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中英聲明》:中國的天子文明世界觀

中國外交部否定《中英聯合聲明》的效力,公然反叛西方近代建立起來的「條約體系」國際秩序。有沒有考慮過,事實上可能是中國想的,一直以來並不是「變成西方國家」,而是「將文明的標準改成由中國定義」呢?

自古以來,中國之所以視自己為「中國」,意義本來就是文明的中心,他們一開始接觸西方的時候,並沒有覺得西方比自己先進,自己落後。相反,他們會把西方說成是蠻夷,西方的行為是野蠻、不文明,一直以來,大清和中國才是文明。

中國世界觀:天子與天下太平
在中國的世界觀裡,本來天下一統,只有一個天子,一個朝廷。而其他的並不是國家也不是文明,但如果朝廷無法管他們,就應該朝貢來表達順服,意思就是雖然天子不能直接管,可是他們還是承認,天下就是屬於天子的。而天子為何存在?是因為我們需要「一個能夠下令做該做的事情的人」,天子不僅有絕對的威權而且權力也需要無限強化,以便可以一聲令下,實現所有事情,以人類最大的力量,去解決天下所有問題。
統一天下,將天下權力歸於一點,然後該一點又有權去做任何事情,故天下間人類能解的問題,天子一概能解,世間上一切爭執與對錯的終極解決方法,就是天子說誰是誰非。
天下之所以太平,就是在於這個邏輯。天子永遠是對的,天子永遠應該有最大的力量,理想的天子就是神,他既是指揮所有行政力量的統帥,可以立法和廢除所有法條的立法者,也是決定所有是非的法官。
天子可以輾碎一切矛盾和問題,比方說,就算有人非常反對一件事,舉個例子吧,臺灣獨立,天子說臺灣可以獨立,全天下的人再憤怒也無權反抗。天子就是負責做和實行一些有很多人反對、爭議的事情。
如果沒有這個天子,世間出現了一些大規模的爭議,例如臺灣是否獨立,是否應該要容許某種危險的科技(例如核武),世間就會分裂,然後大亂。就像臺灣會因為統獨爭議而分成不同的人群一樣,故此天下統一之所以導致天下太平,本來就是想要將爭議的決策權力統一。
就算今天已沒有表面的天子,你跟中國的網友談時,你會發覺他們的世界觀,其實也很相像。為何這麼多中國人會支持專制?為何中國人會說專制有效率?民主沒有效率?如果你細心的探究他們的內心世界,會發覺他們不少都覺得,這世界其實充滿了紛亂的基因,他們害怕「亂」,是完全感受到一旦出現爭議不能解的時候,就會產生大量衝突與暴力。

