐厅,态度是真的不好(而且比例很高),很多阿姨叔叔可以用骂骂咧咧来形容。但是我能说香港人素质低么,不可以,因为他们不能代表香港人,甚至不能代表全部的香港服务业者,因为我同样遇到了一些亲切有礼貌的服务业者的。你能说你遇到的大陆人都是没素质的么,不能吧。香港人应该慢慢淡化对大陆人的歧视,大陆人才能更好的体会香港人的诉求呀。当然同样,大陆人的素质需要赶紧提高,香港人才会越来越少的歧视大陆人。

反送中的根本还是对大陆司法体系的不信任吧?关于中共的很多负面新闻我都有所了解,司法黑暗,暴力镇压民众,没有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白色恐怖,当政者的专制统治包括现在也没有平反六四等等。说到这些,我也很心酸,一边希望国家能改变一边又质疑自己,既得利益者怎么会允许自己的权利受到威胁。所以我坚决捍卫你们游行的权利,和平游行的确就是人民发声的重要渠道。但是我没办法支持你们,因为第一,在你们的描述中,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毫无人权,毫无司法公平公正,也没有民主可言,我觉得这也是你们固有的歧视和偏见,因为我生活的中国并不是你们口中那样的,只能说大陆的司法体系还远没有香港完善,我们很多地方还应向你们学习。中共很多的负面新闻,我并不想为他洗白,但这并不代表上述罗列出的负面新闻就一定是真的,很多缺少有力证据支撑只有揣测的新闻其实也是西方媒体制造出的fake news,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并不是绝对黑暗泯灭人性的,人民的生活的确变好了。但是贫富差距逐渐加大,物价涨了,很多老百姓要花半辈子的积蓄买房子,工资却没怎么涨,政府还在印钞票,这就是中国这几年民怨渐起的原因,这没有人会否认。但其实香港在这个问题上更严重吧,我猜这可能也是你们这场运动声讨政府的原因之一?当然这更是很多国家面临的问题吧,所以我觉得单单把中国拎出来说,你们中国怎么怎么不好,中国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之类的,营造资本主义无限好,社会主义都是罪的场面有失偏颇吧?大陆司法黑暗,香港的司法也有很多黑暗面啊,隔壁的韩国日本,以及再远一点的美国,司法黑暗都是存在的。不能因为英美司法体系是主流,就要全盘否认中国的司法体系,否认中国的社会主义体系。大陆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民主,但是,

民主只是最不坏的制度,不是最好的制度,所以有着很多的缺点,甚至有很多是因为还没有暴露出来。

首先,单纯的民主而没有别的保障,民主是可能演变为暴政的。案例就是希特勒的上台。
民众是很容易被误导的,很盲目的,当经济停滞的时候,当人民的福利无法保障的时候,有人说:“你们选我,我会帮助你们重新找到工作,给你们很高的福利。”那么在选举的时候,民众会被短时间内激发出来,而跟着“领袖”走。
而如果这样的“领袖”掌权之后,他在议会或者在立法机构占有了绝对的优势,那么民主制度很有可能被破坏,比如增加连任年限等等。
其次,民主决策制度是非常缓慢的,这也是这几年关于民主最大的批评之一,因为在目前的经济发展之中,民主制度下的国家,对于社会经济增长的帮助不及中国这样的国家资本主义。
举经济的例子来说,民主国家,代议制的国家,他们遇到了经纪问题,需要减税等等,需要议会提交议案、漫长的讨论、投票、扯皮等等等等,这将会耗费很长的时间。但是经济上对于民众的印象却比这个过程快的多,于是企业得不到帮助,开始裁员,民众不满增加,这可能会牵扯到前面说的那个问题。
第三,民主的决策代表的是每个人的意愿吗?显然不是,比如总统选举,或者一个法案的通过(比如支持同性恋),51%对49%,那么这样的一个决策,将近一半的反对者怎么办,最终体现的却是多数派的意见,哪怕这多数派仅仅只比半数多了1%。
第四,接着上面那个说,单纯靠民主,无法保障少数群体的利益。他们的意见、观点在最后的决定中是无法体现的。当然,通过其他手段,比如如果反对比例超过30%,可以通过预先的法律设定而确定无法通过。但如果反对者少于10%呢?他们的观点依然存在甚至依然有价值,但他们还是要为民主制度付出代价,那就是执行的政策是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当然,这就是民主的代价。你想选蔡英文,但是他们还是喜欢帅哥马英九,那么只能忍受4年的耍帅。就像特里当年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输给了布什,也只能打个电话,说恭喜,然后退出了舞台。(以上引用自@千手关叔

但是以上这些并不代表民主就是不好的,我举以上的文章只是想说民主其实也没有你们说的这么好。我当然觉得专制当然更不好,很多民生问题的根源都是专制统治带来的,但是包括欧美在内的很多国家都是先发达再民主,你现在让大陆谈民主真的太难了。香港民主是好事,可是这次的运动,也有很多和你们意见不同的香港人被你们所代表着不是,也许因为他们是少部分的,也许他们并不想走上街头,但是为什么在香港媒体的新闻里我很难听到这些声音呢,我感觉他们也被你们所代表了。而且在你们的表述中,你们描述的不堪的大陆充满着偏见和歧视,很多香港年轻人也像你们所歧视的粉红五毛们对所有黑大陆还有中共的新闻照单全收,深信不疑,就像墙内媒体天天夸中国一样让我无法信服。所以我没法由衷的说出支持两个字,只能说捍卫你们游行的权利。你们勇于争取自己的权利,这很好,毕竟这是大陆亟需的。

但是!谈以上这些的前提都是基于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是基于这是和平非暴力的。你是中国人,其次你才是香港人。如果你们想搞分裂,我们大陆同胞又怎么能支持你们呢。你肯定想说,不,我们是五项诉求,本质并不是想分裂国家。那我想反问你们,游行队伍中的英美国旗看不到么?游行中喊香港独立口号的人你们听不到么?警察暴力行为的同时,很有一部分走在队伍前列的领头人人纵火殴打激光汽油弹挑衅伤害港警,媒体们的镜头为什么不对着暴徒们还要继续对着港警,然后抓怕港警反抗的样子,断章取义的说黑警打手无寸铁的民众呢?你说没有境外势力的支持,我就认识两个香港人的的确确是收了钱上街游行,当时六月是六百块,现在是多少钱我没在问过,请问您怎么讲呢?你说大陆人被洗脑,我觉得你们之中被洗脑也并不是没有吧。现在香港的高中大学主流气氛都是参加游行,不想游行的年轻人难道不会随波逐流么,不去的话不会被同龄人排挤么?我妈妈当时参加六四的时候就是班长要求全班必须去北京,去了北京还要求班里同学要一起绝食,我妈妈不想绝食,你觉得在那样的环境中反抗会不被排挤么?你认为的民主就是真的民主么?我抱有极大的怀疑态度。如果你想让大陆人民支持你们,请停止暴力行为,把队伍中的港独人士剔除出去,允许更多的声音发声。你说大陆只有一种声音,香港现在的新闻环境难道不是也只有一种声音么?
先說我很小的時候就出國了。然後我個人認為你在這裡問這個問題毫無意義 , 人大多自動過濾對自己不喜的東西。 如果我說 我支持大陸 下面肯定一堆人批我。如果我說支持你們 又會有另外一堆人 批我。 只要和自己觀點不一樣的 都不行。首先從經濟 我認為大陸的經濟不可否認進步巨大。 而香港的現在 我就不評論了。 至於言論 大陸確實管的嚴 尤其政治方面 , 但是其他國家也沒有完全自由 那是不可能的。 然後對你們這種抗議 我只知道你們搞的很亂, 以前有朋友想去香港留學 然後沒去 原因我就不說了。 旁邊的人說實話 不怎麼關心你們怎麼鬧,大家自己的事都忙死了, 要麼也是看美國自己的選舉 畢竟快2020選舉了。 或者有關注也不支持 除了 法輪功的人外 我沒有幾個認識的法輪功人 , (對法輪功我自己主觀不喜歡,因為我經常遇到都是大媽 拉著不放 有點煩, 一個氣功搞成這樣我也是服)。 就這樣, 我已經預想到底下肯定有在那批的, 除了對於法輪功 其他我都比較客觀,你們要怎麼批隨便。 我相信其他評論也夠滿足你了 因為那些才是你想看到的。這種爭論怎麼可能分出對錯?  無非就是都認為對方被洗腦 己方才是正義。不過對於香港確實很傷 非常的傷, 不知道需要多久修復。 再來 我是地球人。 
先说明我住在墙内,但是因为工作关系每年出国十几次,vpn用到飞起,所以有墙没墙关系不大。

另外我住在深圳,香港之前因为出差要在香港机场坐飞机,每年要去十次以上,最近两年有意识的减少,因为几年前香港觉得大陆人太多,冠以蝗虫之名,政府开始限制自由行。我在香港的时候,碰到过很不友好的,比如国泰的空姐,也碰到过很友好的,比如指路的行人,总体来说,不友好的多一些。所以在自由行限制的时候,我就有意识的减少去香港了,现在出差基本从深圳广州飞,也能应付。

回到这个帖子,我今天在微信群里看到一个说10月4日游行中,有人宣布独立,成立临时政府。我就想翻墙出来看看真假,然后我就翻到了这个帖子,为此我特意注册了一个账户来回帖。我看了上面很多的分析,说大陆分成几类人,好像少分了一类,就是我这种不受墙影响,但是也不太支持你们(或者说中立偏左)的人,我看上面有个在美国工作的哥们回的帖子感觉是和我一类人。我有几个个人的意见:
1. 如果香港人认为大陆人都是猪,都被洗脑了,不同意就是因为执政党教唆,那你也就不能指责大陆人认为所有的香港人歧视大陆人,因为本质上,这两种都是歧视性偏见;很多香港人并没有真正来过大陆,也不愿意了解中国的历史以及制度形成的缘由,就形成了大陆都是洗脑,只要不好的就一定是五毛的观点,我觉得这样不够客观。大陆喷子的确不少,五毛也多,但是如果香港人因此下了大陆都被洗脑的论断,貌似你们也和洗脑的喷子没什么区别,又怎么能得到大陆人的支持呢;
2. 请搞清楚一点,绝大多数的大陆普通人并不反对你们和平游行,虽然我们自己并没有游行的权利。但是让我没办法继续支持的是你们缺乏策略,授人以柄。你们派系林立,诉求不一,面对政府的反馈没有应对预案,缺少对话和妥协的灵活度,给了别人攻击你们的理由(比如5大诉求缺一不可,比如送中条例已永久撤回);其次你们鱼龙混杂,有各国国旗,有殴打警察,有殴打记者,有撕扯国旗,不能用一句这些都是共产党的特务干的一句苍白的话就解释了所有。我相信警察肯定有使用暴力,我也相信林郑有失当之处,但是我不相信所有示威的就都是纯良的;
3. 我相信我去过的国家比你们大多数人去过的都多,发达的不发达的我都去过,民主的专制的我也都走过,我干的工作也不是政府或者国企的。走的越多,我越觉得没有一个国家和制度是完美的,越能放大别人的优点而忽略别人的缺点。我不否认民主的优越,但是我也不会认为它是万能的;中国有很多缺点,但是他也不是一无是处。如果让我在中国再经历一次动荡来获得所谓的自由和民主,像伊拉克,叙利亚一样,我不会这样选择。而且,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和民主,即使是美国,也对袭警和超出界限的示威没有容忍;
4. 建议香港人去看一下一个英国人马丁雅克对香港和大陆的评价,他是一位学者,在香港生活过一段时间,我认为他对香港和大陆的评价是一个学者应有的态度;
5. 我看了这个帖子里面的大多数回复,好像骂人的,喷人的大多数是挺游行的,而难得见几个中立客观回复,能理性分析回复的,都是有些不同意见的。对于香港来说,现在不缺喷子,缺的是理性,缺的是解决问题的策略,缺的是沟通的智慧。希望你们能够越来越好。
社会主义铁拳实例 - 上海市静安区华兴新城强拆:勇敢者抗争到底


我旁边的人来看,基本上都是认为香港是:”少数乱港暴徒打砸抢“,”美国人幕后支持“,”港独分子太嚣张“,”

墙内严厉的言论管制,还有洗脑宣传,已经让大家认为中共镇压才是正确的,不镇压反而是纵容手软了;

只有少数拐弯抹角的暗示、支持香港的网络言论,在评论区瑟瑟发抖;

比如”同胞有难,香港人给大陆人扔的食品衣物,我们现在扔给香港人是什么?讥讽,谩骂,甚至扬言要动武,在信息被封锁、扭曲的的当下,即使我们无法甄别信息真伪,至少还可以保持沉默,而不是对同“(微博视频(已无法评论):六十年代初,港警拘捕并救助蜂拥而至的大陆难民,当时大陆正处在大饥荒时期,当香港市民得知中同胞将被遣返,纷纷向遣返汽车抛投衣物食品物资)

作为墙内人,真想砸了这堵墙,身边很多人连香港人的什么诉求都不知道,一厢情愿认为是美国人在背后搞鬼,认为是港独势力作祟;也没有办法把翻墙得到的信息跟他们宣传;
大陆人的看法,大部分人都觉得香港的游行者是傻逼,不知道在追求什么,要么就是背后有西方金主,游行有钱拿.打砸抢烧完全就是暴徒. 有几个人觉得大陆有管制, 但其实QQ群微博天天都在传这些,而且年轻人的立场都挺明确的,基本上都反对香港暴力游行,觉得所谓民主自由都是骗局,而且香港本身也够自由了. 而且吧不这么说的肯定会被骂死,就像在香港支持中共一样. 不如说两边的"政治正确"已近完全往反方向发展了,谁都占着一个高地互相抨击对面.