解決一切、超越法律的終極權力
因此必須有一個強大的力量,將事情一鎚定音,快速的將是非定好,行動,引導天下往正確的方向,而這個力量可以是「天子」,「共產黨」或者「習大大」甚至「蔣經國」,他是誰都不重要,重點是他有必然是有能力而且充滿智慧,為國謀福的強人,他會力壓所有舌鬧與爭議,使大家走向正道,壓下所有反對聲音而走向和平與穩定。
這深植於中國文明當中,這就是很多人心目中對政治的終極答案,有很多人會說,中國人被黨國洗腦了,被共產黨洗腦了,不,相反,是因為中國人的天下觀就是這樣,所以一個成功的黨,最後都會裝成他們心目中的天子。做天子該做的事。就算沒有了共產黨,如果中國還能統一的話,下一個中國的統治者,也只是不同包裝的天子,就算是透過全民普選產生的,也一定是一個裝成神的偽神。
你可能會問,為何一定要談這個天子的事情?因為這裡涉及一個很基礎,但會產生矛盾的問題。那就是……法律大,還是天子大?如果天子認為,有一件事是正確的,一定要做,但違反現在的法律的,那怎樣辦?
有很多說法律應該有無上權威的中國人,也就是那些說「惡法亦法」,「犯法就是不對」的盲毛,他們對於法律有無上的尊崇。可是面對這個矛盾的時候,他們就開始當機了。
因為法律的無上權威,大得過天子,或者黨,或者習大大,或者是蔣經國的權威嗎?最簡單的方法,當然就是避而不談,顧左右而言他,要不就是說這種情況不會發生,總之是繞過這個矛盾,因為既不想放棄法律,也不想挑戰天子。在他們心中,法律總是代表著天子的統治工具,法律的無上權威是由天子而來,天子和法律不該發生矛盾。
所以這個矛盾其實是可解的,怎樣解呢?答案是:「天子有改變法律的權力,他只要在犯法之前,把法律先改掉,那就不會犯法。」
為何要解決天子和法律的矛盾
你看看香港的人大釋法,就是這樣回事,當中國要侵犯香港的法律時,他們就會釋法,其實就是等於扭曲與或者是立法。所以即使香港的法律容許支持港獨的議員當選,中國說,我覺得這不能,便直接「釋法」,改變法律。之後就變成了他做的事情還要合法,而反而本來合法的你變成是非法的。
那樣天子與法律就沒有矛盾了,你看看香港釋法事件就知道,他們本質上沒有任何改變。可是這個解是有限制的,就是天子要真的有權「改變天下所有法律」。去到這點,你會開始留意到,天下一統的真正意義,就是令天下的修改法律的權力一統;也只有這樣,天子才可以任意改變法律。天下一統,天子就能夠從不犯法,因為他可以隨便修改。若天下不是一統,則這世界上有些法律天子不能改。那天子就會犯法,而底下的忠於天子支持者就會當機,發瘋,自相矛盾。
你可能會說,發瘋就發瘋,那些五毛黨本來就是傻子。發瘋又怎樣呢?他們這麼愛習大大和黨也不會起義推翻國家吧?不,天子如果跟法律有很多的矛盾,最終他們想下去,為了自圓其說,得出的的結論,必然是取天子而捨法律,「法律也是低能的,力量大過法律,有種你來推翻權力」,所以你會看到,跟五毛黨談論,如果你有耐性認真談到最後,都一定是拳頭主義,就是說你有拳頭你就有對,你沒有拳頭說甚麼都沒用,拿槍拿砲推翻共產黨啊,推翻我就服你。
這樣好嗎?其實對於朝廷來說也是不好的,因為這樣會令整個國家的支持者,都開始鄙視法律,但法律被尊重,才能夠服眾,社會才會穩定,施政才容易。如果全天下都不尊重法律,不守法,那麼普天之下都是一群愛天子但無法無天之徒。這些人就難以控制,法律要求他們不貪污,他們照貪,法律要求他們不要做假食品,他們會做,社會和系統就會腐敗。所以,天子總是避免要和法律產生矛盾,天下統一,自由修改,非常重要。

中國並不認同西方條約體系
可是當出現了西方文明的時候,他們又有一套完全不同的法律秩序,叫作條約體系,那問題就出現了,條約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法律上的東西。因為守法,才會守條約,雙方因為守信而和平,比方說甲國與乙國簽和約,大家規定怎樣怎樣,之後就不再會戰爭。條約就是法律,條約大於任何權力,包括天子。如果有一件事,天子認為是正確一定要做的,條約卻規定不能做的,那怎樣辦?
在目前西方主導的世界文明中,很抱歉,你應該遵守條約,所以天子也要讓步。但是中國理想的世界中,天子要做該做的事時,條約是應該讓步的,不論是修改、廢除,或者隨意解讀。
去到這點,你就會發覺解釋了一切問題。
為何從帝制走向立憲這麼困難?為何中國的憲法沒有違審審裁,如同虛設?為何中國不斷將所有條約視為不平等條約?為何中國對於西藏甚麼的條約,最終結果都是撕毀為何香港九龍明明是被割讓,永久屬於英國的,中國卻不理會這點?為何香港基本法規定有集會自由,參選權,中國卻可以釋法毀滅掉?為何今天可以說中英聯合聲明已無意義?因為這些全都是執政者(天子)的意志,超越了任何承諾與法律。
答案就是中國從來都不想加入這個西式的條約體系,也從不認同法律大於天子的權威。他們只是覺得這兩三個世紀,中國文明勢弱,很屈辱的接受了西方法治社會「權力要服從法律」的規則和道理,但內心從來都沒有認同過。他們心底裡認為權力是可以和應該超越法律的,他們只是盡可能不和西方衝突,所以用各種漏洞去令西方接受。