不过如果说到"高压"政策,那么其实真正带来高压政策的倒也不是土共的舆论管控(话说哪个国家没有舆论管控,西方国家那不都是润物细无声,手段更高明),反而是因为土共做的太好,现在中国大陆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要繁荣,稳定,发达. 所以有啥理由不支持共产党呢? 倒不如说你不支持共产党居心何在? 想把中国变成下一个大号乌克兰?  又不是80年代末穷的连口饭都吃不上了.
对大陆人这两个问题是关键,其他民主/游行并没那么关心。

1.是不是港独?
2.是不是经常歧视大陆人?
是的,大部分反,或者说至少不支持。
因为官媒垄断了信息,大部分人对反送中的认识是“境外势力煽动的港独暴力运动”。
从我身边的情况,是。
你来看看这边对这件事的报道就知道了。他们不知道香港人民的诉求,只知道他们在闹事,在打警察。
这件事刚出官媒没报道之前微博是有过一些支持的,但这些支持很快就被删发布人被炸号。留下的是什么货色我觉得已经不用多说了。
时代革命 In diversity there is beauty and there is strength. 退葱,江湖再见。
我认识的绝大部分的大陆人是不表态,没意见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没有倒向中共就已经是一种胜利。

==================================

另我不是楼主,但我很好奇,大家可不可以从身边真实的人,大概率讲讲他们的看法。
(当然注意不要透露任何个人讯息,包括地理位置。)
ValentinoVR46 普通咸鱼,坐等退休
z怎么说呢,大陆太大了,问题很复杂,就一部分一部分说吧。

经历没经历过64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经历过的人,普遍会对香港人有一定的同情心,毕竟可以说感同身受,但是,出于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考虑,不方面有任何支持或者同情的表态。

没经历过的,又分几种情况,一种是粉红,这种不用说了;一种是经常与外界保持联系,但是出于自身利益考虑,比如是体制内的得利者,自然是反对港人;另一种是接受了民主思想的,对香港持一种支持态度,但同样出于生命安全不会发出声音;还有一种,这一种是我认为现在最多数的,就是事不关己的,也可以叫他们“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反正香港跟我无关,我不关心,也不想知道,我只在乎我能得到什么利益。

上述成分在大陆应该都有,但是根据我的分析你也能明白哪些群体能够发出声音。大致就这样。
我个人理解香港人是为了自由而抗争 我衷心希望你们能成功。但其他大陆人对香港这次示威的看法 ,以我观察 在8 14机场打人事件前其实大部分人压根就不关心这事 大家都忙着生活工作 现实世界嘛 就是这么现实。但是最近两天 因为机场打人的新闻 很多身边原本没什么政治立场 甚至一直不怎么喜欢中共的人也开始反对香港黑衣人了。 甚至我老婆 从来不看社会新闻的人 昨天突然问我 香港那些游行的人是不是暗中受美国人指使的? 我勒个去 我说 几百万人 那得花多少钱啊。
作为一个大陆人,我来简单谈一下我的看法:

的确,你们看到的状况是我们都在反对香港的民主运动,但是你们要理解这里的原因,从墙内和墙外两个方面来分析:

(1) 墙内:这就不言而喻,国内网络封锁的状况你们也知道,所有的媒体都由政府控制,在墙内的大陆人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知道的只是香港暴乱,与西方国家勾结企图分裂中国。你们的五大诉求今天刚在国内各大媒体公布,http://news.163.com/19/0817/14/EMPNF2310001875N.html,你们可以自己看看,估计可以被气死。在这种环境下,大陆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即使少数翻墙知道情况的人,也没法做任何行动。政府对社交媒体的管控已经到达了极致,只要有异议,就立马删帖封号,甚至找上门来,没有人敢发任何反对的东西。

(2) 墙外:你们可能纳闷,中国这么多留学生在国外,能接触到国外自由媒体,为什么还是这样。但是你们要明白,即使在墙外,我们还是不敢在facebook,twitter这样的社交网络上发表自己的看法,毕竟自己的家人还在国内,如今很多社交网络都是实名制,IP地址也可以追寻,即使在墙外中国政府一样能找上门来。所以身在国外,我们中国留学生还是寻求自保,不光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家人。确实,也有一部分海外留学生上街游行,反对香港的民主运动,但这些人并不是大多数。而且你们要知道,我们在国内接受了十几年的爱国教育,这些东西是很难在国外短短几年就能被冲洗掉的。

总而言之,我想说的是,希望香港人不要以偏概全,对所有大陆人产生敌意。虽然无从证实,但你们要相信,起码我坚定地相信,默默支持你们的大陆人还是数不胜数的。你们觉得自己正遭受迫害,但是和我们大陆人经历过的还是没法比的。大跃进,文革,64 再到今天的新疆,西藏,流过多少血和泪。我相信你们也爱我们,就像我们爱你们一样爱着我们。如果下次再遇到意见不合的大陆人,希望你们能以同情,包容的角度来对待,毕竟我们都是同胞,心心相连。

最后,但愿香港人能够坚守阵地,因为光明总有一天会到来的,并且不要忘记那无数在背后默默支持你们的大陆人!
不是大多数,是99.9999%
KuajaNowapen Nipen ja cu.
网上很多键盘侠,现实生活大家都不讨论政治,只是说香港很乱,没有表态
还有一点,虽然我发现微博啊电报啊很多我认识的甚至尊敬的人都对香港反送中示威持反对意见,甚至对警察的棍棒行为叫好。但这都是基于现在港警没有大面积过度使用暴力、真正的解放军没有进场的现实基础上的评论。
如果北京胆敢在香港再8964一样清场,恐怕墙内舆论也会翻天的。
1.一類是因信息封鎖和中共的煽動而被洗腦了,只要中共喉舌一貼上“港獨”,“暴徒”這些字眼,加上煽動性的形容詞和掐頭去尾,顛倒黑白的話,這部分人馬上情緒高漲,比他們家裏死了人還要緊。這些人沒有思考能力,純粹動物級別的反映,屬於民智未開型。

2.一類是知道真相,內心上理解香港人,但是不敢在公衆面前發聲,甚至在親朋好友面前也保持沉默,因爲親友關係說不定會因此而決裂,屬於明真相而保持沉默型。

3.一類是始終站在統治者角度考慮問題,他們只認同統治者的觀點,然而對外稱他們誰也不信,但是又表示相信政府和警察,支持中共/港共鎮壓香港人,屬於人格分裂&&虛僞型。

4.一類是真心支持擁護中共的政策,並相信中國夢正在實現,屬於不可救藥型。

5.一類是敢在網上或明或暗的發表支持香港反送中的言論,但是由於言論審查,他們發出的信息很快就會被刪除甚至發不出去,即使發出去了,也因人們的自我審查而過濾掉(事實是這樣子的,很多大陸人已經在主動配合中共審查了,非常完美的配合.....),這類是公民型。