玩弄西方條約,等待主導天子新秩序
舉個例子,香港。香港是殖民地,根據聯合國決議,如果宗主國放棄殖民地,殖民地就有權公投獨立。所以,香港自然也有自決獨立的權利。但中國不願意接受這件事,因為這樣做香港一定會獨立。所以他們就用政治手段,在聯合國中將香港從殖民地名單剔除,變成「被侵佔的中國領土」,這樣香港就失去獨立的權利,然後在中英談判時,則對英國說,如果你不給我們香港,我們就揮軍打爆香港,大家都沒有了。英國權衡下就讓步了。
整件事都是其實他們想要香港,甚麼南京條約北京條約,甚麼割讓,都只是簽給西方看的猴子戲,他們根本沒有鳥甚麼條約的,但他們也自覺未有實力跟西方衝突,便不斷鑽空子或者扭曲事情。
最終他們想要的,是否定了西方主導的這個秩序。如果中國強大到在文明的等級超越了歐美,西方沒落的話,就是會產生一個天子主導的新天下,而中國的統治者,也就是天子。他的任何承諾和條約,如果他信守,都只是恩賜,而他有絕對的權力修改任何承諾和條例,這就是中國所主導的世界新秩序。
因此,中國越強,就越不會守信,這是我們的觀點……我們這些香港人和臺灣人,大部份都已經信服了西方的體系,雖然用的是漢字,其實我們在文明體系上已經被西方化,也不會再質疑。
在中國的眼中,他們沒有失信,因為他們最基本的信義,是對天子的忠誠承諾,而天子的權力大過憲法,大過條約。甚麼條約,在他們眼中都只是暫時的工具、天子的恩賜,或者是一紙空文。天子有一天會再強大,將會成就無上權力,而你只要學會服從他們並感恩就好:朕不給你,你不能拿,你拿到的,全都是朕給你的。所以連香港的水,以及臺灣的和平,都不是源自大自然,或者人類有甚麼天賦人權,而是天子的恩情。你還不快些跪安謝恩。
其實你看臺灣這邊,都能夠看到有類似思想的人,當然,臺灣少很多,但你可以當成研究對象去觀眾,你會發覺完全相同的思想特質。

把中國看做西方現代國家,是種誤解
然後,越接近天子的就是最文明的,越遠離天子的(例如我們)就是越蠻夷的,世界與文明的中心,重回中國,萬國來朝,一切臣服天子的秩序,獎勵服從的人,懲罰不服的人,雖遠必誅。你只要去看看他們的YY小說,這會發覺這個版本的理想世界,就是他們心目中想要的世界。
我們把他看成像美國一樣的西式現代國家,全是我們一廂情願的誤解,他們一點也不想成為這樣的國家,別說民主自由,而是連正經立憲守法三權分立都懶得做,連法治都不可能實現。他們做的一切很像西方現代化的行為,都是裝裝樣子給全世界看的,他們很清楚必須做樣子,讓西方以為你是他們的同類,但他們內心很清楚知道不是,而做得不像的地方他們也不介意被笑。這是越王勾踐式的臥薪嘗膽,哪一天他們強大了,就是大反擊的時候,不用裝了,這一切都會結束。
中國是野蠻國家?相反,他們是對文明有完全不同的定義,在他們眼中我們才是野蠻國家、蠻夷,根本沒當我們是能跟他們平起平坐的東西。跟我們做任何承諾,對他們的意義,跟對一隻鱷魚承諾沒甚麼分別
18
分享 2020-03-15