6.一類人是知道中共的殘暴,但是屈服於中共的暴力,不敢表達他們真實的想法,反而幫助中共維穩,屬千年太監型。

其中屬於1,3,6類的人最多,我總結的就這樣,也可能不準確,你參考一下。
你看到听到的只是一种声音,这个一言堂你不会知道暗中有多少反对的声音,但共产党知道,要不用防火墙干嘛?而且网络维稳费用也是越来越多,隐瞒真相但拥有蛛丝马迹…
品葱的主流是反共。
也要看到,在香港这次事件中,挑动大众神经的,不是“反共”,而是“反中”。为何不直接说,“反对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把党和国家分开来。把国家和人民分开算。

这里面
自由是真的需要
歧视也真的存在
把这两件事,分得越开越好。香港能获得的舆论帮助也越多。
至少,政府得花钱才能找人去海外反对香港吧。

说自己,不是中国人。是没把文化身份,跟国家身份认同分清楚。

例如入籍美国的希腊人,文化上仍然认同自己是希腊人。

我党已经成功在大陆把两件事混为一潭了,其他地方也跟着帮忙?

——————————
原答案:

我认为香港人骂“支那“”蝗虫”,是非常错误的。

一骂“支那”,就把一支强大的舆论队伍,跟自己划开界限。把一个局部政治问题,上升到一个整体民族问题。

你看美国这边的华人,也有免费去游行反“港独”的。海内外政府一分钱不花,就能有人来反对你。

真心希望香港朋友,多用一点策略。
例如打着旗号:我是中国人,我也需要保护我的自由。

会让很多中国人愿意来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来是在对抗政府,现在搞成跟中国人对抗,实在不聪明。

举美国国旗,也非常不必要。美国真的给钱了吗?看着像真的一样。美国也不是民主的典范,只能说稍微好一些。
————————
绝大部分反对还不是最可怕的。我关注了一位内地时事评论员,他曾因敢言吃过大亏。这个人从6月开始就关注香港。在所有人都痛骂港独的时候,他在实名制自媒体上陆陆续续写了好几篇隐晦但支持香港的文字,字里行间可以看得出他是发自内心很喜欢香港,也打心底认同自由的价值。但两个月过去了,现在他的声音也变成了反对前线抗争者,认为是暴行,是小朋友被人利用,对香港感到痛心。

一个大陆人即使不满朝廷,也需要跨越洗脑教育,跨越语言文化障碍,跨越地域仇视,打心底认同民主自由的价值,再跨越墙和信息阻隔,跨越被请喝茶的恐惧,才能和你们站在一起。
简单地说,明真相的这部分大陆群众,对香港的感情已经发生微妙变化,很多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1980年代以前出生的大陆民众,很多是读着《射雕英雄传》之类的港式武侠小说、看着《霍元甲》《男儿当自强》之类的港式影视剧长大的。1980年代以前,香港边境也向对大陆民众单向开放,才有大逃港之类的。而1997之前,大陆民众对香港的好感,就是建立在陆港民众自发的华夏家国情怀之上,而非某些人想的因为香港廉洁、文明、民主、繁荣。后面这些会让人羡慕,但不至于让人亲近。

1997回归以后,情况有了很大变化。比如,大陆居民停留香港的时间是7日,而印度蒙古可停留香港30日。大陆居民在香港购买奶粉,香港政府就修改规则每人只买两罐。如此之类的陆港冲突很多。过去那种自发的华夏家国情怀,反倒在香港看不到了,只剩下些官式宣传。

大陆其他城市的群体事件,像厦门、汕头,很多人心里是默默支持的,虽然不能公开表达。而这次香港群体行动,大陆民众大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事实上,我也没发现香港民众诉求包括“保香港、救中华”之类的。
 作为一个大陆人,本来想很认真回答一下问题,不希望你被这个论坛里的人误导。

不过看到上面那么多号被封禁,还是算了吧。

好好想想,谁被洗脑了,我们大陆人整天就是赚些钱吃吃喝喝,都没空讨论这些,拿什么洗我们的脑,拿火锅还是烧烤?哪里还有专门搞个论坛给人洗脑的,我们没空。

香港同胞,我们希望你们过的开心,心疼所有受伤的同胞,不论是游行的还是警察。

媒体从来都不公正,但这次香港事件,看到两边的报道,再结合我亲眼所见的现场以及香港朋友的反馈,我觉得好像西方媒体更加失实一些。
路人 义已逝 吾亦死
其实这只是幸存者偏差罢了,现在墙内你能听到的声音都是经过tg政府过滤和清洗的。你听到这么多反对香港示威的声音,那是因为他们把更多的有良知有正义感的声音给沉默了。

而且重要的是即便墙内的声音被TG一手遮天,假造舆论,但香港人还是不屈服于暴政,继续抗争,这才是最可贵的。
可恨的屁民 中国教育脱离垄断
中国最好分成三个国家,底层的脑残子女去一个成立共产主义伊斯兰式样的人口次品国。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去山东成立一个类似于儒教的毛左国,剩下的人就幸福了。
反对上面以自我感受的回答。

90后这一代变化真的很大,80后还可以趁当时的网路自由让自己更清醒。而我身边的90后大部分都被洗脑了,随着中国强大更加追求民族主义。我身边的人到处散部杀光台湾人,香港人这些言论。这些人年轻有激进,被仇恨,爱国所鼓吹。

完了,大陆真的完了,思想上还比不上文艺复兴时期。

什么样的政治制度就有什么样的人民真的没错。那些人文主义,理性,思辨在生存压力下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品或者认为不能当饭吃没用。大陆对洗脑这一套轻车熟路

不要对这代年轻人抱有幻想了。中国人民集体走向纳粹法西斯和自我毁灭的地步。
小狗包帝 韭菜猪肉馅的包子
说实话,我周围很多人民都在骂示威港人,有些甚至很不得你们死,颇有“要岛不要人”的气势。没办法,他们只能接受到中共想让他们接收到的信息,看不到多数群众游行的真正目的,只看到少数人扔共国国旗,然后义愤填膺,恨不得亲自跑过去加入黑警参与镇压。只要中共屏蔽真正的事实,绝大多数屁民就无法了解事情的真正起因和来龙去脉,在墙内当爱国者和臭韭菜。所谓“港独”的帽子一扣,国内的舆论就没法再反转。正因为如此,你们才不能因强权而退却,在保证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尽力维权和抗争。
真理在荒谬被证实以前,都只是暗室里的装饰, 只有眼前亮起来了以后才有机会彰显它的价值。
       
       
       首先是直接回答楼主的问题:我身边的年轻人基本上都不关心香港的抗议,香港抗议这件事他们只是在新闻头条上经常看到,然后被无视而已,所以,可能会有网络水军和五毛进港给你们一种大陆人都在反对你们的错觉,但是事实上我认识的人里压根就没几个人在关注你们,所以,这也就其实无关乎什么反对不反对的了。           要是当真回想这几个月,的确在我的圈子里是有人提到过香港返送中。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基本都是毫无社会经验的了,对新闻几乎毫无辨别能力,加上各种新闻都是说抗议者如何坏的事情,所以他们对返送中都挺讨厌的。而我的亲戚,基本都是比较开明的吧,在事情没有全面了解以前,对官媒的一边倒新闻肯定是非常怀疑的,但是他们因为没法翻墙,所以只能是算作中立吧。   而我,肯定是同情香港人的了,毕竟你们的确干事是没错的。 
       综上当下要是倘若当真做个社会调查,恐怕还当真反对示威的站了更大比例,但是我并不觉得这些人的脑子有问题,因为他们是被欺骗了的,也不必太过失望,可能,这就和当年仆固怀恩的事差不多吧,一旦信息公开,事情反转很容易的,不过这也正是网墙在防的事。
       最后就是对你们这些香港示威者的心里话了:之前我没关注香港的时候就知道香港人和上海人一样瞧不起外地人,到现在了还是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直接骂全体大陆人是猪什么的,我看了都生气;香港照理说是金融中心啊,分析水平应该是挺高的啊,可是各种幼稚的事情太多,只是香港的人在争,能有什么用呢?不团结大陆人你们什么都做不成;整天都在渴望得到国际援助,服了,五项诉求再怎么样都不可能通过的,还在那么幼稚,再怎么国际施压都不会有实质性进展的,难不成这些示威只是为了帮助更多香港人获得避难申请和配合外国作秀?我很不理解;最后一点,菜菜菜,分析菜,报道菜,执行菜,那些香港的年轻人是挺有激情的,但是志大才疏,要想当真改善生活,得多动动脑子去分析,请教那些经验和能力更强的人。  
        
      
  我是大陆人,我对香港游行事件的认识始于香港机场被抗议者占领以及记者付国豪。在此之前,我对香港的印象停留在停滞不前的经济,落后不堪的公共设施,日益加大的贫富差距,以及——从小就想去看一次的维多利亚港夜景。那正好是十年前,还没上过政治课的我对香港有过许多憧憬。

  关于言论管制等等其他答案已经足够精彩,无需再述。事实上,九成以上的大陆人不知道什么是六四,不知道《送中条例》,不知道五大诉求,不知道香港实情。他们不想知道,也没有勇气和渠道去了解这一切,特别是在VPN都被封杀的现在。他们能被允许获取到的信息只有港独,废青,袭警,游行。从近期有关NBA的一系列事件不难看出,大部分呼吁国家主权不可分割的人,根本没有从内心把香港看作这个国家的一部分,也没有把你们视为自己的同胞。大陆人并不真正在乎香港人,当权者则更不在乎,而在乎你们的只有香港自己人。

  我曾在大陆一些主流社交媒体上发表过一些隐晦的言论,呼吁拥护一个中国,认识香港人真正的诉求,拒绝做政治道具,但那些帖子在我发出后的二十秒内就被退回。我甚至无法做到在自己的twitter上使用#swhk#fffreedom的标签,我害怕被刑事拘留或是再也回不到我爱的祖国。我能做的只有拒绝加入舆论的潮流,做一个不麻木的看客。

  作为一个观看NBA十年有余的球迷,我习惯用虎扑app关注比赛。但当最近我浏览有关反对NBA入华新闻的评论时,我能看到几万人在无组织的情况下,像狂热的宗教徒一般喊道:道歉!滚出中国!我与祖国不可分割! 这些不禁让我回想起数十年前加入少先队时,整个操场的人共同宣誓“我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场景,那个瞬间近千名还不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孩子,同时被迫接受了无条件的爱国主义。迄今为止,我从未经历过比那更可怕的事情。
并不是。在五毛非聚集地,如 Youtube上的《Do You Hear the Hong Kong People Sing? 問誰未發聲》 这首歌评论下面还是能找到很多来自大陆人的支持。
不是大多数,是99.99%
沿海江浙沪人表示,其实身边真没多少大陆人关心香港怎么了,每天上班下班,吃饭k歌,打打游戏,都不太关心政治。撩撩妹,打打游戏不好吗?

本人闲的无聊翻墙出来看涪陵榨菜的。

不过,当年读书得时候,不想上课,罢课真的很向往,可惜,翘课上网吧差点被父母打断腿。
拒絕被洗腦 廣東90後金融男
作為一個26歲的強國人能明確告訴你目前80後被洗腦的人數比例為80:20,90後被洗腦的人數比例為98:2。00後的洗腦人數比例為100:0。以前你們雨傘運動試過以一人之力與同場10幾個朋友辯論。這次反送中我選擇默默關注,已經無力與這些奴性的人反駁。因為香港我這幾個月都不看任何會顯示新聞的app.費事看佐假新聞心煩。幸好因為不少親戚20年前就申請移民香港所以絕大多數家族成員都知道土共的真面目。  自小很喜歡香港,想你們抗爭,但又怕真係攬炒失去了經濟與繁榮。不想因為反送中便宜了新加波。香港人加油⋯⋯要不然20年不到你們的小孩子就會被奴化
初中毕业上清华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你觉得p民们关心肉价一点呢,还是关心香港一点呢,说实在,你们咋闹腾绝大数大陆人不在乎,顶多附和共产党骂两声。他们真的不在乎。
因为你们不带上我们,还想搞独立,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跟你說幾件事吧,微博上有位100多萬粉絲的博主,發了篇付國豪的博文,與官媒觀點相左,給拘留了37天。 我也因爲討論香港話題,被派出所請喝茶。
 所以,還有百姓敢談論和官媒報道不一樣的香港麼?
 大眾傳播理論中有「沉默的螺旋」概念,即少數派的聲音會愈來愈小、多數派的聲音則變大。
 所以,大陸社交媒體上全是粉紅、5毛的聲音。 誰也不知道民意究竟如何。
Cassandra 70后老IT男
个人在国外待过几年,现在也经常去香港或者出国,经历过20年前的事情,所以看这个问题应该无所谓被洗脑吧。

年轻人的想法不清楚,没和他们聊过这类问题,说说我的同类吧。周围能谈这类话题的都是几个老70后,对香港现状的认识也都差不多。如果要表述的话可能要从两个方面来看。

一是对国内现状其实都不满,舆论的管控和风向都是朝着我们不愿见到的方向去发展,普遍不满是真的,至于如何改变这个现状,我们也没看到办法,现在我们的国确实很强大。

对香港的所谓抗争则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个人看法是同情加可怜。保留香港的独立性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但是如何做到香港人和大陆人的思维方式是有很大的差异的。可能我的话比较直会伤人,香港人保留了过多的殖民时代的英式倔强和文化认同,但是历史上香港人对于政治和外交都是看客,没有自己解决过类似一国两制这样的政治困局,香港的精英都是商人或者技术官员,因为过去的管制权力划分香港就没有过老辣的政治玩家,虽然信息通达但是香港的本土政治博弈能力决定了是后台下棋前台抗争。

从二十三条到反送中看起来都是操作层面出了问题然后问题爆发成运动,其实也是因为香港的政治人物的行为模式都更像在执行而不是自己在掌舵。其实,我也不确定港人治港是不是一个伪命题。
法海無邊8964 长期混迹于水区,在暴政面前,只有肖申克才是救贖。
98%吧,天天谴责暴力骂港独,希望示威者去冲击驻港部队,然后来一次武力清洗。这样的人太多了……另外,想问问怎么会被录入黑名单?抗争中被警察抄了身份证吗?我看到海关已经新增了询问室,可能也会查手机。白色恐怖
猪关心的只是饲料
言论审核过滤下,很难说大部分人反对示威。也可以这样想:如果大部分人都反对香港示威民众,支持共产党,又有什么必要审核帖子删号抓人?