13 个评论

以前不一样被“蛮夷”打的落花流水?灭国多少次了都 这么可怜的天子也是没sei了
而且哪个有点历史的国家不是君主制过来的哇
欧洲人搞殖民的时候一样觉得落后民族都是渣子
自己是高等文明 
不过人家那个时候确实有本钱这么觉得
滞纳的本钱是啥?靠yy?

以前不一样被“蛮夷”打的落花流水?灭国多少次了都 这么可怜的天子也是没sei了而且哪个有点历史的国家...


像大清一樣 我有很多金銀
周邊國家都朝貢我
这就是我们支黑不愿叫支那为中国的原因 自称中国人是无知狂妄的井蛙表现 不过中国人这名号也成贬义了今天
“东亚帝国在历史上一直是世界文明中心只不过在近代衰落了”这只是一个幻觉,东亚帝国的天下体系本质上只不过是内亚秩序在文明边缘地区的延伸,东亚洼地没有产生文明的内在机制,古代靠一波波内亚蛮族输入秩序和技术,近代靠西方输入秩序技术。所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种重建天下体系的企图等于是追求与自身实力不匹配的地位,一定会给自己带来灾难。



刘仲敬:我们现在的官方的和民间主流的历史观,是从现在的这个中国核心去看待世界的。 它把近代以前的中国看成一个自给自足的完整的实体,在十九世纪中叶以前一直是独立和连续的,然后在十九世纪中叶以后受到欧洲外来者的侵略或者打击,但是把这个打击看 成是一个暂时的而且可以避免的插曲,在二十世纪中叶以后逐渐结束,然后在摆脱西方势力以后恢复了中国的主体性。 现在我们看到的东亚局势,包括现在的中国采取的政策,都是这种历史观的产物。 它认为中国经过了古老和漫长的光荣历史,然后在近代经过短暂的黑暗以后,又渐渐的恢复了它原有的和应有的地位。 然后你可以看出根据这个历史观,中国给它自己设计的国家使命就不可避免的是要结束哥伦布以后五百年来欧洲对世界的统治,这就是说,中国将会把一种新的秩序带 给原有的国际秩序,而新旧秩序必然会发生冲突。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看到在中国崛起或者是大国复兴这样的口号之下,东亚的局势突然变得紧张了,而且它总是围绕着中国跟周边各国的边界展开的,例如像是钓鱼岛、南海 诸岛这样的事件。 这些事件,个别的讲,它都有具体的外交上的理由,但是从整体上来讲,就是近代以来我们构建的这个中国实体的自身定位的问题,以及这个自身定位和近代以来以西方为中心的 国际体系存在着结构性冲突的问题。 如果你用陈寅恪所谓那种古典与今典相印证、古今对照的方法,就可以看出现象背后存在着结构性运动和冲突。 不把结构性的东西考虑进去的话,孤立和具体的考虑问题,就很难得出一个比例恰当的结论。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你也可以讲,历史是没有中断的,历史和现实始终是连续在一起的:历史仍然在通过现实呈现自身;而现实本身,也通过制造问题意识而回馈历史。
主持人:欧洲列强的互动决定了近代历史的国际体系,它的余波影响到俄罗斯和日本,进而在这两个亚洲强权的争夺下,影响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的发展,基本上可以 解释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的东亚。 那如何看近几年中国、日本跟俄罗斯的这些改变呢?
刘仲敬:其实欧洲国际体系,它本质上讲是一个自发演化的多国体系,每一个作用者都不能决定全局,但是各个作用者的相互作用产生了整个系统。 整个系统的运动波及到全世界,最终把欧洲最初产生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散播到整个世界,包括亚洲。 在这个过程中,亚洲原有的政治结构需要重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中国」产生的原因。 因为以前,在欧洲人来到东方以前,我们其实没有「中国」这个东西。 以前所谓的「中国」,就是中央的城池,就是首都,或者是中原,就是指的中部的、首都周围的土地,它是一个模糊的地理名词,并不是现在所谓的民族国家的那个「国」  。 大清呢,也一般是把自己称为「大清朝」,并不自称为「中国」的。 而「中国」这个概念之所以产生,就是欧洲国际体系进入东亚的产物。 大清为了跟欧洲国家打交道,签订条约,它必须对自己有一个称呼。 就是由于大清和欧洲列强之间不断进行交涉的结果,不断签署条约的结果,才产生了后来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国」概念。 可以说,如果没有西方列强对大清和东亚进行训练这个需要的话,那么大清是不会变成中国的,它将仍然是一个王朝,而不是一个国家。 而近代中国的历史呢,就是大清这样一个不是民族国家的王朝,是怎样的一步一步的按照欧洲人的标准,向欧洲国际体系中那种国家概念转化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间,有很多概念,哪怕是在字和词上根本完全相同,但是它内在的真正含义和相互的联系已经大相径庭了。
这就直接影响到现在的问题,就是说,大清渐渐解体,直到现在,王朝解体了,欧洲意义上的国家却没有真正建立起来。 这就是近年来中国为什么会发生对外紧张关系的根本原因。 从中国自身的角度来看,假如现在的中国是一个欧洲意义上,比如说跟法兰西和德意志一样的民族国家,那么它首先就要完善民族国家所需要的那些基本要件,例如明确和稳定的边界 ,例如排他性的主权这些东西。 但是它没有这样的条件。 例如像钓鱼岛问题、南海诸岛问题、台湾问题,它体现的是什么呢? 就是说,它的主权和边界仍然是不明确的。 例如钓鱼岛就是,北京和东京都声称有主权,这就是边界没有划清诸如此类的问题。 这个问题在欧洲民族国家刚刚开始建立的时候也是存在的,但是现在已经基本解决了。 而中国之所以没有解决,就是因为现在这个中国的前身毕竟是大清,而大清是王朝结构,它没有民族国家和民族国家之间那种明确的边界。 大清和琉球、韩国之类的关系是宗藩性质的关系,它们不必要像民族国家和民族国家那样划定明确的边界。 因此大清在跟西方打交道的时候,就有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就是,西方国家和西方国家之间有明确的边界,而大清和它的周边没有明确边界,必须不断的重划边界。
而重划边界的过程中,必然充满了流血和冲突。 其实我们所知道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起源于九一八事变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这个痛苦的重划边界的过程的一部分。 而这个重划边界的过程还没有完成,例如像钓鱼岛问题、台湾问题这些都是边界和主权尚未厘清的过程。 钓鱼岛是属于谁的? 台湾是中国吗,还是不是中国? 两岸到底是各有主权的对立国家,还是同一个国家的内战状态? 这些问题,其实从本质上讲,都是民族国家构建的一部分。 在大清和大清以前的朝代,没有这个必要。 一个朝代没有必要有明确的边界,它的边界是模糊的;没有必要有排他性的主权,它的主权是分层次的,大清皇帝和大明皇帝之下有朝鲜国王,有各式各样的主权 ,它谈不上有什么完整的和不可分割的主权。 这些问题在朝代结构之下都不是引起冲突的理由,是可以含混过去的。 但是你一定要建立民族国家体系,那么你无论怎样建立,无论把边界划在哪里,把主权解释成怎样,那么原有的模糊地带都要引起巨大的冲突。 从长时段历史上看,谁对谁错无关紧要,但是这个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假如你认为未来的东亚必须是欧洲式民族国家体系的一个复制品的话,那么划定边界的过程是一定逃不了的,而且是一定充满了激烈冲突的。
主持人:刘仲敬老师曾经有一个文章是这么说:「中国世纪已经过去了。今天所谓中国,无非像阿拉伯人的埃及一样借用了古老光荣的名字。中国是文明耗尽以后的灰烬,能否构成 新文明的原材料尚在未定之中。她是文明的输入者,不是生产者。她目前没有足够的德性和能力诚实地学习,没有表现出将来可能生产文明的任何迹象。至于现实政治意义上 的崛起,那是一条自取灭亡的捷径。」刘仲敬老师是判定了国家的没落跟崛起有一定的判准。 你可不可以跟大家就你这一段话,去讲一下中国未来有什么出路吗?