我个人的体验是,我不愿在墙内网站上说这些,花费十多分钟写了一大串,结果触发关键字被屏蔽,没被屏蔽也会被五毛骂。我觉得反串黑更有意思。
中国社交平台能看到的声音都是谴责香港的,因为别的声音都被删掉了禁言了封号了
当言论高度统一的时候,它们更加害怕,因为它们根本就无法分辩,哪些是欢呼声,哪些在假装欢呼。

例如我喊一句“共产党万岁万岁万万岁!”就代表我心里所说的那句吗?

它们也正正害怕这些。
你应该看一本书,好像叫中国各阶级人士的分析,实际上中国各阶级分裂的十分严重,谁都不能代表谁。
如果大陆人跟着香港起事,民主革命完全可能成功。但是香港人自己把大陆同胞甩开了,香港人辱国旗嘘国歌,最可恨的是骂血脉相连的大陆同胞是支那人,太伤感情了!既使象我这样内心有点反共的大陆人也不会支持香港人。香港人,好自为之。
   大陆稍微有点学历和见识的人都知道香港人在争取什么,在内心都支持香港人,但是在内地确实不敢发声,强权要玩死你的手段太多了,大家都怕
希望香港的舆论和媒体能在世界范围做出更多的宣传

我在欧洲生活多年的同学一口咬定是暴乱,她接触到的看到各种网络资讯和媒体文章都在黑香港。
chocoholic 没有立场就是我的立场,除了利己主义不接受任何标签。
不能说话不代表没有想法。我认识一个人在医学院工作,她前一晚在微信群里讨论国家主席,第二天就没去上班,被抓了,一周没出现。有时候不是不想出声,不想了解,而是没能力了解没能力支持,很多人一周不上班就没有工作了,他们怎么敢冒这个险? 说不定严重的还会坐牢。而且为了迎合身边的人,还得假装自己是纯粉红,这么活着会很累的。
民众是可以操控的,是短视的,这一点适用于任何人类社会。

对大部分人来说,他们只会是为了生存而生存,不会问为什么,因为这会使他们疼苦。

他们只需要有人告诉他们所谓的真相,便可以心安理得的生活在无知中。

所以你问是不是大部分人反对,现在可以说是,因为有人已经告诉他们应该选择什么,然后他们就真的选择了。

如果你因此觉的困惑或愤怒,那只能说明你还是比较愚蠢。
the ship is going to seek,those who already woke up shuold jump out ASAP 從這次民間的大部分的反應看,大陸基本已經沒救了,專制的堅定支持者應該在3成以上,還有半數是隨波逐流者,真正有反抗意識的在一成以下
墙内群众相当一部分是抱有看好戏的心态的(她们巴不得“六四”在HK上演,某些天的评论都是为什么不开坦克进去?)不是全部,但有相当一部分。这些人去香港购物,自我感觉不如香港人(常会说“香港人的优越感是哪里来的?她们可以边炫耀在香港购物的同时,骂香港人为洋奴---却没意识到自己被人圈养成了狗奴猪奴)。她们感觉到政府的一国两制的政策带有的很多不公平,但她们把这些不公平都归结于“香港人”这个群体。所以这些大陆群众根本不是反对香港人示威的行动,而是从根本上厌恶“香港人”这个群体,即使没有示威游行。
 我是大陆人,我支持香港人反送中,可爱的香港人,谢谢你们,想到你们在8964学运时不遗余力的支持学生就感动的泪如雨下,谢谢你们!大陆的电视媒体宣传都是闭塞经过审查的,共产党只想给人们看他们想让人们知道的,但其实大陆也有许多的人通过翻墙能自由的获取信息,因为你们听到的声音,有许多都是政府雇佣的水军,不是真正的民众的声音。香港人你们并不孤单,大陆有许多的人都在默默的支持你们,希望可以帮到你们,但却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我能做的就是把真相在我的国内的自媒体上转载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让更多的人支持你们!
香港人加油!!
你们配得自由!
我是大陆人

我支持香港

但迫于现实压力,只能匿名支持你们。

请多包涵
我支持你,雖然我生活在深藍圈子,但我真心的支持你們,心痛你們,為你們默默祈禱加油,我恨共匪和那些不知為何那麼親共的土產香港人...我真的對他們感到厭惡透了。如果不是因為親情的羈絆,我真的想也出去跟你們一道抗爭,藍絲很多都TM的是豬,他們跟那些被洗腦洗壞了的支那人一樣的,一直強調:只要有吃的有住的就可以啦!還搞那麼多幹嘛!自由民主不能當飯吃!...干...我媽甚至想要回大陸去住,我真的想一個人走掉算了,看到他們就打心底裡面厭煩。

還有,因為我在深藍圈子,所以對警察也有一些了解,他們真的是90%都是已經被洗腦的傻x,他們現在大部分人都根本被仇恨沖昏了頭腦,他們把這件事已經扯上身,個個當做自己的仇恨來面對,而根本忘記了自己只是打份工...也忘記了示威抗議這種事根本是政治事件,應該是政府出去面對的,也忘記的自己也是香港兒女,甘願為共匪賣命,警察們現在覺得是自己的“使命,責任”...我真的覺得好好笑,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你就是一個打工仔咋!!當你退休或者脫下那衣服,鬼識你,鬼會看你一眼,鬼會在乎你,是你們自己太把自己當回事...

警察是被共匪和港府利用的小卒,在前面打生打死,個個以為自己好勇,他們互相之間用“使命感”給自己打雞血,其實你就是個傻逼,發生這些事件之前,你一個月幾萬塊也就罷了,現在天天OT十幾個小時,做到自己仆街,還是那幾萬塊(外面傳的每月補水十萬或者三工都是沒有的事),而且個個好像打了雞血一樣,去真心仇恨抗爭的市民和那些年輕人,我真的不懂他們在想什麼?香港警隊真的很失敗,忘記了自己真正的“位置”,而且甘願出去做牛做馬為獨裁統治拼命,現在是香港警察做了軍人該做的事情,我真是瞎了...認識這樣的一班人。生活在這圈子里天天都好痛苦,媽的。

四個多月了,天下無敵的警察部隊,你們做了些甚麼光輝戰績啊?你們天天在喊有能力有能力,能力在哪?我只看到抗爭升級,警察暴力升級,而且你們已經被仇恨蒙蔽了雙眼,漸漸失去理智....唔該你地快d收皮啦!叫解放軍來,一了百了,你們這些廢物。
veravihs 中共邪教
我是中国人,22岁,刚大学毕业,应该很能代表当今中国的年轻人,我在北京、成都、重庆等城市都长期居住过。

答案很简单:是。在我认识的所有人里面,几乎没有任何人支持香港(但还是有,只是在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面前可以忽略不计),不仅现在如此,从来都没有。
随着香港形势加剧,这边反对反而更加强烈。尤其十一之后!!