刘仲敬:中国未来有没有出路,关键在于中国这个建构本身的问题,因为我们所说的那个中国,它和孔子时代的华夏之间的关系,多半是想象的而不是真实的。 我们都知道萨达姆也说过,他自己是古老的巴比伦文明的继承者。 伊朗国王,以前的巴列维国王也曾经说过,他是波斯帝国的继承者。 但这样的说法也仅仅是利用历史材料来给自己增加威望。 其实,巴列维国王的政权跟古代居鲁士的波斯帝国没有多少关系,而萨达姆政权跟古代的巴比伦人也没有多少关系。 近代以来,就是清朝末年以来,由梁启超、孙中山这一系列人建构起来的现在的这个中国和中华民族,它跟孔子时代的华夏和诸夏,关系也是同样的,想象多于现实。 我们自称为华夏的子孙和孔子的继承人,这可以增加一点威望和古老的自豪感;但是实际上,我们也要认清现实,就是现在这个中国,它的来源不是孔子,也不是秦始皇。 孔子时代的诸侯结构和秦始皇时代的帝国结构,并不是现在这个中国的产生者。 现在这个中国是西方国际体系输入以后,强迫大清留下来的那些各族群、各种各样的居民,按照西方民族国家观念重新组合的产物。 我们要注意,这个重新组合是按照西方的原理重新组合的,而不是按照孔子的原理或者秦始皇的原理重新组合的。 这就是两者不能直接划等号的原因。
但这个组合有一个非常严重甚至是致命的问题就是,西方现在的民族国家结构是帝国解体的产物。 我们都很熟悉,中世纪的欧洲是在神圣罗马帝国统治之下,但是神圣罗马帝国名义上是整个基督教世界的最高领袖,实际上它从来不排斥皇帝之下的各层次的政权,皇帝之下 的各个国王和公爵都享有一些不完整的次级主权。 奥斯曼帝国、莫卧儿帝国也是这样的,大清帝国也是这样的。 大清帝国本来是天下的共主,但它底下有各种各样的藩王之类的,土司之类的,照样享有局部的主权。 主权是模糊的,而不是边界明确的。 按照这样的逻辑,这些非欧洲的地方要按照欧洲的模式重新进入国际体系,就不可避免的要重划边界,重新建立新的共同体。 结果就是,像土耳其这样的地方变成了土耳其、伊拉克、叙利亚、希腊这样的几十个国家,每一个国家变成相当于法兰西和德意志这样的民族国家。 欧洲在神圣罗马帝国解体以后,也出现了几十个民族国家。
我们都知道,欧洲现代的主要问题是德国和两次世界大战,但是德国为什么是世界大战的策源地呢? 就是因为德国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直接继承人,而神圣罗马帝国瓦解以后,德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法国和英国可以直截了当地说它自己是民族国家,因为它们没有帝国的负担;而德国却搞不清楚,它到底是应该像神圣罗马帝国继承人一样,理直气壮的申索它对全欧洲的最高统治权 呢,还是应该把自己降一格,变成跟英国和法国一模一样的民族国家? 如果走前一条道路的话,必然会引起德国和全欧洲的战争;如果走后一条路的话,德国又是损失最大的,因为英法这些国家本来就不是帝国,而德国是帝国,德国放弃帝国,不仅 是放弃了皇帝的虚荣,而且要把荷兰、瑞士、洛林这些边缘地区的土地都放弃出去,理论上和实际上都损失惨重。
中国在东亚的位置上,就跟德国在欧洲的位置上是一模一样的。 它是大清的继承人,如果它要坚持大清的继承权,那么它对朝鲜、越南这些小国,理论上讲就应该享有统治权,这样一点就使它无法进入欧洲国际体系。 如果它放弃大清遗留下的传统特权,做一个民族国家,那它就不可避免要面临这个问题:既然你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民族国家,那你就没有理由把自己边缘地区、跟自己不同 族、缺乏共同认同感的地方留在自己的版图之内。 如果留在自己版图之内,那你仍然像是一个帝国,而不像是一个民族国家。 如果要建立民族国家,你要承受土地和声望的重大损失,而它不见得愿意承受这个损失。 直截了当地说,如果中国要建立民族国家的话,那么很多缺乏认同感的原先的前藩属地带,就可以像是对待韩国一样,让它自己去独立,今后建立平等的民族国家的新型关系。 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现在的台湾问题就不存在了。 台湾问题存在,就是因为现在的中国仍然不肯放弃的缘故。 但是不肯放弃,又没有充分的实力来坚持,那结果就是一场灾难。 要么你的要求有足够实力来坚持,要么呢,你没有实力的话,你就放弃你的要求。 两者都做不到,又要坚持自己的要求,又不能执行自己的要求,最后的结果就是制造一系列对自己不利的破坏性局面。
所以我预见到,十九世纪末期以来的欧洲的德国问题,即将以某种改头换面的形式在东亚以中国问题的形式上演。 关键就是,中国本身不转型、不确定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它就不知道自己在未来的世界体系中应该有什么样的位置。 它自己转型困难,也就不可避免的要影响到它整个周边,尤其是那些在历史上跟它有宗藩关系的地区。 这样一来,围绕着中国的整个边界都无法稳定,而东亚和整个国际体系也都无法稳定了。