举个例子,前两天胸口中枪的那位勇士。
这边的人都拍手叫好,有人说“警察终于出手了”。
我很无奈,感觉有些人连基本的善良也被共产党磨灭了。

所以,你们要加油,这边十几亿的所谓“同胞”,早就被中共蒙蔽了双眼。

但是你们永远不是一个人。
我上个月搬来了加拿大,路上去了欧洲。
一路上看到很多人,香港人、外国人、偶尔也有我这种中国人。
包括我这边本地的支持香港的社区。
大家都很团结,为了防止邪教成员骚扰一起出谋划策。
大家都在为你们加油!
Azrael 80後癈人
tourist123
我是個香港人, 如有香港人曾對你不禮貌容我先致歉, 也請見諒, 背後產的問題太多以致互相有歧視產生(先不在這說原因了, 因為離題了...), 對我來說任何地方, 國家, 身份也好, 也會有好人善良的人, 也有不好的人, 所以盡量一直也以禮待人

我頗認同你的看法的, 現在的情況其實挺糟的... 不知會怎樣收場
到了現在不論雙方都有錯的地方, 而最令示威一方不服的是制度和公正性,
例如示威者犯法或任何人犯法都應受法律審訊及定罪, 但現在警方做任何時也可以合理化不會受到任何制裁(當然不會制裁自己的幫手啦...最起碼現在不會) 每天在說一些太明顯的謊言了事
我想這些比較是現在令示威方不妥協的地方

另外就是因為整個運動沒有任何發起人下市民自發參與, 所以根本沒有一個能代表出來談判的(我不清楚有沒有談判可能啦....)

而且市民內主要分野都是利益經濟向和民主自由向兩者, 經濟主義的都覺得只懂破壞沒建設性, 而民主向的就覺得得不到回應下由和平變成了催向激進的做法, 希望找出路, 但看中央和港府的態度應該沒什麼用吧...

而且..我想大家都明白以中共的做法沒可能有任何妥協吧...?
近來挺擔心會變成新彊那樣, 實在不想見到任何人受傷甚至死亡的情況....唉...
可能我的內容不太完整, 只是想找個地方宣洩一下T.T
周围朋友基本上是:
和平游行不反对, 也没有人关心。你们的5个诉求也许不能全部理解,但不反对,前提是没有暴力。 
反对的是暴力;
反对的是打砸 ;
反对的是袭警、殴打内地人。 我并不觉得欧美对待袭警更开明,还有不分真相的机场打内地人,打了就是打了,不论你是误伤还是蓄意,错了就是错了,需要道歉;
反对的是叫内地人支那人、 粉蛆,希望得到内地人支持的同时却又在侮辱,换你你会同意吗? 
反对的是毁国旗 ,这是被认为洗脑的我的底线,且我并不认为这和洗脑有关!!!为什么要举着英美国旗???我不觉得护国旗是被洗脑!
我们狠的是暴徒,不是和平参加游行的港人,恨更谈不上,更多的是可怜,更没有你们说的幸灾乐祸。
大家只是希望能和平,港人也是中国人,是家人,虽然大家生活环境、教育文化不一样。也许我这个小p民文化程度不如你们高,见识不如你们多,但我知道亲人就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希望大家都能向好的方向成长发展,大家一起进步。
五毛党谁都厌恶,难道我们傻的分不清吗,真的不至于!!!
我们对政策制度有异议吗?有!!!但前提是我们会希望或者想办法让国变得更好!!也许我的努力微不足道,但我只做我能做到的就好。
从始至终,没有人反游行,反的是暴力!!
byz_39 90后
答案是肯定的。
打个比方吧:一个有很多小孩的穷人家庭,把其中一个孩子送去富人家养了几年,穷人家变成了暴发户就把这个孩子要了回来,这个孩子发现这个家庭里老是爸爸说了算,其他孩子也很听爸爸的话,内心很不喜欢这个家庭,于是就一直在闹情绪,不跟别的孩子走心交流,总是独来独往,时间久了一个导火索这个孩子就趁机爆发了,其他孩子不理解‘现在的日子这么富裕这么好,你闹什么闹,爸爸对我们这么好,对你更好你却不知道感恩,还整天阴阳怪气,觉得我们土,看不起我们,你才是脑子有毛病吧,搞得家里鸡犬不宁,还让外人看笑话’...
大陆人本来就很讨厌香港人的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有些香港人(比例不知)觉得大陆人又蠢又土,被洗脑还不自知,不想被归为一类人,这是大陆人非常忌讳的。想单打独斗给自己贴上时代英雄的标签,把自己放到一个高高的位置,打着高大空洞又不简明的旗号,殊不知普通大众习惯于被动的接收铺天盖地的消息推送,不会也不愿意去花时间主动了解,于是也不会真正理解。只有拉近彼此的距离,想办法让大众意识觉醒,而不是越来越加大距离感,直到形成一个对立面...或许香港的年轻人也没想过要去争取大陆民众的支持吧,也就不会让中央政府感到一丝恐惧。
别的不说,六月份去香港旅游四天三晚,结果被一半商店傲慢的态度吓到了,爱理不理的啊,不愿意服务你啊,去过HK的都被歧视的死死的,不知道我们这层老百姓做错了什么。。。