这就是我们支黑不愿叫支那为中国的原因 自称中国人是无知狂妄的井蛙表现 不过中国人这名号也成贬义了今天...


“中國”作為一個歷史概念應該被完全解體,充其量不過是支那大陸的支配者從20世紀初持續到現在的一個稱呼(國號)。“支那”一詞在表現其文明的連續性上更加準確。

“中國”這個概念作為一個歷史概念應該被完全解體,充其量不過是支那大陸的支配者從20世紀初持續到現在的...


"中國民族"同應被解體
本來也不是同一血緣、也沒有同一文化認同
跟共產黨簽協議,有如與虎謀皮。https://i.imgur.com/Ce4iyFB.gif
想起来以前在中国网站看到过不少次的一句话,大意是弱者服从规则,强者制定规则,跟你的文章的意思很像,潜在着"现在我比你弱,所以我服从你制定的规则,但是,当我强过你时......"的思想。
就是話語權的意思。
你说对了,分析得很透彻,现在的中国,和大清,大明,大宋,大唐,大汉,大秦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注意用词,加上大字,不仅仅是当时或者后世给他们的普遍称呼,同样也代表了中国的皇帝既国家,国家既一切都大史观,现在我们也开始渐渐叫大中华了,習维尼也开始吼:我将无我了,是不是特别像虫母的那句我既虫群。对中国皇帝来说,所有人都是资源,都是蝼蚁,只有自己的意志是绝对正确绝对有效的。
这就是所谓的“奴性”吧
這篇是鄭立在2017年7月的文章,轉載也寫清楚吧。

方格子上的原文連結:
https://vocus.cc/chenglap/5a421006eceaedd6be91982c

這篇是詳細描述了什麼是大一統、天子信仰,還有和現代文明格格不入的原因。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