本人普通民众一个,在欧洲待过,在美国待过,去过日本两周,去过新加坡两周,去过韩国五天。
没被这么明显嫌弃过!
等恶共亡了 你永远都可以回到祖国来。首先中国人支不支持?香港人游行的新闻,在大陆的新闻里是这样发表的:标题 香港暴徒 要么就是废青,要么就是境外势力策划的分裂国家。中国人看到这些新闻有冷静思考的很少很少。
huangkangfu 80后IT男
y言论被控制,所以在网上看不出到底有多少人支持香港.身边的朋友大部分还是冷漠状态,谈不上支持还是不支持
如上所言,这次跟以往不一样。个人目前认为有两点:一,之前一些反共的这次也坚决加入到了反港的阵营里 二,这次反港带入了粉圈的粉黑大战,所以矛头不仅对外,还对内,尤其是转向了部分中央想压下的事情上面。所以这次共狗真是内外夹击
lota790509 凡人,翻不了墙就不上网了
最近在一个“大部分”是大陆人的中文圈讨论这个,他们嘴里说的都是土共那一套港独暴徒什么的,更奇妙的是我说他们看大陆新闻的时候,都纷纷称自己在外国,当然我觉得人在哪国跟看哪国新闻没啥关系,所以觉得他们的过激反应是在装逼,但如果是真的,这就挺恶心了。
luxiangsheng 90后 反独裁
不会翻墙的都被断章取义的新闻误导,误会香港搞港独,输出革命,推广翻墙,翻墙人士都支持香港游行。
是的,他们非常相信香港人拿美国的钱,奉旨捣乱。所以不要指望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支持。
你说香港曾经收留了大量的逃港难民,香港人曾经捐助了大量的地震灾民?WHO CARES?别打扰我在空调房里吃着西瓜看热闹就好。
你们是好样的 但是希望你们保护好自己另外不要让年轻人的热血冲昏头脑,对付某党不能急还要有长远的规划。
朝鲜金三胖100%通过选举,决策大事,你能说朝鲜P民是内心同意的吗?天朝也一样的,就跟大家说的,我们大部分通常是被代表了,国内精神分裂的太多,说的跟做的通常不是一回事,这也是中共自己造成的恶果,实际我们也不知道真实投票率是怎么样的。
支持是有的 ,只有那 些关心政治的,希望走向民主的人士吧,墙内脑残言论很多,毕竞新闻管制,被洗脑的人比较多
我周围人有一半是同情香港的,一半人认为应该“收拾”香港。其中党员更倾向于后者,党员更加有“主人翁”意识。
不要!不要!不要停止思考!出路一定在哪里存在着。
大部分大陆人嘴巴都被堵上了,能发声的都是党的狗腿子。你们香港人抗争只是被恐吓,大陆别说抗争,稍微说点出格的都要受到赵家铁拳打击。大陆的黑暗远比你们香港人想像的要深邃和恐怖,底层死个人和死只鸡差不多,至于为什么网上没这种感觉,因为能上网的会发声的,已经不是底层咯!就算希特勒的集中营也不过如此。
十步灭一贼 坚定挺郭者,不要用你的无知来质疑比你高度更高的人,除非你先能达到那个高度
墙内大多数人被洗脑了,所以俺只能告诉,应该关注还有很多支持香港同胞的人,并且这一小部分人所能推动的力量会巨大无比,历史绝对是少数人来推动滴,香港加油,不要灰心,镇痛后就会有新生。
深圳的人。年纪大点的40岁以上基本上都被成功洗脑了,他们认为你们是在闹事儿。

40岁以下的年轻人都是很支持香港人的。因为这些人最清楚自己和自己的后代想要在什么样的社会中生活,知道共匪的穷凶极恶极度恶劣。我们都希望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变得更好。有太多需要提升的地方,优化的地方。现在中国大陆根本没有法制,更别谈什么民主自由。连在网上说话,在聊天工具上说话都要很小心,否则就有可能把你抓起来,你说这是什么垃圾国家大陆。这些政府只想继续维持他们的统治,把人民当做奴隶。
今天观察到一个现象。
有些人自己也知道大陆官方媒体不能完全相信,但并没有能力获得其他渠道的信息。久而久之,多多少少就被大陆官方媒体洗脑了。
我观察到的这个人,文化水平不高,连上网都不怎么会,只会看电视。说是也想看看国外的新闻,但在电视上听不懂英语,又不会上网。
墙内的关心这个的人多数被媒体洗脑忽悠,普遍将示威者看作港独,或是认为美国从中作梗,特别一些小粉红恨不得拿着键盘踏平香港。而有一定独立思考能力的人要么只能保持中立,要么内心支持这次运动但不敢发声。
飲水思源 香港中年
在這段話裡很清楚地說明了個道理,在中國傳統思 想中是有民主思想的成份的·但中國曾有民主思想和中國 曾實行民三政治完全是兩回事。因為夠得上說是氏主制度 的,是從來沒有的。 中國過去實行的是與民主政治相反的君主政治的。這 本是常識,也是中山先牛在其著作中明白說明的。在封建 專制政治的壓迫下面,思想江發生種反動,因而產生某 此接近於民中的思想,但是成系統的民主政治的理論也還 是找不出來的。

這種民主思想對於當時的現實政治固然也 有時會發生一些影響,但這種影響並不是根本上改變了專 制政治,而只是使專制政治的表現溫和一點而已。所以過 去的專制政治下,有仁政也有暴政,暴政固然不合民主精 神,但仁政也絕對不是民主政治。「愛民如子」是過去對於 封建統治者的最高要求,但把比罕看成了見子,那還有甚 麼民主的氣味! 歷史的先聲 中國要實行氏主政治,必須「取資歐美」,但又要避免 歐美民主政治的一些流弊,更駕而上之,這正是中山先生 的偉大識見。 現在有些人把中國的舊思想都解釋成民主思想,甚至 以為中國過去早已有了民主制度,要實行民主政治只要向 中國曆史去學習好了。這實在是違背中山先生的遺訓的。 對於這些人,我們不妨背誦一下中JlJ先生對於民土政治所 下的一個通俗而確切的定義:「民權主義就是要拿本國的 政治,弄成到大家在政治上有一個平等地位,以民為主, 拿民來治國家」(民國十三年在廣州的田聲機片演說詞。 
《新華日報》1942年11月12日
感觉除去那些既得利益者和体制内的,还是有很多人支持你们的,国内没言论和行动自由,只有从内心来支持,但如果是闹独立那就不好说了,我也不明白现在国内宣传的是港独和恐怖主义
表面上看,是大部分国人反对,但这种情况是因为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大陆人并不真正了解反送中事件的前因后果,更不知道你们的诉求,官方操纵了舆论,使得大部分人以为你们要“港独”,以为是英美为遏制中国的崛起所以拿香港做文章,因而普遍受民族主义的蛊惑。

但这些是表面的,一旦涉及到他们能够了解真相的事件,马上可以看到风向的不一样。比如山东寿光开锁事件、电子科技大学老师被停课事件,到处暗流涌动,充斥了对言论管制和专制的嘲讽、反抗。

因此,如果要争得大陆的支持,关键是把真相传播到大陆,动摇中共的根基。
窝佬路过的 Truth Hurts
没有办法知道,大部分人都是谁赢跟谁走,所以你们抗争就是了。
是的很多中国人羡慕嫉妒恨你们的自由与财富,想看你们倒霉。
Yes again,很多中国人对共产党敢怒不敢言,压着怒火,其实支持别人搞事情。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中国的历史从来都不是他们的历史,他们是局外人,是被统治者。
你们不一样,继续抗争,时间会给你们答案。
「為何許多大陸民眾不理解港人的抗爭 」是個假命題。

大陸民眾對香港問題只能按中共要求「撐警察、護國旗」,只要與官方不同意見就會被禁言,甚至被逮捕。而且即使按中共要求表態也弄不清香港民眾抗議訴求。如果習近平轉向,明天中國大陸民眾就能齊唱「東方之珠」、「血濃於水」
支持香港人的正义斗争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